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楊薇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譯《亞馬遜叢林原始土著》(上)

原题:《亞馬遜叢林原始土著的生活面貌》──一個秘魯土著的自述【譯者尤金註】去年十一月,到南美洲秘魯去旅行時,曾進入深不可測的亞馬遜叢林尋幽探秘。為我當嚮導的,是秘魯基巴羅部族一位聰明絕頂的土著朱略西撒。朱略西撒出生並成長於人煙稀少的叢林深處。七歲那年,西方某個宗教團體到他所住的部落傳教,扭轉了他一生的命運。他愛叢林,卻不甘一輩子困居叢林。於是,他發奮學習英文,學習西班牙文。通過語言建立起一道通向外面世界的橋樑。掙扎奮鬪的過程當然很苦,但是,在十九歲那年,他終於如願以償的當上了導遊。與外界廣為接觸後,他驚訝地發現,外人對於叢林裡的土著有很深的誤解,以為他們全是野蠻凶悍、殘酷無道的。除此以外,外界對於土著的生活狀況也一無所知。 鑒於此,他痛下決心,立志以英文寫出基巴羅部落土著的生活,從而促進外界人士對叢林土著的了解,並藉以擊破種種荒誕不經的傳說。在亞馬遜叢林留宿的那個夜晚,朱略西撒向我出示了一部分他初寫而成的原稿。他以堅定的語調滿懷信心地對我說:「不論有多困難、多艱苦,我都要把這部書寫出來!」我在搖晃的燭光下細細地讀了,覺得頗有吸引力,智識與趣味,兼而有之。我這篇譯文,就是根據朱略西撒的原…See More
Nov 2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8)

朱略西撒帶我們從另一條小路走回去,當我們氣咻咻、累喘喘地回到他的茅舍時,看看錶,居然已是下午一時許了。由上午八點走到現在,呵!我們竟然在叢林裡走了五個多小時!我累得雙腳發軟,朝吊床一躺,不及三分鐘,便沉沉入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朧中只感覺到臉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冰涼的感覺。睜開眼來,發現外面已是一片煙雨濛濛了。雨水從茅屋頂端一串一串地漏洩進來,我身上已濕了一大半。衝進房裡想要「避雨」,方才可笑地發現:整間茅屋是無處不漏水的!聽到了我狼狽地奔來跑去的腳步聲,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探頭出來,喊道:「午餐準備好啦,來吃吧!」那真是別有滋味的一餐,風在呼嘯、雨在奔瀉;桌上、身上全是濕淋淋的,盤裡的肉、碗裡的湯、杯裡的茶,全拌和了雨水,就像在大雨滂沱下野餐一樣!雨止天睛!已是下午五時許了。我們收拾了簡單的包袱,到亞馬遜河畔坐高速摩哆船回去伊貴多士鎮。風很大,浪很猛,摩哆船行駛於河面上,猶如在與汹湧的海浪搏鬪。我坐在船上,回想過去這幾天的旅程,頗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不曉得朱略西撒是如何在城市與叢林這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模式裡進行自我調整的?對此,他微笑地說:「在城市,我只是過客。叢林,才是我真正的歸宿…See More
Sep 1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7)

說著,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旁,清可見底的溪水淙淙地流過了許多圓滑的鵝卵石。看到了這潔淨透亮的溪水,我喉頭那種乾渴的感覺,立刻化作了一把火,在口腔裡熊熊的燒了起來。蹲下身子,正想把水掬起來喝時,朱略西撒搖手阻止了我,說:「前面有水樹,水樹的水,比溪水甜美得多了;來,我現在就去砍些給妳喝。」我們脫下鞋子,涉水而過,溪水冰涼,十分受用。前面的叢林,全是朱略西撒口中所謂的水樹,他掄動銳利的大刀,「擦」的一聲砍下了一根粗圓的分枝,將它垂直地拿著,說也奇怪,一大滴一大滴清冽的水就從樹橫切面的邊緣爭先恐後的滴落下來。我把它高舉起來,湊近嘴邊,不待吮吸,樹水便沿喉流下,那股清甜透頂的味兒,令我此生難忘!接下來,朱略西撒讓我們上了一門寶貴的植物學課,他指著叢林裡各式各樣千奇百怪的樹,告訴我它們奇妙的用途:有治蛇毒的、有醫肚痛的、有止腹瀉的、有治黃熱病的、有用以製酒的、有造染色劑的、也有用來做化妝品(紅脂粉)的,等等等等,應有盡有。叢林的樹木對於土著來說,就等於是他們賴以維生的「百寶箱」,他們利用百寶箱裡的東西來醫病、來果腹、來止渴、來製衣(樹葉)、來建屋。這條兩邊盡是密密叢林的羊腸小道長得似乎走不完。小道…See More
Sep 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6)

「我應付野獸的各種技能,都是我的祖父教給我的。」朱略西撒說,目光忽然變得很溫柔:「我十歲時,祖父便開始教我使用吹管(Blow pipe)和長槍。他把木瓜、香蕉和黃梨等水果綁在木樁上,當作目標,讓我瞄準發射,這樣反覆訓練了好幾年,我的眼力和臂力都不錯了。到了我祖父六十歲那年,我也十五歲了。有一天,他對我說:『孫兒呀,讓我們去山林住一週。』就這樣,我們祖孫倆背著兩枝長槍、兩根吹管、一束毒箭,還有,一包鹽,就上路了。我們走了好幾個小時後,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一陣又一陣豬嚎的聲音,祖父大叫一聲『不妙!』就命令我趕快和他一起爬到樹上去。從樹上俯望下來,我們看到一大群野豬氣勢汹汹的跑過去。哎呀,如果當時爬得不夠快,性命不保喲!等野豬跑得影踪全無了,我們才從樹上爬下來,這時,我看到一隻迷途的小野豬慢慢地跑來了。祖父立刻把吹管交給我,說:『孫兒呀,快試試你的本領!』我將吹管對準野豬,使勁一吹,毒矢疾射而出,野豬立時中箭倒地。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去殺叢林中的野獸,心裡實在驕傲得不得了,祖父也非常高興,一直稱讚我。我的勇氣,我的信心,便是從那次的經驗裡奠下的!」說到這裡,他看到桌上蠟燭即將燃盡,亮光也…See More
Jul 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5)

小舟靠岸後,我們又步行了一大段路,才回到茅舍,由於晚風清涼,倒也不覺得疲累。茅屋立在幽深的黑暗裡,似乎已和叢林融成了一個整體。只有一絲微弱的光從廚房悄悄的溜了出來,像一縷難以捉摸的輕煙。我這才猛然省起,亞馬遜叢林,是沒有電力供應的。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拿出四根大蠟燭,以火柴點燃,黃兮兮的火花軟弱的閃了閃,才淡淡的吐出一圈光暈來。朱略西撒讓四根蠟燭巍巍然地立在桌上的燭淚裡,又轉到廚房去幫助炊婦為我們兩人準備晚餐。我望著燭光呆呆的出神。此時此刻,滿山滿谷,盡是猿猴淒厲的叫聲,氣氛怪異而詭譎。端上桌來的晚餐,是雪白的棕櫚樹心和一隻「小東西」。稱它為「小東西」,是因為我實在看不出它是什麼,雞又不像雞,說是鸚鵡嘛,也不似。問朱略西撒,他賣了個關子,說:「我想你們在吃以前最好不要問。」肉很軟,略帶苦味。我用河水泡成的那杯濁黃的茶,把肉硬生生的沖進喉嚨裡,心裡七上八下的疑神疑鬼──噫,希望不是人肉哦!把最後一團肉塞進嘴裡後,朱略西撒才臉露調皮笑意,說道:「你們吃的,是蛙肉!」蛙肉?我難以置信的睜大雙眼:「怎麼這蛙那麼大!」「哦,這是亞馬遜叢林的特種蛙,牠們有些比四、五斤重的雞還大哩!」說到這兒,不知怎的…See More
Jul 1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4)

「哦,我早已在這一帶的樹木上刻好了記號,萬無一失的!」他暢快地說道:「我們森林裡的同胞,自有獨特的生存方式。打個比喻來說吧,你們靠手錶來看時間,我們卻可以憑鳥聲而知時辰。」說著,他停下腳步,側耳傾聽林中鳥叫,一會兒,他雙目含笑地說道:「現在是八時一刻。」我把手錶湊到眼前來看,果然,一分不差!他得意地解釋道:「鳥兒在不同的時間內,往往有不同的叫法,聽久了,自然能夠分辨。」我信疑參半,然而,後來多次試他,居然沒有一次不準!好不容易的,才走出了那個黑黝黝的大叢林,來到了河畔一排三四間茅屋前。茅屋裡點著煤油燈,令我驚愕得難以置信的是:其中一間茅屋裡的幾個土著居然躺在地上,享受由手提收音機播出來的音樂!「這是叢林裡極少數開化了的土著之一。他們的家庭裡有人長年在城裡工作,給他們帶回來這些奢侈品。」朱略西撒說。很意外地,我發現他的聲音和神情都有些悒鬱。不待我發問,他就繼續說道:「我雖然也在城市工作,但是,我絕對不要我的家人或者我的族人接受太多現代文明的影響,因為他們不了解文明進化的真正意義,只是盲目的接納那些不該學的。比如說:我們生長在亞馬遜叢林,自小由亞馬遜河哺育成長,我們喝河水,也用河水來煮飯、…See More
Jul 3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3)

我伸頭過去看看,果然。實在後悔錯失坐觀捕魚的大好良機。「來,趁熱吃。」朱略西撒切下一塊魚肉送進嘴裡:「我相信妳沒有吃過比這更新鮮的魚。」魚肉的確甜美,只可惜在烘烤時下了過多的鹽,吃起來鹹得有點澀口。正吃著時,主炊的婦女捧出了一大盤金黃色的油炸物。以為是馬鈴薯,吃進口裡,才知不然。那東西很乾、很硬、很淡。「是油炸香蕉片。」朱略西撒解釋:「也是這裡土著每餐絕對不能缺少的食品。」「香蕉片?」我訝異反問:「怎麼完全沒有甜味的?」「這是香蕉很生澀時就採下來切片油炸的。如果等熟了才拿來炸,太甜,就不能用來輔佐正餐了!」說著,朱略西撒噘起嘴唇,發出了幾個怪異的叫聲,不消幾秒,居然有三隻猴子敏捷的跳了進來,爬上木凳,大大方方的伸手到桌上的木盆裡拿炸香蕉片吃。更有趣的是:另有兩隻五彩斑斕的鸚鵡也飛了進來,站在桌上,啄食盤中物,啜飲杯中水,毫不客氣,也毫不忌生。「你們晚餐要吃哪一種?鸚鵡?還是猴子?」朱略西撒語調自然地問。我輕輕撫摸著鸚鵡那柔滑如水的羽毛,毫不在意地應他:「你真會說笑。」「什麼說笑!」他神色認真,的確沒有說笑的意思:「我們土著日常吃的,除了魚類以外,便是猴子、山豬、大蛇、鸚鵡等這些肉食了。…See More
May 2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2)

朱略西撒現年廿五歲,換言之,他已在城市工作了六年。「你是否決定永遠離開叢林而定居城市呢?」我問。「不,絕對不。」他堅決而冷靜地說:「我到城裡來工作,主要是想體驗多樣化的生活。我總覺得,城市裡的一切,都不屬於我,而榮華富貴,也都是過眼烟雲。只有回返叢林,我才有一種真正的歸屬感。所以,一旦我覺得我已看夠了,我便會回去叢林──一定會回去。」談到這兒,發現時間不早了,我們便結賬離開餐館,沿著亞馬遜河畔,慢慢的走回旅館去。夜的伊貴多士鎮,悶熱而陰暗,幾盞寥落的街燈垂頭喪氣的立著,不情不願的散發出幾圈淡淡的光暈。滿街都是橫衝直撞的電單車,嘈聲刺耳。這天夜裡,心情激奮難安,一直睡不成眠,半夜裡,我終於忍不住了,猛力搖醒J,問他:「喂,如果真的遇上吃人族,誰要犧牲?你,還是我?」「唔──,每人讓他們吃一條腿好了。」他揉揉眼,聲音混濁地答。說畢,翻個身,又呼呼睡去了。我睜著眼,愣愣的瞪著天花板,等天亮。【2】次日早上八時許,朱略西撒偕同我們到亞馬遜河乘搭高速摩哆船深入亞馬遜叢林去。亞馬遜河,啊,亞馬遜河!這條全長六千餘公里而氣象萬千的世界大河,此刻,在輕風的吹拂下,起著粼粼的微波。柔和的朝陽,落在色呈濁…See More
May 1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1)

決定到亞馬遜原始叢林去生活幾天時,心裡就已經作了最壞的設想與打算。風平浪靜的生活,固然不必擔驚受怕,但是,生命之頁,可能是蒼白無色的。亞馬遜叢林之旅,肯定的,能為我的生活添上絢爛瑰麗的色彩。憑著這樣的信念,我和外子J兩人,在一名土著朱略西撒的指引下,從秘魯的小鎮伊貴多士(Equitos)乘搭快船,通過了世界聞名的亞馬遜河,進入了人烟稀少的亞馬遜叢林……【1】在秘魯的首都利馬(Lima)安排到亞馬遜叢林的行程時,我們告訴當地的旅行社,帶我們進叢林的土著必須懂得英語──這是首要條件。旅行社的職員拍著J的肩膀豪爽地說:「別擔心,朱略西撒的英語說得頂呱呱的,包你們滿意。我們給他取了個綽號,叫他『猴子』──因為他是在叢林的原始部落長大的,不但動作敏捷如猴,而且,反應的迅速,堪稱一流!」我們當天下午三時由利馬起飛,抵達亞馬遜河畔的小鎮伊貴多士,已是傍晚六時許了。飛機場的入境室,窄小擠迫,十多個赤足的土著小孩奔來跑去的,幫人提取行李,賺取外快;嘈雜的人聲與污濁的人氣,密密地交纏在一起,猖獗的蚊子,沒頭沒腦的朝人亂叮。提了行李走出來時,朱略西撒已經佇候在外了。他穿著橙色的短袖T恤,配以一條洗得泛白的黑…See More
May 2

Thé l'après-midi's Blog

尤金譯《亞馬遜叢林原始土著》(上)

Posted on November 27, 2019 at 12:42pm 0 Comments

原题:《亞馬遜叢林原始土著的生活面貌》──一個秘魯土著的自述



【譯者尤金註】



去年十一月,到南美洲秘魯去旅行時,曾進入深不可測的亞馬遜叢林尋幽探秘。為我當嚮導的,是秘魯基巴羅部族一位聰明絕頂的土著朱略西撒。

朱略西撒出生並成長於人煙稀少的叢林深處。七歲那年,西方某個宗教團體到他所住的部落傳教,扭轉了他一生的命運。他愛叢林,卻不甘一輩子困居叢林。於是,他發奮學習英文,學習西班牙文。通過語言建立起一道通向外面世界的橋樑。掙扎奮鬪的過程當然很苦,但是,在十九歲那年,他終於如願以償的當上了導遊。…

Continue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8)

Posted on September 8, 2019 at 5:51pm 0 Comments

朱略西撒帶我們從另一條小路走回去,當我們氣咻咻、累喘喘地回到他的茅舍時,看看錶,居然已是下午一時許了。由上午八點走到現在,呵!我們竟然在叢林裡走了五個多小時!

我累得雙腳發軟,朝吊床一躺,不及三分鐘,便沉沉入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朧中只感覺到臉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冰涼的感覺。睜開眼來,發現外面已是一片煙雨濛濛了。雨水從茅屋頂端一串一串地漏洩進來,我身上已濕了一大半。衝進房裡想要「避雨」,方才可笑地發現:整間茅屋是無處不漏水的!

聽到了我狼狽地奔來跑去的腳步聲,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探頭出來,喊道:

「午餐準備好啦,來吃吧!」…

Continue

尤今《迷失的雨季》南美遊踪 ── 自序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32pm 0 Comments

決定以自由旅行的方式去南美洲時,朋友們都認為太冒險了,尤其是當他們知悉我的行程裡包括了亞馬遜叢林時,更難以掩飾驚訝之情。然而,旅行的意義在於我來說,是多少帶著自我挑戰的成分在內的。有了挑戰、有了冒險,旅行時才會有加倍的樂趣。…

Continue

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7)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9 at 3:20pm 0 Comments

說著,我們來到了一條小溪旁,清可見底的溪水淙淙地流過了許多圓滑的鵝卵石。看到了這潔淨透亮的溪水,我喉頭那種乾渴的感覺,立刻化作了一把火,在口腔裡熊熊的燒了起來。蹲下身子,正想把水掬起來喝時,朱略西撒搖手阻止了我,說:



「前面有水樹,水樹的水,比溪水甜美得多了;來,我現在就去砍些給妳喝。」

我們脫下鞋子,涉水而過,溪水冰涼,十分受用。前面的叢林,全是朱略西撒口中所謂的水樹,他掄動銳利的大刀,「擦」的一聲砍下了一根粗圓的分枝,將它垂直地拿著,說也奇怪,一大滴一大滴清冽的水就從樹橫切面的邊緣爭先恐後的滴落下來。我把它高舉起來,湊近嘴邊,不待吮吸,樹水便沿喉流下,那股清甜透頂的味兒,令我此生難忘!…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