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 庫's Blog (253)

潘君瑤·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與文化旅遊(6)

(2) 大力開展岷江上遊文化資源的文學創作及其製成品工作。岷江上遊眾多的文化資源都是很好的文學題材,但目前將其轉化為文學作品,並受到廣大讀者和社會廣泛關註的非常少,將這些文學作品拍成影視劇或戲曲的則更少。事實上,諸如大禹、李冰、江源文化、古蜀文化、蜀道文化、三國文化等都有非常多的故事情節可供選擇加工,如能有計劃地組織力量進行文學創作並將其改編成電影、電視、戲曲(除傳統戲劇外,還可包括音樂劇、歌舞劇、情景劇等),這將快速擴大岷江上遊文化遺產的弘揚傳播,提升這一區域的文化知名度和美譽度,吸引更多遊客前往探秘探勝。

(3)…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May 19, 2022 at 10:45am — No Comments

潘君瑤·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與文化旅遊(5)

4.精心設計特色文化旅遊帶,盡快形成有世界影響的文化旅遊品牌。由上文梳理可知,岷江上遊地區文化資源非常豐富,如何讓這些散落的文化資源連片成帶進而轉化為文化旅遊品牌,確實需要下相當的工夫。根據這一地區的文化資源狀況和文化旅遊基礎,可考慮設計以下四個特色文化旅遊帶,以此帶動文化旅遊的發展和品牌的塑造:…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May 19, 2022 at 10:42am — No Comments

潘君瑤·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與文化旅遊(4)

5.其他文化。岷江上遊在歷史上曾是西南連接西北的重要通道,在這一地區,除上述歷史文脈之外,還有不少文化星光輝映在歷史的上空,要而論之有三:

(1) 蜀道文化。歷史上的茶馬古道有很多條,岷江上遊是其中一條。這裏曾是先秦至漢唐時期由成都平原北上中原、西北至河西走廊的主要通道,俗稱「岷山道」、「西山道」。此道是所有蜀道中的一部分,在相當長的時期裏,絲綢、漆器、金銀器、茶鹽,甚至佛教等文化傳播皆賴此道進出。至今這一地區還有許多關隘驛站、棧道、溜索、摩崖造像、石碑石刻等遺址遺跡以及口耳相傳的故事。

(2)…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May 17, 2022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潘君瑤·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與文化旅遊(3)

古蜀人祠祀望帝的望帝祠原址,也在岷江出岷山後的今都江堰市西境。而岷江上遊的考古發現為古蜀人起源於岷山的古史傳說記載提供了重要支持:「在岷江上遊地區,考古工作者發現了上百處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存,其文化面貌反映出岷江上遊地區早在六千多年前已經有土著居民生活在這裏。在距今約六千年左右,中原廟底溝文化已經與岷江上遊的本土新石器文化之間發生了密切的文化聯系。在距今五千多年前,西北地區的馬家窯文化與岷江上遊本土新石器文化之間亦保持著密切的文化聯系。岷江上遊的本土新石器文化在吸收廟底溝文化、馬家窯文化因素的基礎上,在距今四千多年前已演變發展成為與成都平原寶敦文化關系密切的三星堆、金沙古蜀文化重要淵源之一的文化。」[12]這種考古文化現象,正與古史傳說記載中黃帝娶嫘祖為妃、其子昌意再娶於母族蜀山氏並傳下古蜀王族一脈所反映的歷史記憶基本一致。[13]所以,任乃強先生「蜀國本是羌氏民族在岷江上遊河谷所建成之部落。逾九鼎山,循湔水入成都平原,以農業興,自成大國」[9]118的推斷,是成立的。…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May 17, 2022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潘君瑤·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與文化旅遊(2)

3.缺乏統一規劃。岷江上遊地區文化遺產究竟如何保護,如何開發,據筆者所知,尚未有統一的規劃。沒有統一規劃,難免零敲碎打,難免顧此失彼,難免相互矛盾,難免惡性競爭。

4.宣傳乏力。由於岷江上遊文化遺產缺乏統一規劃,各地即興式的單兵作戰的「表演」多,統籌規劃的聯動合作少,故在宣傳上沒有形成合力,再加上宣傳中的自說自話,讓社會公眾如霧裏看花、莫衷一是。長此以往,將嚴重損害這一地區的文化形象,文化旅遊品牌塑造更是遙不可及。

  1. 二. 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May 17, 2022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潘君瑤·岷江上遊的歷史文化遺產與文化旅遊(1)

摘要: 岷江上遊歷史文化資源非常富集,其代表性歷史文化資源要而言之有五:大禹文化、蜀源文化、江源文化、羌族文化以及其他文化。但由於多方面原因,這一地區文化旅遊發展相對滯後,尚未形成有影響的文化旅遊品牌。應該充分整合資源,加快岷江上遊文化旅遊發展,盡快形成有世界影響的文化旅遊品牌。基本思路是:盡早擬定區域文化旅遊發展規劃;抓好基礎研究;加快基礎設施建設,不斷完善文化旅遊服務環境;精心設計特色文化旅遊帶,盡快形成有世界影響的文化旅遊品牌;豐富文化旅遊內涵和形式,多渠道拓展岷江上遊文化旅遊空間;分層培育文化旅遊消費市場和群體,夯實岷江上遊文化旅遊社會基礎;集中組織和營銷;打造大型岷江上遊文化旅遊集團。…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May 17, 2022 at 10:30a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8)

森林的風景可以是寧靜和溫暖的,也可以是陰郁和寒冷的,這和內心狀態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森林”是靈魂或自我的形象,在向上方、向著光明生長的同時,也不斷將根須探向黑暗深處。樹向上生長的過程也是向下紮根的過程,樹的根須不斷朝黑暗深處挺進,這在很大程度上類似於人類對黑暗、死亡和深淵的迷戀。在森林中,主人公必須“面對隱藏在無意識中的被忽視了的自性的各個方面”。

如果沒有某種特定的自然環境,人們往往不能定位自己的身份。事實上,當置身故事發生的特殊地理環境或具體的地方時,人們對那些悲歡交集的故事才會有代入感。在川端康成的散文中,隨處可見森林的蹤跡,美麗、安靜,然而在純凈與青澀之中,似乎也蘊含了某種神秘的不安。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則存留著某一時代人類生活與森林之間關聯的原初經驗,回應著某些歷史性的精神境遇。從森林中,作家獲取了某種頗為獨特的自我意識和創作靈性。…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August 20, 2021 at 10:50a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7)

俄羅斯文學素有“大自然檢驗人性”這一寶貴的文學傳統,普希金、費特、屠格涅夫、布寧、普里什文、阿斯塔菲耶夫,都是俄羅斯大自然和心靈的歌手。他們的作品閃耀著俄羅斯廣闊原野與大森林的詩意光澤,那里是他們創作激情的源泉。在拉斯普京的《告別馬焦拉》中,有一棵體現土地生命力的“樹王”,火燒不著斧砍不倒,連油鋸都拿它沒辦法,在居民們眼中,正是“樹王”將這座島固定在河底,連接在一塊共同的土地上的,它就是馬焦拉島上的通天樹、太陽樹,是連接氏族生命血脈的世界之根。只要有它在,也就有馬焦拉在,人們的內心就會無比安定。白樺樹更是俄羅斯的“儀式之樹”,這種長著白色樹皮的闊葉樹木,已經轉化為不能泯滅的思想,進入到一個民族漫天飛雪的夢境和意念中。…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August 18,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6)

浩大的自然文學空間

奧地利作家施瓦布在《與魔共舞》中說:“這個地球上,最高貴的靈魂就是森林之魂,而這個民族就應該將它所蘊藏的力量歸功於它的森林。正由於此,我想說的是,所有的文化都源自於森林,這並不偶然,因為文化的衰落是和森林的毀滅密不可分的。”森林不僅是可利用的資源或者是需要適應的自然力量,還是安全的保證和快樂的源泉,是深深依附和神往的對象,是繁復浩大的自然文學空間。…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16,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5)

當海絲特與丁梅斯代爾下定決心與過往斷絕時,森林發出了“贊許之聲”:“天空射出萬道霞光,猶如蒼天綻開了笑臉,向陰暗的森林,瀉下一片陽光,使枯黃的綠葉變得金光燦燦,連灰暗肅穆的樹幹也閃出亮光。”這是拋棄孤獨或融入無限的時刻,是疲瘁的靈魂被空無濯洗、黑暗被驅散的時刻,我們從中可以感受到森林與人類命運之間奇妙的關聯。

只有“在樹林中間,我們回到理性和信仰”(愛默生語)。森林還可以成為深受清教社會法律與製度壓制的人們心靈的避難所。愛默生曾經觀察到,“商人和律師從街道上的喧囂和奸詐中走出來,看到了天空和樹林,於是又恢復為人了。”在《紅字》中就是如此,一家人戀戀不捨,不想離開森林,“回到鎮上去的小路是多麼可怕啊,海絲特又得重新挑起那恥辱的重擔了,牧師又要帶上那好名聲的假面具了……他們又逗留了一會兒。從來就沒有任何金光像這一片黑暗森林的陰暗這般可貴的。”…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13, 2021 at 3: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4)

山巒疊翠、林海茫茫,由此帶來的審美體驗,不只是“貫穿了觀察者情緒的一種抽象的景觀”,而必然是人類歷史或人性探求的映照物。約翰·繆爾眼中的森林圖景,不再只是靜態的、供人觀賞的風景,而是蘊含著對人類生活未來希望的探索,對超越精神的追求,以及對大自然的神性之思。

世事的演變與森林風景的奧義,無時無刻不向我們傳達著造物主恩威並施的意旨和諭示。大自然的氣息彌散在森林之中,沈澱掉所有的曖昧、含糊、紛亂與反常,深切涉及生存及死亡等終極命題,讓我們心悅誠服接受正直信念的洗禮:

雖然枝條很多,根卻只有一條;

穿過我青春的所有說謊的日子…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10,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3)

夢想的詩學

“詩歌創造形象。這形象始於愉悅,終於智慧。”(弗洛斯特語)森林,也天然是屬於詩歌和詩學的空間。與森林有關的文藝作品,無論是沈靜還是熱烈、無論是浪漫還是現實,都與天空和大地有關,與黑暗和光明有關,與四季的燦爛和憂傷有關,與創生、原初、繁衍、純潔、休憩等富有深意的詞語有關。

“到林間來聽吧,我敢斷言:/這歌聲飽含智慧”(華茲華斯:《反其道》);華茲華斯一年夏天在康科德附近散步,看見樹林里有個身影,“看啊,那是愛默生先生。他看來十分愉快,因為他說過今天的樹林里有繆斯女神,在微風中可以聽到她的耳語。”“森林”意象是人類生命情感及理性發展過程中的重要借鑒對象,尤其為浪漫主義時期的作家們所鐘愛。對於先驗派詩人來說,尤其有一種啟迪的力量,激發著物我相融的此在本性。…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8,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2)

古人把土地崇拜的場所叫“社”,而以樹作社神。聞一多先生對此曾做過考據,“原始時期的社,想必是在高山上一座茂密的林子里立上神主,設上祭壇而已。社一名‘叢’,便是很好的證據。”可見樹木繁茂蒼郁之處,常是古人的立社之地。在漢語中,“城狐”與“社鼠”具有同樣的暗喻意義,就是因為狐鼠常常粘連了土地神的神性,也常以枝葉濃密、生態性混沌複雜的社林為藏身之所。

唐代柳祥在《瀟湘錄》一書中,寫賈秘在古洛陽城綠野中,曾見數人環飲,自歌自舞,這七人正是松、柳、槐、桑、棗等七種樹木之化身。楊衍之《洛陽伽藍記》載,當“神桑”被圍觀時,惹惱皇帝,即命人殺之,“其日雲霧晦冥,下斧之處,血流至地,見者莫不悲泣”。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在其著作《金枝》中也提到:“中國書籍甚至正史中,有許多關於樹木受斧劈或火燒時流血、痛哭或怒號的記載。”森林已成為功德之意象,對森林的敬畏之心,成就了一個高古樸拙的上古精神家園。…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6,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劉東黎 “永恒的青春在樹林里”—關於森林的詩學(1)

作為人類學的重要母題和原始場景之一,森林象征著富饒、深邃和遙遠,令人油然生出向往之情。茫茫林海,千百年才形成的參天大樹、奇花異草、昆蟲鳥獸和無盡藤蔓,細密微妙的紋理、光影閃爍的動態和高低起落的天籟,將光、水、植物、昆蟲和鳥獸連接在一起,將鳥類觀察家、地質學家、人類學家、氣象學家、植物學家帶入到不同層面的感知之中,也讓詩人、哲學家、文藝批評家都參與到對其繁復時空的反復審視之中。森林,天然是屬於詩歌和詩學的空間。擡眼望去,古今中外無數文藝作品中滿是森林蒼翠欲滴的涼蔭。森林詩學,讓我們返歸於一個由森林撐起的蒼穹下。



嵐煙散,雲樹合…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July 3,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9)

全球思想史在空間上的這種靈活性也同樣適用於時間。雖然當前的大部分全球思想史家把思想全球化局限在公元1500年以後, 但也有很多史家會思考古代、中古時期是否存在思想全球化的問題。對這個問題的思考讓部分學者開始關注公元1500年以前的一些具有次全球影響力的世界主義進程。如何才能讓全球思想史研究遠離現代化的陷阱? 答案就是要把思想的全球化和現代化敘事之間剝離開來。 



弗雷德里克·庫伯(Frederick Cooper)在《我們想讓思想史怎樣變成全球的? 》一文中, 建議把“全球”看作一種“長距離聯系”[6](P284), 他提醒我們注意古代帝國在思想觀念的傳播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我們可以遙想一下,羅馬帝國時代拉丁語文學,在整個地中海世界的傳播;…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November 12, 2020 at 11:31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8)

《獨立宣言》從一個單獨的事件發展到成為一種通行全球的文體, 反映出一種國際規範的建立, 即通過發佈《獨立宣言》來建立國家主權。當下人們常常談論全球化,對國家主權的相對削弱, 亦或二者之間的矛盾性, 但並非在所有歷史時期都是如此。



從《獨立宣言》的全球化過程, 我們所看到的,卻是兩者之間的交互推動性。一方面, 《獨立宣言》顯然推動了國家主權的最終確立; 而另一方面, 在民族國家建立之後, 才可能進行“國際交往”, 由此,帝國解體→民族國家建立→國際社會形成, 這樣的邏輯順理成章。





更為關鍵的是, 一種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普遍性、一種通行國際的現代傳統,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現代和全球不是歷史發展的自然結果, 也不是天然存在的, 而是一步一步建構起來的, 這便是阿米蒂奇的宏大敘事。

從思想史的角度上看, 阿米蒂奇充分發揚了思想史研究“外在”思路的優勢, 他繼承了昆廷·斯金納…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November 5, 2020 at 8:3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7)

除了進行主觀的普遍性建構, 我們實際上更容易觀察到,生活中和歷史上無處不在的、客觀存在的普遍性, 這提示我們更多地關注和討論思想史的全球化進程。全球化在某種程度上, 意味著一種規範性的現代生活,被帶到更加廣泛的空間範疇當中去。



因此, 思想的全球化多多少少意味著,思想觀念的傳播與價值規範的共享, 這就必然帶來普遍性的擴大化。盡管不同的思想史家,對“全球轉向”的期待不盡相同, 但現有的很多全球思想史研究的確著眼於此, 試圖從思想史角度回答全球化的問題。





今日所見之世界(全球)是如何一步一步發展、演變而來的? 從觀念史的後視視角看, 這些普遍規範都是經由人們的想像建構出來的, 所以應該有一個建構的過程, 而這一建構的過程正是全球思想史家關注的重點。



阿米蒂奇就是這類史家的代表之一, 他對《獨立宣言》的研究,實際上描繪出一個全球的民族國家化進程。從帝國解體到民族國家的建立, 是現代早期世界歷史上的重要議題,…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7, 2020 at 7:0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6)

這種對文化“他者”主體性的忽視, 也延續到之後的歷史書寫當中。班克斯1778年起任英國皇家學會會長, 直至去世。他在任內通過建立起一個由旅行家、行政人員和農業學家組成的全球通信網絡, 塑造出大英帝國的植物學知識體系, 同時也指導了歐洲殖民地的農業發展。



但令史密斯不滿的一點是, 到目前為止, 大部分對班克斯“科學帝國”的研究,都建立在“文人圈”的解釋模式上, 即將其看作歐洲科學共同體的成員之間,進行跨國交流的產物。這在史密斯看來, 其結論帶有一種明顯的歐洲中心主義色彩, 因為他們始終沒有意識到無文字社會里的那些知識貢獻者的價值 [6](P91)





土著向導從來只被當做歐洲人在進行知識采集過程中的線索提供者, 大部分時候他們連名字都不會被提及。史密斯力圖恢復這些文化媒介,在歐洲人的知識體系建立過程中的獨特貢獻,…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5, 2020 at 11:00pm — No Comments

鄧京力林漫:論思想史的“全球轉向”(5)

這里我們需要再次提及, 為什麽麥克尼爾要提出文化之間的互動? 麥克尼爾的世界史,是以文化為基本單位, 其間存在著一個又一個的文化中心。或許在他看來, 強調互動實際上就是通過不同文化之間的交往,來相互消解掉彼此的文化中心主義。



而此時我們發現, 這種由實質性的文化交往,帶動的文化中心主義的消解, 思想史家通過主動地進行跨文化思考也同樣可以達到。的確, 希羅多德、司馬遷和伊本·卡爾敦,各自生活在不同的國度, 分處不同的歷史時代, 他們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實質性的交往。



如果不是因為思想史家自覺采用了多元比較的方法,把這三者放在一起進行考察, 那麽他們之間永遠也不可能發生任何聯系。全球思想史便是這樣打破固有文化思維的制約, 於以往不容易被察覺的地方建立起新的歷史聯系的。



因而, 就批判性的全球思想史而言, “互動”應該是一種主動地跨文化思考。
 …

Continue

Added by 文創 庫 on October 25,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