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a Wang
  • Female
  • Senawang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ena Wang's Friends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bak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Gifts Received

Gift

Sena Wang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ena Wang's Page

Latest Activit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半個好人》女人與老

女人愛批評另外一個女人老,事實上她覺得自己老的時候多於覺得另外一個女人老。女人外表的老,誰也說得出來。皮膚皺了,雀斑多了,光澤失了,臉上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會有些黑暈。少女的皮膚是只有一個顏色的,年紀大了的女人,一張臉上卻是顏色不勻淨。人老了,眼皮便向下垂,嘴角便向下墜,鼻頭和鼻孔都開始松大,臉的外圍再沒有順滑的輪廓了,反而在不應該凹的地方凹下,不應該凸的地方凸出,肥胖的還從兩耳之間掛下一圈肉。人老了,眼睛失去光彩,眼珠褪色成為一種奇怪的顏色,眼白也混混濁濁,連睫毛也半途折斷。很多女人本來可以顯得年輕一點,但是大部分女人年紀大了,便完全失去了甜蜜動人的表情,望上去老是一臉的煩躁與不滿。女人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老?當她害怕所坐的位置的光線對她不利的時候。當她縱懷大笑,「哈」的一聲剛出,心卻馬上往下沈,擔心剛才的臉部表情令她顯出了未為人知的皺紋的時候。當她坐下,時刻要記著把胃和肚皮用力縮進去,不敢再像十七八歲的少女橫七豎八地亂靠亂坐的時候。當她不肯被風吹亂她細心梳理過的頭髮,擔心頭發走了樣她便會走了樣的時候。當她好端端的坐著,突然之間要拿鏡子出來照照自己才放心的時候。當她頻頻查問年紀和她相若的…See More
2 hours ago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半個好人》最幸福的離婚男人

如果你看見過和你接近的親戚或朋友離婚,你便會知道,離婚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之一。那種痛苦不是小說中那種可歌可泣的想像式痛苦,而是一種令人嘔心的痛苦。當兩夫婦不能相容的時候,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令對方和自己都感到反胃的。大部分夫婦離婚之后,即使不成為陌路人也很少會維持良好的友誼,所以我常覺得法蘭辛納杜拉是一個相當幸福的離婚男人。在他三個前妻之中,蘭茜和當年有「最美麗的動物」之稱的阿娃嘉娜(下图)都沒有再嫁,而且還和他保持密切的關係。…See More
Thurs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小百姓》角子機·車票

坐在家裡圓形的飯廳裡,望著窗外被雨打著的樹,我想起我在倫敦那圓形的睡房。倫敦很冷,週末,有時我冷得整天鑽在床上,對著電視坐一整天,什麼地方也不去,肚子餓了,便急步地跑下廚房,從冰櫃裡拿點什麼東西往焗爐裡一放,便又短途賽跑似地跑回我的被窩裡。在倫敦,很多房子都沒有中心溫度控制系統,要電要煤氣,都得把先令往吃角子機裡放。初到倫敦時我很不習慣,老是忘了依時打開雜物櫃,往藏在裡面的角子機放先令。那些角子機只吃一先令的硬幣,如果你半夜找不到先令,只好挨冷到天亮。如果你忘了放錢,晚間會忽然電燈全部熄掉,你得擦亮火柴,往抽屜口袋四處找一先令的角子,或者摸到鄰家借。有些朋友教我一個法兒,就是把水凍成一先令硬幣大小的冰塊,把冰塊當先令塞進角子機,實行用免費電和煤氣。我想當電燈公司和煤氣公司職員拿著鎖匙來開角子機收數的時候,看見裡面只有一灘水,一定很奇怪。一個人如果要作弊,實在有很多法兒。在法國,地下火車很多開口都沒有人收票,他們用電腦系統,你把車票塞進一個小孔,閘門便自動打開給你走過,但是閘門開的時候很短,兩個人是走不過的。當然,那閘門只有大腿高度,隨時可以跳欄而過,坐免費車。倫敦的地下火車卻是要在出口…See More
Wednesday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小百姓》少說為妙

《聖經》上說得好,如果你和鄰人有爭執,便只要去和鄰人分辯,不要對別人說,以免惹起閒言。這幾句話聽來簡單,但卻幾乎是人人都辦不到的事。試想某甲和某乙有爭執,一定會向你訴說,或向人們訴說,絕少會不向別人陳情,而單獨找某乙理論,如果甲乙二人都把問題範圍限在自己身上,世界上就會少了很多酒餘飯后的話柄了。做人自然要誠實,但是我覺得什麼也對人說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有一位前輩說得好:自己的倒霉事自己知道好了。如果你不擇對像地對任何人也說,聽者當時雖然會大表同情,但是背后都是把你說得比本來更糟糕的多。如果你有不平凡的經驗,也得揀人說話。一個經歷和眼界不廣的人,是很難相信別人的不平凡經驗的。在見多識廣的人眼中,很多事情都是「日光之下無新事」,但是在見識少的人眼中,卻是除了他自己的經驗之外,什麼也認為不可能,如果你告訴他一些比較不尋常的經歷,他一定會認為你是在說謊,所以對著這些人,你的奇聞奇遇大可不說。譬如你是一個特別有吸引力的男人,在這兩年之內平均每三個月有一個女孩子向你表示願意以身相許,這樣的事,說給一個和你有相若經驗的人聽,他會相信。即使他平均只是半年或者一年才有女人向他求婚,他也可以想像得到你的遭遇…See More
Nov 2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小百姓》爭取·得到·拋棄

蘇菲亞羅蘭最近擁著兩個兒子對訪問者說,她每天早上五時半起床,早餐只喝一杯黑咖啡,喝完后便和孩子們在花園內玩一個早上,午餐吃少許意大利粉,不喝酒,下午打打盹,看看書,晚上七時半便睡覺。因為睡得早,所以不吃晚餐。她說她現在對社交活動和衣著打扮完全沒有興趣,平均兩個月才外出一次(除了拍片之外)。以她這樣一位國際明星而過這種請教徒式的生活,似乎有點不相稱,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能安於這種生活的,一定是個很快樂很滿足的人,一個內心不夠富足與和平的人,是不能過這麼簡單的生活的。不過,當一個人已經賺到了名譽地位和金錢,在嚐過了各種花花世界的滋味之后,返璞歸真倒不難,因為世界上所有的事物,當你得到了之后,常常有不過如是之感,一件事物或者一個人,永遠只是在你得不到或者剛剛得到那時是好的,之后便不稀罕了。所以我常常說,人生最大的滿足,不是得到某一事物,而是在得到之后知道自己可以將它拋棄而毫不可惜。爭取,得到,然后拋棄,是人生中的必經路程。當然,有些人爭取了、得到了,便永遠擁著不肯放手,這是一種人生態度,我的那種,卻是要得到后能拋棄,才算是解脫和自由。有些人生而淡泊,不爭不取不棄,甚至送到門來也不要,一生品高…See More
Nov 22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小百姓》橋

常常希望香港能有一道美麗的橋,跨越維多利亞海灣,但是據說因為颱風問題,香港不能建橋。也許香港是一個只能摩登而不能優雅的地方,香港給人美麗的感覺,完全因為她是個半島的地理環境使然,人們加上去的建設完全沒有給她幫助。香港的人過於實際,老是建築那些實用面積最大的四方房子,永遠是一個四方匣子幾百個四方窗子,即使是私人別墅,大部分也逃不了這種方塊感。像香港這種天然環境,氣勢磅礡是沒有份兒,但是清秀卻是已經有的本質,這兒應該有曲徑通幽,有小橋流水,有玲瓏幽靜的雅捨,中間有幾座兩旁種滿樹的私家路迂迴通往的深院大宅,才算利用了山川的靈氣,只可惜香港是純粹實用式的,只能有海底隧道而不能有橋。我自己最心愛的橋是架在三藩市與屋崙之間那一道長長的「港灣橋」。也許我應該說我只愛它的上半層,因為這條大橋有上下兩層,上層露天,是由屋崙往三藩市的車輛用的,這橋斜直上,在雲霧多的時候,有一種上天堂的感覺,詩意之極,下半層卻是夾在上層的橋底與下面的鋼板之間,氣悶之極。這條長橋是淺灰色的,和天空很調和,長年到晚,都有油漆匠在把橋從這端漆到那一端,這端漆好的時候那端又舊了,可見這橋的確長。舉世聞名的金門橋,除了自殺方便之外,…See More
Nov 2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重整生活

突然想進入兵營,接受軍訓,把我操練回原狀。 念完書之後,一口氣做了十多年事業,白天上班,晚上寫槁,兩份工作一齊做,都未曾停過。 說不辛苦是假的,所以常常渴望“不用上班”,結果如願以償了,三年前把業務蒸蒸日上的廣告公司賣了給跨國機構,雖然賣了,但在合約之下,還要留下來做董事總經理及行政總裁三年。 老實說,那三年比什麽還辛苦,跨國公司比本地公司複雜很多,做得我殘了,故興退休之念,反正最高職位都做過了。心想正式脫離廣告界後,我的生活不用被會議、難題割得一片片,可回家集中精神發展我的第二類事業寫作。 料不到的是火車頭全速走了十多年,一旦停下來,就不知所措,整個人懶懶的,與我心目中的“合約完畢即刻投入寫作”是兩碼子的事。懶得專欄斷稿還多過舊時,至此我不禁要向紀律好的職業作家致敬。 我現在生活大亂,晚上睡不著,又沒心情寫作,白天則困極,不由得鉆上床睡覺,一睡便睡到晚上八九時(因為總是下午開始困),與香港一般朝九晚五辦公時間完全脫節,我醒時人睡,人辦公時我睡,不方便得很。 近年巨著欠奉,我先要弄妥當我的生活紀律。 本來晚上寫整個通宵最好,但是人家的上班時間要朝九晚五,有事要辦時,也免不了夢遊中環。 …See More
Jul 5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忍

朋友之存在不存在,在乎你有沒有心去聯絡他們。 近日情緒不佳,免不了在報上發了幾句牢騷。 好友們紛紛表示關心,約我出去談天說地,雖解決不了我的問題,但是令我覺得至少有人愛護我。 有位好友說:“忍著吧,就算是個十年的朋友,你也會忍他,到底有十年情誼。男朋友也同樣對待吧,就當他也是個十年朋友,大家少衝幹一點。就當他是我吧,我們做了這麽多年朋友,不一樣也互相容忍了很多東西?” 這幾個月同事和朋友都說我很煩躁,他們不是不知我神經緊張,但也忠告我說:“不要那麽躁。” 朋友同事都對我甚好,只有一個人不停的令我沒趣、尷尬、在家里沒句好話,出外就鬧事,我不在場的,眼不見為乾凈,但總有朋友心痛的傳來消息。 跟他一起出外時他不擇日子場合鬧事,他開罪了人(是發蠻的開罪),我只好代他道歉,明早酒醒,還說:“你道歉什麽?我根本沒見過那個人,幾時侮辱過他?” 怕他失儀、過線、侮辱別人,令得我這幾年來神經緊張,未免脾氣也暴躁了。 他的老友說:“他以前很隨和的,懂得制造宴會快樂氣氛,是個很可愛、大受歡迎的人。這三四年為什麽變了個專門破壞氣氛的人?這對他的形象名望都是不好的。有時我們不在場,聽人繪聲繪影的轉述,事情更誇大…See More
Jun 3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過客

追尋的是什麽?是一種生活方式、一把又一把的感情火焰、一些向往、一些憧憬、一些美麗、戀戀不舍的志向,目標反而是這一切混合起來的副產品。 走了那許些路,就會經過很多不同的站,在別人眼中,站就是目標,經過一個站,便達到目標了,問我,你還想要什麽? 沒有什麽想要,我本是人生過客,仰望星星尋夢,便經過那麽多個站而已。不是知足不知足的問題,我的路還沒有完,我並不要擁有這個世界,我的路未走完而已。 原來做過客也會讓人謾罵的,個個都認為人應該釘在一個地方,表示滿意於目前的成功、幸福、快樂,又或者表示接受人生的種種遺憾,自我壓縮才得到世俗的允許。 然而,我只是天際間一顆彗星,也不介意沒有家鄉地在茫茫宇宙浪遊,到底我不是塊隕石。 悠悠我心,只有風知道,只有遙遠的星辰知道,風是只管要吹的,不吹的也不是風了,亦不存在了。人們看見星星灑在天邊的點點亮光,其實有些星星,在人們看見它的亮光時,它早已在幾千年幾萬年前毀滅了,人們肉眼可見的,是已經不存在的星球,所以存在與不存在,也不是重要的。然而,壽命只有幾十年的人類,就不大明白這一點。 造物者將我放到地球來,賦予我人的形體,老實說,我也有點莫名其妙。為什麽不可以是一…See More
Jun 27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哥哥我想哭

哥哥我想哭,我的心里穿了一個大洞。 哥哥你罵我,你教訓我,你保護我。 女人的問題怎麽總是這樣的呢? 老是被困在沒有理想的男人,沒有理想的工作的死胡同里。 哥哥我又性子烈,人人都當我是強者。 我覺得,丈夫和男朋友,都是最能傷我傷得體無完膚的人。 我又覺得,丈夫和愛人,是世上最不可靠的人。 可靠的,反而是莫逆之交。 哥哥,為什麽自小至大,這麽多男子說愛我,而沒一個擔當得起愛的責任? 那天有個人問我:“林小姐,追求你的人怕有不少吧,為什麽你苦撐十年站在個男人身旁,又躊躇不嫁,他很好嗎?” 我鼻子一酸,還是微笑著說:“沒有人好過他。” 那人說:“是不是人年紀大了,便要求降低了,求其過得去便是了?” 這句話令我何其傷心。 哥哥,是不是我錯了,年少時拍了百科全書式的種種拖,我就太滿足了,之後,便乖乖的規行矩步。也許我不應那麽賢淑下去。 哥哥,一生太長了,還有幾十年,我該怎麽辦?我都不知道幸福家庭是什麽。 哥哥,女人一過了三十便要認命嗎?為什麽我只可以把我的熱情和勁度放進工作中去?到底,我還是像少女時代一樣,有不絕的綿綿情意,熊熊火焰。 哥哥,我是否生錯世代,如果生得對,怎會沒遇上過言行如一,愛護我…See More
Jun 21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流浪的一年

今年年頭,做滿了廣告公司的總經理及行政總裁合約,本打算在家先享幾個月清福。料不到朋友們習慣了我十多年來都從朝忙到晚,沒有人相信坐在家里會對我的精神健康有益,到底我是頭要跑的馬,所以朋友們擔心這個全速向前的火車頭突地“曳”的一聲停下是否好事。 老實說,起初我很不習慣,從計劃公司的發展到調兵遣將,得到預期中的結果,滿足感是很大的。 奔馳了十多年的馬,是需要一點時間適應新生活的。 這幾個月都很煩躁,因為除了寫稿外,沒什麽引起我有興趣做的事,於是便抱著逃避現實的態度去見周公。 可惜,睡極都倦,積下十多年的睡眠不足,現在居然虛脫起來。 上幾個月去東非,東西遊走了十多二十天,跟著又在巴黎住了一個月;回港後復在名建築師宋咸鏗的元朗別墅住了個月半。 這半年,在家的日子實在少。 周前去了紐約,被邀與當地僑領度中秋。可惜在紐約三天病足三天,根本不能露面。三藩市有同一的活動,幸好到了加州精神便好了,跟僑領乘豪華遊艇繞海灣區一番,還上臺說了幾句話。 加州是我從十七歲到廿一歲成長之處,從少年到青年,這四年在我心內留痕,每臨舊地,總是感慨萬千。於是,在回港前一天突然很想留下,在凱悅租了個套房,希望三藩市的清雅安寧…See More
Jun 20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寂寞

人家問: 你怕寂寞嗎? 當我選擇寂寞而寂寞時,那當然求之不得了。 又或者偶爾寂寞,無可無不可地清靜起來時,那倒是無關痛癢的。 但是真正的寂寞,卻是十分可怖的。 那是當我決定拋棄寂寞,跑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找尋不寂寞,反而得到更絕對的寂寞時,我是真正害怕的。 怎可以,個多月都沒有一封信,個多月都沒有一個電話,還以為許多人會關心我,卻原來沒有一個人想起我。 於是公寓樓下的信箱變成我全部希望之所寄,每天跑下去望幾回,都是空的空的空。 那就像個饑餓的人每天拿著個布袋去等候派白米,然而米站里不但沒有人說:“不派給你!”而是米站里根本沒有派米的人。我每天拿著空袋去,每天拿著空袋回家,那時甚至不想要米了,只要有個人告訴我:“不派給你!”已經夠滿足了。所以,在死寂的四壁中,電話偶爾響起來,對方抱歉他說:“對不起,撥錯了號碼!”我還抱著聽筒不放,幾乎想說:“謝謝你撥錯號碼。”然而當對方的電話格的一聲掛斷,我又像跌回千尺之下的黑洞里面。 我的爸爸呢? 我的媽媽呢? 我的弟妹呢? 我的朋友呢? 他們都忘了我已經離去了嗎? 他們都忘了我在什麽心情,什麽處境之下離去嗎? 我的死而求重生,在忙碌的人群中原來是那麽不值…See More
Jun 18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浪遊人生

昨夜獨自在旅館里,夢見位少時很喜歡的男孩子。 大家分別時,都是學生時代,我何曾能知他今日容貌?在夢里的他,免不了仍是十八廿二時的樣子。 我到了他家,居然整潔有條,但是不知道他剛幹完了些什麽,赤裸著壯闊的上身,下面穿著條卡其斜布褲子,褲管卷上了膝蓋下面,一腿一腳都是白灰水。 我輕輕地摟了他一下,他調皮而溫柔地說:“讓我先去洗掉那些灰水,你可以睡在我姐姐的房間里。”然後一蹦一跳地去了。我在他姐姐房間聽見一陣唏哩呼啦的沖水聲音,夢就在那時完了,只餘下我在他姐姐整潔雅致的房間里飄蕩著。 …See More
Jun 16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息勞歸主

朋友剛辭掉工作,到夏威夷自我放逐三個月回來。 問她現在想做什麽? 她說要先考慮一下,不想重復以前做過的事。 其實,若不是為生活所逼,沒有人想單憑一技做一輩子同樣的工作,別人不悶時自己也悶了。 在此地不敢登臺的藝員,硬生生學了三首歌,便四處去唐人埠登臺,三首不成氣候的歌加上三腳貓的技藝,要不是看著錢份上,誰也不願登臺做自己不滿意的表演。 朋友問起我的大計。 我笑著說:“我想息勞歸主。” 不是消極,也不是沒有鬥志,相反地,我一向樂觀,鬥志也似乎太旺盛,但是靜下來想想,問問自己:“這世上有什麽是我想要的?” 答案是:“沒有。” 當然,小時有很多理想和夢想。 國家愛人民,人民愛國家。 這是個既簡單而又合理的理想是不是? 然而事實是:國家不愛人民,人民害怕國家。 做事大家合作,互相支持,那麽多美好的事也做得成功是不是? 然而事實是:各懷鬼胎,互相思疑,吃得了你時便吞了你,事情即使做得成,人都變得醜陋了。 愛情應是以心連心,二人合造個誠摯堅固的小世界,哪管外邊風大雨大,兩個人還是互相關懷愛護著的是不是? 然而事實是:從頭一天起,大家根本沒找著夢中情人,互相將就著而已。都是那麽的煩悶,你說是不是息勞…See More
Jun 12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不回頭

同事們打電話來說:“公司沒有你們便氣氛不同了。” 我告訴他,這是轉朝換代的必然的現象,遲點便會習慣了。 同事又說:“去年我們公司的聖誕晚會多好玩!” 我說當然好玩啦,你們這群嘍啰,吃了我萬多塊錢香檳,加上晚餐飲品,我都忘了花了多少萬了,還有豐富的抽獎禮物呢。 今年新行政小組接手,聖誕聯歡會變了在辦公室吃快餐,共花五百大元。我們以前一年一度的聯歡會,五百塊一個人差不多了,同事辛苦一年,公司為他們開個豪華豐富的聯歡會很應該。 同事又問:“為什麽你說不要公司替你餞別?” 我說不用了,公司的餞別,多半是很虛偽兼是廉價制作的,我看見過公司餞別幾位區際鬼佬的宴會,弄得細眉細眼,既要省錢又不是去什麽好地方(至少是我平日不會去的),我無心奉陪虛偽,而我亦必然拒絕一頓又平又不好吃又場面小的餞別宴會,不如省下。 我和同事又不是從此不見面,說不定哪一天又一同工作,何別之有?反正我興到時自會把所有同事請來當上賓招呼,找間名店,搞個有型的聚會。 錢花多少算是什麽?雖然我並非很有錢,但是與眾同樂便花得痛快。 在離開辦公室的一天,我沒有回頭,同事都在我心中,已經盛載而去,不回頭,是一種決心,舉凡我決定了告一段落的事…See More
Jun 9
Sena Wang posted a blog post

林燕妮《那些不尋常的日子》媽媽教訓

發誓以後不在微帶醉意時寫東西,因為每次都寫得沒分寸。本來,寫了可以不交,但是家里有傳真機,寫完了便馬上傳去報館,報館一收到便排之哉,每每隔幾天在報上刊出了,自己好不尷尬。 譬如昨天,我真的感到不論至親好友都只習慣我的事業女性形象,幾乎都認為我不能太早不做,我昨天雖寫道這是徇眾要求重新投入女強人之列,其實這是因為大家都不相信我能坐在家里過悠閑的生活。 碰見我那位有ESP(超能感應)的朋友小唐,我問他:“我不做事好不好?”他看了我一陣,說不好:“你一定要做,你是新女性的偶像,不做事會令她們失望。” 昨天我就是在微有醉意時把原装對話錄下來,雖然每句都是真話,及交了稿,才覺寫得沒分寸,怎好說人家說我是新女性偶像呢?聽上去何其自大。縱使小唐跟我說了,我也不應直腸直肚的寫出來,以免讀者認為我自以為了不起。其實我並無自大狂,更不會自封偶像,我只是試驗的樣品而已。在清醒時執筆,我一定不會把這段對話寫出來。托人之詞自抬高價,品味奇差。沒酒量的人不要吃酒,這是至理名言。 真相不要全部說,事件雖是真,寫了出來卻尷尬。 所以各位親愛的讀者,我不是偶像,我所想的,只是不令大家失望而已,我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多著。 …See More
Jun 6

Sena Wang's Blog

林燕妮《半個好人》女人與老

Posted on December 5, 2019 at 10:47pm 0 Comments

女人愛批評另外一個女人老,事實上她覺得自己老的時候多於覺得另外一個女人老。

女人外表的老,誰也說得出來。皮膚皺了,雀斑多了,光澤失了,臉上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會有些黑暈。少女的皮膚是只有一個顏色的,年紀大了的女人,一張臉上卻是顏色不勻淨。

人老了,眼皮便向下垂,嘴角便向下墜,鼻頭和鼻孔都開始松大,臉的外圍再沒有順滑的輪廓了,反而在不應該凹的地方凹下,不應該凸的地方凸出,肥胖的還從兩耳之間掛下一圈肉。

人老了,眼睛失去光彩,眼珠褪色成為一種奇怪的顏色,眼白也混混濁濁,連睫毛也半途折斷。…

Continue

林燕妮《半個好人》最幸福的離婚男人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9 at 12:30pm 0 Comments

如果你看見過和你接近的親戚或朋友離婚,你便會知道,離婚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之一。那種痛苦不是小說中那種可歌可泣的想像式痛苦,而是一種令人嘔心的痛苦。當兩夫婦不能相容的時候,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令對方和自己都感到反胃的。

大部分夫婦離婚之后,即使不成為陌路人也很少會維持良好的友誼,所以我常覺得法蘭辛納杜拉是一個相當幸福的離婚男人。在他三個前妻之中,蘭茜和當年有「最美麗的動物」之稱的阿娃嘉娜(下图)都沒有再嫁,而且還和他保持密切的關係。…



Continue

林燕妮《小百姓》角子機·車票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9 at 12:27pm 0 Comments

坐在家裡圓形的飯廳裡,望著窗外被雨打著的樹,我想起我在倫敦那圓形的睡房。倫敦很冷,週末,有時我冷得整天鑽在床上,對著電視坐一整天,什麼地方也不去,肚子餓了,便急步地跑下廚房,從冰櫃裡拿點什麼東西往焗爐裡一放,便又短途賽跑似地跑回我的被窩裡。

在倫敦,很多房子都沒有中心溫度控制系統,要電要煤氣,都得把先令往吃角子機裡放。初到倫敦時我很不習慣,老是忘了依時打開雜物櫃,往藏在裡面的角子機放先令。那些角子機只吃一先令的硬幣,如果你半夜找不到先令,只好挨冷到天亮。如果你忘了放錢,晚間會忽然電燈全部熄掉,你得擦亮火柴,往抽屜口袋四處找一先令的角子,或者摸到鄰家借。…

Continue

林燕妮《小百姓》少說為妙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9 at 12:26pm 0 Comments

《聖經》上說得好,如果你和鄰人有爭執,便只要去和鄰人分辯,不要對別人說,以免惹起閒言。這幾句話聽來簡單,但卻幾乎是人人都辦不到的事。試想某甲和某乙有爭執,一定會向你訴說,或向人們訴說,絕少會不向別人陳情,而單獨找某乙理論,如果甲乙二人都把問題範圍限在自己身上,世界上就會少了很多酒餘飯后的話柄了。

做人自然要誠實,但是我覺得什麼也對人說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有一位前輩說得好:自己的倒霉事自己知道好了。如果你不擇對像地對任何人也說,聽者當時雖然會大表同情,但是背后都是把你說得比本來更糟糕的多。…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