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
  • Female
  • Besut, Tereng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ehtay Dream's Friends

  • INGENIUM
  • Crna Gor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Kehtay Drea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ehtay Dream's Page

Latest Activit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9)

第一篇2月28日為了教熱特律德,我也不得不學盲文,但時過不久,她就學得比我快了,我覺得頗為吃力,總想用眼睛看,不習慣用手摸讀。再說,又有了幫手也不止是我一個人教她了。起初我很高興,因為,本鄉我有很多事務,而住戶又極分散,訪貧探病往往要長途跋涉。本來這期間,雅克又去洛桑進神學院,初修功課,聖誕節回家度假,不知怎麼滑冰摔傷,胳膊骨折了。我立刻請來馬爾丹先生,他認為傷勢並不嚴重,沒怎麼費勁就給接上了,無需另請外科醫生,但是雅克要在家呆一段時間養傷。在這之前,雅克從未仔細端詳過熱特律德,現在他突然發生興趣,要幫我教她學習,不過也只限於養傷期間,大約三周。可是就在這三周里,熱特律德進步非常明顯。她的智慧昨天還處於懵懂狀態,現在剛剛學步,還不怎麼會走就跑起來。真令我驚嘆,她不大費勁就能設法表達思想,相當敏捷,也相當準確,絕沒有孩子氣,根據所學形象地表達出來,總能大大出乎我們的意料。利用我們教她辨識的物品,向她講解和描繪的那些不能直接觸到的東西。這種教育的最初幾個階段,我認為無需在這里一一記述,應是所有盲人教育的必經之路。我想每個教授盲人的老師,都要碰到顏色這個難題。(提起這一點,我要指出《聖經》里…See More
Jul 5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8)

這種教育起步難,只要初見成效,進步就特別快了。如今,我要用心回想一下我們走過的道路:有時我就覺得熱特律德往前跳躍,好像不在乎什麼方法了。還記得開頭階段,我注重物品的性質,輕視其種類,如冷熱、苦甜、粗糙、柔輕、輕重……繼而是動作,如挪開、靠攏、擡起、交叉、放倒、捆結、分散、收攏,等等。過了不久,我就什麼方法也不用了,乾脆同她交談,不大考慮她是不是總能跟上我的思路,只想慢慢誘導她隨便問我什麼。毫無疑問,在我離開的時候,她的頭腦還繼續活動,因為我每次再見到她都很驚訝,感到把她同我隔開的黑夜之墻變薄了。我想事情就應當這樣:天氣轉暖,春天步步進逼,終要戰勝冬季。積雪融化的情景,有多少回令我贊嘆不已:看表面還是原樣,而下面卻消融了。每年冬天,阿梅莉總要產生錯覺,明確對我說:積雪一直沒什麼變化;殊不知看著還很厚,下面已經化了,突然間會一處處崩坍,重又顯露出生命。我擔心熱特律德像老年人那樣,終日守著爐火,身子會虛弱下去,就開始帶她到戶外走走。不過,只有扶著我的胳膊,她才肯出去散步。她一出屋就驚恐萬狀,在她能夠向我說明之前,我就看出來她從未到過戶外。我在那間茅舍碰見她時根本沒人管,只給她點吃的,維持她不…See More
Jul 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7)

講到這里,我就同馬爾丹爭論起來,反對他的悲觀主義,絕不同意他似乎要表達的觀點:歸根結底,感官只能給人增添煩惱。“絕沒有這個意思,”他分辯說,“我只是想說明,人的靈魂更容易,也更願意想像美好、悠然自在與和諧,而不去想像把人世搞得烏煙瘴氣、百孔千瘡的放蕩和罪惡。正是這五種感官向我們提供情況,有助於我們放蕩和做惡。因此我認為,維吉爾的話‘自知其善’不如改為‘不知其惡’,而‘其樂無窮’①,這就教導我們:世人若是不知道罪惡,那該有多幸福啊!”①原文為拉丁文馬爾丹還對我提起狄更斯的一篇小說,他認為創造靈感直接來自勞拉·布里奇曼的事例,還答應立刻給我寄來一本。果然,四天之後,我收到了《爐邊蟋蟀》一書,懷著濃厚的興趣看了。這個故事偏長,但是有些段落很感人,主人公是個失明的姑娘,他父親,一個窮苦的玩具制造商,竭力讓她生活在舒適、富有和幸福的幻想中。狄更斯的藝術,就在於讓人把虛假當成虔誠,謝天謝地!我對待熱特律德大可不必如此。馬爾丹來看我的次日,我就開始實施他介紹的方法,做得十分精心。現在我後悔沒有像他建議的那樣,把熱特律德的頭幾步記錄下來:起初,我本人也是摸索著,領她走在這條昏黑的路上。頭幾週,要有常人…See More
Jun 2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6)

我在此必須承認,頭幾天我深感失望。我給熱特律德設計了一大套教育方案,但事實卻迫使我放棄了幻想。她那張遲鈍的臉表情木然,確切地說毫無表情,使我的好心徹底冷了。她終日守著爐火,處於防衛狀態,一聽見我們的聲音,尤其聽見有人走近,她那張面孔似乎就露出兇相,也就是說一有表情,必定是敵意;只要有人稍微和她說話、溝通,她就像動物一樣哼哼,嗷嗷叫起來。她這種氣惱的態度,直到要吃飯的時候才停止。她撲向我親自端給她的飯菜,形同牲口,貪吃的樣子難看極了。常言道以心換心,我面對這顆頑固拒人的心靈,覺得萌生了厭惡之感。不錯,老實說,開頭十天我甚至大失所望,甚至對她失去興趣,後悔一時衝動,真不該把她帶回家來。還有一個情況損傷我的面子:阿梅莉看見我難以掩飾的情緒,便有些得意之色,她感到熱特律德成為我的包袱;在家里時時令我難堪,就越發關心照料這孩子了。我正處於兩難境況的時候,住在特拉維谷村的友人馬爾丹大夫,借巡診之機前來看我。他聽了我的介紹,對熱特律德的狀態很感興趣,開頭十分驚訝,女孩僅僅雙目失明,何以處於如此愚昧的狀態。於是,我就向他解釋,她本身有這種殘疾,而惟一照管她的那個老太太又是個聾子,從來不跟她講話,結果可…See More
Jun 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5)

我見親愛的阿梅莉友善地走近熱特律德,以為這次我差不多又贏了,不料她舉燈端詳一下,發現這孩子渾身髒得無法形容,一股怒火又竄上來,而且更加猛烈。“哎呀,簡直髒死啦!”她嚷道。“刷一刷,快點刷一刷。別在這兒呀!到外面去抖哇。噢!天哪!這麼多虱子,要爬滿我們孩子一身啊。我最怕虱子了。”無可否認,可憐的女孩子身上全是虱子,一想起在車上那麼長時間同她挨在一起,我就不禁產生一股厭惡情緒。我出去盡量把身子清理一番,兩分鐘之後回屋來,看見我妻子頹然坐在椅子上,雙手抱著頭啜泣。“真沒想到,給你耐心持家增添這麼大麻煩,”我溫柔地對她說。“反正今天太晚,看也看不清楚,沒辦法了。我守著爐火,就讓這孩子睡在這兒。等明兒,咱們再給她剪剪頭,好好洗一洗,你看著她順眼了再照管她。”我還求阿梅莉絕不要對我們孩子提起這件事。吃晚飯的時候,家里的老廚娘一邊侍候我們用餐,一邊用敵視的目光,瞪著盲女拿著我遞給的餐盤狼吞虎咽的樣子。餐桌上沒人講話。我本想給幾個孩子講述我這次遇到的意外情況,讓他們明白和感受一下極端窮困的異常滋味,以便激發他們憐憫並同情上帝指導我們收留的女孩,可是又怕把阿梅莉的火再點起來。毫無疑問,我們每人都在想這件…See More
May 3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4)

盲女好似一堆毫無意識的肉體,隨便讓人帶走。她生得五官端正,相當秀氣,可是一點表情也沒有。臨走,我到她平時睡覺的地力,通閣樓的樓梯下面草墊上抱了一床被子。鄰婦也很殷勤,幫我用被子把盲女裹好,因為晴朗的夜晚有點涼。我點上車燈,便趕車走了。這個沒有靈魂的軀體,靠著我蜷成一團,黑暗中若不是傳來一點體溫,我還真感覺不出她還活著。一路上我都在想:她在睡覺嗎?進入什麼樣的黑暗夢鄉……她活在世上,醒來和睡著又有什麼區別呢?主啊!這顆靈魂,國在這不透明的軀體里,無疑在等待您的恩惠之光照到它!您是否允許,我的愛心也許能把她帶出可怕的黑夜·……我特別注重真實,不能避而不談我回到家要遭受的責難。我妻子是美德的園地,哪怕在我們有時難免經歷的困難時期,我一刻也未懷疑她善良的心地;不過,她天性善良歸善良,就是不喜歡意外事件。她是個講條理的人,分內事一絲不茍,分外事絕不插手,做起善事也有節制,就好像愛心是一種能耗盡的財富。我們夫妻間只有這一點爭議……那天夜晚,她一見我帶回個女孩,就脫口嚷了一句,流露她最初的想法:“你跑出去又攬了什麼事兒?“每次我們之間都得解釋一番,我就先讓站在一旁目瞪口呆、滿臉疑問和驚訝的幾個孩子出…See More
Apr 29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3)

第一篇189X年2月10日①此文獻給若望·施倫貝格。若望·施倫貝格,紀德的文友,創建《新法蘭西雜誌》的合作者。189X年2月10日大雪連下三天未停,封住了道路,無法去R村了,打破我十五年來的習慣:每月去兩次主持彌撒。拉布雷維訥村的小教堂,今天上午只聚了三十來名信徒。大雪封路,閑賦在家,何不回顧一下,談一談我收養熱特律德姑娘的由來。我已有打算,要記述這顆虔誠的靈魂成長的全過程。我只想讓她崇拜和熱愛上帝,才把她帶出了黑夜。感謝主交給我這種使命。那是兩年半前,有一天我剛從拉紹德封回來,就見一個素不相識的小姑娘。她匆忙來找我,是要領我去七公里遠的地方,看一位要死的可憐老太太。正好馬還沒有卸套,估計天黑之前趕不回來,便帶上一盞燈籠,我讓小姑娘上車,一道出發了。這一帶地方,我以為非常熟識,不料一過拉索德雷莊園,照女孩指引,卻走上我從未涉足的一條路;又行駛了兩公里,看見左邊一泓隱秘的小湖,才認出是我少年時滑冰的地方。此地不是我教職的轄區,十五年未見,也說不準小湖在什麼方位,忽見它披著彩霞,映現美妙的夕照,還真恍若是在夢中見過。湖中流出一條小溪,截斷森林的末端。馬車先是沿溪邊路行駛,繼而繞過一片泥沼。…See More
Apr 4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2)

序言·紀德是個不可替代的榜樣(下)《帕呂德》就是他在生活和思想發生劇變的這一時期寫出來的。這是一本既迷人又奇特的書,法國新小說派的代表作家娜塔麗·薩洛特、克洛德·西蒙,以及羅蘭·巴特,都把《帕呂德》視為現代派文學的開山之作,預告了五十年後興起的“懷疑時代”和“反小說時期”。貫穿全書的獨特的幽默,暗諷當時的生活百態和文壇現象。那片沼澤地象征他的家庭,也直指當時的社會。遵循傳統道德的世人,偽造生活還以“完人”自居,演繹著最荒謬的悲劇。當時活躍在文壇的兩大流派,象征主義詩人如馬拉美等,完全“背向生活”,而天主教派作家,又以一種宗教的情緒憎恨人生,更多的無聊文人則身負使命,極為掩飾生活。總之,在紀德看來,恪守既定人生準則的世人,無不生活在虛假之中。紀德的文學創作自《帕呂德》始,就堅決擯棄“共同的規則”,絕不重復自己,更不要走上別人的老路,不寫別人已寫出或者能寫出的作品。因此,他的每部新作,都與世上已有的作品,與他此前的作品迥然不同。他的許多作品,甚至模糊了體裁的界線,究竟是隨筆、散文,詩歌、小說、敘事,還是別的什麼,讓批評家無法分類,傻劇又是小說,不倫不類。《帕呂德》結構巧妙,自成循環,敘述的…See More
Feb 2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

序言·紀德是個不可替代的榜樣(上)在二十世紀法國作家中,若論哪一位最活躍,最獨特,最重要,最喜歡颠覆,最愛惹是生非,最複雜,最多變,從而也最難捉摸,那麼幾乎可以肯定,非安德烈·紀德莫屬。紀德的一生及其作品所構成的世界,就是一座現代的迷宮。這座迷宮迷惑了多少評論家,甚至迷惑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們長達三十餘年。這里順便翻一翻諾貝爾文學獎這本老賬,只為從一個側面說明紀德為人和為文的複雜性,在他的迷宮里迷途不足為奇。比對一下法國兩位文學大師,羅曼·羅蘭(1866-1944)和安德烈-紀德(1869-1951),就多少能看出諾獎評委們的疑慮與尷尬。兩位作家生卒年代相近,都以等身的著作享譽文壇,雖不好說紀德的分量更重,至少也算是等量齊名。然而,羅曼·羅蘭予一九一五年就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紀德卻還要等到三十二年之後,直至一九四七年,在他七十八歲的高齡,才榮獲這一遲來的獎項,是因其“內容廣博和藝術意味深長的作品——這些作品以對真理的大無畏的熱愛,以銳敏的心理洞察力表現了人類的問題與處境”。獲獎評語的這些作品,其實早在二十世紀一二十年代,都已經問世,受到廣泛注意,主要有先鋒派諷刺小說《帕呂德》(1895)、…See More
Feb 1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下)

就在同時,她說:「我們該下去了。我感覺他們都在看我們。」她掙脫開我的胳膊。我輕聲說道:「趕快回去睡覺。考試時也要想著我有多愛你。」走回我們的桌上時,我髮現那裡只剩下板著臉爭吵著說話的貝玲和奧斯曼了。貝玲問道:「你還好嗎?」「我很好。」我朝雜亂的桌子和那些空椅子看了一眼。「茜貝爾不跳舞了,凱南先生領她去了薩特沙特員工們的那張桌子,他們大概在玩什麼遊戲。」奧斯曼說:「你請芙頌跳舞很好。母親對他們的冷淡是錯誤的。應該讓她,也讓所有人知道,我們全家都很關心芙頌,我們已經忘記了那荒唐的選美比賽,但我們依然在關注她。我為這女孩擔憂。因為她認為自己太漂亮了。她的衣著過於開放。六個月里她從一個女孩一下變成了一個女人,就像南瓜花那樣開放了。如果她在短時間裡不和一個正經男人結婚,她會被人議論,以後會不幸福的。她說什麼了?」「明天她要去參加高考。」「那她怎麼還在跳舞?都快到12點了。」他看見她正朝後面走去,「我真的很喜歡你的那個凱南。就讓她和他結婚吧。」我在遠處喊道:「要我去跟他們這麼說嗎?」因為從我們兒時起,我就跟哥哥對著干,比如他一開始說話,我不會待在那裡認真地聽,而是慢慢地朝花園的另一頭走去。多年來我…See More
Feb 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中)

有那麼一會兒,我們跳到了備受歡迎的專欄作家的邊上,他正在和一個可愛的深膚色女人跳舞。我對他說:「傑拉爾先生,愛情不像報紙的文章,是吧?」跳到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身邊時,我做得就像他們早就是情人那樣。看見祖姆魯特女士祖姆魯特女士,我用法語和她說了幾句話,因為每次來看母親,她都會以不讓用人明白的借口不時說上幾句法語。但是讓人們髮笑的並不是我的詼諧幽默,而是我的醉意。茜貝爾也不想和我跳一段難忘的舞了,她輕聲告訴我,她是多麼地愛我;喝醉的我是多麼可愛;如果做媒的事讓我不開心了,她向我道歉,但她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們朋友的幸福;不可信的扎伊姆扔下努爾吉汗,又纏上了我那遠房親戚的女孩。我皺著眉頭告訴她,其實扎伊姆是個非常好、非常值得信賴的朋友。另外我還告訴她,扎伊姆好奇她為什麼不喜歡他。茜貝爾說:「你和扎伊姆談起我了嗎?他說什麼了?」在兩段音樂的間隙,我們又碰到了剛才我和他開玩笑的記者傑拉爾?薩利克。他說:「凱末爾先生,我找到把一篇好的專欄文章和愛情聯繫在一起的東西了。」「是什麼?」「無論是愛情,還是專欄文章,當然都必須讓我們現在幸福。但是衡量兩者美麗和力量的標準,則是永留腦海。」我說:「大師,請您找…See More
Jan 3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上)

「現在讓我煩惱的是,和她跳舞的人是年輕、勤奮的凱南,他在薩特沙特工作。為了讓我嫉妒,她在利用那孩子……當然,我也害怕她對他認真。其實凱南對她來說也可以是一個理想的丈夫。」扎伊姆說:「我明白。」「待會兒我會邀請凱南去我父親那裡。我要你做的是,馬上過去關照芙頌。就像一個好的足球隊員那樣,你要『跟緊』她,別讓我今晚嫉妒死,也別讓我想著開除凱南,讓我平平安安地結束這個幸福的夜晚。明天有高考,所以芙頌他們過一會兒就會走。這不該髮生的愛情也會很快結束。」扎伊姆說:「不知道你的姑娘今晚會不會對我感興趣。另外還有一個問題。」「什麼?」扎伊姆說:「我看見茜貝爾不想讓努爾吉汗接近我。她覺得麥赫麥特更適合努爾吉汗。但是努爾吉汗大概喜歡上我了,我也很喜歡她。我也希望你在這個問題上幫幫我。麥赫麥特是我們的朋友,我希望是一次公平的競爭。」「我能做什麼?」「今晚茜貝爾和麥赫麥特都在,我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但現在因為你的姑娘我就不能去關照努爾吉汗了。你要補償一下。你現在就答應我下周日你們要帶努爾吉汗一起去我們的野餐會。」「好的,我答應。」「茜貝爾為什麼不讓努爾吉汗接近我?」「還不是因為你的風流,德國模特,肚皮舞娘………See More
Jan 2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9) 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她

「那是為了讓你嫉妒。」我壓根沒朝那個方向看一眼。稍微扭捏了一會,麥赫麥特誠實地說,其實他覺得努爾吉汗很可愛,如果她也是「認真」的,他當然能夠坐到她身邊,對她說些動聽的話,如果這事能成,他將終生對我感激不盡。「那你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好好對她呢?」「我不知道,我就是辦不到。」「走,我們回去吧,別讓別人坐了你的椅子。」在我一路往回走一路和人擁抱親吻時,為了知道努爾吉汗和扎伊姆的舞跳到什麼程度了,我往舞池裡看了一眼,我看見芙頌在跳舞……和薩特沙特公司年輕、英俊的新職員凱南……他們的身體貼得很近……一陣疼痛在我的腹部蔓延開來。我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茜貝爾說:「怎麼樣了?不行嗎?努爾吉汗也不行了,因為她迷上了扎伊姆。你看他們是怎麼跳舞的。算了,別傷心了。」「不。不是。麥赫麥特同意了。」「那你為什麼還板著臉?」「我沒板著臉。」茜貝爾笑著說:「親愛的,很明顯你不開心了。怎麼了?好吧,你別再喝酒了。」一曲終了,下一支曲子隨即響起。這是一支更緩慢也更動情的舞曲。桌上出現了一陣很長時間的沉默,我感到一股令人痛苦的嫉妒液體正在混進我的血液里。但我又不願意承認這種感覺。舞伴們彼此更近地依偎在了一起,我也能夠從…See More
Jan 1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8) 物件給予的安慰

努爾吉汗說:「不要看著我說這話。我沒做什麼。你們都喝了酒,都在不停地笑。只有麥赫麥特一個人不高興。」茜貝爾說:「努爾吉汗,如果凱末爾去把他叫回來,你會好好對他嗎?我知道你能夠讓他很幸福,他也會讓你幸福。但你必須好好地對待他。」茜貝爾當著所有人的面執意要撮合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這讓努爾吉汗很高興。她說:「我們不需要馬上結婚。他已經認識我了,至少可以說一兩句好聽的話。」「他說了,但和你這樣一個有個性的人在一起他有點髮憷。」茜貝爾說,接著她又笑著趴在努爾吉汗的耳朵上說了些什麼。哥哥說:「孩子們,你們知道為什麼姑娘們和小夥子們不知道怎麼談情說愛嗎?」他臉上出現了一種喝了酒後才會有的可愛表情,「因為連談情說愛的地方都沒有。談情說愛這個詞自然也沒有。」貝玲說:「在你的字典里,談情說愛的意思就是在我們訂婚前的那個周六下午帶我去看電影……為了知道費內爾球隊的比賽結果,你還帶上了攜帶型收音機。」哥哥說:「其實我帶收音機不是為了聽球賽,而是為了影響你。我會為自己是第一個把晶體管攜帶型收音機帶到伊斯坦布爾的人而自豪。」努爾吉汗也說,她母親因為自己是土耳其第一個使用食品攪拌器的人而自豪過。她說,在雜貨店開始賣…See More
Jan 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7)別那麼往後仰,你會掉下來的

「難道剛訂婚就開始躲在一邊說閑話了嗎?」說話的是一個我們不認識的肥胖男人,「凱末爾先生,我也可以坐一會兒嗎?」沒等我們回答,他就從旁邊拽過一把椅子一下坐到了我們邊上。這人四十多歲,領子上別著一朵白色的康乃馨,身上散髮出一種甜膩得令人窒息的濃烈女士香水味。「如果新郎新娘躲在這樣的一個角落竊竊私語,那麼整個婚禮就會掃興了。」我說:「我們還不是新郎新娘,我們只訂了婚。」「但是,凱末爾先生,所有人都在說,這個訂婚儀式比最炫耀的婚禮還要豪華。婚禮除了希爾頓你們還想過別的地方嗎?」「請您原諒,可以告訴我您是誰嗎?」「凱末爾先生,其實要請您原諒我。我們作家會認為所有人都認識我們。我的名字叫蘇雷亞?薩比爾。您可能看過我在《晚報》上用『白色?康乃馨』筆名寫的文章。」茜貝爾說:「整個伊斯坦布爾都在看您寫的上流社會的娛樂消息。我還以為您是個女人,因為您對時尚和服裝很精通。」「是誰邀請您的?」我同時無動於衷地問道。「非常感謝,茜貝爾女士。但是在歐洲,人人都知道傑出的男人對時尚也是敏感的。凱末爾先生,根據土耳其新聞法,只要向有關負責人出示了您看見的這個記者證,我們記者就有權利參加對公眾開放的任何聚會。依據法規條…See More
Jan 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6)愛情之痛的解剖分佈

她母親同時說道:「凱末爾先生,謝謝您在百忙之中幫我女兒補習數學,願真主保佑您!」我說:「考試在明天吧?今晚她早點回去會更好。」她母親說:「您幫了她很大的忙,當然應該聽您的話。但您幫她補習數學的這段時間裡她也沒少傷心。您就允許她玩一個晚上吧。」我帶著一種老師的和藹對芙頌笑了笑。因為人群和音樂的嘈雜聲——像在夢裡一樣——彷彿誰也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在芙頌看著她母親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有時她在邁哈邁特公寓樓里表現出來的憤怒,我朝她那半露的胸脯、美妙的肩膀和稚氣的胳膊最後看了一眼。離開他們往回走時,我深深地感到,幸福就像拍向岸邊的一個巨浪,慢慢地在我內心裡膨脹,它在帶著一種成就感拍向我的整個未來。銀色葉子演奏著由《時機不再》[註]。如果我不堅信這個世界上純粹的幸福只有在「現在」擁抱另外一個人時才能獲得,我願意將這個時刻當做「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因為從她母親的言語和芙頌哀怨的眼神里,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她將不會結束我們的關係,甚至她母親也帶著某些期待從現在起就同意了這件事。我明白,如果我小心行事並能夠讓她感覺到我有多麼愛她,那麼今生芙頌將永遠不會離開我!對於一些像我父親和叔叔那樣特殊的人,在…See More
Dec 31, 2018

Kehtay Dream's Blog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9)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0:28pm 0 Comments

第一篇2月28日…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8)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0:27pm 0 Comments

這種教育起步難,只要初見成效,進步就特別快了。如今,我要用心回想一下我們走過的道路:有時我就覺得熱特律德往前跳躍,好像不在乎什麼方法了。還記得開頭階段,我注重物品的性質,輕視其種類,如冷熱、苦甜、粗糙、柔輕、輕重……繼而是動作,如挪開、靠攏、擡起、交叉、放倒、捆結、分散、收攏,等等。過了不久,我就什麼方法也不用了,乾脆同她交談,不大考慮她是不是總能跟上我的思路,只想慢慢誘導她隨便問我什麼。毫無疑問,在我離開的時候,她的頭腦還繼續活動,因為我每次再見到她都很驚訝,感到把她同我隔開的黑夜之墻變薄了。我想事情就應當這樣:天氣轉暖,春天步步進逼,終要戰勝冬季。積雪融化的情景,有多少回令我贊嘆不已:看表面還是原樣,而下面卻消融了。每年冬天,阿梅莉總要產生錯覺,明確對我說:積雪一直沒什麼變化;殊不知看著還很厚,下面已經化了,突然間會一處處崩坍,重又顯露出生命。…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7)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0:26pm 0 Comments

講到這里,我就同馬爾丹爭論起來,反對他的悲觀主義,絕不同意他似乎要表達的觀點:歸根結底,感官只能給人增添煩惱。

“絕沒有這個意思,”他分辯說,“我只是想說明,人的靈魂更容易,也更願意想像美好、悠然自在與和諧,而不去想像把人世搞得烏煙瘴氣、百孔千瘡的放蕩和罪惡。正是這五種感官向我們提供情況,有助於我們放蕩和做惡。因此我認為,維吉爾的話‘自知其善’不如改為‘不知其惡’,而‘其樂無窮’①,這就教導我們:世人若是不知道罪惡,那該有多幸福啊!”



①原文為拉丁文…

Continue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6)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0:24pm 0 Comments

我在此必須承認,頭幾天我深感失望。我給熱特律德設計了一大套教育方案,但事實卻迫使我放棄了幻想。她那張遲鈍的臉表情木然,確切地說毫無表情,使我的好心徹底冷了。她終日守著爐火,處於防衛狀態,一聽見我們的聲音,尤其聽見有人走近,她那張面孔似乎就露出兇相,也就是說一有表情,必定是敵意;只要有人稍微和她說話、溝通,她就像動物一樣哼哼,嗷嗷叫起來。她這種氣惱的態度,直到要吃飯的時候才停止。她撲向我親自端給她的飯菜,形同牲口,貪吃的樣子難看極了。常言道以心換心,我面對這顆頑固拒人的心靈,覺得萌生了厭惡之感。不錯,老實說,開頭十天我甚至大失所望,甚至對她失去興趣,後悔一時衝動,真不該把她帶回家來。還有一個情況損傷我的面子:阿梅莉看見我難以掩飾的情緒,便有些得意之色,她感到熱特律德成為我的包袱;在家里時時令我難堪,就越發關心照料這孩子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