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不必多說了,只說這麽做欠穩妥。“況且”,他說,“你以前提到過,吳世寶答應盡早放我。”。

“大哥”,話才說到了關鍵,譚因也不含糊,“不管吳世寶李士群,老子為他們拼命,第一條就是為了放你!”

此話是真是假,楊世榮都很感動。他知道自己的案子太重,不管是誰,都願意先押著他,今後萬一需要,可以拿他的頭抵債。但是他喜歡聽見譚因這麽說。

 

譚因站起來,拿起禮帽要走,說要去見一個叫胡蘭成的人。見楊世榮看著他,他一笑,說不是他要約見胡蘭成,而是胡蘭成要見他,已經約了好幾次,這個人是吳世寶的軍師,可能是想穩住他。

楊世榮想起他陪賀家麟時翻過一些雜誌,胡蘭成的文章他也讀到過。他記得在什麽場合與這人打過一個照面,長得到是討女人喜歡。一個弄文墨的人來搞政治?最能把政治搞得臭氣熏天的就是他們!

“酸人,好對付。”譚因笑意收住,說了這麽一句就走了。楊世榮看著他的背影從監獄門廊里消失,天高雲淡,他已經跟不上譚因的思路。

 

自那之後,譚因有三個月沒有出現過。看守人告訴他,李士群先在吳世寶頭上安了個搗亂上海市面的罪名,把一大堆證據交給日本人,日本人把吳世寶關進牢里。在吳世寶的老婆和胡蘭成的請求下,李士群又“打通關節”,讓放出來。

看來是日本人明白過來:犯不著給李士群火中取栗,李士群要殺人,得自己動手。結果吳世寶在李士群的別墅里被一碗面給毒死。死得很慘,肚子痛得在地上打滾抽筋,七竅出血而死。

 

吳世寶出事的當天,譚因帶一幫人守在靜安寺赫德路192號公寓對門,那里是女作家張愛玲的公寓,他們用望遠鏡監視了幾天。他們看見胡蘭成在六樓的陽臺上與一女子望景致,隔了一會兩人進屋去了。就偷偷摸進樓里,守著電梯和樓梯。一直到天黑盡再天亮,也沒見著胡蘭成下來。一夥人最後到樓上搜查,把那個女人嚇得半死,也沒有找到,看來胡蘭成在他們進樓前就溜掉了。

既然譚因帶了頭,吳世寶的部下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他報仇。李士群接管了特務總隊後,就立即把譚因調到蘇州,任江蘇稅警部隊的團長。

 

楊世榮當然不全信看守人的話,尤其是講得太生動的故事,更不能信,況且胡蘭成仍活得尚好,吳世寶一死,他迅速離開上海,到武漢辦一張小報紙去了。譚因如果連個文人都抓不住,上海灘如何站住腳?不管怎麽說,這次譚因為李士群立了大功勞。

“升官了,”看守人說,“你的兄弟升官了。你不會呆久的。”

這時他坐牢已有一年半,他只能希望成為有功之臣的譚因能辦到這點。

 

可是事件之後,譚因只來過一次,匆匆忙忙呆了三分鐘,而且,派人送錢來的次數也漸漸減少。可能他認為自己的地位穩固了,楊世榮再也牽累不了他,楊世榮通常是理解的態度,有時不免氣惱地想。他早就應當明白,這譚因是個出爾反爾不能依靠的朋友,盡管他皮靴綬帶,外表活脫脫大當官一個,說話也像有身份的人,不再冒冒失失,他卻感覺自己和他生分了。

沒過多久,看管人又換了一批,換了一些李士群的親信,他們對楊世榮看管得很嚴。他托看管人帶信,要求見譚因,譚因卻沒有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