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ota ElNido
  • Male
  • Palawan
  • Philippines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yota ElNido'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Copil
  • Bir Tanem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TASHKENT HOLIDAY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未知 非可怕
  • 瑪琳娜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字詞過度

Gifts Received

Gift

Syota ElNi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yota ElNi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五、文化夜市好

文化夜市,對。太需要了!青年們日益旺盛的求知欲需要它。文藝界的繁榮需要它。作為擁有十億人口的國家的首都需要它。青少年們需要它,中年人和老年人也需要它。男男女女都需要它。不應讓建設精神文明停留在文字號召上,這就是一個具體的有效的措施。我舉雙手贊成,並相信在今天美好的形勢下,不久它就可以實現。這個頭,首都應該帶。我相信,這麼好的事必然會在全國大中小城市風起雲湧。 借此機會,我再提個建議:應該把舊書攤恢復起來。大多數讀書人最大的樂趣是逛舊書店。那裏,買者不必帶介紹信,像告幫似的;賣者也不必帶著戶口本,把帽沿拉下來,像進當鋪似的。大家都大大方方地去進行這種文化交易。願全市主要商業區都有舊書店;不僅是幾間門面的大書店,也要一間半間的,甚至搭個棚子,擺地攤。巴黎城塞納河畔,一排全是舊書攤。文化人到了那裏就留連忘返。英美大學城到處是賣舊書的。在衣阿華城,最吸引我的是那家“鬧鬼書屋”。那裏,舊書像圖書館那樣分門別類,看累了還可以坐在沙發上,同其他買書人坐下來聊天,有免費咖啡供應。 …See More
Monday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四、漫談自選市場

稱“超級市場”為“自選市場”,這是中國語言(例如同日語相比)的優越處:能根據自己的理解,把事物的本質一語道破。“超級市場”的“超級”,意思有多麼模糊!自選確實是超級市場的一個主要特征,而這個特征解決了商業界一個主要矛盾,即賣者嫌買者挑揀,而買者堅持既然我花錢,就得買中意的貨品。另外,它還有一個特點,即是高效率。在美國,超級市場的出口(即算帳的地方)均有傳送帶,顧客選的一大批東西,一兩分鐘即能結算出來。 不久前,我去三裏河一家出售糧豆的自選市場。進門之後,我從一摞筐筐裏拿了一只,拿時稍稍牽動了後邊那只筐子,立即遭到了一位女售貨員的訓斥。我還看到兩位女售貨員打開一包油炸豆一類的食品,在一個角落裏邊吃邊聊天。我選購完畢,拿到出口處,那位收款的女同志按了兩遍算帳機,也沒按對數目。然後又喊來一位售貨員來幫她筆算,才得出準確數目。另一次我去甘家口自選市場,那天沒有幾個顧客,可門口卻有四五個結帳的出口,有的完全閑在那裏。 自選市場是首都生活中的一件新生事物,作為顧客,我們不應對它苛求。但希望商業部門不要因為國外有,咱們也得聊備一格。第一,這是一種新型的商業關係,售貨員非十分必要,不要動輒干涉顧客。第…See More
Mar 17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三、向城市建設部門進三言(下)

要有一個保修期買塊表,照例要保修一年半載。我常想問:建築公司蓋完一幢大樓,交工後保不保修?保多久?還是一交了事? 一到夏季,我們這座交工不及兩年的新樓(復外二十一號)裏,就怨聲載道了。首先,樓上單元裏一淋浴,樓下單元的墻上先是畫起地圖,接著灰水就淌了下來。同是窗戶,少數幾個有伸縮,可以開大開小(其實,至多用上不到一尺的金屬柄),多數窗戶是要麼全開,要麼全關,表現出為了省下那尺把金屬柄,毫不把使用者的利益放在眼裏的風格。走廊一排的“紗”窗更妙了。一共是十六扇窗戶。兩邊各四扇安了紗窗,中間八扇不安。這麼一來,走廊中間的八扇一打開,蚊蠅照樣飛進,而兩旁各四扇的紗窗就完全成了擺設。 樓蓋完,總要驗收吧。驗收者則不見得是居住人。從樣子看,窗戶“大致”安了紗窗,有的“窗戶”還可以自由伸縮。於是,字一簽,工一交,就完事大吉。真正的驗收者應當是第一批住進去的人。 過去不搞投標,尚且如此。今後,要靠縮短工期、降低造價來奪標,這種在細小處的偷工減料,更得嚴加防止了。 我建議仿照鐘表業,建築公司交工後,也得有個保修期。在這期間,樓內大小毛病須由原公司負責修理,奪標者在質量上搞小動作的,應受處罰。See More
Jan 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三、向城市建設部門進三言(中)

該有座北京市的博物館了  幾年前在參觀芝加哥工業科學館時,轉來轉去,忽然轉進一個昏暗的角落,腳下踩的不再是地毯,而是坎坷不平的石板道,恍惚間仿佛來到了上海八仙橋後面的弄堂。原來那是仿照上世紀芝加哥一段街道修建的。馬路兩旁點的是瓦斯路燈,道旁還停著一輛舊式馬車。店鋪矮而簡陋,好像還有位一手打著陽傘、一手提了長裙的時髦婦女正在漫步。沒有圖表,也不用文字說明,遊人(包括當代的芝加哥小市民)心裏自然就有了今昔對比。 北京城何嘗不在變!今天,年輕的市民連城墻也未必見過。他們可知道民國初年街上點的是什麼路燈?居民怎麼買井水?糞便如何處理?花市、豬羊市、騾馬市,當年是個什麼樣子?東四、西單還有牌樓? …See More
Jan 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三、向城市建設部門進三言(上)

屋頂何不成花園?  可以從各種角度判斷一個城市文明不文明。其中之一,是看它的市民工余是聚在劇院、公園、體育場裏,還是滿處遛大街。然而居民住得窄,又沒處可去,就只好遛大街。 年年一到盛夏,北京通衢大道——尤其像工人體育館那樣空敞地帶,夜晚必有成百上千的男女老幼蹲坐在人行道邊乘涼,有的赤背,有的手搖芭蕉扇。我估計這景象可能不限於北京。我一方面同情他們是熱得無可奈何,可又覺得實在有礙觀瞻。  每逢我走過高層建築群,例如前三門或復外大街,團結湖或勁松,心裏總冒出個問號:為什麼讓那些樓頂光禿禿的(至多有座天線),而不利用一下?每幢樓的屋頂都有上百米的空間,丈量一下看,全市那麼多幢樓房,該有多少千、多少萬米的空間,一年四季都那麼白白空閑著——而且都是陽光最足,空氣最新鮮,月色最美的地方呢!倘若拾掇拾掇,變成屋頂花園,老頭兒早晨可以上去打太極,晚上可以開個茶座,打點子燈謎,舉辦個舞會,豈不就會減少馬路上的人口,又大大豐富首都的文化生活!這麼一來,還可以消除現代高層建築的一個嚴重缺陷:同住一幢樓,卻老死不相識,更談不上鄰裏關係!See More
Dec 27,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二、文明小議

煞風景 你能設想在秦始皇陵兵馬俑中間架起一尊迫擊炮,或在周銅漢瓦旁邊擺上一臺錄音機嗎?然而這樣的事正在天壇發生。在巍峨輝煌的祈年殿前面那氣派萬千的方場中央,距離白玉欄桿數米處,近來一直停放著一輛桔黃色的小轎車。車身油漆剝落,車窗也已破,是用馬糞紙堵著。據說放在那裏的用途是:供遊人站在車旁,以高峻雄渾的古建築為背景,拍時髦照片! 看來文物名勝的保護,不僅僅是個禁止遊人在墻上留名題字的問題。 後無來者 我最怕那種有彈簧的活動門。星期天早餐時刻,我站在附近有這種活動門的小飯館作了一次“公德調查”。在七八分鐘內,進出了二十來位顧客。大部分是把門推開,人進去後,任那扇門往後繃去,好像後邊並無來者。有時裏外同時對推,相持不讓,最後總是弱者退了下來。一個運動員打扮的小夥子把門推到極限,門猛地繃回來。幸好後邊是個中年人,他挨了一下打,也隨口罵了聲難聽的。一個抱娃娃的婦女走上臺階,我替她捏把汗。看來她很有經驗:她倒退著進門,娃娃沒撞著,她背上可狠狠地挨了一下。只有一位70開外的老婆婆,當她看見裏頭走出個小姑娘,手裏托著同她年齡很不相稱的那麼一大疊油餅時,就主動替她拉開門,一面輕聲寬慰她說:“姑娘,放心,…See More
Dec 21,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一、文明始自安全

一個城市文明不文明,可以從許多不同的角度考核。公共汽車上有元讓座的風尚,地上有無痰跡,售貨員對顧客禮不禮貌,路人拾金味不昧等等。這些,每一項都可成為考核的標準。但我認為最起碼的文明,是安全。 安全的範圍很廣。在紐約,晚十點以後就很少有人敢坐地鐵了,因為夜靜人稀,在車廂裏或車站上,都可能遭到歹徒的搶劫甚至傷害。這樣的城市,樓房再高,霓虹燈再花哨,也不文明。“文革”期間,有人勸我出門不可戴手表,說曾有壞人看中了誰的手表,就跟蹤到公共廁所裏,為了搶表,就用利刃把戴表的手腕剁斷。 今天,生活在我們的城市裏,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因為威脅市民的那些“哥兒們”已經“各得其所”了。最近,馬路上的秩序也大為改觀。然而另外還一種東西,不時還在威脅著市民的安全。有時是一口敞開蓋子的煤氣或自來水的檢查井,有時是為了這樣那樣原因而挖的一些坑溝。周圍既未用障礙物圈起,晚上當然更不會點個紅燈。這些,不期然而然地對市民就形成了一種陷阱,一種威脅。 這方面的有欠文明,主要是由於市基建以及水電工程工作程序(或者說作風)的虎頭蛇尾。往往檢查完一個什麼“井”或修完一座建築,草草掃尾就一走了之。於是,遺下了後患。三年前,我的一…See More
Dec 19,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雜憶》的原旨

(前言)日本東洋大學今富正巴教授要把《北京晚報》去年連載的《北京城雜憶》編入教材,囑我寫個前言。今年是史無前例和暗無天日的那場特大災難結束的十周年。我正一肚子話沒地方消散,就借題發揮如下。這是前言的前言吧。像北京這樣一座歷史名城,可以從各種角度來寫。為旅遊客人,可以專談眼下的北京:從名勝、街道到土特產。也可以就史地風物寫寫往日的老北京。這兩種寫起來雖然也不容易,可總歸是就新論新,就舊論舊,下筆時不必怎麼躊躇,心裏可以踏實。《北京城雜憶》不是知識性的。我是站在今天和昨天、新的和舊的北京之間,以撫今追昔的心情,來抒寫我的一些懷念和感觸。這裏就存在著一個今昔對比問題。 十年前,編輯即便給我叩三個響頭,立下字據,打下保票,高低我也不肯寫,不敢寫。因為這裏明顯地存在著一個陷阱,一頂潛在的帽子:今不如昔。好家夥,人家在破四舊,你卻為四舊招魂,豈不罪該萬死!那時候,天地分陰陽,人世分無資;好就全好,壞就全壞;而且好壞全憑欽定。知識分子成了莎士比亞《馴悍記》裏的凱瑟麗娜,張春橋、姚文元是手持鋼鞭的彼特魯喬。中午時晌,他們指著太陽說:“這是月亮。”就得唯唯諾諾地跟著說,是月亮。那時我們寧要社會主義的稗草…See More
Dec 13,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十、市格

1928年冬天,我初次離開北京,遠走廣東。臨行,一位同學看見我當時穿的是雙舊布鞋,就把他的一雙皮鞋送了我,並且說:“穿上吧,腳底沒鞋窮半截。去南方可不能給咱們北京丟人現眼!”多少年來,我常想起他那句話:可不能給咱們北京丟人現眼。真是飽含著一個市民的榮譽感。 在美國旅遊,走到一個城市,有時會有當地人士自盡義務開著自己的車來導遊。1979年在費城,我就遇見過這麼一位。她十分熱情地陪我們遊遍了市內各名勝和獨立戰爭時期的遺跡。當我們向她表示謝意時,她意味深長地回答說:“我家幾代都住在這兒,我愛這個城市,為它感到自豪。我能親自把這個偉大的城市介紹給你們,對我來說是莫大的快樂。” 1983年我去新加坡訪問,參觀市容的那天,年輕的胡君站在遊覽車駕駛臺旁,手持喇叭向大家介紹說:“現在大家就要看到的是新加坡共和國的城市建設。”語氣間充滿了自豪感。他不斷指著路旁的建築說:“在英國殖民時代這原是……現在是共和國的……”從他的介紹中,我覺出這個青年對自己國家的榮譽感。 人有人格,國有國格,一座城市也該有它的市格。近來北京進行的文明語言、禁止吐痰等活動,無非就是要樹立起我們這座偉大城市的高尚市格。北京確實不是座…See More
Dec 11,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九、遊樂街

說起北京的魅力來,我總覺得“吸引”這個詞兒不大夠。它能迷上人。著名英國作家哈羅德·艾克敦三十年代在北大教過書,編譯過《現代中國詩選》。1940年他在倫敦告訴我,離開北京後,他一直在交著北京寓所的房租。他不死心呀,總巴望著有回去的一天。其實,這位現年已過八旬的作家,在北京只住了短短幾年,可是在他那部自傳《一個審美者的回憶錄》中,北京卻佔了很大一部分篇幅,而且是全書寫得最動感情的部分。 使他迷戀的,不是某地某景,而是這座古城的整個氣氛。 回想我漂流在外的那些年月,北京最使我懷念的是什麼?想喝豆汁兒,吃扒糕;還有驢打滾兒,從大鼓肚銅壺裏倒出的面茶和煙熏火燎的炸灌腸。這些,都是坐在露天攤子上吃的,不是在隆福寺就是在東岳廟。一想到那些風味小吃,耳旁就仿佛聽到嘩啦啦的風車聲,聽見拉洋片兒的吆喊:“脫昂昂、脫昂昂”地打著銅鑼的是耍猴兒或變戲法兒的。這邊兒棚子裏是摔跤的寶三兒,那邊雲裏飛在說相聲。再走上幾步,這家茶館裏唱著京韻大鼓,那邊兒評書棚子裏正說著《聊齋》。賣花兒的旁邊有個鳥市,地上還有幾只籠子,裏邊關著兔子和松鼠。在我的童年,廟會是我的樂園,也是我的學堂。 近來聽說有些地方修起高爾夫球場來了,…See More
Dec 9,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八、花燈

節日往往最能集中地表現一個民族的習俗和歡樂。西方的聖誕、復活、感恩等節日,大多帶有宗教色彩,有的也留著歷史的遺跡。節日在每個人的童年回憶中,必然都佔有極為特殊的位置。多麼窮的家裏,聖誕節也得有掛滿五色小燈泡的小樹。孩子們一夜醒來,襪子裏總會有慈祥的北極老人送的什麼禮物。聖誕淩晨,孩子們還可以到人家門前去唱歌,討點零花。 我小時候,每年就一個節一個節地盼。五月吃上櫻桃和粽子了,前額還給用雄黃畫個“王”字,說是為了避五毒。紐扣上戴一串花花綠綠的玩藝兒,有桑椹,老虎什麼的,都是用碎布縫的。當時還不知道那個節日同古代詩人屈原的關係。多麼雅的一個節日呀!七月節就該放蓮花燈了。八月節怎麼窮也得吃上塊月餅,興許還弄個泥捏掛彩的兔兒爺供供。九月登高吃花糕。這個節日對漂流在外的遊子最是傷感,也說明中國人的一個突出的民族特點:不忘老根兒。但最盼的,還是年下,就是現在的春節。哪國的節日也沒有咱們的春節熱鬧。我小時候,大商家講究“上板”(停業)一個月。平時不放假,交通沒現在方便,放了店員也回不去家。那一個月裏,家在外省的累了一年,大多回去探親了。剩下掌櫃的和夥計們就關起門來使勁地敲鑼打鼓。新正歡樂的高峰,無疑…See More
Dec 6,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七、佈局局和街名

世界上像北京設計得這麼方方正正、勻勻稱稱的城市,還沒見過。因為住慣了這樣布局齊整得幾乎像棋盤似的地方,一去外省,老是迷路轉向。瞧,這兒以紫禁城(故宮)為中心,九門對稱,前有天安,後有地安,東西便門就相當於足球場上踢角球的位置。北城有鐘鼓二樓,四面是天地日月四壇。街道則東單西單、南北池子。全城街道就沒幾條斜的,所以少數幾條全叫出名來了:櫻桃斜街,李鐵拐斜街,鼓樓旁邊兒有個煙袋斜街。胡同呢,有些也挨著個兒編號:頭條二條一直到十二條。可又不像紐約那樣,上百條地傻編,北京編到十二條,覺得差不離兒,就不往下編了,給它叫起名字來。什麼香餌胡同呀,石雀胡同呀,都起得十分別致。 當然,外省也有好聽的地名。像上海二馬路那個賣燒餅油條的“耳朵眼兒”,倫敦古城至今還有條挺窄又不長的“針線胡同”。可這樣有趣兒的街名都只是一個半個的。北京城到處都是這樣形象化的地名兒,特別是按地形取的,什麼九道灣呀,竹竿巷呀,月牙、扁擔呀。比方說,東單有條胡同,頭兒上稍微彎了點兒,就叫羊尾巴胡同。多麼生動,富於想象啊! 我順小兒喜歡琢磨北京胡同的名兒,越琢磨越覺得當初這座城市的設計者真了不起。不但全局布置得勻稱,關係到居民生活的…See More
Dec 4,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六、方便

現在講服務質量,說白了就是個把方便讓給櫃臺裏的,還是讓給櫃臺外的問題(當然最好是裏外兼顧)。這是個每天都碰到的問題。比方說,以前牛奶送到家門口,現在每天早晨要排隊去領。去年還賣奶票呢:今天忙了,或者下大雨,來不及去取,奶票還可以留著用。現在改寫本本了,而且“過期作廢”,這下發奶的人省事了,取奶的人可就麻煩啦。 “文革”後期上干校之前,我跑過幾趟廢品站,把劫後剩余的一些夠格兒的破爛,用自行車老遠馱去。收購的人大概也猜出那時候上門去賣東西的,必然都是些被打倒了的黑幫,所以就百般挑剔,這個不收,那個不要。氣得我想扔到他門口,又覺得那太缺德,只好又馱回去。 以前收購廢品的方式靈活多了,並不都是現錢交易。比方說,“換洋取燈兒的”就是用火柴來換破舊衣服和報紙。“換盆兒的”沿街敲著挑子上的新盆吆喊。主婦們可以用舊換新。有時候是兩三個換一個,有時候再貼上點錢。如今倒好,家裏存了不少啤酒瓶子,就是沒地方收! 說起在北京吃館子難,我就想起當年(包括五十年代)“挑盒子菜的”。誰家來了客人,到飯館子言語一聲,到時候就把點的菜裝到兩個籠屜裏,由夥計給挑家來了。也可以把飯館裏的廚師請到家裏來掌勺。那時候有錢就好辦…See More
Nov 28,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五、行當

每逢走過東四大街或北新橋,我總喜歡追憶一下五十年前那兒是個什麼樣子。就拿店鋪來說,由於社會的變遷,不少行當根本消滅了,有的還在,可也改了方式和作用。 拿建築行當裏專搭腳手架的架子工來說,這在北京可是出名的行當。五十年代我在火車上遇過一位年近七旬的勞模,他就是為修頤和園搭佛香閣的腳手架立的功。現在蓋那麼多大樓,這個工種準得吃香。可五六十年前北京哪兒有大樓蓋呀。那時候幹這一行的叫“搭棚的”。辦紅白喜事要搭,一到夏天,闊人家院裏就都搭起涼棚來了。 那可真是套本事!拉來幾車杉篙、幾車繩子和席,把式們上去用不了半天工夫,四合院就覆蓋上了。下邊你愛娶媳婦辦喪事,隨便。等辦完事,那幾位哥兒們又來了。噌噌噌爬上房,用不了一個時辰又全拆光;杉篙、席和繩子,全分門別類,有條不紊地放回大車上拉走了。 整個被消滅的行業,大都同迷信有關係。比如香燭冥紙這一行。從北新橋到四牌樓,就有好幾家。那時候一年到頭,香沒完沒了的燒,平常在家裏燒,初一、十五上廟裏燒。臘月二十三祭竈燒,八月十五供免兒爺燒。一到清明,家家更得買點子冥紙。一張白紙鑿上幾個窟窿,就成制錢啦。金紙銀紙糊成元寶形,死人拿到更闊氣了。還有鈔票:上面印著鄷…See More
Nov 23,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四、昨天

四十年代,有一回我問英國漢學家魏禮怎麼不到中國走走,他無限悵惘地回答說:“我想在心目中永遠保持著唐代中國的形象。”我說,中國可不能老當個古玩店。去秋我重訪英倫,看到原來滿是露天攤販的劍橋市場,蓋起紐約式的“購物中心”,失去了它固有的中古風貌,也頗有點不自在。繼而一想,國家、城市,都得順應時代,往前走,不能老當個古玩店。 為了避免看官誤以為我在這兒大發懷古之幽思,還是先從大處兒說說北京的昨天吧。意思不外乎是溫故而知新。 還是從我最熟悉的東城說起吧。拿東直門大街來說,當時馬路也就現在四分之一那麼寬,而且是土道,上面只薄薄鋪了一層石頭子兒,走起來真略腳!碰上刮風,沙土能打得叫人睜不開眼。一下雨,我經常得趟著“河”回家。我們住的房還算好,只漏沒塌,不然我也活不到今天。可是只要下雨(記得有一年足足下了一個月)家裏和面的瓦盆,搪瓷臉盆,甚至尿盆就全得請出來。先是滴滴嗒嗒地漏,下大發了就嘩嘩地住下流。比我們更倒楣的還有的是呢,每回下雨就得塌幾間,不用說,就得死幾口子。 那時候動不動就戒嚴。城門關上了,街上不許走人。街上的路燈比香頭亮不了多少,胡同裏更是黑黢黢的。記得一回有個給人做活計的老太太,挎著一…See More
Nov 21, 2019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蕭乾《北京城雜憶》三、吆喝

一位二十年代在北京作寓公的英國詩人奧斯伯特·斯提維爾寫過一篇《北京的聲與色》,把當時走街串巷的小販用以招徠顧客而做出的種種音響形容成街頭管弦樂隊,並還分別列舉了哪是管樂、弦樂和打擊樂器。他特別喜歡聽串街的理髮師(“剃頭的”)手裏那把鉗形鐵鉉。用鐵板從中間一抽,就會吡啦一聲發出帶點顫巍的金屬聲響,認為很像西洋樂師們用的定音叉。此外,布販子手裏的拔啷鼓和珠寶玉石收購商打的小鼓,也都給他以快感。當然還有磨剪子磨刀的吹的長號。他驚奇的是,每一樂器,各代表一種行當。而坐在家裏的主婦一聽,就準知道街上過的什麼商販。最近北京人民廣播電臺還廣播了阿隆·阿甫夏洛穆夫以北京胡同音響為主題的交響詩,很有味道。 囿於語言的隔閡,洋人只能欣賞器樂。其實,更值得一提的是聲樂部分——就是北京街頭各種商販的叫賣。 聽過相聲《賣布頭》或《改行》的,都不免會佩服當年那些叫賣者的本事。得氣力足,嗓子脆,口齒伶俐,咬字清楚,還要會現編詞兒,腦子快,能隨機應變。 我小時候,一年四季不論刮風下雨,胡同裏從早到晚叫賣聲沒個停。 大清早過賣早點的:大米粥呀,油炸果(鬼)的。然後是賣青菜和賣花兒的,講究把挑子上的貨品一樣不漏地都唱出來…See More
Nov 10, 2019

Syota ElNido's Blog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五、文化夜市好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9 at 9:46pm 0 Comments

文化夜市,對。太需要了!青年們日益旺盛的求知欲需要它。文藝界的繁榮需要它。作為擁有十億人口的國家的首都需要它。青少年們需要它,中年人和老年人也需要它。男男女女都需要它。不應讓建設精神文明停留在文字號召上,這就是一個具體的有效的措施。我舉雙手贊成,並相信在今天美好的形勢下,不久它就可以實現。這個頭,首都應該帶。我相信,這麼好的事必然會在全國大中小城市風起雲湧。 …

Continue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四、漫談自選市場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9 at 9:46pm 0 Comments

稱“超級市場”為“自選市場”,這是中國語言(例如同日語相比)的優越處:能根據自己的理解,把事物的本質一語道破。“超級市場”的“超級”,意思有多麼模糊!自選確實是超級市場的一個主要特征,而這個特征解決了商業界一個主要矛盾,即賣者嫌買者挑揀,而買者堅持既然我花錢,就得買中意的貨品。另外,它還有一個特點,即是高效率。在美國,超級市場的出口(即算帳的地方)均有傳送帶,顧客選的一大批東西,一兩分鐘即能結算出來。 …

Continue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三、向城市建設部門進三言(下)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9 at 9:42pm 0 Comments

要有一個保修期

買塊表,照例要保修一年半載。我常想問:建築公司蓋完一幢大樓,交工後保不保修?保多久?還是一交了事? 

一到夏季,我們這座交工不及兩年的新樓(復外二十一號)裏,就怨聲載道了。首先,樓上單元裏一淋浴,樓下單元的墻上先是畫起地圖,接著灰水就淌了下來。同是窗戶,少數幾個有伸縮,可以開大開小(其實,至多用上不到一尺的金屬柄),多數窗戶是要麼全開,要麼全關,表現出為了省下那尺把金屬柄,毫不把使用者的利益放在眼裏的風格。走廊一排的“紗”窗更妙了。一共是十六扇窗戶。兩邊各四扇安了紗窗,中間八扇不安。這麼一來,走廊中間的八扇一打開,蚊蠅照樣飛進,而兩旁各四扇的紗窗就完全成了擺設。 …

Continue

蕭乾《一個北京人的呼籲》三、向城市建設部門進三言(中)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9 at 9:40pm 0 Comments

該有座北京市的博物館了 



幾年前在參觀芝加哥工業科學館時,轉來轉去,忽然轉進一個昏暗的角落,腳下踩的不再是地毯,而是坎坷不平的石板道,恍惚間仿佛來到了上海八仙橋後面的弄堂。原來那是仿照上世紀芝加哥一段街道修建的。馬路兩旁點的是瓦斯路燈,道旁還停著一輛舊式馬車。店鋪矮而簡陋,好像還有位一手打著陽傘、一手提了長裙的時髦婦女正在漫步。沒有圖表,也不用文字說明,遊人(包括當代的芝加哥小市民)心裏自然就有了今昔對比。 

北京城何嘗不在變!今天,年輕的市民連城墻也未必見過。他們可知道民國初年街上點的是什麼路燈?居民怎麼買井水?糞便如何處理?花市、豬羊市、騾馬市,當年是個什麼樣子?東四、西單還有牌樓?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