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etiyo
  • Male
  • Batticaloa
  • Sri Lank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Facebook MySpace

Paetiyo'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Gifts Received

Gift

Paetiy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etiyo'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6

概而言之,當我們說未來哲學是「世界哲學」時,我們表達的是三重含義:一是指未來哲學具有國際性意義上的世界性,是全球哲學;二是指未來哲學的人間大地生活世界意義上的世界性——未來哲學指向大地,目光是朝下的;三是指未來哲學具有區別於超越性思維的關聯性思維的特征,或者說關聯性世界性的思想特質。必須補充指出,這三重含義又是有內在聯系的。三、未來哲學的個體性前提:個體之思與言與未來哲學的大地-世界性不無關聯,個體性是未來哲學的第二個特性。未來哲學首先是個體哲學,也即實存哲學。個體之思是西方哲學史的一大難題。中古歐洲有言:「個體不可言說。」個體之所以難思難言,原因大致有兩個方面:一是因為個體總是變動不居、游移不定的,總是在發生、生成和運動之中,你是一個個體,但當我說你是什麼時,無論在何種意義上講你都已經不再是你了;二是因為當我們言說個體時,我們似乎沒有別的辦法和手段,只好動用普遍共有的概念(康德所謂的「知性范疇」),這也就是說,我們通常只有通過普遍主義-本質主義的知識科學的途徑去言說個體和個體存在。20世紀的維特根斯坦也還忙於論證一點:「私人語言」是不可能的,語言總是公共的;尤其是,不可能有個體私人地…See More
16 hours ago
Paetiyo posted blog posts
Thursda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4

二、未來哲學的關聯性/世界性未來哲學是「世界哲學」,或者說,未來哲學具有「世界性」。當我這樣說時,我的意思不只是說,未來哲學將是一種國際性或者全球性的哲學,而不再局限於特定的民族和地域。未來哲學當然具有國際性意義上的世界性。地球上的各民族文化早已進入了全球化時代,進入了馬克思所說的「世界歷史時代」。這一點自不待言了,哪怕在當今之世,民族主義、種族主義和地方主義思潮風行,恐怕也只是短時的逆流而已。不過,我所講的未來哲學的「世界性」,還不只是指,哲學已經進入全球交互和溝通模式之中成為國際性的哲學,而更多的是意指,哲學具有了「大地-世界性」或者「生活世界性」。在西方,從馬克思、尼采到現象學,特別是通過海德格爾的現象學以及後繼的法國現象學,現代哲學已經完成了一次顛覆性的靈—肉、天—地倒置:傳統哲學(形而上學)是尼采所謂的「彼世論」或者「另一個世界論」,或者也可以說「兩個世界論」,因為它總是假定在我們這個「虛假的」具體感性生活世界之外有一個真正值得追求的「另一個世界」、一個超感性的世界、一個理性的或神性的或自由的世界,這「另一個世界」在天上而不在人間大地,在「彼世」而不在「此世」。在靈與肉之間,…See More
Jun 10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3

以我的理解,就義理來說,上述殘篇中的中間三項即「解釋」「超善惡」「鏡子」是關鍵所在,其中傳達出來的恰好是尼采的形而上學批判的思想姿態,即「後哲學」「後宗教」「後種族主義」的立場。這是尼采關於「未來哲學」的三個前提的設定。我在拙著《未來哲學序曲》「結語」中作了幾點闡述,這里還有必要加以重述和發揮:第一,未來哲學首先是一種科學批判,也是一種哲學批判和宗教批判。科學批判是尼采從《悲劇的誕生》時期就已經開始進行的一項工作,矛頭針對當時被他叫作「蘇格拉底主義」「科學樂觀主義」或「理論文化」的希臘知識(哲學和科學)傳統,即反對以「因果說明」為主體的科學理論方式,特別是後者對人類生活的日益侵佔和對人文科學的全面擠壓。在後來的思想中,尼采延續了這種科學批判,更把它擴展為對以哲學宗教為核心的形而上學的批判。與此相關,未來哲學之思有一個批判性的前提,即對傳統哲學和傳統宗教的解構,尼采以及後來的海德格爾都願意把這種解構標識為「柏拉圖主義批判」,在哲學上是對「理性世界」和「理論人」的質疑,在宗教上是對「神性世界」和「宗教人」的否定。值得強調指出的是,這里的「理論人」和「宗教人」都是尼采本人的詞匯。第二,未來哲…See More
Jun 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2

本文的主題是: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所作的議論難免與我自己此前的討論有一些重合之處。但這一回,我希望趁機把自己關於「未來哲學」的思考作一次盡可能系統化的表達。我想說的是,主要由尼采所開啟的「未來哲學」至少有四重可能的特性或規定性,即:世界性、個體性、技術性和藝術性。這四項的意義並不是完全顯赫的,且有不少歧義(比如所謂的「技術性」),故需要作一番解釋。一、晚期尼采的「未來哲學」概念我們看到,前期和中期的尼采並未使用過「未來哲學」概念,這個概念屬於《權力意志》時期的晚期尼采。在《權力意志》時期的遺稿中,尼采有一則筆記提到「未來哲學」,它看起來是一本名為《快樂的科學》(Gai…See More
Jun 7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鍾文·詩是什麼?海德格爾:最清白無邪的事業,最危險的行為 4

因此,詩人要求助於他人,他人的追憶有助於對詩意詞語的領悟,以便在這種領悟中每個人都按照對自己適宜的方式實現返鄉。」詩人所寫出的詩歌是需要求助於讀者、他人來理解,要被他人所領悟,詩才能夠實現道說的彰現。詩人說出的語言必須在被保護中才能夠達到目的。海德格爾說:「詩從來不是把語言當作是一種現成的材料來接受,相反,是詩本身才使語言成為可能。」 詩歌作為一種危險的東西那就是「詩歌語言和現成的語言是隔絕的」道理。如果做不到把詩的語言擯棄於人云亦云之中,詩就不能稱為詩。海德格爾認為,今天的人在說語言的時候有太多的「非本質的詞語」,「懸空闊談,人云亦云」,而這些東西和詩歌的道說相去太遠,這一切的一切就必然使詩的活動成為一種「危險的活動」。…See More
Jun 5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鍾文·詩是什麼?海德格爾:最清白無邪的事業,最危險的行為 3

詩宛如一個夢,而不是任何現實,是一種語詞遊戲,而不是什麼嚴肅行為。詩是無害的、無作用的。還有什麼比單純的語言更無危險呢?」這段話是海德格爾對「作詩是最清白無邪的事業」的一個比較全面的解釋。但是,海德格爾又在後面補充,自己的表述只是暗示,只是讓這個暗示供人去探尋詩的本質。海德格爾上述這段話要表達的意思無外乎是如下幾種: 第一層意思,詩是一種創造,是用想像來做的創造,它是一個夢,它所創造的是一個形象世界。這個夢與現實是沒有太多關聯。 第二層意思,詩歌具有逸離於決斷的嚴肅性(這一點,海德格爾是把詩歌和哲學與社會科學的研究進行區分的重要一點)。 第三層意思,詩歌是不會直接去參與改變現實的,所以它是無害的,甚至可以說是無作用的(當心,這個無作用是指社會行為方面的無作用)。所以,他又反過來說,詩歌是用語言來做一種「道說」,這是詩的最本質的社會意義。「道說」就是說一種「本質的語言」「真理的語言」。這跟那種「對現實無作用」的說法表面上是一種背離,實際上是另一種契合。在行為上是無害的,在思想上卻說出了真理的本質。…See More
May 2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鍾文·詩是什麼?海德格爾:最清白無邪的事業,最危險的行為 2

當我們沉浸在海德格爾對詩的這種美好的、崇高的描述之中的時候,再回過頭去看,現實的場面是否還有如此這般的詩情詩意呢?連海德格爾都在哀傷:「詩歌或者被當作玩物喪志的矯情和不著邊際的空想而遭到否棄,被當作遁世的夢幻而遭到否定;或者人們就把詩當作文學的一部分。」但不用著急,一切偉大的思想家所創建的地平線都遠在天際間,要真正地、全面地認識它們,一定需要時間,甚至需要幾代人的時間。下面我們就做這個充滿欣喜,但也不要抱著滿載而歸的想法的眺望。約翰·克里斯蒂安·弗里德里希·荷爾德林(Johann Christian Friedrich Hölderlin…See More
May 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鍾文·詩是什麼?海德格爾:最清白無邪的事業,最危險的行為 1

海德格爾無疑是二十世紀人類偉大的思想家。在他的思想大廈中,有四根頂梁柱:人的存在、人的思想、語言、詩歌。詩歌作為一個哲學主題來研究,這是前所未有的。海德格爾最推崇詩人荷爾德林,認為他是詩人中的詩人。他在論述荷爾德林的詩歌的時候,他曾這樣說:「詩從來不是把語言當成一種現成的材料來接受,相反,詩本身才使語言成為可能。詩乃是一個歷史性民族的原語言。」這是他對於詩歌是原語言的一個有名結論的出處。詩人保羅·策蘭十分崇拜海德格爾,他有感於海德格爾對詩歌語言的論述,寫下過這樣的話:「詩歌:處於未成形狀態的語言。也就是被解放的語言。」(鍾文語)(本文摘自《光與岸:鍾文詩論集》譯林出版社,2020-12,孫曉婭 編;作者:鍾文…See More
May 20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鄧以蟄「藝術家的難關」的回顧 下

總之,這本小冊子裏的思想、看法是從資產階級那裏學來的。書中雖沒有直接宣揚形式主義,總有些在那上面繞圈子,所以一般地也是脫離實際的。間或接觸到實際的地方也只是反映當時北京藝術空氣的暗淡。姑舉書中所提到的幾件事今昔對比地來看看。 其一:「在民眾的藝術」文中提到折毀黃城墻的情形:「墻撤去,裏面的同墻連在一起的建築物都任它暴露在外,仿佛向過者號泣的一般!」拆墻為啥呢?就是為了出賣大塊城磚!而今天北京折舊是為的改造市容和便利交通。當改造北海金鰲玉蝀橋的時候,有人懷疑新橋的形式;殊不知在實用的基礎上創造美術是一切工藝——尤其是建築的原則。橋與通衢連成一體,在橋梁史上恐怕是一創格。真可稱得起典型環境中創造典型! 此話怎講呢?你看:今天橋上的車水馬龍穿流不息,如何能不順著這種趨勢而將大橋與通衢融合為一體呢?不這樣,車馬也要把它踏成這樣!這就是適應車馬川流不息的典型環境創造出橋衢一體的新橋典型。這還有什麽可懷疑的?今天過北海,沿橋眺望,實是美觀、壯觀,氣象萬千!…See More
Nov 16, 20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鄧以蟄「藝術家的難關」的回顧 中

在「詩與歷史」這篇裏,我把人類精神活動分為:印象、藝術、知識三階段;而介在藝術與知識之間的就是歷史,也是詩的領域。歷史與詩的區別,只在形式(時間、空間、人物要求紀實的為歷史;詩則無此要求,但加上音樂的成份——音律),而不在內容。內容,詩與歷史是一致的,都是以描寫「境遇」為能事的。無論什麽樣的境遇都包含感情、知識、行為三種成份。 因之,歷史就和純粹科學不同;詩也因為描寫的三種成份有著偏輕偏重而形成它的等差。這樣,我就把詩分出等級來:同繪畫爭巧拙的描寫自然的詩如六朝的五言、宋人的詞為印象派,同音樂爭排擋宛委的馳騁於幻想的七言詩如李長吉的七古、李義山的七律為浪漫派。印象派、浪漫派為詩的起點。推進歷史進展的是人的堅強的意志和理想。…See More
Nov 15, 20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鄧以蟄「藝術家的難關」的回顧 上

一九二八年我在廈門時,有一家叫做古城書店的來信,要我為「藝術家的難關」一書選擇插圖。插圖是寄去了的;但是,隔了一年多,我再回到北京,書店沒有了,好容易找到一本,打開一看,錯字連篇,幾不可讀!本來,那時教書的老是欠薪,弄得無法生活,只得四處兼課,那有工夫寫文章。要寫時只得倉促從事。像我這樣拙於文筆的人寫出文章來更是不像話,再加上錯字錯句,那真是西子蒙不潔,人人掩面而過,無法看下去。「藝術家的難關」就是這樣一本書。盡管如此,…See More
Nov 13, 20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巴迪歐:語言,思想,詩歌 5

接著的事實也許就是正因為詩歌的運作同哲學的運作相對抗,詩歌才使哲學驚慌;哲學家往往是詩人充滿妒意的對手。換句話說:詩歌是不偏離自身行動的思想,因此沒有必要同時是思想之思想。接著,在思考思想的願望中哲學確立了自身。但總是不能確認,思想inactu,就是說可感的思想,是不是比思想之思想更真實。柏拉圖引起的古老爭議一方面反對直接走向存在的思想,另一方面也反對奪取或者說浪費了思考自身的必要時間的思想。這一對抗性清楚表現了那個症候,痛苦的分離,暴力和誘惑。然而詩歌對於哲學並不比哲學對詩歌更溫和。對於dianoia,它並不親切:「你們,數學家,滅亡」,馬拉美粗暴地說。對於哲學本身,它也並不親切:「哲學家們,」蘭波說,「你們屬於你們的西方」。衝突是哲學和詩歌關係的真實本質。讓我們不要祈禱這一衝突的終結。因為這一終結將不可改變地意味著哲學放棄論證或者詩歌再現客體。現在,放棄數學推理模式對於哲學而言是毀滅性的,那將使它變成一首失敗的詩。而回歸客觀性對詩歌來說也是致命的,那會帶來說教詩歌,迷失在哲學里的詩。不錯,哲學和詩歌的關係必須保持,正如柏拉圖所說,一場強有力的爭吵。那麼就讓我們努力吧,隔離地,分裂地…See More
Nov 9, 20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巴迪歐:語言,思想,詩歌 4

模仿——對擬態幻想的和內在的特性——這一論斷,在我看來不是最有成果的途徑。在蘭波神秘的斷言中我們會覺察到怎樣的模仿呢:哦,季節,哦,城堡!怎樣的靈魂清白無辜?這首詩不受模仿規則的支配。詩歌從對象中分離出來。我們甚至可以說,無模仿的命名最終勝出。馬拉美走得如此之遠,甚至說在詩歌內部,是自然沒有模仿詩歌的能力。正是這樣,自問風和水是否攜帶著他感官記憶的牧神,以放棄這一搜尋而告終,他說風和水的力量次於他獨一無二的長笛:涼爽的清晨如欲抗拒,即被暑氣窒息,哪有什麼潺潺水聲?唯有我的蘆笛把和弦灑向樹叢;那僅有的風迅疾地從雙管蘆笛往外吹送,在它化作一場旱雨灑遍笛音之前,沿著連皺紋也不動彈的地平線,這股看得見的、人工的靈感之氣,這僅有的風,靜靜地重回天庭而去。這首詩絕不是模仿之作,而是在現實中無法與詩歌相匹配的種種客體的展開。實際上,柏拉圖的主要論點是認為,詩歌毀壞了推理論證。在哲學上和詩歌對立的並非直接哲學自身,而是dianoia,聯系和論辯的推論式思考;數學是這一思考的範例。柏拉圖指出人們發現「尺度,數字,重力」是對抗詩歌的藥物。在這一衝突的背景之下,我們找到了語言的兩極:目標在於無客體存在的詩歌…See More
Nov 6, 20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巴迪歐:語言,思想,詩歌 3

蘭波在散播中獲勝。他看見了「非常清晰的一座清真寺而不是工廠」。生命本身,和客體一樣,是它者和多樣的;比如說,「這位先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是一個天使」。而且這一家子是「一群狗」。最重要的是,詩歌欲望是在不同現象之間的某種遷移。詩歌尋求的,遠遠不是建立(fonder)客觀性,而是逐字逐句地分解(fondre)它。卻在散漫的雲消融的地方分解了——哎呀,被新奇的東西寵愛!在濕漉漉的紫羅蘭中送了命是誰的黎明裝滿了這些森林?就這樣,在對減法的詩意欲望和對散播的詩意渴求中,客體被捉住又被拋棄。正如馬拉美將會說:我的饑餓,這里沒有果實能將它填滿在它們博學的匱乏中尋求等同的滋味。無論如何,被減去的果實安撫了饑餓感,在這里,是沒有對象的主體的一種表達。而蘭波,在《渴感喜劇》的結尾,將把這一渴感傳播到整個自然界:草地上顫動的鴿群獵物,奔跑中看見黑夜,那些水獸,那被困的動物,末日的蝴蝶!……都渴了。在這里,蘭波把渴感變成了所有主體以及所有客體的散播。這首詩把一個問題引入語言的領域:沒有對象的經驗是什麼?對於什麼也不能保證它的存在權利甚或存在可能性的一個世界,構成它的那個絕對肯定是什麼?在對當下徹底地去客體…See More
Oct 31, 202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巴迪歐:語言,思想,詩歌 2

就這一點說,詩歌是語言朝向自身的優美;它是對語言資源的美妙輕觸。然而,正如馬拉美所評論的,無論從哪方面看,對於優美,我們這個時代是陌生人。在這里我引用他的話:「他們的舉止少見優美,噴瀉而出,在吵鬧的尋歡作樂中,那正是人類理解力匱乏的巨大擴張」。因此,我們可以說詩歌就是語言本身在它孤獨的呈現中,作為噪音——它篡奪了理解力的地位——的一個例外。那麼,我們如何談論詩歌思考什麼?詩歌是它自己的沈默音樂家。它是語言的優美守護者。可是,對於思想它擔有何種使命?詩歌的思想存在嗎,一個詩歌-思想?我說的是「思想」而不是「知識」。為什麼?「知識」這個詞必須留給同客體——知識的客體——相關的東西。當真實以客體的形式進入經驗時就產生了知識。然而——這一點至關重要——詩歌並不針對、預示或描述一個客體。詩歌和客觀性沒有關係。想一想下面的詩句:仿佛在船桅低矮的那端和輕型帆船一起俯沖而下總在嬉鬧時孤注一擲一隻鳥新鮮地宣告…See More
Oct 27, 2023

Paetiyo's Blog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6

Posted on May 16, 2024 at 5:30pm 0 Comments

概而言之,當我們說未來哲學是「世界哲學」時,我們表達的是三重含義:一是指未來哲學具有國際性意義上的世界性,是全球哲學;二是指未來哲學的人間大地生活世界意義上的世界性——未來哲學指向大地,目光是朝下的;三是指未來哲學具有區別於超越性思維的關聯性思維的特征,或者說關聯性世界性的思想特質。必須補充指出,這三重含義又是有內在聯系的。

三、未來哲學的個體性前提:個體之思與言…

Continue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5

Posted on May 10, 2024 at 4:00am 0 Comments

今天我們會問:在20世紀林林總總的哲學思潮中,為何唯有現象學具有恆久的革命性的意義和影響力?現象學的意義還必須在哲學史上獲得定位和確認。在我看來,現象學以及與之相關的哲思——廣義現象學——最典型地標誌著歐洲西方哲學在事物/存在的理解方面已經進入了第三個階段。在第一個階段即古典存在論/本體論哲學中,事物的存在或意義被認為就在於事物本身,事物是康德所謂的「物自體」或「自在之物」(Ding an sich),無論是「實體—屬性」的結構還是「質料—形式」的框架,都是對事物之自在存在(物本身)的規定。而在第二個階段即近代主體主義的知識論哲學中,事物的存在或意義是主體所賦予的,是康德所謂的「為我之物」(Ding für…

Continue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4

Posted on May 7, 2024 at 9:30pm 0 Comments

二、未來哲學的關聯性/世界性

未來哲學是「世界哲學」,或者說,未來哲學具有「世界性」。當我這樣說時,我的意思不只是說,未來哲學將是一種國際性或者全球性的哲學,而不再局限於特定的民族和地域。未來哲學當然具有國際性意義上的世界性。地球上的各民族文化早已進入了全球化時代,進入了馬克思所說的「世界歷史時代」。這一點自不待言了,哪怕在當今之世,民族主義、種族主義和地方主義思潮風行,恐怕也只是短時的逆流而已。不過,我所講的未來哲學的「世界性」,還不只是指,哲學已經進入全球交互和溝通模式之中成為國際性的哲學,而更多的是意指,哲學具有了「大地-世界性」或者「生活世界性」。…

Continue

孫周興:尼采與未來哲學的規定 3

Posted on May 7, 2024 at 9:00am 0 Comments

以我的理解,就義理來說,上述殘篇中的中間三項即「解釋」「超善惡」「鏡子」是關鍵所在,其中傳達出來的恰好是尼采的形而上學批判的思想姿態,即「後哲學」「後宗教」「後種族主義」的立場。這是尼采關於「未來哲學」的三個前提的設定。我在拙著《未來哲學序曲》「結語」中作了幾點闡述,這里還有必要加以重述和發揮:

第一,未來哲學首先是一種科學批判,也是一種哲學批判和宗教批判。…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