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etiyo
  • Male
  • Batticaloa
  • Sri Lank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aetiyo's Friends

  • Host Workshop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Sogno Realtà
  • thé l'après-midi

Gifts Received

Gift

Paetiy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aetiyo's Page

Latest Activity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1)

書寫所具有的豐饒或多產性首先來自這種自我倍增或摺曲作用,因為每次的倍增或摺曲都是異質性的再度引入,每個褶層都意味由語言的「外自身」所再倍增的文學存有自身29;書寫成為一種怪異的鏡像繁衍,一方面是純粹的自我再現,但另一方面在此鏡像中卻總是已猱雜了由越界所產生的異質「外自身」。 然而,書寫的可能性則僅成立於此鏡像或摺曲的巴洛克式增生中;在此,書寫的主體或情節讓位給語言(外)自身的摺曲作用,其僅是無限增殖此摺曲的疊層性,只是語言自我摺曲所滋生的喃喃自語;每一部作品在一方面都是對先前同類作品的消抹(越界),都是其「外自身」,但同時在另一方面卻又是文學這個虛擬空間的「玄妙增厚」(épaississements fantastiques, Foucault, 1994b :…See More
Jun 2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0)

文學透過語言的越界(「每一真實詞彙都是越界」)折返回自身, 在文學的去與返之間,「傅柯時刻」出現(語言越界);文學只能折返文學自身(「文學不再能被給予它本身之外的任何客體」),但那個使其得以廻返自身的轉折點卻是越界的語言(薩德 600 程序)。換言之,如果文學以自身為客體,如果對於「何謂文學?」的答覆只能是「文學是文學」,或者,如果對任何從事文學書寫的人而言,文學僅能透過一種「自我參照」或「自我再現」所給予,這絕不意味文學只是同一的自我複製;文學的返廻自身(自我的再摺曲)必需歷經越界折返,換言之,文學的自我再現總是在一種嚴格的越界條件下才可能。在傅柯的文學布置中,吾人見識了差異與重複的繁複運作:一方面,文學由語言越界(差異存有)作為基底,另一方面,越界的語言只為了文學的自我再現(重複存有)。一種由傅柯所給予的文學內在性定義由是產生:文學一方面因為界限與越界的雙生運動導致絕對的荒蕪(「沒有任何內容能連結於它,經由定義,任何界限都不能束縛它。」,Foucault, 1994a :…See More
Jun 1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9)

如果書寫透過越界與摺曲怪異地懸擱了詞(思想)與物(存有) 的關連,並不意味這兩者從此各自游離於無意義的虛空之中,並因此導致一種語言的虛無主義或意義的相對主義。相反的,書寫創造了一個由「與」所隱晦說明的白色空間(布朗修的「中性」[neutre]),這是由強勢越界(交互解疆域化)所激生的「間」(entre):詞與物、思想與存有、經驗與超驗、真實與虛構、實際與虛擬…在此取得嶄新的意義與「非關係」(non-rapport)。 一切在此都是雙重的,但一切雙重性也都指向被倍增的差異;在傅柯諸多由鏡像、雙重性、摺曲、折返、襯裏 (doublure) 所說明的概念中,總是含有一種由界限態度所強勢迫出差異重複(被重複的差異,或差異化的重複);因為摺曲習練,自我與自我不再僅是同一的關係,即使是自我的倍增也絕不是自我的簡單複製 (copie) 與克隆 (clonage),而是一種經由越界所達成的差異關係,或者不如說,自我折返自我是為了自我差異,被倍增的,是差異。…See More
Jun 1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8)

參、懸擱詞與物關連的白色空間:文學布置中的重複與差異一、文學倫理型我是我不思考之物與我思考我不是之物對傅柯而言,存有似乎就等同摺曲。被傅柯以一種特異折返形式(自我再現)所定義的文學存有,似乎總是秘密關連到某種倍增或雙重性的實驗。然而雙重性並不意味相同或相似者的內在加乘,也絕不是同一性的外在引入 21,相反的,透過語言表面的曲折運動,書寫對傅柯而言成為差異化作用 (différenciation) 發生的場域,也是贖回自由的具體可能。作為一種特異性實踐,書寫一方面強勢迫出一整個稀有的虛擬空間(越界語言的纖薄表面)22,使得各種異質的曲折作用遽烈地在此發作;另一方面,這種語言實踐本身標誌了一門怪異的存有論,其連結到總是由空無、去作品、無主體的解疆域化狀態。這是一個由另類 (autre) 所定義的語言存有,由他者 (autrui) 所理解的書寫主體,以及由作品缺席所証成的作品。或許在這個觀點下,「我是我所不思考之物而我思考我所不是之物」有其極明確的意義,且與笛卡兒的我思大異其趣。因為傅柯版的我思並不與我在構成一種同一性,我在也不由無指向性的空洞我思所確立,相反的,傅柯的版本說:…See More
Jun 14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7)

從書寫實踐中習練嶄新摺曲的所有可能 16,折返、轉向、回歸…為了劃出一道創新(也必然是虛構)的弧。這是何以在傅柯這門獨家的摺曲學中,語言透過文學所充份給予的界限經驗一再被怪異地凹折,意符 (signfiant) 在此不僅如拉岡所指出的開始滑動,不僅斷開了其與意指 (signifié) 的固定關係,而且自我折返如同鏡像,或如同只有不斷彎折甬道卻不指向任何目的的迷宮,而書寫在此,「不意指事物,而是話語」(Foucault, 1994b : 252)。於是存在一種類似傅柯所謂「哲學倫理型」(êthos philosophique) 的當代「文學倫理型」(êthos littéraire) 17,其最主要的特徵之一,即在於無政府式的動員任何情節(或無情節)、任何形式(或無形式)、任何語法(或非語法)、任何文類…,換言之,任何語言經驗,以促成自我折返的重複生產,或者不如說,對傅柯而言,文學在某種意義下已等同一門曲線再生術, 一種無限生產摺曲的工藝程序與超越習練。文學實現了一種在語言平面(且其必然是「語言界限表面」)上的「自我與自我」的關係…See More
Jun 1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6)

對立於文學範型的複製與再現,當代文學作為為己重複,似乎僅能透過擬像來理解其成立的條件。在此,重複無疑地完全不同於複製,而且剛好相反,每一重複都是對文學可複製性的反叛。因為如果當代文學只在迫出文學存有本身才抵達其最強威力,那麼這個威力來自我們到目前為止所發展的雙重操作:首先,文學僅以文學自身為客體,成為純粹的為己重複;其次,文學的書寫語言命定地對文學越界(「每一真實詞彙都是越界」,Foucault, 1964 : 3)。文學一方面是一種內在性(總是只能不斷以自身作為唯一客體,且因此構成弔詭的惡性循環),另一方面文學則離不開與域外的關係(每一組成詞彙都只能是文學的越界)。這就是傅柯透過文學布置所呈顯的怪異景觀。對傅柯而言,因此有兩種特異的存有模式透過書寫浮現:由越界所迫出的語言存有與由為己重複所定義的文學存有。這兩者賦予了作品某種「未知的存有學地位」(Foucault, 1994b :…See More
Jun 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5)

文學是一個由內在性定義的空間,確切地說,文學僅存活於內在性中。面對「何謂文學?」這個問題,只有透過對此內在性的重新招喚才能答覆。但另一方面,每一個用來建構文學內在性的詞彙卻都是對文學的越界。每個詞彙都是為了指向文學的域外而被書寫於紙上, 文學僅含納對其越界、褻瀆與背叛的語言。這便是當代文學最重要的第二重弔詭,文學重複文學,但絕非以同一的方式,因為必須被重複的(文學的永恒回歸?),是對文學的越界;換言之,文學不該以柏拉圖的觀念來設想,而僅有其擬像。這個弔詭導致二個結果:首先,如果文學僅以自身為客體,那麼文學作品中的情節或對白其實都可以說僅是偽造的,是其擬仿,僅是為了「像」文學,擺擺文藝腔,作個好像「說故事的人」的騙子,但重點卻總是在於激起不斷廻返其自身的文學存有。這是何以傅柯會說,「在一部文學作品中,毫無任何相似於日常所說之物。毫無真的語言。」(1964 :…See More
Jun 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4)

傅柯文學布置的去作品狀態必須被推演至底:如果文學僅在摺回自身中存在 10,確切地說,這絕不意味文學是那個摺曲後之物,不是任何承載、表現摺曲的物質,不是語言,即使其已因越界習練而徹底空無。以自身為客體的文學僅是摺曲動作本身,被摺曲之物則是其經過的痕跡。其正如笛卡兒的我思,僅僅是一種空洞存有:我作為正在思考的東西,重點並不在於任何思考的內容,而是由思考所造成的摺曲與廻返:我思考我而非其他外於我之物,所以我作為一種思考我的東西存在。「我思」(cogito) 沒有內容,只是一個由我到我的摺曲, 一個形上學的空白或空洞。我是什麼?是思考我的東西,思考我的東西就是我。我原來是思想運動的一個簡單折返。這個要確認「我」的思想軌跡畫出一道廻返的弧線,用德勒茲的概念來說,製造了一個由這道單薄軌跡所圈出的「域內」(dedans)。在文學或我思的例子中, 這兩者似乎都企圖質問類似問題:「什麼是我?」與「什麼是文學?」, 最終都給出基進答覆:我是我與文學是文學…See More
May 27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3)

換言之,越界者薩德是這種雙重身份的代表:同時既是褻瀆者又是範式,同時既抹除過去又奠立未來。對傅柯而言,這便是由越界所定義的文學反式考古學,其存有論地跨越一切既成話語的同時,並不是停駐於(順式)考古學所考掘的語言事件及其現場,不是對構成過去經驗的考古學土壤從事單面向的分析,而是進一步反向摺回,成為一種,以德勒茲 (Gilles Deleuze) 與瓜達希 (Félix Guattari) 的術語來說,「朝向未來人民的文學」,成為指出未來(而非過去)無定限可能的姿態。這種同時涵納二種非辯證式逆反運動的「既…既」,成為薩德所曾從事的,在抺除其之前的一切哲學、文學及語言之際,同時賦予語言由越界所迫顯的無定限的界限 (limite…See More
May 20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2)

在〈何謂啟蒙?〉最後,傅柯對系譜學的著名界定如下:「從致使我們是我們所是之物的偶然性中提取不再是、不再作或不再思我們所是、所作或所思的可能性」(1994h : 574)。這種在「所是」與「所是中的不再所是」間的非辯證式轉換與改道,賦予了自我到自我,或思想到思想最繁複曲折的可能距離。吾人曾在〈分裂分析傅柯 III:內在性知識論與內在性倫理學〉一文中予以分析,並指出系譜學的這個特異性正深刻銘刻傅柯思想中的摺曲條件。換言之,摺曲作為一種怪異的雙重性,深植於「所是」與「不再所是」的交互鏡像中 4,最終使得傅柯的界限態度贖回一種特屬於哲學的堅實性…See More
May 16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

摘要: 傅柯的文學布置展示了二個對其哲學至為關鍵的概念:越界與摺曲。這二者是傅柯哲學中最獨特的思想運動,其分別對應了反式考古學與內在性系譜學的發展。本文主要延續先前已發表的研究成果,集中討論摺曲在傅柯的文學布置中所怪異構成的文學存有,並透過差異與重複這二個概念來說明其所引發的獨特存有模式。在此,文學一方面是語言最遠離自身的「外自身」(hors de soi),但同時卻又只是純粹的自我凹摺、去而復返。這個怪異的雙重性闢拓一種特屬於書寫的「虛擬空間」,而傅柯哲學在某種意義上正奠基於此。壹、前言:摺曲系譜學在本文中,摺曲與越界將被視為傅柯文學布置 (dispositive) 的二股基本運動 2,其一方面透過文學論述開展傅柯思想中至為關鍵的超越習練 (exercices transcendants),且構成傅柯哲學生涯中,以文學分析作為其超驗經驗論 (empirisme transcendental) 的伊始;另一方面,傅柯思想的二種特異問題性則在此展露無遺:…See More
May 13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3)

清晰與不透明的晶體形式是指一種在強烈戲劇化氛圍中生成的晶體,“廻圈就像是試驗角色的過程,一直試到找出最好的角色,以求通過它們逃向一種澄清的現實”。[2]488德勒茲用來舉例的影片是《遊戲規則》,這部影片嘲諷了資產階級的虛偽和空虛,他們將愛情視為遊戲,一位年輕的飛行員不諳其道,真情投入,結果卻被誤殺。實存和潛在的因素在一個似真而假的虛偽層面上反復循環,清晰與不透明的晦暗交替閃爍,德勒茲將這樣一種在強烈戲劇化中暴露出社會殘酷真實的形式稱為“晶體的裂縫”,只有晶體的破碎方能夠將這一真實暴露出來。所謂“破碎”便是循環戛然而止,一切虛偽的掩飾都暴露無遺。我們在《遊戲規則》的結尾看到,那位聲稱“愛”著飛行員且要與他私奔的貴婦,在飛行員被打死後,面帶笑容回到了丈夫的身邊。種子和地點的晶體形式比較特別,這種晶體是一種孕育生成過程中的晶體,因此其交替循環的實存與潛在兩個方面不是特別的明顯,而是難以辨認,用德勒茲的話來說:“在費里尼那兒,是當刻,逝去當刻的軸線編織成骷髏舞,它們流動,但卻是朝向墓穴而非未來。”[2]494盡管這樣一種象征化的表達不是很好理解,但是我們從費里尼的作品中(…See More
May 11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2)

德勒茲將晶體分成三種不同的形式: “實際與潛在( 或說兩兩相向的鏡子) ,清澈與不透明,種子與地點。”[2]471 這一兩兩相對、彼此循環的形式,說明的正是晶體回旋不可區辨的兩個方面,時間在實際的存在和潛在的存在之中分成兩個不同的面向,一個朝向過去,一個朝向未來。走向過去的影像就如同鏡子映照著未來。 德勒茲用電影《烏鴉》作為例子來說明實際與潛在,他說: “公眾角色的潛在影像變為實際,相對地他個人犯罪的潛在影像也會變為實際,甚至取代前一種影像。”[2]472 德勒茲對於這種實際與潛在循環的晶體描述並不難理解,影片中的罪犯是個主教,開始所有人( 包括觀眾) 都將其認同為好人,這就是“好”的潛在性變成實際。但是隨著劇情的推進,主教邪惡的身份一點一點被揭示出來,於是這一層面上的潛在也會變成實際。 從一般的認識來看,影片中逝去的影像總是在不停地成為觀眾的記憶,並伴隨影片的進展成為潛在的影像( 時間朝向過去) ,它映照著實際的影像,讓觀眾能夠理解故事和人物的進展變化( 時間朝向未來) 。 擁有回憶-影像的影片也是如此,“《蘿拉·蒙戴絲》可以包含倒敘:…See More
May 9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1)

上一篇: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0) 參照倒錐平面圖,我們便可以討論德勒茲時間-影像的第一種樣態了,這就是“晶體”。柏格森的倒錐平面圖是由一個倒立的圓錐體和一個平面組成的,倒錐立於平面之上,倒錐代表過去的記憶,平面代表現在時態。當回憶經由圓錐體下降到與片面相交的那個“點”,便是晶體。因此,晶體具有兩個不同的屬性: 現在時和過去時。兩者在一個點上交匯,形成一種在時態上的“不可區辨點”,“這個不可區辨點就是由最小圓圈所組成,即實際影像與潛在影像的嵌合,一種同時具有實際與潛在的雙面影像”。[2]486在此,我們來到了德勒茲影像理論的難點,因為德勒茲堅稱,潛在影像與實際影像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事物,不可混淆。他說: “實際影像及其潛在影像組成了直逼尖端或點的最細微內在廻圈,但卻是一種仍然擁有不同元素的物理點( 有點近似於伊壁鳩魯的原子) 。”[2]470…See More
May 8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8)

有必要指出的是,德勒茲在使用回憶-影像、夢境-影像以及世界-影像這些概念時,並沒有將其等同於先鋒電影、喜劇電影、音樂歌舞電影、魔幻電影以及其他的現實主義影像類型,而是將這些影片中與時間-影像相關的部分標示出來,這特別是在有關夢境-影像和世界-影像的討論中。德勒茲之所以在他的論述中使用了大量篇幅,討論這些影像成為時間-影像的可能,是因為大部分的類型化商業制作影像都具有強烈的視聽效果,屬於德勒茲所謂的“感官機能情境”,難以進入時間影像的範疇,因此必須作出充分的論證。這並不等於說,所有的類型化商業電影都能夠成為時間-影像。同時,即便是這類影像中具有直接時間的因素,也與典型的、晶體化的時間-影像有所不同,這可以從德勒茲將其稱為“最大廻圈”看出,而晶體化的時間-影像則是“最小廻圈”。通過對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的梳理,我們可以看到,運動-影像基本上是以空間作為原則來區分的,而時間-影像則是以直接時間作為原則來區分。空間和時間都是哲學上高度抽象的命題,一般來說很難用這些“軟綿綿”的概念,來切割“堅硬”的現實影像。德勒茲的做法是將電影紀實美學作為“固化劑”,使之與抽象概念混合,這樣便能夠防止抽象概念的泛…See More
May 4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聶 欣 如·環顧影像: 德勒茲影像分類理論釋讀(17)

我們看到,時間-影像循環的基礎在這一情境下被改變了,它“又回到了運動; 可是已經不是對情境作出反應的人物,而是一種世界化的運動取代了人物的失敗運動。因此出現了一種世界化或說‘網絡化’、去人稱化、失落與受阻運動的代詞化。”[2]451如同回憶-影像一樣,德勒茲在這裏完成的也是一個從面對到背對的旋轉,現實世界在這裏變形虛化,成為了另一個世界。德勒茲指出:…See More
May 3

Paetiyo's Blog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0)

Posted on June 13, 2020 at 10:24am 0 Comments

文學透過語言的越界(「每一真實詞彙都是越界」)折返回自身, 在文學的去與返之間,「傅柯時刻」出現(語言越界);文學只能折返文學自身(「文學不再能被給予它本身之外的任何客體」),但那個使其得以廻返自身的轉折點卻是越界的語言(薩德 600…

Continue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9)

Posted on June 13, 2020 at 10:23am 0 Comments

如果書寫透過越界與摺曲怪異地懸擱了詞(思想)與物(存有) 的關連,並不意味這兩者從此各自游離於無意義的虛空之中,並因此導致一種語言的虛無主義或意義的相對主義。相反的,書寫創造了一個由「與」所隱晦說明的白色空間(布朗修的「中性」[neutre]),這是由強勢越界(交互解疆域化)所激生的「間」(entre):詞與物、思想與存有、經驗與超驗、真實與虛構、實際與虛擬…在此取得嶄新的意義與「非關係」(non-rapport)



一切在此都是雙重的,但一切雙重性也都指向被倍增的差異;在傅柯諸多由鏡像、雙重性、摺曲、折返、襯裏 (doublure)…

Continue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8)

Posted on June 13, 2020 at 10:00am 0 Comments

參、懸擱詞與物關連的白色空間:文學布置中的重複與差異

一、文學倫理型我是我不思考之物與我思考我不是之物

對傅柯而言,存有似乎就等同摺曲。被傅柯以一種特異折返形式(自我再現)所定義的文學存有,似乎總是秘密關連到某種倍增或雙重性的實驗。然而雙重性並不意味相同或相似者的內在加乘,也絕不是同一性的外在引入 21,相反的,透過語言表面的曲折運動,書寫對傅柯而言成為差異化作用 (différenciation)…

Continue

楊凱麟·傅柯哲學中的文學布置與摺曲(11)

Posted on May 10, 2020 at 8:20pm 0 Comments

書寫所具有的豐饒或多產性首先來自這種自我倍增或摺曲作用,因為每次的倍增或摺曲都是異質性的再度引入,每個褶層都意味由語言的「外自身」所再倍增的文學存有自身29;書寫成為一種怪異的鏡像繁衍,一方面是純粹的自我再現,但另一方面在此鏡像中卻總是已猱雜了由越界所產生的異質「外自身」。



然而,書寫的可能性則僅成立於此鏡像或摺曲的巴洛克式增生中;在此,書寫的主體或情節讓位給語言(外)自身的摺曲作用,其僅是無限增殖此摺曲的疊層性,只是語言自我摺曲所滋生的喃喃自語;每一部作品在一方面都是對先前同類作品的消抹(越界),都是其「外自身」,但同時在另一方面卻又是文學這個虛擬空間的「玄妙增厚」(épaississements fantastiques, Foucault, 1994b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