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譚因的槍法,也太狠了一點,他的裸體使姿勢更為簡潔漂亮,簡直像這個英國人屋子里的一個雕像。

譚因在他房內這事,費了他不少唇舌解釋。吳世寶審訊他,不斷逼問他與譚因是什麽關係?他當然不會說。譚因在手槍上的指紋早就被他擦凈。

 

但是上峰根本不相信他的解釋,首先李士群一再懷疑擊斃賀家麟一案大有蹊蹺:即使有一千種理由,賀家麟也不會想逃跑。李士群認為楊世榮受了什麽方面的指使,槍殺了賀家麟,為此怒責吳世寶用人不當。重慶與南京一直在信使來往講價錢談條件,76號也在琢磨殺人立威後一步棋如何走。不斬來使是首先必須做到的事,況且局面複雜,利害沖突不會是永遠的。說到底,賀家麟並不是囚徒,即使知道雙方關係剛出現的轉折,也完全沒有逃跑的必要。

楊世榮被上了刑。76號有名的一些酷刑,雖然不好全部用到楊世榮身上,但李士群懷疑是南京政權里的對手有意給他栽贓。吳世寶不得不做出一個交代,讓楊世榮說出個頭頭道道。

 

鞭打楊世榮之時,吳世寶親自到場。在76號的地下室里,手銬和腳銬釘死在墻上,鞭打時四肢被鐐銬牢牢地反扣著,沒有任何動彈掙扎的餘地,楊世榮明白掙扎只會增加痛苦。

動刑剛開始,吳世寶突然傳令把譚因叫來,站在他身邊。吳世寶想看看這兩個人中間有什麽名堂,他不想把這兩個人往死里整,但是抓住把柄,能叫部下忠誠:他的警衛總隊在上海的活動越來越頻繁,需要譚因這樣敢衝敢打,下手特別兇狠的殺手,也需要楊世榮這樣做事靠得住的人物。

 

打手把鞭子放到水桶里泡,鞭子打一上就蘸一下水,濕牛皮抽在身上會拉起皮膚,馬上就把皮膚拽破,鮮血淋漓。

譚因一直發誓與楊世榮只是一般的朋友關係,那天只是因為順車,在執行任務後到楊世榮那里休息。事情發生之時,他正在隔壁熟睡,完全不知道這個房間發生了什麽事,他徹底否認見過賀家麟這個人,他沒有必要見這個人——這都是楊世榮在吳世寶趕到現場之前匆匆告訴他應當這樣說的。譚因在驚慌之中,已經失去思考能力,沒有提出異議。即使後來,楊世榮再三思考這件事,也想不出有什麽其他方法,可以讓譚因頂下罪名。

 

鞭子一下下落在楊世榮身上,楊世榮的臉抽搐著,盡可能不去看譚因。譚因卻因為好久沒有看到楊世榮了,卻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他不能躲開,吳世寶正注視著他。楊世榮胸脯上紅腫的條痕已經一道一道翻出血肉,吳世寶下令停一下,問楊世榮有什麽話說。

楊世榮搖搖頭,鞭痕上加鞭的疼痛,尤其每次鞭子在空中揮起時,噓叫聲帶來的警悚,比繼之而來的皮肉疼痛更加令人痛苦。他禁不住每次聽到噓叫聲時,朝譚因看一眼。他驚奇地發現譚因的眼睛不再閃避楊世榮受刑的場面,譚因雖然看著,但腦子和眼睛不在一起。楊世榮這次看見譚因眼睛發亮了,是淚光,還是樂意見到他被鞭打?也可能是有意在吳世寶面前表現他自己?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