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Destin
  • Male
  • Ashgabat
  • Turkmen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Le Destin's Friends

  • Zenkov
  • 馬厩 儺淄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梭羅河畔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thé l'après-midi
  • Yuna Conversation
  • 垂釣 尼亞河
  • kkogdugagsi 小木偶
  • Krásná duše

Gifts Received

Gift

Le Desti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Le Destin's Page

Latest Activity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16 hours ago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31)

不過,早期華人的這種幫權政治在老舍的筆下並不是描寫的主筆,相反,他通過小坡對林老板的印象把父親的“窩里鬥”置換到邊緣或不重要的地位。在小坡的眼里,林老板是個會作生意的的華人,十分可愛。他甚至還模仿林老板的裝扮。15 小坡對林老板的態度否定了父親輩的狹隘的社群認同,也表明了一種新的社群觀念。在《小坡的生日》的第二章,提供的就是一種新的社群認同模式。起初,小坡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麽人?“是福建人,是廣東人,是印度人,是馬來人,是白人,還是日本人。”16。因為看到“新加坡人人喊著打倒日本,抵制仇貨”他也恨起日本,把人種表中的日本人勾抹去掉。但小坡還是不清楚他是哪國人。對父親、母親討厭一切“非廣東人”的態度,他覺得是沒有理由,也是不能明白的。 在追問身份的過程中他漸漸形成了自己的社群觀念:“他以為這些人都是一家子的,不過是有的愛黃顏色便長成一張黃臉,有的喜歡黑色便來一張黑臉玩玩。” 17…See More
Saturday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30)

在今日想明白什麽叫革命,只有到東方來,因為東方民族是受著人類所有的一切壓迫;從哪兒想他都應當革命。這就無怪乎英國中等階級的兒女根本不想天下大事,而新加坡中等階級的兒女除了天下大事什麽也不想了。8 老舍將他在新加坡的經驗與英國的對比,發現被壓迫民族的革命要求和革命的理由。所以,在《小坡的生日》里,他寫東方小孩,寫他們在玩耍中玩“打倒”的遊戲,這些中國孩子,印度孩子,馬來孩子經常在一起,在遊戲中團結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See More
Thursday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8)

第七章 旅行途中的浪漫思考:以老舍為個案研究 第一節從倫敦到新加坡旅途中滋生的浪漫思考 老舍在1929 年應英國倫敦大學東方學院之邀到該學院教授中文課程,聘期5 年。英國的生活使老舍走上了文學創之路。這期間,他創作小說有《老張的哲學》、《李大哥》、《二馬》,反映了老中國人的溫暖性格和迂腐落伍之處。其中《二馬》則側重刻畫中國人與英國人形象 ,在二者比較中自暴家醜,批判了中國落後的國民性,同時對英國的現代生活和理性文化則表現很強的向往之情。然而,5 年後,當老舍離開大英帝國,乘船回國經新加坡的途中,逆寫帝國話語的欲望卻越來越明確。在船上,老舍曾寫過一本叫《大概如此》小說,講的是一個發生在倫敦的愛情故事。 “文字寫得並不錯”,1 可是,老舍對它的“題旨”不滿意,終於把已經寫了長達4萬多字的這部著作毅然地丟棄了。對於作出這個決定的原因,老舍在〈我怎樣寫《小坡的生日》〉里交代得很清楚“設若我還住在歐洲,這本書一定能寫完。可是我來到新加坡,新加坡使我看不起這本書了”。2…See More
Dec 4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7)

郁達夫到新加坡後不久,如同大多數旅人一樣,旅居地的一切都令他感到新鮮和興趣,他在1939 年寫的〈南洋文化的前途〉一文中就表達這樣的感覺。他在文中這樣寫道:“到新加坡還不久,對於一切問題,都有研究的興趣,而都還沒有入門。譬如樹膠椰子的種植,和世界市場的起落;錫礦的采掘,和供求的分配;米谷之能否在馬來半島成為主要植物之一等等。此外還有象人種的問題,雜婚在優生學上的現象,以及言語系統等,也是很有意義,並且更富於趣味的問題。”42 郁達夫對於這些問題的研究興趣反映了一個旅人的好奇心理,是一時的綺思異想。因為郁達夫從事編輯副刊的文化工作,在工作間接觸過許多教育界人士,使他更能夠觀察和分析南洋文化的特質和問題所在。因而當“半月刊編者”邀請他就南洋問題談談看法和意見時,郁達夫自然選擇了文化這個課題陳述他對“南洋文化的所見所感。”43 在〈南洋文化的前途〉這篇文章中,郁達夫認為,“沒有教育,便沒有文化。”所以“要想提高南洋的文化,第一,當從提高南洋的教育做起。”44…See More
Dec 2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6)

無奈與放逐南洋之機遇 郁達夫創作在日落西下的時候,同時在精神上也接連受到打擊,除了小說遭到當局封禁外,由於他個性獨立不依,雖然在1930 年加入“中國左翼作家聯盟”,但因為他“決不願負擔一個空名,而不去做實際的事務”而自動辭職。1930 年1 月16 日,“左聯”召開會議,將郁達夫開除,在當日會議六項決議中,第六條就寫著“肅清一切和反動分子並當場開除郁達夫。28對於“左聯”的這個決定,郁達夫表面上似乎不以為然,但他多少會受到打擊。正如郭沫若所說:“達夫在暴露自我這一方面雖然非常勇敢,但他在迎接外來的攻擊上卻非常脆弱。”29 1937 年郁達夫遭受到他一生中最大的精神危機,這就是所謂王映霞“紅杏出墻”之事。盡管這事沒有根據,但郁達夫多疑、善於幻想,仿佛就象真的。郁達夫在〈回憶魯迅〉一文中沈痛地說:“我因不聽他(魯迅—引者註)的忠告,終於搬到杭州去住了,結果竟不出他之所料,被一位黨部的先生,弄得家破人亡……”。30 這位黨部的先生指的就是國民黨要人許紹棣,當時任浙江省教育廳廳長。這件事在郁達夫方面,似乎受到國民黨的壓迫。郁達夫在1938 年前的幾年里,可說是在各個方面都不太滿意。1936…See More
Nov 29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5)

二 夢開始的地方:自我放逐南洋之因 在 1938 年底,郁達夫懷著遺世炎荒的落漠心情接受了新加坡《星洲日報》社長胡昌耀的邀請,從此踏上了人生遙遙無期的旅程。郁達夫雖然被認為是一個浪漫派的頹廢作家,但在中國抗戰正激烈的時期而出走南洋,不僅在當時、就是在後來,人們對他南渡之因各有猜測:有人認為郁達夫南渡帶有官方使命,到南洋去作海外宣傳;18 更多人認為郁達夫出走南洋是為了挽救他與王映霞破裂的關系,在陌生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19也有人認為郁達夫放逐南洋,是因為國民黨政府的迫害;20還有人認為郁達夫到南洋,是因為浪漫詩人的幻想21等等。這些說法都無不有根據。確實,郁達夫在南渡前的婚姻狀況、寫作狀態、政治待遇以及其周際關系都會是他自我放逐南洋的因素,當然南洋在郁達夫心中的印象和幻想也是他南渡原因之一。 在放逐南洋中愈合家庭 郁達夫在來南洋前的幾年時間,可說是他一生中最沮喪、最感困惑的時期。在婚姻方面,郁達夫要算是一個失敗者。他與原配夫人、王映霞之間的三角關系,則是婚姻痛苦的本質所在。郁達夫在1920…See More
Nov 27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4)

第二節 自我放逐南洋夢 一 自我放逐的含義 從歷史事件來看,放逐(exile)應該包含兩種形式,即流放和流亡。前者是一種被動的狀態,因為政治的原因而受到驅逐貶放到蠻荒邊遠地區的懲罰。後者,則是一種主動的姿態,自動撤離中心地帶,從凡俗的生活中解放出來,獲得身心的自由狀態。這種放逐不一定要離開家園和土地,主要特征是精神上的放逐,在一種隱喻的放逐環境中,把自己與某種文化的特權、榮譽、關系疏遠,成為身在其中的局外人。愛德華·薩依德(Edward W. Said) 認為知識分子的流亡接近這種形式。在《知識分子論》11 (Representation of the Intellectual)中,他對知識分子的特征作了較詳細的描述,在薩依德看來,知識分子天性就是放逐者,是走向邊緣的人。“知識分子的主要責任就是從壓力中尋找相當的獨立。”12因為流亡這種狀態把知識分子從權力中心疏離出來,成為自在安適的邊緣人,所以,處在邊緣的人就象旅行家、探險家,具有好奇和發現新事物的精神,他們“對任何事情都不視為理所當然”。13 但這並不意味著放逐的人與先前的經驗、知識完全割斷,而是處於兩者之間的狀態(State…See More
Nov 26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Nov 22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2)

在一些作者的筆下,南洋伯的風度主要是一種現代人少有的人情味。這種人情味體現在待人接物熱情、浪漫,與人交往心思透明,思維直線式的簡單。王任叔也寫過一篇《南洋伯》44,但王任叔筆下的南洋伯形象則不僅有這些普通性情,還有著傳奇色彩以及大將之風度,其書寫似乎有一種替南洋伯形象翻案的沖動。文章開篇就轉述一個華僑領袖的一次演講來表達他不滿意於中國人對南洋伯的認識:“那些中央要人,別以為咱們全是南洋伯,光出錢不問事的。”於是南洋伯這個名詞沿著作者的書寫就有了不同的新意。在作者的描述中,…See More
Nov 18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1)

第四節 南洋伯之情思 相對於上述南洋情調所洋溢的夢幻、欲念色彩的書寫,南洋伯之情調喚起的則是更為美好的情感與相關思考。在現代作家的遊記文學作品中,我們常常可以見到一個叫作“南洋伯”的稱呼,32在有些遊記作品中又以“笨伯”代稱。所謂“南洋伯”,其實是一群集體肖像。他們早年來自中國的某一鄉村,如福建、廣東、海南等地的鄉村,到南洋後散落各地謀生。他們大都讀書少而缺少文化教養,性格樸實粗野、憨厚。因為他們來自中國,或祖籍中國,所以多數熱愛中國,對南來的“新客”熱情有致,對前來求助的中國人或政府,往往總盡鄉情之誼或愛國之情給予奉獻。又因為他們來自鄉村,保留了傳統鄉村中國的美德,勤勞節儉、待人誠懇,缺少心計,給人一種笨笨的印象,故而有時被戲稱為笨伯。33由此可見,南洋伯與中國有著“血親”的密切關系。…See More
Nov 15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0)

這些土著女子形像,由一套認知詞匯形成。這些詞匯不僅色彩濃艷,對比度強烈,而且賦予甜膩酥軟的形味,可感可嗅,甚至誘人可以吞吃。濃艷的主要色彩是土著女人的黑,這里的黑不是通常所比喻的“神聖”、“莊嚴”、“冷束”,更不是“陰影”“幻滅”和“絕望”的意象;相反,它是陽光之黑,敞亮、健康、濃麗,充盈生命力的象征。我們看巴人的一段描述: 阿根老婆則是一個矮小的馬來女人,雞婆臉,黑得如同焦炭。但有雙更黑的眼睛。人不能在她身上看出美感,卻能從她的眼睛領受到生命的威力。28 阿根老婆是個住在鄉下的馬來婦女,因為環境的熏染,自然在巴人的眼里難以看出“美感”;但她那“如同焦炭”的黑,那“雙更黑的眼睛”,卻讓巴人“領受到生命的威力”。這里的“黑”,是作家描述的重點,在作家帶有評判意味的文字下,視為衡量生命力的標準。 不僅如此,黑色的意象也賦予原始情欲的想象色彩。在前面的論述中我談到巴人在描述南洋土女時,有意抽離情欲的成分,以保持筆墨的清白素淡。但隨著敘述的發展,我們發現,巴人的文字不僅細膩,而且色彩頗為濃烈。阿根的老婆,是他描寫的主要人物。她的一顰一笑,一個動作,一個神態,巴人做了十分細節性的描述:…See More
Nov 14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19)

並且,南洋的土著族(也就是馬來族),這些常被中國遊記作家抒情幻想的對象,大多信仰伊斯蘭教,在服飾穿著方面可說是十分保守。即便氣溫熾熱,馬來婦女也通常穿戴長衣長裙,少讓雙腿裸露;甚至在頭部也用大幅方巾或絲絨帽嚴密包裹,僅露五官在外。這比當時中國婦女在夏天的穿著還要“密封”。上個世紀初的現代中國,隨著“歐風西雨”的影響,中國婦女,尤其是大中小女學生,短衣短裙裝扮已是潮流時尚。名女、貴婦敞胸裸腿,或緊身顯露妖冶身材則被視作高雅摩登。二、三十年代的許多雜志的封面和畫報,如《良友》與《良友畫報》,爭相刊登這些摩登肖像,展示一種現代品味和美學,讓人們在新生活中學習模仿,而鮮少色欲的聯想。然而,現代作家到了南洋,則變了調子,視“高溫”為情欲沖動的熱源,視“裸”為情欲沖動跡象,相比之下很明顯看出,這只是一種對異域情調的想象與期待。…See More
Nov 11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18)

第二節 高熱光源場域的情欲想象 對中國作家而言,南洋的高溫氣候又是另一種異域風味。作為一種獨特的南洋體驗,高溫熱成為作家在遊記中描述、想象的又一個焦點。如同我在上部分論述的,這些表述高溫的意象或與高溫直接關聯的風俗習慣的描寫,如沖涼、洗澡、衣著裸露等,不只是描述風俗而已,大都帶有一種異域情色的聯想。故而我在這兒用“高熱光源場域的情欲幻想”來概括這一書寫的特征。那麽,何謂“高熱光源”呢?我們知道,冷光源,如熒光、螢火蟲之類,並不受溫度的影響而發光發熱,甚至還隨著溫度的升高而減弱;所謂高熱光源,物理學並不存在這個說法,這里是取相反之意,暫且作一個形象的比喻,借以說明中國作家在南洋遊記文本中的一個書寫現象。…See More
Nov 4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17)

第五章 欲望圖像之二:南洋情調之欲念色彩  因為南洋情調對中國人而言是一種異域情調,所以在論述“南洋情調書寫中的欲望色調”之前有必要討論異域情調與域外遊記的關聯。在我看來,域外遊記文學似乎天然地與異域情調結緣,由於地理、風俗、文化、歷史等差異,因而他國的形象自然不同於本國。異國他鄉的自然景觀,以及不同種族的膚色、服飾、語言和風俗習慣,都會令人耳目一新,在作者的筆下呈現一種與己相異的異域情調。1這是不爭的事實。關鍵是,人們在對異國形象進行描述的時候,往往捕捉奇景異事、奇風異俗,或對其風土人情、生活習俗作神話化的描述,給人無比的激動和好奇的滿足感。可以說對外邦的好奇獵異是人類普遍的興趣。薩依德(Edward W. Said) 的《東方主義》 (Orientalism)…See More
Nov 1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16)

我們知道,陶淵明的《桃花源記》所描述的樂土圖像聚焦了它與世隔絕之感。既然是隱蔽深處的洞天福地,則需要深入曲折幽徑的尋找,通過幽暗的叢林、荒流的河、險峻的山,深暗的洞,方才入得仙界。陶淵明寫道:“鄰近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如此看來,《桃花源記》又為後代文人提供了一個書寫模式,也就是無意找尋和駭然發現的前後關聯敘述模式。有些學者稱為“入境儀式”26如果我們以此考察巴人的南洋遊記,發現巴人的南洋逃亡記,在敘述模式上,也有著與《桃花源記》相類似的尋找與發現的行走遊蹤線。《桃花源記》中漁民,無意間發現有良田美池的世外桃源;同樣的,巴人南洋遊記中的“我”,本意在逃亡中尋找避亂之所,卻發現隱沒在原始森林甚至於枯樹敗草中的小菜園、荒僻村莊,原來是頗有詩意的棲居之所,人與自然天然合一,宛如人間樂土。如此看來,巴人於遊記中所描述的逃亡生活,與其說是在敘說逃亡避亂,倒不如說是在無意間找到樂土——一個充滿詩意的棲居之所。由此看來,巴人的逃亡故事與人生價值的轉折融合在一起,表達了一種原始遠古的樂土情懷。…See More
Oct 30

Le Destin's Blog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32)

Posted on July 16, 2018 at 5:08pm 0 Comments

第八章 南洋情結與中國主義



現代中國人帶著各自夢幻踏上了南洋之旅,如在一些遊記作品中所描寫的異域浪漫奇遇、淘金發財之夢、革命與避亂之所以及文學尋夢等等。然而,現實的南洋的確並非一如夢幻想象。誠如有些作家在其遊記中所描述的另類圖像,南洋的許多地方是蠻煙瘴雨、窮鄉僻壤、落後荒涼,南來淘金聚財的中國人在極其惡劣的自然環境中求生存。雖然有些發了財置了產,但大多數人卻過著孤寂、壓抑和艱難的生活。這些沈默的、毫無光色的一群,常為許多遊記作家所忽略,即便有所記述,如巴人、艾蕪在遊記…

Continue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31)

Posted on July 16, 2018 at 5:07pm 0 Comments

不過,早期華人的這種幫權政治在老舍的筆下並不是描寫的主筆,相反,他通過小坡對林老板的印象把父親的“窩里鬥”置換到邊緣或不重要的地位。在小坡的眼里,林老板是個會作生意的的華人,十分可愛。他甚至還模仿林老板的裝扮。15 小坡對林老板的態度否定了父親輩的狹隘的社群認同,也表明了一種新的社群觀念。在《小坡的生日》的第二章,提供的就是一種新的社群認同模式。起初,小坡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麽人?“是福建人,是廣東人,是印度人,是馬來人,是白人,還是日本人。”

16。因為看到“新加坡人人喊著打倒日本,抵制仇貨”他也恨起日本,把人種表中的日本人勾抹去掉。但小坡還是不清楚他是哪國人。對父親、母親討厭一切“非廣東人”的態度,他覺得是沒有理由,也是不能明白的。



在追問身份的過程中他漸漸形成了自己的社群觀念:“他以為這些人都是一家子的,不過是有的愛黃顏色便長成一張黃臉,有的喜歡黑色便來一張黑臉玩玩。” 17…

Continue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30)

Posted on July 16, 2018 at 5:06pm 0 Comments

在今日想明白什麽叫革命,只有到東方來,因為東方民族是受著人類所有的一切壓迫;從哪兒想他都應當革命。這就無怪乎英國中等階級的兒女根本不想天下大事,而新加坡中等階級的兒女除了天下大事什麽也不想了。8



老舍將他在新加坡的經驗與英國的對比,發現被壓迫民族的革命要求和革命的理由。所以,在《小坡的生日》里,他寫東方小孩,寫他們在玩耍中玩“打倒”的遊戲,這些中國孩子,印度孩子,馬來孩子經常在一起,在遊戲中團結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



Continue

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28)

Posted on July 16, 2018 at 5:05pm 0 Comments

第七章 旅行途中的浪漫思考:以老舍為個案研究



第一節從倫敦到新加坡旅途中滋生的浪漫思考





老舍在1929 年應英國倫敦大學東方學院之邀到該學院教授中文課程,聘期5 年。英國的生活使老舍走上了文學創之路。這期間,他創作小說有《老張的哲學》、《李大哥》、《二馬》,反映了老中國人的溫暖性格和迂腐落伍之處。其中《二馬》則側重刻畫中國人與英國人形象 ,在二者比較中自暴家醜,批判了中國落後的國民性,同時對英國的現代生活和理性文化則表現很強的向往之情。然而,5 年後,當老舍離開大英帝國,乘船回國經新加坡的途中,逆寫帝國話語的欲望卻越來越明確。在船上,老舍曾寫過一本叫《大概如此》小說,講的是一個發生在倫敦的愛情故事。 “文字寫得並不錯”,1…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