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 庫's Blog (246)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8)

森林的風景可以是寧靜和溫暖的,也可以是陰郁和寒冷的,這和內心狀態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森林”是靈魂或自我的形象,在向上方、向著光明生長的同時,也不斷將根須探向黑暗深處。樹向上生長的過程也是向下紮根的過程,樹的根須不斷朝黑暗深處挺進,這在很大程度上類似於人類對黑暗、死亡和深淵的迷戀。在森林中,主人公必須“面對隱藏在無意識中的被忽視了的自性的各個方面”。

如果沒有某種特定的自然環境,人們往往不能定位自己的身份。事實上,當置身故事發生的特殊地理環境或具體的地方時,人們對那些悲歡交集的故事才會有代入感。在川端康成的散文中,隨處可見森林的蹤跡,美麗、安靜,然而在純凈與青澀之中,似乎也蘊含了某種神秘的不安。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則存留著某一時代人類生活與森林之間關聯的原初經驗,回應著某些歷史性的精神境遇。從森林中,作家獲取了某種頗為獨特的自我意識和創作靈性。…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August 20, 2021 at 10:50a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7)

俄羅斯文學素有“大自然檢驗人性”這一寶貴的文學傳統,普希金、費特、屠格涅夫、布寧、普里什文、阿斯塔菲耶夫,都是俄羅斯大自然和心靈的歌手。他們的作品閃耀著俄羅斯廣闊原野與大森林的詩意光澤,那里是他們創作激情的源泉。在拉斯普京的《告別馬焦拉》中,有一棵體現土地生命力的“樹王”,火燒不著斧砍不倒,連油鋸都拿它沒辦法,在居民們眼中,正是“樹王”將這座島固定在河底,連接在一塊共同的土地上的,它就是馬焦拉島上的通天樹、太陽樹,是連接氏族生命血脈的世界之根。只要有它在,也就有馬焦拉在,人們的內心就會無比安定。白樺樹更是俄羅斯的“儀式之樹”,這種長著白色樹皮的闊葉樹木,已經轉化為不能泯滅的思想,進入到一個民族漫天飛雪的夢境和意念中。…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August 18,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6)

浩大的自然文學空間

奧地利作家施瓦布在《與魔共舞》中說:“這個地球上,最高貴的靈魂就是森林之魂,而這個民族就應該將它所蘊藏的力量歸功於它的森林。正由於此,我想說的是,所有的文化都源自於森林,這並不偶然,因為文化的衰落是和森林的毀滅密不可分的。”森林不僅是可利用的資源或者是需要適應的自然力量,還是安全的保證和快樂的源泉,是深深依附和神往的對象,是繁復浩大的自然文學空間。…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16,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5)

當海絲特與丁梅斯代爾下定決心與過往斷絕時,森林發出了“贊許之聲”:“天空射出萬道霞光,猶如蒼天綻開了笑臉,向陰暗的森林,瀉下一片陽光,使枯黃的綠葉變得金光燦燦,連灰暗肅穆的樹幹也閃出亮光。”這是拋棄孤獨或融入無限的時刻,是疲瘁的靈魂被空無濯洗、黑暗被驅散的時刻,我們從中可以感受到森林與人類命運之間奇妙的關聯。

只有“在樹林中間,我們回到理性和信仰”(愛默生語)。森林還可以成為深受清教社會法律與製度壓制的人們心靈的避難所。愛默生曾經觀察到,“商人和律師從街道上的喧囂和奸詐中走出來,看到了天空和樹林,於是又恢復為人了。”在《紅字》中就是如此,一家人戀戀不捨,不想離開森林,“回到鎮上去的小路是多麼可怕啊,海絲特又得重新挑起那恥辱的重擔了,牧師又要帶上那好名聲的假面具了……他們又逗留了一會兒。從來就沒有任何金光像這一片黑暗森林的陰暗這般可貴的。”…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13,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4)

山巒疊翠、林海茫茫,由此帶來的審美體驗,不只是“貫穿了觀察者情緒的一種抽象的景觀”,而必然是人類歷史或人性探求的映照物。約翰·繆爾眼中的森林圖景,不再只是靜態的、供人觀賞的風景,而是蘊含著對人類生活未來希望的探索,對超越精神的追求,以及對大自然的神性之思。

世事的演變與森林風景的奧義,無時無刻不向我們傳達著造物主恩威並施的意旨和諭示。大自然的氣息彌散在森林之中,沈澱掉所有的曖昧、含糊、紛亂與反常,深切涉及生存及死亡等終極命題,讓我們心悅誠服接受正直信念的洗禮:

雖然枝條很多,根卻只有一條;

穿過我青春的所有說謊的日子…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10,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3)

夢想的詩學

“詩歌創造形象。這形象始於愉悅,終於智慧。”(弗洛斯特語)森林,也天然是屬於詩歌和詩學的空間。與森林有關的文藝作品,無論是沈靜還是熱烈、無論是浪漫還是現實,都與天空和大地有關,與黑暗和光明有關,與四季的燦爛和憂傷有關,與創生、原初、繁衍、純潔、休憩等富有深意的詞語有關。

“到林間來聽吧,我敢斷言:/這歌聲飽含智慧”(華茲華斯:《反其道》);華茲華斯一年夏天在康科德附近散步,看見樹林里有個身影,“看啊,那是愛默生先生。他看來十分愉快,因為他說過今天的樹林里有繆斯女神,在微風中可以聽到她的耳語。”“森林”意象是人類生命情感及理性發展過程中的重要借鑒對象,尤其為浪漫主義時期的作家們所鐘愛。對於先驗派詩人來說,尤其有一種啟迪的力量,激發著物我相融的此在本性。…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8,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2)

古人把土地崇拜的場所叫“社”,而以樹作社神。聞一多先生對此曾做過考據,“原始時期的社,想必是在高山上一座茂密的林子里立上神主,設上祭壇而已。社一名‘叢’,便是很好的證據。”可見樹木繁茂蒼郁之處,常是古人的立社之地。在漢語中,“城狐”與“社鼠”具有同樣的暗喻意義,就是因為狐鼠常常粘連了土地神的神性,也常以枝葉濃密、生態性混沌複雜的社林為藏身之所。

唐代柳祥在《瀟湘錄》一書中,寫賈秘在古洛陽城綠野中,曾見數人環飲,自歌自舞,這七人正是松、柳、槐、桑、棗等七種樹木之化身。楊衍之《洛陽伽藍記》載,當“神桑”被圍觀時,惹惱皇帝,即命人殺之,“其日雲霧晦冥,下斧之處,血流至地,見者莫不悲泣”。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在其著作《金枝》中也提到:“中國書籍甚至正史中,有許多關於樹木受斧劈或火燒時流血、痛哭或怒號的記載。”森林已成為功德之意象,對森林的敬畏之心,成就了一個高古樸拙的上古精神家園。…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6,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1)

作為人類學的重要母題和原始場景之一,森林象征著富饒、深邃和遙遠,令人油然生出向往之情。茫茫林海,千百年才形成的參天大樹、奇花異草、昆蟲鳥獸和無盡藤蔓,細密微妙的紋理、光影閃爍的動態和高低起落的天籟,將光、水、植物、昆蟲和鳥獸連接在一起,將鳥類觀察家、地質學家、人類學家、氣象學家、植物學家帶入到不同層面的感知之中,也讓詩人、哲學家、文藝批評家都參與到對其繁復時空的反復審視之中。森林,天然是屬於詩歌和詩學的空間。擡眼望去,古今中外無數文藝作品中滿是森林蒼翠欲滴的涼蔭。森林詩學,讓我們返歸於一個由森林撐起的蒼穹下。



嵐煙散,雲樹合…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3,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9)

全球思想史在空間上的這種靈活性也同樣適用於時間。雖然當前的大部分全球思想史家把思想全球化局限在公元1500年以後, 但也有很多史家會思考古代、中古時期是否存在思想全球化的問題。對這個問題的思考讓部分學者開始關注公元1500年以前的一些具有次全球影響力的世界主義進程。如何才能讓全球思想史研究遠離現代化的陷阱? 答案就是要把思想的全球化和現代化敘事之間剝離開來。 



弗雷德里克·庫伯(Frederick Cooper)在《我們想讓思想史怎樣變成全球的? 》一文中, 建議把“全球”看作一種“長距離聯系”[6](P284), 他提醒我們注意古代帝國在思想觀念的傳播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我們可以遙想一下,羅馬帝國時代拉丁語文學,在整個地中海世界的傳播;…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November 12, 2020 at 11:31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8)

《獨立宣言》從一個單獨的事件發展到成為一種通行全球的文體, 反映出一種國際規範的建立, 即通過發佈《獨立宣言》來建立國家主權。當下人們常常談論全球化,對國家主權的相對削弱, 亦或二者之間的矛盾性, 但並非在所有歷史時期都是如此。



從《獨立宣言》的全球化過程, 我們所看到的,卻是兩者之間的交互推動性。一方面, 《獨立宣言》顯然推動了國家主權的最終確立; 而另一方面, 在民族國家建立之後, 才可能進行“國際交往”, 由此,帝國解體→民族國家建立→國際社會形成, 這樣的邏輯順理成章。





更為關鍵的是, 一種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普遍性、一種通行國際的現代傳統,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現代和全球不是歷史發展的自然結果, 也不是天然存在的, 而是一步一步建構起來的, 這便是阿米蒂奇的宏大敘事。

從思想史的角度上看, 阿米蒂奇充分發揚了思想史研究“外在”思路的優勢, 他繼承了昆廷·斯金納…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November 5, 2020 at 8:3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7)

除了進行主觀的普遍性建構, 我們實際上更容易觀察到,生活中和歷史上無處不在的、客觀存在的普遍性, 這提示我們更多地關注和討論思想史的全球化進程。全球化在某種程度上, 意味著一種規範性的現代生活,被帶到更加廣泛的空間範疇當中去。



因此, 思想的全球化多多少少意味著,思想觀念的傳播與價值規範的共享, 這就必然帶來普遍性的擴大化。盡管不同的思想史家,對“全球轉向”的期待不盡相同, 但現有的很多全球思想史研究的確著眼於此, 試圖從思想史角度回答全球化的問題。





今日所見之世界(全球)是如何一步一步發展、演變而來的? 從觀念史的後視視角看, 這些普遍規範都是經由人們的想像建構出來的, 所以應該有一個建構的過程, 而這一建構的過程正是全球思想史家關注的重點。



阿米蒂奇就是這類史家的代表之一, 他對《獨立宣言》的研究,實際上描繪出一個全球的民族國家化進程。從帝國解體到民族國家的建立, 是現代早期世界歷史上的重要議題,…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7, 2020 at 7:0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6)

這種對文化“他者”主體性的忽視, 也延續到之後的歷史書寫當中。班克斯1778年起任英國皇家學會會長, 直至去世。他在任內通過建立起一個由旅行家、行政人員和農業學家組成的全球通信網絡, 塑造出大英帝國的植物學知識體系, 同時也指導了歐洲殖民地的農業發展。



但令史密斯不滿的一點是, 到目前為止, 大部分對班克斯“科學帝國”的研究,都建立在“文人圈”的解釋模式上, 即將其看作歐洲科學共同體的成員之間,進行跨國交流的產物。這在史密斯看來, 其結論帶有一種明顯的歐洲中心主義色彩, 因為他們始終沒有意識到無文字社會里的那些知識貢獻者的價值 [6](P91)





土著向導從來只被當做歐洲人在進行知識采集過程中的線索提供者, 大部分時候他們連名字都不會被提及。史密斯力圖恢復這些文化媒介,在歐洲人的知識體系建立過程中的獨特貢獻,…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5, 2020 at 11:0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5)

這里我們需要再次提及, 為什麽麥克尼爾要提出文化之間的互動? 麥克尼爾的世界史,是以文化為基本單位, 其間存在著一個又一個的文化中心。或許在他看來, 強調互動實際上就是通過不同文化之間的交往,來相互消解掉彼此的文化中心主義。



而此時我們發現, 這種由實質性的文化交往,帶動的文化中心主義的消解, 思想史家通過主動地進行跨文化思考也同樣可以達到。的確, 希羅多德、司馬遷和伊本·卡爾敦,各自生活在不同的國度, 分處不同的歷史時代, 他們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實質性的交往。



如果不是因為思想史家自覺采用了多元比較的方法,把這三者放在一起進行考察, 那麽他們之間永遠也不可能發生任何聯系。全球思想史便是這樣打破固有文化思維的制約, 於以往不容易被察覺的地方建立起新的歷史聯系的。



因而, 就批判性的全球思想史而言, “互動”應該是一種主動地跨文化思考。
 …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5,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4)

(一)解構文化中心主義

威廉﹒麥克尼爾 (William H. McNeill)率先提出了,驅動歷史發展的引擎是不同文明之間的互動, 而這種互動被後來的全球史家,演繹為跨區域的物質交往、商貿往來、疫病傳播等具體內容 [7](PⅩⅥ), 但全球思想史對全球史的核心———“互動”應該作何理解呢? 全球性的“互動”在思想史研究中又意味著什麽?

 

實際上, 在全球性跨區域的經濟交流,和人口流動中必然攜帶著觀念的交流和傳播, 由此我們可以考慮思想史的全球化進程研究,…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5,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3)

(一)解構文化中心主義

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率先提出了,驅動歷史發展的引擎是不同文明之間的互動, 而這種互動被後來的全球史家,演繹為跨區域的物質交往、商貿往來、疫病傳播等具體內容[7](PⅩⅥ), 但全球思想史對全球史的核心———“互動”應該作何理解呢? 全球性的“互動”在思想史研究中又意味著什麽?

實際上, 在全球性跨區域的經濟交流,和人口流動中必然攜帶著觀念的交流和傳播, 由此我們可以考慮思想史的全球化進程研究,…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2, 2020 at 9:52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2)

2005年, 由唐納德·凱利和烏爾里希·約翰內斯·施耐德(Ulrich Johannes Schneider)主編的《思想史家國際詞典》計劃啟動, 施耐德仍然相信思想史是“國際的”, 至少也是“超民族國家的”。實際上, 施耐德不是第一個宣稱,思想史具有國際性和超民族國家特性的人, 他只是把思想史國際學會在1994年的討論結果重申了一遍[5](P147-148)



大致又經過了十年之久, 阿米蒂奇再次重申了這一觀點, 他預言思想史將從“非民族國家”範疇直接躍入“超民族國家”範疇[3](P235)。可見, 思想史學界長期以來一直缺乏對該問題的反思。事實上, 單純從邏輯上思考便能發現異樣,…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17,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1)

摘要:與其他學科相比, 思想史的“全球轉向”相對滯後, 這與其自身的研究特點和學科傳統有一定關係。從現有的全球思想史研究來看, “全球轉向”無論對於改變傳統思想史的局限、拓展研究領域, 以及回應全球化時代所帶來的新命題, 都具有相對積極的意義。全球思想史首先是一種跨文化研究, 其作用主要扮演了解構的角色, 但它是通過建構多重主體性,與多中心的方式來消解單一文化中心主義的, 並在此基礎之上,試圖重建一個去中心化的宏大敘事結構。



因而, 宏大敘事又表現出全球思想史建構性的一面。這雙重內涵可以說是當前全球思想史研究方法的主要架構。在思想史與全球史的有機結合過程中, 一方面思想史可以有效彌補全球史中的觀念、文化等非物質因素的缺位, 另一方面全球史的空間轉向,則有望修正思想史長期忽略空間概念的問題, 給予人類的觀念形態以更加富有縱深感、互動性和關聯性的闡釋。



近十年以來,…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7, 2020 at 6:00pm — No Comments

范學靈文化随筆#同學情思(完结篇)

欣欣然,命運之神牽你我不期而遇,款款兮,同窗之情鑒日月豈敢忘懷;雋雋乎,流淌的光陰已積澱為歲月,楚楚矣,生命的年輪已鐫刻在臉上。



歲月不居,快樂的能量令天道酬勤,人生如歌,理想的光芒用汗水折射。我們擔當自若,雖然艱辛卻光榮著,我們黽勉敬業,雖然忙碌卻充實著,我們孜孜以求,雖然形單卻快樂著。我們平凡的胸膛蘊藏著夢想,



都在反思中懂得了通融,

都在挫折中凝練了從容一人生是一片樹葉,綠了枯了;

事業是一場博弈,贏了輸了;

生活是一個漏斗,得了失了;…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5, 2020 at 5:07pm — No Comments

范學靈文化随筆#獎匾漫議

時下,每臨大小機關府邸,光那些布列有致的獎狀、牌匾、錦旗,就足以令人眼花繚亂。毋庸置疑,此乃這個部門引以為榮的工作政績的見證,以資鼓勵嘛,理當無可厚非,但也確有人不“盡”其然之處。

說起獎匾,前些年裝潢考究的立體風景匾出盡了風頭,大概實用價值不高之緣故,近些年又多被美術壁掛匾取而代之,並鑲嵌上精美的石英鐘。誠然,這也不能不說是一大進步,因為它已被賦予新的功能,更能增進人們的時間觀念和辦事效率。而不盡其然者,允不揣冒昧,可能在太多太濫上。…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5, 2020 at 5:05pm — No Comments

范學靈文化随筆#凡事糊塗了得

曾幾何時,鄭板橋的“難得糊塗”備受人們青睞,以至於被人們貼在墻上,掛在嘴上,置於案頭,尊為至理名言,不免讓人產生諸多感想。

的確,大千世界里人與人相處,普遍講求“大事清楚,小事糊塗”的原則,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涇渭分明,並為之廣為遵從的行之有效的處世哲學,它充分體現了中華民族寬仁慈厚的傳統美德。





嚴酷的現實生活證明,我們每個人在工作、學習以及社會事務之中,總是會遇到這樣那樣不盡如人意的事情,有的人以寬宏大量為懷,不計個人得失,倒也落得一身清凈,心安理得;相反,有的人則斤斤計較,怨天尤人,患得患失,人際關係緊張,常常會發展到磕磕碰碰,落得因小失大,甚至觸犯法律,追悔莫及。…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5, 2020 at 5:0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