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1,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趁還來得及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 Yuna Conversation
  • triste chateau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洗腦

雍和宮在我家的東邊 句號 繞過這些菩薩羅漢們 逗號 拐幾個彎 再往回走一點 逗號 什麽地方能叫父親安心居住 問號父親說過去他的頭腦很乾凈 逗號 被洗得一塵不染 句號 他問我有辦法沒有 句號除非打開頭顱 逗號 放進去一點臟東西 句號新買的帽子 一直頂在衣架上 逗號 我每次去都覺得它像個木偶 站在門邊 分號 父親的頭禿得忠誠 句號那些人太厲害了 逗號 父親老說那些人曾經在他手下 逗號 在他手下摸他的帽子 句號如今西邊有個鼓樓 逗號 所有的問題在那兒都有個尾巴 破折號 如今 逗號 父親的兒子正趕上一場毛毛雨 逗號 自己還得清洗自己 句號See More
Aug 17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螞蟻和山

沒家沒業的遊民 搬運一座山 它們來時滿天烏雲 走的時候,一棵草也剩不下我在山上 與這群蠶食的家夥為伍,我要吃掉它們 它們沒家沒業,勤勞一生 我要吃掉它們的一生我在山上,長一頭白發 總認為美好的事物懸在空中 應該伸腳直接去碰 伸出舌頭去愛它們黑黑的山抱著我 總認為它是多年以前的一個叔叔 教會我怎樣享福See More
Aug 1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 用盡一生努力摳藕的人摳出自己的心

一雙關節粗大筋骨畢露的手已不是在摳藕,是在哭泣!是在為世界難過!摳藕的人在最低的地方俯視這個現實社會:就是白和美越來越少了摳藕的人在最臟的地方,在最冷的地方 在天暗下來的時候,特別是在心不值錢的時候 把心摳出來。用盡整整一生的努力在無邊的黑中和白中摳藕的人彎曲他的軀體 在一塊冬季的田裏。就像此刻的這個夜晚 你把你的軀體彎曲在一張稿紙上摳藕的人和你別無選擇的合而為一。面對 蒼涼的時間和漫長的流逝過程See More
Aug 1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挖苕:在秋風落日的蒼茫中

我得挺住。尤其在兒子面前,尤其在秋風中雖然懷著落日時蒼茫的感情還得把鋤一次又一次舉過頭頂,還得把腰伸直。我是兒子的榜樣我要他知道,日子很艱辛,但是還可以活下去,而且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像苕不僅要爭一個圓還要獻出自己的甜。摸著兒子小小的扁扁的頭我的心像一顆埋在苦難深處的苕:掙紮著……需要力的支援。天馬上就要黑了,冬季馬上就要來了,而兒子從鋤把上跌下來的姿勢,摔得我好痛See More
Aug 1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肖家河的草稿

月亮,月亮,我問你, 明年我會在哪裏?1我們來到肖家河, 我們的想象還沒離家出走; 它像個歌手,退到絕望的門檻後。我無意把身上的傷疤暴露,弄得滿城都是。 傳說中的劉本道常常出沒在祖母的幻覺中, 他的嘴邊有堅毅的疤痕,長滿人情世故;他在草上飛。他的口哨披一件遙遠的雨衣,把我們帶過風暴。2我揉出眼睛裏的沙子,看清了世界, 如同看一個隨時要溜走的嫖客。 這卑微的,躲在家裏的,不敢公之於眾的……到了晚上,我們說笑著,北方的秋天在窗外喊了一聲。我的殘疾車還能帶你回去。 你不願回去,它就搭一座橋, 你不願從橋下流過,我們就明白一生的醜陋。“面對饑餓大膽下手”, 那個被捕的詩人,可能在獄中繼續他的強暴。 五個五角星的布,裹著我們的雙臂;五減二等於三,整整三天,我都念念不忘人民的愚昧和恩情。沒有真理你們也能飄揚。朋友,你在獄中一定要把創可貼貼在腦門上, 好好地抵賴。活在淪陷裏,我把自己的肺吹大。 淪陷淹沒了渴望她的奴隸們, 她要有閃閃的腰肢,夾著香煙的左手只是一枚苦澀而透紅的性。她往往在劫難中獨自伸出大腿,使我的味覺好起來。大地為此修改了草稿:男人變美,女人變壞。許多的疼痛,大大小小。…See More
Aug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在莊稼地裏松土時我發現一小節骨頭

突然我覺得我的心在接近一顆久遠年代的靈魂這顆靈魂的擁有者已成為我腳下的泥土。我看見他從時間的那一頭朝我走過來。我扶住鋤我扶不穩身體。我的身體搖晃得厲害我感到我和他是同一個人:他喘息的聲音以及陽光下他額上閃爍的汗水和我一模一樣而且我們始終在走著同一條路,就是最後成為 泥土的路。我相信幾十年以後同樣會有一個和我 一樣松土的人,在莊稼地裏發現我的一小節骨頭。我輕輕時起那一小節骨頭,感到手被湯了一下;似乎還有血在燃燒……一大片莊稼地迅速朝我湧過來。我立刻被淹沒了。See More
Aug 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家族

殷龍龍,1962年生於北京。81年開始寫詩;曾經參加圓明園詩社。97年加入北京作家協會。※ ※你們從樹上走下翻手為雲 覆手為雨天地造了我就是讓世界活潑一點有一個迎接黎明 祈禱黃昏的人你們一臉困惑 仿佛誇父走了留下母親和一大群孩子都是優秀的孩子※ ※沒見過面的爺爺應該在天上 在一匹馬的腹中宣揚三民主義兩支軍隊在水深火熱裏滾作一團我們經過長長黑夜終於見到光明 虛偽的父親的黨密不透風自己的兒子卻在戰場上死去鋪一地的鹽把水引出 把帆揚起他的手一揮 戰無不勝可是 誰背著我啃幹糧母親的姿勢傾向自然災害的六二年※ ※獨木橋上 人類的意外更短好像那次革命大哥在紅色風暴裏隱去如同赴約坦克扣在空氣中從裏面奔出大腿和呼叫聲房頂上留著補丁留著一些手無寸鐵的人呼嘯的子彈 顫抖的寫作以及野花呻吟※ ※那只野獸在不遠處低低地吼體內流著高貴的血液從窗口望出去地上的人們小得像螻蟻伸出腳就能踩到我的麻將老婆著火了 現實總是燒你們的眉毛※ ※我對此了如指掌內心一片遠山是誰脫穎而出 瞥了世界一眼將我背後的陰影一掃而光她的名字無關緊要倘若我的子孫創造了新中國女人會在禮花和鐘聲的夜晚叫你們源遠流長See More
Aug 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割草女

在所有的草中唯獨割草女是一株開花的草 她健康的花顏使春天看上去顯得又瘦又小 就盛在她的籃中 春天是她沈重的負擔閃了它的腰的卻是那個放牛的野小子 他總是在她的背後他總是把她引向遠方 遠方雨和風都很大 陰影也很大唯獨陽光很小 在她的腳尖上就那麽一點點紅 一點點就讓割草女痛一輩子 她已不是去年春天的那個女子 她也不是來年春天的那個女子 那個在草中獨自開花的女子她健康的花顏使春天看上去顯得又瘦又小在她的籃中See More
Jul 3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桑

冬天桑的葉落盡了 立在地頭像父親舉起的手 呼出的氣息使時間一秒秒灰蒙 一片片往下落 父親落在酒店忘了家居的母親 他為桑修枝的剪 仍臥在窗上 亮亮的 透著水的冷光 水在地上流 水在母親眼裏流 父親的衣衫於傍晚在母親眼裏散開 父親父親父親 還躺在酒店裏 不是酒好 五十五張竹椅他都坐夠了 如桑的葉 落到地上See More
Jul 27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我的

你不需要的,我揀來,當成寶貝。吃掉最後的文字和垃圾,詩人的愛,苦!別的可以放一放,先顧命吧。失敗者失去了罪惡, 我的時間不多, 我的咒語漫天翻飛,我在桃花季節瑟瑟發抖,如何背棄,如何把一大摞書信焚毀?碰一下南墻, 我的頭就大了, 非洲雕塑在裏面生長。每天推門出,拉門進,甚至鄰近的外省也沒去過,祖國對於我徒有虛名。喇叭後撤, 高舉紅旗的朋友鉆進轎車, 老婆被我騙來,又叫人拐走;一個陷阱躺在身邊。鼻子貼近地面, 站不直的時候,我更願意像條狗, 尋找大骨頭。初次見面的女孩 知道我額上長角,雙眼布滿血絲; 四蹄用力轉動著地球。曉暉,我們見過面, 生死有緣—— 中國有我,妹妹,你還去英格蘭幹嗎?我不配把我的詩獻給你, 它只是一副藥引子, 漂流在眾多疾病之上。我的雨虹啊!黃金早已過去,青春在哪兒飛翔?他的女孩也許是你, 昨日還搭在雲端, 明天將收到紅色的請柬。殷先生怎麽了?不就是皮膚白,腦袋歪,他的災難風起浪湧,他的才華站在英雄的肩上,他的矛盾是一群兄弟姐妹,他的愛,簡單——一盤餐桌上的螞蟻上樹;女孩,你們的乳房裏有什麽, 一些動物頻臨滅絕?但是,許多人因此得福, 因酒吧裏的朗誦大放異彩,…See More
Jul 2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牛蹄

水能否認牛在用它的蹄 縫補山 在山的傷口上繡出 糧食和雲朵 那情景就像母親縫補村莊在山腰 或者在山頂 在山谷 牛的神態安詳而且極有耐心 間或抽一聲響鼻 摔打一下尾巴 陽光在它的背上 草根在它的腳下 石頭和樹在它的身前和身後我們在泥土上睡覺 離牛很近 我們就像一群小小孩兒 圍著牛唱一些純潔的歌謠雪山還沒有塌下來 白冰雹和黑旋風 還在遙遠的海的那邊 山還是 一匹完整的錦緞 到處開著 鮮花 牛蹄就是最美的一朵See More
Jul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耕耘

扶鋤喘息時 我將耕耘一詞拆開了 原來是兩個犁上的木把 一口井和一片雲對一個農民 這就夠了 有井 我們就用不著翻山越嶺 去那條大河挑水了 有雲 我們就可以迎來雨 確保糧食豐收那個把土地和勞動 造成書的人和我一樣也是一個 熱愛莊稼的人 他常在扶鋤喘息時 琢磨字的寫法我看見他在禾苗中間搖晃 仿佛一團陽光或者一絲空氣 他耕耘的姿勢在我的詩中 很滄桑地發出聲音See More
Jul 1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土豆

悄悄地爬著前進 對於泥土底下無邊的黑暗土豆一句話 也不說 它只是悄悄地爬著前進 穿過石頭的縫隙 穿過陽光和雨水 冰凍的烽火 穿過時間的戰場 土豆 悄悄地爬著前進 從不曾停止過 它的力量來自種它進泥土的手 以及渴望慶祝它的勝利的眼睛 還有那個等待用它來填飽的 肚 這不是一個人的饑餓 而是一個民族的饑餓 土豆 在泥土底下無邊的黑暗中悄悄地 爬著前進 至今沒有迷路 是因為一個人閃爍的靈魂 在把它默默地指引See More
Jul 1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黃牛

收起被風撕爛的帆和扯斷的纜繩 停在農民手中 農民的妻子和瞎眼的母親 以及還未出世的女兒都在精心地 縫補黃牛的傷 它的桅桿仍是筆直 骨頭露出雪的白 在石頭上航行了 一個春天一個夏天和一個秋天 黃牛的傷比去年更像它腳下的波濤 離陽光和天堂的門越來越近 停在 冬天的港口 農民溫暖的幹草使泥土上 這條河流一直向東 一直 在 黃牛的背上走 黃牛一邊吃著幹草 一邊喝著泥水 在這個荒涼的傍晚 雲貴高原上的風正猛烈地撕扯著 黃牛知道在雲貴高原上 風只有在它的背上撕扯的時候 才叫風 而農民只有在它的前面 把它當船拉的時候叫農民See More
Jul 9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賣不脫的糧食

賣不脫的糧食認為自己褻瀆了 農民的勞動 它不認為農民是 出賣它的人 它站在糧庫門口 一袋一袋站得筆挺挺的 仿佛在向管糧庫的人示威 不狡猾不殘忍也沒有別的企圖 它只是順著滋養它的人思想思想 它想農民辛辛苦苦勞動了一年 沒有掙下買一斤鹽巴的錢 它至少要為農民換一斤鹽巴呀 但是 這個願望落空了 農民的日子無鹽無味 來個朋友 也只有吼幾句山歌下飯 賣不脫的糧食很不情願地 走回農民已經滿滿的糧囤 等待來年糧庫的門 再一次打開See More
Jul 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啊對,想起來了……

五年前我開始離婚在塑料鞋裏和你吵架;啊對我們的舌頭上住著耗子啊對!它已長大成人三百斤糧食 使這個夏季的母親變小 小到一條米蟲我非要過癮 非要把弱點托出來 瞧它,流了一地;像大地的旱情我非要過癮泡妞、玩遊戲、感冒有時愛是一手甩不開的鼻涕不去賺錢右臂被你借走用我的紅眼睛發誓 用我的虛偽脫衣 啊對,雙腿像一把剪子人們精心制作月食與合體的後半生,為了套死你啊對,讓夜晚夾在鹹菜中 讓它懷孕 啊對,把腎摘下把自己扔向虛無家裏不要那麽多書 千軍萬馬只在靈魂深處守侯 今天什麽都大啊對!香椿樹、兒子、足球和歐洲See More
Jun 28

風華正茂's Blog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洗腦

Posted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6am 0 Comments

雍和宮在我家的東邊 句號

繞過這些菩薩羅漢們 逗號 拐幾個彎

再往回走一點 逗號

什麽地方能叫父親安心居住 問號

父親說過去他的頭腦很乾凈 逗號

被洗得一塵不染 句號

他問我有辦法沒有 句號

除非打開頭顱 逗號

放進去一點臟東西 句號…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螞蟻和山

Posted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5am 0 Comments

沒家沒業的遊民

搬運一座山

它們來時滿天烏雲

走的時候,一棵草也剩不下

我在山上

與這群蠶食的家夥為伍,我要吃掉它們

它們沒家沒業,勤勞一生

我要吃掉它們的一生

我在山上,長一頭白發

總認為美好的事物懸在空中…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土豆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9:08pm 0 Comments

悄悄地爬著前進

對於泥土底下無邊的黑暗土豆一句話

也不說 它只是悄悄地爬著前進

穿過石頭的縫隙 穿過陽光和雨水

冰凍的烽火 穿過時間的戰場

土豆 悄悄地爬著前進

從不曾停止過

它的力量來自種它進泥土的手

以及渴望慶祝它的勝利的眼睛…

Continue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耕耘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9:07pm 0 Comments

扶鋤喘息時

我將耕耘一詞拆開了

原來是兩個犁上的木把

一口井和一片雲

對一個農民 這就夠了

有井 我們就用不著翻山越嶺

去那條大河挑水了

有雲 我們就可以迎來雨

確保糧食豐收

那個把土地和勞動…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