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向光·居安思危,警惕博物館“空心化”

宋向光(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

2008億。博物館對社會服務活動的關注,加大社會服務活動投入,從積極方面看,糾正了此前“重專業、輕服務”的偏差,回歸博物館社會文化服務機構的道路。但另一方面,社會文化服務項目的增加,導致博物館業務經費分配及工作隊伍結構的調整,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博物館的組織定位和發展戰略。客觀審視近年來博物館事業發展的喜與憂,在完善博物館社會服務的同時,重視轉型對博物館基礎業務的影響,警惕“空心化”對博物館事業發展的影響。


根基不牢,地動山搖。博物館“空心化”是博物館基礎業務落後於博物館基礎設施建設及社會服務的狀況,是博物館發展不平衡的表現。具體表現為博物館收藏單一化,即博物館收藏仍以文物為主,缺乏反映知識建構、區域發展、民眾生活的系統收藏。博物館藏品單一化制約博物館研究等基礎業務活動的開展,博物館社會教育活動也因多圍繞文物知識而顯得單調;多年來,因博物館藏品多為文物或古代藝術品,以及受到文物保護要求的制約,博物館研究多聚焦於文物。

由於傳統上認為文物是歷史遺物,對文物的研究多采取歷史學、考古學的研究方法,同時也受“金石學”考據方法的影響,這使我國博物館藏品研究更多在於具體物品的辨物、定名、鑒真,深入揭示藏品多維度知識性內涵以及對藏品的利用研究明顯薄弱,展覽內容的研究常常只是考古和歷史信息的呈現,盡管觀眾更感興趣的是物品背後的人的生活和社會發展條件,但在博物館展覽中卻難以見到,觀眾只能來“看寶貝”。

有些博物館更是將博物館視為展示館藏和承辦外來展覽的展覽館;其次,博物館教育依然是博物館社教部門“孤軍奮戰”的局面,博物館其他業務部門常常視博物館教育為邊緣活動,沒有積極主動的參與博物館教育活動。一些博物館的展覽講解主力是“志願者”,很少看到博物館館長或研究人員在展廳中開展教育活動的身影。

博物館教育的研究也有待加強,特別是對觀眾及觀眾參觀行為的了解仍處於經驗感覺,觀眾的構成狀況如何,觀眾對參觀博物館有什麽需求,觀眾需求與博物館教育目標的偏離狀態,博物館教育的成效如何,博物館對此知之寥寥。只有了解觀眾,博物館教育才能有的放矢,才能在滿足觀眾需求的同時實現教育效果。

再次,博物館專業隊伍呈現“青黃不接”的局面,可能是由於知識結構、對博物館理解的差異,博物館藏品與業務人員的分離狀況,以及一些中青年業務人員對博物館業務特性理解不到位,使博物館最具特色的“實物”與知識漸行漸遠。

博物館基礎性業務活動後繼乏力,長此以往,其對博物館社會形象、發展戰略、社會公信力的負面影響將逐漸顯現。沒有定位清晰的系統收藏,博物館將失去特色,展陳、教育等業務活動將失去實物藏品的支撐。缺乏基於博物館收藏的研究,博物館的業務活動只能是單一視角、膚淺層面的蒼白描述,博物館淪為“陳列館”。

博物館研究的缺失,也會造成博物館展陳、教育活動權威性的降低,影響博物館的社會公信力。觀眾來到博物館,看不到由博物館研究成果支撐的展覽,體驗不到基於實物的學習成效,人們將會對博物館學術水準產生質疑,進而對博物館中看到展品和讀到的信息產生質疑。我們在博物館中常聽到觀眾“這是真的嗎?”的疑惑,其深層次的原因就在於觀眾對博物館研究能力的質疑。


造成博物館“空心化”的原因是覆雜的,最主要的應該是博物館發展環境與博物館發展理念的偏差,當前的博物館定位、任務、業務流程、業務標準等主觀認識落後於博物館事業發展及社會公眾的需求。進入二十一世紀,我國博物館已更廣泛深入的融入社會發展中,從上世紀文物系統負責文物保存的部門到提供社會公共文化服務的機構,從利用文物形象展示社會發展史到基於實物藏品的社會教育,從“群工宣教”到支持自主學習和培育公民道德,從服務來館觀眾到利用新媒體為廣大公眾提供教育和欣賞服務,博物館機構性質、基本業務內容及工作範疇發生了深刻改變。

不可否認,我國許多博物館管理者及從業人員對博物館的認識仍停留在文物或古代藝術品的保護和展示,對博物館工作的要求更多關註於讓歷史文物發揮服務當前社會經濟發展的作用,對博物館業務人員的要求更多是執行能力。此外,博物館管理體制的變革也有一定影響,如博物館基礎業務的外包,一些博物館的展陳項目交由社會組織承辦制作,導致博物館業務人員藏品研究與展陳設計制作的聯系被割裂,博物館研究成果只能以專業學術論文的形式呈現,而不能以博物館展陳教育的形式呈現;又如一些博物館服務項目委托社會化勞務企業承擔,特別是博物館一線服務工作人員多為非專業人士,博物館業務人員與觀眾直接接觸的機會大為減少,不能直接聽取觀眾的心聲,不能理解觀眾不斷變化的需求,造成博物館展陳教育安於現狀、自說自話。


系統完善的收藏是博物館的心臟,是博物館發展的不竭之源,是推動博物館業務發展的重要動力。博物館收藏是有關特定知識主題的物件組合,盡管收藏是由具體實物構成的,但收藏的價值並不是單個物件的簡單疊加,而是構成收藏的每個物件都能反映相關知識主題的特殊維度或信息。博物館收藏強調藏品的集成、“語境”和共性特點,單件藏品的特質通常可以在其實物本體上顯現出來,博物館收藏的特質則是在各個藏品的關系中體現出來。博物館收藏的規模和質量還是博物館研究水平的重要標志,博物館藏品研究要揭示藏品攜帶及傳遞的各種信息,也要構建實物與知識的連結,讓博物館藏品真正發揮構建和驗證知識的作用,確立藏品在知識構建過程中的位置。當代博物館需要調整藏品搜集策略,將著眼點放在“博物館收藏”的構建上,淡化“文物”色彩,關註知識或文化主題,明確博物館收藏的主題和範疇,如地域歷史、族群文化、知識主題、自然現象等,結合博物館發展戰略和業務規劃,構建特點鮮明、內容完整的博物館收藏。這樣做,還可以避免博物館對有限的文物的爭奪,並通過各種主題的博物館收藏豐富充實文化遺產。


研究是保持博物館活力的發動機。博物館研究要體現博物館的特點,充分發揮博物館收藏資源構建知識的作用,為博物館各項業務提供堅實的科學基礎,為觀眾的博物館學習提供智力支持。最具特色的博物館研究是基於收藏實物的研究工作,首要任務是確保藏品的真實性,即作為科學研究對象的實物樣本的真實可靠,在不同學術研究“語境”中對藏品進行科學的描述、解釋和解讀,將獲得的相關信息與特定知識進行專題研究,並以藏品為樞紐,對相關學科進行綜合性研究。

此外,博物館研究還應研究藏品在各項博物館業務中的應用,如何在博物館環境中通過博物館藏品傳播知識和支持學習。中國歷史上的傳統知識分子運用金石學的考據方法,將實物與禮制建設聯系起來。啟蒙時期的學者運用實驗實證的方法,將實物與知識聯系起來。

現代科學的研究者運用物質文化、人類學等方法,將實物與人的社會生活聯系起來,並運用藝術史、商品理論、圖像學、符號學等方法,揭示出實物蘊涵的豐富信息。隨著研究手段和認識能力的發展,博物館藏品中蘊涵的多種信息將會不斷被揭示和討論,可以說,博物館藏品的研究不是“畢其功於一役”,而是持續的信息富集和知識優化過程。

博物館應該創造適宜的研究環境,除了必要的研究條件,更重要的是讓研究人員更方便的接觸和觀察藏品,接觸真實實物,不僅可以發現新的事實,更可以激發研究人員的研究思路,發現新的研究課題。
(中國文物報2015年12月8日)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