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s Blog (97)

馮唐在香港清炒一盤樓花 页 10 Pabango也是馮唐

如果權衡物欲,衣食住行和美女,除了美女,我最在意房子。 

衣服,我最喜歡褲頭、老頭衫和拖鞋,舒服,省錢,掩蓋身體缺陷,披掛這身打扮在夏末秋初的北京遊蕩,是人生最大的“不亦快哉”。如果沒有美女和老朋友在,好食物的唯一標準是快,麥當勞大叔和狗不理是我的最愛。至於車,SUV是小雞雞男人的形象補償,我的夢幻車型是長安奧拓都市貝貝,停車太方便了。還是房子需要投入,建得好了,可以躲進去,關門拉窗簾,面壁點炮,幹什麽誰都管不著。 …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0, 2019 at 10:14pm — No Comments

馮唐·人活不過手上那塊玉

對於肉體凡心的俗人,最大最狂妄的理想,是對抗時間,是不朽。 

千百年後,肉體腐爛,凡心消亡,而某些俗人的事功文學,仍然在後代俗人的凡心里流轉,讓這些凡心痛如刀絞,影響他們的肉體,讓這些肉體激素澎湃。在這樣的理想面前,現世的名利變得虛妄:掙一億美金?千年後,誰會記得股神巴菲特?幹到正部級?現在,有幾個人記得禦准柳永淺吟低唱楊柳岸曉風殘月的是宋朝哪位皇上? 

對抗空間沒有那麽困難,趕巧了,在白宮里抱住克林頓的腰,在雅典抱住馬拉松高手的腰,一夜間能名滿天下。對抗時間,實現不朽,不能靠養育後代。生個兒子,仿佛撒一把鹽到大海,你知道哪一瓢鹹味兒是你的基因? 



中國古人總結的對抗時間的路數是:立德立功立言。…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0, 2019 at 9:51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永恒的痛苦

如果他在我身體里受罪,我會蒼白失色;我為他隱秘的壓迫感到痛苦,我看不到的人稍一活動可能要我的命。

可是你們別以為我只在懷著他的時候, 才跟他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當他下地自由行走的時候,即使離我很遠,抽打在他身上的風會撕裂我的皮肉,他的呼號會通過我的嗓子喊出。我的哭泣和我的微笑都以你的臉色為轉移,我的孩子。

Added by SRESCO on October 16, 2019 at 3:26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被吻

我被吻之後成了另一個人:由於同我脈搏合拍的脈搏,

以及從我氣息里察覺的氣息,我成了另一個人。如今我的腹部像我的心一般崇高……

我甚至發現我的呼吸中有一絲花香:這都是因為那個像草葉上的露珠一樣輕柔地躺在我身體里的小東西的緣故!

他會是什麽模樣?

他會是什麽模樣?我久久地凝視玫瑰的花瓣,歡愉地撫摸它們:我希望他的小臉蛋像花瓣一般嬌艷。我在盤纏交錯的黑莓叢中玩耍,因為我希望他的頭髮也長得這麽烏黑卷曲。…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October 16, 2019 at 3:25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孤單的孩子

我聽見一陣哭聲,就在山坡停住,

走近路邊一座茅舍的門。

一個孩子從床上以甜甜的雙眼看我,

無限的柔情仿佛醇酒,把我陶醉。

母親遲遲未歸,還在田疇彎腰勞動;

孩子醒來尋覓溫暖紅潤的奶頭,

放聲號哭……我抱起他緊貼胸懷,…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October 16, 2019 at 3:24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子夜

美喲,這子夜。

我所見玫瑰樹的枝節里

流湧的糖汁升向玫瑰。

我聽見

威嚴的虎,那熾烈的條紋

不讓它睡眠。

我聽見

一個人的詩章

在黑夜里增長,…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July 9, 2019 at 11:20a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默愛

如果我恨你,

我會斬釘截鐵地對你說,

可如今我愛你,

對人類如此含糊的語言,

我卻信不過!

你願它化作一聲呼喚,

來自深深的心底,

可它還沒出胸膛和喉嚨,…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May 7, 2019 at 12:09pm — No Comments

(智利)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大地的形象

以前我沒有見過大地真正的形像。大地的模樣像是一個懷里抱著孩子的女人(生物偎依在她寬闊的懷抱)。

我逐漸明白了事物的母性。俯視著我的山嶺也是母親,

黃昏時分,薄霧像孩子似的在她肩頭和膝前玩耍。

現在我想起了溪谷。溪底的流水給荊棘遮住,還看不見,只聽得它潺潺歌唱。

我也像溪谷;我覺得細流在我深處歌唱,被我身體的荊棘遮住,還沒有見到光亮。

Added by SRESCO on April 20, 2019 at 9:17a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黎明

我折騰了一宿,為了奉獻禮物,整整一宿我渾身哆嗦。

我額頭上全是死亡的汗水;不,不是死亡,是生命!

上帝,為了讓他順順當當出生,我現在管你叫做無限甜蜜。

出生了吧,我痛苦的呼吸升向黎明,和鳥鳴匯合!

Added by SRESCO on April 11, 2019 at 11:16am — No Comments

蒲寧·松樹一天天更見清新蒼翠

松樹一天天更見清新蒼翠,

森林濃密了.田野露出了綠色,

二月終於降服於潮濕的春風,

溝谷里的積雪失去了鮮明的光澤。

打谷場和花園還像冬天一樣,

祖父的房子里籠翠著一片寧靜;

但陰冷的、空蕩蕩的大廳里已有了春意,

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吸引人來臨。…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March 25, 2019 at 6:26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神聖的規律

人們說,經過生育,生命在我身體里受到了削弱,我的血像葡萄汁從壓榨機流出;可我只覺得像是吐了一口大氣,心頭舒暢!

我自問道:“我是誰,膝頭能有一個孩子?”

我自己回答說:

“一個懷著愛的人,在被吻時,她的愛情要求天長地久。”

大地瞧我懷抱著孩子,為我祝福,因為我像棕櫚一樣豐饒。


雷怡譯

——《世界文學》1982.5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26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致丈夫

丈夫,別摟緊我。你使他像水里的百合似的在我身體深處浮起。讓我像靜水一樣呆著吧。

愛我吧,多給我一點愛!我多麽嬌小,將同你形影不離;

我多麽可憐,將另給你眼睛、嘴唇,讓你享受世界的樂趣;

我多麽脆弱,愛情將使我像陶罐一般坼裂,傾瀉出生命的美酒。

原諒我吧!我步履蹣跚,替你端酒時笨手笨腳;是你把我充實成現在的模樣,是你使我的行動變得這麽怪里怪氣。

比以往任何時候更親切地對待我吧。別熱切地攪擾我的血液,別激動我的呼吸。…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26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把你的手給我——獻給達索·德·希爾維拉

把手給我,讓我們來跳舞,

把手給我,讓我們來親熱,

我們像一朵花,

花兒一朵……

我們唱的是一首歌,

跳的是同樣的舞,

像一株擺動的麥穗,

麥穗一株………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12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死亡十四行詩(三)

那一天,邪惡的雙手控制了你的生命,

按照星宿的示意,你離開了百合花叢。

當邪惡的雙手不幸伸進花園,

你的生命之花正當歡樂的妙齡……

我曾對上帝說:“人們把他引上了死亡的途徑。

他們不會指引那可愛的魂靈!

主啊,讓他逃出那致命的魔掌,…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04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死亡十四行詩(二)

有一天,這長年的苦悶會變得更加沈重,

那時候靈魂會告訴我的軀體,

它不願再在玫瑰色的路上拖著包袱行走,

盡管那里的人們滿懷著生的樂趣……

你將覺得有人在身旁奮力挖掘,

另一個沈睡的女人來到你寂靜的領地,

待到人們將我埋葬完畢,…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03pm — No Comments

米斯特拉爾·死亡十四行詩(一)

人們將你放在冰冷的壁龕里,

我將你挪回純樸明亮的大地,

他們不知道我也要在那里安息,

我們要共枕同眠夢在一起。

我讓你躺在陽光明媚的大地,

像母親照料酣睡的嬰兒那樣甜蜜。

大地會變成柔軟的搖籃,…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02pm — No Comments

蒲寧·晚霞頓時收斂了餘光

晚霞頓時收斂了餘光。

我遙望四處,心中悵惘

面前已經收割的田野,

只剩下一片暮色蒼茫。

伸向遠方的廣闊的平原,

籠蓋著一層秋天的夜色;

只有西天略紅的背景上,

光線膝脆,樹影蕭瑟。…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9:53pm — No Comments

蒲寧·火車上

曠野越來越開闊,

旋轉著在我們身旁掠過,

農舍和白楊像在空中浮遊,

轉眼間就在田野盡頭沈沒。

瞧,山麓下牧場後邊,

松林中露出潔白的隱修院……

瞧,架在河上的鐵橋,

在我們腳下轟的一聲飛到了後面………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9:51pm — No Comments

蒲寧·已不見鳥的蹤影,樹林害了病

已不見鳥的蹤影,樹林害了病,

正在無可奈何地凋零。

蘑菇的季節已成過去,可溝壑里

仍強烈地散發出蘑菇潮濕的氣息。

密林比先前矮了,亮了,

灌木叢中的草枯了,

在連綿的秋雨下

濃密的樹葉正在腐爛、變黑。…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February 22, 2019 at 9:48pm — No Comments

張進步·暗月之章

這時光讓我噤若寒蟬 一群群飛散

這時光是暗月驅趕的麻雀 它飛散

不知何時才能重返 我盼望它重返

我盼望 在陰冷的氣候中 我的盼望從未缺席

這暗月讓我噤若寒蟬 它來回地繞著圈子

這暗月是跟隨我的小獸 我看不見

只能讓感覺之手輕輕撫摸它 它有時溫順

更多時候 我站在門外 它坐在幕內

那些風聲鶴唳的舊時光 不伏貼地揪著我的頭發…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May 23, 2017 at 10: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