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i Bukit
  • Kaki Bukit, Perlis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aki Bukit's Friends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Ashgabat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Kaki Buki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aki Bukit's Page

Latest Activit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本凈舌戰群僧

天寶三載(744年),一位朝廷的使者來到江推之間的司空山麓,他是為玄宗皇帝采集一種叫作“長春藤”的中藥而來的。在這樣一座人跡罕至的深山,在一座破爛的茅棚里,中使大人卻意外地發現了一位叫做本凈的和尚。本凈的威儀和談吐立即讓這位使者對他刮目相看,中使大人斷定,他所見到的,定然是一位難得的高僧。“尊敬的禪師,弟子雖然混跡於俗世,但是,對於生死大事,弟子還是略知一二的。這些年來,弟子一直非常仰慕佛道,請和尚發慈悲之心,為弟子指點迷津,救度弟子出離生死苦海。”本凈說:“大夫來自京城,那可是帝王之地,當今佛門大德們都集中在那里,你應當向他們問道啊。拙僧又老又病,毫無知識見解可言。”在中使大人一再地施禮請求下,本凈說:“請問您是來求佛呢,還是來問道。如果是來求佛,殊不知本心就是佛,只須回到你的本性上去,就會知道,自心清凈即是佛。如果是問道,殊知無心便是道。”似解非解的中使大人聽了本凈的解說,覺得十分新鮮,因為在京城,那些受到皇上寵愛的僧人所宣揚的不過是如何持戒,如何忍辱,如何布施,如何苦行,而這位與山獸為伴的僧人卻認為那一切不過是騙人的把戲,而真正的禪是人心里的自我解脫,是人對自己的解放等等。“今天…See More
Monday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曹山本寂

悔洞宗的開宗人洞山良價年老臥病在床時,有一個年輕的弟子前往探望。弟子伏在老師的床頭天真地說:“想不到老師這樣的人也會生病,這世上是否還有不病之軀呢?”洞山良價是一個天才的教授,從不放過一次應機教化的機會,便回答他說:“有啊。”“那麼,不病之軀是否能看見老師呢?”洞山對這位弟子超常規的思維一向是很看重的,洞山便也用超常規的思維來回答說:“當然是我在看他了。”弟子緊接著說:“不知老師看到了什麼?”“當我在認真觀看的時候,就看不到病了。”多麼奇妙的對話,多麼默契的一對師生。好多年後,當洞山圓寂之後,這位弟子繼承了洞山的禪風,將老師的《五位頌》作了更全面的補充,而成《五位君臣法》,從本體、現象、妙用三方面去認識天地萬物,被認為精神貴族的中國禪宗曹洞宗因此而形成。這位弟子,就是曹山本寂。據說本寂出家前是學習儒家義理的,19歲那一年,他在家鄉福州靈石山出家,25歲這一年,他與他的老師洞山良價歷史性地相會了。這就注定了他們要有一番偉大的成就。當時洞山問他:“你叫什麼名字?”本寂說:“我叫本寂。”“呵,你這個寂,是死亡的意思嗎?”良價說。“那我就不是本寂,”本寂說。禪宗認為,名字只是一種假設,沒有真實…See More
Feb 9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雪峰義存

義存年輕時在洞山良價的門下做著一名掃地抹桌子的小和尚,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委屈。然而他自是明白,正如儒家的孟子所說:天將降大任干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說起來,義存初參洞山時,也是有過出彩的表現的。當時洞山良價問義存從何處而來,義存說:“從天臺山來。”天臺山是當年智者大師的所在地,於是洞山良價又問:“見到智者大師了嗎?”這實在是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若說沒見到,那你去天臺山做什麼呢?若說見到了,天臺智者大師早已是作古的人物,你又如何見到呢?於是,聰明的義存便回答說:“義存我自有吃鐵棒的份。”義存的意思是說,我是見與未見,看你如何處理我。應該說,洞山良價對義存小和尚的這一回答還是很滿意的,但是,接下來就不那麼順利了。有一天,義存上堂向洞山問安,洞山說:“進門來應該有言語才對,問過什麼安?”義存說:“我無語可說。”洞山指責他說:“無語就把嘴放到一邊去,還我眼來。”義存更不知所對了。洞山認為,你不是無語,而是無限。無眼,即無性,你自性不明,又怎麼能回答呢?這一次碰釘子後,義存還總是想在洞山的面前露一臉,有一次,他在廚房搬柴,恰好…See More
Jan 31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藥山惟嚴

唐玄宗天寶年間,一個年輕的僧人從遙遠的北方大地千里迢迢來到南嶽衡山,他就是後來曹洞宗的綿密的實行者和創造者藥山惟嚴。惟嚴此來南嶽,是專門向以“石頭路滑”而著稱於禪界的希遷和尚學習禪法的,然而,惟嚴卻並不直接去見希遷,而是像他仰慕的大師當年一樣,堅韌地禪坐在一塊大石上,一坐就是很長時間。惟嚴的行為終於引起石頭希遷的注意。希遷走近了這位年輕的僧人,說,你在這里干什麼呀?惟嚴回答說,什麼也不做。希遷說,打攪了,原來你是在這里無所作為地閑坐。惟嚴趕緊回答說,如果是閑坐,就有作為了。 希遷對這位年輕僧人十分滿意,於是,他們結為師徒。…See More
Jan 2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Jan 24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石頭希遷

唐先天元年(712年)九月,六祖慧能告訴他的弟子們說:“我要出一趟遠門。”弟子們問他要去哪里,慧能說:“葉落歸根。”弟子們知道,76歲的大師將不久於人世。也就在這一年,一位年僅14歲的孩子來到曹溪慧能的處所,請求出家。慧能在一見之下,立即就喜歡上這個孩子了。他拉著這孩子的手對他的弟子們說:“這孩子如果能成為我的弟子,將來必是佛門的大器,將來昭隆我正法的,也必將是這孩子。”這14歲的孩子就是日後曹洞宗重要的立宗人希遷,又稱石頭希遷。希遷(700~790年),俗姓陳,高要(今廣東省肇慶)人。《景德傳燈錄》記載了希遷少時的一件趣事。據說他七八歲的時候,有一次他母親帶他到寺廟中。那是少年希遷第一次接觸佛教。然而這孩子卻怎麼也不肯向菩薩跪拜。希遷說:“為什麼要向他跪拜,他不就是和我一樣的人嗎?”聽了這童稚之語,希遷的母親嚇壞了,然而希遷的父親卻高興地說,這孩子是佛菩薩降世,不能埋沒了他,讓他到寺里做和尚去吧。希遷應該是慧能門下最後一個弟子,然而他卻並不是一個幸運的弟子。就在他拜見慧能的第二年,慧能就圓寂了。臨寂前,少年希遷急迫地問道:“大師,你圓寂後,我該怎麼辦呀?”慧能看了看這個孩子,回答他說…See More
Jan 1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青原行思

江西吉安東南20里的青原山,海撥316米,山中峰巒疊嶂,佳景棋布,古木成蔭,蒼翠欲滴。古有詩日:到處青山到處家,旋敲石火煮新茶。老僧攜我前溪去,共看懸崖剪雪花。乘興渾忘老步難,還過虎穴看飛湍。嶺頭一道銀光落,散著空山六月寒。置身於大自然的美景之中,於青燈黃卷之中聆聽梵音,再在僧人的相伴之下敲石火、煮新茶,在禪茶一味中盡情地感悟人之本原的超然和落拓,這實在是一種難得的人生佳境。走進青原山,沿著曲徑通幽的小徑,在叮叮咚咚的泉水聲中,順著一條小澗繼續前行,不一刻便來到一座山口,於是,一座石雕牌坊矗立於道。牌坊上“祖關”二字蒼勁有力,此乃唐代書聖顏真卿之手筆。祖關之後,便是名聞天下的禪宗道場凈居寺了。凈居寺始建於唐神龍元年(705年),因背靠安隱嶺,初名安隱寺。玄宗開元二年(714年),行思和尚從曹溪來到這里,擴建廟宇,開拓道場,門徒雲集,禪風大振。從此之後,青原山始名聞天下。宋崇寧四年(1105年)徽宗賜額,改安隱寺為凈居寺。凈居寺雕梁畫棟,氣勢雄偉。寺門橫額“青原山”三字,則出自南宋愛國詩人文天祥之手。走進凈居寺,便也走進了一幅蒼然的歷史畫卷。大雄寶殿兩邊的墻壁上鑲嵌著北宋文人黃庭堅的詩文…See More
Jan 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黃龍慧南(下)

一個月後,慧南在遠遊的途中登上南嶽衡山。福巖寺福嚴老和尚愛其才德,遂留其充當寺中的書記(負責寺中文案工作)。也是慧南與石霜楚圓有著與生俱來的緣分,就在慧南在福嚴寺住下不久,福巖寺禮請石霜楚圓擔任寺中的住持。慧南得知此事,便暗中高興,趁此機會,也可好好觀察這位被人傳得有些玄乎的禪師,看看他究竟有多高的功夫。石霜楚圓擔任住持不久,即表現出他非同尋常的禪人作風。他在接濟學人時表現出特別的淩厲辛辣,…See More
Jan 5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黃龍慧南(上)

秋天的匡廬,輕風習習,蟬聲連綿。滿山的紅葉在高曠的天穹下就像是一片無邊的火海。在一條通往歸崇寺的山徑上,走著兩個年輕的身影。這便是歸宗寺里的僧人慧南和文悅。雖說二人相識不久,但由於早就相互傾慕,且又志趣相投,共通的話題也就多了,很快便成了莫逆之交。慧南11歲禮隆興府(江西南昌)懷玉寺智鑾禪師出家,19歲受具足戒。後四處雲遊,於一年前問參於廬山歸宗寺,受到懷澄禪師的特別器重。愛才惜僧的懷澄禪師甚至不顧傳統的偏見,讓年輕的慧南分座接眾,在歸宗寺里引起一陣喧嘩。文悅則是臨濟下大愚守芝禪師之法嗣、汾陽善昭禪師之嫡孫。文悅對慧南仰慕已久,覺得他是一個有道的大器,但他也認為,就像是一塊本色的璞玉,慧南還需要有一位大師來對其進行認真的雕鑿。話題自然地就拉到慧南的恩師懷澄禪師的身上,性直口快的文悅說:“澄公雖然是五家七宗之一的雲門宗之後,但他的禪法卻屬於異類。”聽了這樣的話,慧南心中略有不快,便問道:“你覺得恩師澄公的禪法與雲門的祖師有什麼不同呢?”文悅說:“雲門如九轉丹砂,能點鐵成金。而澄公則好比是藥汞水銀,只可把玩,不可入鍛。”這樣的評價實在是太尖刻了,這不是有意在自己面前貶低恩師嗎?慧南聽之,立…See More
Dec 26, 201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法眼文益

一個7歲的孩子站在浙江新定(今嚴州)智通院的法堂里,與一群老和尚進行認真的對話,這件事無論是發生在什麼時代,都會讓人們對這個孩子刮目相看。這個孩子就是後來在中國禪宗史上法眼宗的開宗人法眼文益禪師。這是唐昭宗大順元年(890年),一大早,智通院的知客師就向寺院的住持金偉老和尚報告說,來了一個小不點兒,說是要來出家。知客師強調說,不像是一個胡鬧的小孩子.小孩子的神情和說話都很成熟,很認真的樣子。於是,金偉長老就來到了法堂,見到了這個7歲的孩子。“孩子,你姓什麼?”老人親切地說。“姓魯,”孩子聳了聳肩,故做出一派老練。“你是哪兒人呢?”“余杭,”孩子又說。“今年幾歲了?”“7歲。”一切都回答得清清爽爽,金偉老和尚知道,這果然不像是一個前來胡鬧的孩子,而且這個孩子明確地告訴老和尚說:“我要出家,請為我剃度吧。”對於一個只有7歲的孩子的要求,金偉老和尚當然不能隨便就答應了,於是,金偉長老繼續與孩子進行著對話,例如父母、家世、親戚等等。孩子明顯不耐煩了,他打斷了老人的問話,說:“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何必再問,徒生煩惱呢?你到底答應不答應收我為徒,讓我出家呢?”這實在是一個不好拒絕,也不能拒絕的孩…See More
Dec 24, 201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趙州從諗

三月的江南,空氣中處處彌漫著一股醉人的花香。江南的雨迷離而纏綿,江南的山,江南的水,都似乎籠罩在一種輕紗般的雨霧之中。生於北方的從諗是第一次踏上江南的山水,他被江南這迷人的景色深深地陶醉了,想著那個叫普願的禪師竟然就住在這迷人的地方放牛、耕田、讀經、悟禪,這老頭可真會選地方啊。遠處傳來牧牛歌之聲,渾厚而野樸,接著,從對面的田埂上走來一個老者,老者穿著蓑衣,戴著斗笠,手牽著水牛,一步一步向這邊走來。從諗在北方也聽過牧牛歌,但那牧牛歌多半是孩童所唱,想不到在這江南竟然聽到老者的牧牛歌,可也算得上一樁稀奇。從諗平空里覺得,老者正是他要尋找的普願,人稱南泉普願禪師。於是,從諗迎上前去,待走到老者的面前,當即就在那田埂上跪了下來,說:“對面莫不是普願禪師嗎?”普願和牛都站住了,普願說:“從哪里來?”普願記得,當年他拜見他的老師馬祖道一時,道一也是這樣問他。“自河北瑞像院來。”“好啊,”普願用唱歌般的聲音說,“看到什麼瑞像了嗎?”“瑞像不曾見過,眼前倒是見到一尊真佛。”南泉打量著這個小沙彌說:“乖巧兒子,卻不一定是真佛子。”“是不是真佛子,外相上也著不出。”普願接著問道:“拜過師嗎?”“從來不曾見…See More
Dec 19, 201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仰山慧寂

慧寂14歲生日的那天,根據南方人的習俗,父母決定為他擇聘完婚。慧寂在百般反抗而無效的情況下,只得采用斬斷自己兩根手指的斷然措施,最後妥協的是父母而不是他。於是,他參謁耽源禪師出家為僧。耽源對這弟子十分器重,慧寂來到他身邊不久,他即將一本世代相傳的《六代祖師圓相》圖交給了他。這是一本祖師們代代相傳的禪宗祖譜,不僅記錄了歷代祖師的年譜和業跡,同時也完整地記錄了這些祖師們習禪和接引學人的方法。讓師父耽源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慧寂只看了一遍,就將它丟進了火爐。師父耽源被他的舉動驚呆了,說:“你瘋了嗎,怎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丟進了火里?”慧寂輕松地說:“不過是一個本本,要它作什麼?”師父說:“你說得輕松,傳了多少代了啊!”慧寂見師父急了,就說:“你要是還要它,我再重記一遍就是了。”說著,就憑著記憶,將那本《六代祖師圓相》圖重新寫了下來,竟然一筆也不差。這件事被後人記了下來,是要說明兩點,其一,可見慧寂有著多麼超人的記憶,其二,由此可見少年慧寂對一切名相的蔑視。無相,是慧能以來南禪宗的祖師們一直推崇的心要,慧寂天生就是一個南禪宗的傑出傳人,無怪乎他後來與其師父溈山靈佑共同創立了中國禪宗中的一個重要的派…See More
Dec 16, 201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溈山靈佑

江西百丈山。百丈懷海禪師的寺廟里今天來了一位不尋常的客人,此人復姓司馬,是一位當地的官員。司馬的學問可謂遠近聞名,他不僅熟絡儒家經典,於道教更有涉獵,且又精通八卦,善察陰陽,能觀風水,也算得上當地的一位高人了。司馬今天來到百丈山,是要告訴百丈禪師一個新的消息。前不久他去了一趟湖南,在朋友的陪同下,遊歷了當地的一座名山,名溈山。受朋友的委托,他要為溈山物色一名住山的高僧。司馬向百丈禪師詳細地述說了溈山的風景之勝,山林之幽,司馬說,以溈山之盛,如建立道場,可容納1500人之眾。百丈禪師便逗他說:“依你之見,老僧我可以入住此山嗎?”司馬知道百丈不可能真的前往入住,便說:“大師您不可以入住,因大師您是骨身,而此山為肉山,如您入住,此山最多不過容納八九百僧眾。”“那麼,你看我的弟子中誰能人住呢?”百丈說。“大師希望誰去入住呢?”於是,百丈讓人請來了寺中的首座和尚華林善覺。司馬只是看了華林善覺一眼便說:“華林善覺師於此山不宜。”百丈又請來幾位僧人,這幾位都是百丈山極有修養、極有名望的僧人,然而司馬一地搖頭,一律都說“此人於溈山不宜”之類的話。眼看著山上的高僧都被司馬一一否定,百丈只好又讓人喚來寺中…See More
Dec 11, 201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德山宣鑒

越過巴山,渡過湘水,宣鑒已經走了一月有余了。宣鑒是在一個月前聽到關於南方禪宗盛行的情況的,當時是寺里的一位和尚剛剛從南方歸來,說到禪宗,那位和尚連連地搖頭說,現在是邪法盛行,那些所謂禪師們呵佛罵祖,即不讀經,也不拜佛,竟然口出狂言,說什麼只要內心觀照,就能夠“直批人心,見性成佛”。這些話別人聽來倒也罷了,惟宣鑒聽了格外憤怒。原來宣鑒自幼出家,熟讀經書,尤其是一部《金剛經》,宣鑒讀了不下千百遍,人稱“周金剛”。宣鑒想,只要認真讀經,總有一天會成佛作祖。沒想到現在南方禪宗盛行,居然連經也不讀了,想想看,禪僧邪道猖狂如此,這是什麼世道啊!宣鑒決定去與那些禪師們作一番較量,他倒要看看,到底是《金剛經》厲害還是他們的“直指人心”厲害。宣鑒帶著《金剛經》,帶著他用十年心血寫成的《金剛經》講記《青龍疏鈔》,一路顛簸地向南方走去。這一天,他終於走到湖南澧陽地界。六月盛夏時節,湘江正是水汛時期,遇上上遊的一陣洪水,宣鑒乘坐的渡船差一點翻入江底,幸而他所攜帶的經書完好無損。船到澧陽,宣鑒上得岸來,準備繼續向南走去。時已過午,宣鑒的腹中饑腸轆轆。恰好路邊有一賣點心的婆娑,於是宣鑒向婆婆走去,說:“婆婆,賣的…See More
Dec 6, 2018
Kaki Bukit posted a blog post

黃復彩《禪的故事》臨濟義玄

江西黃檗山義玄小和尚今年有20出頭了,說起來,他參黃檗希運禪師也有3年了,可是,小和尚不知為什麼突然吵著要離開黃檗山去外地參學,首座和尚決定前去看看。說起來,首座和尚是有些喜歡這個小和尚的,小和尚為人老實,修學精純專一,平時很少說話,一看就是個精於思考的人,不像有些僧人,說起來天花亂墜,其實頭腦中沒幾兩油水。首座決定找義玄小和尚談談心,能挽留他盡量挽留他。首座找到義玄時,義玄小和尚正在寮房里收拾行李,首座說:“真要離開黃檗山嗎?”義玄說:“是啊,只是還不知道要去的地方。”首座說:“你來黃檗山幾年了?”“三年了。”義玄說。首座又問:“曾經向和尚參問過嗎?”“不曾,”義玄說,“不知該問些什麼。”“這就是你的錯了,”首座和尚說,“你為什麼不去向希運和尚參問什麼是佛法的主要宗旨呢?。別怕,現在就去好嗎?”受到鼓勵,義玄小和尚就大著膽子去了希運和尚的住處。“請問和尚,什麼是佛法大意?”黃檗希運禪師正在法座上打瞌睡,被小和尚突然的這一句弄醒了,很不愉快,隨手就給了小和尚一個巴掌。義玄吃了巴掌,很是委屈,一張臉氣鼓鼓地回來了。首座和尚問道:“怎麼樣,問過了嗎?”義玄說:“別說了,我剛一開口,和尚就甩…See More
Dec 3, 2018

Kaki Bukit's Blog

黃復彩《禪的故事》本凈舌戰群僧

Posted on February 18, 2019 at 4:19pm 0 Comments

天寶三載(744年),一位朝廷的使者來到江推之間的司空山麓,他是為玄宗皇帝采集一種叫作“長春藤”的中藥而來的。在這樣一座人跡罕至的深山,在一座破爛的茅棚里,中使大人卻意外地發現了一位叫做本凈的和尚。

本凈的威儀和談吐立即讓這位使者對他刮目相看,中使大人斷定,他所見到的,定然是一位難得的高僧。

“尊敬的禪師,弟子雖然混跡於俗世,但是,對於生死大事,弟子還是略知一二的。這些年來,弟子一直非常仰慕佛道,請和尚發慈悲之心,為弟子指點迷津,救度弟子出離生死苦海。”

本凈說:“大夫來自京城,那可是帝王之地,當今佛門大德們都集中在那里,你應當向他們問道啊。拙僧又老又病,毫無知識見解可言。”…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雪峰義存

Posted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7pm 0 Comments

義存年輕時在洞山良價的門下做著一名掃地抹桌子的小和尚,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委屈。然而他自是明白,正如儒家的孟子所說:天將降大任干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說起來,義存初參洞山時,也是有過出彩的表現的。當時洞山良價問義存從何處而來,義存說:“從天臺山來。”

天臺山是當年智者大師的所在地,於是洞山良價又問:“見到智者大師了嗎?”

這實在是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若說沒見到,那你去天臺山做什麼呢?若說見到了,天臺智者大師早已是作古的人物,你又如何見到呢?於是,聰明的義存便回答說:“義存我自有吃鐵棒的份。”義存的意思是說,我是見與未見,看你如何處理我。…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藥山惟嚴

Posted on January 28, 2019 at 8:31pm 0 Comments

唐玄宗天寶年間,一個年輕的僧人從遙遠的北方大地千里迢迢來到南嶽衡山,他就是後來曹洞宗的綿密的實行者和創造者藥山惟嚴。

惟嚴此來南嶽,是專門向以“石頭路滑”而著稱於禪界的希遷和尚學習禪法的,然而,惟嚴卻並不直接去見希遷,而是像他仰慕的大師當年一樣,堅韌地禪坐在一塊大石上,一坐就是很長時間。

惟嚴的行為終於引起石頭希遷的注意。希遷走近了這位年輕的僧人,說,你在這里干什麼呀?惟嚴回答說,什麼也不做。希遷說,打攪了,原來你是在這里無所作為地閑坐。惟嚴趕緊回答說,如果是閑坐,就有作為了。 希遷對這位年輕僧人十分滿意,於是,他們結為師徒。…

Continue

黃復彩《禪的故事》異域開奇葩

Posted on January 23, 2019 at 9:07pm 0 Comments

——禪宗在日本的發展 中國禪宗最早由道昭、道睿、義空等傳人日本,然未獨立成宗派。日本高僧榮西於1168年人宋學習黃龍派禪法,歸國後在九州開創日本臨濟宗。榮西滅後,日本禪宗逐漸得勢,但多屬臨濟宗派。及榮西弟子道元人宋歸國,於1236年在京都極樂寺舊址,開堂講法,設立僧堂,賜寺額為興聖寶林禪寺,是日本有曹洞宗之始。十七世紀中葉,我國高僧隱元隆琦應邀赴日,傳黃檗祥法於日本。

日本禪宗一直很盛行,禪宗的思想、文學、美術、風俗、習慣等,對日本國民生活的影響很大。如茶道、花道、香道與書道等,均隨禪宗的發展而流行。

到目前為止,禪宗仍是日本佛教的主要宗派,現在日本各地有數所禪宗宗立大學。還有許多學會、研究團體專門從事禪宗的研究。各派還派遣傳教師到歐美各國建立別院,進行禪宣傳。…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