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世榮正躺在床上抽煙解悶,恍惚中看到一個全套白色西裝、三接頭皮鞋的人物走進來,那鞋尖頭尖腦,時髦得很,完全是一年前賀家麟的樣子。他嚇了一跳,身子往後一縮。那個賀家麟快步地朝里走,把禮帽拿在手上,警衛看到他,立即敬了個禮,沒有攔住他的意思。

他忽地坐了起來,這個獄房與軟禁賀家麟的地方不可同日而語。他定眼一看,來人朝他露齒笑,原來是譚因,能大模大樣來這個地方的只可能是譚因。這小子幾乎在一夜間長成一個大人,個頭也冒出好大一截,臉形也變成熟了,只有露齒說話時能顯出他舊日的孩子相。

 

譚因來看楊世榮時,監獄看守人正三五成群,議論紛紛,很緊張的樣子。楊世榮憑直覺得出結論,76號一定出了新的巨變:可能是李士群為爭奪控制權,與特務總隊的吳世寶火拼。

特務們每個人現在都面對一個如何自處的問題:究竟是忠於吳世寶,還是忠於李士群。趁四周無人時,譚因求教楊世榮這個問題。楊世榮想都未想就說:“當然吳世寶是我們的救命人,而李士群要我的命。不能背叛吳隊長。”

 

譚因不做聲。想了一下,說:“日本人相信李士群,說他有能耐。吳世寶可能會處於劣勢。如果吳世寶倒了,我們跟著他倒,沒有任何好處。”

楊世榮沈默了,譚因的思考方式不能說沒有道理。但譚因作為吳世寶的主要助手,在這種時候背叛,未免過分。反正這不是楊世榮行事做人的立場和方式。

 

“唯一的辦法是讓李士群滿意,才能過這一關。”譚因說。

“他給你封官許願了吧?”楊世榮試探地問。

譚因搖搖頭,但是楊世榮現在已經不知道譚因會不會告訴他所有的事。他覺得應當斷然說出他的看法。

 

“李士群對自己人都詭計多端,日本人看得起,也甩得起。人生總有走運背運,做一個背主之臣,在江湖上被人看不起,不值。”

“我知道。”譚因語氣很不耐煩,但是他穩住自己,輕聲輕語地說,“小日本佔不住的縫太多,現在是誰有膽量誰打天下。李士群要管好多地方,他答應上海這個市面讓給我,讓我做上海王”。

 

楊世榮大吃一驚,頓時覺得暈糊糊的。這種話,哪怕能相信,也實在口氣太大。上海是多大的世面,能讓幾個半文盲殺手稱王?不過為什麽不能呢?黃金榮杜月笙又識幾個字?是真英雄,又有幾個肯定比譚因強?他一時覺得這個小子實在有能耐,至少膽子極大,不是他能夠理解的。

 

不過他明白到自己已經不是大哥。這個譚因翅膀硬了,要自己一飛衝天。身逢亂世,不就是譚因這樣的人物得意?他第一次明白,他們的路,已經分開很遠。他即使出去,恐怕譚因也不會認他做朋友——他只是給司令當兵衝鋒的料子。今天譚因來跟他透底,算是看得起他。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