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yatamā
  • Male
  • Kathmandu
  • Nepa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riyatamā's Friends

  • INGENIUM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 TV Plus
  • 有格 台
  • 字詞過度
  • 絲經 庫
  • Marketing Link
  • Suan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Priyatamā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riyatamā's Page

Latest Activit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陳子善:不該被忘記的吳興華(下)

與書信集的個別失誤相比,《全集》詩集分量最重,問題也最大。詩集所收兩百多首詩,明確注明出處的僅40多題50多首,加上詩末注明寫作時間的16題20多首左右,總共約80余首可知發表或寫作時間,其余一概欠奉。作為一部作家全集,這是不能令人滿意,甚至令人深感失望的。當然,可以說其余詩作均來自吳興華家人保存的手稿本和宋淇珍藏的手稿本,但詩集並未作任何明確的交代,唯一的例外是《無題十二首》,注明了“自吳興華手稿錄之”,那麼其他許許多多首詩是根據什麼“錄之”的呢?哪些是從家人保存的手稿本中錄出,哪些是從宋淇珍藏的手稿本中錄出,或者兩者互見的,《全集》編者理應作出必要的說明。這個許多詩作不明出處的問題在《詩文集》中已然存在,《全集》更嚴重更突出了。從《全集》各集看,似乎是所收詩文按發表或寫作時間先後編排,雖然也未明確交代。以此標準查對詩集,仍令人費解。前述吳興華在1957年8月號《人民文學》發表了《詠古事二首》,詩集在這兩首詩之後,竟然還編排了約占總數一半多的詩作,難道這一大批詩作都是吳興華1957年以後所寫?更奇怪的是,緊接著《詠古事二首》就是吳興華作於1941年的兩首Sonnet(這兩首Sonne…See More
1 hour ago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陳子善:不該被忘記的吳興華(上)

吳興華文學身份多種多樣,說他是詩人、評論家、翻譯家、學者、英美文學教育家,等等,都對,都不錯。若從中國現代文學史角度考察,他是有自己鮮明風格的新詩人,才最為重要。但他又是寫了許多新詩卻在生前沒有出過一本新詩集的詩人,這在現代文學史上頗為少見。對與他一起在1940年代詩壇崛起的穆旦,吳興華在1947年12月26日給宋淇的信中就明確表示:穆旦“從許多角度看起來,可以說是最有希望的新詩人”。穆旦生前畢竟已出過《探險隊》《穆旦詩集》《旗》三本新詩集,而吳興華卻一本也沒有。1949年以後的30多年時間,這位新詩人幾乎被遺忘了。只在1957年曇花一現,在《人民文學》8月號上發表了《詠古事二首》。時光流轉,一直要到消失37年之後,《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1986年第2期推出“吳興華專輯”,他的名字和詩作才開始進入中國新詩研究者的視野。這種情形與張愛玲重新“出土”,庶幾類似。1988年12月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吳奔星先生主編的《中國新詩大辭典》,吳興華以一首《西迦》入選。1998年12月廣西教育出版社出版錢理群先生主編的《中國淪陷區文學大系•詩歌卷》,吳興華入選18題20首之多,成為入選作品最多的淪陷區…See More
Wednesda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話說朱元璋(3)

第三,無論是盲目的第一階段,還是有了政治目標第二階段,造反運動的領導者首先考慮的是自己的利益、造反領導集團和全體造反活動參加者的利益。這些利益有時與某些階層或群體利益吻合,那是社會運動的結果,並非是造反者特別要作這些階層或群體的代表。當階級意識沒有進化到自覺階段時,不存在誰有意識地代表哪個群體利益的問題。在紛紜復雜的斗爭中,造反者不斷地變換口號和主張,但這些變化都是圍繞著他們的生存和利益的,不用說遊民非常短視,特別重視眼前利益(為了生存,他們不可能考慮更遠的東西,所謂“我躬不閱,遑恤我後”),就是為史家們熱衷表彰的農民也不會遠離個人利益這個主題。這些我們將在以後還會加以說明。至於農民起義、農民戰爭是否推動了社會的進步,這需要具體問題,作具體分析。一般說來,農民戰爭人為地中斷了經濟發展,持久的戰爭消滅了大量的人口,嚴重破壞了經濟中心的——大中城市,幾百年的經濟積累、文化積累毀於一旦,新的朝代開始後又得從頭開始,重建小農、重建宗法,經過幾十年、甚至百余年的發展與積累,逐漸與前朝差不多了,這時前朝所有的問題又發生了,社會腐敗、政治黑暗,貪官汙吏橫行於世。宗法解體,大量遊民出現,有更多少地的、…See More
Tuesda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話說朱元璋(2)

3,說“背叛” 過去一個時期里評論“農民起義”歷史論著里,經常用的一個概念就是“背叛”。一個社會下層人士,想通過造反謀求生路,半路被官府招安,於是,歷史學家往往稱這位造反領袖成了“叛徒”,他“背叛”了農民起義;如果他造反成功了,從社會下層、或竟從社會最底層的遊民一躍而成為帝王,如果按照上述的批判招安的邏輯,這應該是革命到底了吧?不,這也不被歷史學家們稱許。把這些小人物最終登上皇帝的寶座說成是他們竊取了農民起義的勝利果實、最終“背叛”了農民起義。例如,吳晗在評價從遊民登上皇位的朱元璋時就是力主此說的(見《朱元璋傳》),許多明史研究者讚成和支持吳晗的意見,只是他們的論據與描述朱元璋的“背叛”的過程與時間與吳晗略有差異。吳氏還提出元至正二十六年(1366)朱元璋發表的討伐張士誠的檄文和宣諭徐州吏民的公告是他從革命的農民“轉變”為地主階級領袖的重要標志。他說: 這兩篇文告公開、正式宣告了朱元璋對彌勒教、對紅軍的斥責、背叛,否認了自己和全軍過去對彌勒教的信奉,脫去宗教迷信的外衣,進一步宣稱進軍的任務是為了伐罪救民,是為了使民庶各安於田里,使百姓永保鄉里,公開地取消了階級斗爭的內容,公開地聲明他對…See More
Nov 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談談隱士文化 ——《采菊東籬下》自序

桌子上一杯烏龍茶,散播著陣陣幽香,靠在沙發上有意無意地面對電視,享受著退休之後的那份悠閑。我突然想到,退休是不是與退隱有點類似呢?遠離了名利場的是是非非,沒有了職場上的雞爭鵝斗,而且有口安穩飯吃(當然遠不是所有的老人都能這樣,我是托居住在大城市的福了),不必為溫飽操心。有空閑時,想干點什麽就 干點什麽,不干也沒有人催了……如果胸襟寬闊些、為人通脫些,心閑身安,晚年可以說是人生的享受。古代的隱士們所追求的不就是這些嗎?一也許正像佛教所闡釋的人生難以擺脫苦諦,為了追求內心的平和安樂,隱居也是人類社會中某些人的一個選擇,因此許多國家都有隱士的故事。記得我上小學四年級的語文課本(當時用的還是1940年代的課本)里就有一篇歐洲的關於隱士的故事。這是一篇批評隱士的文章,文章認為脫離社會的隱居是不可能的,文明社會所有人的一切都打著社會的烙印,你要生存、要生活就要仰仗他人、仰仗社會。當然這是對的,可是我覺得這有些無的放矢,因為隱士——起碼中國的隱士追求的不是百分之百地擺脫他人與社會,他只是想擺脫社會上的一些自己不能適應的紛爭,選擇自己能夠適應的生活方式。例如傳說中最早的隱士許由,他是唐堯時的能人,很有…See More
Nov 13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俠”的本義不在“武”

人們一談到俠往往想到現代武俠小說中的“俠客”,或受到韓非子的“俠以武犯禁”的影響,總把“俠”與“武”聯系起來。連近代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在《?書》中的《儒俠》一節也說“漆雕氏之儒廢,而閭里有遊俠”。漆雕氏之儒的特征就是“不色撓,不目逃”(連顏色、目光都不屈服於他人),也是從“武”的角度考察“俠”的。雖然後世“俠”多與“武”密切相關,但其原始意義卻不在於“武”。甲骨文、金文沒有俠,《說文》段注云“經傳多假‘俠’為‘夾’”。實際上最初的“俠”就是“夾”。金文中的“夾”像一個大人有兩個小人夾輔、追隨。這是“俠”的原本意義。所謂俠也就是廣交遊的人物,與武並沒有必然的聯系。歷史上第一批被史家所稱頌的俠也不是以武著名的。《史記•遊俠列傳》中說:古布衣之俠,靡得而聞已。近世延陵、孟嘗、春申、平原、信陵之徒,皆因王者親屬,藉於有土卿相之富厚,招天下賢者,顯名諸侯,不可謂不賢者矣。比如順風而呼,聲非加疾,其執激也。至如閭巷之俠,修行砥名,聲施於天下,莫不稱賢,是為難耳。然儒、墨皆排擯不載。自秦以前,匹夫之俠,湮沒不見,余甚恨之。我們仔細品味這段話,它至少包含以下幾個意思:一、近世貴族的遊俠最著名的是延陵季…See More
Nov 10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被忽視的遊民與遊民文化

去年我提出《遊民文學與遊民文化之關系》的課題,得到中華社會科學基金的資助。一些朋友與同行覺得這是個新問題,實際上我在1994年曾發表《論〈水滸傳〉的主導意識——遊民意識》,便是這個課題研究的一部分;1990年我在香港中華書局出版了《中國流民》(原名為《遊民的理想與現實》被編輯誤改),此書便是這個課題最初的、極不成熟的論述。早在“五四”時期,杜亞泉先生就關注過遊民與遊民文化的問題。王元化先生在其《思辨隨筆》的《遊民與遊民文化》條中說:“杜亞泉在《中國政治革命不成就及社會革命不發生的原因》(1919)一文中,將中國歷史劃分為三個時期,以大量的篇幅談到遊民與遊民文化問題。他說遊民是過剩的勞動階級,即沒有勞動地位或僅作不正規的勞動。其成分包括有兵、地棍、流氓、盜賊、乞丐等。遊民階級在我國社會中力量最大,他們有時與過剩的知識階級中的一部分結合,對抗貴族階級勢力。……遊民和知識階級結合,就產生了遊民文化。這種文化以尚遊俠,喜豪放不受拘束,不治生計,嫉惡官吏,仇視富豪為其特色。”杜氏還認為知識階級缺乏獨立思想,達則與貴族同化,窮則與遊民為伍。雖然我們不一定完全同意杜亞泉先生的意見,但他是較早提出遊民…See More
Nov 9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從笑說到幽默

盡管幽默不等於笑,但幽默卻離不開笑。有時我想人生要是離開笑可怎麼過?可是現實生活中就是有許多人不肯笑、不會笑、不能笑、不敢笑。魯迅先生筆下的魯四老爺、四銘等,盡管讓讀者感到可笑,可是他們絕對不肯笑。“君子不重則不威”嘛!要能威嚇住平民百姓,就要戴上一副驢子似的假面,日久天長,像電影《蘭陵王》一樣真臉假面,合二而一,面部肌肉僵化,再也不會笑了。於是,人類便多了一個不會笑的品種。不僅中國如此,洋人也大體相同。昆德拉曾經說過,在大庭廣眾之下,有個人說個笑話,人們樂不可支,可是有某種人不笑,他們是克格勃。這又是一類。生活中許多人不是不會笑,而是不能笑、不敢笑。人生對於他們來說是太沈重了,如過著辛苦麻木生活的閏土,被生活的擔子壓折了腰,怎能忍心責備他不能笑!聽朋友講過一個故事,說某八旗後裔,性格開朗,好說笑話。三年困難時期,餓著肚子,還能一個人躲在家里編織極其精巧的蟈蟈籠子,自得其樂。可是,在1966年“紅八月”中,被掃地出門,天天挨斗,最後投環自盡,永遠失去了笑聲(這個悲慘的故事使我想起了老舍先生)。最可憐的屬不敢笑。當然,人具七情六欲,沒有天生不敢笑的。之所以“不敢”那是因為有“不準笑”的。…See More
Nov 8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在鏡中》

在鏡中我看見自己蒼白如水的容顏, 我心坎裡依依的蕩起一層回憶的默痛﹔ 那些人所贊美的眉,口,和如白雪的姿容, 和那雙倦於注視任何一個少女的眼睛。 在鏡中我看見被多少人所愛著的自己, 同時看見多年中蟄伏在心靈的深幽處 萬千少女的影子,搖搖的沈下有浮起, 當我看見自己在一面華麗的鏡子中間。唉,如果我沒有悅人的風姿,美妙的明目, 沒有這自誤的聰明,與無知的動物一樣, 我可以快樂的生活,睡眠,不為那些幻夢 所纏繞。如今我的心如大海的波濤起伏, 在鏡中人們但看見我的眼如秋星閃亮, 卻看不見那曾經負著千萬傷痕的心靈。See More
Oct 23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話說朱元璋(1)

朱元璋是自明代以來的熱門話題,打開網頁搜索一下,竟有12500多條,甚至超過了一些明星大腕。然而,翻閱一下,大多還是局限在朱元璋的能夠引起大眾興趣的問題,如朱元璋的“容貌之謎”,是俊、還是醜?四菜一湯是不是始自朱元璋?為什麼一個放牛娃,一日三餐不繼,16歲作遊方和尚,25歲當兵,最後居然成了皇帝,建立了大明王朝,延續了276年?當然歷史上有些特殊經歷、最後又成為大人物的人,總能作為談資永世流傳。1.如果讓馬皇後、朱標太子和身邊持從來“回憶”和評價朱元璋當然如何評價歷史人們不單純是時代需求(也就是說時代關注什麼問題),也有個客觀標準,有時我忽發奇想,如果馬皇後(朱元璋的皇後)和他的太子及身邊工作人員(當然,已經奉旨陪葬的就不說了)要答記者問,請他們回答一下對於先皇的感性認識、或他們持筆寫先皇的回憶錄(讀者不必太較真,馬皇後和太子朱標都死在朱元璋之前,所以我事先聲明說這是“奇想”)。準會有他們的獨特認識,與歷史學家不同。 應該說朱元璋的一生中與他關系最親密無間就是馬皇後了,他們出身相似,經過同甘共苦。她一定會說,朱元璋是個好男人、好丈夫。我們是患難夫妻,打天下我也是近了一份力的。她記得最清…See More
Oct 20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病中》

太陽落了,光明隱去了,蕭索無聲地 黑暗來到,突然淹沒了整個的人間, 白晝在作最後的掙紮,西方的晚天 塗滿了似青春,似愛情,似血的紅焰。 烏鵲三兩成群的飛回它們的巢裡, 遙寺鐘聲穿過白雲和煙靄飛來了, 水面起了一陣微波,又重歸於靜寂, 鷓鴣聲聲的啼,遠遠近近,如悲如泣。看看小欄下隨風零落金色的花草, 看看天空由鉛灰色漸漸轉成黑色, 看旋舞而下的落葉,獨自立在窗前…… 這樣的日子從前好像也有過不少, 不過那時我想的總是過去的快樂, 如今擔憂的卻是渺茫莫測的來年。See More
Oct 16

Priyatamā's Blog

王學泰:漫談幽默(4)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0 Comments

魏晉以來,社會動亂,士人追求感官刺激與肉體上的享樂,此時笑逐漸與思考脫鉤, 從經學史書諸子中獨立 出來,變成單純的笑。於是在曹魏時期出現了第一個笑話集——邯鄲淳的《笑林》。此書三卷,已佚,從現在輯本來看,都是單純笑話,其中有“理”, 而編輯目的不在於說理,而在於娛樂。



晉孫楚《笑賦》評論此書時說“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可見當時讀者也是把它當做“調謔”書來讀的。其後又出現了魏澹的《笑苑》、陽介松的《解頤》、侯白的《啟顏錄》。特別是侯白,史有其人,生活於隋末唐初,為人滑稽多智,好講笑話,後逐成“箭垛式”的人物,唐代的許多笑話都假名於他。…

Continue

王學泰:漫談幽默(3)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0 Comments

先秦以後的第一流學者、文士皆可以說是富於幽默感的。這里僅舉幾個尚未被讀 者普遍認可的例子以說明之。 如談到司馬遷給讀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受腐刑後的“腸一日而九回”的痛苦與惋憤。其代表作品《史記》也被稱之為“無韻之《離騷》”。

固然《史記》有著強烈的愛憎傾向,但司馬遷又是歷史的觀察者, 他有超越世俗與常人的冷靜和客觀,因此在他筆下許多歷史事件與人物是富於喜劇性的, 不必說他在描述漢高祖劉邦的遊民無賴的作風與平凡小事時處處流露出幽默感,令人忍俊不禁,即使寫到秦皇漢武這些直至今日仍令許多人仰望的人物時也多有喜劇性的情節(如秦始皇為鞏固其政權所作的種種努力,與二人對長生和求仙的企望)。《外戚世家》寫漢景帝的竇皇後與失散多年的弟弟初次相會,話及昔日艱辛時“於是竇後持之而泣,泣涕交橫下。侍禦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後悲哀”。用筆簡潔,不加評述,只從旁觀者角度再現其場景,但其可笑便展現在讀者面前。…

Continue

王學泰:漫談幽默(2)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0 Comments

兩個例子題材相近,皆是寫“名”、“實”問題,批評名實不符的社會現象。前者態度較為溫和、含蓄,並且從哲學高度批評了名詞崇拜癥患者在追逐美名的同時,失去了物的“本真”。而後者態度較為尖刻,對於那些仰承上級鼻息的人們的醜陋,批評也很尖銳。因此,前者近於幽默,後者近於諷刺。

當然,在具體的藝術實踐中這些相近的範疇還是很難分清的。 互相比較時還都屬於朦朧概念。一般說來,如果做到詼諧重內容,寬廣避膚淺;諷刺磨而鈍, 去其酸與刺;機智富情趣,遠離油滑調。那麽雖非有意追求幽默而離幽默不遠矣。幽默, 特別是對人生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古代的中國是否有幽默存在呢?傳統的中國人是否有幽默感呢?這又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林語堂對這些是肯定的。他說:“幽默本是人生之一部分,…

Continue

王學泰:漫談幽默(1)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8pm 0 Comments

幽默作為文藝作品中的一個類型,其繁榮是空前的,它充斥著書攤、熒屏、銀幕、舞台;如果把幽默當做一種優雅的藝術品位,其不如人意之處也是有目共睹的。 也許是“幽默作品”的創作者或表演者只關注它令人發笑的一面, 而忽略了其它更重要的方面,(譬如機智、寬厚、深沈等方面)以至於人們在看完或聽完笑話、相聲、 喜劇等所謂“幽默作品”之後雖不能說沒有笑,但總令人覺得笑得勉強, 仿佛有被人胳肢的感覺,有時回味起來,甚至感到惡心,也就是說“幽默”完結之後, 不僅沒有給人帶來愉悅、使人的精神得到點升華,而是相反, 於是“幽默”在稍有見識的人們心中同市場上的貨幣一樣不斷貶值。甚至有點談及“幽默”則令人有肉麻之感。 這是個幽默文學和幽默藝術表面上紅火、實際上是不景氣的時期。可以說是幾十年前林語堂先生提倡幽默時的重演。



一…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