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Via della Seta
  • Female
  • Chua Chu Kang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La Via della Seta'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Іле
  • Macclesfield

Gifts Received

Gift

La Via della Set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Welcome, La Via della Seta

Latest Activity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5)

總而言之,湯皇珍融合物質的身體行動和精神的概念思考,以存在主義式積極的反抗態度,反轉虛無與荒謬,並透過行動藝術詰問人存在的樣態與意義,「人生的可以期待,旅人的無盡行旅,正是印證生命是一種進化挑戰以及動能創性,藝術是所有生活成為意義的釀作過程。」(湯皇珍, 2009,頁116)。若以波依斯(Joseph Beuys 1921-1986)「思考是雕塑,雕塑是創造的原則」的造形理論(Plastischen Theorie)來看,湯皇珍的行動藝術中富含的思考與概念,無疑是一種以身體行動表達思考的雕塑。這或許符合雷曼的想法:「行為藝術雖名為『踐履』,而實則恰恰是『非踐履』(德語:afformativ)的,也就是說: 不是簡單的一種踐履行為。」(李亦男,2010,頁234)。筆者認為,〈尤里西斯機器〉在行動藝術的劇場式表演層次所展現的,是一種「既是又不是」的表演,刻意打破「表演」與「非表演」、「表演」與「觀看」的分際,以進入抽象甚至全面思辨的寓言場域。足見湯皇珍的行動藝術所創造的,不是徒有思辨而流於空想的經驗,而是對一事件主題(例如旅行)的省思,…See More
Apr 11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4)

綜上所述,傳統的旅行意義經過湯皇珍作品的轉譯,不再只是單一的含義,甚至由探討高科技產品和運輸工具普及化的現代社會中「溝通」的各種困難面向,從而引申至「旅行」之意,而「旅行」一詞又演繹出多重意含,不論是語言溝通有去而無回(未能達到真正的回應)的「旅行」,或是真實地離開住所前往西班牙並在瓦倫西亞廣場請求路人幫忙尋找回家的路的「旅行」(旅行七),還是只有作品出國展覽而人未隨行的「旅行」(旅行一),或是邀請人們進行一趟冬日海濱之旅,並於海灘上重現作者記憶一張奇特印象的老照片(旅行五),抑或藝術家依序由北至南逆時針環島一周, 在每個定點處停留接聽觀眾自臺北撥打的電話,…See More
Apr 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3)

〈旅行五/一張風景明信片〉是湯皇珍邀請觀眾(6名成人2名小孩1隻動物)一同再製/再現一張她記憶中的老照片的旅行。這件作品除了在臺灣大里之外,也在韓國、法國和義大利等國家拍攝。湯皇珍僅以口頭描述該張老照片的內容,引導參與者重現相片的場景,以一種「擬似」的手法, 逐漸挪移、模糊並覆蓋老照片具有的文本性與原真性。易言之,再製/再現反而變成挪用,複本取代正本,複本即是正本。作品〈旅行六/幸福之島〉則虛構了一座幸福的體驗之旅。展演空間分為三層,每一層的觀眾與作品互動的形式如下:在第一層的觀眾,可遊走於高低不齊木製的虛像之「島」,彷彿置身在一座小島,隨意欣賞不同方位的風光。在第二層的觀眾, 一方面可以進入現場設置的電腦,瀏覽模擬的路徑,尋找此「島的所在」,或者觀看其他人留下的「幸福紀錄」;另一方面觀眾也可以坐在木製的牆上,…See More
Apr 5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2)

陸、結論秉持卡繆存在主義反抗思想的湯皇珍,在二十幾年的創作生涯,不斷對內審視並對外探索人類存在的形式及意義。她以希臘神話的人物薛西弗斯推石的無盡苦役,透過行動藝術為日常物質生活例行的重複行為(routine), 賦予一種獨特而不可回溯的「當下」意義。她自1991年在法國舉行的首次個展〈418筆畫〉以來便以一種看似持續單調、重複的行為——以白色顏料一筆一劃不斷塗滿展覽期間法國發行的報紙世界報(Le  Monde),「將報紙這樣大量印製行銷、日常公眾的物質體,轉化成畫者能量的精神體」(湯皇珍,1991,頁78)——這種將物質轉化為精神的思維,其實才是湯皇珍創作一貫秉持的中心旨趣。在歷時十餘年的計畫《我去旅行》與近作〈尤里西斯機器〉中,更能凸顯湯皇珍對內在精神性的追求。為了對《我去旅行》系列能有更完整的創作脈絡可循,筆者茲將十件計畫依序簡述如下:在〈旅行一/北京之行〉一作中, 湯皇珍本人並未親自蒞臨展場,而是委託策展人攜帶她的計劃書前往。這是一場假託作品前往的虛妄之旅,一趟「沒有真『行』的『北京之行』,以『故意缺席』來張望『鄉愁』與『親見』之間不能忍受的驚慌。」(湯皇珍,…See More
Apr 4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1)

表演者吟誦的文本,是湯皇珍為尤里西斯返鄉之旅所作的文字與《我去旅行》作品中出現過的斷簡殘篇混合交織,而成為表演者的劇本。這些書寫有的是日記文體(或者真為湯皇珍的日記),穿插在描述尤里西斯的句子中,而產生一種上句不接下句的跳躍與斷裂:「沒有返鄉/沒有尤里西斯沒有消逝的世界/令人無法/承受/ 墓誌銘第二場景有一顆拔下的大臼齒被收置在存放舊式底片的黑盒內 ⋯⋯」;有的話語以不同人稱記敘尤里西斯,或者假借尤里西斯之口,話語中充滿詩意和哲理:「沒有死/沒有返家的迫切/沒有意圖的必然/沒有尋求意義的必要⋯⋯」 顯而易見地,這是湯皇珍藉由尤里西斯之旅思索死亡、記憶與返鄉意義的另類書寫,即使文句在脈絡上並不一致,有些話語也未必具有意義, 甚至有的是無意義或不可理解的喃喃自語,但現場觀眾在演出過程所接收到的,令其印象深刻的,必定是能夠呼應的字句。在這裡,話語/文本似乎變成思想拋擲出來的碎片,供觀眾依照自己的意願揀選,拼貼出屬於自己的心靈圖像。由此看來,話語聲音或文本的功用並不在於它是否提供一篇完整而合乎邏輯的敘事——「詞語如果被減少到只是一種意義的傳載,…See More
Apr 3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0)

筆者茲於下文闡釋〈尤里西斯機器〉現場表演的幾種劇場元素和特性:筆者茲於下文闡釋〈尤里西斯機器〉現場表演的幾種劇場元素和特性: 一、身體與空間:不論是行動藝術或是戲劇劇場, 身體都是不可或缺的要件,也是自成一類(sui generis)的元素。〈尤里西斯機器〉,藉由身體看似行進、姿勢的變化、動作的重複、語言的朗說和觀眾的在場,製造出另一個瞬刻存在的空間。一般來說,身體的存在必然與時空有關。在劇場中,身體即是時空的隱喻,它承載各種意義。在湯皇珍的行動藝術中,它更是一個空間中的空間——身體所及之處,空間隨之限縮或開展——數位表演者(包括藝術家本人)分飾不同的角色,在十間木板隔製而成的裝置空間中挪移、游走、穿梭。此時的觀眾不是旁觀者,而是隨著他們的腳步或站立的位置游移、停駐與觀看。演員的身體移動路線是固定的、事先安排好的,但每一個在場的觀眾的身體卻是隨機與任意的。由此而來的擦肩交錯、尾隨步行等, 這些身體與身體之間產生的張力與距離, 都製造出更多小單位的感知空間。以德國劇場學家雷曼(Hans-Thies Lehmann,…See More
Apr 2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9)

「溝通」的第二層引申義,則延伸至人類的溝通慾望方面。 這個溝通的慾望,其實是呼應了「溝通的不可能」此一哲學命題。按照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1646-1716)形上學體系「單子論」的說法,單子是一種簡單分立、不可化約的單元,「是由主動的力和反映整個宇宙卻不與其他單元相互作用的關係所組成的宇宙的基本實體。」(段德智、尹大貽、金常政,1999,頁277) 每一個單子的本身就是一個內在的差異,一種獨立自主的內在性;每一種本質的內在世界皆異於他者,並且每個單子之間並無直接相互作用與溝通的可能,即所謂的「單子無窗戶」之說。 德勒茲據此進一步主張,儘管每個人並不存在同一世界之內,所謂的交流也不可能,但是做為最高符號的藝術,卻能穿透這些本質不同的世界(即每個內在差異的單子),互相聯繫並往返其中——藝術是人類彼此溝通的可能管道。 對湯皇珍而言,人與人的真正溝通也是不可能的。 她說:「人們是永遠不可能真正瞭解彼此的,我不認為有什麼成功的溝通,我們只不過是『試圖』去溝通,這樣而已。」(吳牧青,…See More
Mar 31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8)

肆、傳講的說書人與溝通的不可能 事實上,執行《我去旅行》計畫的「我」(湯皇珍),不僅是個雲遊探訪的人,也是華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1892-1940)口中的說書人, 在這個「說故事的藝術已經接近淪亡的地步」(林志明,1998 : 19)的時代, 透過行動藝術將說故事這種互相交換經驗的能力孜孜不倦地以「傳講」(傳遞講述)的方式進行。不過令人好奇的是,旅行之餘,為何想說故事?湯皇珍解釋: 為什麼要搜集故事?這關連到我很喜歡說故事、看電影的緣故。我對敘述、傳講越來越有興趣。我稱「口語」為敘述,敘述會跟影像之間, 產生非常有趣的狀態。經過敘述,會產生不同的影像閱讀, 當你接收了不同的敘述,再傳遞給不同的人時,又會造成許多差異。(游葳,2006,頁136)想要以語言「如實」再現影像的根本前提, 在於人類共同經驗的建立,以及雙方對語言符號系統(符徵、符旨)7…See More
Mar 30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7)

事實上,就語意分析而言,「我去旅行」這句話具有多重涵義。它可以是一種「宣佈」,意即我宣布我去旅行(了),但是否真為你認知的那種旅行,或者我是否真已離開去旅行了的這件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做了一項宣布,而這項宣布基本上已經預設主體(發話者)與客體(收話者)的存在,即使受話的客體對象是不確定的與不可知的,或者即使受話者接受到這項訊息,也未必真能了解發話者「我去旅行(了)」的確切所指。                                (圖四) 它依然傳遞出主客雙方可能的潛在關係, 進而指認兩者的位置——你和我是不可分的二元組(bipolarity)——正如湯皇珍強調的:「你和我,如同命題中的多組雙數條件,它們既是單一也是多數,既遠且近,偶然又堅持。」(湯皇珍,1998)以此可見「我去旅行」這句話本身便是「我」在場的存在證明。…See More
Mar 29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6)

下文將討論湯皇珍如何以旅行該一主題,從人的話語與話語之間的旅行(意即溝通)、身體離開寓居之處前往他方的旅行,以及由後者演化出各種不同形態的旅行, 最後連結荷馬(Homer)史詩《奧德賽》(Odyssey) 的主人翁尤里西斯(Ulysse)返鄉的旅行,繼而隱喻人生是一場回返死亡的漫長之旅,綜上種種旅行遂構成一則以「我」的在場/不在場的現代寓言。 圖3 湯皇珍,〈旅行七:廣場旅人〉,行動藝術表演現場,西班牙瓦倫西亞廣場,2006。圖片來源:湯皇珍提供。 參、「我去旅行」的現代寓言: 「我」的在場/不在場若說「行動藝術者視打破界線為跨向『藝術自由』的一步」(吳瑪悧, 1993,頁2),那麼湯皇珍的創作足跡除了環島的臺灣北中南東部以外,也遍及亞洲的中國、韓國,與西歐的法國、西班牙,這代表的不只是地理上的打破界線, 也是心靈上的越界遠颺。…See More
Mar 28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5)

這種循環機制一方面顯示出時間進程不可避免的機械性(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另一方面也巧妙地以機械性再現循環的「形式」來表現。在此之所以強調湯皇珍創作中的重複或循環僅是一種「形式」,是因為她表現的重複性並不是一種單純的、無意義的循環動作,其背後所隱含的意義,毋寧是藝術家亟欲表達的當下。對湯皇珍而言,當下乃是一種無法取代的此時此刻, 它是不被消費亦無從再現的。圖1 湯皇珍,〈原點種植〉計畫,現場行動藝術展演,國立藝術學院,1993。圖片來源:湯皇珍提供。而那種看似枯燥而荒謬的重複行為則是每一個當下的外在形式的具體顯現,湯皇珍則以身體行動如此解釋當下: 我用身體是每一個瞬間的當下性,過去以後就不會再重複了。…See More
Mar 27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4)

貳、存在的荒謬與重複的當下在創作形式方面, 本文首先以 1993年的〈原點種植〉來說明湯皇珍作品中常見的「重複」。何謂「重複」?以法國哲學家吉勒‧德勒茲(Gilles Deleuze, 1925-1995,簡稱德勒茲)的哲學角度來看,重複不是一般性,也不是相似性,一個重複在本質上與它所重複的東西不同:「重複就是以某種方式行動,但卻是就獨特的或獨一無二的、沒有相同或等價事物的東西而言。」(陳永國、尹晶,2010,頁3)湯皇珍在當年的國立藝術學院(現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進行一場關渡平原上的〈原點種植〉(圖…See More
Mar 26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3)

結合人生觀與藝術觀兩者,湯皇珍的行動藝術於是出現一種薛西弗斯式(sisyphean)的荒謬、重複與循環的「形式」,而這其實是她刻意選擇下的「重複」形式,藉以凸顯「當下」的獨特意義,並力圖轉化與超越人類存在的荒謬狀態。然而,她這種重複的表現形式與日常一般的反覆行為又有何不同? 此外,一如進入工業機械複製年代後的攝影, 藝術作品獨特的光暈(aura)3 消失了,所有的影像都可以藉由複製產生出與原作一模一樣的複本,影像製造的簡易便利或許對藝術的推展有其正面的意義,但宛若一把兩面刃般,影像的原真性(authenticity)4 自此蕩然無存,進入電腦高科技後的當代社會則面臨更多類似的難題,本文將探討的「旅行」和「溝通」即為一例。湯皇珍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則因為網路發達和各種溝通軟體的取得容易反而變得更為疏離,旅行亦然,各式交通工具的快速便捷,並不意謂旅行變得更有深度、溝通更可為。在這種語言蔓生橫溢,真正的意義卻無法產生的社會裡,行動藝術如何反映該種困頓,並進而創造新的旅行意義?…See More
Mar 24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2)

深受法國文學家阿爾貝‧ 卡繆(Albert Camus, 1913-1960,簡稱卡繆)(編註:見下圖)作品的存在主義思想影響,湯皇珍對卡繆所詮釋的薛西弗斯(Sisyphus)有著深刻的理解和認同。薛西弗斯(Sisyphus)是希臘神話的人物,為古希臘城邦科林斯(Corinth) 的創立者。 在荷馬的筆下,他是最機靈狡詐的人類, 曾發明航海術和貿易。他雖富有但個性慳吝、善於欺騙,…See More
Mar 23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

摘 要 本文將研究臺灣行動藝術家湯皇珍(編註:見圖)的創作形式,探討其 1999-2014 年的 10 件《我去旅行》計畫作品,以及集結《我去旅行》10 件作品而成的另一項大型裝置暨行動表演〈尤里西斯機器—回視湯皇珍「我去旅行」十五年〉,闡述其作品的「重複」與「當下」的意義,進而分析《旅行》系列之「溝通的不可能」和「寓言」等多重涵義,並以「身體與空間」、「聲音與語言」和「時間與記憶」三項說明〈尤里西斯機器〉行動表演的劇場元素。…See More
Mar 21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洪席耶·被解放的觀眾(9)

我意識到所有這些方式聽上去都像言詞,純粹的言詞。但我不會把這當做一種侮辱。我們已經聽到如此多的演講者假裝自己的言詞不只是言詞,言詞似乎變成能使我們進入新生活的密碼。我們已經看到如此多的觀眾誇自己,不僅是觀眾而且是共同體的禮儀。且不論關於改變我們生活方式的所謂後現代懷疑論,即使如此,還是能看到如此多的秀場冒充宗教神秘儀式,它也許看起來不那麽駭人聽聞,但還是為了使言詞不再只是言詞。脫離了道成肉身(the Word made flesh)(10)和觀眾變主動的幻覺,了解了言詞只是言詞和景觀只是景觀,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言詞、故事和表演如何幫助我們改變我們生活世界中的某些事情。 (1)約瑟夫·雅克多(Jean Joseph…See More
Mar 19

La Via della Seta's Blog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5)

Posted on April 10, 2020 at 9:38pm 0 Comments

總而言之,湯皇珍融合物質的身體行動和精神的概念思考,以存在主義式積極的反抗態度,反轉虛無與荒謬,並透過行動藝術詰問人存在的樣態與意義,「人生的可以期待,旅人的無盡行旅,正是印證生命是一種進化挑戰以及動能創性,藝術是所有生活成為意義的釀作過程。」(湯皇珍, 2009,頁116)。若以波依斯(Joseph Beuys 1921-1986)「思考是雕塑,雕塑是創造的原則」的造形理論(Plastischen Theorie)來看,湯皇珍的行動藝術中富含的思考與概念,無疑是一種以身體行動表達思考的雕塑。這或許符合雷曼的想法:「行為藝術雖名為『踐履』,而實則恰恰是『非踐履』(德語:afformativ)的,也就是說: 不是簡單的一種踐履行為。」(李亦男,2010,頁234)。筆者認為,〈尤里西斯機器〉在行動藝術的劇場式表演層次所展現的,是一種「既是又不是」…

Continue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4)

Posted on April 6, 2020 at 8:31pm 0 Comments

綜上所述,傳統的旅行意義經過

湯皇珍作品的轉譯,不再只是單一的含義,甚至由探討高科技產品和運輸工具普及化的現代社會中「溝通」的各種困難面向,從而引申至「旅行」之意,而「旅行」一詞又演繹出多重意含,不論是語言溝通有去而無回(未能達到真正的回應)的「旅行」,或是真實地離開住所前往西班牙並在瓦倫西亞廣場請求路人幫忙尋找回家的路的「旅行」(旅行七),還是只有作品出國展覽而人未隨行的「旅行」(旅行一),或是邀請人們進行一趟冬日海濱之旅,並於海灘上重現作者記憶一張奇特印象的老照片(旅行五),抑或藝術家依序由北至南逆時針環島一周, 在每個定點處停留接聽觀眾自臺北撥打的電話, 而螢幕播送事先錄製好的、藝術家對著鏡頭嘴裡念著臺灣各個地名的一趟「旅行」(旅行二),以及假託尤里西斯的返鄉為自己邁向人生最終的歸途做最後的歌詠吟哦…

Continue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3)

Posted on April 4, 2020 at 3:08pm 0 Comments

〈旅行五/一張風景明信片〉是湯皇珍邀請觀眾(6名成人2名小孩1隻動物)一同再製/再現一張她記憶中的老照片的旅行。這件作品除了在臺灣大里之外,也在韓國、法國和義大利等國家拍攝。湯皇珍僅以口頭描述該張老照片的內容,引導參與者重現相片的場景,以一種「擬似」的手法,

 

逐漸挪移、模糊並覆蓋老照片具有的文本性與原真性。易言之,再製/再現反而變成挪用,複本取代正本,複本即是正本。作品〈旅行六/幸福之島〉則虛構了一座幸福的體驗之旅。展演空間分為三層,每一層的觀眾與作品互動的形式如下:在第一層的觀眾,可遊走於高低不齊木製的虛像之

「島」,彷彿置身在一座小島,隨意欣賞不同方位的風光。在第二層的觀眾,…

Continue

呂筱渝*湯皇珍行動藝術的創作形式: 以《我去旅行》系列為例(12)

Posted on April 4, 2020 at 3:00pm 0 Comments

陸、結論

秉持卡繆存在主義反抗思想的湯皇珍,在二十幾年的創作生涯,不斷對內審視並對外探索人類存在的形式及意義。她以希臘神話的人物薛西弗斯推石的無盡苦役,透過行動藝術為日常物質生活例行的重複行為(routine), 賦予一種獨特而不可回溯的「當下」意義。



她自1991年在法國舉行的首次個展〈418筆畫〉以來便以一種看似持續單調、重複的行為——以白色顏料一筆一劃不斷塗滿展覽期間法國發行的報紙世界報(Le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