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幅秋天的風景畫。是在北方,可不是我的故鄉。

是在天津衛。天津衛,是偉大的名字“一京,二衛,三通州”。那給了我無限的憧憬,在我的少年時代。

天津又稱作“北洋”。那是更引起我的幻想。在故鄉中學的教室里,時常這樣設想。“北洋”是一片汪洋,是在海的旁邊的一座蜃樓般的都市。索性是一片汪洋中還湧著幾隻綿羊。

到了天津衛,覺得倒也不錯。但是,不是海濱上的幻影的城池,而且沙漠中的一片塵煙撲地的街市。

聽說有一個紫竹林自己總以為是一座竹林,是一片紫色。好像是觀音菩薩住在那個處所。但是沒有去過。

秋日里,在野外散步,是一種樂趣。兩三位朋友在一起,繞著野外小徑,談著靈修問題,或談著自然科學的學習,是非常地適意。

一天的情景又到在我的目前了。那是乘船到黃家墳去。是學校青年會舉行的秋季旅行。

在黃沙飛騰的天津生活,苦的是缺少水。雖然那一道海河,是一帶濁流,但是離開了滿目黃沙的南開,到了河的中流,溯流而上,大家,你唱我和地,唱著歌,也是一種說不出的快樂。看著熙熙攘攘的街市,望著西沽的教室,想像著要去的那個所在,心中是別有天地的。黃家墳自然是初秋的景像啦。雖然秋日非常地和煦,但已令人感到白楊蕭蕭了。從船上望去,無數的白楊,拱抱著一塊墳地。四邊是滿目的田疇。

大家席地而坐地吃野餐,談話。隨著,四散地,玩去了。

一望無邊的莽原,使我更感到茫茫禹域之廣大。我感謝上帝。我想像著在這塊平原上,將林立起工廠的煙囪。煙囪里的煙直沖雲霄,機器的響動轟震四野。我想像著我是一個工程師。我想來想去,看著地形,想起幾何的公式來了。可是我的工程師的夢未能實現,我所想的那些工廠的煙囪與機械也未有產生出來。那一個世界是在怎樣的條件下才能實現呢?



又是一幅的秋天的風景畫。是在日本京都的吉田山上。

是一座神社,在吉田山的東麓上。神社是蓋覆在吉田山的綠樹濃蔭之下。神社前邊,是一條長的石頭的階段,直通到山下過的馬路。馬路那邊就是古剎真如堂。


在薄暮的時節,我同T並坐神社中的石凳上。T君是我的高一級的同學,同時,是文學上的朋友。

真如堂在綠樹蒼郁之中露出來他的尖巔。遠遠地,在東山這邊的山谷中的人家的屋頂上,還餘著斷續的炊煙。

夜幕越法地墜下來了。空中,時時地,度過著一隻飛鳥。

T君又想作拜倫,又想作維特。夏天,他去過宮津,在廟里結識了——位少女TY。

T君總向我談他的理想:哥德一生有過十四個愛人。但是他在宮津遇見過一個。我則是望洋興嘆。


我們的話題總是“美化人生,情化自然”。從藝術講到戀愛,從戀愛講到藝術。講來講去,他總是煽動,我總是無從問津。

那時,維特,拜倫,的確地,是我們的理想人物。

空抱著理想,怎能實現呢?這又是問題了。

於是憂郁了。但不是幻滅。不能實現的熱望,不住的憧憬,我那時覺得是美的。

夜色朦朧,心地朦朧,一片詩意。隨著,古寺中振響出來灰白色的鐘聲,在空氣中蕩漾著。


鐘聲止了。我們又到在薄冥的道上了。


——上哪兒去呢?我們互相地問著。

一邊說著,不知不覺地,順著小徑走下去了。

夜色是朦朧的,心地更是朦朧的。

心里永遠是充滿著愛的憧憬。

理想是能實現,倒是有點詩意。秋的薄風,微笑地在安慰我。

這種的朦朧的心情,當時是深深地藏在我的心底。我總是在這種憂郁氣氛中生存著。

這種心情現在是成為了雲煙消散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