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記得北婆羅州?'s Blog (271)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6)

第十四章·高中生活生涯



靠補習生涯賺錢讀書

 

說到當家庭補習老師的這份工作,雖然我只擁有初中三畢業的學歷程度,但是對於初中一,至初中三的課程來說,並不會難倒我,就以我在美芳茶室進行補習為例,我的補習地方,並不是躲在房間裡,而是在茶室裡的一個角落,並在眾目瞠瞠的眼光下,進行我的補習工作,而引起很多客人,特別是設在茶室店門前“的士”站的司機們,更以奇異和羨慕的眼光,來看待我的學歷和膽識。…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February 2, 2021 at 2:0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5)

為的是賺錢讀書

 

吃過午飯後,就來到自己的工作崗位,開始一支一支的做雪茄煙草製作工作,直到三百支雪茄煙草完成為止,那時已經是傍晚六時了,再準備明天的工作,已經是來到晚上八點鐘,始進行洗衣沖涼的工作後,才有機會開始做功課,直到午夜一時半左右,才上床休息;而第二天五點鐘起床,洗刷早茶後,又騎著腳踏車上學去了,每一天都是過著如此緊揍的生活,一日復一日,一月復一月,從未間斷過,為的是賺錢讀書,將來才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February 1, 2021 at 2:0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4)第十三章

你對雪茄煙草製作有多少年的經驗?



說到這兒,覺得眼前的困境即將快要解決了,於是和父親一道兒在茶店喝茶商議後,隨即便從丹絨亞路鎮出發,並沿著甘邦園路步行,一路尋找著雪茄煙草製作廠址,但是礙於不知廠名的緣故,又沒有留下電話,在一路上問路時,竟然沒有人知道,在甘邦園境內,有這麼一間的雪茄煙草製作廠的存在,走著走著,並來到一間家私工廠,而獲告知雪茄煙草製作廠就在毗鄰的地段上,名字叫“慕娘農化汽水廠”,但是必須要繞道才能抵達,謝了後,我倆父子又沿著指示,而來到陳氏兄弟茶室前,事有這麼巧,阿發叔的影子就出現在我們面前,原來發叔剛在陳氏兄弟茶室喝完茶後,正要回廠址去,於是叫了一聲發叔,交談了一會兒,我即跟隨著發叔來到了工廠的經理室,發叔給經理介紹後,我就以戰戰兢兢的心情,並帶著一股必得的心態,以回答鄭姓經理的每一句話。…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30, 2021 at 1: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3)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初中生活困境一二事



再說,中學開學前一天的下午,由於年紀還小,而且人地生疏,父親還親自帶我到丹絨亞路鎮,由鄧校長所安排的一間房子住宿,在作了一切安排後,父親將身上的一百五十元的款項,交給我,以便買書,交學費以及房租等的費用,在臨走前,還叮嚀我要小心保管那筆現款,以及注意安全,父親的愛子心切的心,相信天下父母都是一樣的。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29, 2021 at 1: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2)

我還是上午上課,下午做工,以幫補家用的半工半讀的生活,由於學校的各種新氣象老教師們教學有方,也因此開通了我讀書的竅門;記得有一次在唸五年級時,我一時心血來潮,而一氣呵成的,寫了約九百多個字的旅遊記作文,並獲選登上壁報的頭條佳作,從而奠定了,我日後擔當記者行業的寫作基礎。

也許是品學兼優,抑是膽識過人之故,我曾經分別在五年級和六年級的畢業典禮上,被老師們推選為學生代表,而上台致辭的殊榮,也因此成為我,日後在社團工作時的說話技巧,增加了不少的經驗和膽識。



會考作文考試題“放洋留學書”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28, 2021 at 1: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1)第十一章

再說,樹膠駁種的工作,也要看天色,天氣乾燥,或是雨天,所駁種出來的成績,一般上都不理想,而且還得在遙遠的深山地區工作,因此父親必須獨自一人抱病在深山的樹膠林里工作,一去就是一個星期,或是兩個星期不等,為了生計,只好把我們三兄妹,留在家裡,我只好動手煮飯,擔負全家的家務,看顧妹妹們,自然是我這位作為兄長的工作。

記得有一個傍晚時分,當我做完雪茄煙草工作後返家,發現家裡沒有米,就到泰安寶號雜貨店買米,由於這是我第一次買米,沒有經驗,我看到擺在面前的米有很多種,我就選了最白的白米,買了一斗,豈料回家煮飯的時候,發現煮的飯,怎麼煮都不會成粒狀的飯,我覺得奇怪,找來妹妹看個究竟,大妹妹對我說,可能買的是“糯米”吧,我再仔細的研究,嘗了一嘗,結果味道,的確是“粽子”的味道,而我們三兄妹,就在那個晚上,將錯就錯的以“糯米飯”充飢。…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27, 2021 at 1: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20)第十章

第十章·遷入新房子的日子

 

再說,我們的新房子,也是一間竹身亞答屋,裡面有三個寬闊的房間,一個大廳,一個廚房和一間沖涼房,堪稱是一間很舒適的房屋;房屋是建在租用的地段上,一塊屬於楊姓老闆的空地;屋的後面,有一條小溪,而左鄰右舍,都有大大小小的房屋,是一個熱鬧的住宅區。 

這間新房子,對我們一家四口來說,雖然簡樸,但是也是非常舒服,特別是有父親的同在,既使是天天的蕃薯飯,南乳煮白豆腐,矮瓜煮咸魚,樹仔菜煮雞蛋,也不亦樂乎,畢竟像這樣的日子,對我們三兄妹來說,可謂非常的珍貴和珍惜。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8,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9)

書中自有黃金屋

 

在這裡,我開始明白,“振奮”除了要有計劃外,也少不了要有“毅力”的推動,畢竟“萬事起頭難”,並認為自我學術的提升,是人生最重要的一環,如我父親常常對我說的“書中自有黃金屋”那句話,就是這個道理。 

雖然我已經輟學,但是我每天晚上,我都會拿出課本,自己溫習功課,背乘法表,背珠算口訣等的複習工作,有時見到路經的同學,也會向他們借書,或是詢問作業等等;同時,在垃圾堆裡被人家丟棄的書籍書報,我都一一的撿起來;並成為我的讀物來源之一;除此之外,也不忘教導妹妹們,讀書寫字,以期不要荒廢功課。…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7,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8)

“很慶幸,你的三個孩子都沒事”

 

不久,醫務人員則帶領我們三兄妹,進入一個房間,只見一位戴著眼睛,身穿白衣外套的女醫生,看著“X光照片”,看了又看,查了又查,然後又用聽筒探測我們身體,並在紙上寫了幾個英文字後,醫務人員隨即帶我們來到配藥房,拿了三瓶顏色呈金黃色的液體,交給我們後,對父親說道:“很慶幸,你的三個孩子都沒事,醫生給的三瓶“魚油”,是一種強身補肺的營養補品,飯後一湯匙。。。三個月後,再作身體檢查。。。現在你的孩子可以安心回家了。”。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6,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7)

我不敢怠惰

 

天亮起床後,我把被單和枕頭排疊好,並為妹妹們做早晨的洗刷工作,我不敢怠惰,整個早上,我都是在大廳,廚房,以及門前的花園里忙著做清理打掃的工作,而且工作還要做得最好,做得最多,和最快。 

大約早上七時,主人家買了一些糕餅作為一家人的早餐,我們不敢多吃,給了什麼,就吃什麼,吃完了就好,不同自己的家,父親總會買我們喜愛吃的糕餅,但是寄居在人家的家,就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更沒有自由可言。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5,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6)

第一天,在等待著晚餐的來臨前,我即動手做打掃工作,為的是,要做一個又乖又勤的孩子,以換取主人家的歡心。

 

就在這個時候,主人家的美蘭大姐,也開始亮起“氣燈”(大光燈),頓時把整個大廳都照耀得通亮,不像我們家那樣,只是一盞油燈而已,也許我們在晚間, 習慣了朦朧的燈光,反而大光燈的亮度,卻對我們形成了一道“刺眼”的燈光,在開始時,眼睛極為不舒服,必須要有一段時日才能夠適應。

時間已經是晚上六時,正是晚餐時刻,端在桌面上的菜色,有香噴噴的雞肉,油膩膩的豬肉,有清香的青菜,還有熱滾滾的肉湯,這些菜色,對我們三兄妹來說,這還是第一次;由於我們乃寄居在人家的家,我們只能在一旁的角落張望,不敢走近,深怕主人家說我們沒有教養。…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4,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4)

躲在店門前木柱旁流淚

 

一會兒,茶和包點端在我們面前後,由李伯伯分派,原來我叫的是一杯牛奶水,妹妹們則是一人一杯咖啡,和一人一個豬肉包,雖然時間已經到了中午時分,但是由于思念父親心切,既使是一頓再豐富的午餐,我也嚥不下口,痛苦的心腸在蕩漾著,一時未能平靜下來,因此,在匆匆喝完了一杯牛奶水後,我迫不及待的,走出咖啡店,並躲在店門前的木柱旁,獨個兒在那里流著眼淚,而且流個不停。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2,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3)

壓抑在父親心中已久的傷心事,結果在這個生離死別的最後時刻,他終於打破沉默了,也許父親認為,這是時候,以彌補孩子與母親“鴻溝”的適當時機,并認為父親與母親的離異,子女是最為無辜的一群,為了交代,他突然以平心靜氣的心情,說出了他的心中話: 

追根究底,她還是你們的親生母親 



“已經離開了你們的母親,追根究底,她還是你們的親生母親,如果你們長大後,你們也必須也要去照顧她,撫養她,畢竟這是子女,回饋母愛的一種天公地道的表示。。。”。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1,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2)

這時父親聲音突然中斷,只見父親很無奈的,吸了一口煙後,又搖頭嘆息,停了一陣子,他又開始說了: 

凡事自己吃虧一點

 

“阿妹。。。你千萬不要跟人家孩子鬥氣或打架,凡事自己吃虧一點,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們住在人家的地方,要靠人家吃飯,明白嗎?。。。是了,吃飯的時候,你們不可以先吃,必定要主人家叫你們吃,你們才好吃,而且在吃飯前,必定要稱呼主人家,同時,在吃飯時,不可以菜多飯少。。。吃飽飯後,你必定要動手洗碗碟,你們的衣服,你們自己洗。。。”…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10,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1)第八章

第八章·父親的叮嚀

 

父親住院留醫觀察 

據父親指出,我們三兄妹當年寄養在堂姐家處,其實是一項人生絕望的安排,因為醫生已經診斷,指父親所患的是,末期肺癆病絕症,並說他只剩下短短的一個月生命;醫生也指出,既使在醫院治療,也只有盼望奇蹟的出現而已。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9,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10)第七章

第七章·天有不測風雲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終於父親病倒了,而且病得很重,但是我們作為兒女的,也許是年紀太小之故,而沒有察覺到父親有什麼不妥,只是在晚間,偶爾聽聞父親的咳嗽聲,況且,父親也沒有把真相告訴我們,也許他想,即使告訴了我們,我們小孩又可以做什麼呢?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anuary 8, 2021 at 4: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9)

鬼話連篇的土著墳場

當這宗事件發生後不久,緊接著下來的是,一連串令人聞之心寒的怪異現象發生。。。也許是我家四周,密林叢生,一時從不遠的竹林處,傳來一陣陣悽慘的烏鴉叫聲;在另一端,又見狗狗不停的,朝著草叢處那邊,又奔又跳的在兇猛吠叫,像是牠正與類似蛇類的動物相格鬥;還有夜間,眼鏡蛇潛入父親睡床底下的可怕事件,以及蟒蛇吞雞的可怕情景,再加上我家附近的一座鬼話連篇的土著墳場,以及街坊流傳甚囂的繪神繪鬼的獵頭人傳言,此起彼落,永無止境,可憐的我們三名年幼無知的兄妹,每天都活在疑神疑鬼的日子,終日陷入驚恐慌亂的陰影里,我們心情開始失落了,也開始進入徬徨的十字路口中。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December 31,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8)

有一次,那是一個下午,當我在外頭玩耍的時候,突然聽到父母親發生激烈口角,即刻奔回家中,只見母親手中,緊握著一把鋒利的小刀,作出自殺似的驚險鏡頭,我雖然年紀小,但我已意識到,那是人命攸關的一刻,我感到非常的害怕和驚恐,深怕一場可怕的悲劇,即將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在面對這樣的情況之下,任何意想不到的事件,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因此,我既不敢接近母親這方,也不敢跑到父親處,只是站在屋子的一角,獨自在流淚哀求著媽媽,不要作出愚蠢的行徑,結果我的這一哭,感動了在場的父母親,雙方口角也隨即緩和下來;只見父親在牆上,取了一頂帽子,往頭上戴後,隨即走出家門,跑到咖啡店嘆茶去了;而媽媽也放下小刀,抱著我在痛哭,一場激烈口角,就這樣戲劇性的落幕了。…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December 30, 2020 at 10:41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7)

成績單評語“常常打架”

 

有一天,那是三年級的時候,突然在父親的小木箱中,發現了我幼稚園的成績單,果真在評語欄內寫著“常常打架”這四個字。

我曾經為這四個字加以解讀和思索,因為我知道事出有因,老師是絕對不可能無中生有,或是以莫須有的罪名加罪在我身上。結果我終於認可了老師,也心甘情願的接受了,這個終身難忘的評語。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December 29,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曾仁青《擔波羅利的男孩》(6)

客家話,聽得懂,但講不通

 

我的情況更糟糕,客家話,我聽得懂,但講不通,這也不能怪我,因為每一個小孩,接近母親的機會比較長,父親由于主外,因此很自然的,講話的對象只有母親,而母親是一名杜順土著,杜順語和馬來話,則變成我交談的生活語言。 …

Continue

Added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December 28,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