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 Tanem
  • Male
  • Ankara
  • Turkey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ir Tanem'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Bir Tane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ir Tane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梁實秋《雅舍小品》(代序)

到四川來,覺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經濟。火燒過的磚,常常用來做柱子,孤零零的砌起四根磚柱,上面蓋上一個木頭架子,看上去瘦骨嶙嶙,單薄得可憐;但是頂上鋪了瓦,四面編了竹篦墻,墻上敷了泥灰,遠遠的看過去,沒有人能說不像是座房子。我現在住的“雅舍”正是這樣一座典型的房子。不消說,這房子有磚柱,有竹篦墻,一切特點都應有盡有。講到住房,我的經驗不算少,什麽“上支下摘”,“前廊後廈”,“一樓一底”,“三上三下”,“亭子間”,“茅草棚”,“瓊樓玉宇”和“摩天大廈”各式各樣,我都嘗試過。我不論住在哪里,只要住得稍久,對那房子便發生感情,非不得已我還舍不得搬。這“雅舍”,我初來時僅求其能蔽風雨,並不敢存奢望,現在住了兩個多月,我的好感油然而生。雖然我已漸漸感覺它是並不能蔽風雨,因為有窗而無玻璃,風來則洞若涼亭,有瓦而空隙不少,雨來則滲如滴漏。縱然不能蔽風雨,“雅舍”還是自有它的個性。有個性就可愛。“雅舍”的位置在半山腰,下距馬路約有七八十層的土階。前面是阡陌螺旋的稻田。再遠望過去是幾抹蔥翠的遠山,旁邊有高粱地,有竹林,有水池,有糞坑,後面是荒僻的榛莽未除的土山坡。若說地點荒涼,則月明之夕,或風雨之日,亦常…See More
19 hours ago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梁實秋《雅舍小品》女人

有人說女人喜歡說謊;假如女人所捏撰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稅,便很容易致富。這問題在什麽叫做說謊。若是運用小小的機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獲取精神上小小的勝利,因而犧牲一點點真理,這也可以算是說謊,那麽,女人確是比較的富於說謊的天才。有具體的例證。你沒有陪過女人買東西嗎?尤其是買衣料,她從不乾乾脆脆的說要做什麽衣,要買什麽料,準備出多少錢。她必定要東挑西揀,翻天覆地,同時口中唸唸有詞,不是嫌這匹料子太薄,就是怪那匹料子花樣太舊,這個不禁洗,那個不禁曬,這個縮頭大,那個門面窄,批評得人家一文不值。其實,滿不是這麽一回事,她…See More
Friday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瑞士] 維瑞娜·斯戴芬·哆是一頭鹿(4)

靠近華雷斯城的荒漠,也就是發現了許多被謀殺的女性的地方,被稱為“沈默的迷宮”。這裏充斥著一種被震懾的沈默,因遲到了三分鐘而不許進入工廠的女工會感覺到的那種沈默。遲到三分鐘,便沒法進門去幹艱苦的工作,盡管報酬只是每天四歐元。大門關上了,生命之門也關上了。除了悄然靠近的一輛汽車,街上空無一人。在“哆——來——咪——發——唆——啦——西——哆”的音階裏,她的人生道路只走到了“發”——“發,是長長的一段路”,她的生命之歌便被突然打斷了。她原本有一段長長的人生路,卻遭遇了一段長得無法想象的地獄經歷,接著便被人殺害。她的願望只是想活著,幹活,吃口飯,尋找愛,成立家庭,保持年輕,有班上,周末的時候去跳跳舞,或許有一天,可以越過邊界到希望之鄉的美國去。電影制作人、政客、商人、毒品販子、皮條客甚至都不需要費時費力去逮到這些女子從而折磨和殺害她們。她們只要貧窮、年輕、漂亮、皮膚是深色的就可以了,只要她們站在工廠上了鎖的大門前,或是不得不走在沒有街燈的大街上。伊拉克的戰爭會陷入泥潭還是會輕松取勝[26]?自從美國對伊拉克開戰以來,好幾周電視裏都在討論這個問題。“陷入泥潭”是個戰爭詞匯,可回溯至越戰;如果你陷…See More
Jun 2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瑞士] 維瑞娜·斯戴芬·哆是一頭鹿(3)

是不是直到最後一秒我還在期盼戰爭不要打響,期盼全世界的和平抗議可以起到作用,制止戰爭?僅在蒙特利爾就有十五萬人冒著零下三十攝氏度的嚴寒上街遊行,我也隨著當地人一起高喊“團結!團結!團結!”小路盡頭有一棵粗壯但腐爛了的楓樹,兩根樹杈一左一右向上伸出,一半樹幹從頭到腳長滿菌類,另一半到我腰部的高度都已中空了。空空的樹洞裏有棕色的動物糞便,形狀像豆子一樣。有動物在裏面睡覺,也許有好幾只,就像是我窗前的楓樹上吊下的那幾只,它們輕聲的嘟噥會在清晨把我吵醒。都是豪豬。而這兩處地方,有鹿屍體的地方,和供其睡覺的樹,都是動物世界中的聚會場所,像一個市場,像一座報刊亭。我弄出的聲響太大,又是用兩條腿走路的,既無法讀懂也無法理解動物的語言,只能穿著雪地靴蹣跚地走過去,去林木茂盛而人跡罕至的地方,給自己布置一個任務,去那裏攝取一幅能留在膠卷上的畫面。天地只是一片茫茫的白色,偶爾有幾點色彩跳脫出來,比如粘在豪豬刺上的金黃色糞便,或是直指天空的帶血的骨架。兩個星期以後,樹林裏的那個地方幾乎什麽都沒有了,只剩下些動物的毛,圍成一個圈,還有一坨棕褐色的糞便,凍在那裏直到四月過去,直到tourterelles…See More
Jun 21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瑞士] 維瑞娜·斯戴芬·哆是一頭鹿(2)

要是我真想學習,我就會看——比如今晚——一集《國際報道》(Le grand…See More
Jun 9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May 21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斯洛文尼亞] 德拉戈·揚察爾:預言(7)

一天,安東·科瓦奇在電視上看到一個男人,頭戴耳機坐在法庭前面,正矢口否認犯有殺害平民的罪行。他的臉看著有點熟悉。然後鏡頭展示了這個人穿軍裝的樣子。他是個大塊頭,袖子挽了起來。他和藹地輕聲一笑,對幾個可憐的平民說,什麽事也不會發生。一群軍官和士兵站在他旁邊,隨後他們用武力把這些人連同他們的包袱趕上了幾輛公共汽車。安東·科瓦奇懷疑他以前見過那張臉……難道不是那個溫厚——盡管有時陰郁而危險——的斯坦科維奇少校嗎?在基地的時候他的頭發是烏黑的,而現在已經灰白了。於是,多年來第一次,就好像一股巨浪迎面撲到身上,那事件的前前後後,所有細節,全都回到安東·科瓦奇腦海裏了。電視上的片斷完全沒有令他煩擾;他為之戰栗的,是遙遠的南方那座軍事基地中,從冰冷的走廊裏透出的那份舊時的恐懼。當天深夜,半夢半醒之間,他又看到墻上那無形的字跡了。隨即他覺得那廁所題字乃是某種預言。一個預言?Mene,mene,tekel……?現在安東·科瓦奇完全清醒了。他從床上起來,穿上衣服,半夜裏趕往他在那兒做編目的圖書館。他打開了辦公室所有的燈,於是他的腦海也變得一片亮堂。他找到一本聖經,他知道mene,tekel出現在哪裏。在《…See More
May 19

Bir Tanem's Blog

梁實秋《雅舍小品》(代序)

Posted on November 14, 2019 at 5:31pm 0 Comments

到四川來,覺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經濟。火燒過的磚,常常用來做柱子,孤零零的砌起四根磚柱,上面蓋上一個木頭架子,看上去瘦骨嶙嶙,單薄得可憐;但是頂上鋪了瓦,四面編了竹篦墻,墻上敷了泥灰,遠遠的看過去,沒有人能說不像是座房子。我現在住的“雅舍”正是這樣一座典型的房子。不消說,這房子有磚柱,有竹篦墻,一切特點都應有盡有。講到住房,我的經驗不算少,什麽“上支下摘”,“前廊後廈”,“一樓一底”,“三上三下”,“亭子間”,“茅草棚”,“瓊樓玉宇”和“摩天大廈”各式各樣,我都嘗試過。我不論住在哪里,只要住得稍久,對那房子便發生感情,非不得已我還舍不得搬。這“雅舍”,我初來時僅求其能蔽風雨,並不敢存奢望,現在住了兩個多月,我的好感油然而生。雖然我已漸漸感覺它是並不能蔽風雨,因為有窗而無玻璃,風來則洞若涼亭,有瓦而空隙不少,雨來則滲如滴漏。縱然不能蔽風雨,“雅舍”還是自有它的個性。有個性就可愛。…

Continue

梁實秋《雅舍小品》女人

Posted on November 14, 2019 at 5:30pm 0 Comments

有人說女人喜歡說謊;假如女人所捏撰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稅,便很容易致富。這問題在什麽叫做說謊。若是運用小小的機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獲取精神上小小的勝利,因而犧牲一點點真理,這也可以算是說謊,那麽,女人確是比較的富於說謊的天才。有具體的例證。你沒有陪過女人買東西嗎?尤其是買衣料,她從不乾乾脆脆的說要做什麽衣,要買什麽料,準備出多少錢。她必定要東挑西揀,翻天覆地,同時口中唸唸有詞,不是嫌這匹料子太薄,就是怪那匹料子花樣太舊,這個不禁洗,那個不禁曬,這個縮頭大,那個門面窄,批評得人家一文不值。其實,滿不是這麽一回事,她…

Continue

[瑞士] 維瑞娜·斯戴芬·哆是一頭鹿(4)

Posted on June 21, 2019 at 7:24am 0 Comments

靠近華雷斯城的荒漠,也就是發現了許多被謀殺的女性的地方,被稱為“沈默的迷宮”。這裏充斥著一種被震懾的沈默,因遲到了三分鐘而不許進入工廠的女工會感覺到的那種沈默。遲到三分鐘,便沒法進門去幹艱苦的工作,盡管報酬只是每天四歐元。大門關上了,生命之門也關上了。除了悄然靠近的一輛汽車,街上空無一人。在“哆——來——咪——發——唆——啦——西——哆”的音階裏,她的人生道路只走到了“發”——“發,是長長的一段路”,她的生命之歌便被突然打斷了。她原本有一段長長的人生路,卻遭遇了一段長得無法想象的地獄經歷,接著便被人殺害。她的願望只是想活著,幹活,吃口飯,尋找愛,成立家庭,保持年輕,有班上,周末的時候去跳跳舞,或許有一天,可以越過邊界到希望之鄉的美國去。電影制作人、政客、商人、毒品販子、皮條客甚至都不需要費時費力去逮到這些女子從而折磨和殺害她們。她們只要貧窮、年輕、漂亮、皮膚是深色的就可以了,只要她們站在工廠上了鎖的大門前,或是不得不走在沒有街燈的大街上。…

Continue

[瑞士] 維瑞娜·斯戴芬·哆是一頭鹿(3)

Posted on June 21, 2019 at 7:23am 0 Comments

是不是直到最後一秒我還在期盼戰爭不要打響,期盼全世界的和平抗議可以起到作用,制止戰爭?僅在蒙特利爾就有十五萬人冒著零下三十攝氏度的嚴寒上街遊行,我也隨著當地人一起高喊“團結!團結!團結!”…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