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
  • Male
  • 柔佛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說好不准跳's Friends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Poèmes lieu
  • 三演 義國
  • Lim Yong Xin
  • idée créative
  • Mystikós kípos
  • INZHU Інжу
  • Ra Zola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Gifts Received

Gift

說好不准跳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說好不准跳's Page

Latest Activity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4)

烏爾比諾醫生總是說,他第一次看到這位終身伴侶的玉體時沒產生絲毫邪念。 他記得,那件天藍色睡衣上繡有花邊,那雙眼睛噴著紅焰,長長的秀髮披散在肩頭,但他憂心如焚的是,霍亂居然闖進老區,視線都模糊了,顧不上去注意含苞欲放的她的身上的許多妙處,一心在巡察病毒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她呢,表白得更加一乾二凈:那位因霍亂而婦孺皆知的年輕醫生,在她當時看來不過是個自顧自的學究而已。診斷的結論是,她得了因食物引起的腸胃感染,在家裏治療三天就可痊愈。 證實了女兒沒得霍亂病,洛倫索·達薩如釋重負,把烏爾比諾醫生一直送到車子跟前,付出了一個金比索的出診費——對於專為富人看病的醫生,這樣的出診費也無疑是太高了,不過告別的時候,老人還是露出了一副千恩萬謝的表情。醫生的姓氏使他眼花緣亂,他非但不掩飾這一點,而且還願意想方設法在不那麼正式的場合下有機會再同醫生見面。 事情本來到此告一段落。然而,第二周的禮拜二,不等邀請,也沒預先通知,烏爾比諾醫生又不適當地在下午三點鐘登門拜訪了。他身上那件白大褂,熨得平平整整,帽子也是白的,帽檐兒高高翻起。他站在窗戶跟前,打個手勢讓費爾米納過來。她當時正在縫紉室里,和兩個女友一起上油畫…See More
Oct 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3)

沒過多久,還不到一年,慈善醫院的學生們請求他幫助免費診斷一個渾身出現奇怪的藍顏色的病人。烏爾比諾醫生在門口望見病人,就立刻認出了他的敵人。還算好,病人是三天前從庫拉索乘船來的,而且自費到醫院的外科看過門診,可能沒有傳染給任何人。為了以防萬一,烏爾比諾醫生還是叫他的同事們別接觸病人,並說服有關當局向各港口發出警報,找到了那隻帶有病毒的輕便船,對它進行隔離檢疫。他還費盡唇舌,勸阻那位想發佈戒嚴令並立即施行每隔一刻鐘鳴炮一響這種治療措施的軍事長官。 “把火藥省下來,等自由黨人來的時候再用吧。”他和顏悅色地對軍事長官說,“我們已經不是處在中世紀時代了。” 第四天,病人死去,死前一直在吐白色的顆粒狀的東西,憋得透不過氣來。然而雖然警鐘長鳴,一連幾周之內卻沒有再發現類似的病例。又過了不久,《商業日報》登載了有兩個小孩在本市兩個不同的地方死於霍亂的消息。經核實,其中那個男孩得的是一般痢疾,但另一個,那個女孩,則確實是被霍亂奪去了生命。她的父親和三個兄弟姐妹都被隔離了,進行單獨隔離檢疫,對整個那個區也進行了嚴密的醫務監視。三個小孩中有一個已經染上了霍亂,但很快就恢復了健康,危險過去之後,全家人都又返回…See More
Oct 12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2)

馬可奧雷略·烏爾比諾醫生,即烏爾比諾醫生的父親,在那些不幸的日子里成了一位人民英雄,同時也是最引人注目的犧牲品。根據政府的決定,他親自制訂了抗病戰略並親自領導了抗病鬥争。他自報奮勇干預一切社會事務,在瘟疫最猖獗的那些日子里,他成了淩駕一切的權威人士。幾年之後,烏爾比諾醫生在查閱那段歷史的大事記時,證實他父親的辦法是仁慈重於科學,許多做法是和常理背道而驰的,在很大程度上為瘟疫橫行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他懷著兒子對父親的同情心證實了這一點——生活逐漸把兒子變成了父親的父親,破天荒第一次,他為在父親鑄成錯誤孤軍奮戰的時刻沒有伴隨在父親周圍而感到痛心。不過,他沒有貶低父親的功績:勤勤懇懇,奮不顧身,尤其是他的孤膽,說明他對城市從飛來橫禍中死而復生後,人們奉獻給他的豐厚的榮譽是當之無愧的。他的名字,理所當然地同其它並不那麼光彩的戰爭中曾出現的不少英雄人物的名字排在了一起。 父親沒有享受到他的榮耀。當他發現自己染上了他曾目睹並同情過的別人所患的絕症時,想都沒想去徒勞無益地掙扎一番,而是與世隔絕,以免傳染別人,他把自己反鎖在慈善醫院的一間後勤工作室里,對同事們的呼喚和親人們的哀求充耳不聞,對走廓里地板…See More
Oct 5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1)

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人們畢恭畢敬地認為,城里成千上萬的男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地拖著的陰囊積氣,全是水池里的清水所賜。烏爾比諾在上小學的路上看見那些店氣清人在赤日炎炎的下午坐在各自的家門口,用扇子給那跟一個在兩腿中間睡著了的孩子一般大小的睪丸扇風的時候,總免不了有大禍臨頭的預感。據說,在風雨交加的夜晚,底氣會發出不祥之鳥的叫聲;如果在近處點燃一片兀鷹的羽毛,瘋氣就會使人痛得死去活來。然而,沒有一個人因為這種倒霉事怨天尤人,因為碩大無朋的陰囊,是一種淩駕於一切之上的男人的驕傲。烏爾比諾醫生從歐洲回來的時候,早已知道這些信仰是毫無科學根據的了,但是這些信仰在當地根深蒂固,不少人因為擔心培養大陰囊的方法從此失傳,反對在水池中增加礦特質。 跟水質不純一樣,公共市場的衛生狀況也令烏爾比諾醫生感到擔憂。市場是幽魂灣正面的一大片空地,安的列斯公司的帆船就停靠在幽魂灣里。當時的一位著名旅行家,把它描繪成了世界上最琳瑯滿目的市場之一。確實,市場物資豐富,品種繁多,熱鬧極了,但同時也許是最令人擔心的。海浪忽東忽西地去而復來,海灣的潮汐把汙水溝排進海里的垃圾又湧回地上,市場就躺在自個兒的糞便里。緊靠市場的那個屠宰…See More
Sep 29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0)

回家當晚,懾於黑暗和沈寂,烏爾比諾醫生一宵沒有入睡。從沒有關嚴的門的縫隙里鑽進來了一隻石鳥,每打一點鐘都在臥室里叫喚。他向聖靈唸了三遍玫瑰經,還唸了記憶所及的各種驅邪消災以及保佑夜晚平安的各種經文。從隔壁那個名叫“聖母”的瘋人院里傳來的瘋女人的狂喊聲,甕里的水不緊不慢地滴到盆里的響徹各個角落的聲音,在臥室里迷失了方向的那隻石烏的長腿在地上的踱步聲,以及他對黑暗的天生恐懼和亡父在這座沈睡中的空曠屋子里的陰魂,使他毛骨悚然。五點鐘,那隻石鳥和鄰居的公雞一起弓項啼鳴的時候,烏爾比諾醫生雙手合十乞求神聖的上帝保佑,他不敢再在已成廢墟的家鄉多呆一天了。然而,親人們的疼愛,禮拜日的郊遊,他那個階層的未字閨秀們的表示渴慕的奉承,使他淡忘了第一天晚上的痛苦。漸漸地,他對十月里的悶熱,對刺鼻的氣味,對朋友們的幼稚見解,對“大夫,明兒見,甭擔心”都習慣了,最後在習慣的魔力面前屈服了,很快他就對自己的回心轉意找到了方便的答案。這裏是他的天地,他對自己說,是上帝為他創造的悲慘而壓抑的天地,應當隨遇而安。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接管父親的診所。對那些英國家具,他原封未動。家具笨重而結實,上面的木頭在黎明時的寒風中嘎…See More
Sep 24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9)第三章

二十八歲的烏爾比諾醫生是最受青睞的單身漢。他在巴黎長期旅居後剛剛回來。 在巴黎,他進修了內科和外科。從登岸開始,他就充分說明,沒有虛度過一寸光陰。 他比去的時候更加衣冠楚楚,更加自信。同窗學友中,沒有第二個人在學術上像他那樣一絲不茍和知識淵博,也沒有第二個人在跳現代舞蹈或即興演奏鋼琴上比他更棒。他個人的才華和風度令人傾倒,他家裏的財富令人羨慕,和他門當戶對的姑娘們彼此暗自較勁兒,對他頻送秋波,他也向她們投桃報李,但始終保持著灑脫,求越雷池而魅力猶存,直到嫵媚迷人的費爾米納使他一見鍾情。 他總是津津樂道地說,那次戀愛是誤診的結果。他自己也無法相信後來居然成了事實,尤其是發生在他一生中的那個時刻,發生在他把全部感情都傾注在他的城市命運上的時刻。他總是三句話不離本行,而且是脫口而出地說,世界上沒有另外一座城市能同他的城市媲美。在巴黎,深秋季節他挽著邂逅相逢的情人的胳膊漫步,覺得再也找不到比那些金色的下午更純真的幸福了,火盆里的栗子發出山野的清香,手風琴在憂郁地低吟,愛欲難填的情人們,在露天陽臺上沒完沒了地你親我吻。然而,他以手撫膺說,拿這一切來換加勒比四月里的一咧,他也不幹。當時,他還太年輕…See More
Sep 17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8)

阿里薩神魂飄蕩地盯著她,氣籲籲地尾隨而行,好幾次撞到了女傭的籃子上,女傭對他的道歉報以微笑。她離他極近,他聞到了微風送過來的她的芳馨。當時她沒看見他,並非因為她看不見,而是因為她在高視闊步地走路。他覺得她美若天仙,勾魂奪魄,却沒有任何人跟他似的魂不守舍,這裏那里地磕碰著街上的方石。她衣衫上的寬荷葉邊一静一動送來的氣息竟沒使別人的心跳失常,她的頭髮扇起的微風,她的似乎在飛翔的雙手以及那金子般的笑聲也沒讓所有的人愛得發瘋,他簡直不可思議。他把她的一笑一微一喜一怒都看在了眼裏,但沒敢走近她,他怕錯失了心醉神迷的時刻。然而,當她走進喧囂的代筆先生門洞的時候,他心裏明白了,他正在走鋼絲,數年來夢寐以求的良機眼看要失之交臂了。 費爾米納贊同她的女學友們那個古怪的看法:代筆先生門洞是個誨淫誨盜的地方,順理成章,仍然是品行端莊的姑娘的禁區。那是個拱門式的長廊,長廊對面是塊空地,空地上停著出租車和用毛驢拉的貨車,民間交易在這裏搞得更加如火如荼,也更加喧囂震耳。代筆先生門洞這個名字是從殖民地時期流傳下來的,從那時起,那些穿呢背心戴套袖的一言不發的書法家們就坐在那里,以低廉的價格代人書寫各式各樣的文件:受害…See More
Jul 3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7)

已經年滿十七周歲的她,鄭重地接過了這一權力,她知道,爭取到每一分自由都是為了愛。一夜無眠。第二天,她打開陽合的窗戶,看見小廣場上依然淫雨紛霏,看見那位被斬首的英雄的塑像,看見那個阿里薩素常捧著詩集坐在上面的大理石長凳的時候,心中泛起了回家以來的第一次煩惱之情。她已不再像想念一個猶如鏡花水月的情人,而是像想念一個她的一切都屬於他的地地道道的丈夫一樣想念著阿里薩了。她覺得,自從離家以來,這被虛耗的良辰美景是多麼令人惋惜,人生是多麼的艱難,她該帶著多麼深沈的愛去按上帝的旨意愛她的心上人啊。他沒有像過去那樣冒雨來到小廣場,使她頗覺意外,也沒接到過他用任何方式發出的任何表示,甚至連預兆都沒有。她突然想,莫非他死了嗎?思念及此,她不由得一陣顫栗。不過,她隨即又排除了這種不祥的想法,因為眼看就要回來,他們在最近幾天的狂熱的電報里忘了商定一種她回來後繼續聯系的方式。 原來,阿里薩從里約阿查的報務員那里確認,費爾米納他們所乘的輕便船已於禮拜五再度出發之前,他還滿以為她沒有回來呢。周末,他圍著她家的房子轉來轉去,觀察里面的動靜。禮拜一黃昏,他看見窗戶里透出了遊移不定的燈光,九點過後,燈光移到了緊靠陽臺的那…See More
Jul 1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6)

不過話又得說回來,這些幻想沒有一個是毫無用處的。關於帆船的天方夜譚也好,後來關於燈塔的新鮮主意也好,都有助於他減輕思念費爾米納的痛苦。在他意想不到的時候,得到了她回來的消息。果然,在里約阿查住了許久之後,洛倫索·達薩決定返回家鄉。十二月間,信風陣陣,海面上不是最風平浪靜的季節,只有那條老掉牙的輕便船才敢冒險開航。如果碰上逆風,它開了一夜之後還會退回起錨港,果真如此。費爾米納受了一夜折磨,把膽汁都吐出來了。她把自己捆在艙房的床上,船艙不但狹窄得讓人端不過氣來,而且又臭又熱,跟小飯店的茅廁一樣。船顛簸得非常厲害,好幾次她都以為床上的皮帶要被扯斷了。甲板上傳來斷斷續續的痛苦的喊叫,跟翻了船似的。隔壁艙房傳過來的她父親那老虎般的鼾聲,更增加了恐怖氣氛。將近三年來,這是她第一次度過的一個不眠之夜而又絲毫沒有想到阿里薩。與此相反,此時阿里薩正在店堂後房的吊床上輾轉難眠,一分鐘一分鐘地計算著那總也過不完的時間,盼望著她的歸來。黎明時分,風突然停止了,海面上重又變得波平如鏡。費爾米納發現,雖然頭昏腦脹,她還是睡著了,因為她是被錨鏈的轟隆聲吵醒的。她解開床上的皮帶,從天窗里探出頭去,希望能在港口嘈雜的人…See More
Jun 30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5)

他那會兒講的情景是那樣引人入勝,以致阿里薩拍著胸脯說要學會遊泳,鑽到盡可能深的地方去,親眼核實核實。歐克利德斯說,在那里,在僅僅十八公尺深的地方,珊瑚礁里躺著許許多多帆船,數不清到底有多少。躺著帆船的地方大極了,一眼望不到頭。最奇怪的是,沈在水里的那些船,比海灣里露出水面的任何一條船的船殼都要完整。在好幾條三桅帆船上,連船帆都是好好的,連船底都瞧得見,看來它們是帶著原有的空間和時間沈下去的,仍然沐浴在沈船的那個日子——六月九日,禮拜六——上午十一點的陽光里。想像力固有的刺激,使他喘不過氣來了。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最容易分辨出來的,是聖約瑟號,它那噴在船尾巴上的金字船名看得清清楚楚,但它是被英國人的炮火打得最慘的。他說,他看見船里頭有條三百多歲的章魚,它的觸鬚從彈孔里伸出來,不過它在餐廳里長得太大了,要放它出來非得把船拆了不可。他說,他還看見了穿著軍服的艦長,他側著身子浮在舷樓的遊泳池里。還說,他沒鑽進裝載財寶的船艙里是因為他肺里的空氣不夠用了。這不是證明嗎!一個綠寶石耳環,一個鏈子被硝銹壞了的聖母徽。 這就是阿里薩在費爾米納回家之前給她往豐塞卡寫的一封信里第一次提到財寶的情形。她對沈船…See More
Jun 29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4)

他約摸有十二歲,機靈麻利,鬼心眼兒不少,說起話來滔滔不絕。他的身子跟條鰻魚似的,仿佛生來就是為了從牛眼睛里鑽過去,同時順手牽羊撈點東西。終年日曬風吹,他的皮膚像數過的皮革一樣,已經想像不出本色是什麼樣子了,這使他那兩隻黃眼睛顯得更大。阿里薩立即斷定,這個孩子是他去搞這筆橫財的冒險事業的最佳同夥。那個禮拜日,兩人沒辦更多手續就開始行動了。 天剛發亮,他們就從漁港起錨出發,“帶齊了行頭,做好了一切準備。歐克利德斯幾乎全身赤裸,只穿著那條不離身的遊泳褲。阿里薩則身穿長禮服,頭戴黑帽,腳登漆皮靴,脖子上系著詩人式蝴蝶結,還帶著一本書,以便登上島之前消磨時間。 第一個禮拜日他就發現,歐克利德斯不但是個優秀的潛水員,也是個熟練的水手,他對大海的脾氣以及港灣的沈船都了如指掌。他能如數家珍般講出每條銹跡斑斑的船殼的歷史,了解每截浮標的年紀和隨便哪堆廢墟的來歷,說得出西班牙人用來封鎖港灣人口的那條鐵鏈有多少環。阿里薩擔心他也知道這次探險的目的,就向他提了些不懷好意的問題,他發現歐克利德斯對那條沈船一無所知。 自從在那個過路旅店第一次聽到關於那些財寶的故事開始,阿里薩就盡可能去打聽那條帆船的情況。他了解到…See More
Jun 28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3)

她覺得自己有人陪伴,有人保護了。自由的空氣,使她心情恬靜、安寧,而且覺得生活無比美好。後來直到垂暮之年,她還在懷念著那次有點邪門的旅行,往事依然歷歷在目。 一天晚上,像往常一樣散完步回家的時候,她心裏好似有十五個吊桶在七上八下。有人對她說,沒有愛情可以獲得幸福,扼殺愛情也可以獲得幸福。這個說法使她提高了警惕,因為有個表姐偷聽到了自己的父母和洛倫索·達薩的一次談話。談話中,洛倫索·達薩提出要把女兒嫁給克萊奧法斯·莫斯科特的萬貫家財的唯一繼承人的設想。費爾米納認識這個人。她看見過他在競技場上騎在他那些無可挑剔的馬上表演。金碧輝煌的馬被,宛如祭壇上的帷幔。小夥子一表人材,精明能幹,迷人的眼睫毛令頑石也會點頭贊嘆。然而,她把他同憶念中的阿里薩,那個坐在小廣場的扁桃樹下膝頭上捧著詩集的可憐巴巴、瘦骨嶙峋的小夥子作過比較之後,心裏並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See More
Jun 25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2)

“我既不是自由黨,也不是保守黨。”洛倫索·達薩說,“我是西班牙平民。” “算你走運!”指揮官說。他舉手向他告別,高聲喊道:“國王萬歲!” 兩天之後,他們走到了美麗的平原上,熱鬧非凡的瓦列社帕爾鎮就座落在那里。 院里在鬥雞,街角上響著手風琴的樂曲聲,騎士們騎在良種馬上到處奔跑,爆竹聲僻吸啪啪響個不停,洪亮的鐘聲廻蕩在鎮子的上空。另外,那里正在安裝一個焰火發射架。費爾米納甚至沒有察覺到這種歡鬧的場面。她們住在她的舅舅利西馬科·桑切斯家裏。舅舅帶領著全部年輕的親戚,騎著全省最好的良種馬,熱熱鬧鬧地來到公路上迎接他們。在火焰的轟鳴中,他們跟著歡迎的人群在鎮里的街道上走著。 利西馬科·桑切斯家位於大廣場上,靠近多次修葺過的殖民時期的教堂,從那些寬大而陰暗的房間,以及從果園前面那道散發著甘蔗酒味的走廊里看去,它更像一家大商店或加工廠。 他們剛從馬上下來,會客室里就擠滿了許多陌生的親戚,他們那過於熱情的親昵表示,使費爾米納心煩意亂,簡直難以忍愛。由於騎騾長途跋涉,此刻她渾身酸痛,瞌睡得要死,而且還鬧著肚子,她唯一渴望的是,找一個僻靜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上一陣子,沒有半點心思去愛世上的任何人。她的表姐…See More
Jun 24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1)

他的聲調變得強硬起來,旁邊桌上的一個顧客回過頭來瞧了瞧他們。阿里薩用更加柔和然而也是更加不容蔑視的堅定語調說道:“無論如何,”他說,“在不知道她怎麼想之前,我什麼也不能回答您。否則,那就是背叛。” 這時,洛倫索·達薩在座位上向後靠了靠,他的眼皮發紅。濕潤了。他的左眼珠的眼窩里轉動了一下,向外面歪斜著。他也壓低了嗓門。 “您不要逼著我給您一槍。”他說。 阿里薩感到一股冷颶颶的風通過了他的五臟六腑,但是他的聲音沒有顫抖,他感到上帝在啟示他。 “朝我開槍吧!”他說,把一隻手放在胸口上,“沒有比為愛情而死更光榮的事情了。” 洛倫索·達薩不敢正視阿里薩,只是像鸚鵡一樣斜著眼瞥了他一下。他像是從牙縫里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地擠出了四個字:“婊——子——養——的!” 就在那個星期,他帶上女兒去旅行,要讓她把過去的事情忘掉。他沒有對她做任何解釋,氣勢洶洶地闖進她的房間,亂糟糟的鬍子上掛著嚼碎的煙草沫,命令她收拾行李。她問他要到哪里去?他回答說:“去死!”那回答完全像是真的,她嚇壞了,她本想以前幾天的膽量來對付他,終於克制住了自己。她看到他解下了帶著實心的銅制卡子的皮帶,繞了幾圈緊緊授在手中,在桌子上狠狠地抽…See More
Jun 23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0)

洛倫索·達薩沒有預見到女兒對他不公正的懲罰,尤其是以她的姑媽作犧牲品,反應是如此的瘋狂。他怎會想到,實際上女兒一直把姑媽視為只在記憶中有著模糊印像的親生媽媽。姑媽走後,她把自己關在臥室里,插上門閂,既不吃也不喝。當父親先是用威脅,爾後顯然是用懇求,終於讓她把門打開時,他看到的再也不是那個十五歲的天真無邪的姑娘,而是一個像受了傷的雌豹似的強悍的女人。 他用各種花言巧語誘惑她。想使她明白,在她那樣的年紀,愛情只不過是海市蜃樓。他對她好言相勸,讓她把情書退回,並回到學校跪在修女們面前請求寬者。 他還向她保證說,他將是第一個幫助她找到出身高貴的意中人的人,也是使她的愛情永生幸福的人。但是,女兒對他的話根本不加理睬。由於計劃失敗,洛倫索·達薩終於在星期一吃午飯時勃然大怒了。費爾米納一邊心潮起伏地吞下那惡毒的咒罵和褻瀆神明的話,一邊把砍肉刀架在脖子上。那顯然不是作戲。父親看到她那堅定的神情和呆滯的目光,只好軟了下來,不敢再緊逼不放。就是在這個時候,他才決定冒著危險去跟那個可惡的窮小子以男子漢的氣概談上五分鐘。他從不記得,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在如此不吉利的時刻闖入他生活的人。純粹由於習慣,他在出門前拿…See More
Jun 22
說好不准跳 posted a blog post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9)

她像往常一樣,走進了阿里薩讀書的房間,也像往常一樣,小心翼翼地清掃了一遍。 為了不打擾他,她輕手輕腳,不弄出一點聲響。突然,她走到他的床邊,他感到有一隻溫暖而柔軟的手伸到了他的小腹下面,在那兒摸索著尋找什麼,而且終於尋找到了,接著便解他的扣子,與此同時,他感到她的呼吸充滿了整個房間。他裝作讀書,不去理睬她,然而終於抵擋不住她的進攻,只好躲開她。 她很害怕,因為錄用她做清掃工時,給她提出的第一個警告就是不能跟顧客胡來。其實無須跟她講明這件事,因為她跟許多女人一樣,賣淫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跟陌生的男人睡在一起。她有兩個兒子,是跟兩個不同的丈夫生的,那不是因為她喜歡逢場作戲,而是因為她未能得到一個男人的真正的愛情。她所愛的人跟她睡上兩三個晚上就把她甩掉了,在進客棧做工之前,她並沒有尋求男人安慰的急切欲望,她生性平和,耐心等待著,並不絕望。然而,那客棧的生活摧毀了她的貞節。’她下午六點鐘開始來客棧工作,整個晚上從這個房間走到那個房間,匆匆忙忙清掃,搶走髒東西和更換床單。男人在尋歡作樂之後丟下的那些“垃圾”,多得難以想像。 他們留下嘔吐物和眼淚,這在她是可以理解的。他們也留下許多鍾情的隱語:血汙…See More
Jun 21

說好不准跳'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說好不准跳'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說好不准跳's Blog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4)

Posted on October 14, 2020 at 11:13am 0 Comments

烏爾比諾醫生總是說,他第一次看到這位終身伴侶的玉體時沒產生絲毫邪念。 

他記得,那件天藍色睡衣上繡有花邊,那雙眼睛噴著紅焰,長長的秀髮披散在肩頭,但他憂心如焚的是,霍亂居然闖進老區,視線都模糊了,顧不上去注意含苞欲放的她的身上的許多妙處,一心在巡察病毒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她呢,表白得更加一乾二凈:那位因霍亂而婦孺皆知的年輕醫生,在她當時看來不過是個自顧自的學究而已。診斷的結論是,她得了因食物引起的腸胃感染,在家裏治療三天就可痊愈。

 …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3)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5:00pm 0 Comments

沒過多久,還不到一年,慈善醫院的學生們請求他幫助免費診斷一個渾身出現奇怪的藍顏色的病人。烏爾比諾醫生在門口望見病人,就立刻認出了他的敵人。還算好,病人是三天前從庫拉索乘船來的,而且自費到醫院的外科看過門診,可能沒有傳染給任何人。為了以防萬一,烏爾比諾醫生還是叫他的同事們別接觸病人,並說服有關當局向各港口發出警報,找到了那隻帶有病毒的輕便船,對它進行隔離檢疫。他還費盡唇舌,勸阻那位想發佈戒嚴令並立即施行每隔一刻鐘鳴炮一響這種治療措施的軍事長官。 

“把火藥省下來,等自由黨人來的時候再用吧。”他和顏悅色地對軍事長官說,“我們已經不是處在中世紀時代了。”

 …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2)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4:30pm 0 Comments

馬可奧雷略·烏爾比諾醫生,即烏爾比諾醫生的父親,在那些不幸的日子里成了一位人民英雄,同時也是最引人注目的犧牲品。根據政府的決定,他親自制訂了抗病戰略並親自領導了抗病鬥争。他自報奮勇干預一切社會事務,在瘟疫最猖獗的那些日子里,他成了淩駕一切的權威人士。幾年之後,烏爾比諾醫生在查閱那段歷史的大事記時,證實他父親的辦法是仁慈重於科學,許多做法是和常理背道而驰的,在很大程度上為瘟疫橫行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他懷著兒子對父親的同情心證實了這一點——生活逐漸把兒子變成了父親的父親,破天荒第一次,他為在父親鑄成錯誤孤軍奮戰的時刻沒有伴隨在父親周圍而感到痛心。不過,他沒有貶低父親的功績:勤勤懇懇,奮不顧身,尤其是他的孤膽,說明他對城市從飛來橫禍中死而復生後,人們奉獻給他的豐厚的榮譽是當之無愧的。他的名字,理所當然地同其它並不那麼光彩的戰爭中曾出現的不少英雄人物的名字排在了一起。 …

Continue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1)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4:00pm 0 Comments

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人們畢恭畢敬地認為,城里成千上萬的男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地拖著的陰囊積氣,全是水池里的清水所賜。烏爾比諾在上小學的路上看見那些店氣清人在赤日炎炎的下午坐在各自的家門口,用扇子給那跟一個在兩腿中間睡著了的孩子一般大小的睪丸扇風的時候,總免不了有大禍臨頭的預感。據說,在風雨交加的夜晚,底氣會發出不祥之鳥的叫聲;如果在近處點燃一片兀鷹的羽毛,瘋氣就會使人痛得死去活來。然而,沒有一個人因為這種倒霉事怨天尤人,因為碩大無朋的陰囊,是一種淩駕於一切之上的男人的驕傲。烏爾比諾醫生從歐洲回來的時候,早已知道這些信仰是毫無科學根據的了,但是這些信仰在當地根深蒂固,不少人因為擔心培養大陰囊的方法從此失傳,反對在水池中增加礦特質。 …

Continue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