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yatamā
  • Male
  • Kathmandu
  • Nepa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riyatamā's Friends

  • INGENIUM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 TV Plus
  • 有格 台
  • 字詞過度
  • 絲經 庫
  • Marketing Link
  • Suan Lab

Gifts Received

Gift

Priyatamā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riyatamā's Page

Latest Activit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春草》

這種半疲倦不願振醒的心情  一定曾潤濕登樓少婦的眼睛  數里消魂的顏色飛飄著細雨  兩三向晚的行人執手在長亭  遍野風笛牛羊群往來無定所  隔鄰笑語女伴們賭半有輸贏  差勝鎮日對孤芳為它所惹惱  出門一笑有青氈在目前鋪舞長風又豈能吹送春光出玉門  日暮羌笛 聲四起實堪為悲辛  絕代容顏豈料為畫工所誤寫  青蒼一冢 差呈露貞潔的靈魂  環佩夜歸 曾印她生塵的羅襪  琵琶半掩可尋得異地的知音  惟茫茫天似穹廬下復著沙野  空夢想三月雜花 生遍了上林水堂高臥忽如睹惠連 的風姿  千載友於 的佳話此為最神奇  病起晚春的池塘聽鶯聲恰恰  朝晨深園的僻徑看柳絮飛飛  逸興登山人猜為有為的賊盜  芙蕖出水詩工如無縫的天衣  尚想到齊名柴桑白衣的隱士  南山碧影里日日沈醉在東籬日暮馳馬獨自上綠波的河橋  側帽蓑衣看滿樓紅袖來引招  南浦望不及佳人粉臉余雙淚  山中又一年王孫歸興仍無聊  漸行漸遠堪比擬詞人的離恨  時絕時生不介意野火的焚燒  寒食東風西陵路落花如雪片  不知蘇小埋玉在何處的荒郊See More
Aug 22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漫談幽默(4)

魏晉以來,社會動亂,士人追求感官刺激與肉體上的享樂,此時笑逐漸與思考脫鉤, 從經學史書諸子中獨立 出來,變成單純的笑。於是在曹魏時期出現了第一個笑話集——邯鄲淳的《笑林》。此書三卷,已佚,從現在輯本來看,都是單純笑話,其中有“理”, 而編輯目的不在於說理,而在於娛樂。 晉孫楚《笑賦》評論此書時說“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可見當時讀者也是把它當做“調謔”書來讀的。其後又出現了魏澹的《笑苑》、陽介松的《解頤》、侯白的《啟顏錄》。特別是侯白,史有其人,生活於隋末唐初,為人滑稽多智,好講笑話,後逐成“箭垛式”的人物,唐代的許多笑話都假名於他。宋以後笑話集漸多,宋笑話集的一個特點是文士參與笑話的創作。如錢易的《滑稽集》、高懌的《群居解頤》、蘇軾的《艾子雜說》(以前傳為蘇軾所作,現經學者考訂,確定為蘇軾所作)、呂居仁《軒渠錄》、邢居實《拊掌錄》、朱暉的《絕倒錄》等。這些笑話集中有個共同的特點多記士大夫之間的戲謔之詞與可笑之事。宋末以後通俗文學崛起,這不僅體現在通俗小說、南戲、雜劇、散曲等新興文藝形式為文人所重視,不得意的士人們還染指這類文藝形式的創作;…See More
Aug 7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漫談幽默(3)

先秦以後的第一流學者、文士皆可以說是富於幽默感的。這里僅舉幾個尚未被讀 者普遍認可的例子以說明之。 如談到司馬遷給讀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受腐刑後的“腸一日而九回”的痛苦與惋憤。其代表作品《史記》也被稱之為“無韻之《離騷》”。固然《史記》有著強烈的愛憎傾向,但司馬遷又是歷史的觀察者, 他有超越世俗與常人的冷靜和客觀,因此在他筆下許多歷史事件與人物是富於喜劇性的, 不必說他在描述漢高祖劉邦的遊民無賴的作風與平凡小事時處處流露出幽默感,令人忍俊不禁,即使寫到秦皇漢武這些直至今日仍令許多人仰望的人物時也多有喜劇性的情節(如秦始皇為鞏固其政權所作的種種努力,與二人對長生和求仙的企望)。《外戚世家》寫漢景帝的竇皇後與失散多年的弟弟初次相會,話及昔日艱辛時“於是竇後持之而泣,泣涕交橫下。侍禦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後悲哀”。用筆簡潔,不加評述,只從旁觀者角度再現其場景,但其可笑便展現在讀者面前。又如《萬石君列傳》寫石奮一家“無文學,恭謹無與比”之情景,亦足令人噴飯。石奮一個在禮數上最“簡易”的兒子石慶,為皇帝駕車出行,“上問車中幾馬,慶以策數馬畢,舉手曰‘六馬’。 ”石家就靠謹小慎微,也一個個位至公卿。…See More
Aug 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漫談幽默(2)

兩個例子題材相近,皆是寫“名”、“實”問題,批評名實不符的社會現象。前者態度較為溫和、含蓄,並且從哲學高度批評了名詞崇拜癥患者在追逐美名的同時,失去了物的“本真”。而後者態度較為尖刻,對於那些仰承上級鼻息的人們的醜陋,批評也很尖銳。因此,前者近於幽默,後者近於諷刺。當然,在具體的藝術實踐中這些相近的範疇還是很難分清的。 互相比較時還都屬於朦朧概念。一般說來,如果做到詼諧重內容,寬廣避膚淺;諷刺磨而鈍, 去其酸與刺;機智富情趣,遠離油滑調。那麽雖非有意追求幽默而離幽默不遠矣。幽默, 特別是對人生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三 古代的中國是否有幽默存在呢?傳統的中國人是否有幽默感呢?這又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林語堂對這些是肯定的。他說:“幽默本是人生之一部分, 所以一國的文化,到了相當程度,必有幽默文字出現。 ”(《論幽默》)基於這種認識他認為中國的幽默源遠流長,“中國人人都有自己的幽默”。魯迅的見解與此針鋒相對,他說:“我們有唐伯虎、有徐文長,還有最有名的金聖嘆……和‘幽默’是並無瓜葛的。…See More
Aug 3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漫談幽默(1)

幽默作為文藝作品中的一個類型,其繁榮是空前的,它充斥著書攤、熒屏、銀幕、舞台;如果把幽默當做一種優雅的藝術品位,其不如人意之處也是有目共睹的。 也許是“幽默作品”的創作者或表演者只關注它令人發笑的一面, 而忽略了其它更重要的方面,(譬如機智、寬厚、深沈等方面)以至於人們在看完或聽完笑話、相聲、 喜劇等所謂“幽默作品”之後雖不能說沒有笑,但總令人覺得笑得勉強, 仿佛有被人胳肢的感覺,有時回味起來,甚至感到惡心,也就是說“幽默”完結之後, 不僅沒有給人帶來愉悅、使人的精神得到點升華,而是相反, 於是“幽默”在稍有見識的人們心中同市場上的貨幣一樣不斷貶值。甚至有點談及“幽默”則令人有肉麻之感。 這是個幽默文學和幽默藝術表面上紅火、實際上是不景氣的時期。可以說是幾十年前林語堂先生提倡幽默時的重演。 一 “幽默”這個概念系由林語堂在二十年代引進的,並引起了文壇的重視。 三十年代初他又創辦了提幽默與刊載幽默文學作品的刊物——《論語》。 當時如魯迅先生所說:“去年是‘幽默’大走鴻運的時候,《論語》以外也是開口幽默、閉口幽默。這人是幽默家,…See More
Aug 1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鷓鴣》

在苦竹的山頭有座隱若的寺院, 黃昏時遼敻的傳出幽微的鐘聲, 漁人泊舟在高涯下﹔看天,天見晚, 野水參差的浮動著,漲落的波痕。在清冷的楓樹林間依依的飛過, 在落花的芳草原上靜靜的哀啼, 一個白馬的少年人駐聽雙淚落, 一個高樓的多思女襟袖盡沾濕。夕陽漸漸的沈下來,青色的山後 傳來鷓鴣的幽怨曲…沒有人曉得 在花落的黃陵廟中,青草的渡口, 多少人眼望著鄉土,傾聽這悲歌。See More
Jul 28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西長安街夜》

無數銀月光的丁香舞蹈在草場上, 夜的草原是如何的廣闊而柔和, 星星是它的花,是’勿忘我’,叢叢的 集近著耿耿的星河。蒼白的丁香有著月光的臉, 舞蹈在林深,斷橋盡處﹔ 當我在家鄉時,月光和風 不止三兩次曾在我耳邊吹拂。隻有在夢裡來了,像已遺忘的歌, 已遺忘的田野的緬想, 那丁香的草場,水仙的森林 消失了,當我步行在西長安街上。See More
Jul 2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愛情》

在我的心裡回蕩著她的低語: “為希望喝一杯”她把酒杯擎起 那酒是殷紅色,如身上的血液, 博博的跳著,隨著愛情的拍節。“喝一杯,祝賀已經成熟的愛情” 她的柔情聚集在她的兩眸中, 心跳得這樣急促,跳動的心裡 蘊著柔和的幸福,至高的歡喜。現在是秋風嗚咽吹過古墓地, “喝一杯,為著以往溫柔的記憶” 心已是那樣疲倦,寒冷而虛空 她覺得不久就要遇到了嚴冬。唉,希望,唉, 愛情,唉,記憶,再見吧! 我的心早已長眠在白雪之下, 縱然在嚴冬之後,山山有杜鵑 叫碎人的心,迎接另一個春天。See More
Jul 22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湖畔》

已經是秋天了,湖邊的群樹 落下各色的葉子﹔如葦的輕舟 悄然的在藍水上飄流, 啼鳥的堤上戀人們在緩步。真是秋天了,群樹著了新裝, 湖上籠罩著輕輕的霧, 紅雀低鳴在夕陽盡處, 景物蕭索而悲涼。戀人們永遠是年青的, 她們散立在寂寞的湖濱, 看藍空與水接處,一點白銀 帆蓬載著落照向遠方流去。她們面對著光亮的青天, 環繞著她們是沈沈的花氣, 一縷春之香靄是哪裡來的? 湖上又飄去一葉小白船。See More
Jul 17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的新詩處女作及其他

吳奔星在《(小雅)詩刊漫憶》中還談及當年選詩的標準:“不論知與不知,識與不識,也不論什麽社團、什麽流派,都一視同仁,只要富有詩意,篇幅短小,都優先發表。”吳興華發表在《小雅》上的三首詩,無疑都符合這種標準。不過,代表吳興華早期新詩成就的《歌》《花香之街》及《室》,均未選人《吳興華詩文集·詩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甚至《室》一詩更是從未有論者提及。好在篇幅不長,為方便研究者,茲首次披露如下:愛惜那池沼的紫影,愛惜那落日的西方,愛惜那森林的沈靜。而念到兩岸的悠長。愛惜那清幽的苔屋,漣波洗濯著的蘆葦,愛惜那深秋的星宿,掩映著天河的露水。愛惜那風里的詹鈴,愛惜那迢遙的指點;啊愛惜那遠行的人,記憶里的模糊的臉。(《歌》)花香停在一家風吹的棚上暗藍的小窗前留住吹笛漢晚風中行路人欲行時又止笛聲中起落著少年的希望直等到夜深時處處碧紗慢林園里沒有了禽鳥的呼喚風起時花如雪搖落長街畔(《花香之街勸》)玻璃窗外看見江南的雨天傘下的邂逅是含情的眼色偶然望見一個相識的面容半藏在翠傘底從街邊走過鄰院的花香中蝴蝶兒飛落小室里靜靜的看新開芍藥迷蒙花氣卷起低垂的蘑幕(《室》)筆者對新詩缺乏專門研究,但仍然能夠…See More
Jul 15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吳興華《擬古》

不忍看墻頭青青柔草  不忍看階下骎骎幽蘭  日出聽見那人的長籲  日落聽見那人的短嘆  絕代的佳麗產自南國  眉色如望平遠的秋山  自愛若至冰冷的程度  與自卑豈非同逆自然天空兩金丸往後奔走  廣衢高樓鳴響著佩環  使君的玉馬長嘶不進  高樓的俠少輟杯而觀  珍重謝良媒殷勤之意  我若有所待彼有所貪  他年塵閣深閉著重悔  只在此刻心神移動間 吳興華,浙江杭州人。未滿四歲讀《資治通鑒》,中學念崇德中學,好學不倦,16歲考入燕京大學西語系,同年發表長詩《森林的沈默》,自學法、德、意和拉丁語有成。在燕京就學期間,他的語言和文學天才就開始引人注目。他的英籍導師謝迪克教授在48年後追憶說:吳興華“是我在燕京教過的學生中才華最高的一位,足以和我在康乃爾大學教過的學生、文學批評家哈羅德·布魯姆(耶魯大學教授,英語文學批評巨擘) 相匹敵”。譯有《神曲》、《亨利四世》,並介紹《尤利西斯》進入中國,與陳寅恪、錢鐘書並稱。1957年夏,與前蘇聯專家意見不合被打成右派。1966年8月2日,在北京大學校園內被折磨,被強行灌入汙水,死於急性病毒性痢疾。See More
Jul 12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宋以朗·吳興華是另一個錢鐘書

關於吳興華,我爸爸宋淇其實從未向我提起過。2005年底,我收到一位網友的電郵,他說我爸爸是吳興華的至交,問我家中是否藏有吳興華的遺稿,這時我才第一次聽見這個名字。之後我便留意有關吳興華的一切。到了2007年,李安的電影《色,戒》上映,我當時正整理張愛玲的信件,竟意外發現了六十二封吳興華寫給我爸爸的信。吳興華自小便非常聰明,因成績出眾而連續跳級,十六歲即考入燕京大學,同年在《新詩》發表《森林的沈默》,一鳴驚人。我爸爸在《林以亮詩話》中常常引用他的新詩,夏志清在《追念錢鐘書先生》一文中也引爸爸的信:“陳寅恪、錢鐘書、吳興華代表三代兼通中西的大儒,先後逝世,從此後繼無人,錢、吳二人如在美國,成就豈可限量?”後來讀到王世襄也這樣評論:“如果吳興華活著,他會是一個錢鐘書式的人物。”燕園初遇吳興華生於1921年,浙江杭州人,比我爸爸小兩歲。他父親是醫生,家中兄弟姊妹共有九人。他在北京崇德中學讀書時,認識了同校的孫道臨(學名叫“以亮”,後來成為著名的電影表演藝術家),孫道臨後來也成為了我爸爸的好友。我爸爸跟吳興華大概在1939年認識,當時吳興華在燕京大學西語系念書,我爸爸則從上海回到燕大就讀。由於志…See More
Jul 10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警惕“好事”成災

早年讀宋代筆記《澠水燕談錄》《涑水記聞》,兩書中都記錄了一個故事說:王安石當政時士大夫們愛談“水利”(新法條文中就有“農田水利法”)。有個文士向王安石獻策說,如果把梁山泊水抽干,可得良田八百里。在座的一人問,梁山泊的水怎麽辦呢?好開玩笑的劉攽在一旁說:在梁山泊的旁邊再挖一個八百里的水池蓄水就可以了。 那時,我認為這個故事是反對新法的守舊派對熙寧變法的刻毒的諷刺。如果說新法中的“保甲法”“青苗法”“首實法”等對老百姓有些騷擾的話,還好理解;像“農田水利法”這種只是以整治溝洫堤堰、確保農田豐收為目的純技術性的條法,它沒有什麽傾向性,只會增加抗災能力、提高產量,給所有人帶來福利、不會給任何人帶來損害。守舊派反對它,純粹是“黨同伐異”,感慨宋代士大夫只知有黨,不知有國!可是隨著年齡增長、閱歷漸多,特別是經歷了“文化大革命”,我們看慣了許多借大義的美名,推行所謂“利國福民”的“好事”,以行利己擾民之實,才感到事情哪有我當初想得那麽簡單。政治家自上而下大力推行的“好事”,對老百姓來說未必都是福音!許多還是要看效果的。 當代與宋代農田水利法相似的“好事”,我們能舉出好多來。如二十多年前舉國“學大寨”…See More
Jul 8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甘苦自知:《遊民文化與中國社會》

當前的古典文學研究是極其豐富多彩了,不論從研究內容的廣泛來看,還是從研究方法的多樣來說都是20年前遠不能比擬的了。20世紀80年代初,我在文學研究所《文學遺產》雜志編輯部做編輯,那時關於古代文學研究的來稿,大多集中在4個方面,即古典文學作品的思想性、藝術性、作品的影響及古代作家生平和思想傾向。這種狀況與其他學科相比就有很大差距。編輯部中的幾位編輯經常議論如何開拓古典文學研究領域的問題。我比較注重文學與文化的關系,因為我想文學是文化的一部分,要很好地理解古代文學必須對當時的文化背景有個比較深入的認識,這種想法我與當時在中華書局工作的傅璇琮、許逸民等先生也議論過,後來還一起編纂了《大文學史觀叢書》,目的在於倡導文化與文學的交叉研究,不過這套書影響不大。第一輯收了5本——包括陳書良的《六朝煙水》(研究六朝社會風氣與文學的關系)、戴偉華的《唐代幕府與文學》、葛兆光的《想象力的世界》(研究唐代道教與文學的關系)、張宏生的《感情的多元選擇》(研究宋末元初民族意識與文學的關系)、韓經太的《心靈現實的藝術透視》(研究歷代文人心理與文學創作的關系)。這些著作都比較好地體現了文學史與文化史或社會的結合研究…See More
Jul 6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也說“邊緣知識人”

自“廢科舉,興學校”以來,學校按照現代工業生產方式的批量地制造著現代知識分子(科舉時代的“文士”是按照手工業方式制造的),而現代工業、企業發展及其對知識分子的吸納能力,卻沒有像知識分子增長得那麽快,因此,幾乎與現代意義的知識分子產生的同時就有了知識分子相對過剩問題。不過這在二十世紀初,能讀書的,起碼也是家道小康,過剩的人士沒飯吃的現象尚不太嚴重。直到二十年代以後這個問題才日漸突顯了起來,後來,畢業就是失業成為反抗當時政權的一個口號。解放後,對知識分子采取了包下來的政策,每個知識人都有了個單位,那些沒有或失去了單位的,等待他的除了下放農村以外就是“勞動教養”(五十年代,初設勞動教養制度時本來是安排無業遊民的)。六十年代末,大規模的上山下鄉使得一些沒有下鄉、或下鄉以後自動返城的知識青年成了無正式工作、無穩定收入、甚至無戶口的邊緣人。改革開放以來戶籍制度松動,知識人依附一定單位的現象有所改變,有些“知識人”在城市中為實現自己的價值而奮斗,從而脫離了對某個單位依附,他們脫離了主流社會,於是便成為城市中的“邊緣知識人”。對於這個群體,一些報告文學的作者注意到了,並寫入自己的作品如吳文光的《江湖報…See More
Jul 5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王學泰:說“特立獨行”

從《社會科學論壇》上讀到蕭功秦先生的《特立獨行:我們缺少的人生態度》,十分高興,很長時間以來,這是一個不被人關注的話題,很少有人涉及,其原因在我們這代人看來是眾所周知的:毛澤東在他的名文《別了,司徒雷登》中批評韓愈的《伯夷頌》中頌揚的“特立獨行”,把它視為“民主個人主義”,是知識分子右翼所堅持的錯誤思想,因而應予批判。毛澤東所建立的新社會中又強調群體的“統一”“一律”,獨來獨往之人(林彪垮台後,其所書寫的條幅“天馬行空,獨來獨往”都是他的罪狀)都要受到群體的嫉視和排斥,被認為是個人主義,他們往往沒有好下場。1957年反右之後進行社會主義教育,批判“個人主義”,說“個人主義”是萬惡之源,許多有個性的青年學生、獨來獨往的知識分子受到了沖擊。“特立獨行”比“有個性”“獨來獨往”更高著一檔,人們聞之而色變,避之唯恐不及,誰還敢冒天下大不韙談論它,蕭功秦先生的這篇文章真可以說是空谷足音了。近年,我開的課中有“韓愈文”,最近剛給學生講完《伯夷頌》,並就士人的“特立獨行”談了些自己的意見。此時看到蕭先生的文章,很是興奮,但又感到與蕭先生的觀點有些差別,故寫此文,向關心這個問題的讀者求教。什麽是“特立…See More
Jul 3

Priyatamā's Blog

王學泰:漫談幽默(4)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0 Comments

魏晉以來,社會動亂,士人追求感官刺激與肉體上的享樂,此時笑逐漸與思考脫鉤, 從經學史書諸子中獨立 出來,變成單純的笑。於是在曹魏時期出現了第一個笑話集——邯鄲淳的《笑林》。此書三卷,已佚,從現在輯本來看,都是單純笑話,其中有“理”, 而編輯目的不在於說理,而在於娛樂。



晉孫楚《笑賦》評論此書時說“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可見當時讀者也是把它當做“調謔”書來讀的。其後又出現了魏澹的《笑苑》、陽介松的《解頤》、侯白的《啟顏錄》。特別是侯白,史有其人,生活於隋末唐初,為人滑稽多智,好講笑話,後逐成“箭垛式”的人物,唐代的許多笑話都假名於他。…

Continue

王學泰:漫談幽默(3)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0 Comments

先秦以後的第一流學者、文士皆可以說是富於幽默感的。這里僅舉幾個尚未被讀 者普遍認可的例子以說明之。 如談到司馬遷給讀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受腐刑後的“腸一日而九回”的痛苦與惋憤。其代表作品《史記》也被稱之為“無韻之《離騷》”。

固然《史記》有著強烈的愛憎傾向,但司馬遷又是歷史的觀察者, 他有超越世俗與常人的冷靜和客觀,因此在他筆下許多歷史事件與人物是富於喜劇性的, 不必說他在描述漢高祖劉邦的遊民無賴的作風與平凡小事時處處流露出幽默感,令人忍俊不禁,即使寫到秦皇漢武這些直至今日仍令許多人仰望的人物時也多有喜劇性的情節(如秦始皇為鞏固其政權所作的種種努力,與二人對長生和求仙的企望)。《外戚世家》寫漢景帝的竇皇後與失散多年的弟弟初次相會,話及昔日艱辛時“於是竇後持之而泣,泣涕交橫下。侍禦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後悲哀”。用筆簡潔,不加評述,只從旁觀者角度再現其場景,但其可笑便展現在讀者面前。…

Continue

王學泰:漫談幽默(2)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0 Comments

兩個例子題材相近,皆是寫“名”、“實”問題,批評名實不符的社會現象。前者態度較為溫和、含蓄,並且從哲學高度批評了名詞崇拜癥患者在追逐美名的同時,失去了物的“本真”。而後者態度較為尖刻,對於那些仰承上級鼻息的人們的醜陋,批評也很尖銳。因此,前者近於幽默,後者近於諷刺。

當然,在具體的藝術實踐中這些相近的範疇還是很難分清的。 互相比較時還都屬於朦朧概念。一般說來,如果做到詼諧重內容,寬廣避膚淺;諷刺磨而鈍, 去其酸與刺;機智富情趣,遠離油滑調。那麽雖非有意追求幽默而離幽默不遠矣。幽默, 特別是對人生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古代的中國是否有幽默存在呢?傳統的中國人是否有幽默感呢?這又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林語堂對這些是肯定的。他說:“幽默本是人生之一部分,…

Continue

王學泰:漫談幽默(1)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8pm 0 Comments

幽默作為文藝作品中的一個類型,其繁榮是空前的,它充斥著書攤、熒屏、銀幕、舞台;如果把幽默當做一種優雅的藝術品位,其不如人意之處也是有目共睹的。 也許是“幽默作品”的創作者或表演者只關注它令人發笑的一面, 而忽略了其它更重要的方面,(譬如機智、寬厚、深沈等方面)以至於人們在看完或聽完笑話、相聲、 喜劇等所謂“幽默作品”之後雖不能說沒有笑,但總令人覺得笑得勉強, 仿佛有被人胳肢的感覺,有時回味起來,甚至感到惡心,也就是說“幽默”完結之後, 不僅沒有給人帶來愉悅、使人的精神得到點升華,而是相反, 於是“幽默”在稍有見識的人們心中同市場上的貨幣一樣不斷貶值。甚至有點談及“幽默”則令人有肉麻之感。 這是個幽默文學和幽默藝術表面上紅火、實際上是不景氣的時期。可以說是幾十年前林語堂先生提倡幽默時的重演。



一…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