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garet Hsing's Blog (184)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9)

狩獵民族對舞蹈的社會化的勢力,也似乎有一些認識。在澳洲,科羅薄利舞至少用於“各部落間和平的保證。兩個部落間,願意確立相互的好感,便共同跳起舞來。”29



在安達曼島的各部落,市集和跳舞聯合會一起舉行。30 最後為了要估計部落間的跳舞會的社會化影響的充分勢力,我們不能不提到他們的會期延長相當長時間。例如拉姆荷爾茲所說的,有一次舞會竟舉行整整六個星期。

 …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November 3, 2020 at 9:15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8)

偶像是一束野草和蘆葦,用袋鼠皮裹著,袋鼠皮的里子向外,全部塗以小白圓圈。一根細長的棒束著一大叢羽毛。伸出上端的代表頭部,兩邊有兩根束著紅色羽毛的棒,代表兩手。



在前面有一根六英寸的棒,末端有一個大草結,四周裹著一塊舊布。這是塗著白色,代表肚臍。全像長約八英尺,顯然是代表一個人。在舞蹈中舉起這個偶像經過相當的時間,然後由兩個人背負著用木棍圍成的兩面旗來替代它。





最後這兩面旗也不見了,舞者便挺搶而前。”26大約其他的原始民族也有宗教的舞蹈;但沒有經人記述罷了。就是在澳洲,宗教的舞蹈也比較少見。該爾蘭德…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8, 2020 at 9:43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7)

摹仿的衝動實在是人類一種普遍的特性,只是在所有發展的階段上並不能保持同樣的勢力罷了。在最低級文化階段上,全社會的人員幾乎都不能抵抗這種模仿衝動的勢力。



但是社會上各分子間的差異與文化的進步增加得愈大,這種勢力就變為愈小,到文化程度最高的人則極力保持他自己的個性了。因此,在原始部落里佔據重要地位的摹擬式的舞蹈,就逐漸逐漸地沒落了,僅在兒童世界里留得了一席地,在這個世界里原始人類是永遠地在重生的。





能給予快感的最高價值的,無疑地是那些代表人類感情作用的摹擬舞蹈,最主要的例如戰爭舞和愛情舞;因為這兩種舞蹈也和操練式的及其他摹擬式的舞蹈一樣,在滿足、活潑和合律動作和摹擬的欲望時,還供獻一種從舞蹈里流露出來的熱烈的感情來洗滌和排解心神,這種…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8, 2020 at 9:38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6)

操練的及摹擬的舞蹈之貢獻於演者和觀者的快樂,在這里不必再作冗長的敘述。再沒有別的藝術行為,能像舞蹈那樣的轉移和激動一切人類。原始人類無疑已經在舞蹈中,發現了那種他們能普遍地感受的最強烈的審美的享樂。



多數的原始舞蹈運動是非常激烈的。我們只要一追溯我們的童年時代,就會記起這樣的用力和迅速的運動,倘使持續的時間和所用的力氣,不超過某一種限度是會帶來如何的快樂。因這種運動促成之情緒的緊張愈強,則快樂也愈大。人們的內心有擾動,而外表還須維持平靜的態度總是苦的;而得能藉外表的動作來發泄內心的郁積,卻總是樂的。



事實上,我們知道給予狩獵民族跳舞的機會的,就是那觸發原始人民易動的感情的各種事情。澳洲人圍繞著他獲得的戰利品跳舞,正和兒童圍繞著聖誕樹跳躍一樣的。…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8, 2020 at 9:35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5)

比起科羅薄利舞的一致的性質來,澳洲的摹擬舞就見得樣色繁多了。摹擬動物的舞蹈依然佔據第一位。其中有蛇鳥、野狗、蛙、蝴蝶等的舞蹈,但是沒有像袋鼠舞能得普遍欣賞。



旅行澳洲的人對這種舞蹈已經有許多的記述了。一切旅行者全部贊嘆土人們表現在舞蹈中的摹擬才能。曼臺(Mundy)曾經說,看了這些舞者的跳躍競爭,就會覺得不能再有比這更神妙更成功的摹擬了。17



埃爾看了維多利亞湖(Lake Vitoria)上的袋鼠舞之後,說:“他們表演得這樣令人嘆美,如果在歐洲劇場里出演定然彩聲雷動。”…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8, 2020 at 9:32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4)

他們重復不斷地喊著‘歐烏’、‘歐烏’(Ae-o-ae-o),這在他們並沒有什麼意義,在發‘烏’字音的時候,兩手相拍,舞者也發出‘嘩、嘩—刻’(Wa-Wa-Kuh)的綴音。



無論男女沒有不加入唱歌的,雖則音調不能一致,但是仍舊很和諧的。女人唱得比較高五六個音調,同時也有一種比較活潑的態度。”



亞蒲賽脫(Arbousset)和特馬斯…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8,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3)

但是當疊句歌的信號一舉,一群舞者就極興奮地投身入場,當他們用熱情表演著的時候,婦女們的歌聲也更形嘹亮。舞者取其背,把全身的重量付與屈著膝的一條腿上。他的手向前伸得高與胸齊,一隻手的大拇指執在另一隻手的大指與食指之間,其餘各指都向上伸。





他用一隻腳跳著向前進,每第二個動作則用另一隻腳頓著地。他按著響板和歌曲的拍子前後進退於全場中。舞者疲勞的時候,可以在特殊的擊拍中,正確地按照節奏屈著膝彎提起腳跟來休息。8…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6, 2020 at 6:19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2)

導演者也沒有閑著,當他一進一退的時候,一面用棍棒打著拍子,一面忽輕忽重地哼著一種特別由鼻音出的歌。他沒有一刻停留,時而向著跳舞的人,時而向著提高歌喉在盡力歌唱的女人。舞蹈者漸漸地更形緊張,拍子也打得愈急,動作也變得更敏捷、更活潑。



舞蹈者扭動全身高高地縱入空際,最後乃異口同音發出一種尖銳的喊聲。過了一會兒他們突然地隱入灌木叢中和他們來時一樣。舞場空了一會兒。後來導演者重新發出一聲信號,舞蹈者也再度現身。這次他們排成了一個弧形。…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6, 2020 at 6:15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1)

取材於無生物的造型藝術,對高級民族所發生的意義,至少可以在低級部落間辨認出它的萌芽狀態來,至於那活的造型藝術舞蹈,所曾經具備的偉大的社會勢力,則實在是我們現在所難想像的。現代的舞蹈不過是一種退步了的審美的和社會的遺物罷了,原始的舞蹈才真是原始的審美感情底最直率、最完美,卻又最有力的表現。

舞蹈的特質是在動作的節奏的調整。沒有一種舞蹈沒有節奏的。狩獵民族的舞蹈,依據它們的性質可以分為摹擬式的和操練式的兩種。摹擬式的舞蹈是對於動物和人類動作的節奏的摹仿,而操練式的舞蹈的動作卻並不跟從任何自然界的模範。這兩種舞蹈在最原始的部落里,所處的地位是並駕齊驅的。1…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5, 2020 at 6:0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5)第 7 章 造型藝術

我們並沒有在澳洲人和布須曼人的圖畫中發現過有這種像形的征像。正相反,那些圖畫中的每一筆跡都證明原作者是只想求對原物的真實和生動。而且澳洲的文字性質的東西,是完全用另一種方法寫出的。



在他們傳信木上的記號,55和他們的圖畫是全沒有相同之點的;那些是完全任意的線條和點子。同時在另一方面,我們立即會發現北極人雕刻在木頭上和骨頭上的圖樣,有許多是極簡縮化了的圖形,那實在是文字的性質多而藝術的性質少。  

 

馬來累(Mallery)在他的名論“美印第安人的繪畫文字”中,畫了許多這一類的繪畫文字而加以說明。56…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October 14, 2020 at 10:19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3)

最使人驚異的是布須曼人追尋腳跡的工夫。他們能夠很迅速的在植物叢生的地面追尋腳跡,他們看來好像不十分注意的樣子,但在忽然轉變或有些異常的事件發生時,他們就會用一種姿勢表示出對於最細微事物的敏銳觀察的能力。”47



沒有一個北極探險家不稱贊北極人觀察能力的敏銳和活潑。開恩(Kane)說:“他們對於他們的荒涼的家鄉知道的很周詳。天氣上的每一變化,如風吹冰凍都非常注意,這種變化對於過境鳥類飛翔的影響,他們可以用他們觀察本地動物的習慣的同樣敏銳的感覺,預知一切。”



而且這種狩獵民族不僅用他的眼力,而且還要靠他的手力。他們不但要具有追逐和觀察鳥獸的能力,而且還要知道如何捕捉的方法,因此他需要合用的武器,在任何必需品之上。所以在狩獵民族中武器特別發達,實不足奇。…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8,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2)

描寫的材料是很貧乏的;對於配景法,就是在最好的作品中,也不完備。但是無論如何,在他們粗制的圖形中可以得到對於生命的真實的成功,這往往是在許多高級民族的慎重推敲的造像中見不到的。原始造型藝術的主要特征,就是在這種對生命的真實和粗率合於一體。



所以世人時常拿原始民族的圖畫和兒童的繪畫相比擬,實在是很奇怪、很不正確的;因為在極幼稚兒童的胡亂塗雅中,絕沒有一點像在狩獵民族繪畫中,所顯然具有的敏銳觀察能力。我們的兒童亂畫在桌子上和墻壁上的藝術作品,像征者實多於寫實者。兒童藝術和原始民族藝術的唯一相似之點,只有後者和前者一樣的不知道配景法。…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8, 2020 at 8:0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1)

有些假面具上所描寫的動物形像,至少也和在最好的骨頭雕刻上的有同樣的生動;有許多臉譜上所表現出的埃斯基摩人的特殊形態,幾乎和活人一樣神氣。40但是大多數的動物形像尤其是人物形像,卻畫得不近實際——都是些張著血口露著牙齒的猙獰面孔,有的在前額上有一條血紅的破口,有的長著一隻閃光嚇人的眼睛,有的是一個獠牙的面孔從另外一個頭的眼窩中伸出來。常常把動物和人形,很奇怪的湊合在一起。



一個面具作出海鴨,另一個面具作出水獺,都是照著自然的樣子描畫的,但是從反面一看,又現出一幅魔鬼的面孔來。41有一個魔鬼的頭上生著六隻手;又有一個頭上生出兩隻翅膀。我們還可以看到疏克利喜阿斯(Zucretius)的原始混沌期的動物形像。…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7, 2020 at 2:0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50)

北極人也特別喜歡摹擬在他們日常生活中所見的形像和境地。在埃斯基摩人的海像牙的雕刻上,我們可以看見有圓形的小雪屋和皮制的夏季帳棚;有獵人用叉子指著的熊和海像;還有坐在皮船上駛向陸地和坐在犬撬上向前進行的人物。



在朱克察人的繪畫中,除去這些圖形外,和他們日常生活最接近的馴鹿也極普通;亞留特人在他們古怪的帽子的眉庇上,也畫著皮船的船夫正在捉鯨魚和魚類的形像。完全想像的創作是非常稀少。希爾德布朗德(Hildebrand)所抄引得許多朱克察人的繪畫中,只有一種是現實世界所沒有的東西:那是一個在月亮里的人,穿著朱克察式的衣服,有一個大腦袋放在一個不完整的圓圈當中。33…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6, 2020 at 7:3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9)

這種南非洲人的圖畫,其技術的風格完全和我們得自澳洲人的相同。有些圖形,是拿堅硬石頭在灰黑的岩石上刻劃出白線而成的,有些圖形,是用顏色塗在淡色岩石上的。他們的顏料,和澳洲人受一樣的限制,只有鮮紅、棕色、黃色和黑色,間也有綠色。



顏料用脂油或血汁來摻拌,再用羽毛來塗抹。26布須曼人所畫的題材,也和澳洲人的一樣,全是他們日常的境遇。夫利什說:“那些藝術家們有時隨任他們自己的幻想。”但是他所舉出的那個唯一的例子,並不見得能增強那種藝術幻想論的說法。



他說:“開泡爾脫(Keypoort)的一塊岩石上,有一個裸體的人像,腰部有紅色的曲折線,手上拿了像一把摺著的傘似的東西,實在難以了解。”27布須曼人所畫的,往往就是他們所看見而感到直接興趣的東西——如動物和人。…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6, 2020 at 6:3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8)

第三張是一隻模糊不明的走獸,隨便可以指作是狗、是馬或者是鱷魚的。但是一幅戰爭圖卻很傑出——土人械斗,有的正在搏斗,有的已倒翻在地下。”20

讓我們從這些單獨的速寫圖中,來推斷出澳洲繪圖藝術的一般的特征罷。澳洲人的圖畫,大多數是素描,只有一小小部分是多色畫。澳洲人在繪畫上所用的顏色,還是和他們在裝潢藝術上用的一樣,是紅、白、黃三種礦質的顏料。黑色是木炭做的,藍色的來源沒有人知道。這些顏料都用脂油來調用,再用不溶化的樹脂塗在上面,格楞內爾格岩洞內就是這樣的。21在那些圖畫中,沒有人發現過陰影的形跡。

 …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5,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7)

描這畫的樹皮,原本是提累爾(Tyrrell)湖旁小屋的一部分屋頂;房主人並非不熟悉白人的習慣,“但沒有受過白人的教導。”那些圖形是用手指甲畫在煙煤熏黑的樹皮上的。圖的下端,先出現一個池子,池周環著小樹。



右側有西洋式石屋一座。房子上端有一群土人在跳“科羅薄利”舞:唱歌打拍的女人坐在左面;旁邊有幾個看望的人。更上面是用線隔開的幾堆人群。在左邊的圓圈里,有兩個人執斧向著一條蛇。正中是一個土人坐在獨木艇里追趕一隻水鳥。右邊有一個叢林環繞的小池,兩只鳥正在遊水。在小池的那一面有一帶樹林,林下有一拿槍的土人,身邊蹲著另外一個吸煙斗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3, 2020 at 8:3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6)

“在卡鼓塔利亞(Carpentaria)海灣的沙斯姆(Chasm)島上,白色的岩壁上有許多紅色和黑色的圖畫——袋鼠、烏龜、一隻手、又是一隻袋鼠,後面跟了三十二個人,其中的第三人比他人大二倍、佩劍。”13



在東北海岸克拉克(Clack’s)島的一塊岩石上,用紅土塗了底子,再在上邊用白堊畫了許多完善的鯊魚、烏龜、海參、星魚、棍棒、獨木艇、袋鼠,犬之類,圖像在一百五十以上。”14在約克海角(Cape York)的一個半島上,泰羅(Norman Taylor)找到了一處平滑的石壁,上面有許多的圖畫,用紅土畫邊緣,白土填心。一個同樣的圖像是一個人像,上面加以黃點。…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1,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5)第7章 造型藝術

第三個岩洞中的發現,卻更驚人了。“那里面的主要圖形是十英尺零六英寸高的人像,從下頷以下穿紅色的衣裳,長掩手踝及足踝,只露出雕刻得很壞的手和腳。頭顱上面圍繞了一圈紅、黃、白三色的圈子。臉部只有兩隻眼睛。頭上的外圈畫了一批紅色的線劃,很工整好像是有專門的用意的。但是我們不能夠決定那是一種字形或是一種裝潢。



格雷氏確信這些格楞內爾格岩洞中的圖畫和雕刻都是土人的手跡。然而這種見解還需要加以證明,因為對它還有許多爭辯。有些人以為這些是飄泊的歐洲人或來此經商的馬來人畫的,因為澳洲這樣粗魯的蠻族,決不容易有這樣的藝術成就。…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1,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44)第7章 造型藝術

第七章 造型藝術

史前時代的古物,很少有像從多陀納(Dordogne)洞穴中發掘出來的那些馴鹿期的雕刻那樣引人注意。在那些人類和動物的遺骸以及石制和骨制的用具中,我們曾經發現過許多鹿角的碎片,上面有雕刻的花紋。那些雕刻大概都是臨摹動物的,因為很清晰又很正確,使人立刻能夠作動物學上的鑒定。何者是野馬、馴鹿、山羊、野牛,不會弄錯的。



其中尤以一把鹿角短刀為最有特色,刀柄上刻了一匹正在跳躍的馴鹿圖形,手工之精美,就是現代藝術家也不過如此。我們已經說過,雕刻的材料是馴鹿的角;而照專家的判斷,鹿角是只有在新鮮的時候才能雕刻的,所以我們斷定那位無名的藝術家是與法國南部的那些馴鹿同時代,換言之,就是那幅圖形是屬於最遠的古代的。…



Continue

Added by Margaret Hsing on September 21,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