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écupérer
  • Female
  • Saleng,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Récupérer'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Chiron人馬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Gifts Received

Gift

Récupére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Récupérer's Page

Latest Activity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下)

這個楊升庵並不是我特別敬佩的那個楊升庵。我對這位古人的敬佩源於在雲南大地上行走時,從當地史料和當地人口碑中聽到的那些有關他的傳說。明朝於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攻取雲南以後,建立衛所屯田制度,先後移民漢族人口三四百萬到雲南,使雲南人口的民族結構產生了變化。至於楊升庵本人,從37歲遭貶到72歲去世,三十多年在雲南設館講學,廣收學生,而且,還在雲南各地遊歷考察,孜孜不倦地寫作和研究,寫成了牽涉眾多學科的學術著作。以他百科全書型的知識結構和不畏強權的人格魅力,使得雲南各族人民在楊升庵之後形成了一股學習中原文化的巨大潮流。這是知識分子的正途,在一片蒙昧的土地上傳播文化新知,以文化的影響為中華文化共同體的鑄造貢獻了巨大的功德。楊升庵流放雲南,使他從廟堂來到民間,從書本中的綱常倫理走人了更廣闊的地理與人生。他每到一地,留意山川形勢,風土人情,征集民謠,著為文章,發為歌詠。他在《滇程記》中記載了戍旅征途沿線的地理情況和民族風俗等,為後人了解西南邊疆情況提供了重要的歷史資料。更為難得的是他在放逐期間,深人了邊疆地帶的民間,關心人民疾苦,當他發現昆明一帶豪紳以修治海口為名,勾結地方官吏強占民田、坑害…See More
Jun 15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中)

荷的確是植根於中國人意識很深的植物。“釋氏用為引譬,妙理俱存。”這是李時珍說過的話。意思是說,在佛教中,荷花的生物特性在佛教那里變為一種象征。《華嚴經》中詳說了蓮花一荷花的另一叫法一一“四義”“一如蓮華,在泥不染,比法界真如,在世不為世汙。二如蓮華,自性開發,比真如自性開悟,眾生諾證,則自性開發。三如蓮華,為群蜂所采,比真如為眾聖所用。四如蓮華,有四德:一香、二凈、三柔軟、四可愛,比如四德,謂常、樂、我、凈。”其象征意義都說得再清楚不過。李時珍在他的藥典《本草綱目》也離開對於植物藥用價值的描述,按自己對荷的種種生物特性生發出更具體的象征:“夫蓮生卑汙,而潔白自若;南柔而實堅,居下而有節。孔竅玲瓏,紗綸內隱,生於嫩弱,而發為莖葉花實;又復生芽,以續生生之脈。四時可食,令人心歡,可謂靈根矣!”到了北宋,周敦頤《愛蓮說》出世,更把荷花的特性與中國君子的人格密切聯系起來:“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算是對荷人格寓意的最後定性。這不,一位當奶奶的領著孫子從我背後走過,我也聽到她對孫兒說其中那個差不多人人知道的短句。可惜,說…See More
Jun 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上)

荷葉密密地覆蓋了水面。它們交疊著,錯落著,被陽光所照亮:鮮明,潔凈,馨香。在這個日益被汙染的世界,喚醒腦海中那些美麗。今年的天氣總歸是奇怪的。雨水說來就來,從不經醞釀與鋪墊。而且,總是很暴烈地來。緊接著,不經過渡就是一個大晴天,氣溫扶搖直上,酷熱難當。天氣預報把這叫做極端天氣。好像天上的雨師雷神差不多都成了奉行極端主義的恐怖分子了。8月1日那天,中午出門還想著要不要穿雙防雨的鞋和防雨的外套,不想三四點鐘時走到街上,空中陰雲瞬間蹤跡全無,艷陽當頂。天氣預報次日是一個晴天,再次日,暴烈的雨水又要回來。就想該趁明天的晴朗去看看荷花了。暴雨傾盆的時候,我就有些憂心,妖嬈的荷花如何經得住這般如鞭雨線的抽打。天老爺再極端幾回,今年的荷花怕就看不成了。於是,決定第二天去看荷花。成都市區里沒有大片的安靜水面,到哪里去看荷花?先想到東郊的荷塘月色。前幾年吧,以荷塘月色命名的新鄉村建設剛剛完成,當地政府曾請了若干人等前去參觀。他們是要招些畫畫的,弄音樂的人去住在湖邊,結果把我這個整天在鍵盤敲字的人也誤人了名單。詢諸友人,我被嘲笑了,說,看荷花怎麽不去桂湖?我恍然大悟,桂湖,1對,桂湖1里邊還有一座楊升庵祠…See More
Apr 29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下)

5月29日。今天上午,天放晴了,但要出門辦事。路過常去的器材店,買了兩只偏振鏡,就是要對付強烈的陽光輻射下花朵上的反光。下午急急回到家,天又陰了。更多的梔子花競相開放。便只好坐在電腦前記下這些文字。這時,門店鈴響了。是清潔公司的鐘點工。這兩位中年婦女都各自別了兩朵d子花在身上。隨著她們走動,隱約的香氣便在屋子里四處播散,也時時飄進書房。這兩個喜歡邊干活邊聊家長里短的婦人,在我眼里顯得親切起來。我問其中一位討了一朵,放到眼前。翻出植物志來細細觀察。書上的描述並不特別詳細:“花單生於枝端或葉腋,白色,芳香;花萼綠色,圓筒狀;花冠高腳碟狀,裂片5或較多。”但對我這個初涉植物學的人來說,也是有用的指引。我想起花開園中的情形,如果不是生於枝端,也就是每一枝的頂上,那些花蕾與花朵就不會那麽醒目地浮現於密集的綠葉之上。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花萼一一也就是花蕾時裹著花朵的那一層苞片確乎是綠色的,當它還是花蕾時,萼片被里面不斷膨脹的花朵撐大,越來越薄,薄到綠萼下面透出了花瓣越…See More
Apr 24
Récupérer posted a blog post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上)

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5月27日。夜。臺灣有人捎了高山茶給成都的朋友。於是就有了一頓酒。出去和這位受茶禮的朋友喝酒。陣雨剛過,帶著醉意回家,腳步輕飄地穿過院子,一陣濃香襲來。我曉得,是d子花開放了。前兩天,銀杏樹下半匐匍的硬枝上閃著綠光的那片灌叢,剛豎起毛筆頭形狀的綠中泛白的花蕾,還以為要好幾天才會開放。卻恰恰就在這不經意的時候,這些d子花就悄然開放了。楊萬里詠過這種花,最恰切的那一句就是描摹當下這一刻:無風忽鼻端。駐腳停下,也許是聽到了這句詩吧,竟然凝神作了一個傾聽的姿態。朦朧燈光中,真的無風,院中池塘,有幾聲蛙鳴,香氣再一次猛然襲來。我笑。笑花香該是聞見的,卻偏偏作了一個聽的姿態。真的聽見那奪魄香氣腳步輕盈,縹渺而來。拐個彎,移步向雨後暗夜里開放的梔子。在去往停車場那個小斜坡上,銀杏樹筆挺著直刺夜空,樹下,幾團似乎在瀟動的白,是院中最茂密的那一叢d子盛開時放出的光。這些光影中,盈動暗香的,是今年最早開放的d子花。由於燈光而並不濃釅的夜色,卻因為這香氣而稠…See More
Apr 17

Récupérer's Blog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新稿

Posted on June 15, 2019 at 7:13am 0 Comments

第18章 紫薇

如果它是一個人,我們從他的模樣上,不會相信他是一個如此敏感的人,但這個家夥就是這麽敏感它的枝干看起來很剛硬,我們的經驗中,剛硬與敏感是不互通的。

不在成都一個多月,已經錯過好多種花的開放與雕謝了。…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章 荷(下)

Posted on June 15, 2019 at 7:12am 0 Comments

這個楊升庵並不是我特別敬佩的那個楊升庵。

我對這位古人的敬佩源於在雲南大地上行走時,從當地史料和當地人口碑中聽到的那些有關他的傳說。明朝於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攻取雲南以後,建立衛所屯田制度,先後移民漢族人口三四百萬到雲南,使雲南人口的民族結構產生了變化。至於楊升庵本人,從37歲遭貶到72歲去世,三十多年在雲南設館講學,廣收學生,而且,還在雲南各地遊歷考察,孜孜不倦地寫作和研究,寫成了牽涉眾多學科的學術著作。以他百科全書型的知識結構和不畏強權的人格魅力,使得雲南各族人民在楊升庵之後形成了一股學習中原文化的巨大潮流。這是知識分子的正途,在一片蒙昧的土地上傳播文化新知,以文化的影響為中華文化共同體的鑄造貢獻了巨大的功德。…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下)

Posted on April 17, 2019 at 10:43pm 0 Comments

5月29日。

今天上午,天放晴了,但要出門辦事。

路過常去的器材店,買了兩只偏振鏡,就是要對付強烈的陽光輻射下花朵上的反光。下午急急回到家,天又陰了。更多的梔子花競相開放。便只好坐在電腦前記下這些文字。

這時,門店鈴響了。是清潔公司的鐘點工。這兩位中年婦女都各自別了兩朵d子花在身上。隨著她們走動,隱約的香氣便在屋子里四處播散,也時時飄進書房。這兩個喜歡邊干活邊聊家長里短的婦人,在我眼里顯得親切起來。

我問其中一位討了一朵,放到眼前。翻出植物志來細細觀察。…

Continue

阿來《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梔子(上)

Posted on April 14, 2019 at 1:27pm 0 Comments

花瓣自然潔白,而且厚厚的一植物書把這描述為“肉質”一在我看來,卻應該有一個更高級的比喻。那花瓣不僅潔白無瑕,而且,有著織錦般的暗紋,卻比織錦更細膩柔滑。

5月27日。夜。

臺灣有人捎了高山茶給成都的朋友。

於是就有了一頓酒。出去和這位受茶禮的朋友喝酒。陣雨剛過,帶著醉意回家,腳步輕飄地穿過院子,一陣濃香襲來。我曉得,是d子花開放了。

前兩天,銀杏樹下半匐匍的硬枝上閃著綠光的那片灌叢,剛豎起毛筆頭形狀的綠中泛白的花蕾,還以為要好幾天才會開放。卻恰恰就在這不經意的時候,這些d子花就悄然開放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