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
  • Male
  • Melbourne
  • Austral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假如流水能回頭's Friends

  • 罗刹蜃楼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Gifts Received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觀眾回憶錄 1

曾經有幾年,我幾乎每天都看電影,甚至一天看兩場。那是差不多從1936年到大戰期間,也就是我的青少年期。那個時候,電影就是我的世界,是我周遭那個世界之外的另一個天地。不過對我來說,銀幕上所見才具有世界的獨一無二性,精力充沛、難以抗拒、合情合理,而銀幕外堆疊的,只是那些仿佛因緣際會才湊在一起的雜七雜八的元素。以及在我看來缺乏形狀的生命實物。電影是一種逃避,大家常這麽說,不乏指責意味,而這一點在當時正是我所需要的,滿足我對異鄉的響往、將注意力放到另一個空間去的渴望,我想這個需求主要與想要融人世界有關,是每一個成長過程不可少的階段。想開辟一個不同的空間,自然還有別的更充實、更個人的方法:但電影比較容易且唾手可得,在瞬間就能把我帶往遠方。每天,我在我那個小鎮的大馬路上窮逛,眼睛里只有電影院,放首輪電影的那三家,每逢星期一和星期四換片,另外兩家陰陰暗暗的小戲院,專放老片或過時的電影,一個星期換三次片。我其實早就知道每一家電影院演什麽片子,我的目光同時在搜尋的是預告下一輪影片的宣傳海報,因為那兒的驚喜、承諾與期待將伴我度過接下來的幾天。我多在下午去電影院報到,從家里偷溜出來,或是以去某個同學家唸書作…See More
2 hours ago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卡爾維諾·為什麽要讀經典

1.經典是我們常聽人說,"我在重讀……"而不是"我在閱讀……"的那類書。2.我們將人們讀了愛不釋手,加以珍藏的書冠之以經典;但並非只是那些有幸初次閱讀它們的人,才精心珍藏它們,欣賞它們。3.經典具有特異的影響力,它們不可能從頭腦中清除,它們潛藏在大腦的記憶層中,披上了集體或個體無意識的偽裝。4.每一次重讀經典,就像初次閱讀一般,是一次發現的航行。5.每一次閱讀經典實際上都是一種重讀。6.經典從來不會說,它當說的已說完了。7.經典帶著以往的閱讀痕跡傳承給我們,並且帶著它們本身留給文化,或者更明白地說,語言和習俗的痕跡。8.經典不一定教給我們以前不懂的東西。在經典中,我們有時發現的是某種自己已經知道(或者以為自己知道)的東西,但不知道是該作者率先提出的,或者至少以一種特殊的方式與其聯系在一起。這同樣是一種帶給我們莫大歡愉的驚喜,就象我們總能從對血統、親屬關係和姻親關係的發現中獲益。9.通過閱讀經典,我們感到它們遠比傳聞中所想像的更新鮮、更出乎預料、更不可思議。10.我們冠之以經典的書具有一種類似總體的形式,可與古代的法寶相提並論。根據這一界定,我們正在趨近馬拉美所構想的"全書"的境界。11…See More
Thursda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歌與詩 5

詩與歌合流真是一件大事,它的結果乃是「三百篇」的誕生。一部最膾炙人口的《國風》與《小雅》,也是「三百篇」的最精彩部分,便是詩歌合作中最美滿的成績。一種如《氓》、《谷風》等,以一個故事為藍本,敘述也多少保存著故事的時間連續性,可說是史傳的手法,一種如《斯幹》、《小戎》、《大田》、《無羊》等,平面式的紀物,與《顧命》、《考工記》、《內則》等性質相近,這些都是「詩」從它老家(史)帶來的貢獻。然而很明顯的上述各詩並非史傳或史志,因為其中的「事」是經過「情」的泡制然後再寫下來的。這情的部分便是「歌」的貢獻。由《擊鼓》、《綠衣》以至《蒹葭》、《月出》,是「事」的色彩由顯而隱,「情」的韻味由短而長,那正象征著歌的成分在比例上的遞增。再進一步,「情」的成分愈加膨脹,而「事」則暗淡到不合再稱為「事」,只可稱為「境」,那便到達「十九首」以後的階段,而不足以代表「三百篇」了。同樣,在相反的方向,《孔雀東南飛》也與「三百篇」不同,因為這里只忙著講故事,是又回到前面詩的第二階段去了,全不像「三百篇」主要作品之「事」「情」配合得恰到好處。總之,歌詩的平等合作,「情」「事」的平均發展是詩第三階段的進展,也正是「三百…See More
Dec 3,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歌與詩 4

《春秋》何以能代《詩》而興?因為《詩》也是一種《春秋》。他又說: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萬章·下篇》一壁以詩書並稱,一壁又說必須知人論世,孟子對於詩的觀念是雪亮的。在這點上,《詩大序》與孟子的話同等重要:至於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跡,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吟詠性情,以風其上,達於事變,而懷其舊俗者也。詩即史,當然史官也就是「詩人」。但《序》意以為《風》、《雅》是史官所作,則不盡然。初期的雅,尤其是《大雅》中如《綿》、《皇矣》、《生民》、《公劉》等是史官的手筆,是無疑問的,《風》則仍當出自民間。不過《序》指出了詩與國史這層關係,不能不說是很重要的一段文獻。如今再回去看《詩序》好牽合《春秋》時的史跡來解釋《國風》,其說雖什九不可信,但那種以史讀詩的觀點,確乎是有著一段歷史背景的。最後從史學的一分較冷僻的訓詁中,也可以窺出詩與史的淵源來。文勝質則史。——《論語·雍也篇》辭多則史。——《義禮·聘禮記》捷敏辯給,繁於文采,則見以為史。——《韓非子·難言篇》米監博辯,則以為多而史之。——同上《說難篇》「繁於文采…See More
Nov 28,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歌與詩 3

3.《襄三十年》:「《仲虺之志》云:『亂者取之,亡者侮之。』」案即《仲虺之誥》,此真古文《尚書》的佚文。4.《國語·晉語》四:「禮志有之曰:『將有請於人,必先有人焉。』」5.同上:「夫先王之法志,德義之府也。」《注》:「志,記也。」案《左傳·僖二十七年》作「《詩》、《書》,義之府也」,是所謂法志者即《詩》、《書》。6.《晉語》六:「夫成子導前志以左先君,導法而卒以政,可不謂文乎?」《注》:「志,記也。」7.《晉語》九:「志有之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肥。』」《注》同。8.《楚語》上:「教之故志,使知廢興者而戒懼焉。」《注》:「故志謂所記前世成敗之書。」9.《周禮·小吏》:「掌邦國之志。」司農《注》:「志謂記也,《春秋》所謂《周志》,《國語》所謂《鄭書》之屬也。」10.同上《外史》:「掌四方之志。」鄭《注》:「志,記也,謂若魯之《春秋》,晉之《乘》,楚之《禱杌》。」11.《孟子·滕文公上篇》:「且志曰:『喪祭從先祖。』」趙《注》:「志,記也。」12.又《下篇》:「且志曰:『枉尺而直尋,宜若可為也。』」《注》同。13.《荀子·大略篇》:「《聘禮志》曰:『幣厚則傷德,財侈則…See More
Nov 25,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歌與詩 2

若有人兮山之阿,初薜荔兮帶女蘿。試把兮字省去,再讀讀看,還是味兒嗎?對了,損失了的正是歌的意味兒。你說那不過是聲調的關係,意義並未變更。但是你要知道,特別是在歌里,「意味」比「意義」要緊得多,而意味正是寄托在聲調里的。最有趣的例是梁鴻的《五噫》:陟彼北芒兮,噫!顧瞻帝京兮,噫!宮闕崔嵬兮,噫!人之劬勞兮,噫!遼遼未央兮,噫!作者本意是要這些兮字重新擔起那原始時期的重要職責,無奈在當時的習慣中,兮字已無這能力了,不得已,這才在「兮」下又補上一個「噫」以為之輔佐,使它在沾染作用中,更能充分地發揮它固有的力量。因此,為體貼作者這番用意,我們不妨把「兮噫」二字索性捆緊些當做一個單元,而以如下的方式讀這首歌:陟彼北芒(兮……噫……)顧瞻帝京(兮……噫……)……記住「兮」即「啊」的後身,那麽「兮噫」的音值便可擬作「O……O……」了。這一來,歌的面目便十足地顯露出來了。此刻若再把「兮噫」去掉,讓它成了一首四言詩,那與原來的意味相差該多麽遠!以上我們反復地說明了感嘆字確乎是歌的核心與原動力,而感嘆字本身則是情緒的發泄,那麽歌的本質是抒情的,也就是必然的結論了。二至於「詩」字最初在古人的觀念中,卻離現在…See More
Nov 23,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歌與詩 1

一想像原始人最初因情感的激蕩,而發出有如「啊」、「哦」、「唉」或「嗚呼」、「噫嘻」一類的聲音,那便是音樂的萌芽,也是孕而未化的語言。聲音可以拉得很長,在聲調上也有相當的變化,所以是音樂的萌芽。那不是一個詞句,甚至不是一個字,然而代表一種頗複雜的含義,所以是孕而未化的語言。這樣界乎音樂與語言之間的一聲「啊……」便是歌的起源。不錯。「歌」就是「啊」,二者皆從可陪聲,古音大概是沒有分別的。在後世的歌詞中有時又寫作「猗」。斷斷猗無他技!——《書·秦誓》河水清且漣猗!——《詩·伐檀》而已反其真而我猶為人猗!——《莊子·大宗師篇》載孟子反子琴張相和歌候人兮猗!(《呂氏春秋·音初篇》載塗山氏妾歌)或作「我」,有酒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詩·伐木》烏生八九子,端座秦氏桂樹間。我!秦氏有遊遨蕩子,工用睢陽強(弓),蘇合彈,左手持強(弓)彈兩丸,出入烏東西。我!一丸即發中烏身,烏死魂魄飛揚上天……——《樂府古辭·烏生》什九則作「兮」,古書往往用「猗」或「我」代替兮字,可知三字聲音原來相同,其實只是啊的若干不同的寫法而已。至於由啊又輾轉變為其他較遠的語音,又可寫作各樣不同的字體,這里不能,也…See More
Nov 22,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說舞 下

實用性的意義西方學者每分舞為模擬式的與操練式的二種,這又是文明人的主觀看法。二者在形式上既無明確的界線,在意義上尤其相同。所謂模擬舞者,其目的,並不如一般人猜想的,在模擬的技巧本身,而是在模擬中所得的那逼真的情緒。他們甚至不是在不得已的心情下以假代真,或在客觀的真不可能時,乃以主觀的真權當客觀的真。他們所求的只是那能加強他們的生命感的一種提煉的集中的生活經驗——一杯能使他們陶醉的醇醴而酷烈的酒。只要能陶醉,那酒是真是假,倒不必計較,何況真與假,或主觀與客觀,對他們本沒有多大區別呢!他們不因舞中的「假」而從事於舞,正如他們不以巫術中的「假」而從事巫術。反之,正因他們相信那是真,才肯那樣做,那樣認真地做(兒童的遊戲亦復如此)。既然因日常生活經驗不夠提煉與集中,才要借藝術中的生活經驗——舞來獲得一醉,那麽模擬日常生活經驗,就模擬了它的不提煉與集中,模擬得愈像,便愈不提煉,愈不集中,所以最徹底的方法,是連模擬也放棄了,而僅剩下一種抽象的節奏的動,這種舞與其稱為操練舞,不如稱為「純舞」,也許還比較接近原始心理的真相。一方面,在高度的律動中,舞者自身得到一種生命的真實感(一種覺得自己是活著的感覺)…See More
Nov 19,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說舞 中

所當注意的是,畫家所想盡方法而不能圓滿解決的光的效果,這里借野火的照明,卻輕輕地抓住了。而野火不但給了舞光,還給了它熱,這觸覺的刺激更超出了任何其他藝術部門的性能。最後,原始人在舞的藝術中最奇特的創造,是那月夜叢林的背景對於舞場的一種鏡框作用。由於框外的靜與暗,和框內的動與明,發生著對照作用,使框內一團聲音光色的活動情緒更為集中,效果更為強烈,借以刺激他們自己對於時間(動靜)和空間(明暗)的警覺性,也便加強了自己生命的實在性。原始舞看來簡單,唯其簡單,所以能包含無限的複雜。律動性的本質上文說舞是節奏的動,實則節奏與動,並非二事。世間決沒有動而不成節奏的,如果沒有節奏,我們便無從判明那是動。通常所謂「節奏」是一種節度整齊的動,節度不整齊的,我們只稱之為「動」,或亂動,因此動與節奏的差別,實際只是動時節奏性強弱的程度上的差別。而並非兩種性質根本不同的東西。上文已說過,生命的機能是動,而舞是有節奏的移易地點的動,所以也就是生命機能的表演。現在我們更可以明白,所謂表演與非表演,其間也只有程度的差別而已。一方面生命情緒的過度緊張、過度興奮,以致成為一種壓迫,我們需要一種更強烈、更集中的動,來宣泄…See More
Nov 18,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聞一多·說舞 上

一場原始的羅曼司假想我們是在參加著澳洲風行的一種科羅潑利(Corro…See More
Nov 16,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石田英敬:致敬貝爾納爾・斯蒂格勒(5)

據我所知,斯蒂格勒來過這幾次日本,讓我一一列舉:2005 年 5 月 12 日,“技術與時間:貝爾納爾・斯蒂格勒的著作”2007 年 5 月 7 日,國際會議“無處不在的亞洲媒體轉型”(Ubiquitous Media Asian Transformation)上的演講《什麼是愛好者?》(譯註:斯蒂格勒提出在研究領域以 Amatorat 的稱呼代替 amateur [業餘愛好者],以避免可能造成的貶義。另,日本影評人蓮實重彥也參會了)2009 年 5 月 “什麼是媒體藝術”(What is Media Art)藤幡正樹等參會(譯註:斯蒂格勒對藝術家藤幡正樹的論述,見《“從黑夜中誕生了白晝”,是不完全的克服》)藤幡正樹代表作《驚人的速度》 的海報2014 年 5 月 5 日,日本符號學會大會“雜交閱讀”(hybrid reading)(譯註:石田英敬爲東京大學設計了電子書項目“雜交閱讀”,試圖網架化閱讀)2016 年 3 月(12 日)數碼研究討論會上的演講《數碼時代的夢和權力》(Dream and Power in the Digital…See More
Aug 22,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石田英敬:緻敬貝爾納爾・斯蒂格勒(4)

我想我和斯蒂格勒都非常感同身受的,是 1970 年代的生存狀態;像他説的那樣,那是一個“槍桿子的年代”(les années de plomb。譯註:法國、意大利等國充滿政治恐怖主義的時期)。年青人的探索一走到底,就會發現這是個非常閉塞的世界,可以説是“晴空亂流”(譯註:air pocket,原指飛機遇到氣阱而驟跌,這里應是指在社會中一着不慎,滿盤皆輸)的時代。他和我都有通過思想的嘗試,在那個對現在仍有影響的可怕的時期里,尼采式地療治自己的經驗。(至於我的療治經驗,可以點這里 [譯註:這是作者對德勒茲的《尼采與哲學》的評論])四壁徒牆的五年牢獄生活,造就了哲學家貝爾納爾・斯蒂格勒。如今這已廣爲人知。有一天,他開始打聽能不能在獄中學習,當然這在日本的監獄是不可能的。當時的答案則是可能的。但他説:現在也許是不行了。我可是很頑固的。他説他絶食抗議了三週,才獲得了一個單間。你可以在兩個月里不用和任何人説話。據我所知,是格哈奈勒送來了“阿里阿德涅之線”(Ariadne’s thread。譯註:希臘神話中忒修斯在迷宮中的生命之線,比喻走出迷宮、解決複雜問題的線索…See More
Aug 19,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石田英敬:致敬貝爾納爾・斯蒂格勒(3)

有趣的是,研討會後,我們去澀谷喝酒,然後回本郷,結果本郷校區似乎在晚上把赤門(譯註:一個大門)和正門都關了,得翻過有 4 米高的鐵柵欄。回住處的時候,他們三個都笑了:他們一個是格瓦拉的前革命戰友(譯註:指戴布哈),一個是登山家(譯註:指布儂),還有一個是前銀行搶劫犯。後來,斯蒂格勒出版了《技術與時間》卷二。96 年 3 月,我在巴黎八大負責一個繁重的課程。我們和他的前女友(我在想要不要冩這個,記得她是雕塑家)在拉丁區吃了晚飯後,他住在貢皮埃涅那個方向,於是告別時就給我叫了輛車。我手冩的字都沒法看了。他説。不過,他的確冩了很多難讀的字,對此貢獻良多。他得到了法國視聽研究院( Institut national de l’audiovisuel)副主任的職位,但他説有好幾年都沒能好好冩本書了。他聊到了馬拉美、布朗肖,還聊到了電視。NHK 電視台當時有了所謂的高清電視(HDTV),可他説這在數字時代行不通。那時,他還出版了與德里達合著的《電視的回聲影像學》(Échographies de la télévision)。97…See More
Aug 16,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石田英敬:致敬貝爾納爾・斯蒂格勒(2)

於是,作爲悼念的工作,我只能得對自己再配置一個跨個體化(日語“橫斷的個體化”)了。就好像在當下的意外中丟失了一部分身體那樣的幻肢體驗,我的意識還不能接受這個變故,仍然試着把你當成另一個自我。這暫且需要一些時間。你的哲學正是起於一個意外,可非要如此突然地打斷這個嘗試嗎?還是只是要懸置(Epoche)這個陷入瘋狂的世界?在我們分享過的馬拉美的詩中,死是“湛湛清溪與死神爭訟千古”(Un peu profond ruisseau calomnié la mort)這樣,輕易就能超越的嗎?(譯註:詩出《魏爾蘭墓》[Le Tombeau de Verlaine],中譯出處同上,第 100…See More
Aug 13,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石田英敬:緻敬貝爾納爾・斯蒂格勒(1)

1 夏日里,突如其來的死當我在這里落筆冩下對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的回憶時,一直淚不能止。在以阿蘭-傅爾尼葉(Alain-Fournier)的《美麗的約定》(Le Grand Meaulnes)聞名的小鎮艾皮納伊-勒-弗勒里艾勒(Epineuil-le-Fleuriel)上,在夏日的艷陽下,你突然消失在了黑暗中的另一端。我無法讓自己相信。爲什麼?就這樣消失在世界的另一頭,實在是太突然了。“英敬先生,啊,很高興見到你”(Hidetaka, ah, je suis enchanté)熟悉的聲音還在我的耳邊回響。過去整整兩個星期,我都在想這個問題。而現在,我覺得我開始理解一點了。你是自己從這個世界消失的。你化身一個魂靈、幽靈(Spectre、fantôme),在那個月夜,最終走進了死亡的地道里的漆黑之中。是在重讀《永遠在衝擾之中》(Dans la disruption)第 12 章“38 年後”的第 91 節“阿米替林與書冩”(Laroxyl et écriture。譯註:阿米替林是使用最廣的一種三環類抗抑鬱藥)記述的 2014 年 8…See More
Aug 6,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單小曦〈單小曦論五要素文學活動範式的建構〉(9)

在現實的文學活動中,傳統四要素之間都不是直達關係,而都需以傳媒要素為中介獲得連接。因此圖示中世界、作家、作品、讀者之間沒有箭頭標識。 作家的文學創作或文學信息生產並不是直接完成的,世界對於作家的意義要通過肖像、指標、記號等符號媒介形式傳遞給作家,作家則同樣通過這些符號媒介從世界中選擇所需信息才能進行文學信息的生產。 這樣就有了「世界→傳媒→作家」之間的關係。作家對來自於世界的材料進行程序化處理(審美變形),或對來自世界的原始信息進行整理加工,創作出「可能作品」。同樣,這一活動也要經過傳媒的中介才能實現。不過這時的媒介不再是世界與作家之間的事物原始的符號媒介了,而是人類文化積澱的重要成果——語言符號。從這個角度說,文學創作活動不過就是作家把世界中的意義(通過原始符號傳播)符號化的活動,即作家將從「世界」(現實世界與信息世界)捕捉到和加工成的語義內容物化於語言符號或符號媒介之上,與作者對文學符號成功運用形成的審美信息一起組構成文學信息。…See More
Mar 9, 2023

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卡爾維諾·為什麽要讀經典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24 at 3:30pm 0 Comments

1.經典是我們常聽人說,"我在重讀……"而不是"我在閱讀……"的那類書。

2.我們將人們讀了愛不釋手,加以珍藏的書冠之以經典;但並非只是那些有幸初次閱讀它們的人,才精心珍藏它們,欣賞它們。

3.經典具有特異的影響力,它們不可能從頭腦中清除,它們潛藏在大腦的記憶層中,披上了集體或個體無意識的偽裝。

4.每一次重讀經典,就像初次閱讀一般,是一次發現的航行。

5.每一次閱讀經典實際上都是一種重讀。

6.經典從來不會說,它當說的已說完了。…

Continue

卡爾維諾·觀眾回憶錄 1

Posted on January 10, 2024 at 4:00pm 0 Comments

曾經有幾年,我幾乎每天都看電影,甚至一天看兩場。那是差不多從1936年到大戰期間,也就是我的青少年期。那個時候,電影就是我的世界,是我周遭那個世界之外的另一個天地。不過對我來說,銀幕上所見才具有世界的獨一無二性,精力充沛、難以抗拒、合情合理,而銀幕外堆疊的,只是那些仿佛因緣際會才湊在一起的雜七雜八的元素。以及在我看來缺乏形狀的生命實物。…

Continue

聞一多·歌與詩 5

Posted on November 12, 2023 at 2:00pm 0 Comments

詩與歌合流真是一件大事,它的結果乃是「三百篇」的誕生。一部最膾炙人口的《國風》與《小雅》,也是「三百篇」的最精彩部分,便是詩歌合作中最美滿的成績。一種如《氓》、《谷風》等,以一個故事為藍本,敘述也多少保存著故事的時間連續性,可說是史傳的手法,一種如《斯幹》、《小戎》、《大田》、《無羊》等,平面式的紀物,與《顧命》、《考工記》、《內則》等性質相近,這些都是「詩」從它老家(史)帶來的貢獻。…

Continue

聞一多·歌與詩 4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23 at 2:30pm 0 Comments

《春秋》何以能代《詩》而興?因為《詩》也是一種《春秋》。他又說:

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萬章·下篇》

一壁以詩書並稱,一壁又說必須知人論世,孟子對於詩的觀念是雪亮的。在這點上,《詩大序》與孟子的話同等重要:

至於王道衰,禮義廢,政教失,國異政,家殊俗,而《變風》、《變雅》作矣。國史明乎得失之跡,傷人倫之廢,哀刑政之苛,吟詠性情,以風其上,達於事變,而懷其舊俗者也。…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