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
  • Male
  • 彭亨瓜拉吉撓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等河水退去's Friends

  • INGENIUM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Іле
  • 中砂礁群
  • 1 Dimensional Man
  • Jambatan Tamparuli

Gifts Received

Gift

等河水退去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等河水退去's Page

Latest Activity

等河水退去 posted blog posts
Sep 2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3)

明天,就要決一死戰了。這晚,大庭對於自己視死如歸的淡然心情,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一想到死後自己的名字仍不見經傳,難免有些寂寞淒涼。打從他決定當個密探時,他的名字便教會津藩以脫藩的名義給削去了。大庭前往會津藩邸,向家老橫山主稅簡要說明有關明晚的行動,主稅聽完一驚,立刻向二條城的松平容保征求意見。沒多久,傳信的人回來,只說道:“話已傳到。”雖然,容保沒有作任何表示,但身為武士的人,仍應一死效之。恭平是這麽被教育出來的,所以,他沒有半點懷疑。不過,容保確實得知這件事的證據是由橫山主稅那兒代傳過來的五十兩賞金。大庭將這些賞金分給了浪士們,只說是某藩所捐獻。浪士們也只當是薩摩、長州、土佐三藩中,任何一藩所贈,並未細加追問。這是因為,在“天誅”運動的期間,不管是哪一藩,都有出錢讚助的可能。小里雖然也發現大庭這一天與平日不同,卻未多問。她知道,此時這個男人的心事,不是她可以隨意傾聽的。對小里來說,她所無法一言概括的三百年的武士道精神,正凝聚在這張男人的臉上。盡管小里所知有限,卻也明白這樣的表情,薩摩人也有。可能因為這兩藩同處偏遠,所以,仍然,保留著傳統的武士道的精神吧!翌日傍晚時,大庭一行人來…See More
Sep 2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2)

大庭硬將頹廢不振的新兵衛帶到木屋町的“丹虎”酒店。“心情不好時,只有酒可以解愁。”“丹虎”老板的女兒優子(土佐藩脫藩浪人吉村寅太郎的戀人)也在一旁頻頻勸酒,結果,新兵衛喝得爛醉如泥。隨後,兩人又沿著三條繩手往下走,準備再到鴨川河畔的“小川亭”繼續痛飲一番。就在過橋的時候,新兵衛突然開口:“一色君?”大庭恭平立刻接道:“你不用說,我也知道。”“你知道什麽?”“你害怕了。去年秋天,在先斗町的妓院前,由於失手,你險些喪命,我看你是畏懼姊小路共卿的貼身侍衛吉村右京吧!”“什麽?”新兵衛突然踢去木屐,抽出二尺三寸的佩劍“和泉守忠重”。而大庭也向後退了一步,將二尺七寸長的劍高舉過頭,擺出迎戰的姿勢。他並沒有醉。新兵衛雖然已經醉了,卻仍然一副薩摩風的“八雙”架式,兩腿岔開站立,劍尖朝天,一步步逼進過來。他的呼吸聲短而急促。大庭在心中默數新兵衛的喘息拍子。突然,新兵衛屏住氣息,那瞬間,整個人已撲了上來,大庭不緩不急,恰好從上頭將對方的劍勢擊出,再用刀背敲中對方的護手。新兵衛的刀子被拋出後,匡啷一聲掉在黑暗中,只見大庭恭平一屈身,隨即轉身向東邊跑去。手上,多了一支新兵衛的愛劍。隔日,大庭將木偶事件中,漏…See More
Sep 24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1)

大庭恭平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回到京裏,大庭馬上又出現在木屋町三條通的“丹虎”酒店。意外的,碰上木偶事件中漏網的幾位浪人也在一起飲酒。他們都為一色鮎藏能夠平安歸來感到慶幸。“鮎藏的腰間,還殘留著被繩索捆綁的痕跡呢!”諸藩志士為他大肆宣傳著。那天,大庭還從他們口中聽到有關姊小路最近的一些奇怪傳聞:少將背叛了尊王派,轉投向公武合體(佐幕)論。“這──這是真的嗎?”大庭由於過分激動,握著石硯的手,不禁灑了一地的墨汁。“事情的真相還在調查中,不過,聽說是受到勝(即勝海舟,當時攝津神戶村幕府海軍操練所的長官)的蠱惑。”姊小路在大庭潛回京都前,也就是文久三年四月,因公出差到攝津時,受到勝海舟熱情的招待,並邀請他登上幕府的軍艦“順動丸”號參觀。實際上,勝這麽做是有其用意的。對於這位年輕公卿受到尊攘派的擁戴,主張討伐夷狄,反對開國的固舊保守觀念,勝決定藉此機會,讓他開開眼界。姊小路在勝的勸誘下,登上了“順動丸”號,船一駛出紀淡海峽,便遭到大風浪的襲擊,姊小路在船上暈得七昏八素的,結果連艦炮操作也沒見識到。大人,那些夷狄既不會暈船,而且擁有像我們這樣的軍艦,多得不可勝數呢!勝海舟拐彎子這樣威脅著。隨後又送…See More
Sep 22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0)

“原來如此!還是你有先見之明。”這些浪人在木屋町三條通的“丹虎”正式結盟,時間是文久三年二月。在這群人中,小有名氣的,如江戶浪人中也是國學者的諸岡節齋,其餘的人,也非泛泛之輩(謹慎起見,茲列名單如下:伊予三輪田綱一郎、下總宮和田勇太郎、信州高松趙之助、因州仙石佐多男、石川一、陸奧長澤真古登、下總青柳健之助、京都百姓長尾郁三郎、小室利喜藏、江州中島永吉等人。這些人下場悲慘,不是自殺、被殺,就是死在獄中,一直到大正年間才追封官位)。大庭恭平雖然漂亮地把這些小藩結合起來,中途卻有意料不到的發展。席間,信州人高松趙之助臨時起意,說道:“為了慶祝我們這次的結盟,不如在京裏幹它一樁斬奸快事。”不過,高松的提議實在奇妙,斬殺的對象不是活人,竟然是豎立在洛北等持院的足利將軍三代(足利尊氏、義詮、義滿)的木偶像。也就是說,將他們視為逆賊,割下頭顱,掛在三條河原示眾。大家聽了,都興奮的擊掌表示讚同,這種場面連大庭也無法控制。這麽一來,豈不是適得其反嗎?大庭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率先領導“斬奸”工作。翌日二十三日,十幾個人一起來到洛北等持院,取下木偶的頭,懸掛在三條河原。深夜裏,大庭恭平偷偷潛進會津藩在黑谷的…See More
Sep 2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9)

猿路口?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這地方,只要是京都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的。它位於皇宮朔平門外,即使大白天,也很少有人在那兒走動。附近大都是下級公卿的屋邸。“你剛才說猿路口。”“我說了嗎?”“是的!”小里沈靜的望著大庭,大庭卻避開了她的眼神。“今天上街觀看容保先生所率領的大軍後,信步逛到皇宮附近,正好在猿路口的地方碰到從皇宮裏出來的姊小路少將──”“姊小路公卿的屋邸大概就在那附近吧!倒是個冷清的地方。”“是啊!”大庭思考著。沿著皇宮的外墻,在猿路口的地方,正好有條護城溝,這條護城溝給了大庭很好的靈感。當初,連大庭自己做夢也沒想過暗殺姊小路,可是,現在有了猿路口的這條護城溝,情況就不同了。若是能事先埋伏在城溝旁,等候退出朔平門外的姊小路公卿,要下手便輕鬆多了。這條溝,可是關係著會津藩在京都裏的政治地位。剩下來的工作,就是等候上頭的指示。襲擊需要人手。還好每天都有許多不知名的尊攘浪士來到京都,他們大都是小藩或鄉士出身。不外想在京裏有一番作為,而在薩摩、長州、土佐三藩之中,又沒有認識的人為他們引薦,所以,充其量只能稱之為“浪人”罷了。大庭恭平經由曾在佛光寺引起騷動的備前浪人野呂久左衛門的從中撮合,將…See More
Sep 15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8)

大庭想了一個晚上,翌日又來求見田中土佐。“我想到一個主意。”大庭說著。“請屏退其他的人。”“好!”田中立刻示意左右們退下,問道:“什麽事情呢?”“暗殺姊小路。就這麽回事。”如果這件事能夠一舉成功,則京都政界將會掀起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混亂。但話說回來,若能藉此削去薩摩、長州兩藩盤踞在宮廷裏的勢力,那對會津藩將來入京後的政治立場,可是大有益處的。只要能殺了姊小路公知,甚至再加上三條中納言,讓兩個人同時斃命,則背後操縱這兩個人的長州藩便無法再玩弄手段。如果能再費點功夫,利用薩摩藩士來做這件事,那麽,原來就有嫌隙的薩摩、長州兩藩,彼此的芥蒂會因此而更為加深,就是薩摩藩本身,也會受到所有公卿的排斥而失去在宮廷裏的勢力吧!“這真是一石三鳥之計啊!”“嗯!那就得趕快稟報給江戶方面。”信使刻不容緩,即刻動身出發。捎回來的信上卻寫著:“等待大人進京。”大庭遵照指示等待著。文久二年十二月九日,松平容保率領會津藩士兵從江戶和田倉門內的藩邸出發,同月二十四日巳時上刻,大軍開進京都,隊伍一字排開,約有一里長。整齊肅穆的軍容,好不莊嚴,果然是不同於其他諸侯的藩兵。大庭恭平也混在兩旁夾道的人群中,暗地裏歡迎。京都的人…See More
Jul 7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7)

“我要怎麽做才好呢?”“這點,我會再請示主人。”大庭恭平回到大佛院的別墅。過了幾天,大庭上街打聽狀況。似乎並不如田中土佐所預測的,大概是吉村並未向其主人姊小路公知報告那件事吧!“你知道,”大庭向小里打聽。“姊小路少將是怎樣的一個人嗎?”“你是指黑豆先生嗎?”黑豆是姊小路的外號,另一位公卿三條中納言實美則是白豆。姊小路因為膚色黝黑而被稱為黑豆,這不僅是沒有口德的京都人如此稱呼,就是長州藩士也不例外。例如:“下一次朝議時,讓白豆如此說──黑豆如此說──”他們就是使用這些外號在暗通訊息。少將不像一般的公卿,他從小就喜歡耀武揚威,聽說劍藝還不錯,至於高明到什麽地步?就沒人知道了。“他的屬下吉村,又是怎樣的人物呢?”“吉村?”小里顯然沒聽過這號人物,不過,過了幾天,她從公卿屋邸工作的下人口中,多少打聽到一些。“聽說負責掌管一些庶務。”在武家來說,就是傭人。近來,這些公卿們隨著經濟來源的好轉,便紛紛假立一些名目,雇請劍客作為自己的貼身保鏢。這吉村原是丹波的鄉士,平時除了與主人交談外,很少看他開口說話,更不與人打交道。至於他的劍術屬於何派?劍藝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這個男人,確實要得。在先斗町的…See More
Jul 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6)

武士卯足了全力,第二刀飛也似地砍去新兵衛褲管的一角。這時,新兵衛也順著翻滾之際,拔出佩劍。“等一下,我是薩摩藩的田中新兵衛。”“──”武士猶豫了一下,聽到對方報上姓名後,先前的那股沖勁,稍獲緩和,他往前跨出一步:“納命來!”又是淩厲的一刀,新兵衛立刻蜷縮起身子,將薩摩名鐵匠為他打造的二尺三寸長的佩劍“和泉守忠重”擋住對方的攻擊。雖是勉強接下了這一刀,肩膀上還是被劃開了一寸左右的傷痕。這是新兵衛出道以來,首次的失手。武士準備再攻擊時,一旁的大庭終於現身了。大庭抽出亮晃晃的利劍,雙手持劍,擋在武士面前,說道:“且慢!”一口濃重的會津腔。“哦!你也是同夥的?”“不,你誤會了,請趕快收回你的刀。”大庭簡明扼要地解釋過後,武士似懂非懂地轉身離去。沒多久,他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的雨中。也許是他擔心接下來不知又有什麽事情發生吧!隨後,從吉野屋那兒打聽得到,原來,方才的那名武士是最近才受聘於姊小路少將公知的一流刀客,名叫吉村右京。姊小路少將?大庭和新兵衛兩人同時一驚。說起這為姊小路少將,他和三條中納言實美兩人被譽為是激進派公卿的雙璧。平時,身旁總是圍繞著尊攘派的浪人。年紀約二十九歲,在朝廷中,堪稱執牛耳…See More
Jul 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5)

大庭鎮定的說道:“我和各位一樣,都是憂國憂民,滿腔熱血的愛國志士,為了能一償討幕夙願,不惜脫藩,千里迢迢來到京裏。今天難逢有此機會,大家何不坐下來,共同商討國家的大事呢?”大庭安撫了眾人的情緒後,隨即展開了他恢弘的雄辯口才,問題直指核心,尤其是提到皇女和宮下嫁一事,引起京裏志士們的憤慨時,大庭更是以掌擊桌,義正辭嚴地喊出“斬三奸,屠兩嬪”的論點。不僅如此,他甚至把德川家說成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逆賊。所以,為了實行攘夷政策,非得推翻幕府不可。雖然明知是演戲,可是,對於效忠德川家的會津藩士來說,仍不免為大庭一番言論,感到心驚膽戰,個個臉色發白。“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色鮎藏。”島村衛吉一口氣說完。“這樣的人,實在沒話說。”田中新兵衛興奮地說著,他是個個性單純的人。當時,同志之間對他的評語是:“新兵衛這個人,個性澹泊,卻容易衝動。”情緒一旦衝動,便拔刀斬殺政敵。田中新兵衛透過島村的介紹,在河原町土州藩邸與“一色鮎藏”,也就是大庭恭平會面。這是文久二年十月中旬的事。兩人見了面。新兵衛顯然極為看重大庭,搭著他的肩膀說道:“你的氣魄,和我簡直是同一個模子鑄出來的。今後,咱們倆合作,一起做事如何?”所謂做事…See More
Jun 29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4)

才一會兒功夫,浪人們已經招來同志十數人,來勢洶洶地要求會面。事實上,家老田中也想了解這些尊攘浪人們的情況,便將他們請進二十張榻榻米大的底間裏。浪士們一坐下來,開口便是質問會津藩的立場,究竟是主張開國佐幕派?還是支持尊王攘夷派?對於浪士們咄咄逼人的質問,會津藩卻一個個像牡蠣似的,閉不開口。這是因為事先已經受到藩主的指示,不宜隨意發表政見。然而,又不能一直悶不吭聲,於是,田中土佐故意以濃厚的會津腔說道:“敝藩地處偏僻,對於國家局勢究竟應該如何才是,實在不甚清楚。倒是很想籍這個機會,聽聽各位的高見,也可作為我們學習的參考。”田中一直重覆上面的話,可是卻像是在對牛彈琴。“咦?”不清楚田中到底說了些什麽?“到底在說什麽?”終於,浪士裏的備前浪人野呂久左衛門按捺不住,從腰間掏出短刀,一副極不耐煩的表情,將刀鞘頻頻敲擊著榻榻米。“無禮的家夥!”會津方面,個性急噪的小室金吾,也忍不住口出訓言。雙方的爭執,就因這句話挑起。野呂立刻拾起大刀,一躍而起。“有種到外面來!”“誰怕你!”金吾也跟著站起。這個時候,在場的所有會津藩士全都起身而立,浪士團也各自手握著劍,雙方形成劍拔弩張的對峙局面。突然,像是等待這一…See More
Jun 2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3)

“你是指西國的浪人嗎?”“嗯!”大庭恨恨的回答著。轉口問小里:“小里小姐,你對他們有何想法呢?有好感嗎?”“怎麽說好呢?”小里猶豫著。確實,這些天誅浪人过份的囂張,讓人受不了。可是,京都人對他們的感情卻相當的複雜,有人認為藉著這些浪人在京都的活躍,京都說不定可以變成第二個江戶,甚至,各國諸侯也都因此遷徙來京,而使京都成為一個繁華的城市呢!“我不知道。”小里說完,低下頭去。大庭卻直盯著頭兒低垂的小里說道:“小里小姐畢竟是京都人。就算敝藩藩主奉命駐留京都,我們會津人和你們京都人只怕是水火不容吧!”“不!會津中將大人即將擔任京都守護職的消息,早就傳遍街頭巷尾了,大家都興奮地等待著呢!”這是事實。有關會津中將即將來臨的消息,早教京都浪人們感到寢食難安了。這是因為會津乃是雄踞東方的強藩,他們的藩兵受到長沼流的軍事訓練,個個都是驃悍勇猛的武士,而嚴格的藩風,更是受到大眾的肯定。讓這樣一個強藩,率軍進駐京都,會是怎樣的一個下場呢?甚至有些公卿以此為由,在旁煽風點火,使得反對意見的聲浪也為之高漲。入秋十月。一色鮎藏的名字,終於在京都浪人間傳播開來。武藝高超,同時又是雄辯家(當然,是偽裝的),並且曾經在…See More
Jun 24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2)

松平慶永親自登門拜訪容保位於江戶的官邸。維護天子的所在地京都一帶的治安,難道不是身為武人的首要任務嗎?在松平極力遊說之下,容保不得不遵從。然而,就在容保答應接下這分差事的同時,會津藩上下家臣無不感到心情沈痛。他們擔心的是反尊王派的團隊。萬一浪人中的有志之士以及薩摩、長州、土佐等三藩倒向這個團體,日後與他們必定在京都展開浴血之戰。容保在最後下決定的那一刻,他的心情就像某歌中所雲:“去也憂憂,不去也憂憂,左右為難,無從取捨──”並且當著三位家老的面前說道:“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會津藩的君臣,都要有以京都為葬身之所的覺悟。”而會津人不了解京都,就如容保在辭退的信上所寫:“我藩地處東北偏僻地區,家臣們對於上園(京都)的風俗習慣,並不熟悉。”(而對京都人來說,迎接大批從東北湧來的士兵,這顯然是從南北朝時期鎮守府將軍北田顯家,率領東北軍進京以來首見的事了)。為此,容保命家老田中土佐為京都偵察團(成員包括野村左兵衛、小室金吾、外島機兵衛、柴太一郎、柿澤勇記、宗象直太郎、大庭恭平)的指揮官,一行人先行出發,並對大庭恭平特別交代道:“你化名喬裝成激進派浪人,混進浪人群中與他們打交道,再伺機偵察他們的活動。…See More
Jun 23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

“今天會到吧!”為了迎接客人,這家人也像一般的京都人家,一大早便在庭院的踏腳石上瀝了水,並在中庭八張榻榻米大的房間裏點上香,等候客人到來。這是制作煎茶的“釜師”藤兵衛位於東山的住處。位於京都大佛的後頭有塊中庭,那裏,種植了一株相傳可供避火用的公孫樹。此時,公孫樹的葉子還沒轉黃呢!這是文久二年九月的事。京都市裏,每天都有尊攘浪人四處砍殺的血腥事件傳出。負責京都一帶治安的所司代為此大傷腦筋,已經到了無能為力的地步(新選組的成立是隔年的事,也就是說,那時的治安已經惡劣到極點了)。午後,剛下過一場急雨。大約臨近黃昏六時左右,一名旅人打扮的魁梧大漢走進門來。他的腰間帶著一把長劍,讓人望而生畏。武士只說了一句話。主人藤兵衛立刻將他請進八張榻榻米大的房間裏,他就是這一家人引頭期盼的客人。“我已經收到貴藩的來信,”藤兵衛將手伏在榻榻米上,繼續說道:“一切我們都已了解。這間別墅平時幾乎沒有人出入,請您盡管放心住下。”武士微微點著頭。稍後,藤兵衛的叔母小里也在隔房和客人打過招呼後,為客人奉茶。雖然小里是藤兵衛的叔母,實際年齡卻比藤兵衛小十歲。當她看到眼前這位客人時,心裏不禁感到驚異。“這位先生難道就是會津…See More
Jun 21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9)

過了幾天,堀田半左衛門路經桂的店鋪。“人還在嗎?”堀田向桂的妻子打聽著。桂立刻走了出來。還是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一點也不可愛。“我藩派駐在京都的官吏雖然個性懦弱,可是,在國內的仕置家老卻相當有骨氣,他拒絕讓幕吏進入城內搜查。”堀田在桂的耳畔說完這些話,便掉頭離去。桂為了計劃回長州,打扮成老百姓的模樣,並由甚助、直藏兩兄弟沿途護送。他們離開出石這一天,是慶應元年四月八日。一行人中還包括幾松,這女人當初抵達長州,一進入荻城時,立刻受到桂的好友伊藤俊輔(博文)、村田藏六(大村益次郎)、野村靖之助等人的保護。後來甚助到長州時,她決定隨同甚助前往出石迎接桂。在荻城出發前,野村靖之助甚至還極力反對地說道:“你是個女人家,實在沒有必要這麽長途跋涉。”幾松聽完只是笑一笑說道:“桂承蒙甚助兄父親的照顧,我得去向他老人家致謝才是,還有妹妹須美,我也想當面感謝她呢!”從這兒看來,幾松似乎太過嫻淑,讓人不免有矯情做作的感覺。事實上不然,這是她發自心底的真心話。後來須美再嫁時,幾松竭盡所能為她準備婚禮,也算酬報當時受她的恩惠了。她對城崎湯島村的阿瀧,也是如此(說起來,這兩位女子都不過是桂在逃亡生涯中,一時的遮蔽所…See More
Jun 16
等河水退去 posted a blog post

司馬遼太郎·逃命小五郎(8)

“那個男人,到底怎麽回事?”就連堀田半左衛門也摸不著桂的心思,難道他真的是懦弱膽怯的人嗎?自己的藩裏,正處於幕府與外國軍隊內外夾攻,局勢岌岌可危的地步,若還有一點血性的漢子,早已揮翅飛回祖國,投身戰場了,哪兒還有左顧右盼的考慮時間呢?他還配稱為一名武士嗎?堀田不禁如此想著。桂的過度小心,已經近乎膽怯了。未免逃過頭了吧!桂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一逃再逃,四處奔逃,最後,竟然成了為逃而逃。反而忘記了初衷,忘記了當時的豪雲壯志,只是一味的逃。桂顯然也為自己這分苦悶的心情無法排解,終宵輾轉反側。夜裏,他數度爬起,在昏暗的燭光下,振筆疾書寫信給甚助、直藏兩兄弟。事實上,兩兄弟的住所近在咫尺,實在沒有特意寫信的必要。只不過,對當時的桂而言,並不在意收信人是誰,他只是想將郁積胸懷的苦悶,一吐為快罷了。從他的文章裏,很難讓人相信,一年前,他還是意氣風發的大英雄;而從纖弱潦草的字跡,更可以推知是在夜深人靜、無法入眠的狀況下草草成書。昨日實在打擾各位。想到這世間的苦難與乏味,我實在無法閉眼。長夜漫漫,只要一想起眼前渺不可知的未來,不覺淒然淚下。即使如此,此刻的自己仍是不知所雲,總之,無論如何請甚助君將昨天…See More
Jun 14

等河水退去's Blog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5)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4pm 0 Comments

當吉村將他放在玄關的木板上時,人已經氣絕身亡了。

(再說到負責狙擊三條中納言的這一組,由於中納言手下隨從眾多,結果是棄戰而逃。)

這天晚上,雖然有薩摩藩的仁禮源之丞的證言證明:田中新兵衛確實和他一起在東洞院蛸藥師家過夜。

可是,現場卻留下了證物。

一柄寶刀,銘文“和泉守忠重”,長二尺三寸,寬一寸一分,刀背八分,黑色鮫皮刀鞘,鐵制鞘柄,上頭還刻有著”藤原”的印記。以及刀面為“英”,反面為“鎮”的兩個字。…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4)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4pm 0 Comments

這晚的天空,無星無月。

背後是皇宮圍墻,前方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片漆黑。

“沒問題吧!”大庭再次詢問著眾人。接著又吩咐道:“你們三人負責牽制金輪勇和吉村右京,姊小路公卿就交給我來應付。”

來了。

大庭輕扯大家的袖子警告著。此刻,亥時的鐘聲剛響過不久。…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3)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3pm 0 Comments

明天,就要決一死戰了。

這晚,大庭對於自己視死如歸的淡然心情,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一想到死後自己的名字仍不見經傳,難免有些寂寞淒涼。打從他決定當個密探時,他的名字便教會津藩以脫藩的名義給削去了。

大庭前往會津藩邸,向家老橫山主稅簡要說明有關明晚的行動,主稅聽完一驚,立刻向二條城的松平容保征求意見。沒多久,傳信的人回來,只說道:“話已傳到。”雖然,容保沒有作任何表示,但身為武士的人,仍應一死效之。恭平是這麽被教育出來的,所以,他沒有半點懷疑。

不過,容保確實得知這件事的證據是由橫山主稅那兒代傳過來的五十兩賞金。大庭將這些賞金分給了浪士們,只說是某藩所捐獻。…

Continue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2)

Posted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2pm 0 Comments

大庭硬將頹廢不振的新兵衛帶到木屋町的“丹虎”酒店。

“心情不好時,只有酒可以解愁。”

“丹虎”老板的女兒優子(土佐藩脫藩浪人吉村寅太郎的戀人)也在一旁頻頻勸酒,結果,新兵衛喝得爛醉如泥。隨後,兩人又沿著三條繩手往下走,準備再到鴨川河畔的“小川亭”繼續痛飲一番。就在過橋的時候,新兵衛突然開口:“一色君?”

大庭恭平立刻接道:“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你知道什麽?”…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