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s Blog (132)

琦君·故鄉的農曆新年

天寒歲暮,在異國風雪漫天的夜晚,既無圍爐之樂,復少話舊之趣。扭開電視機,唱的都是些不入耳的洋腔洋調。真是老來情味減,只落得屈指數流年了。倒是想起在台北時,每年大除夕,各電視台都有精心製作的特別節目,影歌星濟濟一堂,團圓拜拜,恭喜新年,與嘩嘩啪啪的鞭炮聲,烘托出一片喜氣洋洋。

我最最懷念的,還是兒時在故鄉過新年的歡樂情景。那時我才七八歲,家庭教師總要在臘月廿三夜祭送灶神、新年序幕開始以後,才放我的年假。從臘月廿四到正月初五,五天年滿就要照常上課了。所以這十天是我一年裡的黃金時刻。天天在母親或老長工阿榮伯後跟來跟去,學說吉利話。數數目數到「四」,一定要說「兩雙」,吃橘子時一定大聲地唱「大吉大利(故鄉話「橘」、「吉」同音),買田買地,跨門檻一不小心跌一跤,趕緊爬起來連聲地唸「元寶元寶滾進來」,阿榮伯聽得呵呵笑。母親高興起來,會送給我一塊香噴噴熱烘烘的甜年糕,我就邊吃邊說:「年糕年糕,年年高。」…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y 27, 2020 at 3:16pm — No Comments

琦君·鞋不如故(下)

賣鞋的小販說,四枚銀角子,只能買最簡單的式樣。我只好揀了雙小小鴨舌頭,水綠色閃光花緞的平底鞋。可是套在腳上很不舒服,原來兩隻鞋底全是朝右邊的。小販說,批出來時弄錯了。才便宜點賣,不然要六七毛錢呢,我只好忍痛買了穿上。第二天正好有廟戲,我穿了亮晶晶閃花緞新鞋,神氣地走在小鎮的街上。紅橋頭阿菊卻笑我兩隻鞋朝著一個方向,走路越走越彎,氣得我只想哭。阿榮伯卻笑嘻嘻地說:「右邊是順手,統統順手,一生都順順當當,怎麼不好。」頑皮的四叔卻說:「你就對阿菊說,我一口氣買兩雙,今天穿的全是向右的順腳,何必回家換呢,換了也一樣,因為家裡那雙是全部左腳的呀。」他邊說邊大笑,我半天才懂,也露出缺牙笑了。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y 20, 2020 at 4:21pm — No Comments

琦君·鞋不如故(上)

走在衡陽街或西門町,連排的鞋店門前,堆得滿坑滿谷,各式各樣的廉價皮鞋,會看得你眼花繚亂。你只要有興趣,伸出腳來隨便套著試試,很可能就會隨便買一雙回來。可是穿不上多久,就會感到極不舒服,皮鞋也變得七彎八翹的走了樣,只好嘆口氣擱在一邊。扔掉吧,有點捨不得;穿吧,腳太受罪。好在才一兩百元,也就不太心疼。下次再經過這種鞋店,又會駐足而視,又會再買一雙。於是這種上當皮鞋就愈堆愈多,如果清理一下,發現四季皮鞋,可以開個小型鞋店,這就是想儉省所造成的浪費了。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y 20, 2020 at 4:21pm — No Comments

琦君·桂花鹵.桂花茶(下)

搖下來好多簟的桂花,先裝在簍裡。然後由母親和我,還有我的小朋友們,一同把細葉子、細枝、花梗等揀去,揀淨後看去一片金黃,然後在太陽下曬去水分。待半乾時就用瓦缽裝起來,一層糖(或蜂蜜)、一層桂花,用木瓢壓緊裝滿封好,放在陰涼處;一個月後,就是可取食的桂花鹵了。過年做糕餅是絕對少不了它的,平常煮湯圓、糯米粥等,挑一點加入也清香提神。桂花鹵是越陳越香的。

母親又把最嫩的明前或雨前茶焙熱,把去了水氣半乾的桂花和入,裝在罐中封緊,茶葉的熱氣就把桂花烤乾,香味完全吸收在茶葉中。這是母親加工的做法,一般人家從我們家討了桂花,就只將它拌入乾的茶葉中,桂花香就不能被吸收,有的甚至爛了。可見什麼東西都得花心思,有竅門的。剩下的,母親就用作枕頭心子,那真合了詩人說的「香枕」了。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y 3, 2020 at 2:35pm — No Comments

琦君·桂花鹵、桂花茶(上)

家鄉老屋的前後大院落裡,最多的是桂花樹。一到八九月桂花盛開的季節,那豈只是香聞十里,簡直是全個村莊都香噴噴的呢。古人說:「金風送爽,玉露生香。」小時候老師問我怎麼解釋,我就信口地說,「桂花是黃色的,秋天裡,桂花把風都染成黃色了,所以叫做金風。滴在桂花上的露珠,當然是香的,所以叫玉露生香。」老師點頭認為我胡謅得頗有道理哩。

母親卻能把這種桂花香保存起來,慢慢兒地享受,那就是她做的桂花鹵、桂花茶。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y 3, 2020 at 2:34pm — No Comments

琦君·水是故鄉甜(下)

父親旅居杭州日久,非常喜歡喝虎跑水烹龍井茶,但喝著喝著,卻又念念不忘故鄉的明前、雨前茶和清冽的山泉。他也思念鄰縣雁蕩山的茶、龍湫的水,真是「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父親晚年避亂返故鄉,又得飲自己屋子後山直接引來的源頭活水,原該是心滿意足的,但他居魏闕而思江河,倒又懷念起杭州的龍井茶與虎跑水來。實在是因為當時第二故鄉的杭州,正陷於日寇之故吧。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27, 2020 at 9:07pm — No Comments

琦君·水是故鄉甜(上)

此次經歐洲來美,一路上喝得最多的是礦泉水。因為其他各種五顏六色的飲料,價錢既貴又不解渴,只有礦泉水,喝起來清清淡淡中略帶苦澀,倒似乎別有滋味。歐洲人都喜歡喝礦泉水,據說對健康有益。尤其是義大利的礦泉水是出名的。看他們一個個紅光滿面,體魄壯健,是否礦泉水之功呢?

旅館臥房小冰箱裡,也擺有礦泉水,以便旅客隨時取飲,價錢就不便宜了。我靈機一動,從行囊中取出鋼精杯、錫蘭紅茶,和一把電匙,插上電,將礦泉水傾入杯中煮開,沖一杯錫蘭紅茶來喝,香香熱熱的,可說是旅途中最悠閒舒適的享受了。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27, 2020 at 9:06pm — No Comments

琦君·媽媽炒的酸鹹菜

小時候,每頓吃飯時,我一爬上凳子就夾一筷子的酸鹹菜,放在嘴裡嚼,胃口馬上大開啦。

媽媽炒的酸鹹菜,味道和別家的就是不一樣。因為她加了豆瓣、小蝦、糖、醋,再澆上麻油。我最愛吃裡面的小蝦。

 

外公說海蜇沒有眼睛,全靠成千上萬的小蝦,密密麻麻趴在它身上,替它指路認方向,互相合作,多麼難得呀!媽媽聽了就不忍心吃小蝦,只給自己拌一碟素鹹菜。貪心的我,吃了她特地給我做的蝦炒鹹菜,還要搶她的素鹹菜吃。

外公總怨媽媽把我寵壞了,媽媽卻笑嘻嘻地說:「我小時候,您不也這樣寵我的嗎?」…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5, 2020 at 10:33pm — No Comments

琦君·頭髮與麥芽糖

每回梳頭髮梳得不順心,梳到右邊偏偏翹向左邊時,就只想拿把大剪子,咔嚓一下,把一綹不聽話的頭髮剪下,也馬上想起滿口甜甜軟軟的麥芽糖來。

麥芽糖跟頭髮有什麼關係呢?是我貪吃麥芽糖,把它黏在頭髮上了嗎?不是的,是因為小時候,我常常剪下頭髮換麥芽糖吃的。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rch 19, 2020 at 10:28pm — No Comments

琦君·團圓餅

寄居異國,幾乎年節不分。每到中秋,既無心舉頭望明月,也無興趣買象徵明月的月餅來應景,一心思念的卻是當年母親一雙巧手做的「團圓餅」。

其實,母親經常都做各種香噴噴的餅。到了中秋節,她就說自己手裡捏的是「團圓餅」,她並不稱它為「月餅」。她說月亮是高高在天上,放光明照亮世間的「月光菩薩」,怎麼可以摘下來吃呢?說得外公和老長工阿榮伯都呵呵地笑了。

 

母親做團圓餅時,先炒好餡兒,甜的是豬油豆沙,鹹的是雪裡紅炒肉末。由阿榮伯揉好麵,切成平均的一團團,她再來包。我當然少不了在邊上幫倒忙,為的是想快快有得吃。但母親總要我先拜了拜月亮菩薩,供了祖先,才准我吃。…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28, 2020 at 12:27a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中個女狀元

記得小時候,母親總在廚房裡忙得團團轉,叫我走開別纏她。還生氣地說:「我真要去跳潭了。」嚇得我連忙躲到姑婆懷裡,慈愛的姑婆摟著我,捏起我的小胖手,低聲唱:「十指兒尖尖會繡花,雙腳兒尖尖會當家。」母親卻馬上說:「我要她一雙大腳跑天下,十指尖尖寫文章,寫的文章長又長,將來中個狀元郎。」姑婆說:「聽見沒有?把書唸好,字寫端正,長大了要考個狀元郎喲!」我看母親一會兒生氣,一會兒笑,就噘起嘴說:「媽媽還說要去跳潭呢,一直也不跳。」姑婆輕輕拍了下我巴掌說:「你這個笨丫頭,你媽媽跳了潭,你還活得了呀?」母親聽見了,走過來摸摸我的頭說:「你還沒長大,我怎麼能跳潭,我還等著你中女狀元呢。」

我知道女狀元就像戲台上穿大紅袍、帽子上插了兩枝花的大官,好神氣喲。就在心裡想,一定要多認識幾個方塊字,把作文作好,考個女狀元,讓媽媽和姑婆高興。…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16, 2020 at 10:12pm — No Comments

琦君·看戲(2)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6, 2020 at 3:33pm — No Comments

琦君·看戲(1)

朋友們常問我喜不喜歡看戲,我總是連聲地說:「喜歡、喜歡。」他們指的是平劇,而我對平劇卻完全外行,喜歡的是所有穿紅著綠,吹吹打打的「戲」。我也並不會欣賞戲的藝術,而只是喜歡「看戲」這回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6, 2020 at 3:33pm — No Comments

琦君·葡萄乾麵包

我好愛吃葡萄乾麵包。每天早上吃一片,再喝一杯鮮牛奶,真覺其味無窮。

品嚐葡萄乾麵包的滋味,不只在它的香甜,也不只在它的鬆軟,而是由於吃的時候,想起當年守著母親,看她瞇起眼睛,全心享受葡萄乾麵包的快樂神情。

 

六十年前,哪有現在這樣「渾身」滿佈葡萄乾的麵包呢?那時一個小圓麵包上,只有正中央鑲一粒葡萄乾,邊上偶然再黏上一兩粒,那就是不得了的豐富啦!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6, 2020 at 2:24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母親的菩提樹

我故鄉老屋後院有一棵姿態很美,不大不小的樹,不是扶桑,不是木碧,也不是名稱好聽的「翠玉藜」,只是那麼一棵無名的樹。長工阿榮伯在太陽下工作,熱了就脫下棉襖往樹枝椏上一扔。小幫工阿喜從田裡捉來的田螺,籃子滴著水,濕漉漉地,也往樹枝上一掛。母親拉了把竹椅坐在樹下做活兒。她說樹葉的清香,熏得她眼皮直搭下來想打盹。她說:「不知怎麼的,坐在樹下心裡就好舒坦。」 

老師因此說,那是母親的菩提樹,在下面坐著會安心,會悟出大道理來。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February 6, 2020 at 2:06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媽媽罰我跪

小時候,只要我過分頑皮惹媽媽生氣,她就繃起臉說那三個字:「去跪下。」我就蹬蹬跑到佛堂前的小蒲團上跪下。那是外公特別用軟軟的蒲草給我編的,他說那才是真正的蒲團,在佛堂裡越跪久越會長大,佛菩薩會保佑我聰明又健康。所以我一點也不怕媽媽罰我跪。…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30, 2020 at 10:14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和媽媽同生肖

我自幼怕冷,冬天裡腳手冰涼。阿榮伯說因為我是屬蛇的。我想:「媽媽也屬蛇,為什麼她的手是暖烘烘的呢?」阿榮伯說:「因為你媽媽整天忙碌,腳手就暖了。媽媽是勤快蛇,你是懶惰蛇哪。」我咯咯地笑了。

有一個深秋夜晚,我躺在床上看故事書,忽聽牆腳嘶嘶之聲,原來是一條灰白大蛇向我們爬來。我嚇得發抖,媽媽不慌不忙,拿起衣櫥邊的陽傘,把傘柄伸過去,嘴裡唸著:「出去吧,出去吧。」媽媽似有降龍伏虎之功,陽傘變成魔傘,大蛇竟乖乖地把頭纏在傘鉤之上,慢慢遊出房門去了。媽媽立刻爬上床,緊緊抱住我,原來她也在發抖呢。我問媽媽蛇為什麼要來呢?媽媽想了一下,笑起來說:「因為我倆都屬蛇,牠來看看我們呀。」我摟得媽媽更緊些,覺得我們母女好親,媽媽好勇敢啊!…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6, 2020 at 2:36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母親的金手錶

母親那個時代,沒有「自動錶」、「電子錶」這種新式手錶,就連一隻上發條的手錶,對於一個鄉村婦女來說,都是非常稀有的寶物。尤其母親是那麼儉省的人,好容易父親從杭州帶回一隻金手錶給她,她真不知怎麼個寶愛它才好。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15, 2020 at 7:31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媽媽,我跌跤了

小時候,我是個胖嘟嘟的笨娃兒,走路搖搖晃晃,一不小心就跌跤。有一次,跨廚房門檻時跌倒了,我生氣地躺在地上不起來,尖起喉嚨喊:「媽媽,我跌跤了。」誰知媽媽竟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只顧拿著鍋鏟炒菜。我越生氣越大聲地喊:「媽媽,您沒有看見我跌跤了嗎?」媽媽轉過臉來,慢吞吞地說:「跌跤了就爬起來嘛。」我說:「我膝蓋好疼啊!」媽媽笑了,越發慢條斯理地說:「你膝蓋是豆腐做的呀?」我說:「門檻太高,把我絆倒了,膝蓋都碰紫了呀。」媽媽不說話了,也不走過來扶我。在灶下添柴燒火的五叔婆說:「對呀,門檻太高,是門檻不好,把你絆倒了,快用拳頭捶門檻吧。」我握住小拳頭,正要捶門檻,媽媽放下鍋鏟,走過來大聲地說:「起來,是你自己不小心跌跤的,怎麼怨門檻。再賴著不起來,我就要打你了。」我嚇得一骨碌爬起來,噘著嘴,想哭又不敢哭,但也並不向五叔婆身邊跑,因為都是她叫我捶門檻,惹媽媽生氣的。 …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6, 2020 at 2:07pm — No Comments

《琦君散文選》媽媽的小腳

母親在少女時代,最最遺憾的就是沒有一雙秀氣的三寸金蓮。因為她是長女,要帶著弟弟幫雙親在田間工作,纏腳稍晚,就收不小了。白從她十六歲訂婚以後,新郎在外地求學,遲遲不歸。她默默地擔著心事,左等右等,等到十九歲才成婚。她心裡想,新郎一定是嫌她的腳不夠秀氣的。

沒想到母親結婚以後,父親第一件事就是先勸她解掉三米長的裹腳紗,把小腳放大,免得走路搖搖晃晃,一副吃力的樣子。可惜母親雖然把裹腳紗解開了,腳卻再也放不大,因為腳趾骨已折斷,不能恢復原狀,就算套上鬆鬆的尖頭襪子,走起路來仍舊搖搖晃晃,弱不禁風的樣子。…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November 24, 2019 at 12:4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