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etiyo
  • Male
  • Batticaloa
  • Sri Lank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etiyo'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Gifts Received

Gift

Paetiy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etiyo'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4)

肆、小結:讓一切的語言空間湧現於語言 透過對傅柯文學布置的分析,吾人以兩篇論文分別勾勒越界與摺曲所呈現的概念特性,根據不同的條件,傅柯的考古學與系譜學方法,亦分別從這二個主要概念的角度提出說明。這二組足以重構傅柯思想視域(或至少是其「已說的再說」)的概念星群,也可視為傅柯對差異與重複這兩大概念的另類思考,這無疑的,是他對德勒茲哲學的致意。 越界與摺曲構成文學布置中的雙螺旋,僅管在法理上吾人仍必須在概念平面上區辨兩者的功能及思想運動形式,但無疑地,整個傅柯哲學都一再展示思想愈越界就愈摺曲,且愈摺曲就愈越界,二者僅是同一思想運動的二面,共同標誌了傅柯哲學最風格化的特徵。 當代文學(無疑地也是哲學、藝術與音樂)命定地必須崛起於空無的荒原,因為一切可能性(「所是」)都已被耗竭,所有的話語都已是令人不耐的陳套與「已說」,一切創造性因而都首先必需成為朝向域外的運動,都再度將語言本身催逼到非思的界限上。 然而如果傅柯的思想有任何啟發,正在於其總是能從現代性的荒蕪中一再復甦生命的內在性威力。書寫為什麼重要,理由恐怕就很清楚了,這是莒哈斯 (Marguerite Duras)…See More
yesterda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3)

就某種意義而言,如果文學成為一種由特異力線構成的布置,正因為其斲斷詞與物的關連而自我轉向、折返於詞彙的內在性空間 32。這或許就是唐吉訶德(也是文學)的真理,一種僅因自我摺曲而顯現的抽象之線。用傅柯自己的話來說,這種摺曲所實際進行的,就是「同一與差異無止境戲耍的殘酷理性」。書寫成為一種與字詞整體的戲耍,閱讀(而且是狡獪的閱讀)於是成為書寫的必要條件 33,用傅柯的話來說,這種得以致使字詞由自我到自我的織構,僅建立在已隱寓一切檔案(已被說、被寫之物)的「知識空間」。在文學史上,《唐吉訶德》是一個例子,《聖安東尼的誘惑》則是另一個 34。文學作者於是彷如新的檔案學者,蟄居於大寫圖書館中從事反式考古學的工作。 在此,「作品僅應該如同重複已被說之物的語言來述說,透過它的重複力量,它同時消抹所有已被說之物,且將它迫近於自身以重獲文學的本質。」(Foucault, 1964 : 9) 這是「已說的再說」(la redite du déjà dit, Foucault, 1994c :…See More
Tuesda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2)

對傅柯而言,這個由內在性摺曲所構成的純粹空無空間,最早可上溯到塞萬堤斯的《唐吉訶德》,其作為文學的歷史門檻就如薩德作品般,「是現代文學作品的第一部,在此看到了符號與譬喻的同一與差異無止境戲耍的殘酷理性;因為語言斷開了它與事物的古老親緣性,以進入這種孤獨的無上權力 (souveraineté),僅自此它,以其晦澀的存有,重現成為文學[…]」(1966 : 62) 再次的,如果《唐吉訶德》對傅柯而言是最強勢表達下的文學作品首部曲,僅因為書寫不是為了鑄造「世界的散文」,而是存有論地投身於「同一與差異無止境戲耍的殘酷理性」中。《唐吉訶德》一方面立足於游俠小說,自始便已不是世界的再現,另一方面,其也遠非游俠小說的再現,而僅是其擬像,…See More
Jul 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1)

書寫所具有的豐饒或多產性首先來自這種自我倍增或摺曲作用,因為每次的倍增或摺曲都是異質性的再度引入,每個褶層都意味由語言的「外自身」所再倍增的文學存有自身29;書寫成為一種怪異的鏡像繁衍,一方面是純粹的自我再現,但另一方面在此鏡像中卻總是已猱雜了由越界所產生的異質「外自身」。 然而,書寫的可能性則僅成立於此鏡像或摺曲的巴洛克式增生中;在此,書寫的主體或情節讓位給語言(外)自身的摺曲作用,其僅是無限增殖此摺曲的疊層性,只是語言自我摺曲所滋生的喃喃自語;每一部作品在一方面都是對先前同類作品的消抹(越界),都是其「外自身」,但同時在另一方面卻又是文學這個虛擬空間的「玄妙增厚」(épaississements fantastiques, Foucault, 1994b :…See More
Jun 2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0)

文學透過語言的越界(「每一真實詞彙都是越界」)折返回自身, 在文學的去與返之間,「傅柯時刻」出現(語言越界);文學只能折返文學自身(「文學不再能被給予它本身之外的任何客體」),但那個使其得以廻返自身的轉折點卻是越界的語言(薩德 600 程序)。換言之,如果文學以自身為客體,如果對於「何謂文學?」的答覆只能是「文學是文學」,或者,如果對任何從事文學書寫的人而言,文學僅能透過一種「自我參照」或「自我再現」所給予,這絕不意味文學只是同一的自我複製;文學的返廻自身(自我的再摺曲)必需歷經越界折返,換言之,文學的自我再現總是在一種嚴格的越界條件下才可能。在傅柯的文學布置中,吾人見識了差異與重複的繁複運作:一方面,文學由語言越界(差異存有)作為基底,另一方面,越界的語言只為了文學的自我再現(重複存有)。一種由傅柯所給予的文學內在性定義由是產生:文學一方面因為界限與越界的雙生運動導致絕對的荒蕪(「沒有任何內容能連結於它,經由定義,任何界限都不能束縛它。」,Foucault, 1994a :…See More
Jun 1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9)

如果書寫透過越界與摺曲怪異地懸擱了詞(思想)與物(存有) 的關連,並不意味這兩者從此各自游離於無意義的虛空之中,並因此導致一種語言的虛無主義或意義的相對主義。相反的,書寫創造了一個由「與」所隱晦說明的白色空間(布朗修的「中性」[neutre]),這是由強勢越界(交互解疆域化)所激生的「間」(entre):詞與物、思想與存有、經驗與超驗、真實與虛構、實際與虛擬…在此取得嶄新的意義與「非關係」(non-rapport)。 一切在此都是雙重的,但一切雙重性也都指向被倍增的差異;在傅柯諸多由鏡像、雙重性、摺曲、折返、襯裏 (doublure) 所說明的概念中,總是含有一種由界限態度所強勢迫出差異重複(被重複的差異,或差異化的重複);因為摺曲習練,自我與自我不再僅是同一的關係,即使是自我的倍增也絕不是自我的簡單複製 (copie) 與克隆 (clonage),而是一種經由越界所達成的差異關係,或者不如說,自我折返自我是為了自我差異,被倍增的,是差異。…See More
Jun 1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8)

參、懸擱詞與物關連的白色空間:文學布置中的重複與差異一、文學倫理型我是我不思考之物與我思考我不是之物對傅柯而言,存有似乎就等同摺曲。被傅柯以一種特異折返形式(自我再現)所定義的文學存有,似乎總是秘密關連到某種倍增或雙重性的實驗。然而雙重性並不意味相同或相似者的內在加乘,也絕不是同一性的外在引入 21,相反的,透過語言表面的曲折運動,書寫對傅柯而言成為差異化作用 (différenciation) 發生的場域,也是贖回自由的具體可能。作為一種特異性實踐,書寫一方面強勢迫出一整個稀有的虛擬空間(越界語言的纖薄表面)22,使得各種異質的曲折作用遽烈地在此發作;另一方面,這種語言實踐本身標誌了一門怪異的存有論,其連結到總是由空無、去作品、無主體的解疆域化狀態。這是一個由另類 (autre) 所定義的語言存有,由他者 (autrui) 所理解的書寫主體,以及由作品缺席所証成的作品。或許在這個觀點下,「我是我所不思考之物而我思考我所不是之物」有其極明確的意義,且與笛卡兒的我思大異其趣。因為傅柯版的我思並不與我在構成一種同一性,我在也不由無指向性的空洞我思所確立,相反的,傅柯的版本說:…See More
Jun 14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7)

從書寫實踐中習練嶄新摺曲的所有可能 16,折返、轉向、回歸…為了劃出一道創新(也必然是虛構)的弧。這是何以在傅柯這門獨家的摺曲學中,語言透過文學所充份給予的界限經驗一再被怪異地凹折,意符 (signfiant) 在此不僅如拉岡所指出的開始滑動,不僅斷開了其與意指 (signifié) 的固定關係,而且自我折返如同鏡像,或如同只有不斷彎折甬道卻不指向任何目的的迷宮,而書寫在此,「不意指事物,而是話語」(Foucault, 1994b : 252)。於是存在一種類似傅柯所謂「哲學倫理型」(êthos philosophique) 的當代「文學倫理型」(êthos littéraire) 17,其最主要的特徵之一,即在於無政府式的動員任何情節(或無情節)、任何形式(或無形式)、任何語法(或非語法)、任何文類…,換言之,任何語言經驗,以促成自我折返的重複生產,或者不如說,對傅柯而言,文學在某種意義下已等同一門曲線再生術, 一種無限生產摺曲的工藝程序與超越習練。文學實現了一種在語言平面(且其必然是「語言界限表面」)上的「自我與自我」的關係…See More
Jun 1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6)

對立於文學範型的複製與再現,當代文學作為為己重複,似乎僅能透過擬像來理解其成立的條件。在此,重複無疑地完全不同於複製,而且剛好相反,每一重複都是對文學可複製性的反叛。因為如果當代文學只在迫出文學存有本身才抵達其最強威力,那麼這個威力來自我們到目前為止所發展的雙重操作:首先,文學僅以文學自身為客體,成為純粹的為己重複;其次,文學的書寫語言命定地對文學越界(「每一真實詞彙都是越界」,Foucault, 1964 : 3)。文學一方面是一種內在性(總是只能不斷以自身作為唯一客體,且因此構成弔詭的惡性循環),另一方面文學則離不開與域外的關係(每一組成詞彙都只能是文學的越界)。這就是傅柯透過文學布置所呈顯的怪異景觀。對傅柯而言,因此有兩種特異的存有模式透過書寫浮現:由越界所迫出的語言存有與由為己重複所定義的文學存有。這兩者賦予了作品某種「未知的存有學地位」(Foucault, 1994b :…See More
Jun 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5)

文學是一個由內在性定義的空間,確切地說,文學僅存活於內在性中。面對「何謂文學?」這個問題,只有透過對此內在性的重新招喚才能答覆。但另一方面,每一個用來建構文學內在性的詞彙卻都是對文學的越界。每個詞彙都是為了指向文學的域外而被書寫於紙上, 文學僅含納對其越界、褻瀆與背叛的語言。這便是當代文學最重要的第二重弔詭,文學重複文學,但絕非以同一的方式,因為必須被重複的(文學的永恒回歸?),是對文學的越界;換言之,文學不該以柏拉圖的觀念來設想,而僅有其擬像。這個弔詭導致二個結果:首先,如果文學僅以自身為客體,那麼文學作品中的情節或對白其實都可以說僅是偽造的,是其擬仿,僅是為了「像」文學,擺擺文藝腔,作個好像「說故事的人」的騙子,但重點卻總是在於激起不斷廻返其自身的文學存有。這是何以傅柯會說,「在一部文學作品中,毫無任何相似於日常所說之物。毫無真的語言。」(1964 :…See More
Jun 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4)

傅柯文學布置的去作品狀態必須被推演至底:如果文學僅在摺回自身中存在 10,確切地說,這絕不意味文學是那個摺曲後之物,不是任何承載、表現摺曲的物質,不是語言,即使其已因越界習練而徹底空無。以自身為客體的文學僅是摺曲動作本身,被摺曲之物則是其經過的痕跡。其正如笛卡兒的我思,僅僅是一種空洞存有:我作為正在思考的東西,重點並不在於任何思考的內容,而是由思考所造成的摺曲與廻返:我思考我而非其他外於我之物,所以我作為一種思考我的東西存在。「我思」(cogito) 沒有內容,只是一個由我到我的摺曲, 一個形上學的空白或空洞。我是什麼?是思考我的東西,思考我的東西就是我。我原來是思想運動的一個簡單折返。這個要確認「我」的思想軌跡畫出一道廻返的弧線,用德勒茲的概念來說,製造了一個由這道單薄軌跡所圈出的「域內」(dedans)。在文學或我思的例子中, 這兩者似乎都企圖質問類似問題:「什麼是我?」與「什麼是文學?」, 最終都給出基進答覆:我是我與文學是文學…See More
May 27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3)

換言之,越界者薩德是這種雙重身份的代表:同時既是褻瀆者又是範式,同時既抹除過去又奠立未來。對傅柯而言,這便是由越界所定義的文學反式考古學,其存有論地跨越一切既成話語的同時,並不是停駐於(順式)考古學所考掘的語言事件及其現場,不是對構成過去經驗的考古學土壤從事單面向的分析,而是進一步反向摺回,成為一種,以德勒茲 (Gilles Deleuze) 與瓜達希 (Félix Guattari) 的術語來說,「朝向未來人民的文學」,成為指出未來(而非過去)無定限可能的姿態。這種同時涵納二種非辯證式逆反運動的「既…既」,成為薩德所曾從事的,在抺除其之前的一切哲學、文學及語言之際,同時賦予語言由越界所迫顯的無定限的界限 (limite…See More
May 20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2)

在〈何謂啟蒙?〉最後,傅柯對系譜學的著名界定如下:「從致使我們是我們所是之物的偶然性中提取不再是、不再作或不再思我們所是、所作或所思的可能性」(1994h : 574)。這種在「所是」與「所是中的不再所是」間的非辯證式轉換與改道,賦予了自我到自我,或思想到思想最繁複曲折的可能距離。吾人曾在〈分裂分析傅柯 III:內在性知識論與內在性倫理學〉一文中予以分析,並指出系譜學的這個特異性正深刻銘刻傅柯思想中的摺曲條件。換言之,摺曲作為一種怪異的雙重性,深植於「所是」與「不再所是」的交互鏡像中 4,最終使得傅柯的界限態度贖回一種特屬於哲學的堅實性…See More
May 1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

摘要: 傅柯的文學布置展示了二個對其哲學至為關鍵的概念:越界與摺曲。這二者是傅柯哲學中最獨特的思想運動,其分別對應了反式考古學與內在性系譜學的發展。本文主要延續先前已發表的研究成果,集中討論摺曲在傅柯的文學布置中所怪異構成的文學存有,並透過差異與重複這二個概念來說明其所引發的獨特存有模式。在此,文學一方面是語言最遠離自身的「外自身」(hors de soi),但同時卻又只是純粹的自我凹摺、去而復返。這個怪異的雙重性闢拓一種特屬於書寫的「虛擬空間」,而傅柯哲學在某種意義上正奠基於此。壹、前言:摺曲系譜學在本文中,摺曲與越界將被視為傅柯文學布置 (dispositive) 的二股基本運動 2,其一方面透過文學論述開展傅柯思想中至為關鍵的超越習練 (exercices transcendants),且構成傅柯哲學生涯中,以文學分析作為其超驗經驗論 (empirisme transcendental) 的伊始;另一方面,傅柯思想的二種特異問題性則在此展露無遺:…See More
May 1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3)

清晰與不透明的晶體形式是指一種在強烈戲劇化氛圍中生成的晶體,“廻圈就像是試驗角色的過程,一直試到找出最好的角色,以求通過它們逃向一種澄清的現實”。[2]488德勒茲用來舉例的影片是《遊戲規則》,這部影片嘲諷了資產階級的虛偽和空虛,他們將愛情視為遊戲,一位年輕的飛行員不諳其道,真情投入,結果卻被誤殺。實存和潛在的因素在一個似真而假的虛偽層面上反復循環,清晰與不透明的晦暗交替閃爍,德勒茲將這樣一種在強烈戲劇化中暴露出社會殘酷真實的形式稱為“晶體的裂縫”,只有晶體的破碎方能夠將這一真實暴露出來。所謂“破碎”便是循環戛然而止,一切虛偽的掩飾都暴露無遺。我們在《遊戲規則》的結尾看到,那位聲稱“愛”著飛行員且要與他私奔的貴婦,在飛行員被打死後,面帶笑容回到了丈夫的身邊。種子和地點的晶體形式比較特別,這種晶體是一種孕育生成過程中的晶體,因此其交替循環的實存與潛在兩個方面不是特別的明顯,而是難以辨認,用德勒茲的話來說:“在費里尼那兒,是當刻,逝去當刻的軸線編織成骷髏舞,它們流動,但卻是朝向墓穴而非未來。”[2]494盡管這樣一種象征化的表達不是很好理解,但是我們從費里尼的作品中(…See More
May 11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2)

德勒茲將晶體分成三種不同的形式: “實際與潛在( 或說兩兩相向的鏡子) ,清澈與不透明,種子與地點。”[2]471 這一兩兩相對、彼此循環的形式,說明的正是晶體回旋不可區辨的兩個方面,時間在實際的存在和潛在的存在之中分成兩個不同的面向,一個朝向過去,一個朝向未來。走向過去的影像就如同鏡子映照著未來。 德勒茲用電影《烏鴉》作為例子來說明實際與潛在,他說: “公眾角色的潛在影像變為實際,相對地他個人犯罪的潛在影像也會變為實際,甚至取代前一種影像。”[2]472 德勒茲對於這種實際與潛在循環的晶體描述並不難理解,影片中的罪犯是個主教,開始所有人( 包括觀眾) 都將其認同為好人,這就是“好”的潛在性變成實際。但是隨著劇情的推進,主教邪惡的身份一點一點被揭示出來,於是這一層面上的潛在也會變成實際。 從一般的認識來看,影片中逝去的影像總是在不停地成為觀眾的記憶,並伴隨影片的進展成為潛在的影像( 時間朝向過去) ,它映照著實際的影像,讓觀眾能夠理解故事和人物的進展變化( 時間朝向未來) 。 擁有回憶-影像的影片也是如此,“《蘿拉·蒙戴絲》可以包含倒敘:…See More
May 9

Paetiyo's Blog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4)

Posted on July 12, 2020 at 9:00pm 0 Comments

肆、小結:讓一切的語言空間湧現於語言 

透過對傅柯文學布置的分析,吾人以兩篇論文分別勾勒越界與摺曲所呈現的概念特性,根據不同的條件,傅柯的考古學與系譜學方法,亦分別從這二個主要概念的角度提出說明。這二組足以重構傅柯思想視域(或至少是其「已說的再說」)的概念星群,也可視為傅柯對差異與重複這兩大概念的另類思考,這無疑的,是他對德勒茲哲學的致意。 …

Continue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3)

Posted on July 12, 2020 at 8:00pm 0 Comments

就某種意義而言,如果文學成為一種由特異力線構成的布置,正因為其斲斷詞與物的關連而自我轉向、折返於詞彙的內在性空間 32。這或許就是唐吉訶德(也是文學)的真理,一種僅因自我摺曲而顯現的抽象之線。用傅柯自己的話來說,這種摺曲所實際進行的,就是「同一與差異無止境戲耍的殘酷理性」。

書寫成為一種與字詞整體的戲耍,閱讀(而且是狡獪的閱讀)於是成為書寫的必要條件 33,用傅柯的話來說,這種得以致使字詞由自我到自我的織構,僅建立在已隱寓一切檔案(已被說、被寫之物)的「知識空間」。在文學史上,《唐吉訶德》是一個例子,《聖安東尼的誘惑》則是另一個 34。文學作者於是彷如新的檔案學者,蟄居於大寫圖書館中從事反式考古學的工作。…



Continue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0)

Posted on June 13, 2020 at 10:24am 0 Comments

文學透過語言的越界(「每一真實詞彙都是越界」)折返回自身, 在文學的去與返之間,「傅柯時刻」出現(語言越界);文學只能折返文學自身(「文學不再能被給予它本身之外的任何客體」),但那個使其得以廻返自身的轉折點卻是越界的語言(薩德 600…

Continue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9)

Posted on June 13, 2020 at 10:23am 0 Comments

如果書寫透過越界與摺曲怪異地懸擱了詞(思想)與物(存有) 的關連,並不意味這兩者從此各自游離於無意義的虛空之中,並因此導致一種語言的虛無主義或意義的相對主義。相反的,書寫創造了一個由「與」所隱晦說明的白色空間(布朗修的「中性」[neutre]),這是由強勢越界(交互解疆域化)所激生的「間」(entre):詞與物、思想與存有、經驗與超驗、真實與虛構、實際與虛擬…在此取得嶄新的意義與「非關係」(non-rapport)



一切在此都是雙重的,但一切雙重性也都指向被倍增的差異;在傅柯諸多由鏡像、雙重性、摺曲、折返、襯裏 (doublure)…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