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s Blog (184)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為了八千幀照片

曾看過一則新聞:男人與妻子三十年婚姻破裂,正式離婚,女兒亦已返美繼續讀書——但男人興訟。

二人有關財產分配問題,已一一在庭外解決,應該不是為了錢。

他是為了"回憶"。

男人自中學時代已愛上攝影,到目前為止仍是他唯一沈迷的嗜好,積蓄都花在攝影和買器材上。過去三十年,他為自己建立的家庭拍下至少八千幀照片,記錄了歷史和珍貴的回憶片段,如婚禮、外遊、女兒成長過程、生日派對、學校生活、比賽——總之是生活的一點一滴,喜怒哀樂,——他的前半生!…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14, 2024 at 1:30a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像太子丹的男人

有些波士很溫情,待下屬如家人,噓寒問暖,關心起居和感情生活,於是你不好意思向長輩要求加薪。有些波士很刻薄,出一元要買回十元的勞力,你付九成他也給你臉色看,還動輒扣人工。有些波士很COOL,你同他是牛郎織女,中間永遠隔著一道銀河,但是貨銀兩訖,互不拖欠,來去自如。有些波士很厲害,他要的人,禮賢下士紆尊降貴,提供不能抗拒的條件,對方也沒有說"不"的餘地。

最厲害的波士就是燕太子丹。他謀復國招賢能,看中荊坷,但對刺秦的死亡約會絕口不提。同遊共處時,荊坷贊賞彈琴的美女手巧,他命人把雙手剁下來用玉盤盛了相贈。荊軻無意中說:"千裏馬的肝美味。"他又殺了名駒,把肝煮好奉上。

是他待他太厚嗎?當然不,只是"收買"的手段高明。震撼的你,只好豁命。…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11, 2024 at 2:30a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恨是消耗,自愛是補給

遇到不開心的事,失意的時候,很多發泄方式其實是"消耗"。

剪髮,去掉煩惱絲。

購物,花費一筆錢。

發律師信、打官司,中間人受益。

發脾氣、扔擲、破壞、得罪人、打架、自虐、自殘、決裂、辭工、把支票撕成碎片扔向對方以挽回自尊——統統是"消耗"。

消耗有一種浪費得起的快感——最痛快的手勢是"我不要!"、"誰稀罕"的手勢。雖然,事後還得結帳、收拾殘局。重要的是發泄。無所謂,你既然不快樂,何必令自己繼續受苦?"忍"是心頭一把刀。…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8, 2024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空氣中的回魂

小貓養久了,非常"戀主",一天到晚纏著主人鉆入她的被窩。若主人夜返,等得好不焦灼。"久別重逢",還嗚咽抱怨。主人外遊,怕家務助理欠親和,便把自己穿過的衣服放進貓藍中,它嗅到熟悉的氣味,"衣在人在"——小貓果然"受騙",見不到人,在籃中也睡的香甜。

一位忙碌的媽媽,職業婦女當然得早出晚歸,但女兒同她很親昵,經常擁抱,還時刻擁吻(響吻)。女兒8歲了,原來有個嗜好,睡醒一剎,常稚氣地找媽媽的睡衣,感覺媽媽留下的氣味。

人同人之間,相處親密,一切已相互適應,最不能以清潔劑"一噴一抹"去掉的,是習慣了的氣味。…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5, 2024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場猶太人

有時我想,世上各地每天都有男女為情自殺,究竟中間有沒有猶太人?

猶太人出名的精打細算、實際、吝嗇、聰明。還有把世情看得通透,誰可占他們便宜?何況要他們殉情?

有人重視精神生活,但猶太人明白,只有現實最重要。愛情像果醬一樣甜,沒有麵包,光靠果醬卻是活不下去的。

戀愛中,如處理蜂蜜,多少總能舐到蜜;如接近香水店,多少總會沾上香。但又如掃帚清掃地板,多少總帶髒,只會越用越髒。

愛情極美妙,對刷牙、釣魚、入學試、駕駛飛機、儲蓄、投資、打球、電腦——密友直接用處,對日常生活,亦無間接用處。…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2, 2024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巧格力先生

李嘉欣稱頌劉德華體形KEEP得好FIT,腹肌堅實、勻稱,如一排朱古力。

腹肌如一排朱古力,當然可觀,質感亦強,遠勝肚滿腸肥的"腩"。

但這排朱古力,應該有顏色上質地上的要求,必須是啡色朱古力,千萬不能是白色朱古力——很多男士也有"朱古力",但那是嶙峋的骨排,又少見陽光,蒼白灰敗,十分文藝,可以當作琵琶彈奏。正如一排含奶油量過多的白朱古力,發出哀怨的哭音。

現代人愛把CHOCOLATE唸作"朱古力",其實唸"巧格力"更為動聽。…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April 28, 2024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似笑非笑的表情

同一位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朋友聊天。問:"什麽樣的病人最可怕?"

在我印象中,那些目露兇光、蓄勢待發的病人很恐怖。但她說:"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似笑,但非笑。腦筋一定在急速轉動,你不知道在打什麽鬼主意,也無法猜測他的下一步。這種表情又不兇惡,總不能先發制人。

精神病患者若是大哭大喊大吵大鬧,可以人力或針藥制服之。若沮喪、灰心、悲哀、自殘、攻擊他人、逃跑、搗亂——統統有跡可尋。

但他靜靜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眼神卻隨你身子轉動,你走到任何地方,身後都有雙眼睛在瞅著盯著,而臉上"似笑非笑",你甚至沒有理由去問他。…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April 24, 2024 at 2:30a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海浮沈也要有骨氣

太愛一個人,是沒有尊嚴可言的。

太愛一個不愛你的人,則犯賤——但只要你願意,所有局外人的目光、閑言、非議、嘲笑、攻擊、瞧不起——,都可以不理。因為你是用家,他們不是。

不愛一個人,但眷戀那個人的物質、名利、權勢、甜頭,就是沒骨氣。

情場上的男女,也需要一點骨氣。

吃軟飯的男人,終於表白不愛那給他軟飯吃的女人了。好!——大家等待他一手砸掉那碗軟飯,然後傲然而起,推座他去,道:"我一分錢也不要,只要自由身!"大家喝彩。這才是有骨氣的男人呀。…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April 22, 2024 at 4:30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六菖十菊

我們不再喜歡的人,不愛之物,或曾經有用,今天不需要,擺在一處也礙眼,礙手礙腳的,稱之"秋後扇"。棄之不可惜。

也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較雄性。"秋扇見捐"多是女人自憐自怨自艾之語,十分軟弱。

其實女人一旦拋棄一個男人,還把他當"冬扇"呢。"冬扇"比"秋扇更惹嫌,下場更悲慘。因為女人更狠。

另一不合時宜之極的是"夏爐"——雖然我們可以在夏天大開冷氣刷羊肉,暖花雕喝。但若沒有空調,打死不幹。…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April 19, 2024 at 11: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5

就在此時,出其不意地從背後傳來人聲。回頭看時,有一位姑娘,帶著個婆子站在當地。

“您有什麽事嗎?”

姑娘問道。一定是被沖田擋了路,進不了門。沖田從她的模樣看出,她應該是半井家的人,剛剛從外頭回來。

“不,沒、沒什麽!”

沖田慌慌張張地朝祗園社方向快步走開,可才走了二十來步又停住了腳。他回過身,朝門口張望。

姑娘還站在那里,朝這邊看著,略有些詫異的神色。…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13, 2023 at 11:08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4

當時實麻呂二十四歲。他一躍而起,揮刀從上斬下。沖田無意識地舉刀格開,隨著手腕這一擡高,喉頭的血再度上湧。非常不幸,在這個當口,沖田發生了大咳血。

呼吸被堵住了。

唇邊,嚐到了血腥的氣味。年輕人用盡僅剩的一點氣力,揮出了所謂的“無想之劍”。總司的刀自上而下,砍在實麻呂的右肩上。

實麻呂被一擊斃命。同時,沖田大口地吐著血,也倒在地上昏了過去。

此後數日,沖田都在隊里臥床休息。咳血的事誰也沒有告訴,只是說“那血是濺到身上的”。…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11, 2023 at 11: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3

過了一陣,近藤和土方就淡忘了此事。這並非二人薄情的緣故。畢竟對於這二位百擊不倒的人而言,神經還沒那麽細致,不至於為別人的病苦口婆心反覆念叨到那般程度。倘若此時有阿光在側,想必她即便是哭著求著也一定會把總司拽去就診的。

沖田總司的病情突然惡化,是在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池田屋之戰的那個夜晚。…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10, 2023 at 9: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2

在此之前,沖田的母親也已亡故。可以推知,他們二人都死於癆咳。

總司由姐姐阿光撫養長大,九歲時正式入了近藤周助門下作弟子。

阿光嫁給沖田林太郎為妻。據說她是日野宿廣受好評的美人。總司剛懂事,阿光就和丈夫一起回到娘家,擔起了扶老攜幼的責任。阿光夫婦倆為人穩重,在近鄉的百姓中頗得好評,被親切地稱為“浪人先生之家”。沖田家沿襲了白河藩士的遺風,不曾沾染日野一帶亂七八糟的風氣,也許這一點更令人心生敬愛吧。

阿光的夫婿林太郎來自擔任八王子千人同心(注:幕臣中的一個小職位)之役的井上松五郎家,那也是新選組的同伴井上源三郎的本家。由此可見,這幾人之間的關係實在是紛繁密切。…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7, 2023 at 3: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1

(總司的咳嗽,不大對勁。)

土方開始注意這件事,是在“文久”改元“元治”這年的三月。

這一年,山澗里遲開的櫻花都已謝了,沒料想大清早又出現霜降,京畿的氣候一直不太正常。

土方試著和近藤談及此事。

“你說說看,他是怎麽個咳法的?”

“這麽說吧。捉一隻蝴蝶,這樣合起手來把它包在掌心里,它就會‘啪噠啪噠’地撲翅膀。總司的咳嗽就是這樣的。”…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6, 2023 at 10: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9)

當他們趕到池田屋門前,近藤立即命令原田佐之助、谷三十郎把住門口。

“跟我殺進去的有──”近藤用下巴指了指沖田總司、藤堂平助、永倉新八、近藤周平,加上他自己一共五個人。除了近藤的養子周平之外,其他人都是隊里數一數二的劍客,他們的服裝都是清一色的橫染淺黃底子衣服,臂上套著袖標,外罩特制的羽織,顯得殺氣騰騰的。

來到池田屋時,近藤先走到山崎的緊閉的窗前,低聲問了幾句。

已經等得焦躁不堪的山崎立刻打開了大門,便招呼大家進門,一邊向近藤匯報:“不逞之徒共二十餘人,全都集中在二樓。”

“您辛苦了,老板哪?”…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October 5, 2023 at 8: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8)

近藤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開心,“山崎君,你幹得真不錯!在我們進行進攻之前,你還要在池田屋觀察一下情況的發展。”

山崎很快回到了旅館,他的藥箱里裝的已經不是丸散膏丹了,而是鋒利的大小刀,厚重的鎧甲,他決定在大隊人馬來時,合兵一處,大殺一氣。

“我一定要把忠兵衛砍了!”山崎現在滿腦子就是這個。…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30, 2023 at 6: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7)

自此之後的山崎隔三差五在京都殺人。

新選組隊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殺人,但是在這個殺人集團內,誰都沒有山崎這麽努力。他不僅斬殺非法的武士,還要負責隊內監察,偵查工作。他對隊內的違規活動處罰非常嚴厲,如果發現了針對近藤進行謀反活動的隊員,他會絲毫不留餘地進行處罰的。

山崎在元治元年六月池田屋事變中更是可圈可點。這個事變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在事件發生前一個月前,京都就變得“黑雲壓境城欲摧”了。當時有個傳言甚囂塵上:長州藩要挾持天子到萩、或是山口,把那里當作天皇的“行在”,並以此為顛覆國家輿論宣傳據點,一舉實現尊王攘夷的目標。…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7, 2023 at 7: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6)

山崎蒸加入新選組之後,沒過幾個月就被提拔成了副長助勤(中隊長)。他主要負責監察、偵探,對他的提拔在新選組屬於異例。

關於山崎被提拔的理由,昭和三年,子母寬澤采訪八木為三郎時,記錄了以下的內容:“山崎和林都是大阪出身,他對那里的商業和地理都非常熟悉,更妙的是他對那里的有錢人的底細都非常理解。”

換成現在的話就是大阪的“財界通”,如果隊伍里出現了軍費周轉不靈的情況,就由山崎帶著高級幹部到大阪去籌款。…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6, 2023 at 6: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5)

山崎現在是堂堂正正的新選組的隊員了。

山崎還不知道,忠兵衛和他的內兄林田藩士大高又次郎重秋,很早就和長州的過激派互通款曲。他藉著具足師的名頭,奔波於各個藩之間,並藉著這個機會推銷倒幕攘夷的理論。

但是去年八月份,事情一下子產生了變化。

一直以來,掌握京都政局的激進攘夷派的巨魁長州藩,在八月十八日的政變中一下子被驅逐出了京都。長州藩擁立著傾向於長州的七位公卿回了長州藩。…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5, 2023 at 5: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4)

文久三年的晚秋,已經成為新選組正式成員的山崎,回到了在高麗橋的老家探親。雖然他很久不曾回家,但父親一看到他,也沒有問寒問暖,而是非常意外地告訴他:“那位有名的具足師又去了你(常去)的道場。不過,現在他已經回京都了。”父親說完臉上顯出輕松的笑容,好像在說“他不在大阪才好!”。但那種表情只是曇花一現,他立刻又焦慮不安地問山崎:“那個人出身是播州?”

“嗯。”

“他長得什麽樣?”

山崎詳細說了一遍,父親的面色越來越凝重。…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4, 2023 at 4: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