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 Zola's Blog (401)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七日

  自今天起,我敢斷定南臺灣已正式進入了美麗的晴季,氣溫是一道不可跨越的界限,也是一個不可侵的分域,雨季就此結束了,最多這幾天裏再下一小陣告別式的小雨,雨季就杳然的過去了。該怎樣來過我這美麗的半年日子呢?我知道此後在屋內的時間會少了,在屋外的時間會多了,外邊的吸引力將隨著秋深而越發加強,書本的吸引力將一日日越來越抵敵不住,白晝看書的時間將會越來越少,直到完全移入夜晚,而侵入深夜的時間中去。…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3, 2020 at 1:12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六日(下)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15, 2020 at 11:30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六日(上)

在廚房裏,坐在一個矮凳上,削今年裏最後一頓番薯的皮。朝陽透過開著的窗斜照下來,在地面上投下了一方的白,略帶著黃味。我的腳和散在腳邊的番薯正落在光幅裏,與光幅外形成明暗二色的強烈對比,這教我想起從前看過的攝影作品。看著伸在光幅裏的腳,彷彿那並不是我的腳,而這腳是通到光幅外的陰暗之域,那裏有個農夫坐著。我覺得很奇異,比見過的攝影作品更有深味更有構成感。我的眼睛正受著這奇畫的鼓舞,一對草鶺鴒追逐著飛過窗前,影子一前一後在地上光幅裏掠過,後面的一隻還「執」(chip)「執」…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14,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五日

今早沒有讀英歌詩,沒預期的,忽想起了Jules Verne的尼摩船長,他的海底二萬里一書的主人翁。可怪Verne寫尼摩船長,這樣的先得吾心,我想不止我一個,怕盡得天下後世千千萬萬志士之心,真真偉大!尼摩船長船上圖書室中收藏著一萬二千冊古今巨著,但屬於現今大學裏法、商二學院的書,卻全被擯斥。這一點和我全同,我一向不許政治、法律、經濟一類書上我的書架。再是尼摩船長尋得海底寶藏,用來接濟世界各地的革命;又遊弋大洋、港灣,搜索一切戰船戰艦,一一予以撞沉。他簡直就是人世理想的化身。只要想起尼摩船長,就不由要讚一聲:偉大的Verne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7, 2020 at 10:00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四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2,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三日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2,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二日

今日不知怎的,翻箱倒筐,找起從前自己寫的東西來看。零零碎碎的文字,大都早已散失,只存得一大疊雜亂無章的草稿,有的是鋼筆寫的,有的是原子筆寫的,更有的是用鉛筆寫的。完整的已不多,大多不是失了第一頁便是最末一頁,有一部分顯然只存了自己認為棄之可惜的中間頁。這些沒頭沒腦的原稿讀起來十分費力,實在應該付之丙丁,讓過往的思惟盡化作一縷輕煙,沒入大化中去。倒是當時的筆跡,充分表達了我早年的狂氣與活力,何晏顧影自憐,我則不免顧字自愛了。從那些字跡裏,可看出許多清晨許多午後許多夜晚,我的筆尖趕不及思惟的景況;也有的可看出思路迍邅,或是一種微妙的意境情趣難以表達的苦痛,原稿劃了又劃,整張紙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終於一字不留地全部劃掉了。不曉得為什麼像這樣的紙張反而保留了下來?只有兩本大開本的筆記是完整的,一本是哲學隨筆,一本是文學隨筆。打開了文學隨筆來看,覺得當時頗多精思警語,此時反而沒有那份靈明了。古人說後生可畏,有時過去的我也像後生般可畏。…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1,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一日

通常寫日記,是記錄作記者個人的日常生活狀況,以及環繞著作記者本身四周圍的人與物的種種。這本日記寫的是我自己的生活,十分單純,幾乎每日都是一樣的。在外人看來,這樣的生活實在也沒什麼好記的,即使記下來,總是千篇一律。這是實話。不過,我自己卻覺得每一個日子都很新鮮,永遠有著嚐不盡的味兒。這其中的關鍵是生活者的心活著,只要是心活著,日子就是怎樣重複都是活日子;否則,若是心死了,日子便跟著死了。田園的生活確是每日同是一樣的,這一點在我覺察過來之時,令我吃驚,我怎會在無盡的重複中覺著不曾重複呢?一種同一的味道怎能對同一的舌頭產生永遠新鮮的刺激或感覺呢?我所驚訝的是人的心靈與感官的差異,這個差異可真大啊! 

這個令我想起了糖果之於兒童,若兒童對於糖果會起厭倦,就不再是兒童了。田園的日子,像一粒粒的糖果,對於我永遠是那樣的甜!…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November 1, 2020 at 10:00a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十日

這兩日的天氣,跟同一個版面印出來的兩頁書一般,大概都是半夜過後,雲氣盡收,讓子夜的太陽(月)帶著涼光把這片田野照得透徹的涼,再讓溫熱的太陽照耀同樣長久的時間,中午截然雲氣瀰漫而起,整個下午天色是不透明的灰,勻勻的,好像只換了個灰色的天幕,一樣是沒有雲的大晴天,而這樣的晴天是白日與黑夜的混合,因此沒有日也沒有月。 

今天的曉音給伯勞搶了先,此君入宿喈鳴是例行公事,出宿則未必盡行。只聽得牠劃破一切的鳴聲,便知道曉天破出的是怎樣的景致。過了片刻,時鐘方纔敲半點,看了看,是五點半。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September 8, 2020 at 5:21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六日 (下)

出了牛滌,沿著小溪,在空田中走著,覺得格外地涼,那涼好像是月光撒下來的,正如日光撒下熱一般。隆冬時人們喜歡陽光,在這個時刻,誰都不會不喜歡月光了。 

接近番麥田時,隱約聽見野鼠格鬥之聲。花狗先是停了腳,聳了耳朵聽,及聽得真切,回頭看了我一下,便逕向前奔入番麥田去了,一聲也沒有吠。只聽見田裏面一陣奔突之聲,不多時,花狗竟啣著一隻野鼠鑽了出來,真是出人意料之外。大概這隻野鼠原正在番麥株末梢上,一時下來得遲,纔遭遇了這厄運。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August 5, 2020 at 4:04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六日 (中)

踱回來之時,聽見老楊桃樹上有烏嘴觱雛索食的siùh siùh聲,這聲音昨日好像也聽見,只是一樣聽而不聞。牠們是何時築的巢,我更是毫無覺察。今日是何故,我竟這樣虛靈,什麼都看到聽到了?母鳥啣食到巢時,這聲音就響一陣子。據我所知,烏嘴觱雛的嗓門蓋過群類,三十弓外就聽得見。我常為牠們捏冷汗。每次有這樣的聲音,花貓就在樹下逡巡不去,有時還奮勇爬上樹去,若不是牠對細枝椏拿不穩,早成了牠的點心了。母鳥一日間要餵食數百次,你說這烏嘴觱雛豈不是整天價siùh個不停?不知道蛇有沒有聽覺,有人說沒有,若有的話,那也是極可耽憂的。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ly 29, 2020 at 11:04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六日 (上)

人們在生存歷鍊中早養成了專注的習慣,一些不關生存的事物,往往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大約地說,天地間的萬事萬物,人們所經心的不過萬分的一、二罷了。因此,世界的絕大部分,對於單獨的某一個人來說,或許自始就不存在的;這個人活了一生,天天見著聽著覺著,至死去時,卻宛若未曾有過一次接觸,單是想像起來都叫人不敢相信,實在不可思議。事實上,人們並非時時都落在嚴酷的生存事態中的,可以想見原始人當其吃飽了獵得來的野獸肉之後,生存事態的嚴酷逼迫便一下子完全解除了。但後人卻在心理上將生存事態給無限化,不厭不倦地沒進這一事態的假象中去,使得目珠死盯著正前方,而無法左顧右盼。…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July 29, 2020 at 11:04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九日 (下)

一切莫非奇蹟,一舉手一投足是奇蹟,開口出一聲也是奇蹟,若不是設計,這一切就不可能了。古人人人都能切實體會這層事實,今人漸漸的不能了,人類的心靈逐漸的在失明,到了那一天人類的心靈完全瞎了,這個天地對於人類就成了漆黑的永夜了,人類只有在絕對黑暗中討生活,這樣的生活是怎樣的情況,是可想而知的,到末了時,是盲人瞎馬落進不見底的懸崖下去。 

老楊桃樹花信旺起來了,滿樹的花,幾乎綴滿了枝條。楊桃樹是全年開花結實的好果樹,但一年裏有兩個旺季,大約五月和十月是它的花本季。…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3:07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九日 (中)

現時我是讀上個月規定的德國哲學書好呢?還是讀英國詩歌好呢?讀了二十年康德,不曾將康德讀完。單是叔本華的意志與表象世界,二十年來何嘗真正通讀一過?這簡直是我的恥辱!羅曼羅蘭的一部約翰克利斯多夫,讀了幾次,沒有一次讀完過,至今還不曉得故事的結局。可是實在不能太過責備自己,莊子不是早就說過了嗎?「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算了,還是歌唱我現時熱中的英詩罷!於是我讀了一整個上午的英詩。

 

我的書櫥裏英詩不多,像W. Wordsworth的集子渴望已久,就是無從入手。我手頭有一本八百多頁的The Oxford Book of…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3:05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九日 (上)

一覺醒來,聽見一陣牛車的轟隆聲和駛車人的吆喝聲。睜開眼,只見西窗外一輪圓月正在牛滌頂上,掛在老楊桃樹南枝末端,銀光透過窗,照得我滿身。心想大概是南邊族親趕早出貨,遂起身到靠東窗邊探看。只見月光下,一排重載牛車,自木麻黃列樹外直連到籬口,正在向北行進。數了數,一共十車,這是南邊族親盡有的車數。望著車隊一車車轟隆轟隆走過去,此情此景,深深的印入我的心裏。聽得車聲呼喝聲逐漸消失在北去的田野間,我開了門,走到路口,北面是茫茫的一片月色,南面也是一片茫茫的月色,只有路面上兩條深陷而齊整的車轍發著嶄新的黑光,向南向北筆直的伸展過去。 

大約半個鐘頭後雞纔啼曉。晨朝像花苞一般迅速開放,在我忙著煮早食的時間內,早已開成了燦爛的白晝。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3:04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九日 (上)

一覺醒來,聽見一陣牛車的轟隆聲和駛車人的吆喝聲。睜開眼,只見西窗外一輪圓月正在牛滌頂上,掛在老楊桃樹南枝末端,銀光透過窗,照得我滿身。心想大概是南邊族親趕早出貨,遂起身到靠東窗邊探看。只見月光下,一排重載牛車,自木麻黃列樹外直連到籬口,正在向北行進。數了數,一共十車,這是南邊族親盡有的車數。望著車隊一車車轟隆轟隆走過去,此情此景,深深的印入我的心裏。聽得車聲呼喝聲逐漸消失在北去的田野間,我開了門,走到路口,北面是茫茫的一片月色,南面也是一片茫茫的月色,只有路面上兩條深陷而齊整的車轍發著嶄新的黑光,向南向北筆直的伸展過去。 

大約半個鐘頭後雞纔啼曉。晨朝像花苞一般迅速開放,在我忙著煮早食的時間內,早已開成了燦爛的白晝。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3:04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八日

一早,日未出,我已經在溪邊採草耳了。這幾日沒有什麼雨,昨日上半日又是大晴日,草耳見日便消,只有茂密的茅叢下,水濕地纔有。草耳樣子跟木耳相似,但綠色透明,大約半個手掌大,貼地而生,稍一失手就化開了,幾乎飽含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水分。採了一小竹籃,擡起頭來,山頭日剛要出。今早看來又是個大晴日,碧藍的天壁無限延展著,有幾處抹著不成形狀金色的薄雲氣,將天色襯得更好看。日頭剛出山頭之時,一隻雲雀也冉冉昇起,歡快地唱著早晨之歌。光的世界曉了,聲的世界也同時曉了。不是嗎?聲的世界不也昇起了燦爛的朝日嗎?



Renard寫雲雀寫得很妙,他說:

我還不曾見過雲雀,就是剛拂曉起來也還是徒然,雲雀並不是地上的鳥。雲雀是棲止在天上的,而天上的鳥,也只有牠纔以遠屆人間的歌聲歌唱。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3:00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七日

上午大晴,是接著昨夜一直晴下來的。觱橛跟昨日一樣,興致洋溢的在晴空中漂唱著,看牠這樣快樂,我自然也跟著快樂起來;何況濕潤的大地之上是碧藍無盡的晴天,有什麼更好的條件令農人滿心歡喜的呢?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2:58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五日

番麥米越來越飽了,大概二十四、五起就可陸續擇收。甲二地要分十天的工夫,這樣妥當些,免得到時銷不出去,得曝穗乾。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2:52pm — No Comments

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四日

番薯行貨滿的消息驚動了南邊所有族親,南邊番薯地正要陸續收成。有兩家族親抽出了正在糖廠農場蔗田中培土的兩頭大公牛,天未明,我們載滿了三車,將昨日犁出的番薯全數運出兜售:一車向新埤、林邊,一車向打鐵、溪州,一車向潮莊、萬巒。我分配到潮莊一條線。 …

Continue

Added by Ra Zola on December 10, 2019 at 2:5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