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270)

阿布《夜宿三叉營地》

是夜
讓月光停留在芒草的尖端
芒草生長在乾溪溝裡
黑色的夜晚餵養黑色的枝椏
枝椏彈撥夜的琴弦…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September 8, 2021 at 3:00pm — No Comments

論商禽散文詩中“詩質”的呈現(6)

魯迅自己雖說「有了小感觸,就寫些短文,誇大點說,就是散文詩,以後印成一本,謂之《野草》」[45],卻也仍在《野草》英文版序言中稱其為「小品」[46]。而與他同時代的批評家在討論《野草》時也使用過多個名詞,譬如李長之說這是「包括二十三篇短文的小書」[47];《小品文講話》評論《野草》「包蓄著許多很好的小品」[48];李素伯《小品文研究》則將其描述為「極其詩質的小品散文集」[49]。魯迅在編訂作品集時向來嚴謹,我認為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將《野草》冠以散文詩之名,並非因其創作上的不自覺,而恰恰是因為他已經察覺到《野草》不同於當時一般意義上的散文詩。至於《野草》在今日又重新被命名為「散文詩」,事實上也側面體現出「散文詩」詞義的演變。…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September 8, 2021 at 2:57pm — No Comments

論商禽散文詩中“詩質”的呈現(5)

有研究者認為「《狗》的成功在於視界上的翻轉,也就是詩中象徵他、我對立之『柵欄式』的消融」[33]。但是在我看來,這首詩最有趣的地方其實並不在於「柵欄」的消融,而在於影子和狗的轉化。將影子想像成狗,一方面跟隨,但另一方面又與人不同。那麼它與「遛狗人」是什麼關係呢?它究竟是自我本身的一部分,還是燈光賦予的外在於我的禮物?在《影的告別》中,魯迅筆下的影子代表一個完整獨立的、清醒的、真實而又孤絕的自我。那麼商禽詩中這個時而跟隨時而前導,走入黑暗或者站在光明的中央,都會消失不見的影子,又可以是什麼呢?全詩表面上只敘述了一個事件,然而「狗」「路燈」等意象甚至「我」走出屋子的情節都蘊含豐富的闡釋空間,可見正是「詩質」所帶來的豐富性才使得散文詩的「敘事」得以完成。

3、兩岸「詩質」之辯與作為歷史化概念的「散文詩」…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September 1,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論商禽散文詩中“詩質”的呈現(4)

有研究者認為,杜鵑花和傅鍾都暗指台大[29](杜鵑花是台大校花)。但在我看來,嬌嫩明艷的杜鵑與質地堅硬的木棉也構成了對比。事實上《木棉花》發表時,政治的高壓已開始鬆動,然而商禽仍然選擇以這樣的方式寫作,這既顯出藝術的張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將真實的歷史事件抽象化了。

說是有風吹嗎又未曾見草動,橫斜戳天的枝頭竟然跌下一朵,它不飄零,它帶著重量猛然著地,吧嗒一聲幾乎要令聞者為之呼痛!說不定是個墜樓人。

「橫斜戳天的枝頭」與魯迅《秋葉》裡「直刺著奇怪而高的天空」的棗樹共享同一種姿勢——提示著不屈服的懷疑與反抗精神。如果不是題目的暗示和最後一句點題,全詩乍看似乎只寫了一朵花的凋零。結尾最後一句,帶著輕微的猜測,「說不定是個墜樓人」。商禽借描寫一朵木棉花的墜落來表現陳文成的死亡,花朵飄零的意象原本只帶有淡淡傷感,在這裡卻變得沉重起來。

第三種「詩質」呈現的方式即「敘事傾向」,相比於意象塑造和情感逃避,「敘事傾向」更多與散文詩自身的文體特徵相關。作為詩歌與散文、小說、戲劇等的交叉文體,較之於分行詩,散文詩似乎先天就更接近敘事性文體。換言之,通常散文詩中描…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August 21, 2021 at 2:30pm — No Comments

論商禽散文詩中“詩質”的呈現(3)

以往的研究常將《長頸鹿》的主題理解為對現實政治壓抑的書寫或懷鄉情緒的表達[21]。比如陳芳明就認為:

當開放的年代還未降臨,各種無形的權利干涉到處皆是……商禽寫下饒有反諷意味的《長頸鹿》。眺望著回不去的故鄉,以及忍受著挽不回的歲月,流亡者都無可避免淪為時間的囚犯。這首詩的自我關照,流露出無可言喻的淒涼與悲愴[22]。

然而在我看來,這瞻望還有超越望鄉的另一層理解,即時間的囚徒。以詩人的經歷及時代背景去進入詩歌,的確是一種有效的閱讀方式,然而優秀的作品所輻射出的意義,往往超越它所處的時代本身。商禽曾在與詩人張錯和保羅·安格爾的對談中說:…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August 18, 2021 at 2:00pm — No Comments

論商禽散文詩中“詩質”的呈現(2)

事實上,商禽這種「以現代技法表現現代人類的情境」的思路,與魯迅和波德萊爾等人的影響也不無關係。據老友張默回憶,商禽「15歲那年,在成都被當地軍閥部隊拉夫,關在一個舊倉庫里達十餘日,竟然使他馴服,原來那裡堆滿了各種新文學書籍,包括魯迅的《野草》,冰心的《繁星》等等,使他如獲至寶。」[9]隨軍來台後,商禽於19562月以「羅馬」為筆名加入「現代派」,而彼時紀弦提出的「六大信條」第一條就是「我們是有所揚棄並發揚光大地包容了自波德萊爾以降一切新興詩派之精神與要素的現代派之一群」…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August 15, 2021 at 2:00pm — No Comments

論商禽散文詩中“詩質”的呈現(1)

1862年8、9月間,法國詩人波德萊爾第一次使用「小散文詩」(Potits poèmes en prose)的名稱進行創作,1869年這些作品以《巴黎的憂鬱》(Le Spleen de…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August 12, 2021 at 2:00pm — No Comments

阿布《詩學》

我們曾經約定好
要一起到一首詩所能夠抵達
最遠的地方
沿著每個句子流浪…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August 10, 2021 at 3:00pm — No Comments

阿布·中陰身

讓我想起

小時候

可以任意賴床的假日早晨

上一個夢才慢慢甦醒

還沒準備好要進入

下一段夢境

從窗口照進來的陽光

爬上我的側臉…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August 3, 2020 at 3:38pm — No Comments

張啟疆·擱淺帶

讓夢境搶救淺灘



攤在陽光下

暮歲上岸,年少情懷

摸著嶙峋或崢嶸

出海。回憶是見首不見尾

會暈船的迴圈

擁抱、恩慈和祭獻,有請

潮流伴唱

飛魚、鯤鵬與神龍,收好…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29, 2020 at 3:36pm — No Comments

陳育虹·霞光‧英吉利灣

1.



大退潮

冰河藍的早晨

潮浪裡巴赫還在

鸕鶿還在

漂流木還在

貝殼鑲邊的海

還在——事實是



這海…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23, 2020 at 7:20pm — No Comments

陳牧宏·橄欖──在摩洛哥

「在她的國度,一張∕牽強附會的地圖」,夏宇。



命運與歷史

穿鑿附會的

羊皮地圖上

城門布日盧藍

廣場色法林,皮革染坊

伊德里斯陵墓

泰恩圖里亞市集…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23, 2020 at 7:17pm — No Comments

陳義芝·阿爾巴特街之夜

她有雲雀歌聲般的身材

花色高領毛衣頂一頭金髮

藍晶的眼睛凝注蜜脂的臉頰

雪白的牙齒笑起來

像湖水



來自貝加爾湖的她在街頭當畫家

在阿爾巴特街的夜晚

一桿燈柱下…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22, 2020 at 10:56pm — No Comments

陳育虹·立春

霧裡的老樹知道



自己在霧裡嗎?知道

自己開了星點小花

在這陰鬱的早晨

幾隻麻雀為它雀躍

它多麼精準

一年年永遠是

立春時候,它開花

就算在劫後…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18, 2020 at 3:49pm — No Comments

羅智成·夢中花園

轉入花園小徑時

陽光正盪著鞦韆

不存在於生物學的蟲蚋在樹蔭裡飛舞



她緊緊牽著我

穿過枯葉和枯葉覆蓋的乾涸水池

飄動的裙裾盛滿陽光

熱戀中的軀體若即若離



她回眸看我…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11, 2020 at 11:01pm — No Comments

席慕蓉·我讀詩

如幼兒那般的歡欣與無知

翻開書頁 我讀詩



我讀詩 並且等待 認真等待 永遠等待



等待一種撞擊 一種

自踵至頂的戰慄

讓我心疼痛繼之以狂喜



彷彿是闊別千年之後 與那人的…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ly 3, 2020 at 11:12am — No Comments

席慕蓉·問答題

什麼叫做故鄉?

是永遠生長在我心靈深處的山川大地。



什麼叫做大地?

是此生都絕不會捨我而去的豐美記憶。



什麼叫做記憶?

是種子是根莖是枝葉是花朵也是果實。



什麼叫做果實?

是喜是悲是笑是淚是生命給的一首詩。…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ne 29, 2020 at 9:18pm — No Comments

白靈·瘟神占領的城市

車輛停駛



城市空盪無人

瘟神裹著風衣戴上口罩

沿著每家窗戶和螢幕散播著恐和慌

衪指揮病毒像指揮雲的方向

叫人們用肺把汙濁的空氣吸回去

每個街角都聽得見祂陰陰的笑

地球正在關機當中…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ne 20, 2020 at 11:31pm — No Comments

陳義芝·遇見出走的女兒

她是我的女兒



但她出走了

或許是風與夜露

星辰與雲霞的誘惑

河水流淌著,青草蔓生著

我不知如何呼喚她



她是我前生的女兒

在黑夜誕生,日出時遺忘…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June 15, 2020 at 1:39pm — No Comments

楊澤·台北漫興——金秋十月

脫去那襲酷夏悶烤



大都會的呼吸頓時

十分順暢起來稍早

被擺放在盆地上下

四方的眾生及諸多

美好事物宛如抵達

終點線的長跑選手

也緩緩地吐了口氣…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y 29, 2020 at 9:4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