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與案子無關,他對自己說。既然已面臨死亡,他不必去辯解這種事。他沒有親屬,沒有人會記得他這個人扮過個什麽角色,有過什麽羞辱。

“賀家麟是譚因打死的!”李士群說。

楊世榮失聲說:“不,沒有的事。”他說得稍急了些,他原可以更從容地否認。

 

“你真犯不著為這麽個人頂罪,”李士群說,“譚因是個什麽角色,我最清楚。他能跟賀家麟去套什麽近乎,我也清楚。他沒有不敢做的事,沒有不敢睡的人,也沒有不敢殺的人!”

楊世榮只說:“賀家麟是我殺的。”

李士群揮揮手:“沒見過你這樣的人。你說了兩年了,從不改口。就因為從不改口,證明是假的。我這里的死刑犯,個個要翻幾次供,弄幾個花樣才罷休。”他走到楊世榮面前,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個好漢,敢做敢當,我最愛好漢,最看不得那些背主賣友求榮沒骨頭的小人!”

 

楊世榮心里咯噔一響,李士群這話說得咬牙切齒,有股殺氣,看來他要除掉譚因了!小譚六礙了他的事,不夠聽話,或冒得太快?他可是許過譚六“上海王”的寶座,不是有意栽人嗎?雖在獄里,他也有所耳聞,有人向日本人告狀,說李士群搞的清鄉,是匪去兵來,兵來匪去。他真的又要借人頭向日本主子交代?

 

或許譚因近半年沒有消息,是他自己處境不佳,有意讓我撇清關係?想到這里,他心頭一動。突然覺得譚因與他又接近了一點。他實在不知道譚因失寵的經過。不會有半年吧?心懷異志的下屬,李士群不會放半年之久不動手。

 

李士群回到桌邊,又換回那種官腔官調,對審問楊世榮,他明顯不感興趣。“江蘇省警偵局現已查明,譚因,時任上海特務總隊隊員,在1940年5月21日擅自槍殺上海藉市民賀家麟,現宣判死刑。同案楊世榮,時任上海特務總隊支隊副,擅離職守,紀律處分關押兩年。現刑滿開釋,恢復職務。”

 

“不,不,”楊世榮喊起來,“不是譚因殺的。”

 

“行了,”李士群說,“楊營長,你先代理一下譚因的團長職務,你有軍事經驗,他只是個街頭流氓而已。江湖義氣,也要看用在誰身上。為譚因這小子不值得,他早就自己承認了。”他朝門口筆直站立的警衛點點頭,“帶譚因。” 

看來譚因早就押在隔壁房間里,等著來與他對證。譚因進來的時候,楊世榮看到,這個負心人已經受過毒刑,雖然軍服穿戴整齊,但是臉色慘白,臉頰上有血痕,走路拖著腳步,勉強地維持著。半年多不見,譚因已大變了,創傷和奔波也使他不再年輕俏皮,青春消失太快,快到連他都沒有來得及看到,譚因對他已經是個陌生人。他在牢里也想到過,有一天如果他們倆巧遇,可能會是這樣的感覺。

 

譚因看到楊世榮,朝他一個慘笑,然後就轉過頭去,不再看他,盡可能身體挺直地站著,全場沒有人說話,都在看他們倆。不過當他一笑時,楊世榮才看到他昔日撩人的光彩,他承認他現在像個好漢。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