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楊薇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9)

回到你的國家,你被當作英雄。帕達瑪布仙(Padma-bhushan),馬哈維恰克拉(Mahavir…See More
Oct 29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8)

所以他伸出三個手指……她會對仆人,對孩子,對鋼琴,對任何事生氣!這個人以為:"好,他正在表示我只有一隻眼睛,他真粗魯,他在侮辱我只有一隻眼睛,但是因為他是一個新來的人,我想還是對他禮貌些。"所以貝茲德問:"那個尋求者怎麼了?"當你禮貌時,你的禮貌只是外面的而已,在內在,粗魯已經進入,不一會兒,它就要爆發出來了。祝賀怎麼會來自嫉妒呢?但是你的所有的祝賀都出自那樣的形式,它是一種禮貌的形式,它是文化、禮儀,如果你被人打敗了,你甚至還要向他祝賀他的勝利,多麼虛偽!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不會進入戰鬥,當你在戰鬥時,你是敵人,而你現在被打敗了,你去向他祝賀,但是那兒有深深的嫉妒,你憤怒,你想殺死這個人,試試看——將來,你會清楚!一個佛陀——被解釋成:"他正在表示我只有一隻眼睛,他真粗魯!"當你認為別人是粗魯時,反觀自身:你是粗魯的,那就是為什麼你解釋成這樣。隨後流浪者走了。"我知道你贏了那場辯論。"哥哥說。在那裏教堂是更大的、更自然的。如果你需要寧靜,那麼神到處都是;如果你需要講話,那麼就去寺廟。但是如果你需要寧靜,為什麼還要去什麼地方?到處都是神,但是你無法寧靜。你做事並在內心重復著,你感到餓了…See More
Oct 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7)

如果你遇到了一個有學問的人,那就保持沈默,對他做手勢,你會打敗他,因為他對手勢一無所知,他對沈默也一無所知。事實上,對他來講,不用語言文字是非常困難的,他會立即以為他已經被打敗了——他必須離開,去找另外一個寺院,不至於太晚,並去找一個能用語言文字的、用頭腦的家夥辯論。他說:"現在我已經明白教堂的意思了,它唯一的意思就是靜默和傾聽,這些能在任何地方做到,最好是到其它地方做,因為很多人都去那裏,在教堂裏說個不停,他們幹擾了我。最好是在一棵樹下,最好是在天空下。"當一個賊走進時,他是用不同的方式進入的;當一個說謊者出現時,他是用不同的方式出現的;當一個誠實的人走路時,他的走是不一樣的,他沒有什麼要隱藏,他沒有什麼要騙人,他是真實的,他的走是天真的。正是在你不得不隱秘地做事時,那時看看你自己——你會說一切都不一樣了,甚至在你走路時,也在隱藏些什麼,你的胃在抽筋,你在警覺,你的眼睛在四處張望:是不是有人正在看著我,我會不會被抓住?你的眼睛是狡猾的,它們不再是天真之池。看看你的身體的動作,它們給了你一幅你自己的更真實的圖畫,不要去聽從語言。"噢!"哥哥說,"告訴我辯論的主題。"你根據你自己來理解:…See More
Oct 7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6)

一個智慧的人是沈默的,因為他知道,並且他所知道的都無法被說出來。一個愚蠢的人不得不沈默,因為無論他說什麼都會被人抓到辮子。一個傻瓜能夠騙人,如果他保持沈默,但如果他開口,他便不能騙人,因為無論他說什麼都會帶著他的愚蠢。這個有學問的哥哥非常知道這個弟弟不是一個書生,是一個單純的人,天真的,無知的,所以他說:"要在沈默中進行對話。"一天晚上,一個流浪的和尚來請求住宿,哥哥已經學習了好幾個小時,已經非常累了;……為什麼你要不斷地重復呢?無論當你在做什麼時,為什麼你都要說它?因為不用語言,你不舒服,只有用語言,你才舒服;與神在一起你無法舒服,與語言的"神"在一起才會滿意,那就是為什麼有學問的人要去寺廟,要去清真寺,要去教堂,那兒同樣他可以喋喋不休,他會與神說個不停——克爾愷郭爾,賽倫·克爾愷郭爾曾經說到:"當我第一次進入教堂時,我會說,我總是說,抱怨,祈禱,但漸漸地感到很傻,我一直對他說,而我一直沒有給予任何機會、任何時機讓他對我說。最好就是去聽,當你在神面前時,最好是聽。"所以他放棄了講話,不久,他又放棄了所有的祈禱,他只是去教堂,靜靜地坐著,但在他的沈默中仍然還有語言在他的內部存在,他沒有…See More
Oct 5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5)

曾經有這樣的事發生:一個人來找穆拉·那斯魯汀,想要借些錢。那斯魯汀知道這個人,非常清楚這零錢將不會再歸還,但他想這是筆很小的錢,"給他吧,即使他不還也沒有什麼損失,為這樣的數目,為什麼說不呢?"所以他給了他錢。三天以後,那個人還了錢,那斯魯汀很驚訝,這好像是不可能的,這個人還了錢,這真是奇跡。過了兩三天,這個人又來了,要借一筆大數目的錢,那斯魯汀說:"老兄!上次你欺騙了我,"他說:"上次你欺騙了我!——現在我不再借給你了。"真了不起!醫生說:"如果你堅持的話,如果你允許我坦率的話,那麼你一點兒也沒有病,你只是懶惰。"這就是狡猾的頭腦怎樣工作的。馬哈維亞和佛陀從來不用梵語,從不!因為梵語是僧侶的語言,是婆羅門的語言,梵語是最難的語言,僧侶把它做得如此困難,他們修飾了再修飾,再修飾,梵語正是這個意思,修飾,精煉,他們已經將它精煉到這樣的程度,就是只有你非常非常地有學問,你才能懂得他們在說些什麼,否則,它是超過你的。一次,穆拉·那斯魯汀去看醫生——而醫生已從僧侶那裏學會了詭計,他們用拉丁文和希臘文書寫,他們用這樣的方法寫,即使他們自己也必須再看一遍,這很難。不讓人理解他們在寫些什麼,穆拉·那…See More
Oct 2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4)

佛教的和尚們曾經是流浪者,而佛陀曾經說:"做一個流浪者除非你到達了,做一個流浪者!不僅是內在,而且外在也是,做一個流浪者——除非你已經到達,不要在到達前停步!"當你已經到達時,當你已經成為一個悉達(Siddha),一個佛陀時,那時你才可以坐下。這個人說:"你說什麼啊?上次我把錢還給你了。"一個哲學的人是一個邏輯的人,不是實驗的人,實驗不是主題,只要通過邏輯,他可以證明或不可以證明,他是一個單純的人,比科學家更單純,因為科學家必須做實驗,於是要有實驗室。一個哲學的人工作起來不用實驗室——只是在他的頭腦中,用邏輯,用數學,他的整個實驗是在他的頭腦中,他只要通過邏輯的辯論來證明或無法證明,他能解答任何謎,或者他也能製造任何類型的謎。…See More
Oct 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3)

當你不能理解別人時,當你甚至不能夠傾聽他時,當你的頭腦不斷地在裏面爭論著,鬥爭著,你怎樣能達到真理?你是爆力的和進攻性的,這種進攻將是無益的。這是兩件不同的事:當你贏得一顆心時,他並沒有被打敗——他是高興的,他是在你的勝利中感受勝利,他在共享,這不是你的勝利——是真理獲勝,而你們倆都會慶祝。但是當你擊敗一個人,他一直沒有贏過,他繼續是敵人,在內心深處他在繼續等待著他能維護自己的那一刻。蘇格拉底常常說:"我是一個助產士,我幫助人自然出生。"一位大師就是一名助產士,他不是去強迫,因為強迫的出生不可能是真正的出生,它更像死亡而很少像生命。所以他們問那個宗教的人。在這個故事中,一隻眼睛象征的是什麼呢?一個愚笨的人總是集中的:他從來不猶豫,他總是肯定的;而一個有學問的人總是兩面的:他猶豫,他不斷地將自己一分為二,他總是在內部爭論,在內部不斷地對話,他知道這兩面。掌管一座寺院需要兩種類型的人:一個有學問的人和一個非常笨的人,而這就是所有的寺院是怎樣被管理的——兩種類型的人:已經成為僧侶的有學問的人,以及跟從他們的愚蠢的人,這就是每座寺院的管理。有時他或許是好爭論的。曾經有些師傅們非常好辯論,要打敗…See More
Sep 29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2)

真正的尋道者將會讓真理贏。辯論者正是要求勝利應該屬於我,它不應該屬於別人。在真理中並沒有別人,在真理中,我們相遇並成為一體,所以誰能是贏家,誰能是輸家呢?在真理中,沒有人被擊敗;在真理中,真理獲勝而我們都失敗了。但是在辯論中,我是我,你是你,事實上,就沒有橋了。當你反對別人時,你怎樣能理解他呢?理解是不可能的,理解需要同情,理解需要參與,理解意味著全然地傾聽別人,只有那時理解才會開花。但是如果你在討論中,在辯論、在爭論、在推理,你並不是在傾聽別人,你只是假裝你在聽,在深處,你正在作著準備,在深處,你已經走到了下一步:當別人停下時,你就要說什麼,你已在準備著怎樣駁斥他,你已經不去傾聽他,而是正試圖怎樣駁斥他! 有時科學家說:"你在幹什麼?浪費時間——吃,睡,祈禱。以後你可以再做你的祈禱。"但是他笑笑並不爭辯,他不是一個好爭辯的人。那個哲學家呢?他並不那樣累,但他要比以往更無法確定。因為他思考了再思考,辯論了再辯論,然而沒能得出辯論的結論,他混亂了,亂糟糟的,他變得一團糟。他來的那天能回答很多事,但現在,不行了。甚至他確定的答案也變得不確定了。越思考,哲學變得越沒有用。只有傻瓜才會相信必定…See More
Sep 28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奥修·俱胝的手指(1)

(愛墾註釋:俱胝,梵語koti,巴利語同。又作拘胝、俱緻、拘梨。意譯為億,古印度最大的數字))…See More
Sep 26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6)

你能找到比頭腦更脆弱的東西嗎?你能找到比思想更薄的東西嗎?你能找到比思想更無力的東西嗎?沒有任何事情是出自它們的,沒有任何事情是來自它們的,它們只是繼續,它們是由同樣質地的夢構成的,這個夢的構成——非真實地存在,只是你的存在中空洞的旋渦。期望脆弱的竹子,永遠不會斷裂。如果你在,你將會痛苦;如果你不在,不會有任何痛苦,所以整個問題是:在或不在?在我手中是空。永遠不會斷裂。那就是為什麼聖人們總是說——那些相信的人,或那些用神這個術語的人,他們說,都是通過神的恩賜發生的。千代野或佛教徒們並不相信任何神,他們不用那個標簽,所以千代野不會說:"來自他的恩賜。"她不會說。埃克哈特會說:"來自他的恩賜——在我這邊沒有資格,我什麼都沒有為它做,我不曾引發它。"米拉(Meera)會說:"克里希那的恩賜。"泰雷茲會說:"耶穌和他的恩賜。"佛教徒不相信任何人格化的神,他們的看法是完全超越人格化的標簽的,他們不是人類中心論的。所以千代野不會說:"恩賜。"她只是說:"突然,它發生了。"但意思是同樣的:"突然,它發生了,我倒是正在做相反的事。"一粒種子是如此之小,而一棵大樹卻是由它而生,這棵樹由哪兒來呢?看看種子…See More
Nov 13, 20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5)

那正是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這不是一個故事,也不是一段趣聞軼事,它是一個事實——這就發生在你身上。你從未看到過滿月,你不會看到,你看到的總是映照在你的水中即在你的思想中的月亮,那就是為什麼印度教——實際上商羯羅——曾經說過:所有你知道的都是幻(maya)、幻象,它就好像你看到的水中之月,一個投影,不是真實的月亮,而你以為這就是月亮。無限看上去總是像死亡,你已經習慣了有限的、輪廓分明的界線,有明確的分別,那就是為什麼你不能扔掉思想,你不能扔掉那個桶,甚至,你不斷地使那個桶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它就像你的肚子一樣:你裝的思想越多,它也繼續擴張,而如果你吃的太多,肚子或許會脹破,但是頭腦不會。一個普通的頭腦能容納世界上所有的圖書館,在你小小的腦袋里有一億七千萬個腦細胞,而每個細胞最起碼能攜帶一百萬種信息,計算機的發展也不能與你的頭腦相比,在你的小腦袋里,能裝下整個世界,並且它正在不斷地膨脹。千代野學習了再學習,她在舊桶里裝了越來越多的水,她沒能開悟,但一天晚上,她提著裝滿水的舊桶,當她正走著,她看見映照在桶里的滿月,那滿月是高掛在天堂上的,而在水中,在桶里,它是影子,她正在看著它。最終是由客人而定…See More
Nov 8, 20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4)

舊事物的消失與新事物的開端,總是有一個觸發點,在此你再生了。那變成了觸發點,突然,水跑了出來,月亮沒有了,因此她必須仰視——真正的月亮在那兒。而這變成了一種比喻,這變成了一個內在的現象,同樣,內在正在發生著變化:一切都是通過頭腦來看——它是一面鏡子,突然,她被這一事實喚醒,一切都是一種反射,一種幻象,因為它是通過頭腦來看的,當水桶破了,頭腦也在里面破掉了。準備好了,所有能做的都已做了,所有只要有可能的,她都做了,沒有什麼遺漏,她已經準備好,她已經獲得,這個普通的意外變成了一個觸發點。不,不是這樣的,不要發傻,不要盲從,不要使任何事變成一種儀式,理解是必需的,不是儀式,以佛陀的姿勢坐是好的,但好好地記住你不是佛陀!同樣的觸發點不會對你產生作用,會是不同的!——而你如果繼續跟佛陀學,完全盲目地,那麼你會錯過你的觸發點。那就是問題,因為那將不會在重復的儀式中發生,你必須找到你自己的東西。接受所有佛陀的幫助,但不要盲目,盡可能深入地去理解他們,因為他們已經到達——但並沒有路。科學家說,如果你好幾天被剝奪了做夢和睡覺的權利,那麼你會發瘋,因為彼時彼地沒有得到宣泄,瘋狂將會暴發,你將會發作。你晚上…See More
Nov 7, 20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3)

你所有的靜心都將只是創造一種易致意外的情景——如此而已,那就是為什麼即使是佛陀也不能預言你的開悟將會發生在什麼時候。人們來訪問我,並問我,我告訴他們:"快了。"它不意味著什麼,"快了"或許是下一個時刻,"快了"或許是過了好幾輩子還未到來,因為意外事件不可能被預言,如果它能被預言的話,那麼它全然不是一個意外事件,而且它是一種繼續。事實是:你在那兒,但遭遇不在那兒,因為在你與真實之間是頭腦。無論你看什麼,你是通過頭腦看,無論你聽什麼,你是通過頭腦聽——而那時你幾乎是聾子,幾乎是瞎子。耶穌不斷地對他的門徒說:"如果你有能聽的耳朵,聽我!如果你有能看的眼睛,看!"他們所有的眼睛都像你,他們所有的耳朵也都像你,但耶穌知道,就像和我所知道的一樣,你是聾子,你是瞎子。它是陳舊的——一件被記住的事——它從來不可能是新的,所以不要以為你有一個原初的頭腦。沒有頭腦是原初的,所有的頭腦都是陳舊的、重復的,那就是為什麼頭腦總是喜歡重復,總是反對新事物。因為頭腦已經創造了社會,社會總是反對新事物;頭腦已經創造了國家、文明、道德,它們都反對新事物。頭腦無論創造什麼都總是反對新事物,你不會找到比頭腦更傳統的東西。那…See More
Nov 3, 20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2)

那斯魯汀說:"真倒霉!我不再面向它!"…See More
Nov 2, 20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奧修《沒有水,沒有月亮》(1)

尼姑千代野學習了很多年,但仍沒能開悟(enlightenment)。一天晚上,她正提著盛沸水的舊木桶,當她正走著,她看著映照在水桶里的滿月,突然,竹編的水桶箍斷了,水桶散了架,水全跑了出來,水中之月消失了——而千代野開悟了。她寫下了這段詩:這樣的方法和那樣的方法,我盡力將水桶保持完好,期望脆弱的竹子永遠不會斷裂。突然,桶底塌陷,再沒有水,在我手中是空。再沒有水中的月亮——那就是所發生的:這個尼姑,千代野,學習了很多很多年,但什麼也沒有發生。頭腦能夠學習關於神、開悟、終極,它能夠假裝已經理解了所有的事。但神不是你所理解的某些東西,即使你知道關於神的一切,你也不認識他。認識不是關於(about),每當你說"關於"時,那麼你是處在外部,你可以一圈圈地繞圈子,但是你沒有進入圈子。你不可能部分地開悟,零零碎碎地開悟,它是一個整體——或者你是在它的里面,或者你是在它的外面,只是沒有逐漸地進步。記住這最基本的事之一:開悟的發生不是零零碎碎的,是完全的,整體的,它是一個整體的發生,那便是頭腦始終不能理解的緣由,頭腦能理解任何可以被劃分的事,頭腦能理解任何通過一步步達到的事,因為頭腦就是分析、劃分、零碎…See More
Oct 31, 2021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幸福

聖誕前夕。我們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那世界聞名的柯巴卡斑納海灘(Copacabana…See More
Jan 15, 2021

Thé l'après-midi's Blog

奥修·俱胝的手指(9)

Posted on October 27, 2022 at 2:00pm 0 Comments

回到你的國家,你被當作英雄。帕達瑪布仙(Padma-bhushan),馬哈維恰克拉(Mahavir chakra),維多利亞十字勛章將會被授予你,你會得到獎章,為什麼會得到這些獎章呢?變得野蠻,變成殺人犯,因為你已經是一個偉大的殺人犯,所以國家授予你這獎章,而我們稱這些國家為文明,殺人犯被認同,殺人犯被贊賞……

現在他伸出三個手指,你的頭腦再次加入,並說:"這個壞蛋!他正在說我們之間只有三隻眼睛。"他再次表示你只有一隻眼睛,這太過份了,夠了!…

Continue

奥修·俱胝的手指(8)

Posted on October 14, 2022 at 9:00am 0 Comments

所以他伸出三個手指……

她會對仆人,對孩子,對鋼琴,對任何事生氣!

這個人以為:"好,他正在表示我只有一隻眼睛,他真粗魯,他在侮辱我只有一隻眼睛,但是因為他是一個新來的人,我想還是對他禮貌些。"

所以貝茲德問:"那個尋求者怎麼了?"

當你禮貌時,你的禮貌只是外面的而已,在內在,粗魯已經進入,不一會兒,它就要爆發出來了。…

Continue

奥修·俱胝的手指(7)

Posted on October 5, 2022 at 10:00pm 0 Comments

如果你遇到了一個有學問的人,那就保持沈默,對他做手勢,你會打敗他,因為他對手勢一無所知,他對沈默也一無所知。事實上,對他來講,不用語言文字是非常困難的,他會立即以為他已經被打敗了——他必須離開,去找另外一個寺院,不至於太晚,並去找一個能用語言文字的、用頭腦的家夥辯論。

他說:"現在我已經明白教堂的意思了,它唯一的意思就是靜默和傾聽,這些能在任何地方做到,最好是到其它地方做,因為很多人都去那裏,在教堂裏說個不停,他們幹擾了我。最好是在一棵樹下,最好是在天空下。"…

Continue

奥修·俱胝的手指(6)

Posted on October 5, 2022 at 9:09pm 0 Comments

一個智慧的人是沈默的,因為他知道,並且他所知道的都無法被說出來。一個愚蠢的人不得不沈默,因為無論他說什麼都會被人抓到辮子。一個傻瓜能夠騙人,如果他保持沈默,但如果他開口,他便不能騙人,因為無論他說什麼都會帶著他的愚蠢。這個有學問的哥哥非常知道這個弟弟不是一個書生,是一個單純的人,天真的,無知的,所以他說:"要在沈默中進行對話。"

一天晚上,一個流浪的和尚來請求住宿,哥哥已經學習了好幾個小時,已經非常累了;……

為什麼你要不斷地重復呢?無論當你在做什麼時,為什麼你都要說它?因為不用語言,你不舒服,只有用語言,你才舒服;與神在一起你無法舒服,與語言的"神"在一起才會滿意,那就是為什麼有學問的人要去寺廟,要去清真寺,要去教堂,那兒同樣他可以喋喋不休,他會與神說個不停——…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