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水牆 繪's Friends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袋鼠

哈囉,上帝,你認識我吧?我從來沒跟你講過話,也沒有點過頭,不過,我想,我應該有資格和你攀上點關係。我的祖父是牧師,我的爸爸是長老,我的媽媽是婦女傳道會的會長。我自己呢;不瞞你說,我從生下來就坐在媽媽的大口袋裏,一齊到禮拜堂去了。我媽媽從來不給我唱安眠曲,我從小睡覺都是靠聽講臺上的講道詞呢!到現在為止,我不但是基督徒,還是資深基督徒哩!每次聚會,媽媽喜歡蹲在前排的位子上,我呢,我就伸出頭來四面打量,老牧師的前爪哪一根沒有修剪好,詩班哪一位白袍上擦了一塊泥,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僅如此,我還能背許多經文。我那位母親——據我想是個很笨很可憐的人——她從來沒有把一節聖經記上三天的。偶然記住了,又說不出章節,偶然說出來,卻總是牛頭不對馬嘴。但我卻比我媽媽聰明多了,我從來不會記錯的,我還能整章整章地背呢!後來,我就成為媽媽的經句顧問了,這樣,媽媽就更愛帶我作禮拜了。因此,我想,婦女傳道會的會長應該是給我做的,當然啦,其實我才不愛做,我是男生,我才不管女生的事呢!此外,我還會唱許多聖詩,唱得有板有眼,表情十足,不像爸爸那樣,一隻手扶著眼鏡,一隻手拿著詩本,一隻腳打著拍子,到頭來還是唱得荒腔走調的。如果…See More
yesterda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孔雀

上帝啊,我來了。喲,這些音樂是為我奏的吧?當然,我相信除了我也沒有別人配聽這些音樂。說起音樂,他們還以為是為大耳朵的動物造的,其實,凡是聰明的人都知道,音樂是為有尾巴的動物預備的。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那隻非洲象,白白地長了那麽大的耳朵,那麽長的鼻子和那麽突出的牙,卻只有那麽小小的一截尾巴。我想你一定不喜歡它吧?我猜如果它再不悔改,恐怕連一小截尾巴都保不住了!至於我,上帝,我感謝你。我的尾巴是最好的料子織的,花樣也最華貴大方。我最看不起長尾雞了,拖了那麽長那麽鬆軟的一截尾巴,不過給樹枝子撣灰罷了。還有珍珠雞也不要臉,不知從哪裏弄來的一身白點子,裝得像個暴發戶似的。其實呢,我看不過跟出麻疹差不多罷了。還有天鵝老兄,一天到晚穿得像戴孝,把禽類的臉都丟盡了,我猜它準有點異端。你看我,上帝,我的尾巴上有一百隻五彩的眼睛呢!你所給我的,我可一隻也沒有糟蹋呀!你千萬吩咐天使們要在我的記錄卡上寫好,不要弄錯了。我是打算將來要混個冠冕戴戴的,你能給我設計一個跟我的尾巴相配的寶石冠嗎?還有,上帝,我今天找你有件正經事,我已經寫了報告,向動物園長要一間特別的祈禱室。你想想看,我怎麽能在這野豬和犀牛禱…See More
Oct 12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刺猬

我感謝你,上帝,因為經過長期的觀察、比較和研究之後,我發覺我是同類刺猬中刺兒最短的一隻。我怕極了跟那些乖戾的刺猬相處,我真不得不從他們中間分別為聖了。唉,你真不敢想像他們有多討厭,我想除了我姓“猬”以外,他們大概全姓“刺”吧!他們的刺那麽長,誰一靠近就準被刺得混身發顫,唉,唉,和他們共事真是苦死人了——所以我只好做一隻孤獨的刺猬。老實說,刺兒能生得像我這麽短,真是很難得的。我想你一定喜歡我比喜歡長針刺猬多得多吧!你看,我一大清早就來守晨更了,你是我唯一不討厭的對象。好吧,再見,上帝。從此刻到明天早上,我又將有一段漫長的孤獨。保護我不遇見其他的刺猬,免得我犯罪,(如果他們把我惹火了,罪過在你不在我,因為我早就通知你了。)阿門。See More
Oct 1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引言

我會寫笑話,這是我很晚才知道的,知道後不免嚇了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我的笑話仍然是嚴肅的——這是我更晚以後所知道的,知道以後,也不免嚇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動物園中的祈禱室”是記些可笑的禱詞,他們不是壞人,但卻是一些卑陋的、自以為是而排他的人物。他們慣於用自己的形像去塑造上帝,卻不知用上帝的意象來塑造自己。在這樣一間祈禱室裏,有許多的抱怨,許多對自己、對環境、對他人的不滿——更糟糕的是他們把上帝縮小了,縮為月下老人,縮為財神爺,縮為保姆,縮為俱樂部的會長,縮為他們所欲以驅使的任何助手。自從宗教式微以來,挨的譏消謾罵夠多了——但這一系列的禱詞不是謾罵,而是檢討。能檢討,畢竟是一種大度,一種求好心切,一種認真。但這檢討與其說是對教徒的,毋寧說是對天下人的。事實上是每一種人都有所求有所禱,而每一個人的求禱都可能自私而愚蠢,有如一個笑話。真正的祈禱,是在乾裂的瘠地上犁出深得發痛的溝,引待滿天沛然的大雨,願天下五十億的人,合其100億肉掌,為人類共有的命運而祈禱。阿門!See More
Oct 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石勇:一個西部縣城的“中國敘事”(下)

L就是如此。他要終結家鄉深陷未發展困局的紊亂狀態,激進地、有秩序地把它帶入現代化的軌道。雖然時間已經過了8年,但L當年的施政思路,仍然被松桃縣官員奉為一條金科玉律。這條思路就是改革開放以來不知重復了多少次,變成了一種雖然政治正確但早已是陳詞濫調的“發展”。招商引資局一位副局長的論證非常形象化:在這個民風彪悍的地方,打架鬥毆的根源就是貧窮,一幫精力旺盛的人整天無所事事,肯定要出事。“如果大家都有機會掙錢,忙於掙錢,哪個還去幹那些好勇鬥狠的傻事?”僅僅一個“發展”遠未讓L成為一個在他走後,仍然保持巨大影響和認同的權威。誰都清楚“發展”是一條出路,但對於一個紊亂的區域來說,問題不在這里,而在於如何掃清“發展”的巨大阻礙。在L之前,所有主政者的偉大抱負無一例外地失敗,民間社會存在強大的力量,可以阻擋弱勢政府的推土機,而嚴峻的治安局面更讓外來投資者望而卻步。堅固的縣域社會所具有的保守性,其力量超越了任何一個當權者的權力。L的不同之處在於以鐵腕的手段“發展”。從2004年開始,到2007年他離開,歸納起來,走的就是看起來並不出奇的兩步:“打黑除惡”——然後,招商引資建工廠,修路修橋修房子。到現在,…See More
Oct 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下)

不過,莫言畢竟只是小說家,他大概並不想提供特別的“思想”或者“歷史觀”,他對歷史的“文學敘述”主要出於感覺,他時常放縱這種感覺,在人性與欲望的曠野里奔走,卻不能停下來做深入的思索與把握。莫言的敘史既酣暢又世故,卻未能給讀者類似宗教意味的那種悲憫與深思,而這正是中國文學普遍缺少的素質。如果結合閱讀感受來進一步思考,會發現莫言也有他的缺陷。也許我們會問,這位天才卻又有些任性的作家刻意回避對歷史的正面描述與規律的探尋,有意在“正史”模式之外嘗試“野史化”的文學寫作,是否無意間也迎合當下那些庸俗的虛無主義與相對主義?在當今“去革命化”和“去意識形態化”的氛圍中讀莫言,雖然痛快,卻也可能會引發某種無常與無奈之感。再說說莫言“重口味”的風格。現代文學史上有太多懷舊式的鄉土描寫,其中寄植著浪漫的情思,或者批判的眼光。莫言也執著地描寫鄉土,但他既不浪漫,也不滿足於批判。他把自己整個靈魂沈浸到“高密東北鄉”里邊,不厭其煩地描寫這個封閉、原始、落後卻又充滿傳奇的“小地方”,展現北中國歷史變幻中的人情物理,還有那頑固質樸的生活方式。他更關注的並非時代之“變”,而是“變”中之“常”。不過讓讀者的心弦更強烈撥動…See More
Oct 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上)

————兼說莫言獲諾獎的七大原因溫按:最近我接連寫了3篇關於莫言的評論(其中一篇是和葉誠生合作的),但願不會被看作“湊熱鬧”。其實我是力求對莫言創作的得失都有所領悟分析,不是一味捧場,也不是刻意貶損。這一篇最近刊載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上,其開頭部分對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原因做了七個方面的分析。(此處刪節,內容可見本人新浪博客。…See More
Sep 2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謝有順:小說敘事的倫理問題(下)

四觀察一個時代的小說,不僅要看作家如何處置語言和形式,也要看他如何處置欲望、經驗、身體、靈魂等事物,而後者正是敘事倫理有別於敘事美學的地方。敘事倫理關註個體生命的展開,關註一種敘事如何與讀者共享一個生命世界,並由此激起一種倫理感覺,甚至激起一種渴望修改自己生命痕跡的沖動。個體的嘆息,生活的碎片,道德的激情,可有可無的夢想,這些在堅硬的現實世界里或許是多余、無用的材料和感受,卻構成了文學寫作的基本經緯。只是,在二十世紀以來的中國,個體一直在爭取自由和夢想的實現,但在前行的過程中,蔑視個體、壓抑生命的力量也非常強大,除了審美邏輯,政治邏輯、革命邏輯甚至軍事邏輯,在一些時段都想取得文學的支配權、領導權 ——…See More
Sep 2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謝有順:小說敘事的倫理問題(中)

讓我們再看一段話:師傅說淩遲美麗妓女那天,北京城萬人空巷,菜市口刑場那兒,被踩死、擠死的看客就有二十多個……⑦這是莫言《檀香刑》里的話。“師傅說……”的語式,表明作者是在講故事,而且是復述,也可以說是復敘事。這個敘事開始是客觀的,講述淩遲時的景況,但作者的筆很快就轉向了對淩遲這場大戲的道德反應:“在演出的過程中,罪犯過分的喊叫自然不好,但一聲不吭也不好。…See More
Sep 25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謝有順:小說敘事的倫理問題(上)

一論到現代小說,必然關涉到敘事的倫理問題。敘事不僅是一種講故事的方法,也是一個人的在世方式;敘事不僅是一種美學,也是一種倫理學。為什麽敘事會是一種倫理?因為敘事所關注的,是人類道德中的特殊狀況或意外事故,是個人命運的沈浮,以及在這種沈浮中人的哭泣、嘆息、呻吟、叫喊。它守護的不過是殘缺的人生,甚至是人性的深淵景象。它提供一個人在世和如何在世的存在坐標。“敘事倫理”不是“敘事”和“倫理”的簡單組合,也不是探討敘事指涉的倫理問題,而是指作為一種倫理的敘事,它在話語中的倫理形態是如何解析生命、抱慰生存的。一種敘事誕生,它在講述和虛構時,必然產生一種倫理後果,而這種倫理後果把人物和讀者的命運緊緊地結合在一起,它喚醒每個人內心的生命感覺,進而確證存在也是一種倫理處境。講述個人經驗是現代小說發生的標志之一。那些異想天開的人,那些病人,那些幽閉在書房或臥室里的人,那些把自己囚禁在內心里的人,才是現代小說真正的主角。從講述集體經驗到講述個人經驗,從面對公眾講故事(說書、戲曲)到面對自我講故事(面對稿紙、電腦寫作),從講述社會歷史故事到講述自己內心的體驗,這種敘事變化,也是一種倫理處境的變化。因此,敘事是…See More
Sep 1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馬雲:莫言《生死疲勞》的超驗想象與敘事狂歡(下)

西門鬧在與洪泰岳的交鋒中和爭論中,說出了事情的本質。西門鬧知道自己時運不濟,他雖然對洪泰岳一百個看不起,但他不得不承認,…See More
Sep 1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馬雲:莫言《生死疲勞》的超驗想象與敘事狂歡(中)

但是,閻王老子又一次耍弄了我。這是民間最日常的想象。百姓在無邊的苦海中總是會有片刻的閑暇做做這種白日夢,但是夢醒之後仍然是嚴酷的現實。西門鬧希望下次轉世投胎能有一個美好人生,父親有權勢,母親美麗漂亮,榮華富貴,應有盡有,時代的物欲全部實現。沒想到這次變成了一頭豬。他的理想又一次淪陷了。一下子從天上摔到地下。民間理想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原欲,即性的欲望表現。我們看到,民歌幾乎都是情歌,承載著民間的烏托邦情結。小說對此有大量的描寫。其中寫得最動人的是西門驢與母驢韓花花。西門驢喜歡母驢花花,它能聞到花花留在空氣里的情感信息,追蹤著花花的足跡。在小河邊,它聞到了花花的氣味,西門驢被激動起來,小說寫道:我的心臟狂跳,撞擊著肋骨,熱血澎湃,亢奮到極點,無法長叫,只能短促地嘶鳴。我的愛驢,我的寶貝,我的最珍貴的,最親近的,我的親親的驢喲!我恨不得抱著你,用四條腿緊緊地夾著你,親你的耳朵,親你的眼窩,親你的睫毛,親你的粉紅的鼻梁和花瓣般的嘴唇,我的至親至寶,哈氣怕化了你,跨著怕碎了你,我的小蹄子驢啊,你已經近在咫尺。我的小蹄子驢啊,你不知道我有多麽愛你。西門驢找到了花花,但是花花身邊卻有兩隻大狼。經過西門…See More
Sep 1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馬雲:莫言《生死疲勞》的超驗想象與敘事狂歡(上)

莫言在《學習蒲松齡》一文中戲稱他的祖輩就受到蒲松齡的影響,這種愛編故事的基因也傳給了他。的確,中國的小說家少有不受蒲松齡影響的,而莫言受其影響更大。加上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他的小說大都帶有東方神秘主義的魔幻色彩。對於《生死疲勞》,有人認為是魔幻現實主義作品,但是莫言認為,“拉美有拉美的魔幻資源,我們東方有東方的魔幻資源。我使用的是東方自己的魔幻資源。”至於說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莫言承認,“魔幻現實主義最直接的效應是解放了我們的思想,把我們過去認為不可以寫到小說里的一些東西也寫到小說里去了,過去認為不可以使用的一些方法也使用了。”①也就是說, 拉美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只在於打開了中國作家的想象力,歸根結底中國文學的表現還是中國傳統幻想文學的基因在起作用。2012年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在給莫言的授獎詞中說,他將魔幻現實主義與民間故事,歷史與當代社會融合在一起。這是很客觀的評價。王德威也認為,“莫言版的‘變形記’已暗示我們人我關系的撲朔迷離,哪里是一二烏托邦的吶喊就可正名歸位。”②這里,我們只能說,《生死疲勞》的表現是超驗的,是莫言式的幻想小說。 一、“胡言亂語”的“莫言”與自我顛復…See More
Sep 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張清華:時間的美學——時間修辭與當代文學的美學演變(7)

但是這里我並不想通過在時間線索的梳理中,將這個過程“線性化”——這也是一個很容易陷入的價值判斷的窠臼。本章文字的目的,是要通過一個內部要素的分析探源,來看出當代文學敘事及其美學變演的一些奧秘。…See More
Sep 3

水牆 繪's Blog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袋鼠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8 at 2:00pm 0 Comments

哈囉,上帝,你認識我吧?

我從來沒跟你講過話,也沒有點過頭,不過,我想,我應該有資格和你攀上點關係。我的祖父是牧師,我的爸爸是長老,我的媽媽是婦女傳道會的會長。我自己呢;不瞞你說,我從生下來就坐在媽媽的大口袋裏,一齊到禮拜堂去了。我媽媽從來不給我唱安眠曲,我從小睡覺都是靠聽講臺上的講道詞呢!

到現在為止,我不但是基督徒,還是資深基督徒哩!每次聚會,媽媽喜歡蹲在前排的位子上,我呢,我就伸出頭來四面打量,老牧師的前爪哪一根沒有修剪好,詩班哪一位白袍上擦了一塊泥,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Continue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孔雀

Posted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6pm 0 Comments

上帝啊,我來了。喲,這些音樂是為我奏的吧?當然,我相信除了我也沒有別人配聽這些音樂。

說起音樂,他們還以為是為大耳朵的動物造的,其實,凡是聰明的人都知道,音樂是為有尾巴的動物預備的。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那隻非洲象,白白地長了那麽大的耳朵,那麽長的鼻子和那麽突出的牙,卻只有那麽小小的一截尾巴。我想你一定不喜歡它吧?我猜如果它再不悔改,恐怕連一小截尾巴都保不住了!

至於我,上帝,我感謝你。我的尾巴是最好的料子織的,花樣也最華貴大方。我最看不起長尾雞了,拖了那麽長那麽鬆軟的一截尾巴,不過給樹枝子撣灰罷了。還有珍珠雞也不要臉,不知從哪裏弄來的一身白點子,裝得像個暴發戶似的。其實呢,我看不過跟出麻疹差不多罷了。還有天鵝老兄,一天到晚穿得像戴孝,把禽類的臉都丟盡了,我猜它準有點異端。…

Continue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刺猬

Posted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5pm 0 Comments

我感謝你,上帝,因為經過長期的觀察、比較和研究之後,我發覺我是同類刺猬中刺兒最短的一隻。

我怕極了跟那些乖戾的刺猬相處,我真不得不從他們中間分別為聖了。唉,你真不敢想像他們有多討厭,我想除了我姓“猬”以外,他們大概全姓“刺”吧!他們的刺那麽長,誰一靠近就準被刺得混身發顫,唉,唉,和他們共事真是苦死人了——所以我只好做一隻孤獨的刺猬。

老實說,刺兒能生得像我這麽短,真是很難得的。我想你一定喜歡我比喜歡長針刺猬多得多吧!你看,我一大清早就來守晨更了,你是我唯一不討厭的對象。

好吧,再見,上帝。從此刻到明天早上,我又將有一段漫長的孤獨。保護我不遇見其他的刺猬,免得我犯罪,(如果他們把我惹火了,罪過在你不在我,因為我早就通知你了。)阿門。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引言

Posted on October 2, 2018 at 4:50pm 0 Comments

我會寫笑話,這是我很晚才知道的,知道後不免嚇了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

我的笑話仍然是嚴肅的——這是我更晚以後所知道的,知道以後,也不免嚇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

“動物園中的祈禱室”是記些可笑的禱詞,他們不是壞人,但卻是一些卑陋的、自以為是而排他的人物。他們慣於用自己的形像去塑造上帝,卻不知用上帝的意象來塑造自己。

在這樣一間祈禱室裏,有許多的抱怨,許多對自己、對環境、對他人的不滿——更糟糕的是他們把上帝縮小了,縮為月下老人,縮為財神爺,縮為保姆,縮為俱樂部的會長,縮為他們所欲以驅使的任何助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