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 Male
  • 沙巴:靈魂休憩的神山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Friends

  • Kolkata Bachcha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愛墾鄉頻道》內容重點推薦

"《Chinese Cultural Heritage in Sarawak》 by Dr Tan Beng Huat, Chairman, Silk Road Cultural Endowment. For  the first time in Malaysian History,  the Minister of Tourism, Arts and Culture is a Sarawakian. After Dato' Dr Ng Yen Yen,…"
3 hours ago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OVEPI's photo
Thumbnail

地方文化營銷0.3

"2015年臺灣特色的地方創生計畫…"
18 hours ago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photo
Thumbnail

韵文化:鄉韻

"2015年臺灣特色的地方創生計畫…"
18 hours ago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4)

躲在店門前木柱旁流淚 一會兒,茶和包點端在我們面前後,由李伯伯分派,原來我叫的是一杯牛奶水,妹妹們則是一人一杯咖啡,和一人一個豬肉包,雖然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時分,但是由于思念父親心切,既使是一頓再豐富的午餐,我也嚥不下口,痛苦的心腸在蕩漾著,一時未能平靜下來,因此,在匆匆喝完了一杯牛奶水後,我迫不及待的,走出咖啡店,並躲在店門前的木柱旁,獨個兒在那里流著眼淚,而且流個不停。 我的九歲,的確是一個多事之秋的一年,年初一波未平,年中另一波又起,然而每一波都是驚濤駭浪般的,它摧毀了我的家,也拆散了溫暖的家,一幕幕無家可歸的惡夢,又再次的降臨在我們的頭上來。當我回頭一看時,見到李伯伯和妹妹們,已經站起來,開始移動腳步,朝著汽車方向走去,而我也緊跟在後面。 我們三兄妹坐在後座,在汽車開跑前,又上了一位年長者,並跟我們一齊排排坐。 汽車開跑時,我不忘向窗外張望,為的是,不要失去多看一眼父親影子的機會,但是我卻失望了。 這時,汽車內傳出大人的談話聲,而且每一句話,都是圍繞在我們家庭的話題,同時也深深的敲打著我的心房,我心情開始凌亂,也非常的悲傷,我真的不想聽下去,也痛恨他們的追問,因為在那個時候,我真…See More
yester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3)

壓抑在父親心中已久的傷心事,結果在這個生離死別的最後時刻,他終於打破沉默了,也許父親認為,這是時候,以彌補孩子與母親“鴻溝”的適當時機,并認為父親與母親的離異,子女是最為無辜的一群,為了交代,他突然以平心靜氣的心情,說出了他的心中話: 追根究底,她還是你們的親生母親 “已經離開了你們的母親,追根究底,她還是你們的親生母親,如果你們長大後,你們也必須也要去照顧她,撫養她,畢竟這是子女,回饋母愛的一種天公地道的表示。。。”。 今日想起父親的這番話,他的寬宏態度,他的持家教子的品德,的確是令我欽佩和懷念不已。但是,這句永遠都唱不完的“子欲養而親不在”的長恨歌,卻不幸的讓我“獨唱”了一輩子。 那個晚上,我躺在床上,心中的焦急,和無限的煩悶和惆悵,再加上從隔牆房間,頻頻傳來父親的咳嗽聲,是那麼的痛苦,那麼的悽慘,使我深深的意識到,父親的確病得很重,我起身走過去,問父親是否要喝點白開水,或是問父親要我做些什麼,唯只聽父親這麼說: 爸爸快不行了 “糟了。。。慘了。。。爸爸很辛苦。。。爸爸快不行了。。。爸爸很可能,今晚也過不了關,再也看不到你們了。。。萬一爸爸走了,你要好好的照顧妹妹們。。。你千萬要記…See More
Sun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2)

這時父親聲音突然中斷,只見父親很無奈的,吸了一口煙後,又搖頭嘆息,停了一陣子,他又開始說了: 凡事自己吃虧一點 “阿妹。。。你千萬不要跟人家孩子鬥氣或打架,凡事自己吃虧一點,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們住在人家的地方,要靠人家吃飯,明白嗎?。。。是了,吃飯的時候,你們不可以先吃,必定要主人家叫你們吃,你們才好吃,而且在吃飯前,必定要稱呼主人家,同時,在吃飯時,不可以菜多飯少。。。吃飽飯後,你必定要動手洗碗碟,你們的衣服,你們自己洗。。。” 父親說到這里時,他的呼吸開始急促了,之後,又傳來父親那,上氣不接下氣的咳嗽聲,很辛苦,很久,當他心情比較平靜時,父親又繼續的說下去…See More
Frida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1)第八章

第八章·父親的叮嚀 父親住院留醫觀察 據父親指出,我們三兄妹當年寄養在堂姐家處,其實是一項人生絕望的安排,因為醫生已經診斷,指父親所患的是,末期肺癆病絕症,並說他只剩下短短的一個月生命;醫生也指出,既使在醫院治療,也只有盼望奇蹟的出現而已。 今日回想起這段生死別,在我這邊廂,因為年紀小,只知道身邊缺少了父愛那麼簡單,但父親那邊廂,恰恰相反,他心中的悲痛,他的絕望,還有想起那我們這一群無依無靠的年幼孩子。。。這一切,又有誰能夠了解他呢? 我在小學時,還看過父親在醫院留醫時,以藍色原子筆,書寫在一本練習簿的數篇書信和文章,那些書信和文章,其中大部份是為我而寫,一些則是思念中國家鄉親人的書信,特別是給我寫的信,他那句句是父愛的真情,行行是勉語,段段是。。。寄語,篇篇是淚水,至今難能忘懷,如“仁青吾兒”,“書中自有黃金屋”,“你要勇敢的站起來”,以及“父親走後,你們只在墓前上三支香,這樣,在天有靈的父親也就心安,並且會為你們永遠永遠的護航,直到你們長大成人。。。”的訣別遺書。 不知是否上蒼顯靈保佑,抑是父親的求生意志力強,父親終於在渡過了危險期後,又將我們從瑞嬌堂姐處接回家里去;自從上了這一節…See More
Jan 21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0)第七章

第七章·天有不測風雲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終於父親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但是我們作為兒女的,也許是年紀太小之故,而沒有察覺到父親有什麼不妥,只是在晚間,偶爾聽聞父親的咳嗽聲,況且,父親也沒有把真相告訴我們,也許他想,即使告訴了我們,我們小孩又可以做什麼呢? 我們家的悲歌,看來好像永遠都唱不完似的,這一回,父親的病魔,竟然悄悄的把我們和父親拆散了。。。 事情是這樣的,那時我是二年級生,我記得那是華人新年後不久,一個天氣晴朗的上午,父親告訴我們說,要帶我們去斗亞蘭鎮瑞嬌堂姐家一遊,聽了這番話,心中喜悅萬分。 當年瑞嬌堂姐的家,即是與今日斗亞蘭肯特師範學院為鄰,當我們抵達後,瑞嬌姐沖了茶給我們喝外,也端上年糕給我們吃,小孩子本來就是這麼樣,有得吃,有得喝,有得玩,也就感到非常快樂和滿足了。 父親帶我們去瑞嬌堂姐家 也許是命運在作弄我們,人家是苦盡甘來,而我們家,卻是苦盡苦更苦,原來父親是藉拜訪堂姐為名,而掩飾了他的苦衷。 我記得,當我們抵達瑞嬌姐的家時,父親則與瑞嬌姐交談了一會兒後,父親就在臨走時對我說,他要到店舖買一點東西,一會兒就回來,而瑞嬌姐…See More
Jan 1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8)

有一次,那是一個下午,當我在外頭玩耍的時候,突然聽到父母親發生激烈口角,即刻奔回家中,只見母親手中,緊握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作出自殺似的驚險鏡頭,我雖然年紀小,但我已意識到,那是人命攸關的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和驚恐,深怕一場可怕的悲劇,即將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在面對這樣的情況之下,任何意想不到的事件,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因此,我既不敢接近母親這方,也不敢跑到父親處,只是站在屋子的一角,獨自在流淚哀求著媽媽,不要作出愚蠢的行徑,結果我的這一哭,感動了在場的父母親,雙方口角也隨即緩和下來;只見父親在牆上,取了一頂帽子,往頭上戴後,隨即走出家門,跑到咖啡店嘆茶去了;而媽媽也放下小刀,抱著我在痛哭,一場激烈口角,就這樣戲劇性的落幕了。 類似的嚴重口角,在我記憶中,只有二至三次而已,但是每一次,都是以雨過天晴似的收場,畢竟雙方,只要認同大家都是夫妻關係,那麼一切事情,也就告迎刃而解了;但是遍遍是我的父母親,卻未能好好的掌握著這一套倫理,以致引發了一場悽慘坎坷的人生路。其實,母親的改嫁,也沒有關係,因為家裡還有一個父親,因此,如果與孤苦零丁的孤兒孤女相比較,我們還是幸福得多了。 就在這個時候…See More
Jan 12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7)

成績單評語“常常打架” 有一天,那是三年級的時候,突然在父親的小木箱中,發現了我幼稚園的成績單,果真在評語欄內寫著“常常打架”這四個字。我曾經為這四個字加以解讀和思索,因為我知道事出有因,老師是絕對不可能無中生有,或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加罪在我身上。結果我終於認可了老師,也心甘情願的接受了,這個終身難忘的評語。 在我七歲入學幼稚園班前,我猶如一只脫韁之野馬,也許是因為我的蠻性,任何人一旦激怒了我,遲早必定會給他臉色看。 我還清楚記得,有一位陳姓同班同學,每每在放學回家路途中,他總是在刁難我,戲弄我,而我也數次抱著能忍則忍的態度相對,然而他卻不領情,反而得寸進尺,為了給他一次重擊的教訓,我選擇了于上課時間進行發難,由于他萬萬沒有意料到,而我當時也許是吃了豹子膽,竟敢當著老師講課時間,跳上桌上,再跳到陳姓的座位去拳打他,他在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白白捱了幾拳。 我的這項大膽舉動,的確驚動了全班同學,雖然我遭到老師的體罰,但陳姓同學也沒有好受,同樣的要挨鞭打,然而我的這一招後,我卻變成了贏家,陳姓同學再也不敢惹我了。 記得還有一回,而這次惹我的人,並不是同班同學,而是六年級的高班生,他是姓鄔的,有一…See More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OVEPI's photo
Thumbnail

地方文化營銷0.3

"詹明信所言,文化正是“消費社會本身的要素;沒有任何其它社會像這個社會這樣,為記號和影像所充斥”。平凡與日常的消費品,與奢侈、奇異、美、浪漫日益聯系在一起,而它們原來的用途或功能則越來越難以解碼。這就意味著我們生活的每個地方,都處在對現實的“審美”光環之下。這就是後現代的消費文化,在這樣的文化中,壹切價值都被重新評估,藝術已贏得了超越現實的勝利。(吳啟焰和王兆傑,2011,布爾迪厄的文化資本理論在旅遊規劃中的應用,《人文地理》2011年第1…"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commented on OVEPI's album
Thumbnail

地方文化營銷

"陳明發《符號旅遊》 布迪厄的文化資本理論,討論到文化能力、文化產品及文化制度。考慮到今日的旅遊文化,沈浸於後現代主義氛圍中,也就是詹明信諸子所說的符號或影像消費文化,這三項要素尤為重要。因爲在尊重遊客消費需求的同時,也考慮到如何把握好旅遊文化的健全發展,既可更好地提升遊客體驗,又為經營單位如相關地方、居民與企業帶來更好的利益。(8.1.2021)(照片說明:馬来西亞八打靈再也一家西餐廳供應的菠蘿蜜漢堡包,其敘事充滿馬來西亞鄉土風味。)"
Jan 9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6)

客家話,聽得懂,但講不通 我的情況更糟糕,客家話,我聽得懂,但講不通,這也不能怪我,因為每一個小孩,接近母親的機會比較長,父親由于主外,因此很自然的,講話的對象只有母親,而母親是一名杜順土著,杜順語和馬來話,則變成我交談的生活語言。 父親是一位思想保守的人,對華人傳統文化,以及風俗習慣非常重視,為了我的前途,在我四歲那年,父親已經開始向我灌輸“中華文化”的知識,每一個晚上,我必須守規紀律的,坐在父親的一旁,跟著父親的教導,一字一字的唸,一字一字的認,從不間斷,雖然教導時間不長,但漸漸的,卻養成了一種讀書習慣,想起父親的用心良苦,至今仍然難以忘懷。 父親向我灌輸中華文化知識 在那個時期,市面上根本就很難找到一本小童讀物,而父親則以一本長形硬皮記事簿,以藍色墨水筆,寫了啟蒙教育的首十個字,分別是…See More
Jan 8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5)

偷喝烈酒闖大禍 說也奇怪,年紀輕輕的我,卻非常喜歡那道芬香的酒味,每一次,我總得要求父親,給我聞一聞,他那酒杯里的酒味,有時還用舌尖沾沾幾滴,已經是心滿意足了。…See More
Jan 6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posted a blog post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4)

懷胎十個月後,母親終於在翌年,即1947年11月12日傍晚時分,順利的妢娩,誕下了第一名男嬰,即是作者。父親告訴我,當接生婆在向他報喜,說是一名男嬰時,心中的喜悅,不言而喻,特別是他慘遭日軍毒打後,仍然還能生養;不但如此,還一索得男,在重男輕女的舊社會思想下,誠然是一件好事,并寫信回鄉報喜。他說,報喜的信件,雖然寫得很多,同時也向家鄉娘親,報上了嬰孩的名字,然而對于母親的姓名和籍貫,卻只字不提。父親的解釋,他這麼做,并非歧視母親的籍貫,而是不想在這個大好日子,破壞了美好的氣氛,況且在日後才道出,也是無傷大雅,反正有的是時間。 也許,父親自己非常明白,娘親對他的期望非常的高,在一種期望越高,失落也越深的心裡作祟下,以致造成一股無形的壓力,在默認自己是一個弱勢無能的孩子後,他選擇了沉默。雖然如此,他還是將男嬰的相片,寄回家鄉去。 我的誕生,的確為這個小家庭,增添不少的生氣和歡樂氣氛,同時也帶來了無限的新希望,我的堂姐瑞嬌和瑞媚,也特別前來道賀和送禮。雖然如此,但奇怪的是,我生來體質虛弱,而且弱不禁風,三日一小病,七日一大病,不是發燒,就是瀉肚子,搞到父母親俩人團團轉,整日都是憂心忡忡。 父…See More
Jan 5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4)

Posted on January 12,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躲在店門前木柱旁流淚

 

一會兒,茶和包點端在我們面前後,由李伯伯分派,原來我叫的是一杯牛奶水,妹妹們則是一人一杯咖啡,和一人一個豬肉包,雖然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時分,但是由于思念父親心切,既使是一頓再豐富的午餐,我也嚥不下口,痛苦的心腸在蕩漾著,一時未能平靜下來,因此,在匆匆喝完了一杯牛奶水後,我迫不及待的,走出咖啡店,並躲在店門前的木柱旁,獨個兒在那里流著眼淚,而且流個不停。 …

Continue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3)

Posted on January 11,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壓抑在父親心中已久的傷心事,結果在這個生離死別的最後時刻,他終於打破沉默了,也許父親認為,這是時候,以彌補孩子與母親“鴻溝”的適當時機,并認為父親與母親的離異,子女是最為無辜的一群,為了交代,他突然以平心靜氣的心情,說出了他的心中話: 

追根究底,她還是你們的親生母親 



“已經離開了你們的母親,追根究底,她還是你們的親生母親,如果你們長大後,你們也必須也要去照顧她,撫養她,畢竟這是子女,回饋母愛的一種天公地道的表示。。。”。 …

Continue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2)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這時父親聲音突然中斷,只見父親很無奈的,吸了一口煙後,又搖頭嘆息,停了一陣子,他又開始說了: 

凡事自己吃虧一點

 

“阿妹。。。你千萬不要跟人家孩子鬥氣或打架,凡事自己吃虧一點,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們住在人家的地方,要靠人家吃飯,明白嗎?。。。是了,吃飯的時候,你們不可以先吃,必定要主人家叫你們吃,你們才好吃,而且在吃飯前,必定要稱呼主人家,同時,在吃飯時,不可以菜多飯少。。。吃飽飯後,你必定要動手洗碗碟,你們的衣服,你們自己洗。。。”…

Continue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1)第八章

Posted on January 9, 2021 at 4:30pm 0 Comments

第八章·父親的叮嚀

 

父親住院留醫觀察 

據父親指出,我們三兄妹當年寄養在堂姐家處,其實是一項人生絕望的安排,因為醫生已經診斷,指父親所患的是,末期肺癆病絕症,並說他只剩下短短的一個月生命;醫生也指出,既使在醫院治療,也只有盼望奇蹟的出現而已。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