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砂礁群's Blog (105)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6)新稿

今天,他和他的朋友們拜訪了動物莊園,用他們自己的眼睛觀察了莊園的每一個角落。他們發現了什麽呢?這裏不僅有最先進的方法,而且紀律嚴明,有條不紊,這應該是各地莊園主學習的榜樣。他相信,他有把握說,動物莊園的下級動物,比全國任何動物幹的活都多,吃的飯都少。的確,他和他的代表團成員今天看到了很多有特色之處,他們準備立即把這些東西引進到他們各自的莊園中去。

他說,他願在結束發言的時候,再次重申動物莊園及其鄰居之間已經建立的和應該建立的友好感情。在豬和人之間不存在,也不應該存在任何意義上的利害衝突。他們的奮鬥目標和遇到的困難是一致的。勞工問題不是到處都相同嘛?講到這裏,顯然,皮爾金頓先生想突然講出一句經過仔細琢磨的妙語,但他好一會兒樂不可支,講不出話來,他竭力抑制住,下巴都憋得發紫了,最後才蹦出一句:“如果妳們有妳們的下層動物在作對,”他說,“我們有我們的下層階級!”這一句意味雋永的話引起一陣哄堂大笑。皮爾金頓先生再次為他在動物莊園看到的飼料供給少、勞動時間長,普遍沒有嬌生慣養的現象等等向豬表示祝賀。

他最後說道,到此為止,他要請各位站起來,實實在在地斟滿酒杯。“…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y 1, 2019 at 9:55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0)

本傑明感覺到有一個鼻子在他肩上磨蹭。回頭一看,是克拉弗。只見她那一雙衰勞的眼睛比以往更加灰暗。她沒說一句話,輕輕地拽他的鬃毛,領著他轉到大谷倉那一頭,那兒是寫著“七誡”的地方。他們站在那裏注視著有白色字體的柏油墻,足有一兩分鐘。

“我的眼睛不行了”,他終於說話了,“就是年輕時,我也認不得那上面所寫的東西。可是今天,怎麽我看這面墻不同以前了。‘七誡’還是過去那樣嗎?本傑明?”

只有這一次,本傑明答應破個例,他把墻上寫的東西唸给她聽,而今那上面已經沒有別的什麽了,只有一條誡律,它是這樣寫的:



所有動物一例平等…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2, 2019 at 5:53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9)

到了確定為宴會的那一天,一輛雜貨商的馬車從威靈頓駛來,在莊主院交付了一隻大木箱。當天晚上,莊主院裏傳來一陣鼓噪的歌聲,在此之後,又響起了另外一種聲音,聽上去像是在激烈地吵鬧,這吵鬧聲直到十一點左右的時候,在一陣打碎了玻璃的巨響聲中才靜了下來。直到第二天中午之前,莊主院不見任何動靜。同時,又流傳著這樣一個小道消息,說豬先前不知從哪裏搞到了一筆錢,並給他們又買了一箱威士忌。



那些舊日的夢想一個也沒有丟棄。…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2, 2019 at 5:52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8)

聽到這些,所有的動物都突然迸發出一陣恐懼的哭嚎。就在這時,坐在車上的那個人揚鞭催馬,馬車在一溜小跑中離開大院。所有的動物都跟在後面,拼命地叫喊著。克拉弗硬擠到最前面。這時,馬車開始加速,克拉弗也試圖加快她那粗壯的四肢趕上去,並且越跑越快,“鮑克瑟!”她哭喊道,“鮑克瑟!鮑克瑟!鮑克瑟!”恰在這時,好像鮑克瑟聽到了外面的喧囂聲,他的面孔,帶著一道直通鼻子的白毛,出現在車後的小窗子裏。

“鮑克瑟!”克拉弗淒厲地哭喊道,“鮑克瑟!出來!快出來!他們要送妳去死!”…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2, 2019 at 5:51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7)

這種時候,他總是一聲不吭,但猛地看上去,似乎還隱約見到他口中念念有詞“我要更加努力工作”。克拉弗和本傑明又一次警告他,要當心身體,但鮑克瑟不予理會。他的十二歲生日臨近了,但他沒有放在心上,而一心一意想的只是在領取養老津貼之前把石頭攢夠。

夏天的一個傍晚,快到天黑的時候,有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傳遍整個莊園,說鮑克瑟出了什麽事。在這之前,他曾獨自外出,往風車那裏拉了一車石頭。果然,消息是真的。幾分鐘後兩隻鴿子急速飛過來,帶來消息說:“鮑克瑟倒下去了!他現在正側著身體躺在那裏,站不起來了!”

莊園裏大約有一半動物衝了出去,趕到建風車的小山包上。鮑克瑟就躺在那裏。他在車轅中間伸著脖子,連頭也擡不起來,眼睛眨巴著,兩肋的毛被汗水粘得一團一團的,嘴裏流出一股稀稀的鮮血。克拉弗跪倒在他的身邊。…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2, 2019 at 5:48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6)

拿破倫已經指示,每週應當舉行一次叫做“自發遊行”的活動,目的在於慶祝動物莊園的奮鬥成果和興旺景象。





每到既定時刻,動物們便紛紛放下工作,列隊繞著莊園的邊界遊行,豬帶頭,然後是馬、牛、羊,接著是家禽。狗在隊伍兩側,拿破倫的黑公雞走在隊伍的最前頭。鮑克瑟和克拉弗還總要扯著一面綠旗,旗上標著蹄掌和犄角,以及“拿破倫同志萬歲!”的標語。



遊行之後,是背誦贊頌拿破倫的詩的活動,接著是演講,由斯奎拉報告飼料增產的最新數據。而且不時還要鳴槍慶賀。羊對“自發遊行”活動最為熱心,如果哪個動物抱怨(個別動物有時趁豬和狗不在場就會發牢騷)說這是浪費時間,只不過意味著老是站在那裏受凍,羊就肯定會起響亮地叫起“四條腿號,兩條腿壞”,頓時就叫得他們啞口無言。…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pril 12, 2019 at 5:4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5)

鮑克瑟蹄掌上的裂口過了很長時間才痊愈。慶祝活動結束後第二天,動物們就開始第三次建造風車了。對此,鮑克瑟哪裏肯閑著,他一天不幹活都不行,於是就忍住傷痛不讓他們有所察覺。到了晚上他悄悄告訴克拉弗,他的掌子疼得厲害。克拉弗就用嘴巴嚼著草藥給他敷上。她和本傑明一起懇求鮑克瑟幹活輕一點。她對他說:“馬肺又不能永保不衰。”但鮑克瑟不聽,他說,他剩下的唯一一個心願就是在他到退休年齡之前,能看到風車建設順利進行。…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March 31, 2019 at 9:32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4)

“幹嘛要開槍?”鮑克瑟問。

“慶祝我們的勝利!”斯奎拉囔道。

“什麽勝利?”鮑克瑟問。他的膝蓋還在流血,又丟了一隻蹄鐵,蹄子也綻裂了,另外還有十二顆子彈擊中了他的後腿。

“什麽勝利?同志們,難道我們沒有從我們的領土上——從神聖的動物莊園的領土上趕跑敵人嗎?”

“但他們毀了風車,而我們卻為建風車幹了兩年!”…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45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3)

就在第二天早晨,敵人開始襲擊了。當時動物們正在吃早飯,哨兵飛奔來報,說弗雷德里克及其隨從已經走進了五柵門。動物們勇氣十足,立刻就向敵人迎頭出擊,但這一回他們可沒有像牛棚大戰那樣輕易取勝。

敵方這一次共有十五個人,六條槍,他們一走到距離五十碼處就立刻開火。可怕的槍聲和惡毒的子彈使動物們無法抵擋,雖然拿破倫和鮑克瑟好不容易才把他們集結起來,可不一會兒他們就又被打退了回來。

很多動物已經負傷。

於是他們紛紛逃進莊園的窩棚裏躲了起來,小心翼翼地透過墻縫,透過木板上的節疤孔往外窺探。只見整個大牧場,還有風車,都已落到敵人手中。此時就連拿破倫似乎也已不知所措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44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2)

動物們現在還得知,和他們一直想像的情況正相反,斯諾鮑從來都沒有受到過“一級動物英雄”嘉獎。受獎的事只不過是在牛棚大戰後,斯諾鮑自己散佈的一個神話。根本就沒有給他授勛這回事,倒是因為他在戰鬥中表現怯懦而早就受到譴責。有些動物又一次感到不好接受,但斯奎拉很快就使他們相信是他們記錯了。

到了秋天,動物們在保證完成收割的情況下,竭盡全力,終於使風車竣工了,而且幾乎是和收割同時完成的。接下來還得安裝機器,溫普爾正在為購買機器的事而奔忙,但是到此為止,風車主體已經建成。且不說他們經歷的每一步如何困難,不管他們的經驗多麽不足,工具多麽原始,運氣多麽不佳,斯諾鮑的詭計多麽陰險,整個工程到此已經一絲不差按時竣工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43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1)

在莊園裏,把每遇到一件幸運之事,每取得一項成就的榮譽歸於拿破倫已成了家常便飯。妳會常常聽到一隻雞對另一隻雞這樣講道:“在我們的領袖拿破倫的指引下,我在六天之內下了五隻蛋”,或者兩頭正在飲水的牛聲稱:“多虧拿破倫同志的領導,這水喝起來真甜!”莊園裏的動物們的整個精神狀態,充分體現在一首名為“拿破倫同志”的詩中,詩是梅尼繆斯編寫的,全詩如下:



孤兒之至親!

辛福之源泉!

賜給食料的的恩主!

您雙目堅毅沈靜

如日當空,…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41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20)

最後,她覺得實在找不到什麽合適的措詞,而只能換個方式來表達,於是便開始唱“英格蘭獸”。圍在她周圍的動物跟著唱起來。他們唱了三遍,唱得十分和諧,但卻緩慢而淒然。他們以前還從沒有用這種唱法唱過這支歌。

他們剛唱完第三遍,斯奎拉就在兩條狗的陪同下,面帶著要說什麽大事的神情向他們走過來。他宣布,遵照拿破倫同志的一項特別命令,“英格蘭獸”已被廢止了。從今以後禁止再唱這首歌。



動物們怔住了。



“為什麽?穆麗爾囔道。…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40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9)

拿破倫嚴厲地站在那兒向下面掃了一眼,接著便發出一聲尖細的驚叫。於是,那些狗就立刻衝上前咬住了四頭豬的耳朵,把他們往外拖。那四頭豬在疼痛和恐懼中嗥叫著,被拖到拿破倫腳下。豬的耳朵流出血來。狗嚐到了血腥味,發狂了好一會兒。使所有動物感到驚愕的是,有三條狗向鮑克瑟撲去。鮑克瑟看到他們來了,就伸出巨掌,在半空中逮住一條狗,把他踩在地上。那條狗尖叫著求饒,另外兩條狗夾著尾巴飛跑回來了。鮑克瑟看著拿破倫,想知道是該把那狗壓死呢還是放掉。拿破倫變了臉色,他厲聲喝令鮑克瑟把狗放掉。鮑克瑟擡起掌,狗帶著傷哀號著溜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39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8)

動物們被徹底嚇壞了。對他們來說,斯諾鮑就象某種看不見的惡魔,浸透在他們周圍的空間,以各種危險威脅著他們。到了晚上,斯奎拉把他們召集起來,帶著一幅惶恐不安的神情說,他有要事相告。

“同志們!”斯奎拉邊神經質地蹦跳著邊大叫道,“發現了一件最為可怕的事,斯諾鮑已經投靠了平徹菲爾德莊園的弗雷德里克了。而那傢伙正在策劃著襲擊我們,企圖獨占我們的莊園!斯諾鮑將在襲擊中給他帶路。更糟糕的是,我們曾以為,斯諾鮑的造反是出自於自命不凡和野心勃勃。可我們搞錯了,同志們,妳們知道真正的動機是什麽嗎?斯諾鮑從一開始就和瓊斯是一夥的!他自始至終都是瓊斯的密探。我們剛剛發現了一些他丟下的文件,這一點在那些文件中完全得到了證實。同志們,依我看,這就能說明不少問題了。在牛棚大戰中,雖然幸虧他的陰謀沒有得逞,但他想使我們遭到毀滅的企圖,難道不是我們有目共睹的嗎?”…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3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7)

一月份,食物就開始短缺了。谷類飼料急驟減少,有通知說要發給額外的土豆來彌補。可隨後卻發現由於地窖上面蓋得不夠厚,絕大部分土豆都已受凍而發軟變壞了,只有很少一些還可以吃。這段時間裏,動物們已有好些天除了吃谷糠和蘿蔔外,再也沒有別的可吃的了,他們差不多面臨著饑荒。…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36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6)

在這一點上,動物們立刻就使他消除了疑慮,也不再說什麽有關豬睡在莊主院床上的事了。而且數日之後,當宣布說,往後豬的起床時間要比其他動物晚一小時,也沒有誰對此抱怨。…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6:36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5)

動物們再一次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別扭。決不和人打交道,決不從事交易,決不使用錢,這些最早就有的誓言,在瓊斯被逐後的第一次大會議上,不就已經確立了嗎?訂立這些誓言的情形至今都還歷歷在目;或者至少他們自以為還記得有這回事。那四隻曾在拿破倫宣布廢除大會議時提出抗議的幼豬膽怯地發言了,但在狗那可怕的咆哮聲下,很快又不吱聲了。接著,羊又照例咩咩地叫起“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一時間的難堪局面也就順利地對付過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January 22, 2019 at 4:37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4)

那一年,動物們幹起活來就像奴隸一樣。但他們樂在其中,流血流汗甚至犧牲也心甘情願,因為他們深深地意識到:他們幹的每件事都是為他們自己和未來的同類的利益,而不是為了那幫遊手好閑、偷摸成性的人類。

從初春到夏末這段時間裏,他們每周工作六十個小時。到了八月,拿破倫又宣布,星期天下午也要安排工作。這項工作完全是自願性的,不過,無論哪個動物缺勤,他的口糧就要減去一半。即使這樣,大家還是發覺,有些活就是幹不完。收獲比去年要差一些,而且,因為耕作沒有及早完成,本來應該在初夏播種薯類作物的兩快地也沒種成。可以預見,來冬將是一個艱難的季節。…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4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3)

本來,斯諾鮑被逐已經對他們刺激不小了,但他們更為這個通告感到驚愕。有幾個動物想要抗議,卻可惜沒有找到合適的辯詞。甚至鮑克瑟也感到茫然不解,他支起耳朵,抖動幾下額毛,費力地想理出個頭緒,結果沒想出任何可說的話。然而,有些豬倒十分清醒,四隻在前排的小肉豬不以為然地尖聲叫著,當即都跳起來準備發言。但突然間,圍坐在拿破倫身旁的那群狗發出一陣陰森恐怖的咆哮,於是,他們便沈默不語,重新坐了下去。接著,羊又聲音響亮地咩咩叫起“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一直持續了一刻鐘,從而,所有討論一下的希望也付諸東流了。

後來,斯奎拉受命在莊園裏兜了一圈,就這個新的安排向動物作一解釋。…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3pm — No Comments

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2)

整個莊園在風車一事上截然地分裂開了。斯諾鮑毫不否認修建它是一項繁重的事業,需要採石並築成墻,還得制造葉片,另外還需要發電機和電纜(至於這些如何兌現,斯諾鮑當時沒說)。但他堅持認為這項工程可在一年內完成。而且還宣稱,建成之後將會因此節省大量的勞力,以至於動物們每周只需要幹三天活。另一方面,拿破倫卻爭辯說,當前最急需的是增加食料生產,而如果他們在風車上浪費時間,他們全都會餓死的。在“擁護斯諾鮑和每周三日工作制”和“擁護拿破倫和食料滿槽制”的不同口號下,動物們形成了兩派,本傑明是唯一一個兩邊都不沾的動物。他既不相信什麽食料會更充足,也不相信什麽風車會節省勞力。他說,有沒有風車無所謂,生活會繼續下去的,一如既往,也就是說總有不足之處。…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August 28, 2018 at 6:5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