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個蔥綠的長堤,一邊是湖水,看起來像瀏河附近。楊世榮一下子就看清楚了:他三年前在這一帶打了一個多月的仗,一條條戰壕死守,纏住日本精銳的海軍陸戰隊。他是下級軍官,沒有軍事地圖,也用不到。他記性好,對地表地貌方向記憶非常明確。 

這個地方他肯定來過,在從瀏河向蘇常退卻的路上,部隊在這里住過一夜。拂曉就受到日軍飛機的轟炸,他把隊伍連滾帶爬從民房帶到一條湖堤上:湖堤是最好的應急工事,這是每個低級軍官都明白的措施,而正巧他在晚上睡下前,看了一下這已經逃空村子的四周。那次空襲依舊抓走了他那些貪宿的部下。日機走後,整個營不得不去埋葬被炸爛的殘肢斷腿——這不過是對他們堅守上海郊區一個多月的報復。

 

任何事都有代價。當他走在湖堤上時,他突然發現,人生的延續或切斷只是很微小的差別,例如你正好在彈片飛過的路徑上,或正好在“募兵隊”的路徑上,或恰好伏在坦克輾過的路徑,或正好落在某某大人物發怒的方向上。 

譚因走在前面,他走得很慢。楊世榮也不著急,提著剛發給他的十二響駁殼槍,慢慢地跟在後面。跟他一起來的衛隊好像也不著急,背著槍,一路跟著他們,放開了一定的距離。他們像已經執行完任務,大家心不在焉地散步。

 

湖堤很清靜,幾乎沒有行人,遠遠看去湖里荷花,只開了一朵淡紅,那些花苞遮掩在綠葉間。湖水很清,風吹皺波紋,吹拂著臉,覺得不熱不涼正好。太陽已經在西沈,景致開始變得單調,一色暗紅。楊世榮覺得有點奇怪,仗打得再大,田還是有人種,日子還是有人過,江南農家的景色依舊。 

他很想和譚因說點什麽,他們中有太多的話需要說清,到這時候卻已經說不清。真是開玩笑,他或者譚六都未料到有這麽一天,會弄到這麽奇怪的局面。他拿著槍,押著譚因在堤岸上走,覺得這湖比他記憶中的大得多。

 

譚因一直是得意的,一個聰明伶俐和俊俏的小子,可能從小就是受寵的,很多人寵,他會討人好,他一笑就讓人心里軟了。譚因命里不會缺少扶植的人,正因為如此,他把別人扶植他當作生活的常規,大概並不珍貴,覺得理所當然。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