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no Realtà
  • Male
  • Rawang Tin,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ogno Realtà's Friends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Ashgabat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Gifts Received

Gift

Sogno Realtà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ogno Realtà's Page

Latest Activity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傅東華·杭江之秋(下)

到直埠了。從此神秘劇就告結束,而濃艷的中古浪漫劇開幕了。幕開之後,就見兩旁豎著不斷的圍屏,地上鋪著一條廣漠的厚毯。圍屏是一律濃綠色的,地毯則由黃、紅、綠三種彩色構成。黃的是未割的緩稻,紅的是喬麥,綠的是菜蔬。可是誰管它什麼是什麼呢?我們目不暇接了。這三種彩色構成了平面幾何的一切圖形,織成了波斯毯、荷蘭毯、緯成綢、雲霞緞……上一切人類所能想象的花樣。且因我們自己如飛的奔駛,那三種基本色素就起了三色板的作用,在向後飛馳的過程中化成一切可能的彩色。濃艷極了,富麗極了!我們領略著文藝復興期的荷蘭的畫圖,我們身入了《天方夜談》里的蘇丹的宮殿。 這樣使我們的口胃膩得化不開了一回,於是突然又變了。那是在過了諸暨牌頭站之後。以前,山勢雖然重疊,雖然複雜,但只能見其深、見其遠,而未嘗見其奇,見其險。以前,山容無論曖昧,無論分明,總都載著厚厚一層肉,至此山才挺出峋嶙的瘦骨來。山勢也漸兀突了,不像以前那樣停勻了。有的額頭上怒挺出鐵色的巉巖,有的半腰里橫撐出駭人的刀戟。我們從它旁邊擦過去,頭頂的懸崖威脅著要壓碎我們。就是離開稍遠的山巖,也象鐵羅漢般踞坐著對我們怒視。如此,我們方離了肉感的奢華,便進入幽人的絕域…See More
May 23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傅東華·杭江之秋(上)

從前謝靈運遊山,伐木取徑,……從者數百人,以致被人疑為山賊。現在人在火車上看風景,雖不至像康樂會那樣殺風景,但在那種主張策杖獨步而將自己也裝進去做山水人物的詩人們,總覺得這樣的事情是有傷風雅的。 不過,我們如果暫時不談風雅,那末覺得火車上看風景也有一種特別的風味。 風景本是靜物,坐在火車上看就變成動的了。步行的風景遊覽家,無論怎樣把自己當做一具搖頭攝影器,他的視域能有多闊呢?又無論他怎樣健步,無論視察點移得怎樣多,他目前的景象總不過有限幾套。若在火車上看,那風景就會移步換形,供給你一套連續不斷的不同景象,使你在數小時之內就能獲得數百里風景的輪廓。“火車風景”(如果允許我鑄造一個名詞的話)就是活動的影片,就是一部以自然美做題材的小說,它是有情節的,有布局的——有開場,有Climax也有大團圓的。新辟的杭江鐵路從去年春天通車到蘭溪,我們的自然文壇就又新出版了一部這樣的小說。批評家的贊美聲早已傳到我耳朵里,但我直到秋天才有功夫去讀它。然而秋天是多麼幸運的一個日子啊!我竟於無意之中得見杭江風景最美的表現。“火車風景”是有個性的。平浦路上多黃沙,滬杭路上多殯屋。京滬路只北端稍覺雄健,其餘部分也和…See More
May 22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航船中的文明

第一次乘夜航船,從紹興府橋到西興渡口。 紹興到西興本有汽油船。我因急於來杭,又因年來逐逐於火車輪船之中,也想回到航船里,領略先代生活的異樣的趣味;所以不顧親戚們的堅留和勸說(他們說航船里是很苦的),毅然決然的於下午六時左右下了船。有了物質文明的汽油船,卻又有精神文明的航船,使我們徘徊其間,左右顧而樂之,真是二十世紀中國人的幸福了! 航船中的乘客大都是小商人;兩個軍弁是例外。滿船沒有一個士大夫;我區區或者可充個數兒,—因為我曾讀過幾年書,又忝為大夫之後—但也是例外之例外!真的,那班士大夫到哪里去了呢?這不消說得,都到了輪船里去了!士大夫雖也擎著大旗擁護精神文明,但千慮不免一失,竟為那物質文明的孫兒,滿身洋油氣的小頑意兒騙得定定的,忍心害理的撇了那老相好。於是航船雖然照常行駛,而光彩已減少許多!這確是一件可以慨嘆的事;而國粹將亡的呼聲,似也不是徒然的了。嗚呼,是誰之咎歟? 既然來到這精神文明的航船里,正可將船里的精神文明考察一番,才不虛此一行。但從那里下手呢?這可有些為難,躊躇之間,恰好來了一個女人。—我說來了,仿佛親眼看見,而孰知不然;我知道她來了,是在聽見她尖銳的語音的時候。至於她的面…See More
May 21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名作欣赏》·温州的踪迹(四)生命的價格~七毛錢

生命本來不應該有價格的;而竟有了價格!人販子,老鴇,以至近來的綁票土匪,都就他們的所有物,標上參差的價格,出賣於人;我想將來許還有公開的人市場呢!在種種"人貨"里,價格最高的,自然是土匪們的票了,少則成千,多則成萬;大約是有歷史以來, "人貨"的最高的行情了。其次是老鴇們所有的妓女,由數百元到數千元,是常常聽到的。最賤的要算是人販子的貨色!他們所有的,只是些男女小孩,只是些"生貨",所以便賣不起價錢了。 人販子只是"仲買人",他們還得取給於"廠家",便是出賣孩子們的人家。"廠家"…See More
May 18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名作欣赏》·温州的踪迹(3)白水漈

幾個朋友伴我遊白水漈。這也是個瀑布;但是太薄了,又太細了。有時閃著些須的白光;等你定睛看去,卻又沒有——只剩一片飛煙而已。從前有所謂"霧谷",大概就是這樣了。所以如此,全由於巖石中間突然空了一段;水到那里,無可憑依,淩虛飛下,便扯得又薄又細了。當那空處,最是奇跡。白光嬗為飛煙,已是影子,有時卻連影子也不見。有時微風過來,用纖手挽著那影子,它便裊裊的成了一個軟弧;但她的手才松,它又像橡皮帶兒似的,立刻伏伏帖帖的縮回來了。我所以猜疑,或者另有雙不可知的巧手,要將這些影子織成一個幻網。——微風想奪了她的,她怎麼肯呢? 幻網里也許織著誘惑;我的依戀便是個老大的證據。 1924年3月16日,寧波作。See More
May 16
Sogno Realtà posted blog posts
May 14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4)

道德律的力,本來是民眾賦予的;在民眾的面前,自然更顯出它的威嚴了。我這時一面盼望,一面卻感到了兩重的禁制:一,在通俗的意義上,接近妓者總算一種不正當的行為;二,妓是一種不健全的職業,我們對於她們,應有哀矜勿喜之心,不應賞玩的去聽她們的歌。在眾目睽睽之下,這兩種思想在我心里最為旺盛。她們暫時壓倒了我的聽歌的盼望,這便成就了我的灰色的拒絕。那時的心實在異常狀態中,覺得頗是昏亂。歌舫去了,暫時寧靖之後,我的思緒又如潮湧了。兩個相反的意思在我心頭往復:賣歌和賣淫不同,聽歌和狎妓不同,又干道德甚事?—但是,但是,她們既被逼的以歌為業,她們的歌必無藝術味的;況她們的身世,我們究竟該同情的。所以拒絕倒也是正辦。但這些意思終於不曾撇開我的聽歌的盼望。它力量異常堅強;它總想將別的思緒踏在腳下。從這重重的爭斗里,我感到了濃厚的不足之感。這不足之感使我的心盤旋不安,起坐都不安寧了。唉!我承認我是一個自私的人!平伯呢,卻與我不同。他引周啟明先生的詩,因為我有妻子,所以我愛一切的女人,因為我有子女,所以我愛一切的孩子。(註) 他因為推及的同情,愛著那些歌妓,並且尊重著她們,所以拒絕了她們。在這種情形下,他自然以…See More
Mar 26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3)

光芒與霧氣騰騰的暈著,什麼都只剩了輪廓了;所以人面的詳細的曲線,便消失於我們的眼底了。但燈光究竟奪不了那邊的月色;燈光是渾的,月色是清的,在渾沌的燈光里,滲入了一派清輝,卻真是奇跡!那晚月兒已瘦削了兩三分。她晚妝才罷,盈盈的上了柳梢頭。天是藍得可愛,仿佛一汪水似的;月兒便更出落得精神了。岸上原有三株兩株的垂楊樹,淡淡的影子,在水里搖曳著。它們那柔細的枝條浴著月光,就像一支支美人的臂膊,交互的纏著,挽著;又像是月兒披著的發。而月兒偶然也從它們的交叉處偷偷窺看我們,大有小姑娘怕羞的樣子。岸上另有幾株不知名的老樹,光光的立著;在月光里照起來。卻又儼然是精神矍鑠的老人。遠處—快到天際線了,才有一兩片白雲,亮得現出異彩,像美麗的貝殼一般。白雲下便是黑黑的一帶輪廓;是一條隨意畫的不規則的曲線。這一段光景,和河中的風味大異了。但燈與月竟能並存著,交融著,使月成了纏綿的月,燈射著渺渺的靈輝;這正是天之所以厚秦淮河,也正是天之所以厚我們了。…See More
Mar 25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2)

從東關頭轉灣,不久就到大中橋。大中橋共有三個橋拱,都很闊大,儼然是三座門兒;使我們覺得我們的船和船里的我們,在橋下過去時,真是太無顏色了。橋磚是深褐色,表明它的歷史的長久;但都完好無缺,令人太息於古昔工程的堅美。橋上兩旁都是木壁的房子,中間應該有街路?這些房子都破舊了,多年煙熏的跡,遮沒了當年的美麗。我想象秦淮河的極盛時,在這樣宏闊的橋上,特地蓋了房子,必然是髹漆得富富麗麗的;晚間必然是燈火通明的。現在卻只剩下一片黑沈沈!但是橋上造著房子,畢竟使我們多少可以想見往日的繁華;這也慰情聊勝無了。過了大中橋,便到了燈月交輝,笙歌徹夜的秦淮河;這才是秦淮河的真面目哩。 大中橋外,頓然空闊,和橋內兩岸排著密密的人家的大異了。一眼望去,疏疏的林,淡淡的月,襯著藍蔚的天,頗像荒江野渡光景;那邊呢,郁叢叢的,陰森森的,又似乎藏著無邊的黑暗:令人幾乎不信那是繁華的秦淮河了。但是河中眩暈著的燈光,縱橫著的畫舫,悠揚著的笛韻,夾著那吱吱的胡琴聲,終於使我們認識綠如茵陳酒的秦淮水了。此地天裸露著的多些,故覺夜來的獨遲些;從清清的水影里,我們感到的只是薄薄的夜—這正是秦淮河的夜。大中橋外,本來還有一座復成橋,是…See More
Mar 21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1)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我和平伯同遊秦淮河;平伯是初泛,我是重來了。我們雇了一隻七板子,在夕陽已去,皎月方來的時候,便下了船。於是槳聲汩—汩,我們開始領略那晃蕩著薔薇色的歷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 秦淮河里的船,比北京萬甡園,頤和園的船好,比西湖的船好,比揚州瘦西湖的船也好。這幾處的船不是覺著笨,就是覺著簡陋、局促;都不能引起乘客們的情韻,如秦淮河的船一樣。秦淮河的船約略可分為兩種:一是大船;一是小船,就是所謂七板子。大船艙口闊大,可容二三十人。里面陳設著字畫和光潔的紅木家具,桌上一律嵌著冰涼的大理石面。窗格雕鏤頗細,使人起柔膩之感。窗格里映著紅色藍色的玻璃;玻璃上有精致的花紋,也頗悅人目。七板子規模雖不及大船,但那淡藍色的欄干,空敞的艙,也足系人情思。而最出色處卻在它的艙前。艙前是甲板上的一部。上面有弧形的頂,兩邊用疏疏的欄干支著。里面通常放著兩張藤的躺椅。躺下,可以談天,可以望遠,可以顧盼兩岸的河房。大船上也有這個,便在小船上更覺清雋罷了。艙前的頂下,一律懸著燈彩;燈的多少,明暗,彩蘇的精粗,艷晦,是不一的。但好歹總還你一個燈彩。這燈彩實在是最能鉤人的東西。夜幕垂垂地下來時,大小船上都點…See More
Mar 15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旅行雜記(3)

三 第三人稱七月A日,正式開會。社員全體大會外,便是許多分組會議。我們知道全體大會不過是那麼回事,值得注意的是後者。我因為也忝然的做了國文教師,便決然無疑地投到國語教學組旁聽。不幸聽了一次,便生了病,不能再去。那一次所議的是采用他,她,牠案(大意如此,原文忘記了);足足議了兩個半鐘頭,才算不解決地解決了。這次討論,總算詳細已極,無微不至;在討論時,很有幾位英雄,舌本翻瀾,妙緒環湧,使得我茅塞頓開,搖頭佩服。這不可以不記。其實我第一先應該佩服提案的人!在現在大家已經采用他,她,牠的時候,他才從容不迫地提出了這件議案,真可算得老成持重,不敢為天下先,確遵老子遺訓的了。在我們禮義之邦,無論何處,時間先生總是要先請一步的;所以這件議案不因為他的從容而被忽視,反因為他的從容而被尊崇,這就是所謂讓德。且看當日之情形,誰不興高而采烈?便可見該議案的號召之力了。本來呢,新文學里的第三人稱代名詞也太紛歧了!既她伊之互用,又她它之不同,更有佢彼之流,竄跳其間;於是乎烏煙瘴氣,一塌糊塗!提案人雖只為辨性起見,但指定的三字,皆屬於也字系統,儼然有正名之意。將來也字系統若竟成為正統,那開創之功一定要歸於提案人的…See More
Mar 9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旅行雜記(1)

這次中華教育改進社在南京開第三屆年會,我也想觀觀光;故不遠千里的從浙江趕到上海,決於七月二日附赴會諸公的車尾而行。 一 殷勤的招待…See More
Feb 24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顧城·靈魂有一個孤寂的住所

靈魂有一個孤寂的住所在那裏他注視山下的暖風他注意鮮艷的親吻像花朵一樣搖動像花朵一樣想擺脫蜜裏的昆蟲他注意到另一種脫落的葉子到處爬著,被風吹著隨隨便便露出乾燥的內臟 1984年11月See More
Feb 19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顧城·內畫

我們居住的生命 有一個小小的瓶口 可以看看世界鳥垂直地落進海裏 可以看看蒲草的籽和玫瑰 一個世界的鏡片我們從沒有到達玫瑰 或者摸摸大地綠色的髮絲 1984年5月See More
Feb 18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顧城·自然

我喜歡一根投出的長矛一棵樹上的十萬片葉子大地密集的軍隊 他們在狹長的路上露出臉來沈甸甸地晃動著鳥巢的旗幟這就是生命失敗的微妙之處1984年8月See More
Feb 16

Sogno Realtà's Blog

傅東華·杭江之秋(下)

Posted on May 22, 2019 at 1:44pm 0 Comments

到直埠了。從此神秘劇就告結束,而濃艷的中古浪漫劇開幕了。幕開之後,就見兩旁豎著不斷的圍屏,地上鋪著一條廣漠的厚毯。圍屏是一律濃綠色的,地毯則由黃、紅、綠三種彩色構成。黃的是未割的緩稻,紅的是喬麥,綠的是菜蔬。可是誰管它什麼是什麼呢?我們目不暇接了。這三種彩色構成了平面幾何的一切圖形,織成了波斯毯、荷蘭毯、緯成綢、雲霞緞……上一切人類所能想象的花樣。且因我們自己如飛的奔駛,那三種基本色素就起了三色板的作用,在向後飛馳的過程中化成一切可能的彩色。濃艷極了,富麗極了!我們領略著文藝復興期的荷蘭的畫圖,我們身入了《天方夜談》里的蘇丹的宮殿。 …

Continue

傅東華·杭江之秋(上)

Posted on May 22, 2019 at 1:44pm 0 Comments

從前謝靈運遊山,伐木取徑,……從者數百人,以致被人疑為山賊。現在人在火車上看風景,雖不至像康樂會那樣殺風景,但在那種主張策杖獨步而將自己也裝進去做山水人物的詩人們,總覺得這樣的事情是有傷風雅的。 

不過,我們如果暫時不談風雅,那末覺得火車上看風景也有一種特別的風味。

 …

Continue

朱自清·航船中的文明

Posted on May 18, 2019 at 8:30am 0 Comments

第一次乘夜航船,從紹興府橋到西興渡口。 

紹興到西興本有汽油船。我因急於來杭,又因年來逐逐於火車輪船之中,也想回到航船里,領略先代生活的異樣的趣味;所以不顧親戚們的堅留和勸說(他們說航船里是很苦的),毅然決然的於下午六時左右下了船。有了物質文明的汽油船,卻又有精神文明的航船,使我們徘徊其間,左右顧而樂之,真是二十世紀中國人的幸福了! …

Continue

《朱自清名作欣赏》·温州的踪迹(四)生命的價格~七毛錢

Posted on May 12, 2019 at 3:31pm 0 Comments

生命本來不應該有價格的;而竟有了價格!人販子,老鴇,以至近來的綁票土匪,都就他們的所有物,標上參差的價格,出賣於人;我想將來許還有公開的人市場呢!在種種"人貨"里,價格最高的,自然是土匪們的票了,少則成千,多則成萬;大約是有歷史以來, "人貨"的最高的行情了。其次是老鴇們所有的妓女,由數百元到數千元,是常常聽到的。最賤的要算是人販子的貨色!他們所有的,只是些男女小孩,只是些"生貨",所以便賣不起價錢了。 

人販子只是"仲買人",他們還得取給於"廠家",便是出賣孩子們的人家。"廠家"…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