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é l'après-midi
  • Female
  • 柔佛 豐盛港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hé l'après-midi's Friends

  • Jemaluang 三板頭·
  • Bir Tanem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SRESCO
  • 中砂礁群
  • TV Plus
  • 楊薇
  • Gai Lan Fa
  • 字詞過度
  • quién soy
  • Seltsames Denken

Gifts Received

Gift

thé l'après-midi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hé l'après-midi's Page

Latest Activity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幸福

聖誕前夕。我們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那世界聞名的柯巴卡斑納海灘(Copacabana…See More
Jan 15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巴西餐

我把「肥多大」這種餐食稱為「巴西餐」,實在是因為它是巴西特有的。(「肥多大」是音譯,葡萄牙原文為「Feijoada」)所有的巴西人一提起它,便垂涎欲滴,而一週裡每逢餐室烹煮「肥多大」那兩天,總是賓客盈門,每位食客除了點「肥多大」以外,絕對不會叫其他食物。我是在巴西的聖保羅市初嚐此味。那天是星期六,午餐時分行經許多餐室門口,總看到外面的廣告牌大大地寫著:「今天供應『肥多大』。」查字典,偏又查不出它的意思。不恥下問的結果,曉得這是一道被巴西人視為「國食」的美味,旅客來此,絕對不能不試。在聖保羅市,每個星期只有在星期三和星期六這兩天餐室才供應「肥多大」。(其他的巴西大城也是每星期供應兩次,唯供應的日子可能不同。)「這麼受歡迎,為什麼不每天賣?」我問。「啊,不行,不行。這道食物實在太肥腴豐美了,天天吃,腸胃受不了;再說,平時工作,吃得過飽,會昏昏欲睡。」一個體型圓胖的中年婦女和氣地笑著答我:「我本人最喜歡在星期六中午吃,吃過後,回家睡午覺,哎,感覺真好。」我走進了一間熱鬧的餐室,剛坐下,還沒有開口,侍者便以在詢問中透著肯定的語氣對我說:「肥多大?」我點頭。才等了一會兒,「肥多大」便上桌了。是盛…See More
Jan 1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咖啡處處繞鼻香

一踏上巴西的國土,似乎連魂兒都沾上了那濃烈醇厚的咖啡香。在里約熱內盧,大街小巷,處處都是售賣咖啡的小店:店裡排著大大小小許多玻璃容器,裡面盛滿了各式各樣的咖啡豆,顧客憑自己的喜好選好了咖啡豆後,侍役便以輾壓機當場將咖啡豆研成粉末,再以研好的粉末泡製香濃的咖啡。不論白天晚上,咖啡店總是顧客盈門,人人手握一杯,高談闊論,細細品嚐,大有「餐後飲咖啡,勝過做神仙」之慨。據一名巴西人告訴我,凡是不喝或是不會品嚐咖啡的,便不能算是道地的巴西人。咖啡,已成了他們生活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簡直是一日無此君不歡。 來到了盛產咖啡的聖保羅,巴西人熱愛咖啡的特性,更是顯露無遺。在聖保羅喝咖啡的一大特色是:咖啡多盛在小小的杯子裡(大小有若喝潮州功夫茶的那種杯子),顏色很黑,黑不見底,味道非常的濃,帶著強烈的苦味,但苦得甘香,絕不乾澀。這種咖啡,只能淺嚐慢啜,不能大口牛飲。在未到聖保羅以前,我讀巴西旅遊促進局所供給的資料,有一段文字透露:到聖保羅去,處處都可以受到免費的咖啡招待。讀者原以為是宣傳的伎倆,後來才知道所言不虛。不論你到堂皇的大餐館、或是簡陋的小食店,餐後,不待要求,侍役總會自動地為你奉上一杯熱氣裊裊的…See More
Dec 31,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毒蛇有家──巴西毒蛇研究所

毒蛇有個家,家在巴西的聖保羅市。那天中午,太陽像烙鐵,一下一下地烙在背上時,有一種熱極生痛的感覺,進入了這間氣氛陰森的「毒蛇研究所」,原本粘在背上的那份熱,驟然化作了冷颼颼的感覺。「毒蛇研究所」設立已有近百年的歷史了。這是由巴西毒蛇治療研究社於一八八八年動用巨額資金興建以供作實驗之用的。巴西境內,毒蛇特多,過去,被毒蛇咬傷者,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三十。自從有了「毒蛇研究所」後,死亡率銳減。雖然名為「毒蛇研究所」,但是,我覺得把它稱為「毒蛇之家」似乎更為貼切。這間世界唯一的「毒蛇之家」,養了大約兩萬餘條蛇,有的毒性極強,如響尾蛇和斑頭蛇,人們被牠們咬中後,往往廿四小時內便會毒發身亡;所以,「毒蛇之家」對於像這類劇毒的蛇,都採取了嚴密的「保安」措施──牠們一條條分別的被關閉在四面透明的「玻璃屋子」內。其他毒性沒有這樣強的蛇,行動則比較自由,牠們居住在蜂窩形的圓頂小屋內,而這些小屋,是散布在廣闊的草地上的。草地四周,圍以高高的圍牆,圍牆之上是欄杆──訪客可靠在欄杆旁,向下俯望。這些蛇,晴天時悠哉游哉的在草地上蜿蜒爬行,雨天時則躲在蛇屋裡看雨聽雨,日子過得愜意得很!「毒蛇之家」內的這些「成員」,不…See More
Dec 28,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奴隸廣場

在一百年前,薩瓦多依然盛行著買賣奴隸、奴役奴隸的制度(它是廢除奴隸制度最遲的一個大城)。那天,當驕陽化作一塊威力無比的烙鐵時,我汗流浹背地來到了薩瓦多昔日最大的奴隸廣場。是一塊很大的空地(現在已充作了停車場),據說過去每天早上都聚滿了人──賣奴隸的把「貨色」擺在「看臺」上,買奴隸的在臺下仔細察看,看中了,買賣雙方便熱烈地商議價格。有時,這兒也會以拍賣的方式出售奴隸,熱鬧的哄價聲如火舌般燃燒著偌大的廣場。現在,站在這個靜靜地為古老建築所圍繞的奴隸廣場,回想它昔日買賣奴隸的盛況,依然還是要為那些命運悲慘的奴隸感到唏噓不已。薩瓦多,它沒有令人眼花撩亂的購物中心,沒有讓人流連忘返的娛樂場所,更沒有各種現代化的上流享受,但是,我喜歡它,由衷的喜歡──喜歡它的樸實無華、喜歡它的古老沉著。它像生銹的鐘鼓,靜時自靜,但在清晨或薄暮時分響起時,往往能為你敲開歷史的大門,讓你靜靜的徘徊於內,慢慢的回憶,細細的品味!See More
Dec 19,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神奇教堂

曾經不止一名巴西人告訴我:薩瓦多位於高山城的邦菲殷教堂(Bonfim…See More
Dec 13,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巨型電梯

旅遊冊子有這樣一段有趣的文字:「到薩瓦多去,你絕對不能錯過乘搭巨型電梯的機會。它是來往於高山城與平地城之間最快捷、最便利的工具。」 薩瓦多這座古城最大的特色是有所謂「高山城」和「平地城」的區分。平地城沿海而建,高山城則建在離地一百五十尺處的高山區。高山城發展於先,又稱舊城,平地城建立於後,又稱新城。新城和舊城在高度上既然有這麼大的差距,為了便於兩城的居民往返,聰明的巴西人便設計了這個巨型電梯,每次可以運載幾十人,上下一次只費時一兩分鐘,的確是便利而快捷。有了這份便利,每天乘搭巨型電梯的人多如過江之鯽,絡繹不絕。不過,這架有專人管理的電梯可不是免費提供服務的,每回乘搭都必須付出約合新幣兩分錢的代價。巨型電梯,可以算得上是薩瓦多的一個「奇」了!See More
Dec 6,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令人失望的巴西利亞

決定到巴西的新首都巴西利亞(Brasilia)去,純粹是為了好奇心的滿足。巴西利亞是一個在周詳計劃中建築起來的最現代化的全新城市,位於舊都里約熱內盧以北海拔一千餘公尺的高原上,是巴西目前的政治中心。巴西利亞誕生於一九六○年,它是在短短的三年間像現代神話般乍然出現的。一九五五年,巴西新上任的總統古比塞克以「防禦外敵」和「發展內陸」為理由,決定把首都由瀕海的里約熱內盧遷至當時無比荒蕪的巴西利亞。經過兩年籌備而於一九五七年正式動工,由於當時還沒有任何馬路通向巴西利亞,所以,每一條鋼鐵、每一根水管、每一塊磚瓦、每一片玻璃以及其他所有的建築材料,都由飛機運抵高原;大批工人日夜廿四小時不停的輪班工作,一座座建築物就好像植物忽然從泥土裡冒出來一樣,快速聳立。全城設計主要是以兩條相交的軸線為主(像飛機模型)。在直的軸線上的建築,全是政府的辦公機構,橫的軸線上則佈滿住宅區、商業區和娛樂區;不但組織井然有序,且極符合美學原則。當飛機在那現代化的機場降落後,我首先注意到的是天空的藍。它藍得那麼均勻、那麼清麗,好像是出自畫家的手筆。有趣的是:地上的泥土,偏又是那麼的紅,紅得鮮亮,紅得閃爍,與天色的藍,形成了強…See More
Dec 4,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聖保羅  Sau Paulo

提起了南美洲第一大城聖保羅的治安,幾乎人人都搖頭嘆氣:「唉,糟透了!」聽說這兒的強盜,不但多,而且狠,動輒殺人,毫不留情。幾個月前,這裡就發生了一件極為轟動的大新聞:一名少婦抱著七個月大的嬰兒在一條僻靜小巷遇到幾名凶悍大漢,結果少婦先被輪姦,後被殺害,而這些喪盡天良的禽獸連嬰兒也不放過,一併殺了,棄屍路旁。這件令人髮指的慘案使輿論嘩然。除此之外,強盜們為了搶老翁老嫗袋裡區區一點錢,而殺害他們的事件也時常發生,實在駭人聽聞。 在聖保羅逗留這幾天,我常常抓緊機會和餐館、商店裡的華人攀談,得出的印象是:聖保羅這幾年來的治安,的確壞得不像話。一名由上海移居於此五十餘年的店東告訴我,他本身就曾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搶劫幾次。「他們不是偷偷的從你袋子裡扒錢,而是明目張膽的搶。」老店東說:「他們總是幾個人聯合起來,恃著人多勢眾來硬搶。要命的是:他們有許多是未滿十八歲的少年,有時被抓到警察局去,只問過話便釋放了,造成他們的膽子越來越大!」另外一名在餐館當收帳員的中年人,以抱憾的口氣告訴我們:「早些年我還能在餐館打烊後走到公園去散散步,透透氣,現在呀,可絕對不能這樣做了!」說著,他微微的舉了舉他那無力的胳臂,…See More
Dec 3,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巴西利亞 Brasilia

從聖保羅來到了巴西的首都巴西利亞,我突然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感。在這裡,我完全不必擔心治安的問題,不但可以在夜深無人時在街上大搖大擺地行走,而且,在走動時,也不必把皮包挾得緊緊死死、好像怕它忽然長了翅膀飛走似的。巴西利亞是世界最大的人工城市,它是有組織、有計劃地建成的,現在,巴西所有的政府部門、行政首腦,以及外國的大使館,全都集中在這兒。防衛森嚴,加上百分之百的就業率,犯罪案件幾乎是聞所未聞的。它很安全,但是,坦白地說,它也缺乏了一個大城所該有的活潑的生命力。See More
Dec 1,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陽光下的陰影──記巴西的治安

陽光下的陰影──記巴西的治安 在動身到巴西旅行以前,讀了許多有關巴西的報導文字,幾乎每篇報導都提及巴西是個治安壞透的國家──搶劫、謀殺,幾乎無日、無處沒有。其中一篇文章還聳人聽聞地寫道:「整個巴西,已瀰漫著持械搶劫和血腥殺人的歪風,沒有一寸土地是安樂的……」巴西的治安,果真壞到了這種地步嗎?我在巴西的四個主要城市旅行了兩個星期,現在,讓我就我的所見所聞來談談當地的一般治安情況。 【里約熱內盧(Rio de…See More
Nov 28,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Nov 26,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烏拉圭,入境難

採取自由的方式旅行,有苦有樂。申請到烏拉圭去,便是很苦的一份經歷。烏拉圭在新加坡沒有設立大使館,所以,我是到了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才著手辦理去烏拉圭的入境簽證的。 早晨十一點,阿根廷的天氣熱得教人難以支撐。烏拉圭大使館,辦理各類手續的人出奇的多,排隊等候了半個小時,才輪到我們。胖胖的女職員,問明了我們擬逗留的期限後,要我們出示來回票子。向她解釋,我們打算乘搭渡輪去,但是,在沒有取得簽證前,如何能夠貿貿然的去買船票呢?「不行!」她斬釘截鐵地說:「按照規矩,一定得先出示票子,才能發入境准證。現在才十一點多,你們趕快去買船票,買了再倒回來辦理簽證好了。我們的大使館開放至下午兩點,還來得及的。」…See More
Nov 25,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烏拉圭那老板娘

原以為遠遠地處在南美洲一個角落裡的烏拉圭不可能有華人餐館,然而,蒙地維都的居民卻告訴我們,當地有兩間氣派很大的,生意都很好。一間已經開設了十年以上,另外一間,營業至今只有四年餘。老招牌菜式多,新招牌花樣繁,各有所長。我們查了查地圖,發現新招牌距離旅館較近,所以,當晚就乘了公共巴士到那兒去。餐館的生意果然不錯,才八點多,偌大的餐廳就已經坐滿三分之一的賓客了。隨意瀏覽了一下,發現食客全是烏拉圭人。畢竟華人住在這兒的是少之又少的。一名老板娘模樣的中年婦女就站在櫃臺邊,一看到我們,她立刻挪動肥胖的身軀迎了上來,一臉都是燦爛如花的笑容。「嗨,看到你們可真高興。」她親親熱熱的挽住了我的手肘,說:「我這兒自開張以來,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華籍顧客上門了!」坐定後,她親自為我們斟茶倒水,和我們像是多年老友一樣的傾談起來,態度又自然又親切。從談話裡,得知她是臺灣移民,七年前舉家移居西班牙,投資甚巨,但是,住了兩年多,還是申請不到永久居民證。經過再三考慮,他們又再舉家移到烏拉圭來發展,開設餐館;丈夫當採辦,兒子當廚師,她自己管帳目,熬了四年多,終於取得了合法居留權。「國外賺錢,真不容易啊!每一分、每一毫都是用血…See More
Nov 22,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乘車樂

有一天下午,閒來無事,決定去乘搭蒙地維都的公共巴士,以兜風的方式觀賞市容。停在總站的巴士,幾乎每一輛看起來都是嶄新的。車內的座椅,是塑膠質的,色彩鮮艷,堅實涼快。所有的搭客,必須由後面的車門上車,售票員就坐在靠近門口處的一張固定的椅子上,賣票、收錢;搭客絕不爭先恐後,一個一個順著秩序上車,付錢、取票,所以,售票員臉不紅、汗不流,由始到終,微笑不絕。由這個總站搭到另一個總站,車資居然才八披索!(折合新幣四毛錢)。那天那位售票員是個中年人,頭髮密密的全往後梳,油光滑亮的,身上的制服,栽剪合身,服貼筆挺,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看出我們是遊客,他以西班牙語搭訕,我們搖首表示聽不懂,他也毫不以為意;每當巴士經過一些著名的街道或是街旁出現一些有紀念價值的特殊建築物時,他總會指指點點,不憚其煩的向我們加以解釋,儼然像是我們的導遊。雖然他所說的我們未能完全聽得懂,但是,實在欣賞他說話時信心十足的樣子和那份樂於助人的溫情。然而,更「有趣」的事兒還在後頭。巴士開行了約莫十分鐘後,一個年輕人,手裡拿著一個大大的公事包,從前門跳上車來。站在車子的中央,從公事包裡拿出一大疊聖誕卡片(當時距離聖誕節還有三個星期)…See More
Nov 21, 2020
thé l'après-midi posted a blog post

尤金《迷失的雨季》薩瓦多 SALVADOR (下)

天!他原來是吩咐司機載我們去僻靜的公園!看著他的惡形惡相,我的心好像被人咬了一口般,異常不舒暢,但是,現在,如何擺脫這個像蟑螂一樣的人呢?這間劇院孤零零的座落於郊區,由於聲譽很好,所以,儘管地點偏僻,票價高昂,但是,四處趕來看表演的人還是很多。我們當然是不願意和他一起觀賞表演的,更不甘願替他付昂貴的入門票。為了避免因語言而造成誤會,我們在劇場門口找了個通曉葡語和英語的巴西人(是個導遊),請他充當通譯,客氣地請那位巴西青年回去,不要再像橡皮糖一樣粘住我們了。他一聽,立刻變臉,又急又快的嘩啦啦的說了一大堆話,通譯一句一句的譯給我們聽:「他說你們請他來保護你們,帶你們到處去玩,一分錢都不付,就想叫他走,太不應該了!」遇賊了,真是遇賊了。「他要多少錢?」J強抑怒氣地問。「兩萬古斯羅。」(合新幣四十元)當地工人每天辛苦工作,日薪只不過是兩千古斯羅(合新幣四元)罷了,這個鬼東西,未免敲詐得太離譜了,然而,照眼前的形勢,不給是不行的──也許今晚回不去旅館哩。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心理,我們忍痛付出了這筆不該付的錢。他接過錢,臉上盡是奸詐的笑容:「朋友,謝謝!這兒的桑巴舞,很精彩,包你們喜歡。好,再…See More
Nov 16, 2020

Thé l'après-midi's Blog

尤金《迷失的雨季》幸福

Posted on December 9,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聖誕前夕。我們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那世界聞名的柯巴卡斑納海灘(Copacabana Beach)觀賞了令人心魂俱醉的日落美景,然後,在附近那一排又一排長得似乎沒有盡頭的商店逛了一圈。九時許,走進海邊一間餐館,準備好好的吃個聖誕大餐。

這是一間非常有情調的小餐館,裡面滿滿的都是人,熱鬧而不吵雜。我們在靠牆處的一張桌子坐落下來。菜單全是葡萄牙文,侍者又不會講英語,頭痛!…

Continue

尤金《迷失的雨季》咖啡處處繞鼻香

Posted on December 8,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一踏上巴西的國土,似乎連魂兒都沾上了那濃烈醇厚的咖啡香。

在里約熱內盧,大街小巷,處處都是售賣咖啡的小店:店裡排著大大小小許多玻璃容器,裡面盛滿了各式各樣的咖啡豆,顧客憑自己的喜好選好了咖啡豆後,侍役便以輾壓機當場將咖啡豆研成粉末,再以研好的粉末泡製香濃的咖啡。

不論白天晚上,咖啡店總是顧客盈門,人人手握一杯,高談闊論,細細品嚐,大有「餐後飲咖啡,勝過做神仙」之慨。據一名巴西人告訴我,凡是不喝或是不會品嚐咖啡的,便不能算是道地的巴西人。咖啡,已成了他們生活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簡直是一日無此君不歡。

 …

Continue

尤金《迷失的雨季》巴西餐

Posted on December 7,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我把「肥多大」這種餐食稱為「巴西餐」,實在是因為它是巴西特有的。(「肥多大」是音譯,葡萄牙原文為「Feijoada」)所有的巴西人一提起它,便垂涎欲滴,而一週裡每逢餐室烹煮「肥多大」那兩天,總是賓客盈門,每位食客除了點「肥多大」以外,絕對不會叫其他食物。

我是在巴西的聖保羅市初嚐此味。那天是星期六,午餐時分行經許多餐室門口,總看到外面的廣告牌大大地寫著:「今天供應『肥多大』。」查字典,偏又查不出它的意思。不恥下問的結果,曉得這是一道被巴西人視為「國食」的美味,旅客來此,絕對不能不試。在聖保羅市,每個星期只有在星期三和星期六這兩天餐室才供應「肥多大」。(其他的巴西大城也是每星期供應兩次,唯供應的日子可能不同。)



「這麼受歡迎,為什麼不每天賣?」我問。…

Continue

尤金《迷失的雨季》毒蛇有家──巴西毒蛇研究所

Posted on December 6, 2020 at 10:30pm 0 Comments

毒蛇有個家,家在巴西的聖保羅市。

那天中午,太陽像烙鐵,一下一下地烙在背上時,有一種熱極生痛的感覺,進入了這間氣氛陰森的「毒蛇研究所」,原本粘在背上的那份熱,驟然化作了冷颼颼的感覺。

「毒蛇研究所」設立已有近百年的歷史了。這是由巴西毒蛇治療研究社於一八八八年動用巨額資金興建以供作實驗之用的。巴西境內,毒蛇特多,過去,被毒蛇咬傷者,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三十。自從有了「毒蛇研究所」後,死亡率銳減。…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