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華《奇幻夜》三千層亞麻布

伊麗托曼像在睡得特別沈迷的黑夢中,悠悠蘇醒……

費了很大的勁,才回復知覺——但全身動彈不得。她被緊緊地捆綁起來。盡是細白的亞麻布,一層一層又一層。這些布條,比鎖還牢。在最外層,還加了縱橫的長條繃帶。足足用上了近五百碼。幾乎捆了三千層……

伊麗托曼用力掙紮了幾下,亞麻布開始有些松了。她籲了一口氣:

“噫——”

在心臟位置伏著一只碧玉蜣螂。她手中握著一個“何露斯之眼”護身符。不知為何,這只以紫和藍色釉繪制而成的陪葬品,天神的右眼,眨了一下——它是“月亮之眼”,於月缺時靜止,月滿時靈活,下葬時放在身邊,便可遠離痛苦,重覓永生之路。

她緩緩掂起那小小的綠蜣螂。根據古老的傳說,這在泥糞中打滾的糞金龜,象征了復活和重生。把它放在屍體的心臟上,可以保護主人不致被魔怪吞吃。她把蜣螂翻過來。肚腹部分刻了咒語。

今天一定是滿月的日子了。

漸漸,她記起來了……

蜣螂上有她的名字“伊麗托曼”。還有選自“死亡之書”第三十章第二節的銘文,用以約束心臟,保持緘默,不要泄露生前做過的錯事,以致難以通過陰間“稱量心臟”的儀式,不能重回人間。

她做錯了什麽?

幸好蜣螂幫助她把記憶儲存在心臟——她在十九歲那年,愛上了阿尼。作為貴族之家的女兒,怎可以同一位首飾工匠在一起?即使他是埃及人稱頌的第一巧手,但他只是個身份卑微的男人。

身畔有個棺槨。

“阿尼——”她認出他來了,“是你!阿尼!”

他喚她。

她一看,就知道這棺槨不是自己的。

是阿尼在蜣螂的肚腹刻下了咒語時,把自己的鮮血滴上去,賠上了自己的命運,他刻上“111999”這些數字,也喪失輪回和永生的運氣。數字呈紅褐色,是因為他的血,他的愛情。他把重生的機會和秘密送給了她。

棺面有一個男人的容貌。皮膚棕紅,帶胡子痕跡,曾鑲嵌過眼睛和眉毛,頭戴長假發。棺蓋繪滿了彩圖:有太陽、月亮、獵鷹、何露斯女神和她的四個神子、刀、蛇、羽毛、狐、狼、蜥蜴、幽靈……和神像。

“我尊貴的、美麗的伊麗托曼!”

全靠貴族的醫生和祭司,用最好的方法給她紮作。

她的身體保持得很好呀,因此靈魂才馬上辨認出來,回復了生機。

“每一生,我都貧困、孤單、受盡白眼,永遠得不到女人的愛情——但,我知道,有一天我會等到你。當你掙脫我為你捆紮的亞麻布時,你會像一只蝴蝶,破繭而出……”

阿尼今生流落在香港,九七之後,經濟衰退,很多青壯都長期失業。他手藝再好,只是制作一些指環和項鏈,在地攤擺賣。逃躲小販管理隊和警察。

她被脫了水,用亞麻布、木屑及谷糠填塞了空間,再倒滿煮融了的樹脂,抹上油膏,最後用布條層層捆紮——她沒有腐爛。今年,她已經是八九九加一九九九歲了。一個近三千歲的少女,仍然年輕、漂亮、曲線玲瓏的。真是驕傲。

阿尼在她的木乃伊制作完成後,即是防腐的過程七十天,裹紮的過程十五天,又喪葬的儀式四十九天,安放墓穴中七天……一切妥當之後,他才在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無病無痛,無緣無故死去。他二十五歲。

一般人死後,經過險阻、輪回,成為動物或昆蟲。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而她找到了自己。也找到了文明。

“我在這兒等了整個晚上。他們八時閉館的。為什麽你蘇醒得那麽慢?”

她由樂蜀,經尼羅河,遙望金字塔,到過阿比多斯、赫拉克利奧波利斯、孟斐斯、吉薩、開羅……然後是英國。最近,因緣際會,她到了香港——這是香港開埠以來,首次舉辦的“埃及珍寶展”,展期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三日到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七日,極為吸引,每日入場人次逾四千,打破歷來記錄。

是的,太熟悉了。是他親手調的——

她偷偷笑了。

不。伊麗托曼復活了,她不會去新加坡,她要出去,找一個人!

——這是冥冥中的安排。她“逃”,是為了“追”。

“斯斯!斯斯!你在哪裏?你在嗎?”

寂靜中,傳來一些微響:

“餵餵,日本的‘雪妖’化妝已經OUT了,你看——”

“斯斯,我心愛的小貓,你快來!時間到了!”

她的寵物斯斯,才一歲半,也給敲碎了頭顱,制作木乃伊陪葬。人們把它折斷的頸放好,後退拉下,前肢折疊,造成人形——此刻,它才回復本來的面目和狀態,跳上女主人的懷中,把小臉烘著她,撒起嬌來。

“咦?那是什麽牌子的香水呀?”

“喵——”它有一種解放的喜悅。

伊麗托曼也是一樣。

路人對伊麗托曼的裝扮不感到驚詫——她的曳地不規則型怪誕披搭晚裝,如裙加袂,如扣錯紐。裹著身體,杏襯灰白色亞麻布,是意大利和日本時裝設計師今年的新作。她的幾何圖形假發,黑眼線,綠眼影,雙頰帶日炙棕紅,海金粉,是前衛裝扮。

伊麗托曼向它扮了一個鬼臉。她比那些仍然在沈睡中的法老王還要興奮。

他不停氣喘,胸口一起一伏,呼吸困難。似要窒息了。

他頑皮起來,吧綠色也抹在小貓的鼻子上,斯斯打了個噴嚏,海面吹來一陣冷風。

真奇怪,這是個怎麽樣的城市?人那麽多,高樓大廈雖然比不上任何一個金字塔巍峨壯觀,但仍亮起了燈飾,發出彩色光芒——她完全不知道,這些光芒,竟是這個受傷的城市最落寞的一次,比過去遜色多了。

路人都是一家大小,或是挽著手的情侶……他們看燈飾的目光,並不快樂。

臉小貓斯斯也皺眉了。

“以後,”阿尼道,“我輪回多次,因為泄漏了天機,得到了懲罰。每一生,我都活不過二十五歲。我曾經是印度一個石雕工匠,在中國民間做泥人,在印第安整天編織羽毛帽,投生在日本時,當了和尚,朝夕打磨蜜蠟做佛珠……”

她的香味四溢,吸引了一個人。

“啊,早著呢。”阿尼微笑,“還有好長一段日子,好多年,不用擔心——我們有時間。”

她憐惜地看住他的巧手,低喚:

她的艷麗、神秘、高貴,一下子令尖沙嘴所有女人黯然失色。沒想到她是屍體。

“生日?”

最近他同區一個玉器笑販因為無牌被捕,在法庭上,驚悉全部家當的兩萬元的玉器將被充公,這老翁當場淋天拿水引火自焚,寧為玉碎,兩日後不治身亡——政府後來發還充公貨物,只能陪葬。

兩個路過的女孩發出贊嘆:

“阿尼,”她惶恐地看著他,“你現在幾歲?你的生日……快到了嗎?”

她不再是時間中迷路的木乃伊了。

他忍不住,雙手捧著伊麗托曼的臉,細細欣賞——是他的愛殺死她,是他的愛令她復活。在多看三千年也不生厭。

然後用以方鉛礦制成的黑色眼線膏,塗抹在眼圈和睫毛一帶,令眼睛更大更明亮。塗抹時用小指,眼線不能太粗。

在一月一日之後,第56和第29號展品,一人一貓的木乃伊,已是“真空”——但誰也不知道。

有人趕及在十七日閉館之前,仔細去端詳一下,發現那捆亞麻布,有微微悸動過的痕跡……

她抱著貓倚在他肩上,剛自三千年的黑夢中乍醒,她有點虛脫乏力,有點累。她愛聽他繼續訴說前塵:

急速起來。

不,是“死期”。

“但——”

她又道:

他低吟:

忽然——

“這是氣管舒張噴劑。”阿尼調勻了呼吸,稍頓,軟弱地告訴她,“香港空氣差,細菌多,我又患了哮喘。每次病發,無法呼吸,也曾經暈倒在街頭。”

“夜了,我們跑到神廟中,趁祭司不在,還繞著巨大的廊柱捉迷藏,躲在神像的腳下。它們雖然永生,卻很迷惑。有些神像會哼小調。又一個,它在嘆息:唉,究竟我們在等待什麽呢?太陽早出晚落,生命周而復始,究竟我們坐在這兒,是為了什麽?究竟文明是什麽?靈魂是什麽?愛情是什麽?……在所有的謎團之中,究竟時間是什麽?……”

她不會回到香港藝術館的“埃及珍寶展”中,任人欣賞睡姿。以後,她只睡給他一個人看。

他快要痛苦地分手,開始他下醫生茫然的“旅程”了。下一站,她仍是她,他是誰?

伊麗托曼的呼吸勻順。小睡,不再長眠。

他是茍延殘喘來應約的。

他的聲音溫柔而低沈。伊麗托曼很放心很安全地,寄托在他身上。

——他們也不知道,究竟“時間”是什麽。

一個不知道明天的女人也許是幸福的。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