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格 台
  • Male
  • 雪蘭莪 雙威城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有格 台'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écriture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東方求敗
  • 風華正茂
  • 垂釣 尼亞河
  • 寧靜心
  • Leading Link
  • Ingenium
  • 冬菜一斤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Priyatamā
  • Le Destin
  • 家  在這裡

Gifts Received

Gift

有格 台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有格 台's Page

Latest Activity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2上)

賞心樂事南宋的張約齋曾把春夏秋冬四季中的每一季,劃分為孟、仲、季三個月。即正月孟春,二月仲春,三月季春。四月孟夏,五月仲夏,六月季夏。七月孟秋,八月仲秋,九月季秋。十月孟冬,十一月仲冬,十二月季冬。在張約齋筆下,每個月都有節日、有活動,如果說正月歲時更新,是節日活動之高峰,還情有可原,可那平平常常的四月孟夏,卻也是活動不斷,好像每天都在節日之中——初八日亦庵早齋隨詣南湖放生食糕糜芳草亭鬥草芙蓉池賞新荷蕊珠洞賞荼滿霜亭觀橘花玉照堂嘗青梅艷香館賞長春花安閑堂觀紫笑群仙繪幅樓前觀玫瑰詩禪堂觀盤子山丹餐霞軒賞櫻桃南湖觀雜花歐渚亭觀五色罌粟花在史家以往的研究中,一向認為城市的一般市民是無法享受遊玩之樂的,只有那些達官貴人才有資格享受節日樂趣,實際出入很大。在宋代城市,最普通的市民都有機會和條件,充分地沐浴在歲時節日的歡樂之中。這是因為宋代的城市,旅遊和娛樂的功能愈益顯著。在南宋驛路上的白塔橋商店裏,就專門出售一種稱為“地經”,類似今日導遊圖性質的《朝京裏程圖》。這個《裏程圖》,以京都臨安為中心,把南宋所屬地區通向臨安的道路和裏程,以及可以歇腳的涼亭、旅店的位置,標得非常清楚。所以,有人在橋壁題詩…See More
Jan 9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2中)

鐘馗已不再是那種猙獰厲鬼模樣,而是像一位胖墩墩的老官吏,端坐輿上,袖手回眸,悠然自得,只是兩只巨眼圓睜,鼻孔碩大朝天,仍顯露出神威凜凜。小妹及其侍女,則均以墨當作胭脂塗抹面頰,出人意表,妙趣橫生。但詼諧之中亦見端莊,只見小妹長裙曳地,高髻朝天,少女老婦,簇擁隨後,儼然貴人模樣。二十余個奔走趨行的小鬼,大小胖瘦,高矮不齊,黑白分明,各具神態;或光頭,或戴帽,或側首回顧,或仰面昂首;有架輿的,有肩壺的,有扛寶劍的,有挑行裝的,有挎包裹的,有背葫蘆罐的。他們多為赤背裸體,與小妹、侍女的麗服靚裝互相映照。在驅儺隊伍中,還出現了與市民日常生活最為密切的品級最低的神只“土地”。宋代有一幅佚名所作《大儺圖》,有專家認為這是迎春社火舞隊而非驅儺隊,其實,驅儺本身就是政府組織的社火舞隊形式。筆者倒是覺得,這一《大儺圖》更確切地說,應是表現土地神,也就是俗稱的“土地老兒”驅儺時的情景:圖中12個人,除一手執響板伴奏者稍為年輕一點,其余均為莊家村老面目。他們所著服飾,所執道具,無一不和土地收成、水產食物有關,有的戴竹笠,有的頂畚箕,有的戴糧鬥,有的頂牛角,有的將水瓢、炊帚懸掛腰間,有的用鱉殼裝飾膝蓋,有的手…See More
Jan 8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2下)

紅紗彩金盤子中間掛著的用菖蒲雕刻成的張天師馭虎像,左右懸圍著的五色蒲絲百草霜,鋪在上面的雕刻的蜈蚣、蛇、蠍、蜥蜴等“毒蟲”,四周簇擁著的艾葉花朵。這些近似草藥的植物混合一處。皇家相信正是這些藥草可以驅瘟,市民也相信在這一天采百草制藥品,可以避瘟疫。市民往往是自和泥,捏人形,用艾做頭,用蒜做拳,塑張天師的“艾像”。端午節,每家門上都要懸掛張天師畫像或“艾像”。有首宋詞風趣地道出其緣由:掛天師橕著眼直下覷,騎個生獰大艾虎。閑神浪鬼,辟炸他方遠方,大膽底更敢來上門下戶。市民還用青羅做“赤口白舌帖子”,用以辟邪。這種帖子要在五月五日午時寫,這樣才可以將“赤口白舌盡消除”。中午時分,臨安大小人家還都點上一炷香,使全城籠罩在裊裊縈繞的香雲中。整個五月的中午,天天香火不斷,整個城都變成了一座香城,不知此舉出自何典?倘從汴京一到端午,都用木條作架,用色紗糊成罩食的食罩,又依此樣為小孩做華麗的睡罩這一史實分析,那麼點香一舉的禳災去邪的意義是占首位的。市民不單純將端午當成一個時令性的節日,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將端午又當成一次娛樂的機會。像清明上墳,倘若是在農村,往往只是祭祀了之,可是在宋代城市中,踏青出遊已大…See More
Jan 5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1下)

如果說乘肩小女的演出是商業性的,而這時上街的舞隊,則完全是娛樂性的。蘇州的燈市上,就有著夾道陸行為競渡之樂的劃旱船舞和水傀儡舞。還有“鉗赭裝牢戶,嘲嗤繪樂棚”等戲耍。臨安的舞隊,則更是規模龐大,花樣百出了,可以說是以人物故事為主,將唱、念、做、打兼容一體的歌舞戲劇大匯演——像“村田樂”以樂旦、正末扮為一對在農村勞動的夥伴,用唱對念,表現了田野豐收的喜悅之情。“瞎判官”表現的則是戴假面,留長髯,著綠袍,穿靴抱簡的鐘馗形象。他的旁邊有一人用小鑼相伴招,並伴有舞蹈動作。更有勝一籌者,如“抱鑼裝鬼”,他們穿著青帖金花短後衣服,帖金皂褲,赤腳攜大銅鑼,裝成厲鬼,踏舞步而進退。還有動人心魄的“武舞”:一人舞大旗,一人翻筋鬥;人在旗中撲,旗在人中卷。“獅豹蠻牌”又是另一種格調:許多揮舞木刀槍持獸面盾牌的健兒擊刺打鬥,在樂隊奏出的“蠻牌令”中,他們變化陣勢,兩兩對舞……上元之夜是不受任何約束的,民間藝人還將流傳於臨安的一樁佛教輪回,冤冤相報的傳說——“月明和尚度柳翠”,編演成“耍和尚”的滑稽舞蹈。和尚是堅決不允許近女色的,但是月明和尚卻因柳翠女子破了“色戒”。藝人偏選這樣體裁,搬演到市民中間,又名為“…See More
Jan 1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1上)

狂歡上元美國學者伯高·帕特裏奇的《狂歡史》曾總結狂歡類型,認為一類是與社會道德相一致的集體狂歡行為。他追述古希臘人經常舉行的這種集體狂歡時說道:所謂慶典一般也是一次規模宏大的宴會,巨額耗資多由國家負擔。人們身著華麗服裝,裝扮成各種神女和追隨酒神的狂女、精靈等等,在全城各處歡歌起舞,互相嬉鬧,開著色情性的玩笑。三四月份要舉行月神節和城市狄俄尼索斯節的慶典,合唱隊為紀狄俄尼索斯唱起了讚美歌,漂亮的男孩們舞之蹈之。夜晚,人們喝得爛醉如泥,然後露宿街頭。如果撇去希臘的地名和人名,這情景倒與宋代城市的上元燈節頗相吻合,因為上元燈節就是這樣一次與社會道德相一致的集體狂歡行為。漢代永平年間,明帝因提倡佛法,每到正月十五日晚即令點燈,並親自到寺院張燈祭神,以示尊崇,放燈習俗即由此始。又趙翼《陔余叢考》說:上元起自魏,因尊信道士而來。即道教有上、中、下三元之說,三官大帝中的上元天官火官就是在正月十五日誕生,故正月十五日為上元。每年正月十五,皆不可以斷極刑事,這就給上元塗抹上了一道歡快的色調。據說吳越錢王來東京朝拜時,進貢了不少金帛,在正月十五過上元節時,買了十八、十九兩夜,與十五、十六、十七三天相續為五…See More
Dec 26,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婚育之俗(2下)

在鎮江市中心大市口東約200米五條街小學後身出土的一批宋代蘇州兒童嬉戲陶土捏像還可證明:兩位兒童,一位摔倒,臀部著地,右臂支橕,臉上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另一位匍匐於地,右臂環曲,左臂橕前,頭卻高昂。他是將對手摔倒,被對手拖倒在地嗎?雖倒猶榮。旁觀者為三兒童,中間者站立,右側者蹲坐,都在為嬉戲的兩位兒童鼓氣,而左側一位兒童,神態悠閑,盡在默觀。五位兒童,嬉戲觀看,姿勢畢肖,透露出了體育運動已成宋代城市兒童常修一課,同時也使我們對兒童體質進行了一次生動的檢閱。我們又通過另一類《兒童鬥蟋蟀圖》等,又進一步感覺到了宋代城市兒童再也不是唐代周昉筆下的宮廷貴子的模樣,而是帶著普通的城市居民家庭的氣象出現的“市民樣”。巍峨殿堂隱去,市井園圃代之而起,曼回的廊腰,高啄的檐牙,已不再見。一缸一幾,一凳一木,一笑一瞋,一爭一奪,已和日常生活毫無二致,世俗景象已成為宋城兒童生活的永恒背景。從陶枕、圖畫、銅鏡中,我們還知道許多新的育兒史實,如《子孫和合圖》中的三個兒童,正在盛滿水的橢圓盆中作放船之戲。這種船上有樓閣、桅桿,型體重大,屬於宋代駛往遠洋的巨艦之列,這是育兒方式已有科學技術教育成份的展示。又如台北故宮…See More
Dec 22,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婚育之俗(2上)

生育洪邁《夷堅志》曾記述:婺源嚴田農民江四,生活很富裕,行跡卻無賴,妻子初產是個女孩,江四便將其投入水盆,逾時尚活,江痛掐其女兩耳,皆落,如刀割似的,遂死。第二年,江妻又生一兩耳缺斷女,像上次被掐痕跡。裏巷居民認為這是報應,都說若再溺殺,必有殃禍,勸江四存育,江四這才將這個女孩留下來。這種溺女現象不止安徽一地,福建農村生男至第四子,再多就不養了;女子則不至第三,若再多,臨產時用器貯水,生下來即溺死。北宋朝廷針對這種現象立下了禁賞,可是愚昧的鄉民卻習以為常,鄰保親族皆與隱瞞……好像是為了回應這種野蠻、落後的農村生子不育溺殺的風俗似的,宋代政府在各主要城市裏建立起了“慈幼局”。海內外史學家們對宋代生子不育溺殺的風俗曾作過不少的研究,未知是否對出現在宋代城市中的幼兒慈善機構作過深入的探討?慈幼局的宗旨是:如果貧窮市民無力養育子女,許其抱至局,寫上出生年月日,局裏設有專職的乳娘撫育。他人家若無子女,可到局來領養。每年災荒發生,貧窮市民的子女多抱入慈幼局,故道上無拋棄子女。這種幼兒慈善機構,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家,宋代滅亡之後,元明兩代均未再建,只是到了清代才重新設置起慈幼機構,其間中斷有三四百年…See More
Dec 20,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婚育之俗(1 下)

北宋城市婚禮進行到此,出現了有趣的一幕:堂中置一馬鞍,女婿要坐上,飲三杯酒,女家再遣人請他下馬鞍,連著請三次,才能把他請下來,這叫“上高坐”。凡是舉行婚禮,只有女婿上高坐,才稱得起是最隆重的儀式,如誰家不設此禮,就會被男女賓客視為闕禮。即使北宋的名儒巨公、衣冠舊族也都要舉行這“坐鞍禮”。這或許是對當時旋風般的草原民族驃悍的仰慕、擷取?到了南宋城市中,這點變化出現了,男子不像傳統戲劇中那樣著大紅袍,而是穿綠衣裳,戴花襆頭,到一張放在床上或離地面很高處的椅子上就坐,這也叫做“高坐”。先由媒人,後由姨或舅母請,他們各斟一杯酒,男子接住飲了,再由岳母請,把他請下“高坐”,回房坐在床上。這時新人家的門額,橫掛一條彩帛,已被人扯裂下來,夫婿進門後,眾人爭著扯著碎片散去,這叫“利市繳門紅”。然後,禮官請兩位新人出房,男執槐簡,掛紅綠彩,綰“同心結”倒行;女面向男,把“同心結”掛在手上,緩緩行走。這種被無數文學藝術樣式反覆重覆過的禮節,喚做“牽巾”。也有女子專以此寫詩祝賀的,如《燈下閑談》:團圓今夕色珍暉,結了同心翠帶垂。此後莫交塵點染,他年長照歲寒姿。到了堂前,雙方並立,請父母、女方親人,用秤或機杼…See More
Dec 12,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婚育之俗(1中)

在宋代以前,這一習俗並不明顯。但到了宋代,“將娶婦,先問資裝之厚薄;將嫁女,先問聘財之多少”,已成為最基本的婚俗第一步,然後再立契約,“以求售其女”,所以“世俗生男則喜,生女則戚”。倘若城市中的富室,一次新婚,最低程度要有“半千質具”!王安石嫁女到蔡家,慈壽宮賜一珠褥,就值數十萬錢。南宋景定年間,一小小九品鄭姓將仕郎之女慶一娘,許嫁給萬知縣之子,僅資裝費錢就高達十萬五千貫,隨嫁五百畝田尚不算在內。通過以上一高一低兩例,可以推想婚姻論財已成為一種普遍的風氣,這與宋代以前講究門第、等級的懸殊是有明顯區別的。在這種風氣影響下,為下聘財損資破產,乃至嫁娶失時、不能成禮的特別多起來。故官府將聘財定立等第,以男家為主,大致分為上、中、下三等:上戶金一兩,銀五兩,彩緞六表裏,雜用絹四十匹。中戶金五錢,銀四兩,彩緞四表裏,雜用絹三十匹。下戶銀三兩,彩緞三表裏,雜用絹一十五匹。這只是大體的規定,目的是讓市民們下聘嫁禮時有所遵循。實際上,即使沒有錢的市民,也要硬橕著備一兩匹彩緞、一兩封官會,加上一些茶餅鵝酒。有的窮苦市民,不顧“報應”,竟到居處附近的大廟,取人們布施給寺院的縑帛以嫁女。至於一貧如洗之家,奩…See More
Nov 16,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婚育之俗(1上)

嫁娶在東京,有一富戶為兒子娶一媳婦,剛過三天,就被皇宮中一位指揮官命令入見,結果,泥牛入海無消息,半個月不見人歸來。這事發生在頗得人望的仁宗朝,富戶自然上告到開封府。開封府尹範諷為此毅然去面奏,他對仁宗侃侃而談:民婦既成禮,而強取之,何以示天下?範諷所說的“禮”,即是嚴格按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程序而進行的婚姻禮俗,它是維系社會安定發展的重要大禮,怎麼能隨便破壞呢?仁宗聞言極是,立刻降旨,放出此女子,在禦榻前交給範諷帶回。透過這件事看,即使是皇帝,也要擺出一副尊重婚俗的樣子,尤其是在城市裏,講究禮儀,婚俗是千萬馬虎不得的。首先,任何一樁婚姻的形成,都要由媒人往來通言。那些嚴循明媒正娶戒律的名門,需要的媒人是戴蓋頭(即帷帽),拖裙到頸,著紫色套服,衣飾華麗者,她們的裝束幾乎和貴婦人一樣。所以,從外地來到東京的人,見一婦人著紅背子,戴紫幕首,卻沒有仆人跟隨在後面,就感到詫異。皇帝為使宗室與有錢富戶聯姻,選定了數十名官媒人,也就是這般模樣。中等門戶,所需媒人則著冠子,黃包髻,系把青涼傘兒。再次之就是頭挽一窩絲,身穿粗布衣,混跡在市井城鎮上的王婆之流。她們做媒為生,練就巧舌如簧,可…See More
Nov 15,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吃的藝術(2下)

在宋代城市中,無論早晚還是白天,都可看見出售“煎點湯茶藥”的,尤其是在時交五更的早市上,街頭巷尾傳來的“煎點湯茶藥”的叫賣聲響作一片,已成為一道亮麗的城市風景……“煎點湯茶藥”,茶為主要,以宋代常見的“煎香茶”來看,它的制作方法是:每百錢上春嫩芽,合一升去殼蒸熟的綠豆,再細磨十兩山藥,摻入腦、麝各半錢,重新放入盒中一同研磨約20杵下,再放入罐中密封好,窨三天後,再把這種香茶放在水裏煮,使所含的成份進入水中,好似煎藥。無怪乎宋代美食家林洪有這樣的認識:“茶即藥也,煎服則去滯而代食。”煎茶時間愈長,味道也就愈好。而“點茶”,就是在炭火將茶葉水燒得滾沸起時,用冷水點住,茶葉水再滾沸起,再用冷水點住,如此點三次,才能收到色味皆佳的效果,這是一般的“點茶”規律。由於茶葉的豐收,茶坊遂在城市普及,“點茶”也就在城市中流行起來,各式點茶競爭相長,出現了“點茶不一”的局面。如當時茶葉多產自南方,北方人特別難得到它,一旦得到茶葉,又以為茶葉味不好,所以在茶葉裏放入許多雜物煎點,正如葛立方《韻語陽秋》所說:“北方俚人茗飲無不有,鹽酪椒姜誇滿口。”這就好像北宋話本《快嘴李翠蓮記》中所描繪的李翠蓮“煎點茶”相…See More
Nov 12,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吃的藝術(2 中)

看來河豚有毒,可是並非人人會烹制,但市民們又想吃,於是,美食家研究出了行之有效的烹制河豚的方法。而且,為了解決口腹之欲,美食家還創造了“假河魨”的吃法——楊次翕在丹陽時,做羹招待米芾,說:今天為你做河豚。米芾疑慮不敢吃,楊笑著對他道:這是用別的魚做的,假河豚。所謂假,乃象形也。如《山家清供》所記“假煎肉”的制作:葫蘆和面筋都切成薄片,分別加料後用油煎,然後加蔥、花椒油、酒,放一起炒,葫蘆和面筋不但炒得像肉,而且它的味道也和肉味相同。類似這樣制法的假河魨、炸油河魨、油炸假河魨,已作為名菜,紛紛出現在食店裏。可見,美食家的提倡,對市民認識河豚和吃河豚,還是起到不小的催化作用,而且,飲食商家能夠聞風而上,也的確能將海鮮制作出美味來——像東京東華門何吳二家造的魚鮓,是從澶滑河上打魚斫造,貯入荊籠,一路上用水浸泡運入京城的。它是切成十數小片為一把出售,號“把鮓”。因控乾入物料,肉益緊而味道甚美,名聞天下,以至有“誰人不識把鮓”之語。蟹本是南方水產,可是在東京的食店裏卻也風行一時。市民往往將生蟹拆開,調以鹽梅、椒橙,然後洗手再吃,故這種蟹叫“洗手蟹”。甚至停泊在汴河邊的船家的婦女也能夠做這種洗手蟹…See More
Oct 24,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防火(2 中)

望火樓的建構出於李誡的《營造法式》。《營造法式》於元符三年(1100)編纂完成,崇寧二年(1103),經皇帝批準,按照通用的敕令,公諸於世。這也就是說,在元符三年以前,就已經有望火樓的設置或至少有其設想了:望火樓,一坐四柱,各高三十尺基高十尺,上方五尺,下方一丈一尺造作功柱四條,共一十六功榥三十六條,共二功八分八厘梯腳二條,共六分功平栿二條,共二分功蜀柱,二枚摶風版,二片右各共六厘功摶三條,共三分功角柱,四條廈瓦版,二十片右各八分功護縫,二十二條,共二分二厘功壓脊,一條,一分二厘功坐版,六片,共三分六厘功右以上穿鑿安卓,共四功四分八厘柱有多高,瓦版用多少片,護縫有多長,共用多少功,一清二楚,明明白白,以“法式”規定下望火樓的構造,其意是要遵此執行,望火樓的重要性顯而易見。目前遺存的桂林府城北的鸚鵡山石壁上,仍保存著南宋鹹淳七、八年(1271、1272)鐫刻的當時全城總平面圖,其中就有一望火樓。此樓位於該城寶賢門與鎮嶺門之間的山上,與城墻連接,出寶賢門可沿石階登上望火樓。這是一座建造在立柱上的方形二層樓,於此可以看出,望火樓必須要建在全城的高處。“樓”是建在立柱之上,根據《營造法式》規定…See More
Aug 8,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防火(2 上)

消防早在開寶初年,遠在廣南的劉就命令每家市民,都備置一個號為“防火大桶”的貯水桶。這雖是前代防火制度簡單的沿承,但它已成為一項城市基本設施,不能不說是一種歷史的進步。可是,一次比一次大、一次比一次後果嚴重的火災,使城市管理者意識到一般性的防火、滅火設置是遠遠不夠的,必須要建立專門化的防火、滅火機構和組織,才是最為根本的杜絕火災之計。由於史料的浩繁,筆者一時還難於考證到宋代城市中設立防火、滅火機構和組織的確切記錄,但筆者敢說,下面所引的這條史料,是目前所能找到的較早的關於宋代城市已設專門的防火、滅火機構和組織的記錄了——二年六月,詔在京人戶遺火,須候都巡檢到,方始救潑,致枉燒房屋,先令開封府,今後如有遺火,仰探火軍人走報巡檢,畫時赴救,都巡檢未到,即本廂巡檢先救。如去巡檢地分遙遠,左右軍巡使或本地分廂界巡檢,員僚指揮使先到,即指揮兵士、水行人等,與本主同共救潑,不得枉拆遠火屋舍,仍轄不得接便偷盜財物。如有違犯,其軍巡使、廂虞侯、員僚指揮使,並勘罪以聞。以上這條史料所說的“二年六月”,即大中祥符二年(1009)六月,其中有“仰探火軍人”、“指揮使”等名目,窺測火警是用軍隊,滅火是指揮使指揮…See More
Aug 2,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防火(1 下)

以真宗天禧年間(10171022)計算,東京的人口約為55萬左右,神宗元豐年間(10781086)增至為70萬左右,徽宗崇寧年間(11021107)增至80萬左右。這些數字,當然不包括臨時來京者、流動商販、駐守禁軍及其家屬等等。有專家曾以天禧五年(1021)城內50萬人基數計算,其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裏13570余人,從《清明上河圖》可以看到這種人如蜂集般的情景。又如《清明上河圖》所繪,在沿街店鋪及一個挨一個的貴族宅第後面,又有密密的院落或住宅,也就是說密集的各式的市民居住區,占據了宋代大城市的大部分空間。城市人口增加很快,城市範圍並無多大擴展,因而居住非常擁擠,這就使庖廚相近的狀況日益突出起來,這是城市火災的一個重要根源——程琳任開封府尹時,內宮有一次失火,在場的宮人也都服罪,可是心細認真的程琳,為了明辨是非,就讓宮人畫了一張火經過的路線圖。程琳清楚地看到,這是由於宮人多,居住地方非常狹隘,而爐竈靠近板壁,時間一久幹燥了,火災自然就起來了。這純屬天災,而非人為,但從中卻暴露出一個問題,那就是庖廚相近勢必會釀成火災。這也是後人總結宋代城市火災多的原因之一,即居民稠密、廚竈連綿。一向以懮國…See More
Jul 23, 2017
有格 台 posted a blog post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防火(1 上)

火災一堆熊熊燃燒的火,一個手腳捆綁的人,烈焰旺,身翻滾,炙皮裂肉,慘叫不絕……這是建隆二年(961)東京街頭出現的一幕。這位史籍未載姓名的被燒之人,是在皇宮“內酒坊”作工的一名小卒子。史籍未說明是否是他造成皇宮內失火,只記載了由於失火,這名小卒子被投入火中而受到活活燒死的嚴懲。是太祖趙匡胤作出了誰造成失火就要被火燒死的最為嚴酷的決定,他還下令將與這次失火有關的監官以下數十人,押解刑場斬首,屍體露市示眾……“自是,內司諸署,莫不整肅。”這是江少虞《宋朝事實類苑》對這次失火處理後果的評價。史籍記述趙匡胤:“聖性至仁,雖用兵,亦戒殺戮”,其形象仁義至極,何以對一次失火如此大動肝火,嚴懲不貸?其中自有緣由。從宋代開國立都於東京來看,趙匡胤面臨著一個怎樣維護剛剛到手的政權的問題,具體來講,先是如何固保城池的問題。據傳,在開寶元年(968)修城時,趙匡胤看到已經畫好的方方直直,四面皆有門,坊市經緯其間,井井繩列的施工圖,大怒,自取筆塗改,命用幅紙作大圈,紆曲縱斜,並在旁特註:“依此修築。”開寶修城,確有其事。趙匡胤如此設計,著眼於城池的易守難攻,自有其道理。對開國之君而言,京都的安全,是壓倒一切的…See More
Jul 21, 2017

有格 台's Blog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2上)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7 at 2:30pm 0 Comments

賞心樂事

南宋的張約齋曾把春夏秋冬四季中的每一季,劃分為孟、仲、季三個月。即正月孟春,二月仲春,三月季春。四月孟夏,五月仲夏,六月季夏。七月孟秋,八月仲秋,九月季秋。十月孟冬,十一月仲冬,十二月季冬。

在張約齋筆下,每個月都有節日、有活動,如果說正月歲時更新,是節日活動之高峰,還情有可原,可那平平常常的四月孟夏,卻也是活動不斷,好像每天都在節日之中——

初八日亦庵早齋隨詣南湖放生食糕糜

芳草亭鬥草芙蓉池賞新荷…

Continue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休閒(2中)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7 at 1:30pm 0 Comments

鐘馗已不再是那種猙獰厲鬼模樣,而是像一位胖墩墩的老官吏,端坐輿上,袖手回眸,悠然自得,只是兩只巨眼圓睜,鼻孔碩大朝天,仍顯露出神威凜凜。小妹及其侍女,則均以墨當作胭脂塗抹面頰,出人意表,妙趣橫生。但詼諧之中亦見端莊,只見小妹長裙曳地,高髻朝天,少女老婦,簇擁隨後,儼然貴人模樣。

二十余個奔走趨行的小鬼,大小胖瘦,高矮不齊,黑白分明,各具神態;或光頭,或戴帽,或側首回顧,或仰面昂首;有架輿的,有肩壺的,有扛寶劍的,有挑行裝的,有挎包裹的,有背葫蘆罐的。他們多為赤背裸體,與小妹、侍女的麗服靚裝互相映照。…

Continue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防火(2 下)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28pm 0 Comments

皇宮內火起被撲滅後,“消防隊”均得到10貫至300貫不等的賞賜,重傷的將官和輕傷將官,各得200貫與150貫的醫藥錢,重傷人兵和輕傷人兵,各得70貫與40貫的醫藥錢。

若是在救火中有不盡力者,查出後定以“軍法”治罪。宋政府經歷多次滅火,已制定出了許多嚴格的失火、滅火懲治法律,《慶元條法事類》中,就對城市失火治罪及滅火時所應遵循的作了詳盡的規定:

諸在州失火,都監即時救撲,通判監督,違者各杖八十。雖即救撲,監督而延燒官私舍宅二百間以蘆竹草版屋三間比一間,都監、通判,杖六十,仍奏裁。三百間以上,知州準此,其外縣丞尉州城外草市倚郭縣同並鎮寨官,依州都監法。…

Continue

伊永文·行走在宋代的城市~體育運動(1 下)

Posted on April 27, 2017 at 9:28pm 0 Comments

後唐五代的梁開平年間,出現了這樣的情景:錢塘怒潮急湍,晝夜沖擊,版築不牢。吳越王錢鏐到“錢塘潮神”伍子胥的廟去禱告:願鬼忠憤之氣,暫收洶湧之潮。然後,采取山陽之竹,用鴻鷺之羽為飾,以丹珠煉剛火之鐵做簇,造3000箭矢。又用鹿脯煎餅、時果清酒,禱告六丁神君、玉女陰神。第二天,為表示射蛟滅怪的決心,錢鏐用500強弩手,以造好的箭矢射向勢不可擋的錢塘江潮頭,每潮一至,便射一矢。

這則出自《吳越備史雜考》一書的記錄是不可信的,然而它恰恰反映了宋代以前的人們對錢塘江潮無可奈何、誠惶誠恐的可憐形象。…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