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s Blog (102)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9)

猿路口?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

這地方,只要是京都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的。它位於皇宮朔平門外,即使大白天,也很少有人在那兒走動。附近大都是下級公卿的屋邸。

“你剛才說猿路口。”

“我說了嗎?”

“是的!”小里沈靜的望著大庭,大庭卻避開了她的眼神。

“今天上街觀看容保先生所率領的大軍後,信步逛到皇宮附近,正好在猿路口的地方碰到從皇宮裏出來的姊小路少將──”…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36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8)

大庭想了一個晚上,翌日又來求見田中土佐。

“我想到一個主意。”大庭說著。

“請屏退其他的人。”

“好!”田中立刻示意左右們退下,問道:“什麽事情呢?”

“暗殺姊小路。就這麽回事。”

如果這件事能夠一舉成功,則京都政界將會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混亂。但話說回來,若能藉此削去薩摩、長州兩藩盤踞在宮廷裏的勢力,那對會津藩將來入京後的政治立場,可是大有益處的。…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9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7)

“我要怎麽做才好呢?”

“這點,我會再請示主人。”

大庭恭平回到大佛院的別墅。

過了幾天,大庭上街打聽狀況。似乎並不如田中土佐所預測的,大概是吉村並未向其主人姊小路公知報告那件事吧!

“你知道,”大庭向小里打聽。“姊小路少將是怎樣的一個人嗎?”

“你是指黑豆先生嗎?”…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9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6)

武士卯足了全力,第二刀飛也似地砍去新兵衛褲管的一角。這時,新兵衛也順著翻滾之際,拔出佩劍。

“等一下,我是薩摩藩的田中新兵衛。”

“──”武士猶豫了一下,聽到對方報上姓名後,先前的那股沖勁,稍獲緩和,他往前跨出一步:“納命來!”

又是淩厲的一刀,新兵衛立刻蜷縮起身子,將薩摩名鐵匠為他打造的二尺三寸長的佩劍“和泉守忠重”擋住對方的攻擊。雖是勉強接下了這一刀,肩膀上還是被劃開了一寸左右的傷痕。這是新兵衛出道以來,首次的失手。

武士準備再攻擊時,一旁的大庭終於現身了。大庭抽出亮晃晃的利劍,雙手持劍,擋在武士面前,說道:“且慢!”…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8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5)

大庭鎮定的說道:“我和各位一樣,都是憂國憂民,滿腔熱血的愛國志士,為了能一償討幕夙願,不惜脫藩,千里迢迢來到京裏。今天難逢有此機會,大家何不坐下來,共同商討國家的大事呢?”

大庭安撫了眾人的情緒後,隨即展開了他恢弘的雄辯口才,問題直指核心,尤其是提到皇女和宮下嫁一事,引起京裏志士們的憤慨時,大庭更是以掌擊桌,義正辭嚴地喊出“斬三奸,屠兩嬪”的論點。

不僅如此,他甚至把德川家說成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逆賊。所以,為了實行攘夷政策,非得推翻幕府不可。雖然明知是演戲,可是,對於效忠德川家的會津藩士來說,仍不免為大庭一番言論,感到心驚膽戰,個個臉色發白。

“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色鮎藏。”島村衛吉一口氣說完。…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8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4)

才一會兒功夫,浪人們已經招來同志十數人,來勢洶洶地要求會面。

事實上,家老田中也想了解這些尊攘浪人們的情況,便將他們請進二十張榻榻米大的底間裏。

浪士們一坐下來,開口便是質問會津藩的立場,究竟是主張開國佐幕派?還是支持尊王攘夷派?對於浪士們咄咄逼人的質問,會津藩卻一個個像牡蠣似的,閉不開口。這是因為事先已經受到藩主的指示,不宜隨意發表政見。

然而,又不能一直悶不吭聲,於是,田中土佐故意以濃厚的會津腔說道:“敝藩地處偏僻,對於國家局勢究竟應該如何才是,實在不甚清楚。倒是很想籍這個機會,聽聽各位的高見,也可作為我們學習的參考。”…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6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3)

“你是指西國的浪人嗎?”

“嗯!”大庭恨恨的回答著。轉口問小里:“小里小姐,你對他們有何想法呢?有好感嗎?”

“怎麽說好呢?”小里猶豫著。

確實,這些天誅浪人过份的囂張,讓人受不了。

可是,京都人對他們的感情卻相當的複雜,有人認為藉著這些浪人在京都的活躍,京都說不定可以變成第二個江戶,甚至,各國諸侯也都因此遷徙來京,而使京都成為一個繁華的城市呢!…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6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2)

松平慶永親自登門拜訪容保位於江戶的官邸。

維護天子的所在地京都一帶的治安,難道不是身為武人的首要任務嗎?

在松平極力遊說之下,容保不得不遵從。

然而,就在容保答應接下這分差事的同時,會津藩上下家臣無不感到心情沈痛。他們擔心的是反尊王派的團隊。萬一浪人中的有志之士以及薩摩、長州、土佐等三藩倒向這個團體,日後與他們必定在京都展開浴血之戰。

容保在最後下決定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就像某歌中所雲:“去也憂憂,不去也憂憂,左右為難,無從取捨──”並且當著三位家老的面前說道:“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會津藩的君臣,都要有以京都為葬身之所的覺悟。”…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5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

“今天會到吧!”

為了迎接客人,這家人也像一般的京都人家,一大早便在庭院的踏腳石上瀝了水,並在中庭八張榻榻米大的房間裏點上香,等候客人到來。

這是制作煎茶的“釜師”藤兵衛位於東山的住處。

位於京都大佛的後頭有塊中庭,那裏,種植了一株相傳可供避火用的公孫樹。此時,公孫樹的葉子還沒轉黃呢!

這是文久二年九月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21, 2019 at 12:25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9)

過了幾天,堀田半左衛門路經桂的店鋪。

“人還在嗎?”堀田向桂的妻子打聽著。

桂立刻走了出來。還是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一點也不可愛。

“我藩派駐在京都的官吏雖然個性懦弱,可是,在國內的仕置家老卻相當有骨氣,他拒絕讓幕吏進入城內搜查。”堀田在桂的耳畔說完這些話,便掉頭離去。

桂為了計劃回長州,打扮成老百姓的模樣,並由甚助、直藏兩兄弟沿途護送。他們離開出石這一天,是慶應元年四月八日。…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une 16, 2019 at 9:36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8)

“那個男人,到底怎麽回事?”

就連堀田半左衛門也摸不著桂的心思,難道他真的是懦弱膽怯的人嗎?

自己的藩裏,正處於幕府與外國軍隊內外夾攻,局勢岌岌可危的地步,若還有一點血性的漢子,早已揮翅飛回祖國,投身戰場了,哪兒還有左顧右盼的考慮時間呢?

他還配稱為一名武士嗎?

堀田不禁如此想著。桂的過度小心,已經近乎膽怯了。

未免逃過頭了吧!…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7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7)

“桂在哪裏?”

“不知道”

幾松並未回答,只是輕輕搖晃著粉頸,一副不知情的模樣。她將這一問一答精彩地融入舞蹈。

“你不知道嗎?”

“嗯。”

幾松收了收下巴,好像又肯定的說了一次。

“不要再跳了!”佐佐木忍不住大聲斥吼,幾松卻未停住,仍繼續舞著。…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6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6)

幾松準備了幾件舊衣裳。松垮垮的木棉上衣,再系上小倉帶。

“把頭也紮起來。”

一綁上頭巾,桂小五郎立刻成了街頭巷尾,常可看見的按摩師。

“我像按摩師嗎?”

真是怪!這個男人不管扮什麽像什麽。這回,從他的舉手投足,活生生就是一個按摩師。不過,桂卻一臉嚴肅。

“對不起,如果不把你打扮成這副模樣,你是無法在市區裏走動,更別說進藝妓家了。”…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5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5)

三、



幾松原是若狹小濱藩士木關某的長女,本名松子,幼年時,父親便去世。

母親後來改嫁禦幸町松原的燈籠店老板。松子九歲時,被送到三本木一位藝妓家學習舞蹈。當她還是一名舞妓時,才色雙全的艷名便已不脛而走。十四歲,正式繼承師姊的藝名,成了第二代的幾松。

她與桂小五郎的交往,從文久元年七月開始,已經有四年的時間了,兩人情同夫妻。

他們的家就在三本木。

這裏,距離長州藩邸並不遠。…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5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4)

接近拂曉時,襲擊中立賣禦門的三百名長州軍,一路喧囂地從鳥取藩邸前經過。

即使如此,小五郎還是沒有加入行列。對於這位伶俐的男人來說,參戰無疑前去送死,這點,他比誰都清楚。

不過,留守藩邸的鳥取藩士部看不過去。

“桂大人。”

“此刻,打從藩邸前通過的不正是你的友人、同志和下屬嗎?你為什麽不加入他們的行列呢?難道你是害怕嗎?”這番話說得太白、太露骨了。

小五郎終於捱不下去。當然,從上加茂鳥取藩的陣營處,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回訊到來。…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4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3)

 “叫什麽名字?”

“桂小五郎。”

“嗯──”

沒聽過。

“現在市區裏,到處張貼他的畫像,年紀約三十多歲,中等身材,鼻梁挺直,眉清目秀。我曾經見過他一次面,是個相當挺拔、帥勁的男人。”

“啊!果然是他,他就在城崎──”

堀田幾乎沖口而出,但話到舌間還是吞回肚裏。…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2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2)

晚飯後,堀田和男人一起下棋。男人繃著一張嚴肅毫無感情的臉,和先前的笑容全然不同。而且,這男人的棋下得太謹慎,也太理性了,堀田從未下過這麽枯燥乏味的棋。

這期間,旅館的女兒阿瀧數度進出房間,一會兒換茶,一會兒端果子,照顧得很殷勤。不過,偶爾她飄向那男人的眼神,絕非尋常,這兩人之間──

下了兩盤棋,都是堀田慘敗,對手太強了。而且,下棋時男人絕不多話,甚至連名字也沒透露。

“奇怪的家夥。”

隔天,堀田向阿瀧打聽:“那位先生是何許人呀?”…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51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1)

最近,昌念寺裏來了一個奇怪的食客。

昨天,堀田半左衛門從妻子那兒聽到這件事,當時,半左衛門並未放在心上,只回了一句:“寺廟裏,什麽奇怪的人都有吧!”

半左衛門是但馬出石藩的槍術師,領糧五十石,為人親切、隨和,在藩裏甚得人緣。這但馬出石是領糧三萬二千石的仙石家的食邑,城中約有千戶人家左右。

出石川流經市中心,兩岸農家與平常人家參差並排而立,除此之外,就是但馬到處可見,平凡無奇的群山與城池了。昌念寺就位於市區東北方。

過了幾天,堀田半左衛門前往昌念寺。他和住持是棋友,經常一起下棋、聊天。…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49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12)



隔日下午,正當浦準備下樓外出,門口站著一位外出打扮的女人,仔細一瞧,竟然是加代。

“你──怎麽跑來了?”

“我來找你呀!”加代擡頭說著,沒有半點笑容的臉上,兩邊額骨高高突起。啟輔看著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不禁懷疑,自己那晚擁抱的加代,真是眼前的這位女人嗎?

“我的房間在二樓,先上來再說吧!”

女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爬上樓梯,進了房間,一屁股便坐在榻榻米上,仿佛準備在這裏落地生根似地。啟輔不禁被她的氣勢懾倒。

“回信我已經送出。”…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2, 2018 at 6:47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伊達侯爺的黑船(11)

啟輔自己雖然也是新生代,但由於他的師承,乃以水戶學者的直系自稱。所以,他對水戶學派的脈絡,知之甚詳。

“山本君,”啟輔一手按著劍柄。

“我得把話說在前頭,我們十津川鄉士,數千年來都是勤王的鄉士,這回也是為了保護朝廷才上京裏來。對於有悖原則的企圖,我是不會參與的。”

“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麻煩你了。”山本說完,起身即欲離去。

“等一下,山本君,我看你才是真正的逆賊吧!”

“這話怎麽說?”…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2, 2018 at 6:4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