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s Blog (321)

徐訏·魯文之秋(4)

鐘聲,是的,魯文的鐘聲是魯文的文化的表徵,是整個魯文的靈魂。但是我不愛,我甚至厭憎;它幾乎是一天到晚鬧著。像魯文這樣的小城何必大驚小怪用大鐘?…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ly 29, 2020 at 6:26pm — No Comments

徐訏·魯文之秋(3)

我到魯文的時候也正是秋季,今年的魯文據說天特別冷得早,天天秋風秋雨,我的衣服沒有運到,肉體的寒冷也倍加了心境的淒涼,外加飯館的飯菜生冷,居處沒有開水,以致更顯得秋景的蕭殺了。

在這樣的秋境中,像我這樣初出國的人自然都容易起鄉思的,更何況對於秋有變態的敏感的人呢?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ly 23,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徐訏·避暑(下)

地址終算定了。出發日期又起了小爭執,她說明天,我說大後天。只差一天工夫,什麼不好商量,於是就定後天,車票到中國旅行社買還是車站? 這難道還要爭執? 我說你去買就隨你,歸我買你就不必干涉。她是好勝的,於是她說: 

「那麼好,我明天就去買。」伸出手來說:「錢……」 

這下子我可吃驚了! 怎麼我們商量了半天就沒有商量到錢? 沒有錢怎麼能避暑!

 

難道這個大半夜工夫就白商量?…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9, 2020 at 10:28am — No Comments

徐訏·避暑(上)

寒暑表一百零四度,夜,我們談到了避暑,起頭隨便談談,後來爭執起來了。 

妻是在山國里長大,現在剛學會游泳,所以不主張再登高山,要去海;我是看慣了海的,不主張去海邊。於是我主張廬山,她主張青島:我主張泰山,她主張煙台,…… 

我們越爭越起勁,爭到什麼都忘了。我說: 

「你是去避暑,還是去跳海? 你是去尋快樂,還是去尋死? 」她說:…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6, 2020 at 5:16pm — No Comments

徐訏·我的照相(下)

怎麼說也弄不清,回家一查,乃知早晨我未起床時,我的外甥女將她玩厭了的洋書片將我照相換去了,立刻追究,知已與隔壁男孩換了半支石筆;我乃輾轉反側,一夜未睡。一早就問隔壁姓王的男孩,他說已將它送給對門希臘的女孩,問希臘的女孩,知她在弄口一個過路的小孩換了一個玻璃球,過路小孩叫我何處去找? 自思此相之好處在鬍子,既是畫上去的,何不現在去照一張,現在我不有真鬍子了麼? 

忽然想到某處贈送明星照片時,那照相不是好得姐姐們都稱讚嗎? 這個照相館可真好,幸虧我是記得很清楚的。

 



到了照相館,他們正忙著照二個女子,叫我:「請坐。」我乃抽煙以待。…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March 10, 2020 at 9:52pm — No Comments

徐訏·我的照相(上)

《論語》的編者叫我交他—張照相,為《論語》兩年紀念刊上用。當時我一口答應,以為這只要我回家時候,無論哪兒一找就可以找一張出來的。 

我有許多朋友會照相,所以我也常常照相,照好相,他們送來了我一看之後就隨便一放:比方我在看書,就夾在書里了;比方我在拿煙,我就放在煙罐里了;有時候我在教外甥女算術,就在反面當做黑板,—塗以後,她們就當做「洋書片」一般去玩了。再或者是放在桌上,一天天的過去,碰巧那一天我寫信給朋友,於是就一封而入,在反面寫一句兩句的打油詩,也是—件常事。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March 8, 2020 at 12:30am — No Comments

楊建民·學術爭辯與文化精品

著名翻譯家、詩人梁宗岱教授是個十分愛爭辯的人,不過他爭辯的多是學術問題。

梁宗岱可謂少年得意。在上中學期間,他的詩文已登在著名的《東方雜誌》、《學生雜誌》和《小說月報》上了;16歲時便博得「南國詩人」稱譽。17歲時被鄭振鐸、茅盾邀請加入「文學研究會」;在遊學歐洲期間,以法文在著名的《歐羅巴》、《歐洲評論》等雜誌上發表詩作,又將王維、陶淵明等的詩歌譯出發表,得到羅曼·羅蘭的非常欣賞;他同時與法國現代派大詩人保羅·瓦雷里有密切交往,他譯成的法文本《陶潛詩選》還由這位大師親自序言,並給予高度評價。28歲回國,即擔任北京大學法文系教授兼系主任。以後陸續在南開、復旦、中山大學等著名高校任教,教學著譯,終生不渝。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anuary 11, 2020 at 10:38pm — No Comments

徐訏·魯文之秋(2)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10:16pm — No Comments

徐訏·魯文之秋(1)

人的心理對於某件事某種行動的解釋,有時候不但欺人,而且是欺騙自己的。所以我對於要人的宣言,名人的日記,青年們的情書,以及演說家的演說,我都不全很相信。因此,我對於我自己的心理,有時候也覺得不很可靠了。…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10:13pm — No Comments

徐訏·談美麗病(下)

其實青年人之願意為美麗犧牲的,正像生物在性的追逐時,常常會不顧生命,植物在結果前要開花一樣,這到是極其自然的事。 

用這個眼光去看現在青年們健康,實在也只是為另外一種犧牲罷了。以前是的,西洋女子有束腰,中國女子有纏腳,不久以前,把好好的牙齒去換一顆金牙齒,不是有的嗎? 把好好的耳朵鑽過窟窿去掛金器不是中西都是一樣嗎? 人人都笑非洲土人的以泥裝飾為野蠻,可是你有沒有想到自己生活中也常有這種相仿的事情呢? 金屬與土不都是礦物麼? 現在正有人冒著冬寒裸著手臂為帶鐲頭之用,忍受那手術之痛苦冒著危險去受科學美容術的洗禮你都知道?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9:33pm — No Comments

徐訏·談美麗病(上)

那末,為什麼不叫病態美? 偏要叫美麗病呢? 這個,我願意先告訴你,我是學過醫的,沒有學過藝術,所以我願意,而且只能夠談病,談美可真就外行了。 

近來有許多提倡健康美的藝術家,把小姐們半身的,穿著游泳衣的與穿運動衣的照相,介紹給我們,指示我們這是健美的標準,叫人擺脫東方病態美的典型,來模仿他們。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9:32pm — No Comments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4)

從實用主義的見地看,需要從事科學技術的知識分子,還容易理解。因為他們中間除了從事基礎理論等研究的以外,所有科學技術活動的成果,往往容易直接在物質生產領域很快生效。容易增加社會物質財富。 (不過,也不要忽視,即使是比較有價值的科研成果,獲得了公認,在落後的體制中也不一定會立即被採用。) 而文科知識分子從事的活動則不是這樣,他們活動的潛在的、巨大的影響,在一個短見的社會里,不容易一下子被覺察。應該客觀地說,自從改革、開放以來,這種影響的程度在不斷縮小,現在,當然很少人再相信主要是只辦理工科大學 (連醫科、農科大學也不要? ) 而不要辦文科大學的主張了。能夠設想一個現代化的國家里,缺乏出類拔萃的哲學家、歷史學家、經濟學家、法學家、教師、文藝理論家、詩人、作家、建築師、畫家、音樂家、書刊編輯、新聞記者、導演和演員……等等、等等麼? 精神上的無知當然不能建成現代化。從梁宗岱先生後半生的遭遇中,不能不使我們又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9:11pm — No Comments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3)

那正是一個被譽為「和尚打傘」的時期,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其危險程度,不言自明;而這個「權力的代表」當然不可能知道什麼是詩的價值,精神的力量,什麼文學研究會,什麼羅曼·羅蘭,梵樂希。以後,還是梁先生在監獄中偷偷寫了一封長信,由好心的看守所長私下遞給甘少蘇女士,再用雙掛號由最高法院副院長張志讓轉呈毛主席,最後,才由黨中央,中南局,廣西省派了調查組,查清了這是冤案,下令放人,派人到監獄里向梁先生道歉了事。這時,近三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讀到甘少蘇女士的這些記述,我不禁捏了一把汗,假如那封信沒有送到毛主席那里去呢? 這就不堪設想了。這實在可怕。應該特別說明的是,在製造這場冤獄的過程中,確也有一些愛護知識分子、敢於主持公道的共產黨幹部,挺身而出,保護這些社會上的寶貴財富。據甘少蘇說,梁宗岱還曾得到胡喬木同志的關照。但在某一領導者的意志就能體現法律時,他們提的意見,又能起多大作用呢?…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9:08pm — No Comments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2)

甘少蘇女士這些記述,與溫源寧教授在三十年代所寫的《一知半解》一書中,對梁先生的記述,大體吻合。溫源寧這樣寫道: 

「萬一有人長期埋頭於硬性的研究科目之中,忘了活著是什麼滋味,他應該看看宗岱,便可有所領會。萬一有人因為某種原因灰心失望,他應該看看宗岱那雙眼中的火焰和宗岱那濕潤的雙唇的熱情顫動,來喚醒他對『五感』世界應有的興趣;因為我整個一輩子也沒見過宗岱那樣的人,那麼朝氣蓬蓬,生氣勃勃,對這個色、聲、香、味、觸的榮華世界那麼充滿了激情。」 (溫源寧著《一知半解》,南星譯,第56—57頁)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9:05pm — No Comments

李冰封《想起了梁宗岱先生》(1)

一顆沙里看出一個世界

一朵野花里一座天堂

把無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永恆在一剎那里收藏

       

               ~~梁宗岱譯勃萊克:天真的預示…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9:03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晚禱之二——呈敏慧

我獨自地站在籬邊。 

主呵,在這暮靄的茫昧中。 

溫軟的影兒恬靜地來去, 

牧羊兒正開始他野薔薇的幽夢。 

我獨自地站在這裏,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8:52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散後

花對詩人說:

「我們的花雖有大小,

我們都是各自創造我們的藝術的,

都是一樣美麗的呵。」



在生命的路上,

快樂時的腳跡是輕而浮的,

一剎那便模糊了。…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5, 2019 at 8:50pm — No Comments

林白《過程》

一月你還沒有出現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薔薇

五月我們對面坐著 猶如夢中 就這樣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開 處處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麥浪翻滾連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1, 2019 at 9:35pm — No Comments

白居易《琵琶行》

元和十年,予左遷九江郡司馬。明年秋,送客湓浦口,聞舟中夜彈琵琶者,聽其音,錚錚然有京都聲。問其人,本長安倡女,嘗學琵琶於穆、曹二善才,年長色衰,委身為賈人婦。遂命酒,使快彈數曲。曲罷憫然,自敘少小時歡樂事,今漂淪憔悴,轉徙於江湖間。予出官二年,恬然自安,感斯人言,是夕始覺有遷謫意。因為長句,歌以贈之,凡六百一十六言,命曰《琵琶行》。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弦。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1, 2019 at 9:35pm — No Comments

博爾赫斯·英文詩兩首

獻給貝阿特麗斯 比維羅尼 韋伯斯特 德布爾里奇

 

一、

 

拂曉時分,我佇立在闃無一人的街角,我熬過了夜晚。

夜晚是驕傲的波浪; 深藍色的、頭重腳輕的波浪帶著深翻

泥土的種種顏色,帶著不太可能、但稱心如意的事物。…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December 1, 2019 at 11:17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