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
  • Female
  • 王府井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師'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風華正茂
  • Ingenium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Sena Wang
  • Le Destin
  • 妲姬 格格
  • 家  在這裡
  • Margaret Hsing
  • Pei Shu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迅速(下)

對於那些報告事情的人應當好好聽取他們的發言,如有指示當在報告之前說明,而不可在他們說話之中插嘴,因為被人攪亂自己談話次序的人將不免反復地說,並且在追憶欲說而經人打斷話頭的時候,比他能順著自己的路子說下去的時候,將更為冗長可厭,但有時常見抑制他人發言的人較發言者本身更為可厭。重復說話多半是一種時間上的損失。但是再沒有比重復重點更為節省時間的了,因為這種辦法可以把許多空虛無關的話語在表述時都拋開。冗長而過細的言辭之於迅速就如同寬袍長裙之於賽跑。序文、套語、自我解釋的話語以及其他關於一個人自身的言語,都是大為浪費時間的東西,它們雖然好像是出自謙虛而其實是架子排場。然而在他人有阻撓或反對的時候卻應當留神,不可過於直截了當,因為懷有先入之見的心智總是需要先容的言辭的,就好像一種要使藥膏生效而先用的蒸罨劑一樣。…See More
Jun 2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迅速(上)

追求迅速是做事過程中一大危險。它猶如醫生所說的“前消化”或過速消化,會使人體中滿含酸液與各種難察的病根。因此,不可以做事的時間之多寡作為迅速的標準,而應當以事業穩步進展之程度作為標準。比如在賽跑中,速度並不是以步幅之大與擡腳之高來決定的。因此,在事業上,達到迅速的方法在於專心做事,而不在一次包攬許多事情。 有些人一心要向人表明自己能在很短時間內做許多事情,有時他們就會把未辦完的事,設法掩飾成已經完成的樣子,以圖外表上顯得他們做事敏捷。然而以緊密的手段縮短做事的時間是一回事,以省略的手段壓縮做事的時間又是另外一回事。同樣,需要多次商榷的事情就是得往返多次,並不能一次草率地作出結論了事。我認識一位智者,他在看見人家急欲達到一個決議時就常引用一句話:“欲速不達,慢就是快。” 而另一方面,真正的迅速是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情。 因為時間是衡量效率的標準,一如金錢是衡量貨物的標準,所以在做事不迅速的時候,那事業的代價一定是很高的。斯巴達人和西班牙人曾以遲緩著名,“讓我的死亡來自西班牙”,因為如果這樣的話,那我的死亡一定是來得很慢的。See More
Jun 2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機運》(下)

有一種狡詐,我們在英國叫做“鍋里翻貓”,那就是,甲對乙所說的話,甲卻賴成是乙對他說的。有些人有一種法子,就是以否認的口吻自解,從而影射他人,如同說“我是不幹這個的”。例如梯蓋利納斯對布·斯之所為一樣,“他並無二心,而唯以皇帝的安全為念”。有的人常備有許多故事,所以無論他們要暗示什麼事,他們都能把它用一個故事包裹起來。這種辦法既可以保護自己,又可以使別人樂於傳播你的話。把自己要得到的答覆先用自己的話語說出一個大概來,是狡猾的上策之一。因為這樣就可使交談的人少為難些。有些人在想說某種話以前,其等待之久、迂回之遠、所談的別事之多是因人而異的。這是一種很需要耐心的辦法,然而用處也不小。一個突然的、大膽的、出其不意的問題,的確常常能夠使人猛吃一驚,並且能夠使他坦露出他心中的事。這就好像有人改了姓名在聖保羅教堂走來走去,而另外一個人突然來到他背後用他的真實姓名呼喚他,那時他馬上就要回頭去看一樣。狡詐的這些零星貨物與把戲是無窮的,而把它們列舉出來也是一件好事,因為一國之中,再沒有比狡詐冒充明智危害更烈者的了。但是,世間的確有些人,他們懂得事務的起因與終結,而不能夠深入其中心,就好像一所房子有很方便的…See More
Jun 12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機運》(中)

正欲有言而突然中止,一如忽然制止自己似的,這足以使那與你交談的人興趣增加,更想知道你所說的事情。 當人家以為某種話是從你那里問出來的,而不是你自己樂意告訴的時候,這種話是比較有效的。因此,你可以為他人的問題設下釣餌,其方法就是裝出一副與往日不同的臉色,目的是為了好使別人有機會問你這改變的原因安在,就如同尼希米之所為: “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 在難言與不快的事件上,最好是讓那言語沒有什麼大價值的人先開口,然後再讓那說話有力量的人裝作偶然進來的樣子,如此可使君上關於別人所說的事件向他發問。例如那西撒司要向克勞的亞斯報告,梅沙利娜和西利亞斯的結婚事件時,就是如此做的。在有些事件上如果有一個人不願意把自己攪在里邊的話,一種狡猾的辦法就是借用世人的名義,譬如說“人家都說……”或“外面有一種傳說……”是也。我知道有一個人在他寫信的時候,他總要把最要緊的事情寫在附言里頭,好像那是一件附帶的事一樣。我還認得一個人,在他說話的時候,總要略過他心中最想說的話而先說開去,再說轉來,說到他想說的事情,就好像是一件他差不多忘了的事一樣。…See More
Jun 10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狡詐(上)

我認為狡詐就是一種陰險邪惡的聰明。一個狡詐之人與一個聰明之人之間,確有一種很大的差異,這差異不但是在誠實上,而且是在才能上的。有些人會配牌,可是打得並不好;同樣的,有的人在營求結黨上很能幹,而在別的方面則是無能之輩。懂得人的性格習慣是一回事而明白事理又是一回事,因為有許多揣摩別人的脾氣揣摩得十分周到的人在真正辦事上卻並不怎麼能幹,一個對於人的研究比對於書的研究還多的人,就是如此。 這樣的人較適於陰謀而不適於議論,而且他們唯有在他們熟悉的方面是好的,讓他們轉而對付新的人物就不怎麼有把握了,因此向來那條辨別智愚的準則——“把他們兩個都赤裸裸地派到生人前去,你就可以看得出了”——對於他們是不很適用的。再者,因為這些狡詐的人好像小販一樣,所以我們不妨把他們的商品列舉出來。狡詐之術,其一是在與人談話的時候,要用你的眼睛伺察那個人,就如同耶穌會的訓練中所教的一樣,因為世上有許多聰明人有隱秘的心、顯露的臉。然而這種伺察做起來,有時需要恭順地自斂其目,耶穌會中人的做法也是如此。…See More
Jun 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機運》

機運好比市場之貨物,稍加耽擱,價格就會發生變化。它又像那位西比拉的預言書,如果能買到時不及時買,那麼等你發現了它的價值再想買時,書卻找不到了。所以古諺說得好,機會老人先給你送上它的頭髮,如果你一下沒抓住,再抓就只能碰到它的禿頭了。或者說它先給你一個可以抓的瓶頸,你沒有及時抓住,再抓到的就是抓不住的圓瓶肚了。所以,善於在做一件事的開端識別時機,這實在是一種極難得的智慧。例如在一些危險關頭,看來嚇人的危險總是比真正壓倒人的危險要多很多。只要能挺過最難熬的時機,再來的危險就不那麼可怕了。因此,當危險逼近時,善於抓住時機迎頭痛擊要比猶豫躲閃更有利。因為猶豫的結果恰恰是錯過了克服它的機會。但也要注意警惕那種幻覺,不要以為敵人真像它在月光下的陰影那樣高大,因而在時機不到時過早出擊,結果反而失掉了獲勝的機會。總而言之,善於識別與把握時機是極為重要的,在一切大事業上,人在開始做事前要像千眼神那樣察視時機,而在進行時要像千手神那樣抓住時機。特別對於政治家來說,秘密的策劃與果斷的實行,就是地神普魯托的隱身盔甲。果斷與迅速是最好的保密方法——就像疾掠空中的子彈一樣,當秘密傳開的時候,事情已經成功了。See More
May 30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革新

剛剛出現的事物往往是不美的,正在改革中的事物也是這樣。因為革新乃時間之母所培育出的嬰兒。然而,創業難,且比守成更難,好的開端可以為後繼者提供榜樣。就人性而言,惡似乎存在著一種天然的動力,在發展過程中增強著自身,而善卻似乎缺乏這樣一種原動力,它們只是在開始的時候顯得很強。不斷革新就是驅除這種“惡”的藥物。有病而拒服藥只能使病情惡化,因為事物終歸是要隨著時間而變化的。時間是世上最大的改革家。如果時間已使事物腐敗,而人卻無智慧通過革新驅除之,那麼其結局將只有毀滅。 既成的事物,即使並不優良,也會因為習慣、因為人們的適應而被不斷堅持。而新生事物,即使更加優良,也會因不適應於舊的習慣而受到人們的抵制。對於舊的習俗,新事物好像是陌生的不速之客,它很容易引起人們的驚異和爭議,卻很難受到人們的接受和歡迎。然而,歷史勇往直前。若不能因時變法而一味恪守陳規,這本身就會成為致亂之源。頑固保持舊傳統者也難免成為當世的笑柄。有志改革者,最好以時間為榜樣。時間之流在運行中更新了世上的一切,表面上卻一切似乎並未改變。假如不是這樣,新生事物發生得太突然,就難免會遇到極大的反對力量。…See More
May 2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自謀

螞蟻是一種很善於為自己打算的聰明動物,但是在果園或花園里,它就是一種有害的動物了。那深愛自身的人的確是有害於公眾的。所以一個人應當把利己之心與為人之心理智地加以分開,對自己要忠實,要做到無欺於人,而對他的君主與國家也要這樣。完全把一個人的私利作為其行動的中心是很不好的,那就和地球一樣了。因為只有地球是固定在自己的中心上的,而一切與天體有關之物則是依他物的中心而行動的,並且對這些別的物體是有利的。對一切事物都拿自己做標準,這在一個君主方面是較為可恕的,因為君主們的自身並不就是個人而已;反之,他們的善惡乃是公眾的安危之所系。但是這種情形如果在一位君主的臣仆身上或在一個共和國的公民身上,則是一件極壞的惡事。因為無論什麼事情,如果到了這樣的一個人的手里,他一定會把那些事以自己的私利來加以扭曲,而這種行為常常與他的君主或國家的利益相違背。因此,為君主或主政者應當選擇沒有這種性情或習慣的臣仆,除非他們本來就是要這種人辦理細事,僅作為工具來使用,這種情況又另當別論。為私的最大的弊害在使事情不合尺度。先顧臣仆之利,後及主上之利,這已經是很不合適的了,然而有時竟以臣仆之小利而不顧主上之大利,這就會危害甚…See More
May 18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論聰明

有一種說法,認為法蘭西人的聰明在內,西班牙人的聰明在外。前者是真聰明,後者則是假聰明。不論這兩國人是否真的是這樣,這兩種情況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聖保羅曾說過:“只顧虔誠的外表,忘了還需要虔誠的內心。”與此相似,生活中有許多人徒然具有一副聰明的外貌,卻並沒有聰明的實質——“看似聰明實則糊塗”。冷眼看看這種人怎樣算盡機關,辦出一件件蠢事,就會覺得非常令人好笑。例如有的人似乎是那樣善於保密,而保密的原則其實只因為他們的貨色,不在陰暗處就拿不出手。有的人喜歡故弄玄虛,說起話來藏頭露尾,其實是因為他們對事情除一點皮毛之外再無所知。有的人是那樣喜歡裝腔作勢,就如同西塞羅嘲諷的那位先生一樣,“把一條眉毛聳上額角,另一條眉毛垂到下巴”。有人說話專揀華麗的辭藻,對任何不了解的事物都敢果斷地議論,似乎如此便可證明自己的高明。有的人藐視一切他們弄不懂的事物,以輕蔑來掩蓋自身的無知。還有的人對一切問題都永遠表示與人的不同見解,專挑剔皮毛,以抹殺本質,以此來標榜自己具有獨立的判斷力。…See More
May 16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進言》(下)

再講一個進言過程中存在的危害,那就是人們會存私心而進言。毫無疑問,“他在地面上將找不到忠誠,”這句話意在形容一個時代而非指所有的人。有一些天性忠實、誠懇、質樸、爽直而不狡猾曲折的人,為君主者應當首先把有這樣天性的人吸引到自己身邊來。再者,言官並非都是團結一致的;反之,他們常常互相監視。因此,如果有一個人的言論是因黨爭或私心而發的,這種情形多半會傳到君主的耳朵里來的。但是最好的救治之道就是君主要懂得言官,如言官之懂得君主: “君主之至德在乎知人。”…See More
Mar 4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進言》(上)

人與人之間最大的信任就是關於進言的信任。因為在別的托付之中人們不過是把生活的一部分委托給人,如田地、產業、子女、信用、某項個別事務;但是對那些他們認為是言官或諍友的人,他們是把生活的全部都委托了。由此可見,這些有言責的人更應當嚴守信實與堅貞。聰明的君主也不必認為言論有損於他們的偉名。就連上帝自己也少不了進言,他把進言這件事定為他的後代的尊號之一,就是“進言者”或“規勸者”。所羅門曾經說過:“有忠言方有安全。”凡事必有初有次:不在言論的辯駁上顛簸,就必將在幸運的波濤上顛簸,並且可能會有始無終,成敗不定,好像一個醉人的蹣跚一樣。所羅門的兒子發現了言論的力量,就如同他父親發現了言論的必要一樣。因為上帝最寵愛的那個國家是最先被邪說分裂破壞的。這邪說有兩個特點,這兩個特點可說是天意賦予它的,以教訓世人如何可以永遠看出邪惡的言論來的。這種言論,在人的方面,就是年輕人的言論;在事的方面,是主張暴力的言論。…See More
Feb 21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下)

像前面已談過的那個土耳其的事例,就使梭利門大帝以後的土耳其君統,一直都有非嫡派子孫的嫌疑。甚至有人認為梭利門二世可能是皇妃與別人的私生子。自從君士坦丁大帝殺死了他那秉性溫柔的王子克里普斯後,他的家室就不復有安寧。太子君士坦丁和另兩個兒子康斯坦斯、康斯坦修斯後來相繼死於爭奪繼位權的家哄。馬其頓王菲力普二世的太子狄修斯,受他的兄弟誣陷而被賜死。當菲力普發現了真相後,結果憂悔而死。類似的事例在歷史上實在多得難以枚舉。但大多數帝王對他們兒子的防範,事實上卻很少是有充足理由的。當然,歷史上也不乏相反的例子,例如叛變了父王梭利門皇帝的王子巴加劄特,以及叛變了亨利二世的那三個王子等等。再談帝王與宗教領袖的關係。如果宗教勢力過大,那對他的統治也會形成可怕的威脅。例如歷史上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安薩姆和貝克勒,都曾企圖把教權與王權集於一身。他們用手中的權杖對抗君主的劍,如果不是遭遇到強有力的對手,他們幾乎就得手了。教權的危險,並非來自宗教本身,而是來自與世俗政治勢力的勾結——特別是如果有國家外部勢力的支持,或者主教的出任並非出自帝王的旨意,而是來自民眾自發的擁戴的時候。…See More
Jan 21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帝王》(上)

帝王的內心常常對世界無所欲望而多感畏懼,這真是一種可悲的心境。他們高踞萬民之上,至尊至貴,當然對生活無所渴望和需求。但是,他們正因此而倍加煩惱,因為他們不得不時時提防各種可能的陰謀和背叛。所以《聖經》中說:“君王之心深不可測。”當人心中除了猜疑恐懼便容不下其他事物的時候,這種心靈當然是不可測度的!為了逃避這種可悲的心態,明智的帝王往往因為自己沒事而找些事做,例如設計一座樓臺,組織一個社團,選拔一個臣僚,練習某種技藝等。譬如尼羅王愛好豎琴,達密王精於射箭,哥莫達王熱愛劍術,卡拉卡王喜歡騎馬等等。這在有些人看來似乎是很奇怪的,因為他們不理解。為什麼君王不關心大事,卻愛好這些匹夫小術呢?我們在歷史中還看到,有些帝王早年英姿天縱、所向無敵,到了晚年卻陷入迷信和憂郁之境,例如亞歷山大大帝和德奧克里王就是如此。晚些的還有查理五世也是如此。這是因為一個已習慣於叱咤風云生涯的人,一入無事寂寞之境就難免會走向頹廢。…See More
Jan 1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迷信》

對於神,與其陷入一種錯誤的信仰,倒還不如不抱有任何信仰。因為後者只是對神的無知,而前者卻是對神的褻瀆。對於神的迷信實質上是在褻瀆神。普魯塔克說得好:“我寧願人們說世上根本沒有普魯塔克這麼一個人,卻不願人們說曾經有過一個普魯塔克,其兒女一生下來就被他吃掉。”就像詩人描述的大地之神薩圖爾努斯的做法那樣。無神論把人類付諸理性,付諸哲學,付諸世俗的骨肉之情,付諸法律,付諸名利之心,等等。而所有這一切,如果世上沒有宗教,也足以教導人類趨向於完善。但是迷信卻相反,它否定這一切,卻在人類心靈中建立起一種非理性的專制暴政。從歷史看,擾亂國家的並不是無神論。因為無神論使人類重視現實的生活,使人類除了關心自身的福祉便沒有其他的顧慮。試看歷史上那些傾向於無神論的時代(如奧古斯都大帝的時代),往往是太平的時代。但是迷信卻曾經破壞了許多國家。…See More
Jan 9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遊歷》

遊歷是對年輕人進行教育的一部分;對於成年人來講,遊歷是其經驗的一部分。不懂某國語言時前往某國遊歷順便算是去上學。年輕人應當隨著導師或跟著可靠的人去遊歷,只要那導師或跟隨者懂得要去的國家的語言,最好他曾經到過那里,這樣他就可以告訴那同去的年輕人所去的國家的風土人情、經典掌故。如果沒有熟悉情況的人的陪同,年輕人將會舉目皆盲,沒有可能認識任何東西。在航海的時候,除了天海,別無可看,然而人們卻堅持寫航海日誌;在陸地上旅行的時候,人們看到了很多東西,而人們卻常常忘了還要寫日記,好像偶見的事物比專心去觀察的事物反倒較為值得記載似的,這是很奇怪的。所以日記是應當記的。在遊歷中應當注意考察以下事物:君主的朝堂,尤其是當他們接見外國使臣的時候,當他們開庭問案的時候,還有宗教法院,教堂及僧院,和其中遺留的紀念品,城市的墻垣與堡壘,商埠與港灣,古物與遺跡,圖書館、學院、辯論會、演講(如果有的話),航運與海軍,大城市附近壯麗的建築與花園,兵工廠,國家倉庫,交易所,貨棧,馬術、劍術、軍事訓練以及此類的事物;上流人士所去的戲院,珠玉衣服的珍藏,木器與珍玩,以及任何當地值得記憶的其他事物。…See More
Jan 3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無神論》(下)

思想家中的無神論者是很少見的:一個迪亞哥拉斯、一個比昂,也許還有一個盧奇安而已。然而就連他們也好像外表勝於實際,因為凡是對於公認的宗教或迷信提出異議的人,總是會被反對者加以無神論者之名。不過徹頭徹尾的無神論者的確都是偽君子,他們總是在談論聖事聖物而毫無所感,所以到頭來他們總是會變得麻木不仁的。無神論產生的原因很多:第一個原因是宗教分裂,雖說分裂過程會增加派內人士的護教熱情,但是派別過多就要引起無神論了。第二個原因是僧侶的失德,就如聖貝爾納所說的一樣:“我們現在不能說僧侶有如一般人,因為一般人現在是比僧侶強了。”第三個原因是一種褻瀆和嘲弄神聖事物的風習,這種風習一點一點地毀損了宗教的尊嚴。最後還有一種理由,就是學術昌盛的時代,尤其是同時享有太平與繁榮的時代。因為禍亂與困厄較能使人心傾向宗教,否認有神的人將毀滅人類的尊貴;因為人類在肉體方面的確與禽獸相近,如果人類在精神方面再不與神相類的話,那麼人就是一種卑汙下賤的動物了。同樣,無神論也毀滅英雄氣概與人性的提高,如以一條狗為例,看它在發現自己受一個人的護持的時候顯得是如何的高貴勇武,一個人對於它就是一位神靈,或者是一種更高的品性,這是由於那…See More
Dec 29, 2019

慕課師's Blog

培根(1561年-1626)論迅速(下)

Posted on June 23, 2020 at 5:45pm 0 Comments

對於那些報告事情的人應當好好聽取他們的發言,如有指示當在報告之前說明,而不可在他們說話之中插嘴,因為被人攪亂自己談話次序的人將不免反復地說,並且在追憶欲說而經人打斷話頭的時候,比他能順著自己的路子說下去的時候,將更為冗長可厭,但有時常見抑制他人發言的人較發言者本身更為可厭。

重復說話多半是一種時間上的損失。但是再沒有比重復重點更為節省時間的了,因為這種辦法可以把許多空虛無關的話語在表述時都拋開。冗長而過細的言辭之於迅速就如同寬袍長裙之於賽跑。序文、套語、自我解釋的話語以及其他關於一個人自身的言語,都是大為浪費時間的東西,它們雖然好像是出自謙虛而其實是架子排場。然而在他人有阻撓或反對的時候卻應當留神,不可過於直截了當,因為懷有先入之見的心智總是需要先容的言辭的,就好像一種要使藥膏生效而先用的蒸罨劑一樣。…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論迅速(上)

Posted on June 23, 2020 at 5:44pm 0 Comments

追求迅速是做事過程中一大危險。它猶如醫生所說的“前消化”或過速消化,會使人體中滿含酸液與各種難察的病根。因此,不可以做事的時間之多寡作為迅速的標準,而應當以事業穩步進展之程度作為標準。比如在賽跑中,速度並不是以步幅之大與擡腳之高來決定的。因此,在事業上,達到迅速的方法在於專心做事,而不在一次包攬許多事情。



有些人一心要向人表明自己能在很短時間內做許多事情,有時他們就會把未辦完的事,設法掩飾成已經完成的樣子,以圖外表上顯得他們做事敏捷。然而以緊密的手段縮短做事的時間是一回事,以省略的手段壓縮做事的時間又是另外一回事。同樣,需要多次商榷的事情就是得往返多次,並不能一次草率地作出結論了事。我認識一位智者,他在看見人家急欲達到一個決議時就常引用一句話:“欲速不達,慢就是快。”…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機運》(下)

Posted on May 16, 2020 at 7:09pm 0 Comments

有一種狡詐,我們在英國叫做“鍋里翻貓”,那就是,甲對乙所說的話,甲卻賴成是乙對他說的。

有些人有一種法子,就是以否認的口吻自解,從而影射他人,如同說“我是不幹這個的”。例如梯蓋利納斯對布·斯之所為一樣,“他並無二心,而唯以皇帝的安全為念”。

有的人常備有許多故事,所以無論他們要暗示什麼事,他們都能把它用一個故事包裹起來。這種辦法既可以保護自己,又可以使別人樂於傳播你的話。

把自己要得到的答覆先用自己的話語說出一個大概來,是狡猾的上策之一。因為這樣就可使交談的人少為難些。…

Continue

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機運》(中)

Posted on May 16, 2020 at 7:09pm 0 Comments

正欲有言而突然中止,一如忽然制止自己似的,這足以使那與你交談的人興趣增加,更想知道你所說的事情。

 

當人家以為某種話是從你那里問出來的,而不是你自己樂意告訴的時候,這種話是比較有效的。因此,你可以為他人的問題設下釣餌,其方法就是裝出一副與往日不同的臉色,目的是為了好使別人有機會問你這改變的原因安在,就如同尼希米之所為:





“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