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實秋《雅舍小品》拜倫(下)

拜倫的很多行為不能見諒於社會,所以他終於去父母之邦,漫遊歐陸,身死他鄉。“不是我不夠好,不配居住在這個國家,便是這個國家不夠好,不配留我住下來。”歷來文人多為拜倫辯護,例如在最重視道德的維多利亞時代,馬考萊有一篇文章評論穆爾(Moore)所作的《拜倫爵士傳》,便有這樣的話:

我們知道滑稽可笑的事,莫過於英國社會之周期性爆發的道德狂。一般講來,私奔、離婚、家庭糾紛,大家不大注意。我們讀了轟動的新聞,談論一天,也就淡忘了。但是六七年之中,我們的道德觀念要大為激動一次。

我們不能容忍宗教與禮法被人違犯。我們必須嚴守反抗罪惡的立場。我們必須訓告一般浪子英國的人民欣賞家庭關係的重要性。於是有一些運氣壞的人,其行為並不比數以千百計的犯有錯誤而受寬容的人們更為墮落,但被挑選出來成為示眾的犧牲。如果他有兒女,便被強奪了去。如果他有職業,便被迫失業。他受較高階層人士的打擊,受較低階層人士的奚落。事實上他成了一個代人受罰的人,藉他所受的苦痛收懲一儆百之效。我們嚴責於人,沾沾自喜,揚揚得意的以英國高水準的道德與巴黎的放蕩生活相比較。我們的憤怒終於消歇。受我們迫害的人身敗名裂,傷心欲絕。我們的道德一聲不響的再睡七年。

好像拜倫就是這樣的狼狽的被迫離開了他的祖國!事隔一百五十年,我們現在應該心平氣和的作一更公正的論斷。有一件小事值得提及,他走的時候並不狼狽,他定制了一輛馬車,是按照拿破侖禦用馬車的形式復制的,極富麗堂皇之能事,他驅車渡海,馳騁於低地國家,憑吊著名的戰場!拜倫對於拿破侖特有好感,室內擺著他的雕像,處處為他辯護,雖然對於他的殘酷不是沒有微言。“他的性格與事業無法不令人傾倒。”有人問拜倫當年風云人物有哪幾個人,他回答說有三個,一個是花花公子Beau Brummell,一個是拿破侖,一個是他自己!這倒也並非完全是吹噓,十九世紀的前四分之一,拜倫在英國以及歐陸的名氣確是震鑠一時的。

作為一個詩人,拜倫的隆譽現在顯然的是在低落。文人名世,主要的是靠他的作品的質地。拜倫的詩好像是多少為他自己的盛名所掩。不過,在西敏寺給他立一塊銅牌,他還是當之無愧的。



後記


奧格斯塔是拜倫的異母所生的姊姊,不是妹妹。我所以有此誤,不是由於寫作匆忙,也不是由於記憶錯誤,純粹的是由於無知。英文Sister一字,可姊可妹,我就隨便的寫成妹妹了。承讀者黃天白先生為文指正,我非常感謝。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