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看新聞
  • Female
  • 八打靈再也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抱抱,看新聞's Friends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Іле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 quién soy
  • 三演 義國
  • 風華正茂
  • triste chateau
  • 美食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抱抱,看新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抱抱,看新聞's Page

Latest Activity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荔枝

為了引起過路的車輛注意,小販們手拿一根長樹枝,枝端綁著一個紅色的購物塑膠袋,不斷揮動,與其招徠,像在趕蒼蠅。昨天下了一場大雨,今早給太陽一曬,有五分之一果實的殼已經爆裂,種荔枝的農民大聲嘆氣。也真同情他們,生長時下雨,就不大造豐收了價賤,再下雨又壞掉。天氣永遠是他們的敵人。我們吃到每一粒荔枝,都應感恩。這麽想,又覺自己太婆媽,笑了出來。我們只能老遠地望著這棵樹,和樹上結的果,聽說去年拍賣,一粒掛綠賣到六萬元。急不及待釆來吃,並不特別,核也大,不是很甜或很香,有點失望,大概是混種又混種,混得很不像樣了。已經有兩三年沒到東莞,正如俗人所說,認不得了。也想不到東莞原來是那麽大的,有三十三個鎮,各自發展。園主指著其中之一:"這就是掛綠了。"長安這個鎮距離深圳最近,只需半個多小時車程,背山面水,對著珠江口,風水很好,所有航至香港的貨船,都從這里出發。工業非常發達,玩的地方也不少。如果告訴團友這就是聞名的掛綠,一定給他們罵死,決定還是去更盛產:的東莞吃荔枝。增城,又叫荔城,並沒有廣東其他城市那麽繁華。來到增城,非參觀最古老的那棵掛綠不可。在市中心建造了一個小公園,圍繞著這棵絕無僅有的第一代掛綠,而…See More
Mar 1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日本人吃魚

像日本的其他魚,都給最先進的拖網技術捕個精光,日本人當今吃的多數是從外國進口。偶爾,我們也可以買到一尾所謂的"漏網之魚"的真!日本金槍,那種味道比來自印度或西班牙的勝十倍。長輩教訓我,描述一樣東西時不可以“文字不能形容”這句話,但是對於真正的魚生,我還是只可以說文字不能形容,要吃過才能比較。 油甘魚長大了就變成金槍魚,但是有些魚種是長不大的,每條三至四英尺,肚腩部分脂肪多,非常之美味。記得在河內道的小欖公吃過黃腳鱲,任何斑類魚或蘇眉等都要走開一邊,很久未嚐,直到友人帶我去流浮山,才找到一兩尾野生的,回味無窮。年輕人沒吃過真正的黃腳鱲,不知其味。我在印度山上向一位老太婆解釋吃魚的味道,她回答說一生人沒試過,何足可惜?我想當今的年輕人也可以用同樣的話回答我。幾百條魚就跳出海面來搶,蔚為壯觀。除了批發到各地之外,還發展成觀光點,從八月開始接受旅行團,讓客人自己釣一條大魚,接著替你切成刺身。當今,在大阪黑門市場中看到大量的油甘魚出售,原來這些魚是在日本的香川縣引田町成功地養殖了。 甘蠟魚和油甘魚讀起來有點像?和三文魚卵的多少錢一樣,很好記,是吃魚生時最先學到的日語。 See More
Feb 22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德國名菜

中午吃一道道的菜甚厭煩,簡單一點叫他們一次過的,用青蔥、豆角、紅蘿蔔、薯仔和豬肉或牛肉熬成清湯。這種連湯連主食的菜,德國人叫它為。我們再也不必老點香腸和豬手那麽悶了。 我試過他們的烤乳豬,皮也燒得好,里面塞滿了桃子和梨之類的水果,很有特色,切成一份份裝進碟中上桌。一提起烤乳豬,好像德國菜和中國菜拉上了點關系,其實接近的還有燒鵝呢。也是德國名菜,英名字母中有馬丁,通常這是在聖馬丁日,十一月十一日吃的傳統菜,但當今已不拘丁,各家出名餐廳都有不同的馬丁鵝。一般是放進烤爐之前先把蘋果和核桃仁塞進鵝身中,烤出來的皮很脆,水果甜汁和果仁香味混肉中,也是鵝的另一種吃法,改天有機會,一定要拉"鏞記"的甘健成兄去德國試試。德國人不同,他們把鯉魚煮熟之後淋上醬汁上桌,每一個省份的人醬汁的調配各異,最普遍的是番茄汁。不過好像不太吃鯉魚的內臟,試過的鯉魚菜肚子都是空空的。中國人吃鯉魚,尤其是潮州人,講究吃它的精子,卵子次之。See More
Feb 20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劉湛秋《泰戈爾文集》序(下)

三 任何時候,我打開泰戈爾的書,不管翻到哪一頁,我都會讀下去,而且瞬間進入那種感覺,泰戈爾的感覺。那是充滿生命力的、洋溢著歡樂的、點燃著光明的、傾心於愛戀的大千世界。讓一切歡樂的歌調都融和在我的最後的歌中——那使大地草海歡呼搖動的快樂,那使生和死兩個孿生弟兄,在廣大的世界上跳舞的快樂,那和暴風雨一同卷來,用笑聲震憾驚醒一切的生命的歡樂,那含淚默坐在盛開的痛苦的紅蓮上的快樂,那不知所謂、把一切所有拋擲於塵埃中的快樂。接觸到這樣的文字,我們的心怎麼能不升騰起來?我們會有輝煌的感覺,我們內心潛藏的低沈、消極、憂郁甚至絕望的意念,頓時會被泰戈爾的歡樂春風一掃而空。難道我們活着不需要這樣嗎?難道我們不需要文學作品帶給我們這種美好的、使我們更願意活得更美好的原動力嗎?同樣,泰戈爾的光明是—— 光明,我的光明,充滿世界的光明,吻著眼目的光明,甜沁心腑的光明!呵,我的寶貝,光明在我的生命的一角跳舞;我的寶貝,光明在勾撥我愛的心弦;天開了,大風狂奔,笑聲響徹大地。…See More
Dec 4,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劉湛秋《泰戈爾文集》序(上)

一在喜瑪拉雅山的另一端,那個叫印度的國家,在我們的心目中,總是披著神奇、美麗、甚至不可探測的面紗。真的,印度曾是我們的“西天”,是中國人朝聖取經的所在,是信佛者和幻想者靈魂超脫的天堂。可以想象,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會誕生出多少優秀的人物!但是,對中國人最熟悉的,恐怕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甘地,一個是泰戈爾。而在這兩個偉人中,泰戈爾仿佛對我們更接近,更具體,更有傳感性和獨特的魅力。歲月那樣無情地流逝過我。在我童年稚幻的夢中,泰戈爾的雲彩、溪水、野花曾那樣驅動過我的想象力,使我貧窮的童年有了一筆巨大的財富,我曾有的一本藍封面的、薄薄的、由鄭振鐸先生譯的《新月集》時常陪伴著我,度過那些快樂和憂傷,受屈辱和奮發,饑餓和苦讀的黎明和黃昏……現在,當我已越過天命之年很遠的時候,泰戈爾的作品依然如此新鮮,只是更顯深邃、幻麗,像高邈的天空,像恒河的波影。這決不是我一個人的體驗。我敢說,幾乎所有文學青年都受過泰戈爾的沐浴。泰戈爾那長滿大胡子的、和善的、像聖經一樣的肖像永遠是我們崇拜的偶像。二我一直在思索,泰戈爾的魅力在什麼地方呢?為什麼幾乎所有批評家和詩壇巨子都尊稱他為大師呢?大詩人龐德在聽另一位大詩人葉芝…See More
Nov 28,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法式田雞腿

都去試過,味道不錯,有些還在裝修方面大花本錢。大陸人喜歡在私人房進食,做官的不想坐大廳被人看到嘛。這種方式,代替了香港地方小,座位盡量多的想法。最普通的是所謂的蛇羹,有些白白的絲,大家都說這就是蛇肉,到九龍城街市,走過那檔賣田雞的,看到的不是很大。"你要吃到真正的蛇肉,跟我來!"洪金寶帶我去見中山友人王震,他請我去一家專門賣蛇的,當晚特地為我準備了一條十二呎長的飯鏟頭,五六個廚師抱著,將蛇頭一刀剁下。至於蛇肉,足足有大人小腿那般粗,斬成一塊塊,油炸丫上桌,用手抓著,吃饅頭那般啃嚼啃嚼。用陳年佳釀最好,不然加州白酒也行,加州酒只限來做菜。帶甜的德國藍尼也能將就。但燒法國菜嘛,至少來一瓶-吧。國雄兄和朱旭華先生的大兒子彼得是多年同學,而朱旭華先生一家和我關系深遠,有了這個交情,我一想起朱先生或龜苓膏,一定跑到九龍城獅子石道七十九號的店裏吃一碗。回到香港去了幾家法國餐廳,均不滿意,不是那個味道,惟有自己炮制。先把田雞腿洗干凈,用廚房用紙把水吸干了,放在一旁備用。火要猛,把牛油放進平底鑊中,等油冒煙下大量的蒜茸。龜苓膏不是一種馬上見效的東西,我從來也沒證實過它的治病功能。感到好吃,倒是最重要的…See More
Apr 6,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飛機餐

這些餐廳有的是獨資,有的合營,但都給香港人帶來就業機會,是件好事。問題在於能否保持老店的水準。一味迎合香港人口味,變成沒有特和危機就將來臨。說也奇怪,別的地方的龜苓膏吃了總有一陣腥味,只有這家人沒有,登廣告的話不單費用大,也有被食物管理局拿來當呈堂證據,隨時告上官去的可能。不必擔心,打個電話到報紙和周刊泛濫的飲食版,編輯們正愁著沒有資料大做文章,當然會派個記者和攝影師替你免費吹噓,剩下來的,就是靠口碑丫。座位最多,利潤最大還是經濟艙。但因旅行的人少了,航空公司互相殺價來接待團體客,更是需要儉省。See More
Mar 30,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雀仔威

照它的遮遮掩掩,不會是德國進口。網上查,倒有點點的蛛絲馬跡。在"歷史"那一欄中,它說:"吋至今日,藍妹在捷成洋行有限公司的監管一,由韓國東洋麥酒株式會社沿用傳統方法配合先進科技釀制而成。"年輕吋住日本,跟著大夥喝威士忌,對白蘭地的愛好不深。後來到香港打:七,還是堅持喝威士忌,自嘲有一天連白蘭地也喝得慣時,才能在香港居。紅牌喝多了就進步為黑牌,中間也出過金牌,但並不標青,當今被威士忌愛好者喜愛的,一般都是藍牌。如果將全世界的烈酒綜合起來,最後我要選的,還是威士忌。其實喝不加冰的威士忌也有,是純麥芽的1,後來我們也懂得欣賞了,有低價的1、11等等。電視廣告上,還是那麽幾個洋人在喝:"我一直在等待像你那麽一個女孩子......。也許目前是白蘭地復仇的時候了。喝酒的風氣也要靠廣告,見報紙上白蘭地的全版宣傳銷聲匿跡,像是嚇破了膽。醉意是慢慢來的,但泛舟蕩漾,喝多了也不會頭暈眼花,舒服到極點。我最後喝的軒尼詩丁,是倪匡兄移民三藩市後我第一次去探望他。從櫃中拿了兩瓶,一個人手抓一瓶,一下子干個凈光。好酒就是那樣的,再沒有更清楚的說明了。其實界魁禍首,還是物極必反。我們那一代放縱慣了,年輕人看在眼裏,…See More
Mar 27,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山旦傳

每次我看到香港人已不喝白蘭地廠,就搖頭嘆氣。掀起藍妹的裙子,卻露出一堆東方人。東洋麥酒廠英文名字為1,簡稱為0..,韓國非常之流行,等於我們生力,在韓國叫啤酒,說給我一瓶,侍者就知道了。韓國人把啤酒叫為麥酒,是很合理的.酒是麥做的嘛,用什麽外國鳥"啤"?沒錯。藍妹這個牌產由十八世紀開始,在德國北部..."-~1的地力.生產:。一八九五年已運到青島,供應給德國士兵喝。大叫我沒醉、我沒醉的人,一定是醉了,不讓他們喝,先跪地乞酒,接著恐嚇你沒朋友做,這種人,已經酒精中毒。比法國人好的,是順德人自吹自擂之余,並不看低其他地方的菜肴。法國人不同,他們一談起酒菜,鼻子擡得愈來愈高。"藍妹啤酒在什麽地方釀的?"有人問。"當然啦。德國。"小朋友說。喝壞了身體,凈賺:三日萬又如何?鬧酒的心理,完全來自好勝,認輸不是那麽難接受。第一次認輸,第二次面皮就厚了。記得第一次米香港,那是六十年代的事,當時大家流行喝的是長頸的,後來才知道有這種酒。小時候偷媽媽喝的酒,有手摣花、摣斧頭和星牌,據老饕說已比後來的好喝得多,但當年不懂得分辨什麽才是好酒,有醉意就得,真是暴殄天物。"大陸人才不吃這一套,千萬別止他們知道你能…See More
Mar 25,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藍妹啤酒

因名譽而自殺的,多數是受傳統束縛的人。忠於顧客,或獻身給雇主,這種人才有重大的責任感,而有責任感的人,是腦筋四方,按本子辦事的居多。要灼得剛好,實在要多年的下廚經驗才能做到。"是嗎?"法國朋友翹起一邊眉毛,"意大利也有紅酒的嗎?"哈哈,何時殺出了一個韓國程咬金?當然,很貴,但要得到一種新口味,還是由好東西開始。吃到壞的。印象差,就打開不了一個新的味覺世界。大家要是想學吃魚生,那麽從金槍魚最肥美的肚腩開始好了。了的話,不管是印度的或西班牙的,都有水準。前幾天聽到他逝世的消息,心中難過,現在想起,寫這篇東西。願你我。都做喝酒的人。See More
Mar 21,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談喝

"從前再多三瓶白蘭地,也醉不了我!"有人說。除了茶,園中還種了不少罕見的蔬菜,供客宴會之余,有自己的窯燒燒陶器,雅事也。香茅手抓骨是將香茅汁滴在長條排骨上,烤後用手抓著一頭吃的。上湯獅廣菜的獅子菜你有沒有吃過?我也沒有,聽都沒聽過。當我告訴一個法國朋友:"我去意大利的托斯甘地區,他們的紅酒也不錯。"八角泥燴雞是將大量的芫荽和八角塞在土雞中再用叫化雞的做法炮制的,我向老板娘建議,園裏那麽多奇特的野菜,應該看到當天長什麽塞什麽,芫荽比較起來,反而覺得普通。紫蘇炒大腸很精彩,大腸一點也不硬。金不換蒸南瓜也好吃。月季荷香蹄基本上是紅燒大豬手,月季花個性並不強烈,給豬香蓋住。不過這都是住在大都會的人才那麽市儈,鄉下的還是純樸,不那麽囂張。百草盆菜裏有紫貝天葵、人參菜、珍珠菜和百花菜。茶青煎蛋餃也夠茶味。枸杞菜豬肝我一向喜歡。用潮州人愛吃又名字好聽的"益母草"去燜鴨和芋頭也特別。假的事做來什麽?能喝多少是多少。不能再喝了,對方也不至於那麽野蠻來逼你。喝酒的人,從來不必自誇酒量好。而什麽叫喝酒的人呢?二十是滿分,盧瓦索的餐廳本來有十九分,但最近被人家降低了兩分,因此蒙羞自殺。報紙上分析他的死,是因為…See More
Mar 19,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自殺

上了癮之後,無三文魚不歡.當今平均每天要吃掉三萬公斤的三文魚,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香港每年在三文魚的花費是四億港幣。香港從來沒有舉辦正規烹調學校的經驗,從何著手?學校裏還能辦一食堂,以最新鮮最便宜的價格服務群眾,學生和老師們一齊燒菜,畢業後自己開餐廳也好,替人家打工也好,也有實地學習的過程。懷念的是避風塘當年的白灼粉腸。粉腸是豬雜中最難處理的,要將它灼得剛剛好只有艇上的小販才做得到。灼後淋上熟油和生抽,那種美味自從避風塘消失後就沒嘗過。See More
Mar 17,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吃蛇

還留在那裏,才稱為香。友人一聽:"哦,那麽那些一條條赤色的才是蛇肉。"咬進口,他媽的,是木耳絲。流出來的血用啤酒裝,至少有三四,讓我喝的混著雞蛋般大的蛇膽,說喝了明目。兩翼發發有聲,今晚一定不得了。個性肉至今為止,搭飛機,還是不肯吃飛機餐。湯媽媽喝了,那塊白雪雪的肉由我們子女四人分享。種膻味,吃了上癮,愈膻愈好吃,都叫有個陸肉,都好吃。沒有個性的肉,吃來干什麽?凡是糊裏糊塗的菜我都不喜歡,所以對羹都沒好感,吃蛇羹主要是"玩",有菊花和柚葉絲,下一大堆,攪個不停,等羹中芡粉沈澱露出清湯時喝一口,倒是很鮮甜。法國人不太會喝威士忌,不懂得威士忌加水、加冰、加蘇打可以把味蕾打開,只是&威士忌當成白蘭地一般純喝。吃起來像雞,呱呱叫說:"簡直是雞嘛!。雖說蛇咬人,但你不走進森林惹它,蛇才懶得理你,我從此再也不吃蛇肉。蛇膽明目?何處那麽多蛇膽。在什麽什麽蛇王賣的,多數是雞膽偽裝,我的老花並未因此醫好。要蛇血的發發聲,不如去吃顆偉哥吧!我不知道飛機公司扔了多少,每次都看到許多客人都患有高空厭食症,不吃的不止我一個。一家公司一次飛行算他扔十個好了,每天幾百班航機就要扔幾千個,世界上那麽多航空公司…See More
Mar 14,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天香樓

有沒有什麽前例說在餐廳吃了染病死人的?總要活下去嘛,怕什麽怕?我到九龍城去,大家還是照樣一早出來飲茶?貴當然貴。上等材料,一點也不欺場。功夫高,讓你吃得滿意。收貴一點,是應該的。店很小,只擺得下六七桌。拍成了電影,拍得很好,只是商業性不高,沒在香港上映,真可惜生的食物變成熟的,最好的方法莫過於白灼了。原汁原味,灼完的湯又可口,何樂不為?杯下肚,話多了,跑到鄰桌去和陌生客人聊天,問大家好不好吃?年輕人都點頭,說的確有水準,沒來錯。本港的《食物內染色料規例》允許使用這種色素,說聯合國糧食衛生組織也認為吸取這種色素對健康不會造成影響,怎麽可能?就算沒影響,那麽腐壞後的細菌呢?香港入學吃魚生,都從三文魚開始著手。向小寧波說:吃蔡瀾常叫的那幾樣。總是精彩。當今香港雖非正式成為疫埠,但也差不多了,最後一定弄得什麽人都不歡迎你,什麽地方都不必去了。在這裏坐以待斃的話,不如花多點錢去吃飯。大吉利是,就算真的遇到病毒,至,也可以說我吃過"天香樓"。這簡直是暴殄天物。See More
Mar 8,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好吃命

李居明從他在新藝城工作的日子認識以來,已有很多年。最近他那本《飲食改運學》的書提及我,查太太買來贈送見封面,李居明從一位瘦小的青年變成圓圓胖胖、滿臉福相的中年人了。他說我是"戊"土生於"申"月。天生的好吃命。而且屬土的人需要火,所以我任何熱氣食物都吃,從來沒有見過我大喊喉嚨痛,這便是八字做怪的。哈哈哈哈,一點也不錯。他說生於秋天"戊土"的人,是無火不歡的,因此喜歡的東西皆為火也。我有另一套見解:太過繁復的細節,並非一般人民能夠接受,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理應隨意。一隨意,禪味即生,才是真正的茶道。沏茶的功夫,我只限於潮州式,再復雜,我絕對不肯做。一、抽煙,愈多愈好。二、喝酒,愈多愈行運。三、吃辣,愈辣愈覺有味。無論你列出煙、酒及辣有什麽壞處,對蔡瀾來說,便是失效。八字要火的人,奇怪地抽煙沒有肺癌,身體構造每個人都不同,蔡瀾要抽煙才健康。同樣地,酒也是火物,但喝啤酒便乍寒乍熱,生出個感冒來。辣椒也是秋寒體質的人才可享用的食物,與辣是有緣的。李居明又說我的八字最忌"金"。金乃寒冷,不能吃豬肺,因豬肺是"金"的極品。包子來到南方,皮就薄了,在珠江三角洲一帶吃的叉燒餐包,包不知道怎麽做,像…See More
Mar 6, 2018
抱抱,看新聞 posted a blog post

蔡瀾談吃·幫補

在《壹周刊》中寫食評,不知不覺也有十多年。有些食肆看到稱贊完的文章,就拿去放大貼在櫥窗裏。友人看丫:"收它們多少錢?怎麽會向人家伸手?臉皮不至於那麽厚吧?對某些餐廳特別愛好,常在文章中提起,友人看了又問:"你有份開的?"沒有。那些熱門食肆,我都不是股東,我的食評,只是錦上添花罷了。"美食坊那麽多人排隊,你賺到笑了。"友人又酸溜留地。"粗菜館"的確是由我發起。當年在嘉禾工作,有幾位手下,一人一股。股東之中還有一間食肆的老板和替我醫好五十肩的針灸師陳道恩先生,屬於薄利多銷的性質,有賺有虧,沒分到多少錢。有很多地道的小吃都是以白灼為主,像福建的街邊檔,一格格的格子中擺著已經準備好的豬肝、豬心、豬脷等。客人要一碗面的話,在另一個爐中淥熟,再將上述食料灼它一灼,半生熟狀鋪在面上,最後淋上最滾最熱的湯,即成,這碗豬雜面,天下美味。寫食評的人並不一定會開餐廳,那是另一門很深奧的學問,而且很深,...定要跟得很足才行。當成副業,失敗的例子居多。有時好心沒好報,像有一一家南洋餐廳,老板娘常求我替她義務宣傳,我覺得她的東西做得不錯,就照實寫了。生意好,此人雄心萬丈,在美食坊又開了一家同性質的餐廳,但食物標…See More
Mar 4, 2018

抱抱,看新聞's Blog

蔡瀾談吃·日本人吃魚

Posted on February 21, 2019 at 11:21pm 0 Comments

像日本的其他魚,都給最先進的拖網技術捕個精光,日本人當今吃的多數是從外國進口。偶爾,我們也可以買到一尾所謂的"漏網之魚"的真!日本金槍,那種味道比來自印度或西班牙的勝十倍。長輩教訓我,描述一樣東西時不可以“文字不能形容”這句話,但是對於真正的魚生,我還是只可以說文字不能形容,要吃過才能比較。



油甘魚長大了就變成金槍魚,但是有些魚種是長不大的,每條三至四英尺,肚腩部分脂肪多,非常之美味。

記得在河內道的小欖公吃過黃腳鱲,任何斑類魚或蘇眉等都要走開一邊,很久未嚐,直到友人帶我去流浮山,才找到一兩尾野生的,回味無窮。年輕人沒吃過真正的黃腳鱲,不知其味。我在印度山上向一位老太婆解釋吃魚的味道,她回答說一生人沒試過,何足可惜?我想當今的年輕人也可以用同樣的話回答我。…

Continue

蔡瀾談吃·荔枝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9 at 7:16pm 0 Comments

為了引起過路的車輛注意,小販們手拿一根長樹枝,枝端綁著一個紅色的購物塑膠袋,不斷揮動,與其招徠,像在趕蒼蠅。

昨天下了一場大雨,今早給太陽一曬,有五分之一果實的殼已經爆裂,種荔枝的農民大聲嘆氣。也真同情他們,生長時下雨,就不大造豐收了價賤,再下雨又壞掉。天氣永遠是他們的敵人。我們吃到每一粒荔枝,都應感恩。這麽想,又覺自己太婆媽,笑了出來。

我們只能老遠地望著這棵樹,和樹上結的果,聽說去年拍賣,一粒掛綠賣到六萬元。

急不及待釆來吃,並不特別,核也大,不是很甜或很香,有點失望,大概是混種又混種,混得很不像樣了。…

Continue

蔡瀾談吃·德國名菜

Posted on February 19, 2019 at 7:00pm 0 Comments

中午吃一道道的菜甚厭煩,簡單一點叫他們一次過的,用青蔥、豆角、紅蘿蔔、薯仔和豬肉或牛肉熬成清湯。這種連湯連主食的菜,德國人叫它為。我們再也不必老點香腸和豬手那麽悶了。



我試過他們的烤乳豬,皮也燒得好,里面塞滿了桃子和梨之類的水果,很有特色,切成一份份裝進碟中上桌。

一提起烤乳豬,好像德國菜和中國菜拉上了點關系,其實接近的還有燒鵝呢。…

Continue

劉湛秋《泰戈爾文集》序(下)

Posted on December 3, 2018 at 7:28pm 0 Comments



任何時候,我打開泰戈爾的書,不管翻到哪一頁,我都會讀下去,而且瞬間進入那種感覺,泰戈爾的感覺。

那是充滿生命力的、洋溢著歡樂的、點燃著光明的、傾心於愛戀的大千世界。

讓一切歡樂的歌調都融和在我的最後的歌中——那使大地草海歡呼搖動的快樂,那使生和死兩個孿生弟兄,在廣大的世界上跳舞的快樂,那和暴風雨一同卷來,用笑聲震憾驚醒一切的生命的歡樂,那含淚默坐在盛開的痛苦的紅蓮上的快樂,那不知所謂、把一切所有拋擲於塵埃中的快樂。…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