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 白話版《摩羅詩力說》9

東方的惡習,在這寥寥數語中已經說盡了。但是,拜倫的災禍,起因卻不像上面所說的那樣。相反地,倒是由於他的名氣太大了。社會上是那麽頑固愚蠢,仇人在他的身邊窺伺,以抓住時機,便立刻進行攻擊,而那些群眾不了解情況,竟也隨便符合。至於那些對高官顯宦歌功頌德,而對窮迫的文人壓制打擊的人,那就更加卑劣了。而拜倫卻從此就不能在英國住下去了。他自己說過:「如果詩人對我的批評是正確的,我在英國已毫無價值;如果那些批評是錯誤的,那麽,英國對於我也是毫無價值了,我還是走吧?不過,事情還沒有完,我即使到外國去,他們還要追蹤我來的。」不久,他終於離開了英國,一八一六年十月到了意大利。從此以後,拜倫的創作就更加雄偉了。

拜倫在國外所寫的作品,有《恰爾德·哈羅爾德遊記》的續集,長詩《唐璜》(Don Juan),以及三個詩劇最為雄偉,都是宣揚撒旦而反抗上帝的,說了別人所不能說的話。第一個詩劇是《曼弗雷特》(Manfred),描述曼弗雷特因為失戀絕望,陷入了深沈的痛哭之中,想忘記悲痛而不可能。魔鬼看到這種情況,問他有什麽要求。曼弗雷特說:「只希望能忘記一切」。魔鬼告訴他,死了才能忘記。他就回答:「死,果真能使人忘記嗎?」他心中又很懷疑,就不相信這種話了。後來有個魔鬼要曼弗雷特屈服,但是曼弗雷特忽然用意志控制了痛苦,毅然斥責魔鬼說:「你們絕對不能引誘我,使我滅亡!……我呀,我是一個自我毀滅的人。滾開吧,魔鬼們!死神的手掌確實已經抓住我了,但是這決不是你們的手掌!」他的意思是說,一個人自己做好事做壞事,褒貶賞罰也完全在自己,天神魔鬼都不可能欺壓他,何況其他的東西?曼弗雷特的意志是如此堅強,拜倫也是這樣。所以,有的評論家就把這個詩劇同歌德的詩劇《浮士德》(Faust)相提並論了。

第二個詩劇是《該隱》(Cain),它所根據的典故已經在上面講過了。其中有一個魔鬼叫路西弗,帶領該隱遨遊太空,跟他談論善惡生死的道理,該隱覺悟了,於是拜這個惡魔為師。這部作品出版後,受到教徒們猛烈的攻擊,於是拜倫有寫了《天和地》(Heaven and Earth)作為答復。這詩中的英雄是傑非特,他博愛而厭世,也抨擊宗教,揭露宗教中不合理的地方。撒旦是怎樣產生的呢?根據基督教徒說來,撒旦原是天使長,只是他忽然有了一個大希望,生了反叛上帝的心,他被打敗而墜落到地獄中去,於是便稱為魔鬼了。這樣看來,魔鬼也是上帝親手造的了。後來,魔鬼偷偷溜進樂園,由於他的一句話,那個極美好而安樂的伊甸園就立即被毀滅了。假如不是他有那強大的力量,怎能如此呢?伊甸園,原是上帝所保護的地方,而魔鬼竟能摧毀它,這怎能說上帝是全能的呢?而且山地自己造出那個邪惡的東西,又因此懲罰他,甚至牽連到全人類,那麽上帝的仁慈又在哪里呢?所以該隱說:「上帝,是一切不幸的根源。上帝自己也是不幸的,親手制造被毀滅的不幸者,這還有什麽幸福可說呢?而我的父親卻說,上帝是全能的。我問他:『既然上帝是善良的,怎麽又做惡事呢?』他回答說:『做惡事,就是行善之道呵!』」上帝的行善,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先使人受凍挨餓,然後再給人衣服、食物;現使人得了瘟疫,然後才給他們救濟。上帝親手造罪人,又說:「我饒恕你了。」而人們卻說:「神恩浩蕩啊!神恩浩蕩啊!」人們奔波忙碌,還造起禮拜堂來呢。但是,路西弗不是這樣。他說:「我對天堂發誓,勝過我的強者是確實有的,但絕沒有駕臨與我之上的統治者。上帝戰勝了我,就說我惡;如果我戰勝了,惡就在上帝了,善和惡的位置就顛倒過來了。」這種善惡論,同尼采所說的正相反。尼采認為,由於強者勝過弱者的緣故,弱者就把他所做的事叫作惡。所以,惡實在是強者的代名詞。而這里,卻是把惡作為弱者的一種冤枉的稱呼。所以,尼采主張自強,且歌頌強者。這里魔鬼也要自強,卻竭力反抗強者。他們的所謂好惡很不相同,不過都想自強,這點是一致的罷了。人們說上帝是強者,因此也是最善者。但是,善者卻不喜歡美果,特別愛吃腥膻的東西。該隱所貢獻的,純潔無比,上帝卻颳起旋風,把它們吹落。人類的祖先,是上帝創造的,一旦違反了他的心意,就發洪水,連同無辜的鳥獸、花木等都被毀滅了。人們卻說:「這是為了消滅罪惡,神恩浩蕩啊!」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