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yatamā
  • Male
  • Kathmandu
  • Nepa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riyatamā'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 TV Plus
  • 有格 台
  • 絲經 庫
  • Marketing Link
  • Suan Lab
  • Mystikós kípos
  • Easy Tree
  • Temer Loh

Gifts Received

Gift

Priyatamā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riyatamā's Page

Latest Activit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際兵:記憶與忘卻 下

早在1923年,俞平伯先生的《重印〈浮生六記〉序》就對中國的自傳問題有過一番解說:記敘體的文章在中國舊文苑裏,可真不少,然而竟難找一篇完美的自敘傳。中國的所謂文人,不但沒有健全的歷史觀念,而且也沒有深厚的歷史興趣。他們的腦神經上,似乎憑了幾個荒謬的印象(如偏正、大小等),結成一個名分的謬念。這個謬念,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無所不流傳,結果便害苦了中國人,非特文學美術受其害,及歷史亦然。他們先把一切的事情分成兩族,一正一偏,一大一小……這是“正名”。然後甄別一下,與正大為緣的是載道之文,名山之業;否則便是逞偏才,入小道,當與倡優同畜了。這是“定分”。申言之,他們實於文史無所知,只是推闡先入的倫理謬見以去牢籠一切,這當然有損於文史的根芽,這當然不容易發生自傳的文學。”(《浮生六記(外三種)》,長江文藝出版社二00六年版,215~216頁)往遠處說,還是中國的思想傳統有問題;從近處看,國人對待道德的態度及方式罪莫大焉。道德觀念人人都有,不像西方人能對道德進行理性的討論,我們一貫認為自己的價值立場就是真理,慣於用自己的價值觀裁定他者。換句話說,我們總是把自己當作上帝的化身。他不符合我者受攻擊,我…See More
yesterda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際兵:記憶與忘卻 上

逝者如川,忘卻是我們無法擺脫的宿命,一切記憶都是忘卻後的記憶。正是在忘卻與記憶之間,我們建構了自己,賦予自己以形象和身份。在個體和集體設計自我認同的那些活動中,自傳是一種不適合中國人的文體。如何記憶自己的故事本無成規,世間沒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自傳模式。但是,比較一下別傳,我們不難發現自傳潛在的特性。寫作別傳,關鍵是考訂人物的行動與事件,探尋歷史演變的“規律”;一旦有人指出考訂不實,所傳之言也就成了笑話。自傳也免不了這方面的問題,不過作者所經歷的諸多事件,尤其是一些瑣事,往往沒有旁證,作者其實是自說自話,真與假的標準起不了作用。而且除了行動和事件,傳主能夠充分地表現自己的情感和思維,生動地展示內在生活是自傳者的專利。如此說來,自傳不惟記錄歷史事件的真實,而是在行動史與精神史的結合中展現一個生命的形成、變化、掙紮和奮鬥,展現一個鮮活的、具體的人。難怪法國學者勒熱訥給自傳做出了這樣的定義:“一個真實的人以其自身的生活為素材用散文體寫成的回顧性敘事,它強調的是他的個人生活,尤其是他的個性的歷史。”(《自傳契約》,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1年版,201頁)縱而觀之,漢語世界的傳記歷來偏重外在…See More
Tuesda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家新·《荒原》第八行

——從一個更大背景來看中國當下詩歌和我們自己講到這裏需要講一下聖徒和隱士的區別。聖徒這種說法包含了道德的承擔性甚至是犧牲的精神,而隱士沒有這種含義。托馬斯曼一直在德國慕尼黑生活和寫作,希特勒當政之後,托馬斯曼公開發表聲名拒絕承認占據德國統治地位的滅絕人性的納粹政權。托馬斯曼經常受到迫害,他知道自己在德國已沒有生存的地盤,他知道自己將不得不離開德國,他說了這樣一句話:“與其說我是生就的殉難者,不如說我是命定的體現者。”當托馬斯曼說這句話的時候從他身上迸發出了聖徒的光輝。托馬斯曼是了不起的,他敢於以他個人的存在來對抗整個民族的狂熱。在中國我們所看到的大部分是隱士,我覺得沒有比隱士更功利的了。他們拿起一把鐵鍬裝作歸隱田園的樣子等待采訪者前去拍照。我這次在德國上的最重要的一課就是參觀了“達豪集中營”。達豪在慕尼黑附近,是在德國本土最早建立的一個集中營,1933年建立直到1…See More
Apr 8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Mar 22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周瓚·女性詩歌:“誤解小詞典”

很久以來,女性詩歌一直受不到相應的重視,我們總是忽略了女性詩歌的存在,因此 我今天就來講講女性詩歌的問題…See More
Feb 2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小說的世界

時間:9月19日晚上7:00地點:一教101主講人簡介:…See More
Feb 3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肖開愚 要好玩,但還不夠 下

1968年 我願意審亨利·米修 一個高級將領 1968年 我願意在天安門城樓上朗誦詩 我從東方回到美國 充滿了新興的消息 1961-1967 不想心不得斯脫特 我是紅耶穌 我死了 我的南加利福尼亞一行 全部地投入生活 我1950年就把自己發射出去了 我在所有的軌道上 而你們的道德使世界為之腿軟 你們的饑餓 使我們害羞 你們的婚姻 使我們淫蕩 我…See More
Jan 17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肖開愚 ·要好玩,但還不夠 上

時間:2001年12月4日(周二)晚7:00 地點:三教107 主講人:肖開愚(當代著名詩人、學者) 晚上好,我先給大家念幾首我自己寫的詩吧。  一覺醒來…See More
Jan 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西川、王家新、藍棣之、程光煒:當下詩歌狀況

藍棣之:當下詩歌的狀況,我認為很不好。我不明白在場的人的身份,記得我在清華開課的時候,曾發現文理科的沖突很厲害。我認為,馬克思曾說的資本主義是敵視詩歌和藝術的, 這是正確的,市場經濟之下的確有這種現象。當然,90年代,詩歌仍取得很大成就。 (主持人)下面我們請王家新老師講幾句。 王家新:我接著藍老師的話題談,說一說文理沖突,談談詩歌與文化藝術的問題。現在有許多對新詩的指責,包括諸如書齋化、貴族化等等,說新詩讀不懂,這是早些年曾出現過的。 有些把詩歌作為語言文化提升的事又受到指責,說是脫離人民高高在上。這類問題為什麽在這樣一個國家一再被提出呢?…See More
Dec 28, 20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戴錦華:活的知識——論大眾文化研究

大眾文化在中國的地位越來越重要,而在西方大眾文化研究早已成了一門顯學。文化研究不論對人文學科,還是學院建構,還是對人的思考,生活都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那文化研究到底是作什麽呢,我想它即尋找,創造,生產活的知識。文化研究是一種淘金術,它將淘出有利於我們的文化。如今我們也已進入了網絡時代,知識的意義在於提高思考和提出問題的能力,我們似乎也不在需要以前作學問必須要求的“童子功”,我們再也不需要去背眾多的古代經典。而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就可以帶著一個白紙似的腦袋去搞研究,我們要的是更敏銳的分析和發現問題的能力。大眾文化研究與傳統科學有很大的不同,並且它還對傳統科學造成了壓力。因為傳統的學科都存在一種厚古薄今的現象。但大眾文化研究突出的是它的當代性和當前性,它研究活的歷史,是當下發生著的,關註著的現實。它關註此時此刻的問題,與當前社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因此大眾文化關註被主流所遮蔽的邊緣文化,如青年文化,另類文化,以及女性文化。大眾文化關註種種社會運動形式,政治形式的民眾運動,這是大眾文化研究的一個重要特征。所以這種文化在整個精英文化研究結構中必定會缺席。而正是這種輕松的,接近我們大多數人的文化研究…See More
Dec 16, 20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拱玉書·語言與文字-從古代西亞文明談起

因為此次拱教授的講座學術性較強且穿插了大量的幻燈,再加上講座時間本身很短,所以這裏只能提供簡短的概要,請大家諒解。 今天來了這麽多人很出乎我的意料也使我有點不知如何是好,其實我這種專業性很強的講座是適合小範圍的,比如10個人就比較合適。我今天想講的是語言和文字的關系。為什麽要選這個題目呢?因為今天的講座是外語文化節的一部分,所以我要和他們一起探討這個問題。學外語的人是應該搞清楚語言和文字這二者之間的關系的。我在和一些同學的接觸中也發現他們對語言和文字的關系了解得並不多。世界上有多少種語言誰也說不清楚;有多少種文字也同樣說不清楚,所以今天談語言和文字的關系勢必會受到這種限制;另一方面,我會的語言很少,懂的文字更少,所以我今天說的只能算做我的一家之言,一孔之見。 …See More
Dec 12, 20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顧彬·中西方對“理解”的不同解釋

時間:2001年9月17日下午3:00地點:北大中文系(五院)會議室主講人簡介: 顧彬, Wolfgang Kubin, 德國波恩大學漢學系主任.1945年生於德國策勒(Celle)。1966年在明斯特大學學習神學,1968-1973年改讀漢學,兼修德國語言文學、哲學和日本學。1973年在波鴻大學獲博士學位。1974-1975年在北京語言學院學習。1981年在柏林自由大學通過論文答辯,獲得漢學教授資格。1985年為波恩大學東方語言系中文教授。…See More
Dec 5, 20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動物農場》(18)

一周後的一天下午,一位兩輪單駕馬車駛進莊園。一個由鄰近莊園主組成的代表團,已接受邀請來此進行考查觀光。他們參觀了整個莊園,並對他們看到的每件事都讚不絕口,尤其是對風車。那時,動物們正在蘿卜地裏除草,他們幹得細心認真,很少揚起臉,搞不清他們是對豬更害怕呢,還是對來參觀的人更害怕。那天晚上,從莊主院裏傳來一陣陣哄笑聲和歌聲。動物們突然被這混雜的聲音吸引住了。他們感到好奇的是,既然這是動物和人第一次在平等關系下濟濟一堂,那麽在那裏會發生什麽事呢?於是他們便不約而同地,盡量不出一點聲音地往莊主院的花園裏爬去。到了門口,他們又停住了,大概是因為害怕而不敢再往前走,但克拉弗帶頭進去了,他們踮著蹄子,走到房子跟前,那些個頭很高的動物就從餐廳的窗戶上往裏面看。屋子裏面,在那張長長的桌子周圍,坐著六個莊園主和六頭最有名望的豬,拿破侖自己坐在桌子上首的東道主席位上,豬在椅子上顯出一副舒適自在的樣子。賓主一直都在津津有味地玩撲克牌,但是在中間停了一會,顯然是為了準備幹杯。有一個很大的罐子在他們中間傳來傳去,杯子裏又添滿了啤酒。他們都沒註意到窗戶上有很多詫異的面孔正在凝視著裏面。福克斯伍德莊園的皮爾金頓先生舉…See More
Nov 24, 201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喬治·奧威爾《動物農場》(17)

初夏的一天,斯奎拉讓羊跟著他出去,他把他們領到莊園的另一頭,那地方是一塊長滿樺樹苗的荒地。在斯奎拉的監督下,羊在那裏吃了整整一天樹葉子,到了晚上,斯奎拉告訴羊說,既然天氣暖和了,他們就呆在那兒算了。然後,他自己返回了莊主院。羊在那裏呆了整整一個星期。在這期間,別的動物連他們的一絲影子也沒見著。斯奎拉每天倒是耗費大量時間和他們泡在一起。他解釋說,他正在給他們教唱一首新歌,因此十分需要清靜。那是一個爽朗的傍晚,羊回來了。當時,動物們才剛剛收工,正走在回窩棚的路上。突然,從大院裏傳來了一聲馬的悲鳴,動物們嚇了一跳,全都立即停下腳步。是克拉弗的聲音,她又嘶叫起來。於是,所有的動物全都奔跑著沖進了大院。這一下,他們看到了克拉弗看到的情景。是一頭豬在用後腿走路。是的,是斯奎拉。他還有點笨拙好象還不大習慣用這種姿勢支撐他那巨大的身體,但他卻能以熟練的平衡,在院子裏散步了。不大一會,從莊主院門裏又走出一長隊豬,都用後腿在行走。他們走到好壞不一,有一兩頭豬還有點不穩當,看上去好像他們本來更適於找一根棍子支撐著。不過,每頭豬都繞著院子走得相當成功。最後,在一陣非常響亮的狗叫聲和那只黑公雞尖細的啼叫聲中,拿…See More
Nov 23, 2016

Priyatamā's Blog

王際兵:記憶與忘卻 下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2am 0 Comments

早在1923年,俞平伯先生的《重印〈浮生六記〉序》就對中國的自傳問題有過一番解說:

記敘體的文章在中國舊文苑裏,可真不少,然而竟難找一篇完美的自敘傳。中國的所謂文人,不但沒有健全的歷史觀念,而且也沒有深厚的歷史興趣。他們的腦神經上,似乎憑了幾個荒謬的印象(如偏正、大小等),結成一個名分的謬念。這個謬念,無所不在,無所不包,無所不流傳,結果便害苦了中國人,非特文學美術受其害,及歷史亦然。他們先把一切的事情分成兩族,一正一偏,一大一小……這是“正名”。然後甄別一下,與正大為緣的是載道之文,名山之業;否則便是逞偏才,入小道,當與倡優同畜了。這是“定分”。…

Continue

王際兵:記憶與忘卻 上

Posted on April 25, 2017 at 9:51am 0 Comments

逝者如川,忘卻是我們無法擺脫的宿命,一切記憶都是忘卻後的記憶。正是在忘卻與記憶之間,我們建構了自己,賦予自己以形象和身份。在個體和集體設計自我認同的那些活動中,自傳是一種不適合中國人的文體。…

Continue

趙振江·帕斯與《太陽石》

Posted on March 21, 2017 at 6:55am 0 Comments

北大外國語學院 趙振江教授

帕斯在國際上影響極大,獲的獎項不計其數,但是由於拉美文學在其他學校——包括北外——很少開這門課,因為我們是以歐美文學為主。但是在國外,拉美文學是有很大影響的。比如美國,拉美文學的研究比研究美國文學的還多。19世紀之前,拉美文學主要是模仿歐洲,亦步亦趨。拉美獨立之後,才有可能有拉美意識。而拉美大學反過來影響其前宗王國,則是在19世紀末。西方現代派,最早是出現在拉美。何塞·馬蒂是最早的現代文學詩人。而1888年,尼加拉瓜一位詩人的《藍》,標志著拉美現代主義文學的形成。1990年,帕斯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黑龍江出版社以前在《太陽石》的序言說,這是“現代主義詩歌的又一勝利。”但他們不知道,到1916年,現代主義就在拉美衰落了。1989年我就把《太陽石》譯成中文了,但出版社一直不發行,因為很多人都說看不懂,帕斯得了諾貝爾獎之後,才立刻發表了。…

Continue

周瓚·女性詩歌:“誤解小詞典”

Posted on February 26, 2017 at 2:00pm 0 Comments

很久以來,女性詩歌一直受不到相應的重視,我們總是忽略了女性詩歌的存在,因此 我今天就來講講女性詩歌的問題 ,讓大家對女性詩歌有更多的理解。對我而言女性詩歌不僅是一個集合概念,它不僅是一個詩人的集合,又是一個詩歌的集合,更重要的是它還是一個詞典的集合,歷來文學界、文化界總是對女性詩歌有著種種的誤解,而我把這種誤解編成了一個“誤解小詞典”,從這方面來入手,從而分析女性詩歌的一些問題。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