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
  • 73, Female
  • Pontian Joh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風華正茂'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Gifts Received

Gift

風華正茂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風華正茂's Page

Latest Activit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黑背鴉之夜

黑背鴉直立像憂傷的夜晚。有多少夜晚多少夜晚 我讀那些深秋的詩,看黑背鴉起舞聽聲音像鐵片鋒利劃破 在它的翼下,那白色的斑點,星光和石頭深海裏我觸摸初生的魚 黑背鴉起舞,憂傷直立。在那些夜晚我也去寫深秋的詩 有一天,終於在一條冰封的河上黑背鴉終於落在我的燈下它親切、興奮、像弟弟離家五年突然回還See More
Friday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雨中的馬

黑暗裏順手拿起一件樂器。黑暗裏穩坐馬的聲音自盡頭而來雨中的馬。 這樂器陳舊,點點閃亮像馬鼻子上的紅色雀斑,閃亮像樹的盡頭木芙蓉初放,驚起了幾隻灰知更雀 雨中的馬也註定要奔出我的記憶像樂器在手像木芙蓉開放在溫馨的夜晚走廊盡頭我穩坐有如雨下了一天我穩坐有如花開了一夜雨中的馬。雨中的馬也註定要奔出我的記憶我拿過樂器順手奏出了想唱的歌See More
Jul 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4)

那麽這只不過又一個黃昏。那麽這黃昏可作為附錄。月亮是惟一畢顯的星辰,其余的仍只是夕光之海的水下汽泡,要浮向一寸寸收縮的夜。收縮中一個人瘋長的脂肪,漫過了浴缸的警戒水位線。“我的日子,不就是一塊廢棄的舊海綿爛濕的日子?”整個夏天,她都得浸泡在店堂暗處刺鼻的藥液裏。她丈夫從一堆瓜果間探頭,將看見郵差墨綠地眩暈,投遞出一封也許來自命運的掛號信。“而肥胖症。甜膩的肥胖症。我幾乎能聽到我體內雲絮化雨的聲音。像熟透的挑子,我經歷肉的所有月全食……”郵差則經歷內心的銹蝕,如一副英雄世紀騎士甲胄的氧化史詩,制服上板結消逝的鹽。眩暈。他多少回倒向了美容師嫦娥。他緊捏自行車剎把的一瞬,感到有群星自血液湧現。  詩黃昏之後,並不緊跟著月全食之夜。“但夜晚的戲劇會“更加具體、清晰,有更多的側面和更“空心的主題。”此時打字員全身心在她的健盤上復述,仿佛仍然詞語的投影抹煞肉體和意志的光澤“但願我甚至在你的附錄裏……”而你是旋轉中又已經逝去的一段流光或衛星城水庫裏倒映的滿月;你只留篇幅給遞送的綠衣人、櫻桃木桌前想要把《周逸書》接續的讀報人。附錄中嫦娥又飛臨閘口,嫦娥很可能是你的塞壬 於是,在梳妝臺鏡虛幻的深處一盞長…See More
Jun 3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3)

“……嫦娥是我的鏡中幻像”月全食則是她開啟腿間那簡易水閘最近的刺激。啊最近的奇癢令一個詩人必須為無眠寫下失去照耀的篇章,令一個郵差必須下坡、衝鋒又重返,令老年讀者的腦毯上繡滿了報導之塞壬的大裸體仙姿,令打字員逃離橫穿觀察廣場的翹首,奔向某一電話線端點“這其實是反光的一個背影,是這個“背影的反光之夜……”在愛神髮廊嫦娥關閉腿間的造幣廠,正當月亮,要把一個黃昏還給衛星城 那麽這已經是下一個黃昏。她在你懷抱裏庸俗又可貴,就像上夜持續卻不能反復的月全食。你手指的天文望遠鏡撫慰是否可以從皮膚的細膩和黝黑之中打量出一個敏感的人,那也許被喚作靈魂卻因為肉體的觸及方式而震顫和呻吟的紅銅色部位;而你的航天號舌尖舐卷,你嚐到的滋味,是否就是那老年讀者在漲潮的晚報裏被塞壬最高音誘惑的滋味。電源幾乎是同一粒陰核她打開你寫作的升降裝置,或者她關掉郵差發燙的震蕩器之月,為一種隱晦長明的燈 通向按摩室的秘密途徑靠燭火照明。在拱頂上,向下探出裸體的仙女只提供半隻石膏乳房。翅膀。葡萄藤。肥皂的紫羅蘭香氣撲鼻,仿佛雲彩中真會躲藏著懷孕的母龍。裏面,屏風後,一盞麻將燈突然掉落,透進西窗的晦暗之光又像撲克攤放在孔雀藍印花床單…See More
Jun 2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2)

但郵差卻有他自己的方式……他躲避烈日的黑皮膚樹蔭是他的睡眠。午睡多漫長,超過了蝴蝶的翩然一生。大汗淋漓中陽具在勃舉。郵差醒來。起身。沖涼。騎車出門去。他並不打算按規程接近晚夏燠悶發燙的地址。兩個夢是兩扇被光擊穿的巴羅克薄翼,從回想的天窗口淡入黃昏。太陽偏斜得超過了限度,令新城峽谷愈見深窄。建築投射給心之鏡面的現在只能是完全的陰影。郵差略微移開重心,拐進更加細小的橫街。他緊捏自行車剎把的一瞬,感到有群星自血液湧現。玻璃殘留耀眼的反光。玻璃復述另一些幻景。字句從他的鈴聲裏掉出。那郵差不知道,一段私情將會在第幾封來信中了結。他經過開始上門板的綢布店,散髮胖女人辛酸的水果鋪,來到了領口低淺的愛神髮廊。他緊捏自行車剎把的一瞬,感到有群星自血液湧現。 在遞送中,字跡的確會慢慢淡漠。泛白的明信片或許將返回本來面目,實際上卻已經轉暗變虛無幾乎算漲潮了,那滿溢的詞語接近表達時舌頭被拔除,像夜之浴缸,橡皮塞月亮被老年拔除——漩渦在落水口上方搖曳。他的一條腿跨離了肥皂泡沫的廢話。而所有漏掉的髒水廢話,開始在讀者的消費間生效。“啊晚報……“晚報是一種生活方式!”他揩乾另一條多毛的腿,邁出鋪張的搪瓷堤壩。他能否…See More
May 1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月全食(1)

此行誰使然?——陶潛  旋轉是無可奈何的逝去,帶來歷程紀念,不讓你重復的一次性懊悔真理因回潮變得渾濁了向西的櫻桃木長餐桌上,那老年讀者攤放又一本剪報年鑒  它用來備忘,仿佛《周逸書》像衛星城水庫壩上的簡易閘每一個黃昏,當郵差的自行車經過閘口,花邊消息就擡高水位——“人怎麽才能夠兩次涉足同一條河流?” 宇航員馳往未來之晦暗。他回顧的那顆蔚藍色行星,被晝夜、國度和經緯線劃分——迷信和反迷信有如奇異的物質和反物質,是世界觀對稱的兩個方向。法輪大法蠱惑人心所以它正被怒斥和禁止“地球可絕不是宇宙的垃圾站!”地球也不會是宇航員見過的天體間某個厭倦的神,讀過就扔開的那種“大參考”地球也只不過旋轉向未來 你不是康拉德,你並沒有打算寫巡航於星系和更多星系的海洋小說但很可能你是尤利西斯,被瞎眼的荷馬詠嘆,被內心裏死去了抒情詩人的半盲流亡者回味和哀悼,仿佛月亮被一個不必要的夜之韻腳躲避或否決,只好在浴缸裏,反映最隱秘的鄉愁之色情。然而,詩歌拒絕所謂的消息語言,卻未必就拒絕了郵差正帶往簡易水閘的晦暗消息老年讀者是另一個宇航員在晚報預期的不可知未來返回死亡 因此他也是尤利西斯,為享用日常化塞壬的報導之極樂禁閉了…See More
Apr 28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冬日外灘讀罷《神曲》

噴泉靜止,火焰正上升。冬天的太陽到達了頂端冬天的太陽浩大而公正照徹、充滿,如最高的信仰它的光徐行在中午的水面 在中午的岸上,我合攏詩篇我蘇醒的眼睛看到了水鳥迷失的姿態(那白色的一群掠過鐵橋投身於玻璃和反光的境界……) 派遣愁緒的遊人經過,湧向噴泉開闊的街口她們把相機高舉過頂他們要留存最後的幻影 鑽石引導,火焰正上升。俾特麗采使讃歌持續在中午的岸上我合攏詩篇我蘇醒的眼睛又看見一個下降的冬夜See More
Mar 25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11)

或許我僅僅缺少我自己我捕獲的只是我靈魂的局部——局部靈魂掩蓋著我一件披風,從灰色到荒蕪掩蓋我寫作的精神面貌而那匹黃鼬般大小的怪獸出入其間,或奔走於小書房奇怪地顯現在父親的嗓音裏驚嚇已經被催眠的兒子它成為占卜師又一個依據表明末日還沒有來到。還沒有來到……還在行色匆匆的路上 死亡則早已來到了紙上,它被筆尖播灑進詩篇,不再是一個灰色的局部。它迅速擴展為耀眼的白色,封住繼續吟唱的喉嚨。死亡是更為無視的怪獸黃鼬般大小的兇兆之貓被占卜師刺穿了劇痛的眼睛死亡的變形記更為直接如弧光燈照亮的那一半黑暗被黑暗隱去的,也仍然是死亡——每一種邪惡、每一種罪孽、劇痛中每一種巨大的安祥 …………………… 現在你來到這幽藍的門牌,變幻之貓,黃鼬般大小的土星之異物現在我也重回這門牌,它的純青銹成了暗紅。一陣風輕撫,一陣風睡去。正午的烈日像煉丹者不慎傾倒的八卦爐,澆淋一個回首的幽靈一個喪失了形象的詩人。現在你來到的幾乎是煉獄,我來到的是一座地上樂園。——火焰的蓄水池悠深清澈,火焰的噴泉則殘忍而激越火焰是占卜師揭示的天啟——令我的倒影……是你的無視——令我的倒影是你被刺穿的無視之貓眼,隱秘的黑暗電擊趾爪你更為盲目,從門牌…See More
Feb 2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10)

復活。再生。從一種空靈還原為肉身欲望又成為漩渦城市裏帶鎖的河流垂暮的日光,牽扯不易察覺的土星——這講述的不是我——這講述的只是我偶然看見的隱約幻象,浮泛向晚,在明信片反光的景觀一側,打上了郵戳的紅色印記。七天以前,我將它寄出,如今那綠衣人已將它送達……由於送達,它更加被證明是一個幻象,是我從幻象中終於獲得的想像的真實:想像的復活和想像的再生 那麽這想像的力量在生長像幾隻灰背鴉飛回了舊地;像所謂永恒,從枯枝催促一棵新樹一棵新樹對風的招喚;像土星周圍月亮們壯麗,窒息公務神可能的感嘆我沈溺在我的多種生涯裏我不曾遇見的想像的煉丹者比我更沈溺,一半欲望托附給性(也就是信),另一半欲望是徹夜寫作,徹夜讓神跡劇,在想像的寓言航線上飛翔再飛翔,直到紙上的喜歌劇轟鳴(劃去餘生),像航空公司的噴氣式飛機 …………………… 局部宇宙,它大於一個未被筆端觸及的宇宙。土星局部的光芒內斂在我書寫的局部時間裏。這書寫的時間,也是一個人抵達局部聖潔的歷程,也是一個人精神化局部器官的意願,——有如懸浮於黑暗的球那面向燈盞的一半裸露,並且因裸露成為大於黑暗的善;這又像尚屬完好的一半肺葉,承擔了我的全部呼吸,包括額外的另一…See More
Feb 11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9)

因此神跡劇演變為喜歌劇弧光燈空照寓言樂池裏斷弦的豎琴。因此愛情是必要的放逐是贖罪的寫作忍受的鞭撻——出現在紙上,那語言的驚愕也將被文刺進克制的驚愕引起一個精神戀愛的夜女郎驚愕,驚愕地投入一個人羞愧的人性懷抱,將色情理解為歷煉的懷抱,無非是驚愕之驚愕的懷抱因此弧光燈空照命運,空照愛情——當愛情是命運深處的恐懼 ——但愛情是命運深處的溪流它流經太多的骯髒和貧乏。如此艱難,虛榮被逼迫,陌生的同情和膽怯的肉欲,卻要從速度加劇的血液循環裏抽取力量,抽取純潔也抽取意願。留下的只會是一紙婚約!婚約的神跡劇演變為寓言一個丈夫將遊離於事外:他註定是蠢才,隨風飄逝。——而在他遺憾地幸免的獨身生活裏,他也許成聖,也就是著魔。不過他盡管會戴上冠冕,結果也一樣,在床上了結 …………………… 當一個炎夏展示它僅有的七天春光像糾纏的未婚妻同意從熱烈暫且退步,我會獲得我想要的一切美景無我和書寫無我,以及另一根支撐夢想的夢想手杖——那正好是一些夢,讓我能夢見他,如夢見不能復活的死人。或許他只是白日飛升,從煉丹者巷到城堡上空——在越來越縮微進藍天的遲疑裏回看夢遊者回看夢遊者即將醒悟的漩渦城市漩渦城市的炎夏裏僅有的七天春光…See More
Feb 10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8)

幸福是飄忽不定的降落傘要把人送回踏實的大地誰又在半空中選擇落腳點像詩人選擇恰切的詞事物的輪廓正越來越清晰誰又在下降中提升了世界像身體在沈淪中純潔愛情像一個寫作者,以無端的苦惱客觀化苦惱。現在誰又從小書房拐出,披衣散步,在煉丹者巷誰的頭腦中一架樂器正被試奏帶來跳傘般飄忽不定的音樂啊幸福 那樂器會試奏出誰的生活那被設想的、在紙上也無法確立的生活。——現在誰拐出煉丹者巷迎面進入了純青之境?城市或宇宙,僅只是足夠累贅的共鳴箱可究竟誰是撥弄火焰者他其實也撥弄著寫作的琴弦可究竟誰是那不安的跳傘者他跟我一樣,真的能踏上那幸福之地嗎?啊爐火!在爐火上誰會是這個世界的煉丹者?他的現身,在於從生活升華那虛無 …………………… 而純青之境!純青之境又正好是他的虛無之境。煉丹者爐中的火焰更抽象,如音樂抽象了這個世界的時間和時間他向我展示的,他以為我覺悟的,也僅只是作為虛無的幸福在他的幸福裏我孤僻自我在他的虛無裏我營救自我一個人散步,到更遠的境地騎馬、遊泳、劃船、打短工以木匠的手勢斧劈本質烏有的黃楊——令書寫的半圓桌顯形於技藝 ——令一行詩句顯形於無技藝半圓桌上空的土星迂回融入又一夜我頭腦中試奏的樂器停歇,音樂…See More
Feb 6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7)

緩慢的城市。緩慢地抵達建築物彌留如一輛街車朝終點蠕動,時間是其中性急的乘客這性急的乘客曾咆哮在馬車裏曾大聲催促過有軌電車其嗓門卻壓不下震顫轟鳴的柴油機客車,而當一輛空調車被阻於交通的半身不遂他默然其中,一顆心狂跳城市因為他則已經行進到滯澀的中午。建築物移開堤壩枕頭其實是江面上陰影在收縮其實是江面上一群鳥轉向它們從靈魂長出的羽毛沾染瀝青,負重掠過輪船和舊鐵橋而我在它們巡警般多疑的盤旋上試探,企圖以高出倦怠的困惑視點統覽這中午的緩慢和性急、彌留和抵達、意志之死和波瀾般活躍的欲望之蔓延。我企圖站在標誌性建築象征的屋脊,去迎候突如其來的天啟。土星呼拉圈偏離軌道——被臆想成瞬間永恒的超脫——一架飛機卻低於期許 …………………… 也許,我繼續上升,到更高處俯瞰,——但已經被戲稱為膝蓋的斜面我無法去攀爬那是塊脆玻璃,是薄薄的一層冰,經不起沈重的精神性跪壓那膝蓋斜面只適合安放我夜半的四開本、滑翔的羽毛筆無法繞道而行的詩句,和直到黎明才略有起色的疲憊的書寫。——這書寫成為我真實的攀升,就像死亡靈魂在其中真實地誕生了 城市又展現在書寫之下。在書寫之下,城市的膝蓋斜面被俯瞰統覽,仍舊經不起精神性跪壓但它有空…See More
Feb 4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6)

我設想,我將累垮在一封信中--先於綠衣人遞送的呻吟在女裁縫腿間呼嘯的沼澤裏我累垮過一次,又累垮一次。震顫的字跡還原回到它最早發出的地址被折疊進--土星誓言和戲語撫弄的漩渦城市而那些已經被劃去的部分又再被塗抹,為了讓急於卻不便表白的成為汙漬忍無可忍地--吐出那話兒 “但信即是性”,摹仿羅曼司交歡的節奏,卻企圖變成盲眼說書人彈唱給光陰的生殖史詩,每一聲問候裏有一次死亡“但信即是性”,每一次抵達裏有一個誕生。鋼筆舌尖捅破陰私郵遞員進入我一個又一個無眠之夜。--又一夜無眠一夜無眠裏我期待門環第二次叩響,那不同的抵達和問候不同的誕生和死亡,不同的信中共同的性:出自幾乎已累垮的手筆 …………………… 叩響門環的卻不是綠衣人甚至也不是--恭歉友好的瘦弱年輕人,或者那擁有無邊權力的命運占卜師--那占卜師此刻也許在雲端,在一座有著無數屋頂和眾多庭院的星宿禁城裏他是否能突圍?他是否將到來?下臺階的姿勢仿佛舞蹈像一架推土機!要奮力擠開潮湧向通天塔遺址的人類--汗濕了揣進胸懷的天啟 那麽是風在叩響門環,是風造訪這煉丹者巷。它不僅叩響它撼動小書房,它的鋒刃割破燈頭上火焰的耳朵--“那不過是風”,我鎮靜地寫道,“…See More
Feb 3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4)

於是我歌唱受辱的青春那也是甜美中發育不良的受控的青春。一隻手怎麽能如一柄利斧?破開內心悠久的冰海;一隻手以它色情的撫弄在走廊暗角,采擷少年的向日葵童貞。流動的大氣又梳理出一個短暫的晴夜--於是我歌唱夢之摩托騎著它我馳過水塘、遊樂場倒向混同於陽光的草垛……並且寫作,像一條姑娘蛇纏上了我 精神分裂的語言宿疾纏上了我它不僅是青春病,是寓言中奔向死角的貓之獵獲物因未及改變方向而斃命它有如性隱患,歡樂的高利貸仿佛寫作者一寸寸靡爛的全部陰私。它也是通天塔高處另一路蜿蜒,另一根絆索晴夜裏另一隻撫弄的手。於是我要一行咬人的詩、刺殺的劍--要一記悶棍!於是我歌唱受辱的青春、甜美中發育不良的青春 …………………… 流動的空氣。任意隨波逐流的光陰有一天世界將轉變為驚奇有一天下午,我醒於無夢日常話語的青色果實被拋進了老虎窗。天井裏盆栽的大麗菊上一個中年婦女的嘮叨,是果實酸澀清新的汁液。--母親,她搭著話而我正起身去迎接黃昏我看見光陰隨波逐流流動的空氣裏青春更瘦削我看見我所歌唱的,在紙上被透進老虎窗的土星光芒快速一閱 而屋子裏,走廊上,潮濕的石塊散發一陣陣月亮氣息。它曾經被稱作光芒之水汽,在比喻中由一個形象代替…See More
Feb 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5)

繼續夢遊?--為什麽要加上猶疑不確定的手杖問號--在手杖上,新的銘言已經被刻寫,如一隻烏鴉(錯誤的海東青)成年,換上了新的更黑的羽毛。在飛翔這夢遊的絕對形式裏,無所依托的翅膀掀動表明一個歷程的烏有。那麽為什麽繼續夢遊?為什麽不加上猶疑不確定的手杖問號?如果空氣是肺葉翅膀的不存在現實而我的絕對雄心是棲止 絕對確定的僅只是書寫,就像木匠,確定的只是去運用斧子--他劈開一截也許的木材從木材中顯形的桌子難道並不是空無?--猶疑不確定的手杖問號又支撐我一次,…See More
Jan 22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3)

教育卻不是一對剎把,可以被捏緊控制一個人嚮往疾病的發瘋速度教育虛設,像怪獸自行車銹死的鈴,像女裁縫多餘的第三隻乳房在一朵壓低的金雲之下少年時光被平庸覆蓋被假想的常識和禁忌光環圈定於蒼白、森嚴、點綴貧乏的神聖無知。自行車又穿過午後廣場它撞翻了花壇、教堂玻璃門晾曬著妓院風信子被單的竹頭架陣它再快一點,像體育課鍍銀的衝刺哨音 禮儀課浸泡於苦澀的酒中禮儀的冰塊,在社交歡宴間溶化為喧嘩。--我能夠聽到的仍然是晴天下鍍銀的哨音呵斥的籃球迅疾重擊我坍塌的肩。用以抵禦的也許是詞語是作文簿裏的扯談藝術或者,無言,窘迫地挺立像一幅舊照片展示給我的仿佛孤獨和稀有的麒麟古板、靦腆、局促不安直到顫抖--在眾人之中我自我隔絕了 …………………… 一陣旋風也許塑造了環形樓梯伸向混亂的通天塔高處。那裏渾濁的月亮蔑視著我,而我卻因為存在的過錯,被罰站在冬夜的危樓陽臺一陣旋風,扭結冷卻於胸中的火焰父親的火焰則如同旋風眼是幽藍深奧的訓示之火、寂靜之火、震怒中到來的判決之火它也是神聖的無名之火。啊無名神聖,向上的途徑是絆索鐵絲網是蠻橫的否定和迎頭痛擊,是我在陽臺上,被旋風卷入的孤寂煉獄 我忍受的姿態趨於傾斜在適於夢遊的陽臺圍…See More
Jan 20

風華正茂's Blog

《陳東東詩選》冬日外灘讀罷《神曲》

Posted on March 24, 2019 at 5:08pm 0 Comments

噴泉靜止,火焰正

上升。冬天的太陽到達了頂端

冬天的太陽浩大而公正

照徹、充滿,如最高的信仰

它的光徐行在中午的水面

 

在中午的岸上,我合攏詩篇

我蘇醒的眼睛…

Continue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10)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19 at 4:59pm 0 Comments

復活。再生。從一種空靈還原為肉身

欲望又成為漩渦城市裏帶鎖的河流

垂暮的日光,牽扯不易察覺的土星

——這講述的不是我

——這講述的只是我偶然看見的

隱約幻象,浮泛向晚,在

明信片反光的景觀一側,打上了

郵戳的紅色印記。七天以前,我將它…

Continue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9)

Posted on February 9, 2019 at 6:39pm 0 Comments

因此神跡劇演變為喜歌劇

弧光燈空照寓言樂池裏斷弦的

豎琴。因此愛情是必要的放逐

是贖罪的寫作忍受的鞭撻

——出現在紙上,那語言的驚愕

也將被文刺進克制的驚愕

引起一個精神戀愛的夜女郎

驚愕,驚愕地投入一個人羞愧的…

Continue

《陳東東詩選》黑背鴉之夜

Posted on February 3, 2019 at 6:28pm 0 Comments

黑背鴉直立像憂傷的夜晚。有多少夜晚

多少夜晚

 

我讀那些深秋的詩,看黑背鴉起舞

聽聲音像鐵片鋒利劃破

 

在它的翼下,那白色的斑點,星光和石頭

深海裏我觸摸初生的魚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