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PI
  • Pen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VEP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有格 台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OVEP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OVEPI's Page

Latest Activity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銀蓮花》

走火入魔——沒有比之更容易的了。這是大地和春天最古老的圈套:銀蓮花。它們有些出人意料。它們在目光一般忽略的地方從去年褐色的落葉中探出身子。它們在燃燒,飄蕩,是的,飄蕩,這取決於色彩。這種衝動的紫色眼下毫無重量。這裏充滿了沈醉,但屋頂很低。“功名”——無足輕重!“權力”和“發表”——滑稽可笑!它們甚至在尼尼微安排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歡迎儀式,熱鬧而嘈雜。屋頂很高——水晶的吊燈如同玻璃的兀鷹懸掛在所有的腦袋上。銀蓮花為取代這一堂皇、喧囂的死胡同,開辟了一條通往真正宴席的死靜的暗道。1983李笠 譯See More
Thursday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林間空地》

森林裏有一塊迷路時才能找到的空地。 空地被自我窒息的森林裹著。黑色樹幹披著地衣灰色的胡茬。纏在一起的樹木一直乾枯到樹梢,只有若幹綠枝在那裏撫弄著陽光。地上:影子哺乳著影子,沼澤在生長。但開闊地裏的草蒼翠欲滴,生機勃勃。這裏有許多像是有人故意安放的大石頭。它們一定是房基,也許我猜錯了。誰在此生活過?沒人能回答。他們的名字存放在某個無人查閱的檔案裏(只有檔案永遠青春不朽)。口述的傳統已經絕跡,記憶跟隨著死去。吉普賽人能記,會寫的人能忘。記錄,遺忘。農舍響著話音。這是世界的中心。但住戶已經死去或正在搬遷,事件表終止了延續。它已荒廢多年。農舍變成了一座獅身人面像。最後除了基石,一切蕩然無存。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到過這裏,但現在我必須離去。我潛入灌木林。我只有像象棋裏的馬一樣縱橫跳躍才能向前移動。不一會森林稀疏光亮起來。腳步放寬起來。一條小路悄悄向我走來。我回到了交通網上。 哼著歌曲的電線桿子上坐著一隻曬太陽的甲蟲。翅膀收在閃光的盾牌後,精巧,像專家包打的降落傘。 1978李笠譯See More
Tuesday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書櫃》

它是從死者的屋裏弄來的。在我放入沈重的新書前——精裝本——空了幾天,空著。我因此把深淵放了進來。某種東西從底下到來,緩慢但不可阻擋地上升,像一根大水銀柱裏的水銀。你無法轉身離去。 黑暗的冊子,緊閉的面孔。他們像站在分界線弗里德里希大街上的阿爾及利亞人,等待人民警察檢查護照。我的護照很久以前已和玻璃盒子放在一起。柏林那天的霧也在櫃子裏面。這裏有一種年邁的絕望,含有帕生達爾大戰和凡爾賽條約的滋味。比這滋味更老。黑色、沈重的書籍——等一會兒再說它們——它們其實是一種護照,厚得足以在數百年內收集如此多的圖章。人當然不會攜帶這些沈重的行李,在他上路前,在他終於…… 舊歷史學家也在那裏,他們得站起身,看我的家庭。沒有話音,但嘴唇在玻璃背後不停地挪動,你會想到一個老掉牙的官僚機構(現在已被一個鬼故事盯上)。一幢大樓,金框玻璃後掛著死者的肖像,某個早晨玻璃內側結滿了哈氣。肖像在夜間開始呼吸起來。 但玻璃櫃更為奇特。目光橫跨過分界線!一層閃光的薄膜,一條房屋必須映照的黑河上發光的薄膜。你無法轉身離去。 1970李笠 譯See More
Jun 25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奔騰,奔騰的流水轟響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沒了廢車場。在面具背後 閃耀 我緊緊抓住橋欄 橋:一隻駛過死亡的大鐵鳥1973李笠 譯See More
Jun 2
陳老頭 commented on OVEPI's blog post 非馬·登黃鶴樓
"黃鶴樓叙事從前乾隆皇帝站在黃鶴樓上,望江心帆船往來,問左右“船上裝的是什麽東西”。一臣子回奏:“只有兩樣東西,一樣是名,一樣是利。”這個有名的答案並不周全,船上載運的東西乃是四種,除了名利以外,還有一樣是情、一樣是義。乾隆皇帝雄才大略,希望天下英雄入我彀中而以名利為餌,對世人之爭名攘利當然樂見樂聞,所以那個臣子的答案是做官的標準答案,不是做人的標準答案。"
Apr 22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冰雪消融》

早晨的空氣留下郵票灼燒的信件 冰雪閃耀,負擔減輕——一公斤只有七兩 太陽離冰很遠,在冷暖交界處飛舞 風像推著童車在慢慢地走著 全家傾巢而出,看久違的藍天 我們置身在傳奇故事的第一章裏 衣帽上的陽光像黃蜂身上的花粉 陽光在“冬天”的名字上坐著,坐到冬天消隱 雪中的圓木靜物畫使我深思,我問: “你們想跟我去童年嗎?”它們說:“去”灌木中詞在用新的語言嘀咕: “元音是藍天,輔音是黑枝杈,它們在雪中漫談”但穿轟鳴之裙鞠躬的噴氣式飛機 使大地的寧靜百倍地生長 1962李笠 譯See More
Mar 20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早晨與入口》

海鷗,太陽船長,掌著自己的舵 它下面是海水 世界仍打著瞌睡,像水底 斑駁的石頭 不能解說的日子。日子—— 像阿茲特克族的文字! 音樂。我被綁在 它的掛毯上,高舉 手臂——像民間藝術裏的 形象 1954李笠 譯See More
Mar 1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憤激的沈思》

風暴讓風車展翅飛翔 在夜的黑暗裏碾磨著空虛——你 因同樣的法則失眠 灰鯊肚皮是你那虛弱的燈 朦朧的記憶沈入海底 在那裏僵滯成陌生的雕塑——你 的拐杖被海藻弄綠 走入大海的人返回時僵硬1954李笠 譯See More
Mar 5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果戈理》

夾克破舊,像一群餓狼 臉,像一塊大理石碎片 坐在信堆裏,坐在 嘲笑和過失喧囂的林中 哦,心臟似一頁紙吹過冷漠的過道 此刻,落日像狐貍悄悄走過這片土地 瞬息點燃荒草 天空充滿了蹄角,天空下 影子般的馬車 穿過父親燈火輝煌的莊園 彼得堡和毀滅位於同一緯度 (你從斜塔上看見) 這身穿大衣的可憐蟲 像海蜇在冰凍的街巷漂遊 這裏,像往日被笑聲的獸群圍住 他陷入饑餓的利爪 但群獸早已走入高出樹木生長的地帶 人群搖晃的桌子 看,外面,黑暗正烙著一條靈魂的銀河 登上你的火馬車吧,離開這國家! 1954李笠 譯See More
Mar 1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序曲》

醒悟是夢中往外跳傘 擺脫令人窒息的旋渦 漫遊者向早晨綠色的地帶降落 萬物燃燒。他察覺——用雲雀飛翔的 姿勢——稠密樹根 那無數盞燈在地底下搖晃。但地上 蒼翠——以熱帶風姿——站著 舉著手臂,聆聽 無形的抽水機的節奏。他 墜入夏天,墜入 夏天眩目的坑洞,墜入 在太陽火爐下抖顫的 濕綠脈管的棋盤。於是停住 這穿越瞬間的直線,翅膀張開 急流上魚鷹的棲歇 青銅時代的小號 不安的旋律 懸掛在深淵上空 晨光中,知覺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塊太陽般溫暖的石頭 漫遊者站在樹下。當 穿過死亡的旋渦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頭頂上鋪展? 1954李笠 譯See More
Feb 2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尾曲》

我像一隻抓鉤在世界的地板上拖曳而過。 我無需抓住一切東西。 疲倦的憤怒,閃亮的屈從。 執行者收集石頭,上帝在沙灘上寫字。 靜悄悄的房間。 家具在月光中看起來準備好猝然爆發。 我穿過一片空鎧甲的森林 慢慢走進自己。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29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挽歌》

我打開第一道門。 這是一個陽光照亮的大房間。 一輛沈重的小車在外面駛過 使瓷器顫抖。 我打開二號門。 朋友!你飲下一些黑暗 而變得明顯可見。 三號門。一個狹窄的旅館房間。 朝向一條小巷的景觀。 一根燈柱在瀝青上閃耀。 經歷,它美麗的熔渣。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27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轍跡》

淩晨兩點:月光。火車在外面的 田野中停下。一個遠遠的鎮子的點點星火 在地平線上冷冷地閃忽不定。 當一個人在夢中走得如此之深 當他再次返回屋子之際, 他絕不會想起他在那裏。 或者當一個人在疾病中走得如此之深 以致他的日子都變成某些閃忽的火花,蜂群, 虛弱而寒冷於地平線上。 火車完全靜止不動。 兩點:強烈的月光,稀疏的星星。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22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完成一半的天堂》

悲觀中斷其行程。 痛苦中斷其行程。 禿鷹中斷其飛翔。 熱切的光芒湧流而出, 就連鬼魂也暢飲一番。 我們的繪畫看見日光, 我們的冰期畫室的紅色之獸。 萬物開始四處環顧, 我們數以百計在陽光中行走。 每個人都是通向一個適合 每個人的房間的半開之門。 無窮的地面在我們腳下。 水在樹林間閃耀著。 湖泊是一個嵌入大地的窗戶。 董繼平 譯See More
Jan 18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個睡者的臉上。 他的夢更加生動 但他沒有醒來。 黑暗落在一個在不耐煩的 太陽強光中行走於他人中間的 人的臉上。 天色如一場驟雨突然轉暗。 我站在容納每一時刻的屋裏--蝴蝶博物館。 陽光依然強烈如初。 它那不耐煩的畫筆正描繪著世界。 董繼平 譯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托馬斯·特蘭斯特羅默(1931-),二十世紀瑞典著名詩人,1954年出版第一本詩集《詩十七首》,引起瑞典詩壇轟動,成為五十年代瑞典詩壇上的一件大事,成名後又陸續出版詩集《路上的秘密》(1958)、《完成一半的天堂》(1962)、《鐘聲與轍跡》(1966)、《在黑暗中觀看》(1970)、《路徑》(1973)、《真理障礙物》(1978)及《狂野的市場》(1983)、《給生者與死者》(1989)、《悲哀的威尼斯平底船》(1996)等多卷,先後獲得了多種國際國內文學獎。201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See More
Jan 16
OVEPI posted a blog post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下)

五你們說絕對我選擇了可能你們說無疑我選擇了未知你們爭相批駁我以一柄顫悸的鑿子這不就結了你們有千種專橫我有千種冷果子會不會死於它的甘美?花瓣兀自舒放,且作多種曖昧的微笑六鷹隼懸於崖頂大風起於深澤鹿追逐落日群山隱入蒼茫我仍靜坐在為自己制造力量閃電,乃偉大死亡的暗喻爆炸中我開始蘇醒,開始驚覺竟無一事物使我滿足我必須重新溶入一切事物中七萬古長空,我形而上地潛伏一朝風月,我形而上地騷動體內的火胎久以成形我在血中苦待一種慘痛的蛻變我伸出雙臂把空氣抱成白色畢竟是一塊冷硬的石頭我迷於一切風暴,轟轟然的崩潰我迷於神話中的那只手,被推上山頂然後滾下被砸碎為最初的粉末See More
Jan 14

OVEPI'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OVEPI'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OVEPI's Blog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林間空地》

Posted on June 30, 2020 at 11:21pm 0 Comments

森林裏有一塊迷路時才能找到的空地。



空地被自我窒息的森林裹著。黑色樹幹披著地衣灰色的胡茬。纏在一起的樹木一直乾枯到樹梢,只有若幹綠枝在那裏撫弄著陽光。地上:影子哺乳著影子,沼澤在生長。

但開闊地裏的草蒼翠欲滴,生機勃勃。這裏有許多像是有人故意安放的大石頭。它們一定是房基,也許我猜錯了。誰在此生活過?沒人能回答。他們的名字存放在某個無人查閱的檔案裏(只有檔案永遠青春不朽)。口述的傳統已經絕跡,記憶跟隨著死去。吉普賽人能記,會寫的人能忘。記錄,遺忘。

農舍響著話音。這是世界的中心。但住戶已經死去或正在搬遷,事件表終止了延續。它已荒廢多年。農舍變成了一座獅身人面像。最後除了基石,一切蕩然無存。…



Continue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銀蓮花》

Posted on June 29, 2020 at 5:05pm 0 Comments

走火入魔——沒有比之更容易的了。這是大地和春天最古老的圈套:銀蓮花。它們有些出人意料。它們在目光一般忽略的地方從去年褐色的落葉中探出身子。它們在燃燒,飄蕩,是的,飄蕩,這取決於色彩。這種衝動的紫色眼下毫無重量。這裏充滿了沈醉,但屋頂很低。“功名”——無足輕重!“權力”和“發表”——滑稽可笑!它們甚至在尼尼微安排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歡迎儀式,熱鬧而嘈雜。屋頂很高——水晶的吊燈如同玻璃的兀鷹懸掛在所有的腦袋上。銀蓮花為取代這一堂皇、喧囂的死胡同,開辟了一條通往真正宴席的死靜的暗道。

1983

李笠 譯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書櫃》

Posted on June 24, 2020 at 5:57pm 0 Comments

它是從死者的屋裏弄來的。在我放入沈重的新書前——精裝本——空了幾天,空著。我因此把深淵放了進來。某種東西從底下到來,緩慢但不可阻擋地上升,像一根大水銀柱裏的水銀。你無法轉身離去。



黑暗的冊子,緊閉的面孔。他們像站在分界線弗里德里希大街上的阿爾及利亞人,等待人民警察檢查護照。我的護照很久以前已和玻璃盒子放在一起。柏林那天的霧也在櫃子裏面。這裏有一種年邁的絕望,含有帕生達爾大戰和凡爾賽條約的滋味。比這滋味更老。黑色、沈重的書籍——等一會兒再說它們——它們其實是一種護照,厚得足以在數百年內收集如此多的圖章。人當然不會攜帶這些沈重的行李,在他上路前,在他終於………



Continue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

Posted on June 2, 2020 at 6:59pm 0 Comments

奔騰,奔騰的流水轟響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沒了廢車場。在面具背後 閃耀
我緊緊抓住橋欄
橋:一隻駛過死亡的大鐵鳥

1973

李笠 譯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