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
  • Male
  • Melbourne
  • Austral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假如流水能回頭's Friends

  • Covid-19 Narrative
  • Passion for Style
  • Host Workshop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Gifts Received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假如流水能回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7)

五、文學闡釋的重要性張江教授《再論強制闡釋》一文也存在一些可以進一步商榷的問題,比如對造成「強制闡釋」的各種原因,特別是心理原因的探討所占篇幅較大,而相比之下,關於如何克服或避免「強制闡釋」的論證則篇幅較少。此外,他關於文學闡釋的判斷尤其是我不能茍同的。他說:「必須明了的是,文學的闡釋目的是求得共鳴,有共鳴即可,無真假對錯可言,不可證實,亦難證偽,極而言之,也無須證實與證偽,共鳴而已。歷史和其他學科的研究卻大為不同。」(11)也就是說,文學闡釋的唯一目的就是尋找「共鳴」,因此評價文學闡釋是否有效的唯一標準就看其是否獲得「共鳴」。…See More
Sep 2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6)

那麽,合理的或者有效的闡釋應該是怎樣的呢?按照張江教授這篇文章的內在邏輯來看,有效的闡釋應該是一種「意義建構」而非「追問真相」。在這里我們可以做一點補充論證。其一,人文領域不像自然科學領域那樣有一個「真相」在那里。在自然科學領域,在主體與客體、我與它的關係中,客體或者「它」是不發聲的,不是主體,所以它是什麽,亦即關於它的「真相」,僅僅取決於主體的認知水平。在同樣一個認知水平上,「真相」只有一個。這里的關係是純粹的主客體關係。人文領域則不同。 這里的一切活動,無論是認知還是實踐,都是在主體與主體,即「我與你」之間的關係中進行的,作為對象的主體或者「你」是可以發聲的,因此這里的「真相」就不取決於人們的認知水平,而是取決於人們的價值觀和趣味,這里的關係屬於主體間性的關係。…See More
Sep 17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5)

在我看來,這種大循環的路線應該是這樣的:首先是進行文本闡釋,弄清楚文本各個層面的意義,然後把文本意義與特定文化傳統和歷史語境聯系起來,梳理這些意義與各種外在因素之間的關聯性,然後再返回到文本之中,進一步對文本意義做出闡釋。通過文本—語境—文本的循環闡釋無疑可以更加深入地把握闡釋對象,揭示出更豐富的意義。…See More
Sep 1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4)

這里我們不去辨別兩種觀點的是非對錯,我們感興趣的是對古史的闡釋立場。同樣一條材料,疑古者可以闡釋為偽造古史的證據,信古者則闡釋為古史的證據。二者皆有邏輯嚴密的論證,看上去都似乎無懈可擊。這說明,「先入之見」對於闡釋的結果而言有時是起到決定性作用的。這種現象中國古人早就意識到了,孔子有「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論語·子張》)之說,《淮南子》也說:「三代之稱,千歲之積譽也;桀、紂之謗,千歲之積毀也。」(《繆稱訓》)可見這是一種普遍現象。這種現象的形成歸根結底都是「先入之見」的結果。「先入之見」規定了闡釋過程的指向,闡釋者只選擇那些可以證明此一指向的材料而忽視那些不符合此一指向的材料,闡釋的結果實際上已經先行存在於闡釋者的「先入之見」中了。…See More
Sep 6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3)

二、關於「闡釋期望」與「闡釋動機」在充分論證了闡釋對象的確定性之後,《再論強制闡釋》一文用很大篇幅討論了「闡釋期望」「闡釋動機」與「強制闡釋」的關係,借助於現代心理學研究成果來研究闡釋學問題。作者認為,「強制闡釋」現象的廣泛存在並不僅僅是觀念問題,而是有著深刻的心理學基礎:「當代心理學在諸多大規模實驗的基礎上,對期望及期望的認知作用給予試驗和研究,得出一些可以被重復和證明的重要結論。其核心要義是,因為我們只願意看到我們期望和想看到的東西,其結果必然是,所有看到的東西,都是用來確認我們期望確認的東西。」③日常生活中人們的一般認知顯然可以印證這一心理學觀點,中國成語所謂「先入之見」「入主出奴」以及「人有亡斧者」的寓言講的都是這個道理。那麽,學術研究的情況如何呢?張江認為:「就是號稱具有較高智商和科學態度的科學家,同樣會被自己的前有之見所控制,只看見或只尋找與自己期望一致的東西,忽視或否定自己不想或不願看見的東西。」④研究者在滿足「闡釋期望」的心理需求促動下,會通過「證實策略的應用」「尋求虛假相關」「自我服務偏差」等方式得出符合自己預期的結論。這顯然是有事實根據的。這種心理現象說明,「強制闡…See More
Sep 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2)

闡釋對象的確定性究竟意指什麽?在我理解,按照張江的邏輯,絕不是指意義的唯一性。假如一個文本只有一個確定的意義,那麽,在一位闡釋者準確地揭示這一意義之後,一切闡釋就都不再需要了。這種見解實際上是一種自然科學思維,或者認識論框架內的主客體認知模式的產物。如果我們追問一塊石頭的構成元素是什麽,那麽答案只有一個,它一旦被發現就不需要再追問了。如果我們追問《紅樓夢》的意義究竟是什麽,那麽答案就不可能只有一個,關鍵看你從什麽角度和層面上來看它。只要有新的審視角度就會有新的意義現身。…See More
Aug 31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1)

張江教授的《再論強制闡釋》一文對「強制闡釋」問題做了進一步深入闡發,在闡釋對象的確定性、「強制闡釋」現象產生的心理原因以及克服「強制闡釋」的具體措施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見解,對推動闡釋問題的學理性探討和建構中國當代闡釋學具有重要意義。但該文在闡釋的有效性及「文學闡釋」等問題上所持觀點尚可進一步商榷。主張闡釋對象的確定性並沒有問題,但這種確定性不能理解為意義的唯一性,它還包括文字背後隱含的豐富意蘊。對於闡釋而言,「追問真相」是「意義建構」的基礎,文學闡釋不僅僅是尋求「共鳴」,而同樣是一種「意義建構」。2014年張江教授發表《強制闡釋論》,在學界掀起軒然大波,論者蜂起。經過反復爭論、質疑、辨析之後,在今天的學術界,「強制闡釋」已經成為人人熟知的學術話語了。近日張江又發表了《再論強制闡釋》,在當年《強制闡釋論》的基礎上進一步討論「強制闡釋」問題,除了廣泛吸收來自各方面的意見之外,還借鑒了認知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的某些研究成果,論證更加深入細密了。在讀了這篇文章之後,激發起筆者關於闡釋的確定性問題的幾點新的想法,陳之於下,就教於張江教授及學界同仁。一、關於闡釋對象的確定性《再論強制闡釋》一文的第一部…See More
Aug 3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4 引用書目)

引用書目王璞(Wang,  Pu)。2018。〈再思法國五月革命:洪席耶與待鬆綁的工人形象〉“Zaisi France wuyue geming: Rancière yu dai songbang de gongren xingxiang” [Rethinking the French May Revolution: Rancière and the image of the workers to be loosened]。《香港01》HongKong 01。7 月23 日。網路。2018 年10 月30 日 [23 July. Web. 30. Oct. 2018]。文哲(Wenzel,  Christian  Helmut)。2011。《康德美學》Kangde  meixue  [An  Introduction to Kant’s Aesthetics: Core Concepts And Problems]。譯:李淳玲 [Trans. Chun-ling Li]。臺北:聯經出版 [Taipei: Linking Publishing]。布爾迪厄(Bourdieu, …See More
Aug 26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3)

洪席耶與布爾迪厄的論點,大致可以歸結為兩條相反的進路。若我們把主體自主性區分為三種層次:(1)想要有自主性;(2)可能有自主性;(3)實際上有自主性──那麼,布爾迪厄談的是「實際上能有的自主性」,而洪席耶則是著眼於「主體可能有的、與想要有的自主性」。明確地說,布爾迪厄是先承認了遊戲中的幻覺成分,再用遊戲感去推測「可能有的自主性」(亦即自主性的可能性);而洪席耶則是從主體生活於「警治」的可感配置下,透過懸置的自由遊玩,去保全「可能有的自主性」──這條進路,或許是從「想要有自主性」出發,而去談論自主性的可能性。如果上述的辨析不致太離譜,那麼兩人的看法之所以隔閡也就可以理解了,因為兩者的立論點、進路,和一開始所接受的前提,都不完全相同。 21 見席勒第十封信的後半部(席勒1989: 49-51)。 洪席耶和布爾迪厄的辯詰,涉及哲學與社會學的方法問題;在我看來,洪席耶提出的「美學-政治」思考,某種程度可視為對「社會學想像」(sociological imagination)所提出的異議(米爾斯1996: 40),22…See More
Aug 2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2)

布爾迪厄和洪席耶進路雖異,但在面對自主性問題時共用了相近的概念:「遊戲」與「遊玩」。「遊戲-遊玩」是奇妙的機制,也許與人存活動的創造有關(Huizinga  1980:  195-213;Winnicott  2005:  71-73)。24  布爾迪厄以「幻覺-遊戲感」,來嵌結群體與個體之間的互動,而洪席耶則以「懸置」及「自由遊玩」來指稱一種無涉於明確政治或社會目的的主體可能性。這組詞語雖接近,但所指終究不同:「遊戲」側重於集體與規則(乃至對規則的承認或藐視等),25 而「遊玩」則只需「玩性」,規則的有無似乎不是那麼必要。「遊戲」與「遊玩」固然有所差異,然而仍有相通;26 若我們不把這組詞語視為對反,而是將之看作一對相互補充的概念叢,…See More
Aug 2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1)

五、結語布爾迪厄對社會、階級、藝術,與品味的實況考察,構成了極為雄辯的社會學美學(sociology  aesthetics)(Herrero  and  Inglis  2009)。就思想史的角度來看,他理論的非凡意義在於明確地指出藝術品味與審美經驗的歷史條件及現實構成,並且駁斥那種獨立於社會實況的康德式判斷力;其理論姿態恰如一位獵殺純粹美學神話的社會學家(Elias 2007: 55- 78)。企圖調和客觀主義(objectivism)和主觀主義(subjectivism)的衝突(劉維公1998:  4-5;鄭祖邦2003:  101-02),或許可以視為布爾迪厄理論的核心關懷。在社會學的脈絡下,大致來說,客觀主義主張知識獨立於主體的生存情境,而主觀主義則主張知識只是主體生存情境的產物── 但對布爾迪厄而言,這兩者都不是最佳的解釋方案(Cuff, Sharrock, and Francis  1998:  317-18;馬立秦2013:  400-01),甚至,兩造的種種對立,都是人為製造的假象(朋尼維茲2002:…See More
Aug 17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10)

接續這樣的理解,我們來看洪席耶對席勒的詮釋。對於席勒提及的一段法國大革命時期對工人的描寫,洪席耶延伸談論了某種審美自主性(即審美意義上的漠然〔indifference〕)。故事是這樣的:一位細木工人,   在為富裕的老闆鋪設家屋地板時,感覺自己彷彿處在自家中,進而喜歡並欣賞起這個房間的擺設──這位工人能充分享受這個空間與對外的視野,其欣賞與享受的程度甚至超過了屋子的真正主人。洪席耶認為,這段描述裡的工人無涉藝術或政治,但是他具有將自己從被剝削的工作狀態中主動抽離的可能性;這倒不是說主體與政經現實「毫無關係」,而是說主體得以主動「游離」於被給定的政治和經濟分配(Rancière 2009)。洪席耶說:「席勒有趣地形容此狀態為『無活動性』(inactivity)的時刻,或說活躍與被動趨同的時刻。此無活動性的狀態,被古代女神雕像的頭部面容所表徵,而無涉任何關注與意欲。⋯⋯如同細木工人『暫時停下他的手臂』,『不做任何事』的懸置時刻, 可以想成是審美經驗的核心」(洪席耶2012:  347-48)。17 …See More
Aug 15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9)

由上可知,“illusio” 即“illusion”,亦即拉丁文的“in-ludus”,可引申為主體「信入」(doxa)的幻化遊戲。上述引文的重點,在於推敲「幻化」一語的語意,進而說明個體心智與社會結構之間的嵌結,乃是「幻化」(近於「認假為真」),因此遊戲才得以進行──這是就社會結構運作的層次去談。若再搭配前引之布爾迪厄說法「作家所必須完成的特殊工作就是既要對抗這些決定機制,也要借助這些決定機制將自己生產成創作者,也就是他自己這個創作的主體」來看,綜合而言,布爾迪厄其實並未忽視個體的自主性,他的立場不是社會決定論,也非環境決定論。藉著「幻化-遊戲感」的描述,布爾迪厄為社會學理論在個體自主性的問題上提供了解套的可能。換句話說,人文活動固然受到社會環境與所有習性、資本、場域所建構,但那不代表個體自主性會在其中全然泯滅。然而,…See More
Aug 13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8)

社會學理論降低了個體的自主性嗎?環視布爾迪厄的相關著作,可知他大概不會同意這樣的批評。對他來說,如果美學自主性意味著,15 要脫離自身社經脈絡以進行純然凝視(pure  gaze)才算數,那無異於活在虛幻的想像中。不過,他其實也指出了創作主體(例如作家或藝術家)有以抗拒決定機制的意識: 因此,社會學分析所做的,遠遠不是透過重建那施加在作者身上的各種社會決定機制所在的世界,來消滅掉創作者的地位,也不是像普魯斯特在《駁聖伯夫》(Countre  Saint-Beuve)所擔憂的一樣,將作品化約成純粹是某個環境的產物,而非顯示作者已從該環境解脫的標記。相反地,社會學分析讓人可以描述並理解,作家所必須完成的特殊工作就是既要對抗這些決定機制,也要借助這些決定機制將自己生產成創作者,也就是他自己這個創作的主體。社會學分析甚至可以讓人理解,在那些純粹只是某個環境與某個市場之產物的作品,以及那些必須自行生產市場,並且藉著從某部分來說,透過將此環境客觀化來完成、也生產出這些作品的解脫工作,甚至可以回過頭來改變環境的作品,在這兩者之間,有什麼樣(通常以價值這個用詞來描述)的差異。(布爾迪厄2016:…See More
Aug 12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7)

如上,無論是「對純粹假象作無關乎利害的自由評價」,或者那些「既是目的又是手段」的論述,其實都可看見席勒受到康德哲學的啟發。席勒更在這封信的註解裡用了「內在立法」的話語:「從純粹的無法則性到獨立自主地於內在立法還有很大的一步,而且還必須加入一種全新的力量(即觀念的能力)到遊戲之中」(席勒2018:  237)。在此段內容中,席勒循著審美自由遊玩的脈絡,提及人於「內在」中立法,這顯然是對康德第三批判之挪用。康德認為美學判斷不同於理性判斷或道德判斷,因為美學判斷力不對自然或自由立法,而只是對自己立法;它不能產生對象概念,卻是奠基於先天原則,所形成的主觀且普遍的條件。康德說:「所以判斷力對於自然的可能性也有一個先驗原則,但只是依一主觀的關注或顧慮而被裝備以先驗的原則。藉賴著其如此被裝備,判斷力並非把一法則(當作autonomy)規劃給自然,而是把一法則(當作heautonomy)而規劃給其自己,以指導其對於自然之反省」(康德 2004:  18;康德1992:  135;Kant  2007:  21)。12  這“heautonomy”…See More
Aug 10
假如流水能回頭 posted a blog post

廖育正「幻化遊戲」與「懸置遊玩」 論洪席耶對布爾迪厄的批評(6)

個體的審美自主性究竟為何? 對洪席耶來說, 即一種「自由遊玩」。他區分了三種「體制」:(1)影像的倫理體制(ethical  regime  of  the images);(2)藝術的再現體制(representative  regime  of  art);(3)藝術的審美體制(aesthetic regime of art)。在「影像的倫理體制」裡,藝術的產物被視為「影像」,關注重點在於這些影像對社群和道德產生了哪些效用, 是否擁有教育公民的效果。這個體制以影像模擬的源頭及目的,來區辨富有教化意含的藝術,或者工藝技術性的表象模擬,這可以柏拉圖的想法為代表。至於「藝術的再現體制」,也可稱為「藝術的詩學體制」,來自於亞里斯多德(Aristotle)對柏拉圖的批評。這是將藝術自「影像的倫理體制」訴諸的道德、宗教或社會標準中解放出來,重視技巧(technical skills),強調藝術的模仿(mimesis)與再現(represent);但其目標並非要簡單地重現事實,而是要求藝術的形式與表達手法,應吻合其主題, 與適當的類型和階級。而「藝術的審美體制」,…See More
Aug 9

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7)

Posted on September 22, 2022 at 10:30am 0 Comments

五、文學闡釋的重要性

張江教授《再論強制闡釋》一文也存在一些可以進一步商榷的問題,比如對造成「強制闡釋」的各種原因,特別是心理原因的探討所占篇幅較大,而相比之下,關於如何克服或避免「強制闡釋」的論證則篇幅較少。此外,他關於文學闡釋的判斷尤其是我不能茍同的。他說:「必須明了的是,文學的闡釋目的是求得共鳴,有共鳴即可,無真假對錯可言,不可證實,亦難證偽,極而言之,也無須證實與證偽,共鳴而已。歷史和其他學科的研究卻大為不同。」(11)也就是說,文學闡釋的唯一目的就是尋找「共鳴」,因此評價文學闡釋是否有效的唯一標準就看其是否獲得「共鳴」。…



Continue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6)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2 at 3:30pm 0 Comments

那麽,合理的或者有效的闡釋應該是怎樣的呢?按照張江教授這篇文章的內在邏輯來看,有效的闡釋應該是一種「意義建構」而非「追問真相」。在這里我們可以做一點補充論證。其一,人文領域不像自然科學領域那樣有一個「真相」在那里。在自然科學領域,在主體與客體、我與它的關係中,客體或者「它」是不發聲的,不是主體,所以它是什麽,亦即關於它的「真相」,僅僅取決於主體的認知水平。在同樣一個認知水平上,「真相」只有一個。這里的關係是純粹的主客體關係。人文領域則不同。



這里的一切活動,無論是認知還是實踐,都是在主體與主體,即「我與你」之間的關係中進行的,作為對象的主體或者「你」是可以發聲的,因此這里的「真相」就不取決於人們的認知水平,而是取決於人們的價值觀和趣味,這里的關係屬於主體間性的關係。…



Continue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5)

Posted on September 9, 2022 at 10:36pm 0 Comments

在我看來,這種大循環的路線應該是這樣的:首先是進行文本闡釋,弄清楚文本各個層面的意義,然後把文本意義與特定文化傳統和歷史語境聯系起來,梳理這些意義與各種外在因素之間的關聯性,然後再返回到文本之中,進一步對文本意義做出闡釋。通過文本—語境—文本的循環闡釋無疑可以更加深入地把握闡釋對象,揭示出更豐富的意義。



四、是「追問真相」還是「意義建構」?

在論及「強制闡釋」的普遍性時,張江列舉了四條原因,除了「心理本能」之外,其他三條基本上都涉及知識生產的方式問題:闡釋究竟屬於認識論還是價值論?闡釋的目的究竟是「追問真相」還是「意義建構」?這實際上觸及到了闡釋學的根本問題。…

Continue

李春青 ·在「追問真相」與「意義建構」之間(4)

Posted on September 3, 2022 at 10:00pm 0 Comments

這里我們不去辨別兩種觀點的是非對錯,我們感興趣的是對古史的闡釋立場。同樣一條材料,疑古者可以闡釋為偽造古史的證據,信古者則闡釋為古史的證據。二者皆有邏輯嚴密的論證,看上去都似乎無懈可擊。這說明,「先入之見」對於闡釋的結果而言有時是起到決定性作用的。這種現象中國古人早就意識到了,孔子有「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論語·子張》)之說,《淮南子》也說:「三代之稱,千歲之積譽也;桀、紂之謗,千歲之積毀也。」(《繆稱訓》)可見這是一種普遍現象。這種現象的形成歸根結底都是「先入之見」的結果。「先入之見」規定了闡釋過程的指向,闡釋者只選擇那些可以證明此一指向的材料而忽視那些不符合此一指向的材料,闡釋的結果實際上已經先行存在於闡釋者的「先入之見」中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