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韵是指族韵、情韵、节韵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7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pril 11, 2022 at 9:25am

沙巴拿篤關帝廟
古廟拆除進行重建工程 關帝金身今行搬遷禮

「二戰時關帝廟毀於戰火,唯獨關帝金身絲毫無損。」

已鎮守現有拿篤關帝廟長達40年的關聖帝金身及左右附屬的諸神像,將在明天舉行一項隆重的搬遷儀式,以便拆除進行重建工程。

一項搬遷拜祭儀式將在明天下午四時開始,恭請沙巴道聯總會署理會長楊法來師父主持,而工作人員將提早在下午三時到場做準備。

在晚上7時自由餐晚餐後,於8時開始把關帝及其他神像金身、香爐、牌匾等請上車,在全部工作就緒後,車隊於10時在警方摩多車開路下領航下出發,前往西加麥路兩哩半的臨時廟。

據悉,車隊的行程是由廟內出發,經警亭前左轉進入大街,然後直行經拿篤中華商會前圓環島,過大橋往上By PASS交通燈前左轉,經飛機場圓環島,沿西加麥路往上經聖多明尼中學,大眾新村交通燈前行至二哩半大路旁臨時廟址。

為了方便搬遷工作車隊之順利進行,明天下午6時至午夜12時將局部封路實施交通管製,即在大衛灣俱樂部與天然樓前路口,以及警亭和富華酒店前路口將關閉,而祥發前路段只允許車輛駛出不準駛入,市民和駕車人士受促關註和合作。

根據有關記載拿篤關帝廟創立於公元1871年,至今已有144年的歷史,當時只是一座簡陋的板廟,由當時只身從中園南來墾荒(賣豬仔)的工友們所設置膜拜,祈願在異鄉身體健康,保佑在中國家鄉的家人平安大吉。

據老一輩的拿篤老鄉長稱,在二次世界大戰,日本蝗軍南侵至聯軍登陸,拿篤飽受戰火洗禮,在連番的炮彈轟炸下,市區不少建築都被炸毀,簡陋的關帝廟也難於幸免,鋅片頂木墻身都東倒西歪和被燒毀,唯獨神座上的關帝聖像絲毫無損。

此一神跡在二戰結束和平後,拿篤人都深信關帝金身顯靈不受戰火所侵犯,之後把廟重新建好供奉香火鼎盛至今。2015/04/25 亞洲時報 / 相片Chua Ten Jun提供,感恩!)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April 8, 2022 at 11:22am

陳明發《在場》

茨廠街是馬來西亞華族感時傷懷的好場所。感時傷懷完了,一般人也就似乎心滿意足了,直到下一回的傷潮來襲。茨廠街對別有想法的人(不含膚色定義),又好像是煙火場,為了各自的理由來燃放一下煙火,熱鬧一陣子。我偶爾去學林書局找點冷門書,開車經過這裡,我想到更多的是"在場"的事,如果這時候是葉亞來在場,或更近一些的時間點,陸佑、陳秀蓮,甚至更近一點時段的李孝式,他們會說什麼?
(22.9.2015 陳明發)

[Presence] 奧修·德瓦瓦尼(Devavanl)靜心:狂喜的藝術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November 14, 2021 at 8:49pm


李繼勇《玉出酒泉》

祁連玉的夢

以千年積雪為被

玉 是祁連山的睡美人

莽莽群山有海一般的胸懷

任由玉們撒嬌無賴

不肯醒來,一夢便是億萬年

除了石頭還是石頭

除了蒼涼還是蒼涼

玉卻毫不在乎

用嚴酷環境所鍛造的堅韌

用與冰清交相輝映的玉潔

吐納著天地的精華,年復一年

將無數日月星辰的清輝

沁作通體晶瑩剔透,默默地

溫暖著祁連山的萬年冰川

潤澤了乾渴的戈壁朔風

用盡春天的泛濫

也喚不醒,玉在岩石裏的夢

宛若遊走的螢光 玉的夢

呵護住內心的光芒

照亮黝暗礦脈和亙古孤寂

也照亮每個人

心中深藏的那塊玉


玉出酒泉

玉是祁連山最美的女兒

粗獷的祁連山傾盡所有

為柔情似水的女兒

置辦了嫁妝

踏上兵家必爭的河西走廊

向西就是玉門關 祁連玉

是飛砂走石的那縷春風

漾著凍不裂的水色

仿佛慘烈歷史的一顆淚

仿佛沙塵暴中的一滴水 (下續)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October 7, 2021 at 10:45am

玉出酒泉

註定要引發曠世的驚艷

葡萄美酒夜光杯

沖淡了金戈鐵馬的肅殺

與祁連玉邂逅

激昂悲壯的邊塞詩

平添了幾分細膩圓潤

歷史的縱橫捭闔間

幸虧有玉的倩影閃過

讓讀史的目光不那麽乾澀

 

我觸到堅硬岩石中

最柔軟的部分

與祁連玉相遇 仿佛

與世界上的一切美好相遇

我看到了荒涼之上的滿天清輝

那是幸福安康,和平吉祥的象征

這一天,來到酒泉

跋千千山,涉萬萬水

這一天,來到酒泉

宛若嶙峋岩石流出的骨髓

玉 以石的緘默

講述大地的奧秘

讓我的肌膚煥發光澤


我知道,沒人有玉走過的路多

月光匝地。今夜,我在酒泉 

在綿延雪山和無垠戈壁之間

探索地質年代的寶貴饋贈

今夜,一萬朵曇花讓夜色綻放

祁連玉的純凈眼神

比曇花更深邃,更永恒

令蒼茫 霎間潮水般退去


玉屑飛濺,那是玉的呼吸

一雙雙雕刻歲月的手

指尖有著祁連山的溫度和心跳

用愛與創意,才能喚醒

這些曾沈睡大山的精靈


來到酒泉,群玉擁抱

讓每個人似乎都重返初戀

采玉者還走在采玉的路上

我和玉 一同走上

一條返樸歸真的道路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October 3, 2021 at 10:22am


“遺產旅遊”包括了對遺產價值的區隔和分裂的因素
:

(1)遊客與東道主對遺產的認知和實踐價值存在著差異。對遊客而言,到遺產地旅遊只是“客位性”的,而東道主則屬於“主位性”的。

(2)對於遊客來說,到某一個遺產地旅遊屬於“觀光”活動,而對於家園遺產的地方民眾來說,遺產成為他們的“展示”活動。

(3)由於遺產的所屬權發生了轉換,遺產地政府為了配合旅遊,迎合遊客的“時尚口味”而對遺產進行改造、裝飾等,使之成為名副其實的“創造遺產”的行為。對此,家園遺產的主人經常處於“失語”狀態。

(4)現代旅遊是以資本作為交換的活動。當資本的“中介”性質被突出和凸顯,並成為現代社會的扛桿,遺產便很可能面臨一場劫難。(彭兆榮,2017,“遺產旅遊”與“家園遺產”:一種後現代的討論,2007年9月,《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第27卷第5期/作者單位:(廈門大學人類學研究所)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21, 2021 at 7:05pm


愛的流注和善的美德

黃燦然認為影響他詩歌和生命最大的不是詩人或作家,而是佛陀和耶穌。他的詩歌深刻體現著愛的流注和善的美德,始終貫穿著一種仁愛、平等、利他的精神,所以,他無論寫人、動物,還是花草樹木,都寫得妙趣橫生,富有哲思。在詩人戴逢春看來,優秀詩人往往借助於花草樹木、日月星辰,大地天空、甚至“盛夏里的暖冬”,賦予它們相應的人格能量與情感密語,將生活、情意融入其中,黃燦然就是這樣。而黃燦然說道:“很多詩只是由各種幸運和各種巧合造就的。” 

詩人阮雪芳評論道:“在閱讀選擇上,讀者需要誠實而深刻的文字,揭示生存並給心靈以啟悟和撫慰,黃燦然進行的即是這種讓人信賴的寫作。”他在《自述》中說過“我突然想到,既是這樣,那麼我何妨就多做翻譯,把下半生都用來服務別人。這樣下了決定,便頓然輕鬆起來。這種一定程度的無我,反而使我看到世界的光彩,並順手變成詩。”

黃燦然的創作和翻譯是為他人而做,給人帶來安慰和力量,他的真誠,來自內心對文學之善的信仰,以及對這一信仰的捍衛,無論作為詩人、知識分子,抑或時代人,他的敏識和承擔,始終和他所翻譯的那些偉大的思想保持一致。這種彌足珍貴的價值向度,在他的詩歌寫作上,得到了具體的深化,他的詩歌擁有堅實開闊的質地,散發出直透靈魂的熱量,也許有人稱之為寬厚的悲憫。
(蘇琦《黃燦然:不朽事物的微光》2019年06月03日 深讀詩會[微信公眾號])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11, 2021 at 4:29pm

左秉隆·園多異木奇果編以成詩

林園小小樹叢叢,扇樣芭蕉塔樣松。

果熟蠻頭壓簷綠,花開火焰照窗紅。

饑猿引臂偷山竹,渴鳥攀枝啄水蓊。

豈獨檳榔高百尺,波羅蜜大與瓠同。


左秉隆: 字子興,於1881—1891年任駐新加坡領事,1907—1910年任駐新加坡總領事,前後駐節新加坡10餘年。左秉隆是清朝同文館的高材生,同文館是培養外語和外交人材的學府,因此左的英文很好,曾隨清使臣曾紀澤出使英國,任翻譯官。左秉隆是清政府中比較通曉外交事務的官員,他任職期間做了一些好事,如:關心華僑疾苦,阻止新加坡販運“豬仔”華工的活動;發動華僑募捐賑濟祖國自然災害;最為突出的是積極傳播中華文化。他辦“會賢社”,每月出題課士,宣傳儒家思想,成立“英語雄辯會”,每周辯論一次政治、社會、文化等問題。他還大力提倡中文教育,支持創辦義塾,加強華僑與祖國的聯系。左秉隆的所作所為頗得上司好評,華僑社會對他任內的政績也有相當贊譽。(見:http://sg-jiutishi.com/)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5, 2021 at 8:59p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27-28)


(廿七)


呼天喊地爺娘親,子蠻報恩親過身;

都講命苦衰過人,爺娘有靈冒激心。


(廿八)


你仔有命一條龍,話講青山愛保留;

轉日吾怕冇柴燒,有日變條過江龍。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3, 2021 at 10:49pm


春節添道美味:南洋炸香蕉

沙巴邦國最北鄉古達,也是馬來西亞最北鄉,有位從事酒店業的海南族人領導孫家謙甲必丹,今年收到海南島鄉親來訊:歡慶春節家中團圓飯,佳肴要添一道南洋美食,需要孫家謙給他找佐料,同時用視頻微信指導他們怎樣炸這道美食。進一步弄問清楚,原來是炸香蕉。這家鄉親之前到過古達省親,吃了沙巴的炸香蕉後念念不忘。可是,一直也很困擾:海南島也有香蕉啊,用面粉油炸後,怎麼就是軟趴趴的,一點也不像沙巴的香脆好吃。後來搞懂了,是佐料不一樣、用油不一樣的關係。炸香蕉在馬來西亞其實擁有”美食文化遺產“的地位,只是我們都覺得太尋常了。有時候走下一條街,有三間店就有三檔炸小吃。對我們本身是極普通。可是,對遊客來說,真難忘啊。
(原載2019年3月29日臉書)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June 2, 2021 at 7:22p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23-24)


(廿三)

亂世時局人驚人,吾知對方鬼系人;

生死關頭一線間,風吹草動作飛人。


(廿四)

戰機炮火四面攻,走死妹命兩頭踵;

門外風飄柴又濕,餓到一身發冷震。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