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水牆 繪's Friends

  • VR
  • INGENIUM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ucun estutum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5)

她們在那兒生起了一堆旺火,用的是她們當時在海灣近旁四處拾得的亂七八糟的家夥——海裏沖來的破爛船板和斷槳。 曬久了,一碰,就跟火絨差不多,斷裂的桅檣變得像一根拐杖;上帝慈悲,破玩意兒真還不少,二十個燒火的也不愁沒有柴燒。 他的臥榻是毛皮,和一件女大衣——海蒂用她的貂裘給他墊床:想到他也許會偶爾醒來,在這裏要使他更加溫暖,更加舒暢。 她們兩個——海蒂和她的侍婢又各自拿一條裙子給他蓋上;她們說好了天一亮便再來探視,送早飯(咖啡、麵包、蛋和魚)給他吃。 她們離開他,讓他一個人睡覺,他睡得像一枚陀螺,像一具死屍;是長眠還是短睡,只上帝知道,他那昏沈的頭腦一無所知。 往日憂患的魅影不曾來襲擾,不曾幻化為可憎的惡夢;而有時我們會夢見酸楚的前塵舊影,信夢境為真,醒來還淚眼盈盈。 小璜睡得好,沒做一個夢;那女郎給他墊平了枕頭,正舉步離開,又停留片刻,回頭又向他張望,以為聽見他呼喚,忙轉過身來。 心頭會出錯,像舌頭、筆頭一樣: 他睡了;她嘴裏念叨,心裏胡猜,說他叫了她名字——她竟沒想到她名字叫啥,這時他還不知道。…See More
Jul 1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4)

這老漢單生一女,名叫海蒂,是東方海島最大財富的繼承人;她容華出眾,和她的笑顏相比,豐厚的嫁妝簡直就不值分文; 正是女孩兒長大成人的年紀——十幾歲,像一株綠樹嫵媚溫存;拒絕了幾個求婚者,正想要學會從眾人中間挑選中意的一位。 那一天,太陽快要落水的辰光,她到海邊沙灘上溜達了一次,峭壁下,發現昏迷不醒的唐璜——沒死也差不多——幾乎餓死和淹死; 瞧見他赤身露體,她好不驚惶,又想到憐惜救助是義不容辭,免不得盡力而為,把他救過來——這性命垂危的外鄉人,皮肉這麽白。 可是,把他送進父親的宅院,只怕未必是救他的最好主意:那好比把耗子送到饞貓跟前,好比把昏迷的活人埋到土裏; 因為這好心老頭兒心計多端,可不像阿拉伯好漢那般俠義;他會好好給這外鄉人治療,等他一脫險,馬上就把他賣掉。 因此,她和她使女轉念一想,(小姐辦事情不靠使女可不成),最好讓他先在石洞裏休養;等到他清醒過來,睜開了眼睛。 她們對客人的善心也愈益增長:精誠所至,天國的關卡也放行——(聖保羅說過:行善才能進天國,善心便是通行稅,非交納不可。)See More
Jul 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3)

她們做出了一份精美的肉羹—— 詩歌裏很少加以吟詠的東西, 自荷馬詠阿喀琉新的盛宴以來, 這是詩歌裏出現的最好的飯菜。 這一雙女子是誰,我告訴你們, 免得把她們猜作喬裝的公主; 我討厭賣弄玄虛,和晚近詩人 得意的絕招—嘩眾取寵的態度; 一句話:這兩個少女的真實身份 現在向你們好奇的眼睛亮出—— 她們是小姐和使女;小姐的家中 只一個老父,幹的是水上的營生。 年輕的時候,他乃是漁夫一名, 現在和漁夫還可算同一類別; 只是如今他在海上的行徑 加上了一點別樣的投機事業; 說穿了,也許會叫人難以為情: 運一點私貨,搞一點海上劫掠; 生意興隆,發橫財不下百萬, 頭領就剩他一個——他一人獨占。 這樣,他還是一名漁夫,不過 是捉人的漁夫,和使徒彼得一樣; 他經常追捕過往客商的船舶, 往往能一網打盡,如願以償。船上的貨物他沒收,人員他擄獲, 然後,把他們押送到奴隸市場, 為這種土耳其買賣提供貨品, 無疑,這買賣能賺來大筆金銀。他是個希臘人,在基克拉迪群島一座方圓不廣的荒僻島嶼,靠不義之財,把豪華府第建造,生活得自由自在,隨心所欲;天曉得他殺人若干,發財多少,這老漢(怪不怪?)性格卻陰沈憂郁;我知道,他那座…See More
Jul 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2)

她們生了火,那遮護他們的岩穴沒見過天日,如今被火焰映紅;這少女(誰知是什麽人)在火光影裏更顯得輪廓分明,頎長端麗。 額前有一排黃金圓片首飾,傍著那褐色鬢髮閃閃發光;她鬈髮成串,那些更長的髮丝編成一根根辮子紛披在背上; 在婦女中間,她是最高的個子,這些髮辮卻幾乎垂到腳旁;她的風度透露著尊貴的身份,仿佛她是這塊土地的女主人。 她頭髮,我說過,是褐色;而她的眼珠卻黑得出奇,和睫毛顏色一樣;睫毛長長地下垂,像絲絨流蘇,誘人的魅力在那暗影裏深藏;…See More
Jul 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1)

挨著那片槳(他們應急的桅檣);像一朵雕零的百合,委身塵土;軀體修長,面容蒼白,卻很美,可以同任何血肉之身來比配。 濕漉漉,昏睡了多久,他也弄不清,對他說來,這世界已經消失,他那凝滯的血液、遲鈍的官能已無法感受時間——黑夜或白日; 他也不記得怎樣從昏迷中蘇醒,只覺得疼痛的筋骨、脈絡和四肢又漸漸有了生氣,開始動彈:死神敗退了,但仍然且退且戰。 他兩眼睜了又閉,閉了又睜,暈頭轉向,什麽都迷迷糊糊,以為還是在船上,打瞌睡剛醒,不由得再次感到絕望的恐怖。…See More
Jul 5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0)

最大的危險是附近一條巨鯊,它咬住大腿,拖走他一個夥伴;另外兩個呢,因不識水性而沈溺,除了他,再沒有什麽人到達陸地。 沒有那片槳,他同樣休想登岸:當他虛弱的兩臂已無力揮動,一頭惡浪將他一下子打翻,天緣湊巧,那片槳沖到手中: 他兩手只管狠命將它緊攥,水勢兇猛,他被那浪濤驅送;又遊,又蹚,又爬,到後來總算半死不活地被海水卷上了沙灘。 從悻悻咆哮的駭浪中,把性命奪還,他氣息如絲,身軀緊貼著沙土,手指甲摳進去,唯恐倒退的波瀾又把他吸走,送回那貪饞的墳墓;被拋在岸上,直挺挺僵臥沙灘,就在他對面,峭壁下有個石窟: 剩下的知覺剛剛夠感到痛楚,小命算是得救了,還怕靠不住。 他搖搖晃晃,慢慢挣扎著起身,又跌跪,膝頭流血,兩手顫抖;隨後,他用眼光四下裏搜尋這些日子裏海上同舟的難友; 沒找到什麽人來分嚐他的苦辛,只一個——那三個餓鬼之一的屍首他死後兩天,總算找了塊地方——這陌生的荒寂海灘——作他的墳場。 他望了一陣,只覺得頭昏腦脹,眼前的沙灘仿佛在回旋起舞;他失去知覺,頹然跌倒在地上,側臥著,手兒伸出,滴著水珠。See More
Jul 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9)

唐璜擠上了快艇,並且又設法給老師彼得利婁也找到地方;看來好像他們已互換了職責,因為唐璜擺出了一副官相。頗能安定人心,而彼得利婁兩眼卻不斷哀訴自己的苦況。 巴蒂斯塔呢(短名也稱為蒂塔),竟為了伸手拿酒而葬身魚蝦。他也想援救他的僕人彼得洛,但同樣的原因送了他的性命:他喝得太醉了,想跨上小船邊,不料一腳邁進海波,幸或不幸。他找到一個水酒交融的歸宿;他們無法救他,雖然離得很近,因為波浪每分鐘變得更兇猛,而小船上早已擠得水泄不通。 他父親的一隻長耳朵小狗唐璜一直攜帶著在海上旅行,“愛人及物”,您當然可以想得到——這隻狗站在破船邊吠個不停,無疑,(狗都有如此智慧的鼻子!)它嗅出了這隻大船已經不靈,唐璜一把抓住它,沒等它掙開,就扔進快艇,接著他也跳下來。 他還把錢盡可能地掖在周身,也掖一些在彼得利婁的身邊,這位老師已經茫然不知所措,一切都乖乖地聽任他來管; 每一個波浪都叫他驚惶萬狀,但唐璜卻相信能渡過這難關;他認為每種災禍都必有救星,所以才把老師和小狗帶上快艇。 他們的小艇漸漸靠近陸地,已經望得見各處不同的地形;感覺到濃密綠蔭的清新氣息飄拂在林梢,使空氣柔和平靜; 那綠蔭映入他們呆滯的眼裏,像簾幕,…See More
Jul 2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8)

到黃昏了,這陰沈暗淡的白晝 在茫茫大海上沈沒;像個面幕, 揭開它就見虎視眈眈的兇顏 正面對著你:黑夜就如此暴露 在他們絕望的眼前;一片漆黑 把蒼白的臉和荒涼的海遮住。 啊,他們和恐懼相處了十二天, 現在才看見死亡就站在眼前。 在八點半,帆桅、吊桿、雞籠、圓木 和凡能浮起的東西都扔到海中, 說不定會幫助落水的人漂浮, 但他們挣扎一陣也終於沒頂: 天空一片漆黑,除了幾點星光。 小船載了過多的人向外劃行。 大船傾斜一下,接著左舷歪倒。 最後頭向下墜——一句話,沈了。 於是永訣的哀號響徹在海上。 膽小的尖叫,膽大的靜靜站著: 有人恐怖地哀嚎一聲跳下海, 好像急於投奔他的葬身之所; 而大海像地獄似的張開口, 破船就和水的旋渦一起沈沒, 這好似一個人扭著仇敵廝打,…See More
Jul 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7)

(但無人付款);有的在船頭瞭望;有的拉出小艇來;還有一個人請求彼得利婁給他讀經赦罪,他方寸已亂,狠狠罵了聲“見鬼!” 有的人臥在吊床上叫人鞭打;有人好像去趕市集,盛裝華服;有人咬牙切齒詛咒他的出生,一面揪著頭髮,一面號啕大哭; 有人繼續做著已做的事情——把小船弄出來,因為他們清楚:一隻不漏的小船能經住風波, 除非是巨浪卷回來把它吞沒。 最糟糕的是:在這種情況下,經過了連續幾天的困苦災難,已經很難拿出足夠的食物使人們的痛苦稍為減輕一點。 人在臨死前也不願虧損肚子,但存糧已被風浪毀了大半,只剩下兩桶餅乾和一桶黃油可以放在小船裏讓他們帶走。 但在快艇裏,他們設法儲備了幾磅已經遭到水浸的麵包,一大桶約有二十加侖的淡水,還有六瓶酒;此外,他們想打撈 艙裏的部分牛肉,而僥幸遇上一塊豬肉:總共就是這麼多了, 很難供小艇的人們飽餐一頓; 當然還有甘蔗酒,大約八加侖。 別的帆船和快艇剛一起風 就被風浪摧毀了;這隻快船 也只能說是處境非常狼狽, 它只有兩條毯子當作篷帆, 還有一支槳,是被一個少年人 僥幸由大船投下的,權作桅桿; 两隻小帆船當然連一半人數 都容不下,更談不到儲備食物。See More
Jun 29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6)

他們又拼命地絞動著抽水機, 雖也無用,但這時陽光閃了閃, 有的人高興得用手去戽水, 病弱的補帆,有力的人抽水。 他們把帆布從船底下拉過來, 這樣做,暫時的效果倒還不差: 但船上既沒有桅桿,又沒有帆, 還留個窟窿,叫他們有什麼辦法? 當然沒有法子也得挣扎到底, 反正不必忙於叫這破船沈下; 固然啦,人活著終歸要死一回, 但是,死在利翁灣卻不太有味。 在那兒,風浪正把船猛力顛簸, 他們不由自主地隨著風漂泊; 一連幾日的搏鬥叫人疲於奔命, 哪裏顧得到做應急的桅和舵? 所以他們也不使舵了,連這船 能否再漂浮一小時也很難說: 真幸運,它倒一直漂浮在水上, 當然並不很像鴨子的遊蕩。 事實上,風力也許是減弱了, 但破船隨風浮擺得勉勉強強, 已難持續更久;他們的困窘 還在增加,因為淡水快要用光。 能夠充饑的食物也不多了, 他們不斷地舉鏡向遠方瞭望: 但既看不到陸地,也不見帆影, 只見波濤滾滾,和夜幕的降臨。 天氣又變得險惡,風吼吼地吹, 前後的船艙都灌進了海水: 人們眼看著大禍臨頭,大多數 聽天由命,有些人則見義勇為。…See More
Jun 2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5)

連干練的水手想到末日來臨, 也不免有失常態,居心要闖禍: 因為他們每遇到船翻的時候, 總要喝酒,有時用桶喝一個夠。 當然,鎮定心神的最良的藥劑 莫過於酒或宗教;因此在船上 有人搶,有人喝酒,有人唱聖詩, 構成最高音的是狂風的歌唱, 嘶啞的海濤擊著節拍,而恐懼 醫治了旅客們倒霉的嘔吐狂; 請聽吧,哀哭、禱告、詈罵、詛咒 和大海的怒號交織成大合奏。 若不是唐璜,恐怕還要鬧亂子, 他雖年紀輕輕,卻會隨機應變: 他手拿兩支槍把住酒窖的門, 嚇得鬧事的水手不敢闖上前。 仿佛死神站在火門裏,就比那 水門的更可怕;任你流淚、叫喊, 他只是不理;但水手們卻認為 要淹死也得先喝它一個爛醉。 “多拿酒來喝呀。”他們紛紛喊道, “一個鐘點後,反正都沒有兩樣!” “不行!”唐璜說,“雖然我們都要死, 但該死得像人,別學野獸的下場。” 他就如此守著那危險的崗位, 總算沒有人願意惹得他開槍。 連他最尊敬的老師彼得利婁 白白求了半天也沒沾上一口。 但現在,又有一線希望閃過來, 天亮了,風息了,雖然沒有桅桿, 裂口也擴大,但船還是漂浮著, 周圍都是淺水,只是看不到岸。See More
Jun 27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4)

天亮以後,天氣看來有些好轉, 他們想各種辦法來縮小缺口, 好使船不致下沈;但三英尺的水 已足以占住抽水機和許多人手。 風又颳起來了,天近黃昏時, 怒號的狂風把一些炮給吹走; 它越刮越猛,真難形容那兇險! 一陣風豎起船梁,眼看就要翻。 船身就那樣傾斜著,動也不動; 積水從船艙流出沖洗著甲板, 這驚險的場面真叫人終身難忘: 因為不論戰爭,火災,或是沈船, 總之一切能使人悲哀,或打碎 他的希望、心靈或頸骨的患難, 他都忘不了;因此,泅過水的人 也總愛把險遭沒頂的事談論。 水手們立刻動手砍斷了桅桿, 先砍掉後桅,以後主桅也砍斷, 但船身仍斜立得像一塊木樁, 好似對人們的意圖故意刁難。 最後他們又砍下前桅和牙檣, 情況才好轉,(雖然是有違心願, 因為船上的配件被砍得一空!) 以後破船猛一搖,船身又擺正。 不難想像:這種種混亂的局面 很使人不安,因為對旅客來說, 無論誤了一餐,或者喪失性命, 這意外的損失都是非同小可。See More
Jun 26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3)

這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風 到夜晚變強烈,愈吹愈兇猛; 這對航海的人算不了什麼, 但陸地的子民就要臉發青。 水手們的確是另一種族類, 日落時他們開始收起帆篷, 因為那天空看來很是險惡, 也許要吹走桅桿或是什麼。 在午夜一點鐘,風力突然一轉, 把船擺進了波浪之間的槽穴, 浪頭猛擊船尾,打破了一個口, 後船柱和骨架都被打得鬆裂。 可是,還沒有等船越過險境, 船尾的方向舵又和它告了別; 這時船裏的積水已有四英尺高, 應該趕快抽水,不管是否有效。 一群人立刻被派去搖抽水機, 其餘的人趕到船艙,忙著動手 把貨物和其他等等都搬開來; 但他們一時摸不到那個裂口。 最後倒是摸到了,未免有些遲, 誰也不敢說他們是否能得救, 因為海水湧進來實在太迅速, 他們把床單、襯衣、成捆的棉布 都投向裂口,但無論這些雜物, 或是他們的妙策和努力也好, 都不會使他們免於葬身魚腹, 若不是有那套抽水機效勞; 我高興能向航海的弟兄推薦: 它每小時能把五十噸水排掉; 請想吧,全船都難保命,若不是 由倫敦的廠商曼恩君把它承製。See More
Jun 25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2)

“別了,我的西班牙,長久別離了!”他叫道, “也許我從此見不到你!也許我像那多少遊子的心靈因為思念你的海岸而黯然萎靡。 別了,瓜達爾基維爾河邊的故園!別了,母親!既然從此各自東西,那麼也別了,親愛的朱麗亞!(說完,他又拿出她的信默讀了一遍。) “我可以發誓,我若是對你忘情——但這是不可能的,我絕不會變,除非這藍色的海水都化為汽,除非是陸地變成海,海枯石爛,那我也忘不了你呀,我親愛的! 只有你的倩影留在我的心間;有什麼藥方能醫治人的心病?(這時船突地一搖,他開始噁心。)“除非是天塌地陷——(他更暈了。) 朱麗亞啊,還有什麼叫人更悲傷?(看在上帝面上,快拿一杯酒來!彼得洛,巴蒂斯塔,扶我下船艙。)朱麗亞,我的愛——(混蛋,快來扶我!) 啊,朱——(這該死的船搖得好心慌。)請聽我的懇求,親愛的朱麗亞!”(這時他已噁心得說不出話。)他帶著三個僕人和一位教師,這位教師就是碩士彼得利婁,他能流暢地操好幾國語言,現在卻懨懨無語,靠著枕頭; 船不斷搖蕩,他只盼望著陸地,每個浪頭都叫他頭疼得難受;從舷窗滲進的海水把他的床弄得有些濕,也使他的心發慌。See More
Jun 24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

唐璜登上了船,海船開始航行,雖說是順風,海浪卻異常洶湧。 那海灣我很熟悉,因為常經過, 那喧然大波真像有魔鬼在翻騰; 只要你站在甲板上,飛濺的浪花 就直打到臉上,打得臉皮粗硬。唐璜站在那兒,一再向西班牙告別,啊,這是第一次——也許竟成為永訣。當一個人看著自己熟悉的鄉土隔著茫茫的波濤,漸遠漸隱去,這情景,我承認,夠令人難過的,特別是初登世途,更會別情依依。我記得,大不列顛的海岸是白的,而異方的海岸卻不是一覽無餘;它越遠越神秘,泛著一片藍色,望著望著,你就已寄身於海波。唐璜站在船尾上盡自眺望,他的祖國西班牙已越來越遠;初別故土的滋味的確夠苦澀, 連舉國出征的士兵都有此感; 有一種難以言傳的關切之情, 一種突然的震動使柔腸寸斷; 即使那兒的人與地都叫你最討厭, 你仍會癡癡地望著教堂的頂尖。See More
Jun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拜倫詩選《意大利一個燦爛的黃昏》

月亮升起來了,但還不是夜晚,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霞光之海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巔往四下迸流,天空沒一片雲彩, 但好像交織著各種不同的色調,融為西方的一條巨大的彩虹——西下的白天就在那裏接連了逝去的亙古;而對面,月中的山峰 浮遊於蔚藍的太空——神仙的海島! 只有一顆孤星伴著狄安娜,統治了這半壁恬靜的天空,但在那邊 日光之海仍舊燦爛,它的波濤 仍舊在遙遠的瑞申山頂上滾轉: 日和夜在互相爭奪,直到大自然 恢復應有的秩序;加暗的布倫泰河 輕柔地流著,日和夜已給它深染 初開放的玫瑰花的芬芳的紫色, 這色彩順水而流,就像在鏡面上閃爍。 河面上充滿了從迢遙的天庭 降臨的容光;水波上的各種色澤 從斑斕的落日以至上升的明星 都將它們奇幻的異彩散發,融合; 啊,現在變色了,冉冉的陰影飄過, 把它的帷幕掛上山巒;臨別的白天 仿佛是垂死的、不斷喘息的海豚, 每一陣劇痛都使它的顏色改變, 最後卻最美;終於——完了,一切沒入灰色。See More
Jun 21

水牆 繪's Blog

拜倫詩選《意大利一個燦爛的黃昏》

Posted on June 21, 2022 at 10:32pm 0 Comments

月亮升起來了,但還不是夜晚,

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霞光之海

沿著藍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巔

往四下迸流,天空沒一片雲彩,

 

但好像交織著各種不同的色調,

融為西方的一條巨大的彩虹——

西下的白天就在那裏接連了…

Continue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5)

Posted on June 20, 2022 at 6:00pm 0 Comments

她們在那兒生起了一堆旺火,

用的是她們當時在海灣近旁

四處拾得的亂七八糟的家夥——

海裏沖來的破爛船板和斷槳。



曬久了,一碰,就跟火絨差不多,

斷裂的桅檣變得像一根拐杖;

上帝慈悲,破玩意兒真還不少,

二十個燒火的也不愁沒有柴燒。…

Continue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4)

Posted on June 19, 2022 at 11:30pm 0 Comments

這老漢單生一女,名叫海蒂,

是東方海島最大財富的繼承人;

她容華出眾,和她的笑顏相比,

豐厚的嫁妝簡直就不值分文;



正是女孩兒長大成人的年紀——

十幾歲,像一株綠樹嫵媚溫存;

拒絕了幾個求婚者,正想要學會

從眾人中間挑選中意的一位。…

Continue

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3)

Posted on June 19, 2022 at 11:30pm 0 Comments

她們做出了一份精美的肉羹—— 

詩歌裏很少加以吟詠的東西, 

自荷馬詠阿喀琉新的盛宴以來, 

這是詩歌裏出現的最好的飯菜。

 

這一雙女子是誰,我告訴你們, 

免得把她們猜作喬裝的公主; 

我討厭賣弄玄虛,和晚近詩人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