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Zola's Blog (400)

散文詩選 (法)夏多布里昂《美洲之夜》

一天傍晚,我在離尼亞加拉瀑布不遠的森林中迷了路;轉瞬間,太陽在我周圍熄滅,我欣賞了新大陸荒原美麗的夜景。

日落後一小時,月亮在對面天空出現。夜空皇后從東方帶來的馨郁的微風好像她清新的氣息率先來到林中。孤獨的星辰冉冉升起:她時而寧靜地繼續她蔚藍的馳騁,時而在好像皚皚白雪籠罩山顛的雲彩上棲息。雲彩揭開或戴上它們的面紗,蔓延開去成為潔白的煙霧,散落成一團團輕盈的泡沫,或者在天空形成絮狀的耀眼的長灘,看上去是那麽輕盈、那麽柔軟和富於彈性,仿佛可以觸摸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9, 2021 at 5:06pm — No Comments

馬致遠 [雙調] 夜行船·秋思



百歲光陰如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來,明朝花謝,急罰盞夜闌燈滅。



[喬木查]縱荒墳橫斷碑,不辨龍蛇。




[慶宣和] 投至虎蹤與兔穴,多少豪傑。鼎足雖堅半腰裏折。魏耶?晉耶?




[落梅風] 天教你富,莫太奢。沒多時好天良夜。富家兒更做道你似鐵,爭辜負了錦堂風月。




[風入松] 眼前紅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車。不爭鏡裏添白雪,上床與鞋履相別。莫笑巢鳩計拙,葫蘆提一向裝呆。




[撥不斷]…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ne 6,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下》



沈默是金的夢



冬天的狗咬著我的笑容。它在橋上。我赤裸著,戴著一頂有花朵的帽子,也拽走我那戴著一頂枯葉帽子的裸屍。




我有過很多愛人——我說,然而最美麗的是我在鏡子那邊的愛人。






復原的詞語…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31,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中》

《名字與身影》



充滿陰影的童年之美,那在啞默的、令人愉快的手腕之間無法原諒的悲傷,雕像,我與我那色情的洞穴之間所進行的雙重獨白說出的事物,海盜們埋在我的復數的第一人稱裏的財寶,




另一件沒有期待的事情就是音樂和樹葉,那在背叛的形態中振顫的受難的樹葉,同時太美麗的本質從本質中來臨。




我們嘗試過原諒我們所做的事情,想象中的冒犯,幽靈般的失誤。通過霧靄,通過任何人,通過陰影,我們期待過。




我想要去做的事情就是尊重我的陰影的擁有者:那去除所有的名字和身影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30,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董紀平 譯·阿萊抗德拉·皮薩爾尼克散文詩《上》



《夜間的歌手》




那死於她藍色衣裙的人在歌唱。死亡對沈醉的太陽的沈浸歌唱。她的歌聲裏有一件藍色衣裙,有一匹白馬,有一顆發出她死去的心跳回音的紋身的綠色之心。暴露在一切毀滅下面,她在一個就是她自己的被誤導的少女旁邊歌唱:好運的護身符。不顧嘴唇上的綠色霧靄和眼裏的灰色寒意,她的嗓音腐蝕那展開在玻璃杯所尋找的渴意和手之間的距離。她歌唱。






在《馬爾多蘿之歌》的一章裏…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27, 2021 at 8:30pm — No Comments

染織展示草木精魂:志村福美散文集《一色一生》

她在日本被譽為“人間國寶”,以染織展示草木的精魂——志村福美散文集《一色一生》首次國際授權花落上海人民出版社光啟書局



近日,上海人民出版社·光啟書局與拙考文化共同推出了日本染織藝術家、“人間國寶”志村福美的首部自傳性散文《一色一生》。本書是光啟書局關注藝術設計…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May 15, 2021 at 11:30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七日



  桂花開了幾日,不知幾時又歇了。早晨走出庭,忽憶起桂花香,這纔覺察到幾許的花又盡了。真正桂花信,要到十一月初十以後,那時全樹沒一處不著花,比天上的星星還多,這樣的旺盛花期,要直開到明年三月底纔歇。這回的小花期,顯明的是大花期的一個序引罷了。…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February 27, 2021 at 9:18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一月一 晚秋篇

朦朧中聽見窗外有人高聲喊:「起(ㄎㄧˋ)呀!起呀!」以為南邊那位族兄來找,睜開眼,纔知道不是人聲,分明那是停在老楊桃樹梢上的一隻畫眉。一骨碌跳下牀來,畫眉還一直「起呀!起呀!」高叫著。「起來啦!起來啦!」我在窗內回答牠說。「起呀!起呀!」畫眉仍舊高聲叫著。好嘹亮的鳴聲喲!好大的嗓門!走到廳中看壁鐘,居然是七點十分,日頭雖未及三竿高,一竿半總已有。打開廳門,不敢走出去,惟恐牠飛了。坐在書房裏聽,不多時,牠換到木棉樹那邊去了。走出庭來,晨曦顯得薄弱,彷彿朝日還未曾睡醒似的,只半張著惺忪的眼瞼;這光影下卻是另一種景色。不多久,畫眉又換到木麻黃列樹這邊來了,還一直高叫著:「起呀!起呀!」怪牠今天不唱歌,只叫人起呀起呀!一整個早上都是牠的呼聲。我猜牠是見我這許久來廳門都一例晏開,今天牠忍不住了,特地來給我叫一個早上。後天起,就恢復往常的作息了,那有那麼多番麥收成,教我成了一個長年晏起者?…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0:16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三十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九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22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八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21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五日

昨晚沒能到南邊為新嬰賀喜,今日一早便帶了小銚鼓去。



  今日依然是晴日,只到向晚前雲靄起,微陰。



  本日番麥只出一車份,仍是族姪媳婦幫我採摘,族姪幫我收袋裝車,晡時之前,便準備停當了。日落前吃飯嫌早,還是空著肚子出車。…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8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四日

 又是個大晴日,一早便聽見藍磯鶇在空中晨唱,一分鐘後溪邊叢薄中又有白腹秧雞聒噪。



  從空田中將牛哥牽回牛滌拴了,在屋內看書,雲雀的歌聲從四面八方傳進來。這些天上的歌者,禁不住歡悅的心情,熱烈地唱起這個美好季節的主題曲。擡起頭來,傾聽了幾分鐘,再也忍不住,將書本闔了,走出田野去。



  早晡的陽光,一絲絲像金色的琴絃,彈撥出金質的聲音,既耀眼又盈耳。仰頭環望,可見到八隻雲雀,高懸在藍天上;遠處看不見的,仍可聞見牠們的歌聲。田地上,荒野上,各色各樣的草花,或黃,或紅,或白,好像是張著千千萬萬隻的小耳朵,正在傾聽光絃的金音,燦爛的遍開著。真是一個絢麗的早晡啊!…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6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三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6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二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6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一日

大概是半夜過後醒來,聽見貓頭鷹在老楊桃樹上鳴,不覺吃驚。鳴聲歇了,剛剛鬆了一口氣,忽聞麻雀慘叫,只叫了兩聲,一切又歸於闃靜。不免感到一陣強烈的惻隱,但這是不可定是非的,這便是我們的世界,我們的生物世界,一切如如,而無可如何!當那一天到來,人人都是那隻麻雀!儘管低著頭看你的花,吃你的飯罷!擡起頭惶惶顧望,你說,豈不是多餘的嗎?



  一早打開門,第一件事便是去看木瓜葉柄上的雨珠。出奇地發現,跟昨日黃昏時,好像是前後兩秒鐘間的事,雨珠文風不動,顆顆大小悉如原樣。可見昨夜一夜沒一絲風,而空氣的溼度也一直在飽和點上。…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4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二十日

 南邊族親的番薯收到這一邊來了,我過去踏勘了一下,二十三日可收完。商人說要接下去收番麥。這樣的話,我得在二十四日採收。下午搬出了麻布袋,將希的破的仔細的補綻一過,天黑前完了工。



  今天天氣又往秋深處轉了一層,一早便下了一陣微雨,整天陰沉沉的,傍晚時又下了一陣微雨。黃昏時補完了麻布袋,出得庭面路上散步,見庭左路右一棵纔一人高的木瓜樹葉柄下綴滿了雨珠,整棵樹一層層對稱著,煞是好看。數了數,少者十三顆,多者至二十五顆。記住了那雨珠最齊整最多顆的一柄,還約略測了測它的直徑,要看明早有何變化。



  正數著木瓜柄下的雨珠,聽見高空上喊臺語「庇佑」的聲音,那是小環頸鵆。擡起頭來看,果見一隻小環頸鵆在我的左上方,向東南投擲般飛去。我目送牠遠去,口計大約十一、二秒一鳴,飛距可滿一里,速度委實驚人。…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4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九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4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八日

早讀方半,天色已經大明,聽見老楊桃樹上傳出低迷的暈鳴,像日月的光暈一般的一種聲暈,那是小斑鳩。「你這小東西,今早可晏起啊!」我的心上不由的又流出一派愛意。…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3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七日

  自今天起,我敢斷定南臺灣已正式進入了美麗的晴季,氣溫是一道不可跨越的界限,也是一個不可侵的分域,雨季就此結束了,最多這幾天裏再下一小陣告別式的小雨,雨季就杳然的過去了。該怎樣來過我這美麗的半年日子呢?我知道此後在屋內的時間會少了,在屋外的時間會多了,外邊的吸引力將隨著秋深而越發加強,書本的吸引力將一日日越來越抵敵不住,白晝看書的時間將會越來越少,直到完全移入夜晚,而侵入深夜的時間中去。…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2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