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Zola's Blog (342)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六日

今天起有一個多月的農暇,若不是耽於要看看書沒有旅行去,恐怕一整天儘在外頭滫雨了。整天下著小雨。小雨是令人喜愛的,屋瓦上的雨聲細碎得一點兒也不覺得嘈雜,而簷滴則淅瀝分明。一頁書十數行的字,彷彿是一面簷霤十數行的水滴,越發覺得窗外窗裏,渾然相應。滴了一整天的簷滴,翻了一整天的書。一整天下了幾公釐的雨?讀了幾公釐的字?…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28, 2019 at 3:35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五日

上午犁土覆蓋番薯藤,撿了不少番薯。…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27, 2019 at 6:42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三日

一整天裏把剩餘兩分地番薯給割、犁、收了,踏進家門,早已不見人面。

幸喜這一、兩天都沒有下雨,自今晚起下雨也不礙事了。這一季,番薯的收成還算順利,價錢也不太壞。明天再出兩車貨,這個月份便沒事做了,可以好好地到外面去走走,或是去訪山或是去訪海,不然在家好好地讀幾十本書,寫點兒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11, 2019 at 9:47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四日

今天早晚各出了一車番薯,今年番薯的收成總算完畢,這八分地就讓它空著,好歇歇地力,待明年春雨來時,再耕種了。下月底或下下月初再收了另甲二地番麥,可就跟松鼠一樣,儲足了糧草,好過冬了。

下午在摘番薯蒂的時候,有一對長眉鳥(鳥書叫小彎嘴畫眉)來到牛滌後那一帶灌木叢中,一前一後,相隔大約幾丈遠,互相呼應,在前的呼兩聲ㄍㄨㄧˊ──ㄍㄨㄧˊ──,在後的就應兩聲ㄍㄛ──·ㄍㄛㄍㄛˊ──ㄍㄛ──·ㄍㄛㄍㄛˊ──。我試著學那前面的一隻呼,可是後面的一隻卻不應,大概我學得不像,或者那裏有破綻,給認出來了。這種鳥,無論形狀鳴聲都大有森林味,很難得一見,永遠藏在茂密的叢雜之間。我最愛聽牠們呼應,尤其那應聲,幾乎把整個森林即刻搬了過來了似的,大有置身密林中之感。住在都市中的人養鳥,聽籠裏鳥鳴,而不覺得彷彿置身在林中野外,單只覺得好聽,便真是白養白聽了。聲音之能幻化,無如鳥音。…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8, 2019 at 6:48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二日

昨天下午從曠野中回來,趕犁了已割藤的兩分地番薯,昨晚摘蒂摘了一車份,今早一早趕往鎮上出貨,回到家已是頂半晡,又摘了另一車,向晚前再出一趟貨。

上午睛,下午陰,涼甚,氣候確是在轉變。

晚上自鎮上回到家來,只見黑暗暗的屋簷下,有一星點般紅紅的火,花狗伏在庭尾,直等著牛車進了庭,方纔起來搖尾蹦跳,還汪汪的吠著。停了牛,紅火點往上浮了起來。這月黑星暗之夜,簷影下黑壓壓的實在看不清。正納悶著,聽見叫我名字的聲音,原來是一位族兄,怪不得花狗伏在庭尾,見了我還吠,就為簷下有人。…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3, 2019 at 8:17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一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3, 2019 at 7:05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1, 2019 at 9:36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九日

將收成過四分地的番薯藤,犁土蓋覆,花了一整上午的時間。自己撿了不少番薯,可吃上一個月。那些小孩子們一直沒再來,也許都放牛去了。牧童與牛是田野間不可缺的風景。

下午又下了一陣西北雨,沒有前天那麼大的氣勢。在家裏看書,聽雨點密密地打在屋瓦上,嫌過分急驟。雨聲之美,無如冬雨。冬雨細,打在屋瓦上幾乎聽不出聲音,匯為簷滴,滴在階石上,時而一聲,最饒韻味。…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11, 2019 at 12:02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八日

昨天所摘的番薯分兩車出,昨日黃昏時出了一車,今早日出前出了一車。今天又辦了點兒貨,還特地買了幾個中秋餅,回來時已將近晌午。

今早一覺醒來,發現天氣晴朗得可愛,一整個早晨和上午,風和日麗,就覺得萬分的快意,但願今夜中秋月圓,萬家千里共嬋娟!可是一過了午,雲翳冉冉而生,不免十分耽心,生怕掃興。平生不知賭博為何物,此時對於今夜晴陰的關心,卻宛然有賭博感,即一種在未知數之前的焦慮與懸宕之感。不論有月無月,清除內外總是不會錯,因此徹裏徹外清掃了一遍;一週前剛清理過,實在也沒什麼可清理的。

拿了把鋤頭,在剛犁了的番薯地裏挑了一段地,疃平了,鋪了麻布袋,上面再加了一張草蓆子,我準備在田中央賞月;這裏視野開曠,從東北角的大武山逶迤直到正南的蜈蜞嶺,盡收眼內,任何光體從山後昇起,都出不了視界。…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5, 2019 at 3:31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二日

農人的特徵在於有個純樸的心,因有一顆純樸的心,纔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含哺而熙,鼓腹而遊,而不奢求,不貪欲,過著無所不足,勞力而不勞心的安詳生活,而和田園打成一片。一旦失了純樸的心,則奢求貪欲,無所不用其極,便過著不饜足,勞力又勞心的不安詳生活,不止和田園不能打成一片,還成了田園的榨取者、奴役者,田園將不堪凌虐,逐漸死去。…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rch 31, 2019 at 1:15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一日

置身在這綠意盎滿的土地上,屈指算來也有足足的兩年了。這兩年的時光已充分將我生命的激盪歸於完全的平靜,可謂得到了十分的沉澱和澄清。在過往的日子裏便蠢蠢欲動,想拿起筆來記下這至福的生涯,但是正沉浸間,生命吸飽了這田園的喜悅,反而如醉如癡般,幾度拿起筆來,幾度無法寫出一個字。可是不能一味如此感激下去,起碼得勾勒出幾筆素描。我得振奮起這一枝筆來寫,在一天裏,雖即不能從這整個生涯的喜悅裏完全清醒,也得半醒半醉地抽出幾分鐘時間盡力寫一點兒。

真巧今天是秋季來臨的第一日,事前也不曾選擇,卻在秋季剛到的同一日開始了這本田園日記。秋,本就合人喜愛;秋,緊接在炎夏之後來到,有誰能不愛?何況秋季是成熟的季節,這田園裏的住民,更是愛秋過於春了。…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24, 2019 at 5:29pm — No Comments

何欣·評析《田園之秋》

初讀刊於去年四月出版的「文學界」第二集中「田園之秋」時,便被那質樸凝鍊的文字迷住了,彷彿很久很久沒有讀過這樣樸實無華但具浸透力的文章了,讀之自然難以釋手。作者陳冠學的名字,也是初見。是位年輕的後起之秀嗎?不像,除了老練的文字之外,文章中表現的思想與生活態度似不是初出茅廬者所能望其項背的;是位老作家嗎?怎麼沒有聽人提起過他呢?有些納悶。很久之後,偶遇葉石濤兄,便問他知道不知道「田園之秋」的作者陳冠學先生何許人也,葉先生說他已不再年輕,是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的,教過書,也出版過書,現在正過著真正的農夫的田園生活。哦,原來如此,難怪他寫的農夫生活能讓人覺得不是空洞吶喊而是首能動人心弦的歌。再後又有機會重讀「田園之秋」,而且是通篇讀完的。我個人讀書除不求甚解外又乏耐性,對讀過的文章,如乏特別吸引人的力量,總不能逐句逐段讀第二遍,但對「田園之秋」,的確真心誠意讀過第二遍。讀它時,我想起十九世紀英國小說家兼散文家喬治.基新(George Gissing)的「四季隨筆(The Private papers of Henry…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20, 2019 at 10:2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八日

我很懷疑我自己,沒有雞啼聲,是否能夠生活得下去?夜半夢迴,沒有雞啼聲,將是怎樣的一種落索!晝日漫漫,沒有雞啼聲,將是怎樣的一種慵懨!對我來說,實在不可一日無此君!比方今天上午,臨窗讀書,公雞帶了母雞來到窗下喔喔地啼,只隔著一扇窗,啼聲金聲玉振,響遏行雲。或如下午,牠帶了母雞在空田中啼,啼聲悠然邃遠,不由闔書諦聽,心為之傾,神為之引。若有人問我,在禽類中,最愛那一種?我將毫不猶豫地答道:平生所愛莫如雞。孔雀美嗎?美!畫眉好聽嗎?好!但是公雞更美好。孔雀不及公雞的英姿煥發,畫眉不及公雞的高唱入雲。

單記錄公雞的啼聲是很不公的。老楊桃樹正站在窗外西北角,枝條直伸到窗邊,每天至少有青苔鳥(綠繡眼)群來過三、四回。手把一卷詩,樹下聽青苔鳥的細碎鳴聲,比波斯詩人奧珈瑪艷的詩卷加麵包、酒,美人還更寫意。…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9:16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十七日

一覺醒來,簷階悄然無聲,雨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停了。公雞在低聲咯咯著,似乎帶了母雞剛下地來。照例是公雞起得最早,不論曙光怎樣稀薄怎樣掂手躡腳地溜進冥色中來,牠都能覺察得到。可是當牠跳下地來之時,牠還是在夜盲之中,大概還得待十幾分鐘,纔稍微辨認得出近身之處。此時牠一直在那裏低聲咯咯著,還不曾走開。屋裏還是烏黑黑的,只有向東的窗邊透著一點兒白。摸黑洗了臉面,打開門走出去,蜈蜞嶺上剛透出一小片魚肚白。山嶺有似一道黑牆,正圍在庭東似的。較遠處還看不見,可見的近處景物則宛似從濃黑中浮出來的一般。果然,公雞和母雞浮出在牛滌角邊,赤牛哥則全身還沉沒在濃黑裏,只浮出了個臉,沒有角。但是東方的魚肚白越發地擴大了,眼前的景物越發地浮了出來了,一分分一寸寸,終於都全露出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9:15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七日

摘了一整天的番薯蒂。…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8:58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六日

農忙時,有時幾乎連停下來換口氣都不能。另兩分地的番薯已不能再耽擱,今天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一口氣割了藤,犁開來,攏成堆,待收工時,日頭已落,天色早已暗,土蜢早已開洞門振鳴許久了。

幸好這幾天都或晴或陰,雖或密雲而不雨,要不然,拖泥帶水,是無法收番薯的。看樣子明天免不了有場豪雨,初秋是多雨的季節。後天便是中秋節,只怕惡劣到要在風雨中過,語云:月到十五光明少。但願明天來場豪情的西北雨,把近日的份下盡,好讓後天一整天一整夜日朗月明。

只覺滿身乾燥,紛粉的,臉上、手上、腳上,盡被塵封。人在活動中居然還被塵封,難怪靜物無抵抗,會怎樣被埋沒了。…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8:56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五日

為了愛惜牛隻,凡是拖重載,大抵都是趁早晚趕車,以免炎日。昨夜出了南門,吃過一個紐橙,倒頭便睡,空車顛簸著,睡夢中彷彿在母親的搖籃裏一般。也不知道經過了多久,只覺搖籃停擺了,睜開眼睛一看,早到家了。赤牛哥文靜地挑著車軛站著,只不時揮著尾巴;花狗繞著牛車轉,直搖尾,一邊哼哼作響,表示牠內心裏的歡喜。

給赤牛哥卸了軛,牽進牛滌,放了草,走進田裏繼續我摘蒂的工作。天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晴了,一輪向圓的明月已斜西,屈指一算,今天是八月十一日,還有四天便是中秋了。

土蜢的夜鳴似乎到了尾聲,越來越稀薄,原先把月光震得顫動著似的,此時漸覺定著下來,但卻發覺不知是誰在給整片緩緩的曳著走。…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8:55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四日

天剛破曉,烏鶖便在田邊小溪畔一棵檳榔樹梢上直叫著:「吃酒,吃燒酒!」一早便要吃酒,真是酒鼈!其實烏鶖是種莊重有威嚴的鳥,穿著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長長的尾羽,末端分叉,往外反曲,活似一支船錨;在初秋的此時,由於換羽,尾羽往往形成三層對鈎,竟像年輕姑娘穿著三層襇裙,樣子不免有幾分滑稽。烏鶖的嗓門很好,音質宛似片鋼琴,尤其吹口哨,可以說天下無雙。而牠那強烈的地盤觀念,不允許有體積比牠大的外客侵入,倒成了小鳥們的天然護衛,為一方重鎮,真教人起敬!因了這樣的性格,喜鵲、烏鴉、厲鷂(北方人叫老鷹),往往成了牠猛烈攻擊的對象,農人因此視牠為益鳥,百般優寵,從不加害。水田有鷺鷥,旱田有烏鶖,一白一黑,同為農莊的象徵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8:52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初秋篇·九月三日

這秋來的第三天,我還沒有意思想著下田做活,很想再到田園間徜徉個一天半天;前兩日的優遊不惟興未盡,反惹起興致更旺。但是我沒有真的出去。我留在家裏,想查察秋到家來。秋是到家來了,家裏頭顯得澄澄的靜,再沒有夏日蒸蒸的翕了。南國的田野裏雖是看不到,在家裏卻隱隱的有葉落之感了。靜靜的坐在斗室裏,彷彿枯葉正飄落在屋頂,正從窗邊輕輕的下著。在家裏,這是一年裏一段安詳的時節。

時間緩緩地過去,從窗內明暗的變換,可覺知太陽的高度。這三天裏一直是晴朗的天氣,連這一幢平屋,也默默地表示十分的滿意。…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8:50pm — No Comments

葉石濤·田園之秋(代序)

大約在光復前後的時候吧;從古代西拉雅族盤據的鹽分地帶,有幾十家沒有土地的農戶,成群結隊的,為了找尋一塊乳與蜜流瀉的地方,老遠跑到潮州附近的新埤,就在這荒蕪的地方落了戶。我說乳與蜜流瀉的地方,其實是近似諷刺的話,可憐新埤這地方倒相反,可說十足的不毛之地;由於是灌溉不方便的一片沙磧地,因此所有篤實的農家都敬而遠之,可能連正眼也不看它一眼,這實在是傷心之地。雖然如此,連這樣沒人要的土地也已有了兩個客家人的先住部落奇蹟似地,頑強地黏住土地生存了下來。這些後到的西拉雅族的後裔也就在這裏紮了根,建立了福佬人的部落,從此和客家人和睦相處,就在這瘠薄的土地上討生活。

新埤的這一塊土地為什麼開放給窮苦人家去開墾,這事情的顛末我不太清楚,也許是糖廠招不到工人去開墾的關係吧?反正,在台灣這樣人口稠密,耕地有限的地方,發生了這樁事兒,實在是絕無僅有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17, 2019 at 7:2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