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Zola
  • Damansara Height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a Zola'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摘星

Gifts Received

Gift

Ra Zol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a Zola's Page

Latest Activity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夸西莫多·詩歌誕生於孤獨 詩歌誕生於孤獨,並從孤獨出發,向各個方向輻射;從獨白趨向社會性,而又不成為社會學、政治學的附庸。詩歌,即便是抒情詩,都始終是一種“談話”。聽眾,可以是詩人肉體的或超驗的內心,也可以是一個人,或者是千萬個人。相反,情感的自我陶醉只是回歸於封閉圈一樣的自我,只是借助於疊韻法或者音符的、隨心所欲的遊戲來重復那些,在業已退色的歷史年代里他人早已製造的神話。(1959年夸西莫多諾貝爾文學獎獲獎演說)"
Jul 21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散文詩:現代·繁複·延伸…"
Jul 16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藝術 紅系列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她眼中的世界 追隨感官 1.6 什麽是散文詩? 丁威仁《不存在的幽靈文類~「散文詩」定義再商榷》 陳志澤·歡慶與沈思——中國散文詩百年 短評什麼是散文詩? 李長青《躍場:台灣當代散文詩詩人選》 2020年9月22日臉書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I 埃及古詩:尼羅河頌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II 埃及新王朝時期的情歌 愛墾網《散文詩專頁》III 埃及古詩 阿頓頌詩…"
Jul 14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下》

沈默是金的夢 冬天的狗咬著我的笑容。它在橋上。我赤裸著,戴著一頂有花朵的帽子,也拽走我那戴著一頂枯葉帽子的裸屍。 我有過很多愛人——我說,然而最美麗的是我在鏡子那邊的愛人。 復原的詞語 希望一個世界被語言發掘,有人歌唱於沈默形成之地。他即將證明那並不是因為狂暴的大海存在,也不是因為世界存在。因為那個原因,每個詞語說出那更多額外附加的東西和另一件事情。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 是拉丁美洲阿根廷很有才氣的一位女詩人,她的作品多為短小精致之作,屬於冥想和眩暈,反映了詩人的獨特視界,深得帕斯、科塔薩爾等著名詩人作家的好評。See More
Jul 7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中》

《名字與身影》 充滿陰影的童年之美,那在啞默的、令人愉快的手腕之間無法原諒的悲傷,雕像,我與我那色情的洞穴之間所進行的雙重獨白說出的事物,海盜們埋在我的復數的第一人稱裏的財寶, 另一件沒有期待的事情就是音樂和樹葉,那在背叛的形態中振顫的受難的樹葉,同時太美麗的本質從本質中來臨。 我們嘗試過原諒我們所做的事情,想象中的冒犯,幽靈般的失誤。通過霧靄,通過任何人,通過陰影,我們期待過。 我想要去做的事情就是尊重我的陰影的擁有者:那去除所有的名字和身影的人。 《水的黑暗》 我傾聽那落在我夢中的共鳴之水。話語猶如我傾灑的水落下來。我的眼裏畫著我眼睛的形態,我遊動在我的水域中,我說出我的沈默。我徹夜希望我的語言設法來形成我。我想到那朝我吹來的風,留在我內心裏。我徹夜行走在陌生未知的雨下面。它們把一種形式和幻景的徹底沈默賦予我。而你猶如惟一的鳥在風中荒涼地疾飛。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 是拉丁美洲阿根廷很有才氣的一位女詩人,她的作品多為短小精致之作,屬於冥想和眩暈,反映了詩人的獨特視界,深得帕斯、科塔薩爾等著名詩人作家的好評。See More
Jul 6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藝術 Body Painting Arts

"皇泯·又回到草原 又回到草原。 那是二十年前,紅鬃馬,已啃食了我嫩綠的年歲。 生命,被霜染白。 金黃色的夕光很漂亮,然而草也金黃,嚼不出水汪汪的韻味。 蹄印, 窩藏的回想, 再也揚不起風。 又回到草原。 那是巴盟烏拉特後期,並不遙遠的起伏線,是沙漠的脊背。 我們從沙峰下往上走,留不下腳印;我們從沙峰上往下遊,僅僅只是沙脊背上的幾顆汗珠。 沙被風卷走了,沙又被風卷來。我們卻不如沙,一粒小小的沙。 又回到草原。 那是一次自費旅行,草原上根本就看不到路,草原上只有草。…"
Jul 4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李佩甫·處處是身分,處處是等級和矜持。 國的婚禮十分隆重。結婚這天,縣委書記大老王是“月老”;市里的主要領導都來了。縣里的更不用說,有些“身分”的全都跑來祝賀。人們衣冠楚楚,面帶微笑,連婚禮儀式中的逗趣地也是溫文爾雅的。處處是身分,處處是等級和矜持。人們笑著,笑著,笑著。國也裹在西裝里與人們握手、點頭、微笑。女人“燦爛”地在人們眼前炫耀著她的服飾和高貴,不時“咯咯”地浪笑。而國卻像是在夢…"
Jul 4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藝術 紅系列

"皇泯:水走的路,人走不了 人和巷,是一條麻石小巷。麻石是路面,麻石下面是陰溝。 人在麻石上走動,不頂著太陽,也要頂著月亮,天黑,還要舉著一路燈,以示光明。 水在陰溝裏走動,長年累月不見光,情願摸索著趕路。 人走過去了,又走回來; 水走過去了,再也不回頭。   人的腳印就這麽翻來覆去,把一條麻石小巷踩得一大把皺紋。 水則不留腳印,一路順流的走向——湖泊——江河——大海…… 人走的路,水不走…"
Jul 2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柯羅連科散文詩《火光》 很久以前,在一個漆黑的秋天的夜晚,我泛舟在西伯利亞一條陰森森的河上。船到一個轉彎處,只見前面黑魆魆的山峰下面,一星火光驀地一閃。 火光又明又亮,好像就在眼前…… “好啦,謝天謝地!”我高興地說,“馬上就到過夜的地方啦!”   船夫扭頭朝身後的火光望了一眼,又不以為然地劃起槳來。 “遠著呢!” 我不相信他的話,因為火光衝破朦朧的夜色,明明在那兒閃爍。不過船夫是對的:…"
Jul 2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黑系列

"李佩甫·梅姑梅姑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不曾見她怎樣打扮,出門便亮了一條村街。梅姑夏天是村人的蔭涼,冬天是村人的火盆,無論走到哪里,總扯了年輕漢子的眼珠滴溜溜轉。梅姑白,白得有色有韻;梅姑眼大,大得有神有彩;梅姑的頭髮黑,黑得有亮有姿;梅姑走起路來柳腰兒一閃一閃,無風自擺,饞得人眼兒小廟似的。(李佩甫《無邊無際的早晨》)"
Jul 1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賞析柯羅連科的散文詩《火光》 當你陷入山重水復疑無路的境地時,該怎麽辦?是向困境投降,還是迎難而上?柯羅連科告訴了我們一個肯定的答案: 循著心中的火光努力前行,你就會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  短短幾百字的散文詩《火光》,以優美的筆調,描繪出深遠的意境和深刻的哲理。一個漆黑的秋夜,作者沿著一條陰森險惡的河流泛舟,忽然看到,前方的火光:“驅散黑暗,閃閃發亮,近在眼前,令人神往。乍一看,再劃幾下就到了… …其實卻還遠著呢!”…"
Jul 1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上》

《夜間的歌手》 那死於她藍色衣裙的人在歌唱。死亡對沈醉的太陽的沈浸歌唱。她的歌聲裏有一件藍色衣裙,有一匹白馬,有一顆發出她死去的心跳回音的紋身的綠色之心。暴露在一切毀滅下面,她在一個就是她自己的被誤導的少女旁邊歌唱:好運的護身符。不顧嘴唇上的綠色霧靄和眼裏的灰色寒意,她的嗓音腐蝕那展開在玻璃杯所尋找的渴意和手之間的距離。她歌唱。 在《馬爾多蘿之歌》的一章裏 我的衣裙下面,一片長滿愉快的孩子般的花朵的田野,隨著子夜而燃燒。 當我寫下大地這個詞語時,光芒就流動在我的骨頭中。詞語隨著灑上香水的動物而出現;悲哀得就像它自己,自殺;它猶如一個太陽的朝代向我飛來。阿萊杭德拉·皮薩爾尼克(Alejandra Pizarnik,1936-1972) 是拉丁美洲阿根廷很有才氣的一位女詩人,她的作品多為短小精致之作,屬於冥想和眩暈,反映了詩人的獨特視界,深得帕斯、科塔薩爾等著名詩人作家的好評。See More
Jul 1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藝術 Body Painting Arts

"馮明德《散文詩》如何應對網絡的衝擊?網絡是雙刃劍,一方面對散文詩文體的普及,有著積極的推動作用,另一方面對散文詩藝術品位的提升,又有著消極的危害作用。《散文詩》要正視網絡,而不是鄙視網絡,要重視網絡,而不是輕視網絡。首先要了解、認識網絡,知根知底,其次要適應、運用網絡,取長補短。《散文詩》要在將原有紙媒辦得更精更美的前提下,充分發揮、有效利用網絡的優勢,采取開網頁、建網站等形式,拓展《散文詩》更廣闊的市場。新世紀以來,我們已與清華大學、龍源期刊網、博看網等網站合作,有效地利用了網絡資源,目前,又…"
Jun 29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銀系列

"馮明德:《七隻笛孔洞穿的一支歌》這是我在北京讀書混文憑時,花了近2年時間泡在淚和酒中、熏著劣質煙草,為失蹤的胞弟創作的第一部長篇散文詩集。散文詩界泰斗耿林莽先生這樣評價:“全詩以《港灣》《尋源》《纖痕》《林濤》《血海》《覆水》《水謠》七章組合,並非“報告體”式的報道過程,而是以濃郁抒情的深沈進行詩化的敘事,將出發、遠航、穿越林海、溶入民俗,直至悲壯沈淪的全過程,似斷實連,跳躍性的結構組合起來,無刻板枯燥支離破碎的弊端,而有渾然一體和諧完整的畫面推移、意境轉換、…"
Jun 29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黑系列

"皇泯:給攀登的欲望,補一補鈣 我今生最大的夢想是爬那座山。 那座山太高,攀登的欲望患了心臟病,西藥治不好,中藥難得熬。 我太想爬那座山了,一想就血壓升高。   二十年前,我來到那座山下。 獅泉河冰封了。一位十八歲的藏族兄弟的熱血在冰凍前,戴走了本該借給我的皮衣皮褲皮帽皮手套。 我的淚,凍僵了。   十七年前,我的攀登計劃到了那座山上。 銀行存折空了。三歲女兒老是到鄰居家遙控電視,鄰居家的小孩不自由了,鄰居家的大人也不自由了。妻子說,自家買一臺電視就都自由了。 我的盤纏,被遙控…"
Jun 28
Ra Zola commented on 就是冷門's photo
Thumbnail

人體彩繪藝術 紅系列

"皇泯:還有一秒鐘,我就淹死在黃河裏 一九八五年冬,我獨自來到黃河邊,來到中國地圖上那個“几”字的最上方。 第一次踩到了黃河鬆軟的河床,我當然要留下一個光輝形象。 相機放在石塊上,石塊放在行旅包上,行旅包放在土堆上。墊高的鏡頭,對準河岸邊的枯樹枝—— 速度。光圈。焦距。自拍。快門。 我,蹲在枯樹枝站立的地方。 也許黃河太偉大了,唯有蹲下才能拍到我渺小的影像。 快門在眼前一響亮,河岸在身後一轟隆…… 後面的腳印,被崩裂的泥…"
Jun 28

Ra Zola's Blog

散文詩選 (法)夏多布里昂《美洲之夜》

Posted on June 9, 2021 at 5:06pm 0 Comments

一天傍晚,我在離尼亞加拉瀑布不遠的森林中迷了路;轉瞬間,太陽在我周圍熄滅,我欣賞了新大陸荒原美麗的夜景。

日落後一小時,月亮在對面天空出現。夜空皇后從東方帶來的馨郁的微風好像她清新的氣息率先來到林中。孤獨的星辰冉冉升起:她時而寧靜地繼續她蔚藍的馳騁,時而在好像皚皚白雪籠罩山顛的雲彩上棲息。雲彩揭開或戴上它們的面紗,蔓延開去成為潔白的煙霧,散落成一團團輕盈的泡沫,或者在天空形成絮狀的耀眼的長灘,看上去是那麽輕盈、那麽柔軟和富於彈性,仿佛可以觸摸似的。…

Continue

馬致遠 [雙調] 夜行船·秋思

Posted on June 6, 2021 at 5:00pm 0 Comments



百歲光陰如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來,明朝花謝,急罰盞夜闌燈滅。



[喬木查]縱荒墳橫斷碑,不辨龍蛇。




[慶宣和] 投至虎蹤與兔穴,多少豪傑。鼎足雖堅半腰裏折。魏耶?晉耶?




[落梅風] 天教你富,莫太奢。沒多時好天良夜。富家兒更做道你似鐵,爭辜負了錦堂風月。




[風入松] 眼前紅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車。不爭鏡裏添白雪,上床與鞋履相別。莫笑巢鳩計拙,葫蘆提一向裝呆。




[撥不斷]…

Continue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下》

Posted on May 31, 2021 at 8:30pm 0 Comments



沈默是金的夢



冬天的狗咬著我的笑容。它在橋上。我赤裸著,戴著一頂有花朵的帽子,也拽走我那戴著一頂枯葉帽子的裸屍。




我有過很多愛人——我說,然而最美麗的是我在鏡子那邊的愛人。






復原的詞語…


Continue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中》

Posted on May 30, 2021 at 8:30pm 0 Comments

《名字與身影》



充滿陰影的童年之美,那在啞默的、令人愉快的手腕之間無法原諒的悲傷,雕像,我與我那色情的洞穴之間所進行的雙重獨白說出的事物,海盜們埋在我的復數的第一人稱裏的財寶,




另一件沒有期待的事情就是音樂和樹葉,那在背叛的形態中振顫的受難的樹葉,同時太美麗的本質從本質中來臨。




我們嘗試過原諒我們所做的事情,想象中的冒犯,幽靈般的失誤。通過霧靄,通過任何人,通過陰影,我們期待過。




我想要去做的事情就是尊重我的陰影的擁有者:那去除所有的名字和身影的人。…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