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水牆 繪's Friends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11

聽到頭頂上傳來軍官尖厲的吆喝,他馬上陷入閃電式的機械反應中,機械反應純粹是對槍的機械順從的行為,純粹是對槍的機械行為,這使心靈得以卸去負擔,在昏暗中郁郁沈思。最終心靈孤獨地、郁郁沈思在自有的流動中,就像昏暗大海上的一只鳥。眼前除了公路,一個歪斜的十字架,還有陰沈的秋季田野和樹林,除此之外便什麼都看不見了。在一塊犁過的地裏出現了三個影影綽綽的騎兵,顯得很小。他們是自己人。而敵人呢,影子都沒看見。戰鬥間歇一陣,突然傳來嚴厲的命令,朝一個新的方向開火。這是一場緊張、激動的行動,然而內心裏仍舊陰沈、冷寂、孤獨。可即使如此,靈魂聽到了新的聲響:這新的深深的似乎剛好觸到靈魂的“叭叭”槍聲。他不停地開著機槍,噠噠直響,渾身冒汗,可他心中仍舊是那觸及靈魂的新的聲音的回響。為了協調一致,遠方傳來了可怕的炮彈的微弱呼嘯聲,然後,幾乎是突然地變成尖厲刺耳、撕心裂肺的嘯叫。他耳朵聽見了這嘯叫,內心也緊張地聽見了。炮彈呼嘯而過,在遠處落下,大家松了一口氣,他聽見沈悶的爆炸聲,還有士兵吆喝戰馬的聲音,但他沒有轉過頭看。他只註意到一枝結了紅色漿果的冬青樹枝像禮品似地掉落在下面的路上。“不是這次,不是這次。吾欲去爾去…See More
Oct 1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10

威妮弗雷德覺得這是與之相對抗的又一武器。“你還有其它襯衫——為什麼總穿這件又破又舊的,埃格伯特?”她說。“我也許還會要把它穿爛。”他狡黠地說。他清楚她不會提出來為他縫補的,她不可能。是的,她不會。難道她沒有自己的神去尊敬嗎?她能屈從於他的太陽神和埃希塔洛克斯神①而背叛他們嗎?而這對她太可怕了。他劍拔駑張的存在好像要消除她和她的信仰,就像另外一種默示。如同一個被召來對抗她的發出螢光的幽靈,這栩栩如生的活幽靈也許會獲得全勝。①…See More
Oct 1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4

她想要什麼——她到底想要什麼?有一次她母親曾用那種典型的譏諷的口吻對她說:“唉,親愛的,要是你命中註定需要操心百合花的話,那其他人就不需做苦事。那也是其他許多人的一種命運,而且也許像大多數人一樣不一定那麼不快樂。你為什麼為此見怪呢,我的孩子?”這位母親的心思比她的孩子們更為精細,她們很少知道怎樣來回答她。所以威妮弗雷德只是更加困惑,因為這不是百合花的問題。至少,如果這是百合花的問題的話,那麼她的孩子們就是那小花朵。她們至少在不斷成長。耶穌不是說過:“想想這些百合,它們怎樣成長。”幸好那時她擁有正在成長的孩子。可至於其他的,那朵高大漂亮作為她們父親的花,已經完全盛開了,所以她不想在他盛開的日子裏耗費她的生命替他著想。不,這不是因為他不賺錢,這不是因為他懶散。他並不懶散,他總在做事情,總在克勞克漢姆不停地勞作,幹著些零活。可是,噢,天啊,零活——花園小徑——燦爛花朵——待修的椅子,待修的舊椅子!這就是他為什麼根本沒有地位的原因。要是他做事,未成功,賠掉了錢的話,那也不錯啊!只要他在力求做些事情。不,即使他表現惡劣,是一個浪蕩子,她也會更自在些,至少會采取措施抵制。事實上,浪蕩子還意味著有些…See More
Sep 16

水牆 繪's Blog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4

Posted on April 27, 2017 at 9:31pm 0 Comments

這真把保羅嚇壞了。他跟家庭教師學習拉丁語、希臘語,可緊張激烈的時間是跟巴塞特一起度過的。“大民族”賽馬會已成為過去:他還沒有“知道”,並且輸了100鎊。暑期即將到來,他極為心焦地等著“林肯”賽馬會。可即使是“林肯”賽馬會,他也不“知道”,他又賠了350鎊。他眼神瘋狂、怪異,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爆炸了。

“不要管他了,孩子!別操心這件事了!”奧斯卡舅舅力勸道。可這孩子對舅舅的勸說充耳不聞。

“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孩子重覆道,大大的藍眼睛裏閃爍著瘋狂的火焰。媽媽開始註意到了他的緊張不安。

“你最好到海濱去玩玩。難道你不願意現在到海濱去,而在這裏空等?我覺得你最好去。”她說著,不安地低頭看著他,心情異常沈重。…

Continue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3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4am 0 Comments

他們又開車回家。果然,巴塞特到花房拿出面值1500鎊的紙幣。

“舅舅,你瞧,我有把握的時候,一切都好!接下來我們繼續拚命幹,錢就會越來越多,是不是,巴塞特?”

“是這樣,保羅少爺。”

“那你什麼時候有把握?”舅舅問語中帶著笑意。

“噢,嗯,有時我完全有把握,像賭‘黃水仙’時,”孩子說,“而有時我僅有個想法,還有的時候我甚至連想法都沒有,是不是,巴賽特?那時,我們就很謹慎,因為多半會輸。”

“是這樣的,是的!那你有把握的時候,像賭黃水仙的時候,小家夥,什麼使你覺得有把握呢?”…

Continue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2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3am 0 Comments

奧斯卡·克利斯威爾從巴賽特那兒明白了一切。

“保羅少爺來問我,所以我只好告訴他,先生。”巴賽特說,他的臉異乎尋常地嚴肅,就像在談論宗教教義。

“他在看好的馬上押註了嗎?”

“嗯——我不想泄露他的秘密——他是個年輕的好手,是條好漢,先生。要是你不介意的話,你自己去問他好嗎?他從中得到了樂趣,也許他會覺得我在泄露他的秘密,先生。”巴賽特像教堂一樣肅穆。

舅舅回到外甥那兒,用汽車載著他出去兜風。

“嗨,保羅,老朋友,你下註賭過馬嗎?”舅舅問道。…

Continue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1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3am 0 Comments

有那麼一個女人,美麗漂亮,上帝把一切的好東西幾乎都賜給了她,然而她卻沒有運氣。她為愛情而結婚,而這愛情變成了灰燼。她有美麗健康的孩子,然而她覺得那是強加於身的,不能去愛他們。他們也冷漠地瞧著她,好像在挑她的毛病。她驚慌失措地要去掩蓋一些缺點,卻不知道該掩蓋些什麼。孩子們在眼前時,她總覺得心底裏湧起一股莫名的感受。這使她很惱火,但外表上仍很溫柔,為孩子們操心,似乎非常愛他們。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內心深處有塊小小的冷酷的地方,那裏感受不到愛,不,根本就不愛任何人。別人總是這麼說她:“她真是個好母親。她很愛她的孩子們。”只有她自己和孩子們清楚,事實並非這樣。他們可以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這一點。

家中有一個男孩和兩個女孩。他們住在一棟帶有花園的舒適的房子裏,有盡職盡責的仆人服侍著,覺得比鄰近任何人都優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