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ENIUM
  • Bangkok
  • Thai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INGENIUM's Friends

  • baku
  • Taklamakan
  • SRESCO
  • Scarborough 黃岩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Cheung Po Tsai Cave
  • desafinado
  • 史識 庫
  • Place Link
  • Maritime SilkRoad
  • Kreativnaya ideya
  • Host Studio
  • arcasamani人才系
  • 鮮拿哥

Gifts Received

Gift

INGENIU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INGENIUM's Page

Latest Activit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戴小華·一個冷冷的聲音

那天,當我知道她應新加坡《聯合報》系之邀,將於今年五月底出席第五屆國際華文文藝營時,就撥了個長途電話給她。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她清脆又略顯焦灼的嗓音:"看顧孩手的保姆剛離開,兩個兒子,一個五歲,一個歲半,如果找不到幫手,我真擔心去不成。"想不到,這位勇敢又灑脫的女性,和一般女性相同,照樣有她放不下的一面。時間:一九九一年六月一日地點:新加坡人物:龍應台、戴小華龍應台終於順利成行。這天,我倆結伴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閑逛。她對所見的一切都覺得新鮮、好奇,不時摸摸這兒,看看那兒。眼前的她,一點都不像六年前曾在台灣"興風作浪"的龍教授,而更像位天真快樂的少女。她興奮地說:"這是個內容非常豐富的社會,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種族、不同的語言,全匯聚在這塊土地上。"我想如果她來到馬來西亞感受定會更加強烈。時間:一九九一年六月三日晚上十時人物:龍應台、戴小華、馬來西亞中國報攝影記者一襲輕便的套裝裹住龍應台纖細瘦小的身軀,顯得楚楚動人。唯一能將她流動在血液中那股叛逆不羈的性格泄露出來的是,她那頭鬈曲蓬松不太受"控制"的長發。雖有許多人仍懷念過往她所發射出的尖銳鋒芒,然而,人到歐洲後,似乎讓人覺得她已不再對這個混亂…See More
Friday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不一樣的自由

她那個打扮實在古怪,而且難看。頭發狠狠地束在左耳邊,翹起來那麽短短的一把,臉蛋兒又肥,看起來就像個橫擺著的白蘿卜。腿很短,偏又穿松松肥肥的褲子,上衣再長長地罩下來,蓋過膝蓋,矮矮的人好像撐在面粉袋裏作活動廣告。她昂著頭、甩著頭發,春風得意地自我面前走過。她實在難看,但我微笑地看她走過了,欣賞她有勇氣穿跟別人不太一樣的衣服。※※※這個學生站起來,大聲說他不同意我的看法。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邏輯完全錯誤的例子。比手劃腳地把話說完,坐下。全班靜靜的,斜眼看著他,覺得他很猖狂,愛自我炫耀,極不穩重。他的論點非常偏頗,但我微笑地聽他說話,欣賞他有勇氣說別人不敢說的話。※※※朋友發了兩百張喜帖,下星期就要結婚了。可是又發覺這實在不是個理想的結合——兩百個客人怎麽辦?他硬生生地取消了婚宴。他的決定實在下得太晚了一點,但我微笑地撕掉那張喜帖,欣賞他有勇氣做一般人不敢做的事,上了車,還有下車的勇氣。※※※簡陋的講台上,披著紅條子的候選人講得聲嘶力竭。穿制服的警察、著便衣的監選員,緊張地站在群眾堆裏。候選人口沫橫飛地,把平常報紙絕對不會刊登的言論大聲大嚷地說出來。他舉的例子謬誤百出,他的用語粗糙而低級,可…See More
Apr 11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柏楊·為你的同胞多寫一點肺腑之言

三十年前,便有人呼籲:台灣需要嚴正的文學批評!而且也曾有人看上了我,要我寫一點書評。我當時就誓死不從,蓋中國人的自卑感奇重,什麽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批評,一旦被批評,立刻血海深仇。而且"人"和"事"也分不清楚,明明只批評他的創作,他卻連自己也塞了進去。所以,我雖然也知道文學批評重要,卻絕對不肯提筆上陣。老鼠雖然知道給貓脖子上掛銅鈴重要,那可能救大家的命,但誰也不敢去掛。於是書評的專集雖然出了很多,可是千篇一律全是馬屁工。好容易熬到三十年後,一本嚴正的文學批評,終於問世,那就是龍應台女士寫的《龍應台評小說》。她是第一位用文學的觀點,來檢查台灣小說創作的作家,坦率正直,毫無顧忌。結果,場景在我意料之中,一方面招來好評如風,一方面也招來破口大罵。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她曾指出無名氏先生的小說:"冗長羅嗦得令人疲倦!""除了濫情外,一無所有。只是一個愛情公式加上昏了頭的囈語和咖啡屋裏的故作深沈。"無名氏先生的反擊可是森林式的,他發表在他老弟主編的"展望雜志"上,為自己蓋世名著聲嘶力竭地辯護後,還畫龍點睛地攻擊她性冷感。然而,文學批評招來的反擊,比起社會批評招來的反擊,又輕得多。前者不過想象她性冷感…See More
Apr 4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馬森·緣

我交朋友,全憑一個緣字。跟應台的交往,也是起於一種緣分。生於同一個時代,又有幸在某一個空間相遇,自然是一種緣。然而時地的緣具備了以後,如雙方有一方覺得對方面目可憎,言談無味,仍然無法成為朋友。有人說決定人間善感或惡感的是人體所含有的化學成分,另一說則是由於人體所發射的電波或磁力。我沒有能力做這種科學性的分析,所依賴的不過是一種不由己的主觀印象罷了。我常常第一眼就可以從對方的眼眸中直覺到是否是一個可能的朋友。如果對方射出的眼光是冷漠排拒的,就已經表示了他沒有跟你接交的意願。如果對方的眼光是諷譏嘲弄的,大概表示他把你看成了某一種形態的怪物,你又何必去自討無趣呢?要是對方的眼光一接觸到你的,就像有一襲簾幕似地刷地拉了下來,使你無法透視他眼光後面的心思,這表示他不是對你具有戒心,就是城府極深,這樣的征象不能不使你格外小心。如果對方的眼光在熱切中含有阿諛的神采,則很可能他看中了你具有某種可資利用的價值。當你具有的這種價值消失的時候,他還願意做你的朋友嗎?就很難說了!應台的眼光給我的感覺卻是坦蕩親切的。她思維縝密,卻不具城府;她詞鋒犀利,並不含惡意。她對朋友有彈有讚,正是一個諍友和摯友所應具備的條…See More
Mar 11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馬以工·救贖

去年的同學會是在獅頭山開的,班上一位混得很不錯的同學表示,他要請三桌素席。幾部賓士、富豪名牌車浩浩蕩蕩地殺上了半山的一座禪寺,住持尼姑冷冷地看著這群施主,說著:"那麽年輕的人,又沒什麽大事,吃什麽素席!"那麽輕易地,就推掉了近萬元的收入。天氣微暗時,我們被安排吃他們日常的素齋飯,簡易的四萊一湯,老尼姑向每一桌交待,廟中沒有養豬,碗中不要剩飯。我走到一桌前,正要坐下,老尼姑客氣地對我說:"小姐,你們坐那幾桌,這一桌是特別修行的,他們吃剩菜的!"一會兒,坐下了幾位剛念完經的太大們,看他們穿戴,經濟狀況應該是十分良好,他們在那桌坐下,甘之若飴地吃著別人的剩菜。※※※可能是為了避免過分刺激,龍應台替《煙幕》一書寫的序文《弱國,你會說"不"嗎?》六三禁煙節刊登在《中國時報》上時,弱國兩個字被編輯拿掉了。《天下》雜志的殷允凡看過這篇文章後告訴我,這篇文章不太像龍應台過去的文章,後半部簡直是像我在說話。我把這段話告訴龍應台後,我們兩人在電話中大笑起來,"殷允凡真是好眼力!"我們不約而同地這樣說。那篇文章的後段;的確是我所提供一連串的數據,以及一大堆我的氣憤,但也經由這篇文章,使我對龍應台有了更深刻的…See More
Mar 9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不要遮住我的陽光

台灣是個標語地區。走上街,看見"兩個孩子恰恰好",上了天橋,讀到"迎頭趕上",經過電線桿,瞄見"保密防諜,人人有責",在公車裏坐下,猛擡頭就是"敬老尊賢",走進教室,有熟悉的"莊敬自強、處變不驚",進了廁所,大概是"養成洗手好習慣",路過公家機關,就看見"民主、倫理、科學"、"檢舉壞人就是保障好人"。還有一些根本看不懂的:"拼命就是保命",橫掛在車馬雜亂的大街上,好像鼓勵開車的人要沖鋒陷陣。有沒有想過,為什麽台灣的標語這麽多?是什麽人,在什麽情況下,努力造出一句話來,然後寫在紙上、塗在墻上使我們在生活空間中想逃也逃不掉?他的動機在哪裏?答案當然是,"解決問題"。因為有些人很臟,所以貼個"整潔為強身之本"。有人逃兵役,所以橫街掛個大布幅:"兵役是光榮的義務"。因為拼命三郎開車喜歡追撞,所以車窗後貼個"保持距離,以策安全"。因為中國人自信心低落,所以在校門柱刻上"作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每一個標語背面都有一個我們希求解決的問題。而台灣標語之無所不在,又使人相信,大概每一個問題都產生一個標語。這些標語有用嗎?你幾時在行色匆匆之余,停下腳步來思索"民主、倫理、科學"?有多少人因為看見"消除臟亂…See More
Feb 25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吳齊仁·戴著面具讀書

龍應台小姐的《幼稚園大學》一文擊中不少今日教育上的弊病,也引發了我個人四點不能已於言的感想。(但這四點感想不全與龍文相關)其一:我個人心中常有一個揮之不去的想法,覺得我們受教育的過程中,腦海中曾灑下了太多的迷霧,這些迷霧有的是屬於人生觀的,有的是歷史觀的。或世界觀的……不一而足。許多人年紀漸大以後,常要花幾年或者幾十年,才能逐步解除早年蒙蓋在他腦海的迷霧。本來,人所吸收的知識就不可能是完全澄澈的,但是如果其迷霧大多是來自所受的教育,那就不是一個簡單的現象了。其實,在很多時候,不去知本身就是一種智慧。但如今"老師即真理"或"課本即真理"早已是牢不可移的信條,使許多人沒有能力去鑒別什麽是迷霧、什麽是真理、什麽是應去知、什麽是不必去知的。不久前,我被服務的機構派到高階單位聽一場旅美學人的講演,那次演講的內容之荒誕拙劣,演講者態度之蠻橫是很罕見的,但是我的一位年輕同事卻仍賣力地筆記著,事後還為我們歸納了兩點似通非通的結論。他的勤懇精神是我所佩服的,但我完全不能同意他拼命拿泥巴塗自己的眼睛。其二:關於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的問題。這一點是龍應台小姐著力特重之處,也是幾十年來台灣教育最大的隱憂。我聽…See More
Feb 14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龔鵬程·再談"幼稚園大學"

拜讀龍應台先生《幼稚園大學》(三月十四日"人間"副刊《野火集》專欄)一文之後,感觸良多。龍先生的野火燒得很熾烈,對國內高等教育的困境,也批評得很生動。但是我個人有些不太相同的看法。龍先生認為國內大學生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且是嚴重缺乏。其所以如此,原因在於辦教育的人,在生活上采取"抱著走"、在課業上采取"趕著走"、在思想訓練上采取"騎著走"的態度,不能把學生當做一個成人來看待。這個批評,基本上是相當正確的。然而,大學教育的問題,其實並不如此單純。整個機構、制度、從業人員、社會組織,乃至學生本身,都與大學教育的成功與否,有著密切的關系。以社會之組織與規範來說,如果一個人在社會上並不需要獨立思考的能力,即能獲得成功,有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反而到處碰壁,那麽請問大學生還會不會渴望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呢?以制度來說,我們已經僵化了的制度,對於一位能夠獨立思考的學生,和一位毫無思考能力的學生,有什麽保障、鼓勵或懲罰嗎?如果沒有,何能要求學生具有思考能力?如果缺乏思考能力反而能讓他順利獲得高分、獲得學位,我們又何忍要求學生具有獨立思考能力?我這樣說,並不是在替學生辯護,更不是認為獨立思考能力不重要。事實…See More
Feb 10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幼稚園大學

這是一班大三的學生:聰慧、用功、循規蹈矩,標準國立大學的好學生。看完期末考卷,批完論文報告,我把總成績寄出,等著學生來我我:零分或是一百分,他們總得看著卷子的眉批,與我印證討論過之後,才能知道為什麽得了一百分或零分。假期過去了,新學期開始了,學期又結束了。※※※學生來找我聊天、吃消夜、談功課;就是沒有一個人問起成績的事。有一個成績應該很好的學生,因為論文的註腳寫得零亂散漫,我特意大幅度地降低了他的分數,希望他來質疑時告訴他一個教訓:作研究,註腳與正文一樣重要。但是他也沒有來。等了半年之後,我忍不住了:"你們為什麽不跟教授討論成績?"學生面面相覷,很驚訝我問了這樣一個問題。"我們怎麽敢呢?教授會很生氣,認為我們懷疑他的判斷力,不尊重他的權威。去討論、詢問,或爭執成績,等於是跟教授挑戰,我們怎麽敢?"那麽,假設教授打了個盹,加錯了分數呢?或是一個不小心,張冠李戴呢?或者,一個遊戲人間的老師真的用電扇吹考卷來決定成績呢?逐漸的,我發覺在台灣當教授,真的可以"getawaywithmurder",可以做出極端荒唐過分的事而不致遭到學生的反抗,因為學生被灌輸了二十年"尊師重道"的觀念;他不敢。※…See More
Feb 9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美國不是我們的家

我收到好幾十封讀者的來信。年長一點的說:"每看你的文章,心情激動難平,一再淚下。"年輕一點的大學生寫著:"在成為冷漠的社會人之前,請告訴我們:我們能為台灣這個母親做些什麽?"更年輕的,高中生,說:"反正做什麽都沒有用:我大學畢業就要遠走高飛,到美國去!"※※※少年人激動憤慨,老人家傷心落淚,絕對不是因為我的文章寫得好。這一大疊情緒洶湧的信件對有心人應該透露出兩個問題:第一是事態本身的嚴重性;台灣生活環境的惡劣已經不是知識分子庸人自擾的嚷嚷,而是市井小民身受的痛苦。第二是個人的無力感;如果這個社會制度中有暢通的管道讓小市民去表達他的意願、去實現他的要求,他就不會郁積到近乎爆炸的程度,就不需要憑靠區區幾篇不起眼的文章來發泄他的痛苦。第二個問題要比第一個還嚴重得多。因為環境再惡劣,難題再覆雜,個人如果有適當的途徑去解決問題,覺得享有可為,他總是肯定的、理性的、樂觀進取的。反過來說,即使問題本身並不那麽惡劣,但是個人覺得他的一切努力都是一條死巷,他的憤懣鎖在堵塞的管道中時,人,是會爆炸的。半年前,有個愛看書的青年因為受不了隔鄰女人早晚不斷地誦經,沖進了她的屋子拿刀殺她。暴力當然沒有任何藉口,但…See More
Feb 7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難局

有個叫蘇格拉底的老頭,你大概不認識。他已經七十歲了!深凹的眼睛,白花花一把胡子。在牢裏關了好幾天了;明後天等船回來,死刑就要執行。這天清晨.他剛睡醒,一小格窗子透著一點光,非常希臘的天空。克瑞圖是個有錢的老朋友,已經滔滔不絕用盡了口舌,懇求蘇老頭逃獄。"錢,包在我身上,"他說,"更何況,你死了,誰來照顧你的小孩?"可是蘇老頭頑固得很,他一本正經地說:"雅典政府以妖言惑眾判我死刑,固然不合理。但是我如果逃獄而破壞了雅典的法制.那就等於以其人之惡還治其人,使我自己也錯了。你要知道,兩惡不能成一善。當我對一個制度不滿的時候,我有兩條路:或者離開這個國家;或者循合法的途徑去改變這個制度。但是我沒有權利以反抗的方式去破壞它。讓雅典人殺我吧!我願意做一個受難者而死,不願做一個叛逆者而生。"蘇老頭仰頭吞了毒藥而死黃黃的藥水流下來,弄臟了他的胡子。※※※另外有個人叫梭羅,喜歡獨來獨往。三十歲那年,一個人到森林湖畔搭了個木頭房子,自耕自活。有一次在樹林裏升火烤肉,差點把康考特的林子燒了一半。這天黃昏,正在散步的時候,梭羅被抓進了監獄,、理由是他拒絕付稅。他認為政府用他繳的錢去支持戰爭(美國人欺負墨西哥人…See More
Jan 31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生了梅毒的母親

有一天黃昏,和一位瑞典朋友去看淡水的落日。河水低潮的時候,密密麻麻的垃圾在黑色油膩的汙泥中暴露出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塊離垃圾遠一點的地方,剛坐下來,就看到這個毛毛頭,五歲大的小男孩盯著我們,轉身對抱著布娃娃,更小的小孩,用很稚嫩的聲音說:"妹妹,我會聽英文,這個外國人在說我們台灣很不進步……"我楞住了——因為我的金發朋友一句話也沒有說。這個小毛頭在捏造故事,可是他捏造了怎麽樣的放棄啊!中國民族的自卑感已經這麽深了嗎?這孩子才五歲哪!火紅的太陽在垃圾的那一頭沈了下去,我默默地離開淡水河。而居然有人說:台灣沒有你說的那麽糟!要糟到什麽程度才能使你震動?在德國,我看見萊茵河裏遊著雪白的野天鵝,公路旁高高地抽著鮮紅的罌粟花,森林裏嘻笑的小孩在尋覓香菇和莓果。在意大利,我看見裸著身子的女郎在冰涼透明的湖裏遊泳,老太婆坐在葡萄藤下聊天,販夫走卒在籠罩著月光的沙灘上跳舞。在希臘,一個像淡水一樣依山傍水的小鎮裏,我看著漁民把鵝卵石鋪在海堤上,就著粼粼的波光喝酒唱歌;幹瘠的山上猛烈地開著星星似的野花。在土耳其,我碰到穿著花裙的吉普賽女人背著滿籮筐的花朵,沿著古老的石板路叫賣,臉頰豐潤的小孩在山坡上滾來滾去…See More
Jan 29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野火集》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下)

生氣,沒有用嗎?想一想,在一個只能裝十只雞的籠子裏塞進一百只雞,會是什麽光景?"台灣。就是這樣一個籠子:你與我。就是這籠子裏掐著脖子、透不過氣來的雞…… ※※※…See More
Jan 28
INGENIUM posted a blog post

龍應台《野火集》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上)

在昨晚的電視新聞中,有人微笑著說:"你把檢驗不合格的廠商都揭露了,叫這些生意人怎麽吃飯?"我覺得惡心,覺得憤怒。但我生氣的對象倒不是這位人士,而是台灣一千八百萬懦弱自私的中國人。我所不能了解的是:中國人,你為什麽不生氣?※※※包德甫的《苦海余生》英文原本中有一段他在台灣的經驗:他看見一輛車子把小孩撞傷了,一臉的血。過路的人很多。卻沒有一個人停下來幫助受傷的小孩,或譴責肇事的人。我在美國讀到這一段。曾經很肯定地跟朋友說:不可能!中國人以人情味自許,這種情況簡直不可能!回國一年了,我睜大眼睛,發覺包德甫所描述的不只可能,根本就是每天發生、隨地可見的生活常態。在台灣,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蟬螂,而是"壞人",因為中國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殺到他床上去,他寧可閉著眼假寐。我看見攤販占據著你家的騎樓,在那兒燒火洗鍋,使走廊垢上一層厚厚的油汙,腐臭的菜葉塞在墻角。半夜裏,吃客喝酒猜拳作樂,吵得雞犬不寧。你為什麽不生氣?你為什麽不跟他說"滾蛋"?哎呀!不敢呀!這些攤販都是流氓,會動刀子的。那麽為什麽不找警察呢?警察跟攤販相熟,報了也沒有用;到時候若曝了光,那才真惹禍上門了。所以呢?所以忍呀!反正中國人講忍耐…See More
Jan 25

INGENIUM's Blog

龍應台·不一樣的自由

Posted on April 10, 2017 at 9:48am 0 Comments

她那個打扮實在古怪,而且難看。頭發狠狠地束在左耳邊,翹起來那麽短短的一把,臉蛋兒又肥,看起來就像個橫擺著的白蘿卜。腿很短,偏又穿松松肥肥的褲子,上衣再長長地罩下來,蓋過膝蓋,矮矮的人好像撐在面粉袋裏作活動廣告。她昂著頭、甩著頭發,春風得意地自我面前走過。

她實在難看,但我微笑地看她走過了,欣賞她有勇氣穿跟別人不太一樣的衣服。

※※※

這個學生站起來,大聲說他不同意我的看法。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邏輯完全錯誤的例子。比手劃腳地把話說完,坐下。全班靜靜的,斜眼看著他,覺得他很猖狂,愛自我炫耀,極不穩重。…

Continue

柏楊·為你的同胞多寫一點肺腑之言

Posted on April 1, 2017 at 10:39am 0 Comments

三十年前,便有人呼籲:台灣需要嚴正的文學批評!而且也曾有人看上了我,要我寫一點書評。我當時就誓死不從,蓋中國人的自卑感奇重,什麽都受得了,就是受不了批評,一旦被批評,立刻血海深仇。而且"人"和"事"也分不清楚,明明只批評他的創作,他卻連自己也塞了進去。所以,我雖然也知道文學批評重要,卻絕對不肯提筆上陣。老鼠雖然知道給貓脖子上掛銅鈴重要,那可能救大家的命,但誰也不敢去掛。於是書評的專集雖然出了很多,可是千篇一律全是馬屁工。好容易熬到三十年後,一本嚴正的文學批評,終於問世,那就是龍應台女士寫的《龍應台評小說》。她是第一位用文學的觀點,來檢查台灣小說創作的作家,坦率正直,毫無顧忌。結果,場景在我意料之中,一方面招來好評如風,一方面也招來破口大罵。舉一個例子來說明,她曾指出無名氏先生的小說:"冗長羅嗦得令人疲倦!""…

Continue

馬森·緣

Posted on March 10, 2017 at 7:30pm 0 Comments

我交朋友,全憑一個緣字。

跟應台的交往,也是起於一種緣分。…

Continue

馬以工·救贖

Posted on March 8, 2017 at 8:23pm 0 Comments

去年的同學會是在獅頭山開的,班上一位混得很不錯的同學表示,他要請三桌素席。幾部賓士、富豪名牌車浩浩蕩蕩地殺上了半山的一座禪寺,住持尼姑冷冷地看著這群施主,說著:"那麽年輕的人,又沒什麽大事,吃什麽素席!"那麽輕易地,就推掉了近萬元的收入。天氣微暗時,我們被安排吃他們日常的素齋飯,簡易的四萊一湯,老尼姑向每一桌交待,廟中沒有養豬,碗中不要剩飯。我走到一桌前,正要坐下,老尼姑客氣地對我說:"小姐,你們坐那幾桌,這一桌是特別修行的,他們吃剩菜的!"一會兒,坐下了幾位剛念完經的太大們,看他們穿戴,經濟狀況應該是十分良好,他們在那桌坐下,甘之若飴地吃著別人的剩菜。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