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4

夢是一種不由自主的詩

李希特(Jean Paul Richter)說:“夢是一種不由自主的詩”。Oneiropoiesis (夢之形成)是由希臘字Oneiros(夢)與Poiesis(創造)組成的,而Poiesis 也是“詩”的字源。

一般夢的解析都太注重資訊處理,卻忘了做夢是高度發揮創造力與想象力的行為。

榮格說過:“夢是靈感。”

有些夢的確與靈感扯不上關係,但每個夢都能把事實編成不只是事實而已。

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1889-1976)說:“按嚴格意義界定的詩,從來不僅僅是日常語言的較高等模式。其實正相反,日常語言是一首被遺忘且被耗盡的詩,再也發不出任何回響。”(《夢:私我的神話》193頁)


(Photo Appreciation: Twig Snow Faerie by Jaime Ibarra)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23, 2021 at 2:15pm


石黑一雄·清楚這些動物為什麼再次出現


我不記得回答了什麼,只記得當時有一種強烈而複雜的情感幾乎把我淹沒。因為我知道湯米如此努力地試圖把過去在卡堤基關於圖畫所發生的事情全都拋在腦後,一時之間,我感覺輕鬆多了,心中對他充滿感激,而且十分開心。不過我也清楚這些動物為什麼再次出現,以及湯米這種一派輕鬆的詢問口氣背後的所有可能原因。至少我知道,他的舉動是為了讓我明白,就算我們幾乎沒有公開討論任何事情,他也沒有忘記;而且他並不自滿,一直努力做好自己的準備。

但是那天當我看到那些奇特的青蛙,我的感受不只是如此。先前那種感覺又出現了,起初它只是隱藏在後模模糊糊地存在,但是越來越強烈,最後佔據了我所有的心思。我真的無能為力,只要看到那些畫本,那個念頭就會在心裡浮現,就算試著抓住那個念頭,將之拋在腦後,還是沒用。我總覺得湯米這些圖畫不像以前來得精力充沛。好吧,這些青蛙的確很多地方和以前我在卡堤基看到的動物一樣,但是其中的某個特質已經消失了,這些青蛙看起來不太自然,好像是從哪兒抄襲的一樣。所以,那種感覺又出現了,雖然我試著別生起“我們現在做這一切已經太遲了”這樣的念頭,本來是有機會的,但是我們錯過了,現在我們才想計畫做點兒什麼,實在有點兒可笑,甚至非常丟臉。(《別讓我走》第20章)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