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
  • Female
  • Besut, Terengganu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ehtay Dream's Friends

  • INGENIUM
  • Crna Gor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KyrGyz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Kehtay Drea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ehtay Dream's Page

Latest Activity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

序言·紀德是個不可替代的榜樣(上)在二十世紀法國作家中,若論哪一位最活躍,最獨特,最重要,最喜歡颠覆,最愛惹是生非,最複雜,最多變,從而也最難捉摸,那麼幾乎可以肯定,非安德烈·紀德莫屬。紀德的一生及其作品所構成的世界,就是一座現代的迷宮。這座迷宮迷惑了多少評論家,甚至迷惑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們長達三十餘年。這里順便翻一翻諾貝爾文學獎這本老賬,只為從一個側面說明紀德為人和為文的複雜性,在他的迷宮里迷途不足為奇。比對一下法國兩位文學大師,羅曼·羅蘭(1866-1944)和安德烈-紀德(1869-1951),就多少能看出諾獎評委們的疑慮與尷尬。兩位作家生卒年代相近,都以等身的著作享譽文壇,雖不好說紀德的分量更重,至少也算是等量齊名。然而,羅曼·羅蘭予一九一五年就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紀德卻還要等到三十二年之後,直至一九四七年,在他七十八歲的高齡,才榮獲這一遲來的獎項,是因其“內容廣博和藝術意味深長的作品——這些作品以對真理的大無畏的熱愛,以銳敏的心理洞察力表現了人類的問題與處境”。獲獎評語的這些作品,其實早在二十世紀一二十年代,都已經問世,受到廣泛注意,主要有先鋒派諷刺小說《帕呂德》(1895)、…See More
Feb 1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下)

就在同時,她說:「我們該下去了。我感覺他們都在看我們。」她掙脫開我的胳膊。我輕聲說道:「趕快回去睡覺。考試時也要想著我有多愛你。」走回我們的桌上時,我髮現那裡只剩下板著臉爭吵著說話的貝玲和奧斯曼了。貝玲問道:「你還好嗎?」「我很好。」我朝雜亂的桌子和那些空椅子看了一眼。「茜貝爾不跳舞了,凱南先生領她去了薩特沙特員工們的那張桌子,他們大概在玩什麼遊戲。」奧斯曼說:「你請芙頌跳舞很好。母親對他們的冷淡是錯誤的。應該讓她,也讓所有人知道,我們全家都很關心芙頌,我們已經忘記了那荒唐的選美比賽,但我們依然在關注她。我為這女孩擔憂。因為她認為自己太漂亮了。她的衣著過於開放。六個月里她從一個女孩一下變成了一個女人,就像南瓜花那樣開放了。如果她在短時間裡不和一個正經男人結婚,她會被人議論,以後會不幸福的。她說什麼了?」「明天她要去參加高考。」「那她怎麼還在跳舞?都快到12點了。」他看見她正朝後面走去,「我真的很喜歡你的那個凱南。就讓她和他結婚吧。」我在遠處喊道:「要我去跟他們這麼說嗎?」因為從我們兒時起,我就跟哥哥對著干,比如他一開始說話,我不會待在那裡認真地聽,而是慢慢地朝花園的另一頭走去。多年來我…See More
Feb 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中)

有那麼一會兒,我們跳到了備受歡迎的專欄作家的邊上,他正在和一個可愛的深膚色女人跳舞。我對他說:「傑拉爾先生,愛情不像報紙的文章,是吧?」跳到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身邊時,我做得就像他們早就是情人那樣。看見祖姆魯特女士祖姆魯特女士,我用法語和她說了幾句話,因為每次來看母親,她都會以不讓用人明白的借口不時說上幾句法語。但是讓人們髮笑的並不是我的詼諧幽默,而是我的醉意。茜貝爾也不想和我跳一段難忘的舞了,她輕聲告訴我,她是多麼地愛我;喝醉的我是多麼可愛;如果做媒的事讓我不開心了,她向我道歉,但她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們朋友的幸福;不可信的扎伊姆扔下努爾吉汗,又纏上了我那遠房親戚的女孩。我皺著眉頭告訴她,其實扎伊姆是個非常好、非常值得信賴的朋友。另外我還告訴她,扎伊姆好奇她為什麼不喜歡他。茜貝爾說:「你和扎伊姆談起我了嗎?他說什麼了?」在兩段音樂的間隙,我們又碰到了剛才我和他開玩笑的記者傑拉爾?薩利克。他說:「凱末爾先生,我找到把一篇好的專欄文章和愛情聯繫在一起的東西了。」「是什麼?」「無論是愛情,還是專欄文章,當然都必須讓我們現在幸福。但是衡量兩者美麗和力量的標準,則是永留腦海。」我說:「大師,請您找…See More
Jan 30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上)

「現在讓我煩惱的是,和她跳舞的人是年輕、勤奮的凱南,他在薩特沙特工作。為了讓我嫉妒,她在利用那孩子……當然,我也害怕她對他認真。其實凱南對她來說也可以是一個理想的丈夫。」扎伊姆說:「我明白。」「待會兒我會邀請凱南去我父親那裡。我要你做的是,馬上過去關照芙頌。就像一個好的足球隊員那樣,你要『跟緊』她,別讓我今晚嫉妒死,也別讓我想著開除凱南,讓我平平安安地結束這個幸福的夜晚。明天有高考,所以芙頌他們過一會兒就會走。這不該髮生的愛情也會很快結束。」扎伊姆說:「不知道你的姑娘今晚會不會對我感興趣。另外還有一個問題。」「什麼?」扎伊姆說:「我看見茜貝爾不想讓努爾吉汗接近我。她覺得麥赫麥特更適合努爾吉汗。但是努爾吉汗大概喜歡上我了,我也很喜歡她。我也希望你在這個問題上幫幫我。麥赫麥特是我們的朋友,我希望是一次公平的競爭。」「我能做什麼?」「今晚茜貝爾和麥赫麥特都在,我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但現在因為你的姑娘我就不能去關照努爾吉汗了。你要補償一下。你現在就答應我下周日你們要帶努爾吉汗一起去我們的野餐會。」「好的,我答應。」「茜貝爾為什麼不讓努爾吉汗接近我?」「還不是因為你的風流,德國模特,肚皮舞娘………See More
Jan 21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9) 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她

「那是為了讓你嫉妒。」我壓根沒朝那個方向看一眼。稍微扭捏了一會,麥赫麥特誠實地說,其實他覺得努爾吉汗很可愛,如果她也是「認真」的,他當然能夠坐到她身邊,對她說些動聽的話,如果這事能成,他將終生對我感激不盡。「那你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好好對她呢?」「我不知道,我就是辦不到。」「走,我們回去吧,別讓別人坐了你的椅子。」在我一路往回走一路和人擁抱親吻時,為了知道努爾吉汗和扎伊姆的舞跳到什麼程度了,我往舞池裡看了一眼,我看見芙頌在跳舞……和薩特沙特公司年輕、英俊的新職員凱南……他們的身體貼得很近……一陣疼痛在我的腹部蔓延開來。我坐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茜貝爾說:「怎麼樣了?不行嗎?努爾吉汗也不行了,因為她迷上了扎伊姆。你看他們是怎麼跳舞的。算了,別傷心了。」「不。不是。麥赫麥特同意了。」「那你為什麼還板著臉?」「我沒板著臉。」茜貝爾笑著說:「親愛的,很明顯你不開心了。怎麼了?好吧,你別再喝酒了。」一曲終了,下一支曲子隨即響起。這是一支更緩慢也更動情的舞曲。桌上出現了一陣很長時間的沉默,我感到一股令人痛苦的嫉妒液體正在混進我的血液里。但我又不願意承認這種感覺。舞伴們彼此更近地依偎在了一起,我也能夠從…See More
Jan 13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8) 物件給予的安慰

努爾吉汗說:「不要看著我說這話。我沒做什麼。你們都喝了酒,都在不停地笑。只有麥赫麥特一個人不高興。」茜貝爾說:「努爾吉汗,如果凱末爾去把他叫回來,你會好好對他嗎?我知道你能夠讓他很幸福,他也會讓你幸福。但你必須好好地對待他。」茜貝爾當著所有人的面執意要撮合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這讓努爾吉汗很高興。她說:「我們不需要馬上結婚。他已經認識我了,至少可以說一兩句好聽的話。」「他說了,但和你這樣一個有個性的人在一起他有點髮憷。」茜貝爾說,接著她又笑著趴在努爾吉汗的耳朵上說了些什麼。哥哥說:「孩子們,你們知道為什麼姑娘們和小夥子們不知道怎麼談情說愛嗎?」他臉上出現了一種喝了酒後才會有的可愛表情,「因為連談情說愛的地方都沒有。談情說愛這個詞自然也沒有。」貝玲說:「在你的字典里,談情說愛的意思就是在我們訂婚前的那個周六下午帶我去看電影……為了知道費內爾球隊的比賽結果,你還帶上了攜帶型收音機。」哥哥說:「其實我帶收音機不是為了聽球賽,而是為了影響你。我會為自己是第一個把晶體管攜帶型收音機帶到伊斯坦布爾的人而自豪。」努爾吉汗也說,她母親因為自己是土耳其第一個使用食品攪拌器的人而自豪過。她說,在雜貨店開始賣…See More
Jan 7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7)別那麼往後仰,你會掉下來的

「難道剛訂婚就開始躲在一邊說閑話了嗎?」說話的是一個我們不認識的肥胖男人,「凱末爾先生,我也可以坐一會兒嗎?」沒等我們回答,他就從旁邊拽過一把椅子一下坐到了我們邊上。這人四十多歲,領子上別著一朵白色的康乃馨,身上散髮出一種甜膩得令人窒息的濃烈女士香水味。「如果新郎新娘躲在這樣的一個角落竊竊私語,那麼整個婚禮就會掃興了。」我說:「我們還不是新郎新娘,我們只訂了婚。」「但是,凱末爾先生,所有人都在說,這個訂婚儀式比最炫耀的婚禮還要豪華。婚禮除了希爾頓你們還想過別的地方嗎?」「請您原諒,可以告訴我您是誰嗎?」「凱末爾先生,其實要請您原諒我。我們作家會認為所有人都認識我們。我的名字叫蘇雷亞?薩比爾。您可能看過我在《晚報》上用『白色?康乃馨』筆名寫的文章。」茜貝爾說:「整個伊斯坦布爾都在看您寫的上流社會的娛樂消息。我還以為您是個女人,因為您對時尚和服裝很精通。」「是誰邀請您的?」我同時無動於衷地問道。「非常感謝,茜貝爾女士。但是在歐洲,人人都知道傑出的男人對時尚也是敏感的。凱末爾先生,根據土耳其新聞法,只要向有關負責人出示了您看見的這個記者證,我們記者就有權利參加對公眾開放的任何聚會。依據法規條…See More
Jan 2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6)愛情之痛的解剖分佈

她母親同時說道:「凱末爾先生,謝謝您在百忙之中幫我女兒補習數學,願真主保佑您!」我說:「考試在明天吧?今晚她早點回去會更好。」她母親說:「您幫了她很大的忙,當然應該聽您的話。但您幫她補習數學的這段時間裡她也沒少傷心。您就允許她玩一個晚上吧。」我帶著一種老師的和藹對芙頌笑了笑。因為人群和音樂的嘈雜聲——像在夢裡一樣——彷彿誰也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在芙頌看著她母親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有時她在邁哈邁特公寓樓里表現出來的憤怒,我朝她那半露的胸脯、美妙的肩膀和稚氣的胳膊最後看了一眼。離開他們往回走時,我深深地感到,幸福就像拍向岸邊的一個巨浪,慢慢地在我內心裡膨脹,它在帶著一種成就感拍向我的整個未來。銀色葉子演奏著由《時機不再》[註]。如果我不堅信這個世界上純粹的幸福只有在「現在」擁抱另外一個人時才能獲得,我願意將這個時刻當做「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因為從她母親的言語和芙頌哀怨的眼神里,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她將不會結束我們的關係,甚至她母親也帶著某些期待從現在起就同意了這件事。我明白,如果我小心行事並能夠讓她感覺到我有多麼愛她,那麼今生芙頌將永遠不會離開我!對於一些像我父親和叔叔那樣特殊的人,在…See More
Dec 31,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5)等待的痛苦

「你說,『愛情應該像那些老神話里講的那樣。應該像雷拉和麥吉努那樣。』」貝玲笑著說:「你沒在聽我說話。」但是她的臉上還有一種為我擔心的表情。為了搞清楚茜貝爾是否也察覺到了這點,她扭頭看了一眼茜貝爾,但茜貝爾正在和麥赫麥特和努爾吉汗說著什麼。我的腦子一直停留在芙頌的身上,在和貝玲說話時,我一直在內心裡感覺著坐在我背後某個地方的芙頌,我一直在想她,我不僅試圖對讀者,也羞愧地試圖對自己隱藏這一點。但是夠了!反正你們也看見了,我做不到。至少從此以後讓我誠實地來對待讀者吧。我找個借口起身離開了桌子,我想去看一看芙頌。我忘了自己的借口。我朝身後望去,但我沒能看到芙頌。人太多了,所有人都像往常那樣,在同一時間裡叫嚷著說話。在人群中捉迷藏的孩子們也在大聲叫著。音樂、叉子—刀—盤子的噪音也加入其中,形成了一片巨大的嘈雜聲。在這巨大的嘈雜聲里,我帶著看見芙頌的希望徑直朝後面走去。一個聲音說:「親愛的凱末爾,恭喜你。待會兒是不是還有肚皮舞?」說話的是坐在扎伊姆桌上的勢利眼?塞利姆,我笑了笑,彷彿他開了一個十分有趣的玩笑。一個樂觀的阿姨說:「凱末爾先生,您作了一個非常好的選擇。您不會記得我。我是您母親的……」但…See More
Dec 27,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4)訂婚

展示伊斯坦布爾希爾頓酒店的這些明信片,是在這個故事發生了二十幾年後,為了籌建純真博物館,我在和伊斯坦布爾的那些著名收藏家交朋友、在城裡和歐洲的跳蚤市場上(還有小博物館里)轉悠時收集來的。經過長時間的討價還價之後,著名收藏家病人?哈利特先生才同意我摸一摸,從近處看一看其中的一張明信片。這個熟悉的現代和國際風格的酒店,不僅讓我想起了訂婚的那個晚上,還讓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我十歲那年,父母和今天早已被遺忘的美國影星特麗?摩爾一起,激動地參加了伊斯坦布爾整個上流社會出席的酒店開業典禮。在以後的那些年裡,父母在短時間裡適應了這個從我們家窗戶也可以看見的、與伊斯坦布爾那陳舊和疲憊的輪廓格格不入的地方,他們一有機會就會去那裡。父親的客戶、那些喜歡肚皮舞的外國公司代表會在希爾頓下榻。星期天晚上,全家人會去酒店吃那個叫「漢堡」的美妙東西,因為它們還沒有出現在土耳其其他任何一家飯店裡。留著細長鬍子的門衛,穿著配有金色飾帶、亮晶晶紐扣肩章的石榴色制服,這會讓我和哥哥著迷。那些年許多「西方」的新事物首先會在希爾頓進行試驗,各大報紙會在酒店裡安排一個記者。若是母親非常喜歡的一件衣服弄上了污漬,她會讓人送去希爾頓…See More
Dec 24,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3)沉默

越是接近訂婚的日子,我和芙頌之間的沉默也變得越來越長,這種沉默毒藥般浸透到我們每天至少持續兩小時的約會和激烈程度與日俱增的做愛里。有一次她說:「我媽收到了訂婚儀式的請帖。我媽很高興,我爸說我們應該去,他們要我也去。感謝真主第二天有高考,我就沒必要在家裝病了。」我說:「請帖是我媽髮的。你千萬別去。其實我也根本不想去。」我希望芙頌附和地說「那你就別去」,但她什麼也沒說。隨著訂婚日子的日益臨近,我們更加熱烈地做愛,就像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戀人一樣,我們用習慣的手——胳膊——身體動作摟抱對方,有時我們不說任何話,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看著隨風輕輕擺動的窗紗。直到訂婚那天,我們每天在同一時間在邁哈邁特公寓樓約會和長久做愛。就像我們從不談起我們的處境、我的訂婚、今後將怎樣一樣,對那些會讓我們想起這些問題的事情也盡量避而遠之。這把我們拖進了一種沉默。窗外依然會傳來踢足球的孩子們的叫罵聲。儘管剛開始做愛的那些天我們也沒有談起今後的問題,但我們依然可以談笑風生地說起我們共同的親戚、普通的尼相塔什傳聞和那些壞男人。現在我們之所以憂傷,也是因為這些談笑很快就結束了。我們知道這是一種損失、一種不幸。但這種壞情緒沒…See More
Dec 17,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2)拉赫米的手

越接近訂婚的日子,越有很多需要處理的事情讓我忙碌,我忙得連為愛情煩惱的時間也沒有了。我記得在俱樂部里,我向那些兒時的夥伴,他們的父親是我父親的朋友,諮詢了我們怎麼才能弄到希爾頓宴席上需要的香檳酒和其他「歐洲」酒,我們談論了很長時間。我一定要提醒多年後來參觀我博物館的人們,那些年洋酒的進口在國家嚴格和嫉妒的控制之下,因為國家也沒有可以撥給進口商的外匯,所以只有極少量的香檳、威士忌和洋酒可以以合法的途徑進入土耳其。然而在富人街區里的熟食店裡,出售逃稅商品的店家裡,豪華酒店的酒吧里,拿著裝滿紙條的口袋轉悠在人行道上的上千個通姆巴拉[1]通姆巴拉,一種對數字的遊戲。把寫有1—90數字的小木牌放進一個口袋裡,然後把上面寫有這些數字(三行,每行5個數字)的紙牌分髮給玩遊戲的人。由一人從布袋裡依次摸出木牌並通報數字,如果紙牌上有摸出的數字,就用干扁豆或是蠶豆將此數字蓋住,第一個對完第一行數字的人喊「第一個沁可」,贏得三等獎,第一個對完第二行的人喊「第二個沁可」,贏得二等獎,首先把紙牌上15個數字全部對完者喊「通姆巴拉」,贏得一等獎。[1]手那裡,從來不缺香檳、威士忌和美國煙。每個像我這樣大擺宴席的人…See More
Dec 5,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2)拉赫米的手

越接近訂婚的日子,越有很多需要處理的事情讓我忙碌,我忙得連為愛情煩惱的時間也沒有了。我記得在俱樂部里,我向那些兒時的夥伴,他們的父親是我父親的朋友,諮詢了我們怎麼才能弄到希爾頓宴席上需要的香檳酒和其他「歐洲」酒,我們談論了很長時間。我一定要提醒多年後來參觀我博物館的人們,那些年洋酒的進口在國家嚴格和嫉妒的控制之下,因為國家也沒有可以撥給進口商的外匯,所以只有極少量的香檳、威士忌和洋酒可以以合法的途徑進入土耳其。然而在富人街區里的熟食店裡,出售逃稅商品的店家裡,豪華酒店的酒吧里,拿著裝滿紙條的口袋轉悠在人行道上的上千個通姆巴拉[1]通姆巴拉,一種對數字的遊戲。把寫有1—90數字的小木牌放進一個口袋裡,然後把上面寫有這些數字(三行,每行5個數字)的紙牌分髮給玩遊戲的人。由一人從布袋裡依次摸出木牌並通報數字,如果紙牌上有摸出的數字,就用干扁豆或是蠶豆將此數字蓋住,第一個對完第一行數字的人喊「第一個沁可」,贏得三等獎,第一個對完第二行的人喊「第二個沁可」,贏得二等獎,首先把紙牌上15個數字全部對完者喊「通姆巴拉」,贏得一等獎。[1]手那裡,從來不缺香檳、威士忌和美國煙。每個像我這樣大擺宴席的人…See More
Oct 28,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1)父親的故事:一對珍珠耳墜

6月初的一天,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四,離訂婚儀式還有九天,我和父親在埃米爾崗的阿卜杜拉赫先生飯店吃了一頓午飯,那頓午飯我永遠不會忘記,這點我當時就明白了。那些天因為心情不好讓母親擔憂的父親曾對我說:「訂婚前讓我們倆單獨吃頓飯,我要給你一些忠告。」在我兒時起就給父親當司機的切廷駕駛的56式雪佛蘭車上,父親給了我一些關於人生的忠告(我一定不能把生意上的朋友當做生活上的朋友,等等),我一邊帶著誠意將這些忠告作為訂婚的一種準備儀式來聽,一邊欣賞著窗外流動的海峽風景、那些隨著激流歪斜著前行的老市內渡船、在中午也顯得陰暗的岸邊小樹林的陰影。更有甚者,父親沒有像兒時那樣告誡我不要偷懶、放蕩和幻想,要牢記自己的任務和責任,當海水的腥味和松樹的清香飄進車窗時,他告訴我,人生是一段真主賜予的、必需活出滋味的短暫時間。我在這裡展出的父親的石膏頭像,那是十年前,我們靠紡織品出口一下變得很富裕的那些年裡,父親在一個朋友的影響下,請在美術學院任教的雕塑家邵姆塔什?雍通齊(他的姓是阿塔圖爾克賦予的)塑的。為了讓父親看上去更像一個西方人,雕塑家故意把父親的鬍子縮小了,帶著對我們這位學院派雕塑家的憤怒,我在塑像上加上了…See More
Oct 21,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0)芙頌的兩個條件

芙頌遲到了。這讓我不安,而她更為不安。不像致歉,倒像是埋怨,她說碰到了她的朋友傑伊達。她的身上還留著傑伊達的香水味。她和傑伊達是在選美比賽上認識的。她也很冤,只得了第三名。然而現在傑伊達很幸福,因為她在和塞迪爾基他們家的兒子談戀愛,男孩是認真的,他們想結婚。芙頌直視我的眼睛帶著一種驚人的真誠說:「太好了,是吧?」正當我要點頭表示同意時,她說有一個問題。塞迪爾基他們家的兒子因為非常「認真」,所以不讓傑伊達做模特。「比如,現在正在為夏天拍鞦韆廣告。她的情人很保守,態度也很強硬。別說是去拍覃泰公司的雙人鞦韆廣告,他甚至不同意她穿著迷你裙上街。然而傑伊達上過模特培訓班。她的照片還上了報紙。覃泰公司願意用土耳其模特,但男孩不同意。」「告訴她,那傢伙很快會讓她穿裹得更嚴實。」「傑伊達早就準備結婚後做家庭主婦了。」芙頌對我的曲解感到驚訝和生氣,「她只是擔心男孩不認真。我們要見面談這些問題。你認為怎麼才能知道一個男人是認真的?」「我不知道。」「你知道這樣的男人是什麼樣的……」「我不認識那些從鄉下來的保守有錢人。我們還是來看看你的作業吧。」「我什麼作業也沒做,可以嗎?你找到我的耳墜了嗎?」我的第一個反應…See More
Oct 11, 2018
Kehtay Dream posted a blog post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9)葬禮

第二天就像答應的那樣,中午我離開薩特沙特走回家和母親一起吃了油煎紅鯔魚。我和母親一邊像勤奮的外科醫生那樣仔細地剔除盤子里紅鯔魚那粉色、薄膜般的魚皮和半透明、纖細的魚刺,一邊說一些關於訂婚儀式的事情和「最新傳聞」(母親的說法)。包括那些暗示讓我們邀請和一些「他們的心決不會破碎」、熱衷於各種聚會的熟人,賓客人數達到了230人。因此希爾頓酒店的領班,為了不讓那天的「洋酒」(一個迷信的定義)供應出現問題,已經開始和其他大酒店的同行以及熟悉的洋酒進口商進行協調。像絲綢?伊斯梅特、夏齊耶夏齊耶、左撇子?謝爾敏和穆阿拉夫人那樣,曾經既是芙頌母親的朋友又是競爭對手的著名裁縫們,因為那些為儀式預定的衣裙開始忙得不亦樂乎,而小工們則在通宵達旦地干活。母親認為因為倦怠在裡屋打盹兒的父親,這陣子不是因為健康而是因為不開心而煩惱,但是她也不知道在兒子即將訂婚的日子裡是什麼讓他父親這麼不開心的,她試圖從我這裡得到答案。當廚師貝科里把麵疙瘩炒飯端上餐桌時——他從我們兒時起就這麼為魚配餐,這是一個從未改變的法則——母親突然變得很憂傷,就好像她開心的原因是魚一樣。她用一種髮自內心的悲傷說:「我為那可憐的女人感到很難過。…See More
Oct 8, 2018

Kehtay Dream's Blog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

Posted on February 7, 2019 at 10:15pm 0 Comments

序言·紀德是個不可替代的榜樣(上)

在二十世紀法國作家中,若論哪一位最活躍,最獨特,最重要,最喜歡颠覆,最愛惹是生非,最複雜,最多變,從而也最難捉摸,那麼幾乎可以肯定,非安德烈·紀德莫屬。紀德的一生及其作品所構成的世界,就是一座現代的迷宮。這座迷宮迷惑了多少評論家,甚至迷惑諾貝爾文學獎評委們長達三十餘年。…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下)

Posted on February 6, 2019 at 1:00pm 0 Comments

就在同時,她說:「我們該下去了。我感覺他們都在看我們。」她掙脫開我的胳膊。我輕聲說道:「趕快回去睡覺。考試時也要想著我有多愛你。」

走回我們的桌上時,我髮現那裡只剩下板著臉爭吵著說話的貝玲和奧斯曼了。貝玲問道:「你還好嗎?」

「我很好。」我朝雜亂的桌子和那些空椅子看了一眼。

「茜貝爾不跳舞了,凱南先生領她去了薩特沙特員工們的那張桌子,他們大概在玩什麼遊戲。」…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中)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9 at 12:24am 0 Comments

有那麼一會兒,我們跳到了備受歡迎的專欄作家的邊上,他正在和一個可愛的深膚色女人跳舞。我對他說:「傑拉爾先生,愛情不像報紙的文章,是吧?」跳到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身邊時,我做得就像他們早就是情人那樣。看見祖姆魯特女士祖姆魯特女士,我用法語和她說了幾句話,因為每次來看母親,她都會以不讓用人明白的借口不時說上幾句法語。但是讓人們髮笑的並不是我的詼諧幽默,而是我的醉意。茜貝爾也不想和我跳一段難忘的舞了,她輕聲告訴我,她是多麼地愛我;喝醉的我是多麼可愛;如果做媒的事讓我不開心了,她向我道歉,但她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們朋友的幸福;不可信的扎伊姆扔下努爾吉汗,又纏上了我那遠房親戚的女孩。我皺著眉頭告訴她,其實扎伊姆是個非常好、非常值得信賴的朋友。另外我還告訴她,扎伊姆好奇她為什麼不喜歡他。…

Continue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上)

Posted on December 31, 2018 at 9:18am 0 Comments

「現在讓我煩惱的是,和她跳舞的人是年輕、勤奮的凱南,他在薩特沙特工作。為了讓我嫉妒,她在利用那孩子……當然,我也害怕她對他認真。其實凱南對她來說也可以是一個理想的丈夫。」

扎伊姆說:「我明白。」

「待會兒我會邀請凱南去我父親那裡。我要你做的是,馬上過去關照芙頌。就像一個好的足球隊員那樣,你要『跟緊』她,別讓我今晚嫉妒死,也別讓我想著開除凱南,讓我平平安安地結束這個幸福的夜晚。明天有高考,所以芙頌他們過一會兒就會走。這不該髮生的愛情也會很快結束。」

扎伊姆說:「不知道你的姑娘今晚會不會對我感興趣。另外還有一個問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