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犁散文集》識字班(下)

這叫那老太太聽見了,便大聲喊起來,第一句是:“你們小王八羔子!”第二句是:“人老心不老!” 

還是“先生”調停了事。 

第二班的“先生”,原先是女同志來擔任,可是有一回,一個女同志病了,叫一個男“先生”去代課,一進門,女人們便叫起來:

 

“呵!不行!我們不叫他上!” 

有的便立起來掉過臉去,有的便要走出去,差一點沒散了臺,還是兒童團的班長說話了: 

“有什麽關係呢?你們這些頑固!”

 

雖然還是報復了幾聲“王八羔子”,可也終於聽下去了。 

這一回,弄得這個男“先生”也不好意思,他整整兩點鐘,把身子退到墻角去,說話小心翼翼的。 

等到下課的時候,小孩子都是興頭很高的,互相問:

 

“你學會了幾個字?” 

“五個。” 

可有一天,有兩個女人這樣談論著: 

“唸什麽書呢,快過年了,孩子們還沒新鞋。”

 

老鼠!我心裏總惦記著孩子會睡醒!” 

“坐在板凳上,不舒服,不如坐在家裏的炕上!” 

“明天,我們帶鞋底子去吧,偷著納兩針。”

 

第二天,果然“先生”看見有一個女人,坐在角落裏偷偷地做活計。先生指了出來,大家哄堂大笑,那女人紅了臉。 

其實,這都是頭幾天的事。後來這些女人們都變樣了。一輪到她們上學,她們總是提前把飯做好,趕緊吃完,刷了鍋,把孩子一把送到丈夫手裏說: 

“你看著他,我去上學了!”

 

並且有的著了急,她們想:“什麽時候,才能自己看報呵!” 

對不起鮮姜臺的自衛隊、青抗先同志們,這裏很少提到他們。可是,在這裏,我向你們報告吧:他們進步是頂快的,因為他們都覺到了這兩點: 

第一,要不是這個年頭,我們能書?別做夢了!活了半輩子,誰認得一個大字呢!

 

第二,只有這年頭,書、認字,才重要,查個路條,看個公事,看個報,不認字,不只是別扭,有時還會誤事呢! 

覺到了這兩點,他們用不著人督促,學習便很努力了。 

末了,我向讀者報告一個“場面”作為結尾吧。

 

晚上,房子裏並沒有點燈,只有火盆裏的火,閃著光亮。 

鮮姜臺的婦女班長,和她的丈夫、兒子們坐在炕上,圍著火盆。她丈夫是自衛隊,大兒子是青抗先,小孩子還小,正躺在媽媽懷裏吃奶。 

這個女班長開腔了:

 

“你們第一班,今天上的什麽課?” 

“講報說是日本又換了……”當自衛隊的父親記不起來了。 

妻子想笑話他,然而兒子接下去: 

“換一個內閣!”

 

“當爹的還不如兒子,不害羞!”當妻的終於笑了。 

當丈夫的有些不服氣,緊接著: 

“你說日本又想換什麽花樣?”

 

這個問題,不但叫當妻的一怔,就是和爹在一班的孩子也怔了。他雖然和爹是一班,應該站在一條戰線上,可是他不同意他爹拿這個難題來故意難別人,他說: 

“什麽時候講過這個呢?這個不是說明天才講嗎?” 

當爹的便沒話說了,可是當妻子的並沒有示弱,她說:

 

“不用看還沒講,可是,我知道這個。不管日本換什麽花樣,只要我們有那三個堅持,他換什麽花樣,也不要緊,我們總能打勝它!” 

接著,她又轉向丈夫,笑著問: 

“又得問住你:你說三個堅持,是堅持些什麽?”

 

這回丈夫只說出了一個,那是“堅持抗戰”。 

兒子又添了一個,是“堅持團結”。 

最後,還是丈夫的妻、兒子的娘、這位女班長告訴了他們這全的:“堅持抗戰,堅持團結,堅持進步。”


當盆裏的火要熄下去,而外面又飄起雪來的時候,兒子提議父、母、子三個人合唱了一個新學會的歌,便鋪上炕睡覺了。

躺在媽媽懷裏的小孩子,不知什麽時候撒了一大泡尿,已經濕透媽媽的棉褲。(1940年1月19日於阜平鮮姜臺)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