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Sindumin
  • Passion for Style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ili 河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像太子丹的男人

有些波士很溫情,待下屬如家人,噓寒問暖,關心起居和感情生活,於是你不好意思向長輩要求加薪。有些波士很刻薄,出一元要買回十元的勞力,你付九成他也給你臉色看,還動輒扣人工。有些波士很COOL,你同他是牛郎織女,中間永遠隔著一道銀河,但是貨銀兩訖,互不拖欠,來去自如。有些波士很厲害,他要的人,禮賢下士紆尊降貴,提供不能抗拒的條件,對方也沒有說"不"的餘地。最厲害的波士就是燕太子丹。他謀復國招賢能,看中荊坷,但對刺秦的死亡約會絕口不提。同遊共處時,荊坷贊賞彈琴的美女手巧,他命人把雙手剁下來用玉盤盛了相贈。荊軻無意中說:"千裏馬的肝美味。"他又殺了名駒,把肝煮好奉上。是他待他太厚嗎?當然不,只是"收買"的手段高明。震撼的你,只好豁命。幸而庸碌的我們沒此際遇,不是沒有太子丹,卻是荊軻太少,利用價值不高。情人分類也一樣——溫柔的情人好的閑,朝夕問候你饑寒,不需本錢,浸淫在愛河中的你可能依舊饑寒。刻薄的情人要求你身兼神女聖女蕩女和職業婦女。COOL的情人不吃醋不著緊,不過若他吃定你,你還是依時依候去相逢。最恐怖是像太子丹。女人並無指定動作,是他閣下自選動作,但全屬"大動作",既做了,她就是欠他。領了這…See More
Jun 1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恨是消耗,自愛是補給

遇到不開心的事,失意的時候,很多發泄方式其實是"消耗"。剪髮,去掉煩惱絲。購物,花費一筆錢。發律師信、打官司,中間人受益。發脾氣、扔擲、破壞、得罪人、打架、自虐、自殘、決裂、辭工、把支票撕成碎片扔向對方以挽回自尊——統統是"消耗"。消耗有一種浪費得起的快感——最痛快的手勢是"我不要!"、"誰稀罕"的手勢。雖然,事後還得結帳、收拾殘局。重要的是發泄。無所謂,你既然不快樂,何必令自己繼續受苦?"忍"是心頭一把刀。不過有些發泄不同"消耗",可以"補給"。一位新導演說,拍戲過程很失望,批評多,情緒低落,失去自信,於是他去健身。做運動會產生一些"快樂和爾蒙",起碼自己的BODY不會倒下來。另外還吃大吃維生素、雞精、燕窩。一個人的"心"再崩裂枯朽,"身"還得保持狀態,必須健康強壯,支撐起軟弱的靈魂。不健身,也要睡得好。有女星說:"我絕對不準許自己失眠。"在困難時刻,上床深呼吸三下,送自己入黑甜夢鄉——恨是"消耗"。自愛是"補給"。See More
Jun 1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空氣中的回魂

小貓養久了,非常"戀主",一天到晚纏著主人鉆入她的被窩。若主人夜返,等得好不焦灼。"久別重逢",還嗚咽抱怨。主人外遊,怕家務助理欠親和,便把自己穿過的衣服放進貓藍中,它嗅到熟悉的氣味,"衣在人在"——小貓果然"受騙",見不到人,在籃中也睡的香甜。一位忙碌的媽媽,職業婦女當然得早出晚歸,但女兒同她很親昵,經常擁抱,還時刻擁吻(響吻)。女兒8歲了,原來有個嗜好,睡醒一剎,常稚氣地找媽媽的睡衣,感覺媽媽留下的氣味。人同人之間,相處親密,一切已相互適應,最不能以清潔劑"一噴一抹"去掉的,是習慣了的氣味。遠遠已經聞到,他走了還聞到,是空氣中的一些回魂,是個人嗅覺上的記錄,入了檔案,成為烙印,成為憶念中,抽象得來又太具體的一部分。所有的香水、香熏、沐浴露、須後水、古龍水——都是道具、工具、但身體有獨特的味道。愛一個人,往往接受他或她的味道。不愛,再昂貴的香氣都沒有反應。一回家,是的,是這種味道了,把窗子全打開,也無法驅走——似乎與香或臭無關。有一回到一位朋友家,他養了五頭狗,我怕狗,他早已關起來,但室內仍充斥狗的味道。我說:"你吸收了日月精華,基本上也同聲同氣了吧?"他答:"汪汪!See More
Jun 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為了八千幀照片

曾看過一則新聞:男人與妻子三十年婚姻破裂,正式離婚,女兒亦已返美繼續讀書——但男人興訟。二人有關財產分配問題,已一一在庭外解決,應該不是為了錢。他是為了"回憶"。男人自中學時代已愛上攝影,到目前為止仍是他唯一沈迷的嗜好,積蓄都花在攝影和買器材上。過去三十年,他為自己建立的家庭拍下至少八千幀照片,記錄了歷史和珍貴的回憶片段,如婚禮、外遊、女兒成長過程、生日派對、學校生活、比賽——總之是生活的一點一滴,喜怒哀樂,——他的前半生!他與前妻口頭上達成協議,八千幀照片全歸他所有,但到期日她只交還兩疊。為此他不惜興訟,持法官搜查令到她寓所搜回舊照。他不是為了房子、財產、古董、珠寶首飾、股份、業權——等必爭之物痛苦,而是為了追不回的歲月,留點痕跡。在他心目中,比錢更重要。女人一定非常恨他,清楚他的"死穴"了(他相信她還暗中收起一部分)。舊照片而已,科技發達,統統一式兩份,各自紀念,不就完了嗎?——說是他的前半生,也是她的前半生,都一樣珍貴。她也許只是要他焦灼、傷心、難過,急如熱鍋上螞蟻,然後央求。是故意的吧?See More
Jun 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巧格力先生

李嘉欣稱頌劉德華體形KEEP得好FIT,腹肌堅實、勻稱,如一排朱古力。腹肌如一排朱古力,當然可觀,質感亦強,遠勝肚滿腸肥的"腩"。但這排朱古力,應該有顏色上質地上的要求,必須是啡色朱古力,千萬不能是白色朱古力——很多男士也有"朱古力",但那是嶙峋的骨排,又少見陽光,蒼白灰敗,十分文藝,可以當作琵琶彈奏。正如一排含奶油量過多的白朱古力,發出哀怨的哭音。現代人愛把CHOCOLATE唸作"朱古力",其實唸"巧格力"更為動聽。好男人除了腹肌之外,身心也應該像巧格力——它會分泌一種令人迷戀的毒素。"巧"是聰明靈巧精明,太呆滯老實,沒有情趣。"格"是性格、型格、品格——,人有人格公司有公司的格,總是在言行舉止之間自然流露,不能長期欺瞞。沒有"格"的男人,你選了他,自己也失格。"力"比較實際,有實力有食力有權力有財力有能力,還有護花之心力。有些男人拿手欺負婦孺,以為這是力的表現,除了打女人,在其他方面完全乏力,面對強權主子,骨頭酥軟不堅不舉,他既自閹,夫復何言?正當寫著巧格力之際,忽見新聞,瑞士三角巧格力的生產商,大量回收達五百噸。See More
May 3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似笑非笑的表情

同一位在精神病院工作的朋友聊天。問:"什麽樣的病人最可怕?"在我印象中,那些目露兇光、蓄勢待發的病人很恐怖。但她說:"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似笑,但非笑。腦筋一定在急速轉動,你不知道在打什麽鬼主意,也無法猜測他的下一步。這種表情又不兇惡,總不能先發制人。精神病患者若是大哭大喊大吵大鬧,可以人力或針藥制服之。若沮喪、灰心、悲哀、自殘、攻擊他人、逃跑、搗亂——統統有跡可尋。但他靜靜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眼神卻隨你身子轉動,你走到任何地方,身後都有雙眼睛在瞅著盯著,而臉上"似笑非笑",你甚至沒有理由去問他。這表情,見諸正常人,也可怕。大家想想,身邊是否有一些這樣的人?你的上司?同學?朋友?家人?愛侶?大廈管理員?司機?——你的對手?敵人?下屬?你得罪過但忘記了(而對方忘不了)的人?如果去嫖妓女,那妓女對你似笑非笑,——連陌生人和收你錢的人也這樣對你,你還好意思嗎?然後,你開始練習要行使這曖昧、陰險、高深莫測的表情。於是這個城市充斥精神病患者。See More
May 27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海浮沈也要有骨氣

太愛一個人,是沒有尊嚴可言的。太愛一個不愛你的人,則犯賤——但只要你願意,所有局外人的目光、閑言、非議、嘲笑、攻擊、瞧不起——,都可以不理。因為你是用家,他們不是。不愛一個人,但眷戀那個人的物質、名利、權勢、甜頭,就是沒骨氣。情場上的男女,也需要一點骨氣。吃軟飯的男人,終於表白不愛那給他軟飯吃的女人了。好!——大家等待他一手砸掉那碗軟飯,然後傲然而起,推座他去,道:"我一分錢也不要,只要自由身!"大家喝彩。這才是有骨氣的男人呀。可惜,拖拖拉拉,難看。世上同道中人,引為鑒戒。下次演出好些。要不軟到底,要不硬起來——吃曹操的飯,辦劉備的事,倒是想的美。受照顧的女人,被冷落的後宮,富豪不瞅不睬,還避開三丈遠,拒諸門外。青春少女,何必千方百計半裸自殺求同情?死給他看,他也不要看。這是不自愛。一個人起碼要自愛,才活得硬朗和開心。"骨氣"其實是一種奢侈品,常敵不過一切"實實在在"的東西,這點,大家無話可說。所以,我們敬佩情海浮沈中一切自重、自主、自立的男女。偶然,還是有的。See More
May 2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六菖十菊

我們不再喜歡的人,不愛之物,或曾經有用,今天不需要,擺在一處也礙眼,礙手礙腳的,稱之"秋後扇"。棄之不可惜。也有"鳥盡弓藏"、"兔死狗烹"。較雄性。"秋扇見捐"多是女人自憐自怨自艾之語,十分軟弱。其實女人一旦拋棄一個男人,還把他當"冬扇"呢。"冬扇"比"秋扇更惹嫌,下場更悲慘。因為女人更狠。另一不合時宜之極的是"夏爐"——雖然我們可以在夏天大開冷氣刷羊肉,暖花雕喝。但若沒有空調,打死不幹。在日本買了一批掌中書,手掌大小,是角川mini文庫出版。其一是新編《現代言語——四字熟語》。大部分偷師自中國,改頭換面;小部分具和風,民族特色。有"夏爐冬扇"之語,同義的是"六菖十菊"。即"六日之菖蒲,十日之菊"。因為日本節分,五月五日(那是他們新曆端午)必要擺插菖蒲花,六日就不要了。九月九日的菊花,到了十日已過氣,因為重陽已去——節日之花得"及時","應節",一夜之間已作廢。多絕情。"春風駘蕩"、"心猿意馬",這些是中國的成語。而"支離滅裂"、"激突暴狂",則是日本的熟語。"成熟"度不同。See More
May 2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情場猶太人

有時我想,世上各地每天都有男女為情自殺,究竟中間有沒有猶太人?猶太人出名的精打細算、實際、吝嗇、聰明。還有把世情看得通透,誰可占他們便宜?何況要他們殉情?有人重視精神生活,但猶太人明白,只有現實最重要。愛情像果醬一樣甜,沒有麵包,光靠果醬卻是活不下去的。戀愛中,如處理蜂蜜,多少總能舐到蜜;如接近香水店,多少總會沾上香。但又如掃帚清掃地板,多少總帶髒,只會越用越髒。愛情極美妙,對刷牙、釣魚、入學試、駕駛飛機、儲蓄、投資、打球、電腦——密友直接用處,對日常生活,亦無間接用處。舉個例:忘了繳電費,被CUT電,一男一女再觸電,都不可以用來點燈。相類說法是理直氣壯的。窮過的猶太人最懂了。雖然,對很多人而言,愛情可以令人捱譏抵、抵抗疾病和寒冷、發奮上進、喜出望外。如同"實物"一樣,功效看得見,——不過,要為這個東西送命?也會走次趄。那些根本不會走次趄,絕無考慮餘地,保證不肯那麽笨的人,我們都稱他做"情場猶太人"。See More
May 1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5

就在此時,出其不意地從背後傳來人聲。回頭看時,有一位姑娘,帶著個婆子站在當地。“您有什麽事嗎?”姑娘問道。一定是被沖田擋了路,進不了門。沖田從她的模樣看出,她應該是半井家的人,剛剛從外頭回來。“不,沒、沒什麽!”沖田慌慌張張地朝祗園社方向快步走開,可才走了二十來步又停住了腳。他回過身,朝門口張望。姑娘還站在那里,朝這邊看著,略有些詫異的神色。沖田低下頭,行了一禮。姑娘見這情形甚是有趣,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出來,趕緊正色,頷首還禮:“──請進吧。”沖田趕緊跑了回來。他對自己的荒唐舉動也不由得心生嫌惡,於是帶著一臉不高興的表情走過姑娘身邊,進了門。不過,他立即覺察到自己的失禮。姑娘正沖著他發楞呢。“我是來看病的。”沖田說。姑娘微微一笑,點了點頭。瘦削的臉龐,下巴頦兒尖尖的;她的唇形姣好端麗。“是這樣的,請恕我冒昧打擾。會津藩公人外島機兵衛殿大概已經和先生提過我的事了吧。──我姓沖田。那個,名叫總司。”說著“名叫總司”時,沖田笑了,那笑容好像突然綻開的陽光一樣燦爛。真是個像孩子一樣的人哪。姑娘想著,眨了眨眼以示會意。姑娘名叫小悠,是半井家第二個孩子。她哥哥名字怪怪的,叫做礦太郎,據說正在大…See More
Oct 29,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4

當時實麻呂二十四歲。他一躍而起,揮刀從上斬下。沖田無意識地舉刀格開,隨著手腕這一擡高,喉頭的血再度上湧。非常不幸,在這個當口,沖田發生了大咳血。呼吸被堵住了。唇邊,嚐到了血腥的氣味。年輕人用盡僅剩的一點氣力,揮出了所謂的“無想之劍”。總司的刀自上而下,砍在實麻呂的右肩上。實麻呂被一擊斃命。同時,沖田大口地吐著血,也倒在地上昏了過去。此後數日,沖田都在隊里臥床休息。咳血的事誰也沒有告訴,只是說“那血是濺到身上的”。為了給隊士療傷,激戰的次日一早,隊里就請了會津藩的幾位外科醫生來看診。總司身上並沒有外傷。醫生們有點兒起疑。“這位的事應屬內科吧。”醫生們把了把脈,私下嘀咕著說。於是,沒作什麽其他處理,只是叫沖田服了解熱劑。看完了病,醫生們就回藩里去了。他們一定不曾料到,沖田的病是癆咳。翌日,會津藩的公人外島機兵衛前來探望傷者。臨走時招呼近藤:“近藤桑,有點事──”二人走進別室,外島悄聲道:“沖田君該不會得了癆咳吧。”在那個時代,癆咳可說是不治之症,一旦發病,連家人都會嫌棄。熟諳世理的外島機兵衛考慮到近藤身為全隊責任者的諸多不便,才特地壓低了嗓門:“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京都有位醫生擅長診這種…See More
Oct 24,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3

過了一陣,近藤和土方就淡忘了此事。這並非二人薄情的緣故。畢竟對於這二位百擊不倒的人而言,神經還沒那麽細致,不至於為別人的病苦口婆心反覆念叨到那般程度。倘若此時有阿光在側,想必她即便是哭著求著也一定會把總司拽去就診的。二沖田總司的病情突然惡化,是在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池田屋之戰的那個夜晚。當晚,在土方率領的別動隊到達現場之前,池田屋的土間(房屋底層未鋪設地板的土地的房間)、二樓、院子里,新選組只有近藤、沖田、永倉、藤堂和近藤周平(板倉侯的私生子,當時被近藤收作義子,時年十七歲)五人闖入。這五人以寡敵眾,浴血奮戰。周平年紀尚輕,充不了戰力,沒過多久手里的長槍就折了,只好退出屋外;藤堂傷了二、三個人之後,額頭上挨了一下,昏了過去。因此,在激戰之初,要說實際的戰力,二樓有近藤和永倉,樓下則只有沖田總司一個人而已。沖田常以平青眼(青眼指劍道中的中段姿勢,劍尖指向對方眼睛;平青眼的劍身更接近水平位置)起式。這是種頗有難度的劍法,刀尖略為下垂,微向右傾。由此姿勢往下一按,接下敵人的刀,旋即以電光石火之速朝上揮刀、斬下。年輕人的劍技是如此出神入化,讓人覺得敵人幾乎是被吸引到他刀下來挨斬的。在開闊的土間可…See More
Oct 23,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9)

當他們趕到池田屋門前,近藤立即命令原田佐之助、谷三十郎把住門口。“跟我殺進去的有──”近藤用下巴指了指沖田總司、藤堂平助、永倉新八、近藤周平,加上他自己一共五個人。除了近藤的養子周平之外,其他人都是隊里數一數二的劍客,他們的服裝都是清一色的橫染淺黃底子衣服,臂上套著袖標,外罩特制的羽織,顯得殺氣騰騰的。來到池田屋時,近藤先走到山崎的緊閉的窗前,低聲問了幾句。已經等得焦躁不堪的山崎立刻打開了大門,便招呼大家進門,一邊向近藤匯報:“不逞之徒共二十餘人,全都集中在二樓。”“您辛苦了,老板哪?”近藤看了看周圍,大叫:“我們是會津中將麾下新選組,現有上命在身,多有得罪啦!”話音未落,近藤就從台階躥上了底樓,又從底樓一個箭步躥上樓梯,兩三步就跳到了二樓。這時他亮出了刀──後世大大有名的二尺三寸五分的虎徹。一上二樓,他就和毫無防備的土佐脫藩浪人北添吉磨,打了個照面。近藤毫不客氣地一刀砍了上去。“哇!”一聲慘叫,重重倒地的聲音讓在房間里,圍坐一團酒興正高的浪人嚇了一大跳,幾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諸君,好像是壬生那幫人!”長州的吉田撚磨異常平靜地拔出了腰刀,只見他,不慌不忙地躲開了藤堂平助砍過來的刀鋒…See More
Oct 20,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2

在此之前,沖田的母親也已亡故。可以推知,他們二人都死於癆咳。總司由姐姐阿光撫養長大,九歲時正式入了近藤周助門下作弟子。阿光嫁給沖田林太郎為妻。據說她是日野宿廣受好評的美人。總司剛懂事,阿光就和丈夫一起回到娘家,擔起了扶老攜幼的責任。阿光夫婦倆為人穩重,在近鄉的百姓中頗得好評,被親切地稱為“浪人先生之家”。沖田家沿襲了白河藩士的遺風,不曾沾染日野一帶亂七八糟的風氣,也許這一點更令人心生敬愛吧。阿光的夫婿林太郎來自擔任八王子千人同心(注:幕臣中的一個小職位)之役的井上松五郎家,那也是新選組的同伴井上源三郎的本家。由此可見,這幾人之間的關係實在是紛繁密切。總之,作為新選組核心的近藤、土方、沖田、井上四人不但都來自日野周邊地區,更在某種形式上結成了或遠或近的親戚關係。因此,按照武州的風俗成為“結拜兄弟”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沖田與同志們一起從江戶出發時,姐姐阿光親自來到道場。“總司就托付給二位了。”阿光將纖細的手指合在一起,誠懇地向近藤和土方求告。作為總司的姐姐,看到面容仍未脫盡童稚之氣的總司要獨自一人背井離鄉上京去,實在是擔心得不得了。當著近藤、土方的面,阿光鄭重其事地拉起總司的手,諄諄叮囑:─…See More
Oct 17,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沖田總司之戀 1

一(總司的咳嗽,不大對勁。)土方開始注意這件事,是在“文久”改元“元治”這年的三月。這一年,山澗里遲開的櫻花都已謝了,沒料想大清早又出現霜降,京畿的氣候一直不太正常。土方試著和近藤談及此事。“你說說看,他是怎麽個咳法的?”“這麽說吧。捉一隻蝴蝶,這樣合起手來把它包在掌心里,它就會‘啪噠啪噠’地撲翅膀。總司的咳嗽就是這樣的。”“蝴蝶?”“不,我只是打個比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這種表達方式對近藤的思維而言並不合適。近藤想像力匱乏,正因為如此,他常對自己或他人的未來持樂觀的態度。而副長土方作為出身田舍的劍士,想像力卻豐富的過了頭。除了能吟上幾首不怎麽地的俳句,他也能從隻字片語之間覺察別人心情的動向。然而也正是拜其所賜,與近藤相比,土方總是從陰暗面預想事物的未來。這一次果然也不例外。“不好說,近藤桑,那家夥搞不好是得了癆咳(肺結核)啊。”“胡說。要說咳嗽,我也有啊。”“那種咳嗽和你的不一樣。”“你想得太多了。那家夥的咳嗽是老毛病,打小兒就有了。”近藤未予理會。那個活潑開朗的沖田總司會得癆咳,根本無法想像。他只是說:“行了,不管怎麽說,有好醫生的話,叫他去看一看好了。”近藤也好土方也好,都…See More
Oct 16, 20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池田屋異聞 (8)

近藤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開心,“山崎君,你幹得真不錯!在我們進行進攻之前,你還要在池田屋觀察一下情況的發展。”山崎很快回到了旅館,他的藥箱里裝的已經不是丸散膏丹了,而是鋒利的大小刀,厚重的鎧甲,他決定在大隊人馬來時,合兵一處,大殺一氣。“我一定要把忠兵衛砍了!”山崎現在滿腦子就是這個。近藤交給山崎的任務,也可以說是無巧不成書。在一百多年前元祿時代那次覆仇行動中,忠兵衛的先祖大高源吾也被委任了同樣的任務。大石內藏助命令大高源吾偽裝成吳服店的店員,隱姓埋名,千方百計尋找機會接近主君的仇人。終於在元祿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高掌握了仇人的行蹤,確定了仇人在某個時刻,必定在家里睡大覺。就是因為這個情報,大石內藏助確定了最終覆仇的時間。現在山崎正在做著大高忠兵衛的曾祖一樣的工作,唯一的區別就是大高源吾偽裝成賣吳服的,山崎打扮成賣藥的。元治元年六月五日,山崎在池田屋的臥房內等待太陽下山。這天正好是京都有名的祗園祭,天一黑在四條大街周邊擺滿了花燈,到處響著熱鬧的祗園囃子(日本音樂名稱)。隨著這些熱鬧的音樂,從天黑之前看上去像浪人的各色人等就陸陸續續走進了池田屋。山崎掐指一算一共有二十多人,以他看來所有的人…See More
Oct 4, 2023

等河水退去's Blog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為了八千幀照片

Posted on May 14, 2024 at 1:30am 0 Comments

曾看過一則新聞:男人與妻子三十年婚姻破裂,正式離婚,女兒亦已返美繼續讀書——但男人興訟。

二人有關財產分配問題,已一一在庭外解決,應該不是為了錢。

他是為了"回憶"。

男人自中學時代已愛上攝影,到目前為止仍是他唯一沈迷的嗜好,積蓄都花在攝影和買器材上。過去三十年,他為自己建立的家庭拍下至少八千幀照片,記錄了歷史和珍貴的回憶片段,如婚禮、外遊、女兒成長過程、生日派對、學校生活、比賽——總之是生活的一點一滴,喜怒哀樂,——他的前半生!…

Continue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像太子丹的男人

Posted on May 11, 2024 at 2:30am 0 Comments

有些波士很溫情,待下屬如家人,噓寒問暖,關心起居和感情生活,於是你不好意思向長輩要求加薪。有些波士很刻薄,出一元要買回十元的勞力,你付九成他也給你臉色看,還動輒扣人工。有些波士很COOL,你同他是牛郎織女,中間永遠隔著一道銀河,但是貨銀兩訖,互不拖欠,來去自如。有些波士很厲害,他要的人,禮賢下士紆尊降貴,提供不能抗拒的條件,對方也沒有說"不"的餘地。

最厲害的波士就是燕太子丹。他謀復國招賢能,看中荊坷,但對刺秦的死亡約會絕口不提。同遊共處時,荊坷贊賞彈琴的美女手巧,他命人把雙手剁下來用玉盤盛了相贈。荊軻無意中說:"千裏馬的肝美味。"他又殺了名駒,把肝煮好奉上。

是他待他太厚嗎?當然不,只是"收買"的手段高明。震撼的你,只好豁命。…

Continue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恨是消耗,自愛是補給

Posted on May 8, 2024 at 4:30pm 0 Comments

遇到不開心的事,失意的時候,很多發泄方式其實是"消耗"。

剪髮,去掉煩惱絲。

購物,花費一筆錢。

發律師信、打官司,中間人受益。

發脾氣、扔擲、破壞、得罪人、打架、自虐、自殘、決裂、辭工、把支票撕成碎片扔向對方以挽回自尊——統統是"消耗"。

消耗有一種浪費得起的快感——最痛快的手勢是"我不要!"、"誰稀罕"的手勢。雖然,事後還得結帳、收拾殘局。重要的是發泄。無所謂,你既然不快樂,何必令自己繼續受苦?"忍"是心頭一把刀。…

Continue

李碧華《橘子不要哭》空氣中的回魂

Posted on May 5, 2024 at 4:30pm 0 Comments

小貓養久了,非常"戀主",一天到晚纏著主人鉆入她的被窩。若主人夜返,等得好不焦灼。"久別重逢",還嗚咽抱怨。主人外遊,怕家務助理欠親和,便把自己穿過的衣服放進貓藍中,它嗅到熟悉的氣味,"衣在人在"——小貓果然"受騙",見不到人,在籃中也睡的香甜。

一位忙碌的媽媽,職業婦女當然得早出晚歸,但女兒同她很親昵,經常擁抱,還時刻擁吻(響吻)。女兒8歲了,原來有個嗜好,睡醒一剎,常稚氣地找媽媽的睡衣,感覺媽媽留下的氣味。

人同人之間,相處親密,一切已相互適應,最不能以清潔劑"一噴一抹"去掉的,是習慣了的氣味。…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